明月东升 第三章宿营地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月东升  作者:苏潜 书号:12735 更新时间:2013-1-21 
第三章宿营地
  不知走了多少个时辰,看看天色,又到黄昏时分。

  鸭绿江西侧的丘陵地带已开始出现淡淡的阴影,太阳在山岗顶端的丛林背后凝成一团红玉,的山风依旧徐徐不断地拂过。队伍正踏上紧依江畔的一块狭长平地,缤纷的野花点缀在青草之中,若是没有铁甲的寒光,这个地方会令所有人停下脚步。

  即便是没有这般夏日景致,也有人想停下来。

  先是赶着骡车的四个人扭头张望,这辆车路上很是麻烦,有两次险些就散了架,这四人浑身是汗,经风一吹便凝成汗渍;接着,牵牛的两人也抬头远望,两人从未走过这么远的路,相信那头牛也是。然后是前队家丁,后队家丁,最后,连陈家大小姐,也皱着眉,忍着伤痛抬起头来,在风中向苏翎望去。

  一整天,队伍都没有停下脚步。虽然苏翎途中再未说过一句话,甚至有几个时辰连人影都见不到,那些骑兵更是神出鬼没,忽而在队伍前面出现,忽而又在队尾策马追上来,或者不知何时从两翼树林里不声不响地钻出几个全身甲胄的骑兵,猛地吓人一跳。只是在最前面始终有一个人带路,不仅没停下休息,连吃食也没有任何待。一群人又饥又渴,真想就地躺下,好好睡一觉,或者到不远处的江边猛喝一肚子水。但没人敢擅自离开队伍,就连陈家姐妹,也是饥渴难耐,几次张望想寻苏翎。但只要队伍里有人稍慢,林子里便有人低声喝斥,不准稍歇,每次声音都不同,虽然听得出不是那位领头的说话,却一样充威胁的意味,没人敢拿自己的脑袋去试试这声音的效用。

  苏翎骑马驰上一处山岗,不住地向四周望去。秦瞎子回报,说是这里适合营。秦瞎子说适合便定是一处不错的安全之地,只是苏翎还是打算亲自一查。这一天队伍一直向东,到达鸭绿江后才沿着左岸行进,这里地属丘陵地带,到处是小山与平坦的草地,大车总算可以行的快一些,且远离女真人的威胁,暂时,他们的游骑还没有到过这一片地方。

  苏翎所站的山岗,一侧紧靠江水,其余三面都是平地,直到四五里之外才被山岗遮挡,站在这里便一览无遗。山岗顶上稀稀拉拉的十几颗大树,灌木也是稀疏的,中间围成一块空地,以往曾有人家居住,不知废弃了多少年,仅残留着一些木桩,石基,但连片墙板都没有留下,看得出三间房的大小,地面一律铺着石板,落残枝枯叶。苏翎走了几步,证实猜测,只要略微打扫,这块石板平地,倒是宿营的好地方,至少不会太。苏翎又沿着山岗外侧绕了一圈,心里算计着如何布防。

  队伍的前队已跟着苏翎的影子上了山岗,领头的陈三强看见苏翎,略一怔,却不敢停步,只是脚步放缓,边走边看着苏翎,似乎是有所期待。

  “就在这里扎营。”苏翎说到。

  一听扎营,队伍里立刻坐倒一片,七扭八歪的,人人都是疲惫之极。

  “都起来!”苏翎喝到“陈三强,派四个人瞭望,一面一个,半个时辰一换。其余的,都下去帮一把,以后人不到齐,都不许停下!”

  “是。”陈一强答道。

  坐在地上地人虽不情愿。却也无怨言。都爬起来。回头去帮着后面地人。尤其是那辆大车。坡虽不陡。那骡子却也累了。半步也不能上。这下人多力大。一鼓作气将车子推上山顶。看后队地人都上了岗。苏翎说道:“陈三刚。你带人将那里打扫出来。就在那里宿营。”

  “是。”陈三刚很快叫人扎了几把树枝。将厚厚地残枝枯叶扫尽。出平整地石板来。

  陈家姐弟早就累地趴在马上。此时在旁人地搀扶下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苏翎见这喜人已打扫出一片空地。一些人已开始将车上地物品搬到石板上。便不再管这些。驱马来到一棵大树下。郝老六等几人已坐在那里。

  “还有谁没回来?”

  郝老六说:“就剩胡显成与赵毅成,估摸着就快了。”

  这两人一前一后,依旧游骑远探。今天这样的地势,十分难得,不用走的太远。倒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至少,不担心被人偷袭。

  说话间,秦瞎子提着几袋水回来,另两个叫姜宏水、章昱卓的,则抱着两捆干柴。这宿营之事,队里的兄弟早有默契,不需苏翎招呼。很快就生火做饭,架起三个小铁锅,放进几把米,熬的粥刚好够每人几勺。秦瞎子忙着用树枝搭成支架,横着放上一拇指的铁条,将早上就已收拾干净的野猪架上,不多时,油脂便滴进火堆里,发出滋滋声响,一股香味儿开始弥漫。

  胡显成、赵毅成回来不出声地向苏翎点点头,以示没有警讯,这才完全放松下来。这些人兄弟们虽已习惯如此跋涉,脸上多少还是略显倦意。

  小半个时辰后,秦瞎子见已烤,便用刀割下四大块,分别递给四个人。那四人已喝了几口热粥,接过烤,不言声地起身换哨,不一会儿便有四人回来,坐下大口喝粥,也不嫌烫。秦瞎子急忙再割下几片,递过去,那几人狼虎咽,显是饿得厉害。

  秦瞎子这才将割下的分给其他人,连同苏翎,依次递过去。

  若非特殊情况,轮值放哨的兄弟先吃,等下哨的兄弟回来,才一起进食。这是规矩。

  众人都是一阵大嚼,谁也无暇说话。等腹中有了热食,疲倦稍退,情绪这才松下来。

  郝老六忽然打了个嗝,在原本默默无声的夜里,显得尤其怪异,众人都呵呵笑起来。

  郝老六咂吧着嘴,遗憾地说:“唉!要是有酒就好了。”

  “早让你省着点,你倒一口气喝完,这会儿到哪儿找去?”

  秦瞎子也笑着说:“郝老六,你还欠着我两壶呢,别耍赖。”

  郝老六急道:“谁赖了?欠就欠着,反正现在没有。”

  众人又是哄然,疲惫在笑声中渐渐消散。

  苏翎看着兄弟们的笑脸,心中浮起一股暖意。不过,这以后的日子…

  想起以后,苏翎顿时眉头不展。这轻微的变化,兄弟们立刻察觉了。

  郝老六说:“大哥,别太担心了。这又不是上阵撕杀,就凭咱们这些人,到哪儿都不怕的。”

  苏翎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

  “那你还愁什么?”郝老六不在乎地说。

  “不是发愁,我是在想,这以后我们去哪儿。”

  “去哪儿?不是说好去白沙沟的么?”秦瞎子问。

  苏翎摇摇头,说:“白沙沟是要去的,我是说那以后”

  郝老六说:“到底是做大哥的,想的真远。”

  苏翎说道:“白沙沟里,地势我们都还算熟悉,想来建几间房,开片地也算轻松。几年之内,我们还能住得自在。不过…”

  苏翎想了想,才说:“兄弟们没觉得这几年里,女真人离得是越来越近了么?”

  汉子们听这话,在心里一寻思,果然是如此。

  胡显成说道:“往年百里左右,我们才与女真人接触,近来十里远就能遇到。还真是大哥说的那样。”

  苏翎说道:“那努尔哈赤,常年征战,收服女真各部,野心不小。若是一直如此,他迟早要到这边来。”

  赵毅成问道:“大哥,你是担心女真人占了这片地方?”

  苏翎点点头,细细回忆着,慢慢说道:“这宽甸以北数百里,原本是大明境内,后来李成梁撤除宽甸六堡,将原住此地的百姓尽皆迁入内地,这百里之地便成了弃地。”

  苏翎顿了顿,话里带着惋惜。

  “那边的女真人,本住在山林里,以打猎、牧马、采参为生。后来人口渐多,生息不振,一些人便自牛岭翻山过来,还有一些是渡浑河过来的,在这里开垦田地,修建房舍。还好都是女真族的一些小部族,不过十几户,几十户人,尚不足以构成威胁。到了万历三十六年,监察御史熊廷弼大人奉旨巡按辽东,整修边墙堡寨,这才将宽甸堡一带新驻边兵。但这中间百多里的丘陵山地,有汉人的村落,也有女真人的寨子,彼此错,虽没直接冲突,那游骑却是散布不少。我们…”

  苏翎笑了笑,说:“这也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兄弟们都睁大了眼睛,望着苏翎,一脸的惊讶。

  苏翎属下的这些骑兵,大多不识字,原本是猎户出身,有身武艺,又是只身一人,见募兵的月粮优厚,尤其是这夜不收,吃的双粮,这才投身从军。平里只知听从军令,上阵厮杀,从没想过这之外的事情。苏翎这一说,可是不得了,居然连巡按大人都晓得。今天那个参将的名字,就已是大官了。这位大哥还真是无所不知。

  苏翎有些尴尬,那些话是顺口而出的,却也不清楚来自何处。

  苏翎说道。“白沙沟只能暂住一时。就凭我们十几个人,保命是不愁的。但若是有百多人专冲着我们而来,我们只能躲起来。找不到我们,走了还好,若那些人干脆占了咱们的家不走,我们也没法子,还得另寻去处。”

  郝老六说道:“敢占咱们的地方,就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苏翎笑道:“自然,有一个杀一个,真来一百个,倒不一定要全杀了,还得留几个给咱们放马,种地。”

  众人一听,觉得有趣,都笑起来。是啊,这女真人经常掳走汉人,捉去当作奴仆,放马种地,我们也可以让他们尝尝这滋味。

  苏翎又说:“眼下,或许我们住上个一年半年,也不会为人所知,自然就不会有专门对付我们的人来。只是那努尔哈赤…。”

  苏翎一直担心的就是此人“努尔哈赤是不会放着这片好地不要。这些年,此人忙着东征西讨,还顾不上这里。等他腾出手来,要筹备更多的粮食、马匹,就需要更多的土地。这里的女真人必然越来越多。到时候,我们不去惹他们,女真人也会找上门来。”

  “小股人马我们自然不放在眼里,但人一多,即便我们胜了…真若如此,一回两回也还罢了,次数多了…。试想,这种小地方居然嚼不动,迟早会报与努尔哈赤知晓,努尔哈赤能咽下这口气?他若是忙,不出空,说不准儿会派个人来招降。若是清闲了,不说多了,派个千把人,就该换我们啃不动了。我们就只能换个地方。”

  众人皆都沉默,苏翎说的句句在理,这最后的情形怕是必然。降是不会降的,苏翎这队人已杀了不少女真游骑,那些生死不知的夜不收,也不会让这些汉子屈膝。可战,胜算渺茫,只能如苏翎所说,另寻它处。可还能去哪儿?都是生在辽东的人,还知道哪里?眼下辽东边墙之内都回不去,未必去女真人的地界?去朝鲜?

  “若是有船就好了。”苏翎感叹地说道。

  “船?”郝老六问。“坐船去哪儿?”

  “南方,”苏翎说道:“顺江而下,直达大海,再走个把月,就是南方。南边气候炎热,听说冬天里不会下雪,粮食一年两,收成可观。”

  仅就这两样,汉子们眼里都离之。辽东天寒地冻,气候恶劣,粮食一直不够。若是这两样不同,日子岂不是好过得多。

  “大哥,那你就带我们去吧。”郝老六一向嘴快。

  “船呢?”苏翎笑着问。

  “我们自己造一个。”郝老六依旧不在乎。

  “自己造?”苏翎笑了,说:“你当是打鱼么?那可是海啊,不是河。我们当中谁下过海?”

  众人不言语了,下海的话,小点的船连一个头都经不住。

  郝老六突然神秘地说:“大哥,我们没有,可那边有啊。”

  “那边?”苏翎一怔。

  “嗯,江那边。”

  “朝鲜?”苏翎一听,倒是有些开窍。这倒是个办法。

  “等我们安定下来,再慢慢商议这事。”苏翎说道。显然,这个主意已经落在心里了。

  众人都斜倚着身子,心里各自盘算着大哥说的话,慢慢睡去。

  夜深了,风却未停,远处不时传来野兽的低吼声。

  “大哥。”郝老六没睡,轻声唤着。

  “嗯?”苏翎看着郝老六,他适才稍稍睡了下。

  郝老六冲一旁示意,苏翎看去,见树后躲这个小小身影,像是陈家的那个孩子。

  苏翎招招手,示意过来。

  那男孩子怯怯地挪着步子,还是站在苏翎身旁。

  “有事?”苏翎问。

  男孩子咬着,不出声。

  “没事就回去睡觉!别走!”苏翎低声说到,挥挥手,示意离去。

  男孩子没动,但显然被苏翎的语气吓着了。

  “到底有何事?”苏翎有些不耐烦。怕吵醒周围的弟兄,声音尽量低,但这却显得有些狰狞。

  男孩子眼圈一红,泪珠儿转了两转,到底没落下来。

  “姐姐说…让我来…。谢谢大哥。!”说完,跪下,给苏翎磕头。

  苏翎冷眼看着,没有动作。

  男孩子磕三个头,便站起身来,又不做声。

  “好啦。回去吧。”

  男孩子转身飞快跑开。

  “大哥”郝老六轻声叫道。

  苏翎望过去。

  “大哥好像…。不想管他们?”郝老六问。

  苏翎皱皱眉,摇着头说道:“是不想管,也管不了。”

  “可我们已答应带着他们…。”

  “是答应了,我们也做到了。”苏翎轻轻说着“可并非什么事都要靠我们。以后,还得靠他们自己。”

  郝老六想想苏翎的话,点了点头。

  “你也瞧见了。一家子人里斗得你死我活的,走的时候,不还有人想混进来跟着么?”苏翎不以为然,说:“这背后的故事,不会简单。眼下这情形,我们也没空去想这些闲事。”

  郝老六再次点头,表示赞同。这些人是个麻烦,仅仅那个陈家二小姐,便能从一句话中带出这么多人来,这可不是他们这些兄弟们的脾气,还是免纠的好。他开始理解为何苏翎对陈家的事不闻不问,丝毫没有好奇。

  “老六,你记住,以后除了我们十九个兄弟,其余的,就只有两种人:敌人,不是敌人。懂了么?”苏翎说道。

  郝老六一惊,细细琢磨,点点头。

  “睡吧,换哨的时辰一道,提醒我一下。”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月东升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明月东升》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月东升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月东升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