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东升 第十八章镇江堡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月东升  作者:苏潜 书号:12735 更新时间:2013-1-21 
第十八章镇江堡
  镇江堡是辽东都司东端数十堡寨中最大的一座堡寨,也是辽东驿道的终点。

  这里原有沿江而立的九座石堡,人称九连城。本是隔江防范夷狄入侵而设,后来因宽甸一带新筑六堡,边墙外展,这里便渐渐废弃。在大明沿海倭寇横行时,为防倭患,辽东都司重整海防,沿海一带修筑海防城堡,便在距九连城不远处另择一地,修筑镇江堡。

  镇江堡外五里便是鸭绿江,隔江便是朝鲜,朝鲜国派出使节进京朝贡也都是自此进入大明界内,沿着驿道直达辽,再转向山海关进京面圣,这一路上不仅道路好走,安全也足以放心。镇江堡堡内足有数千人口常驻,堡外则是大片的农庄屯田,数不尽的村子星罗棋布。这都是源于堡外是大片的平原,地势低洼平坦,水源又充足,每年的收成要好过其余屯堡数倍,久而久之,人口是越聚越多。再加上是鸭绿江直通大海的出口处,往来船只终岁不绝。来自朝鲜的粮食、耕牛、木材等货物,均多汇集于镇江堡码头,而辽东都司的盐、铁器、农具等等货物也都源源不断地运至镇江堡,这水陆交通的说法,实属名副其实。朝廷在镇江堡设有参将一名,管带宽甸一带的游兵,算是海防陆防集于一体。镇江参将的府衙便设在堡内,宽甸游击将军所辖的一千多游兵也在距镇江堡不远处扎营,若是再算上参将麾下八百标兵,各个堡寨戍守的旗军,镇江堡管辖界内,兵马足有三千之众。另外还设有水军一营,不过,因常年不见战事,这水师的巡哨形同虚设,战船也所剩无几,大多便是在码头附近游弋,倒是盘剥往来商船的居多,这防御海患,几乎都忘了个干净。

  苏翎等人进入镇江堡界内,却并未进堡,而是应胡德昌之邀,到他家中暂住。这于胡德昌来说不过是生意上再添几分把握,而对于苏翎,则多少有些试探虚实之意。

  这胡德昌便住在江边的一个村子里,距镇江堡码头不过二里之遥。村子旁便有一处简陋的小港,泊着几艘船,也不知是其中否有胡家的船。村子四周都是上好的水田,秧苗绿油油的一片,连苏翎都止不住出几分怅然,这若是放在千山堡,可是再也不会愁粮食了。胡德昌自然察言观,随手指了指前方,说那边的二百亩水田便是他家的,还是几年前用买下的。本来靠着这二百亩田,胡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足以衣食无忧,不过,这做富家翁的土财主,却无法让胡德昌静下心来。他那对葯材的本事,可绝不是这些农事所能替代的,结果自然是乐于奔波,做起这不大不小的山货买卖,算是弥补对往事的回味。听着胡德昌的一番说辞,苏翎也算略知这商人中也是有痴的,细想下来,这武人练武,商人经商,农家务农,其中不也都有执不悟的么?

  胡家宅院在村子南边占据着不小的一块地方,苏翎留意到整个村子里类似胡家的还有数户,甚至最东处还有更大的一片宅院。这些明显是大户人家的院子均是一的青砖瓦房,只说胡家,门前照壁,回廊、左右厢房,竟然是重重叠叠数重院落,叫人分不清到底是多大的一家人,里面还有多深,正应了豪门深似海的表象。

  胡德昌早有算计,一进大门,便立即招呼家中仆人,将一处偏院收拾出来,几间屋子刚好够住。苏翎等人只在厅内稍坐,一盏茶尚未喝完,便有管家进来禀告,说是已经收拾妥当,可以请客人歇息了。随后便几个胡家家人引苏翎等人进了院子,胡德昌还专门遣了两个丫头过来伺候陈家大小姐。这陈家大小姐一路上几乎半句未言,胡德昌连声音都未听过,但仅凭苏翎这队略带神秘的人马中唯一的女人,便足以令人不敢忽视。两个丫头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还是胡家女主人房里伺候的,瞧着便是聪明伶俐,手脚利索的样子,陈家大小姐许久未曾有过这般伺候,丫头端着盆水请她梳洗时,竟有些呆了,双眼一红,便要落下泪来。那边苏翎却不耐这有人盯着的场面,匆匆洗罢,便将人唤了出去。想想这接下来自然便是酒宴,苏翎便瞧着屋子的家具打发时间,等着来人传请。桌边的一张梨花木束靠椅引起了苏翎的兴趣,坐过去试了试,暗自点头,这要是千山堡里也能做出这样的家什,他与兄弟们便能好生舒服一下,白沙沟里的石头、木桩可真是坐得腻了。

  稍后胡德昌果然来请,将苏翎与周青山让到厅里,又让人在偏院内摆上一桌招待苏翎的那些随从,陈家大小姐却是被请进内宅,由胡家女主人招待。苏翎半路上又折回代几位兄弟小心饮食,这才回到厅内的桌边坐下。

  胡德昌说已派人去请那两个贩盐的朋友,不妨先吃些酒食,一会儿便到。苏翎周青山也不客气,这桌的酒菜远比客栈的那桌精致,确实许久未曾这般享受。

  三人闷头喝尽了一壶酒,苏翎听到隔壁房内传来语声,内中依稀便是几个女子的声音。胡德昌见苏翎注意到了,便说道:“夫人便在隔壁,由内人陪着,若是有事,一唤便知。”

  “夫人”这个词,让苏翎一怔,看了看周青山,见他也是一副不晓得如何解释的模样,但这“不是一家人”的话他也说不出口,便是说出来,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便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你那朋友何时能至?”苏翎转而问道。

  “这便快了。不远。他们便住在五里外地村子里。”胡德昌答道。

  苏翎心里盘算着。若是有什么不妥。便先将这人拿了。再做打算。谅他再有什么念。也不敢拿自家性命相抵。甚至。苏翎还想到若真是有什么凶险。就屠了这一家人。这么随意一想。多年浸透地战意便无形地升起。这一变化。连周青山都有所察觉。不由得看了看苏翎。

  那胡德昌说道:“不急。若是人不在。明定会见到。一会儿去地人回来。一问便知。”

  苏翎点点头。依旧低头饮酒。不再言语。身上地杀气却渐渐隐去。

  等不多时。便有两人由胡家人领着进来。胡德昌起身去。一阵寒暄。苏翎却不起身。只冷眼瞧着。这二人与胡德昌相似。看着便是一副商人嘴脸。一双眼睛透着几分精明。

  “这两位是新近结识的朋友,专做葯材生意。”胡德昌说道。

  那两人却似不以为然,一位身着蓝衫的胖子打断胡德昌的话,笑道:“老胡,这葯材生意自然是你的本行,却将我们叫来作甚?难不成你要新开一间店铺,让我们出些礼金不成?”

  “哪里,哪里。”胡德昌有些尴尬,抬眼瞧着苏翎并无怒气,对这般无礼好似不在意,便接着说道:“这两位便是我说的朋友,都是做盐生意的,一个叫严寿,一个叫傅升。”

  苏翎也不答话,只微微点头。几人围桌坐下,胡德昌亲手将个人面前的酒斟,这才说起话来。

  “这次请你们两位来,便是说说盐的事情。”胡德昌说道。

  那穿浅色稠袍的瘦子傅升说道:“怎么,你也要趟到这盐水里来?”

  “这行可不是容易做的,我们可是费了多年的心思才算立住脚,我看你还是做你的葯材算了。”严寿笑道。

  胡德昌摆摆手,说道:“你们且听我说完。这回是我这两位朋友要买盐,我不过做个中人。”

  “哦?”见胡德昌这么说,二人也收敛起笑脸,正正身子问道:“请问这位兄弟贵姓?”

  这才算是上道,也是这二人与胡德昌得透了,一向是嬉笑无间,不过这对苏翎、周青山这初见的人,未免失礼之极,此时补过,二人倒也未见尴尬之

  “姓苏。”苏翎抱拳拱手,淡淡地说道。

  严寿、傅升也回了礼,见苏翎一身家丁打扮,却被胡德昌视为上宾,虽有惊疑,却也不是少见多怪,这么看来,这做主的便是眼前这位苏姓朋友了。

  “请问苏老弟要多少盐?”严寿问道。这般急匆匆的将两人请来,若是买个百八十斤的,可就是说笑了。

  苏翎看了看胡德昌,没有说话。

  “是这么回事。”胡德昌接过说道“前几你们不是才进了批货,可都还在?”

  “卖出去一些。怎么?”严寿问道。

  “还余多少?”

  傅升想了想,说道:“约莫八千斤吧。”

  胡德昌看看苏翎,见其点头,便说:“都要了。你们勿要再卖,都运到我这里来。”

  严寿、傅升二人一惊,见胡德昌不像说笑,便又问:“几时要?”

  胡德昌这回没有再说话,苏翎便说道:“你们何时能运到这里来?”

  傅升说道:“很快,若是立即便要,天不黑便可送到。”

  苏翎想了想,问:“在船上?”

  严寿有些起疑,但还是点点头。

  苏翎转向胡德昌,问道:“你的船与他们的船,哪个合适?”

  胡德昌想了想,说道:“他们的船要好用一些。”

  严寿、傅升见这番话说的奇怪,便说道:“老胡,到底是什么情形,你可不要害我们。”

  这盐的来路可不是正大光明的,虽说这贩私盐的早已打通了关节,可毕竟不能拿到明面上来。

  “放心,我担保无事,你们不必多心。”胡德昌说道。

  “你们这就将盐运来,不过,连船一并卖给我。”苏翎说道。

  严寿、傅升将信将疑,相互使了个眼色,又问道:“船可以给你,不过,要现银易,一手钱,一手货。你可带足了银子?”

  苏翎看看胡德昌,这话自然由胡德昌回答:“银子我来付。”

  严寿傅升更是奇怪。“老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我们可是不敢再待下去了。”

  胡德昌笑笑,说道:“你们不必多疑。这两位朋友贩得一批葯材,都由我买下了。这银子便拿你们的盐来抵。”

  这种情形倒也是常见,二人没再多说。“可那船…”

  胡德昌又解释说:“这是他们的事,我们就不必问了。我本将我的船卖给他们的,你们若是不卖,就将我的船拿去好了。”

  见是这么说,两个盐商便不再多疑,与胡德昌商议其交接细节来。这亲兄弟明算账,三人虽说,可也商议了好一阵子,从银子成到付账期数,种种繁琐不一一述明。这种大笔银子往来,对于商人来说,是少付一时便多得几的周转。这种事苏翎也不想多听,自顾与周青山喝酒。那周青山倒是从话里听出些经商的许多主意来,这是后话,此处不提。

  “苏老弟,这就算定了。那船就算是你的了,不过,船上的水手可得你自己寻。”严寿说道。

  苏翎点点头。

  “苏老弟算是除此见面,以后若是还要什么,只管开口。”傅升说道。

  苏翎想了想,说:“这盐我还会再要,不过眼下我还定不下日子。”

  这话在那二人耳边听了,喜自然浮现。这几千斤盐其实并不算大数目,比二人做的大的盐商也不是一个两人,但这盐一般都是运到朝鲜零卖,顶多也是数百斤的数,这位苏姓朋友转眼便收了八千斤,且看样子以后也不会少于这个数,自然是天大的生意。

  “好说,只要略略提前数,要多少我们都能办到。”

  苏翎拱手说道:“那就拜托二位了。”二人连忙还礼,态度前后截然两样。

  “苏老弟,那船上水手都是我们家中仆人,不能随船,还请勿怪。”严寿客气地说道。

  苏翎自然不以为然,心想若是留下,我还不放心呢。

  “若是老弟还未雇到水手…”傅升说道“瞧老弟面生,定是不常在镇江堡行走。这雇水手,可往码头处寻一个叫赵四的人,此人在这一带水上行了几十年的船,水路、人手都是的,由此人出面,苏老弟要省下不少功夫。不必一个个地寻去。”

  “多谢指点。”苏翎说道。

  当下二人也不多耽搁,告辞回去准备交接。

  苏翎也觉的这酒吃得够了,便要去码头寻那赵四,雇一班水手船。

  “老弟,我看你这身衣裳还是换换吧。”胡德昌笑着说道。

  苏翎瞧瞧自己身上的打扮,有些为难。这身衣裳既然已藏不住苏翎的身份,在这么打扮反而令人起疑,不过,也没衣裳可换了。

  胡德昌心思细密,便命人将自已的一套新衣拿来给苏翎换上,好在个头差不多,只是略小,但也将就能穿。这一换装,虽说那股彪悍之气不能完全遮掩,却也算是能混在人群里不起眼。镇江堡本就四面商人齐聚,掩人耳目也就不难。

  苏翎不要胡德昌作陪,自顾带着周青山出去,临出门却又问胡德昌。

  “这镇江堡如今谁在坐镇?”

  胡德昌一愣,说道:“自然是参将刘一功。”

  “刘一功?不是佟参将么?”

  “老弟是许久未来镇江堡了吧,那佟参将去年便调任大同去了。”

  苏翎心里立时一松,这担心的便是佟参将嫉恨极深,若是他本人不在,便调不动镇江兵马,其他的,苏翎自信还没人能拦得住他。他瞧了眼胡德昌,也不管他脸上透着的疑问,自管上马奔码头而去。其他的人则都留在胡家,一则人多了显眼,二来,陈家大小姐也得有人在左近照应。

  胡家至码头这二里地,苏翎与周青山没必要太快,便骑在马上缓缓行进,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景致,一边想着各自的心事。

  “不是说陈家有事要办么?”苏翎忽然问道。

  周青山一怔,随即回话“将军若是不进镇江堡,便也就不用办了。”

  苏翎想了想,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说:“等几天办完了事,看情形再说吧。”

  镇江堡码头终繁忙,往来船只进进出出就没见断过。码头上大大小小的货栈在沿江一侧排出很远,那些靠着码头谋生的铁匠铺、杂货铺,以至酒肆、客栈林林总总随处可见,诺大的码头几乎便是一座镇子。

  要雇水手,自然要在码头正中的宽敞处。这里不仅有水手等待雇主,还有不少的脚夫等待上船卸货赚几个力气钱。在人多处一问,便寻到那赵四的住处。

  瞧着眼前的窝棚,苏翎暗暗皱眉,原想着既然是那二位介绍的人,怎么也该是有本事的,可眼前的景象,怎么看都是聊到落魄,怕是一家人吃食都难保全。

  “请问赵四可在?”苏翎站在窝棚外喊道。

  里面出来一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须发皆白,脸上手上都是风吹晒留下的印记。

  “你是…”老者迟疑地问道。

  苏翎见此人便是赵四,有些犹豫,这么大的年岁了,还能在水上走么?不过他还是说道:“我想雇些水手。”

  那老者一愣,随即苦笑着说:“我老了,干不动了。老爷还是去别处吧。”

  “你便是赵四?”

  老者依旧苦笑着点头。

  “这附近上下水路你都熟悉?”

  听这么一说,赵四脸上出些古怪神色。“算是熟悉吧,但那都是往年的事了。”

  苏翎打量着赵四,又看看窝棚,透过门口挂着的草帘,里面依稀只有一张门板拼成的,余下的只有些锅碗瓢盆,除此之外,便什么都不见。想了想,苏翎说道:“你若是能将我的船带到我要去的地方,那船上的人便都归你管带,人手都由你来挑选。如何?”

  老者惊疑地望着苏翎,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苏翎在心中略一估计,又说:“你只需指路,不需动手。水手们都由你说了算。”略停,伸手掏出二十两银子,递给老者,说道:“你若是真的知水路,便拿着。”

  老人盯着银子,哆哆嗦嗦地问道:“要去何处?”

  “浑江口。”苏翎轻轻说出三个字。

  那老人眼睛一亮,抬头看了眼苏翎,又低头寻思片刻,便接过银子,手还未收回,却又问道:“我还有个孙女,若是我去了…”

  苏翎立时明白,说道:“只要你有把握船,便就带上就是,吃食都在一起,不必另算。”

  老者这才定下心来。这赵四年轻时还能挣得几个银子养家,后来年老力衰,即便是知水路,可也没多少日子再上船,一年前儿子落水失踪,只留下一个十一二岁的孙女,靠着过去的一些徒子徒孙接济,方才勉强度,但这水手本就是糊口的活计,谁又能多养一家人呢?这困境无需多讲,眼前便是明证。

  “知道胡家么?”苏翎指了指胡家的方向。

  赵四点点头。

  苏翎低声音,说道:“你去寻些信得过的人,嘴要紧的。”

  赵四没再多问,去浑江口本就罕见,此行必是不那么见得光的差事,但眼下便顾不得了,只要有口饭吃,还能讲究什么呢?何况,他的一些徒子徒孙们,也大多等在米下锅。这镇江堡一带的商船,一般都有固定的水手,若是解雇,不是有病力衰的,便是船主不再用船了,这水手自然便没了生计。

  “请老爷放心。”赵四低声应到。

  苏翎又再考虑片刻,从周青山的包裹里拿过五十两银子,递给赵四,说道:“雇了人,若是家里有难处,这些先拿了去,你看着分派,我要所有的人都听我的吩咐,只要按我说的办,银子便不会少。明白么?”

  这五锭十两重的银子,怕是赵四从未一次地见过。此时哪里还说的出话来,他只明白一点,这位雇主手脚大方,只要听话,便不会计较银钱。这可是难得的船主。伸出手去接过,搂在怀里,那架势,生怕银子化成了水。

  “天黑之前要赶到胡家来,我在那里等着。”说完,苏翎也不停留,转身便走。

  按苏翎的本意,这事便算了了,接下来只管胡家等候天黑,待盐船一到,水手齐备,若是船上什么都不缺,便等天明出发。这次来镇江堡算是达到目的,虽然都是巧合,却也巧的正好。

  苏翎周青山骑马没走出多远,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喧闹声,回头一瞧,却见两个大汉正与赵四挤在一团。原来苏翎适才了财,亮闪闪的银子也不遮掩,让这一带码头上的两个泼皮无赖盯上了。此时起了歹心,欺赵四年老无力,左右又不见人影,便上前抢夺。那赵四好不容易得了银子,足够爷孙俩过上一年多不愁吃食的日子,哪里肯放手,死命抓着不放,眼见得两个泼皮拳打脚踢,愣是死不放手。

  苏翎只瞧得一眼,怒气暗涌,当下拨马奔过去,跳下马,什么话也不说,伸手掐住另个泼皮的脖颈,两脚左右替,便狠狠踢在二人的腹部。两个泼皮痛的叫不出声来,脖颈处像是两把铁钳紧紧夹住,挣脱不下。苏翎没有丝毫犹豫,拖着二人走了十几步,就蹲在江边,将二人浸在水里。两个泼皮被江水一呛,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手脚扑腾起无数水花,拼命挣扎。苏翎丝毫不动,象块石头立在那里,不一会儿,两个泼皮便手脚瘫软,象一滩烂泥堆在江边。苏翎见二人断然没了命在,双手用力,将其抛进江水中,随波漂去。这一幕发生得极快,想必那两个泼皮连苏翎的样子都没看清,就这般送了命,至于冤不冤,可只能自己找神仙申述了。

  苏翎就着江水清洗掉身上的泥浆,然后走到赵四面前,也不问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就那么无事般地看着赵四,问道:“多久才能寻到人手?”

  赵四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着气说道:“很快,都是我过去的徒弟,眼下都等米下锅,只说一声便可。”

  苏翎看了看天色,微微皱眉,说道:“我就在这里等着,你速速叫人,这便跟我走。”

  赵四立即回身,叫道:“二妞,出来。”

  苏翎这才看到一个小姑娘哆哆嗦嗦地站在窝棚角落处,眼里是惊恐,无疑,刚才的一幕都看见了。

  “二妞,你去将李二叔,王六哥,王小九叫到这里来,就说爷爷寻到活儿了,叫他们快点。”

  二妞慢慢走出窝棚,却连看也不敢看苏翎一眼。

  “快去,一会爷爷就给你买个饼子,别怕,这就去。”赵四说的心酸,那二妞看了看爷爷,显然饼子的承诺让她有了力气,迈开步子一路跑去。

  赵四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却停了一下,将怀里用衣裳包住的银子放在苏翎脚边,这才快速离去。显然是怕再遇到这类强抢的泼皮,这么看来,这码头上寻口饭吃的人家过得很是艰难。苏翎想到这里,不由得四处打量,眼里的杀意比适才杀人还要旺盛。

  周青山对苏翎不由分说便杀了两人全都看在眼里,尽管知道苏翎久经战事,手里杀掉的人不知多少,但这么眼睁睁看着的,却还是头一次。就算是去年刚遇到苏翎时,杀那位佟家人也是错过关键一刻,只见倒地未见刀光。此时面色惨白,呼吸急促,却是什么话也不敢说。

  “周青山。”苏翎轻声叫道。

  “在,将军。”周青山声音微微颤抖。

  苏翎看着周青山,一字一顿地说到:“我们今天还活着,是因为挡我们路的人都死了。不然,你们陈家连块坟地都不会有。明白么?”

  周青山缓了缓,才慢慢点头。他并非不知情势险恶,只是对于死亡,还不敢直面。

  苏翎不再多说,继续打量着四周。江面上的船只相距很远,点点白帆象一只只飞鸟,只是停在某处,许久才动。江面上没有见到水师战船,这让苏翎既放心却又不放心。明知水师如同虚设,但这种看不见的感觉让他觉得不舒服。水师里的那个赵伯灵,与苏翎有过命的情,两人曾一起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过,比起身边的那些兄弟,一样是能生死相的汉子。但眼下是否去见上一面,苏翎还未拿定主意。

  不久,远远地江边,二妞与几个汉子小跑奔了过来,另一面,赵四身后也跟着一些人。苏翎数了数,不算二妞,有十二个人,与胡德昌待的水手数字多上两个,不过这不是问题。适才苏翎并未说明要多少人,但赵四是水上行走多年的人,此时镇江堡一带水面上的船种类并不多,运送商货的船只大多是一类,既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这人数自然便能估摸出来。这还得益于大明朝的海令,所有大于四百料的船只一律不许建造,连桅数都有严格限制,以至这船只均在四百料之下,二百料的最多,就算是苏翎的船上永不了这么些人,可这位雇主极为大方,去的又是逆而上,这人手便是多些也是可用的。

  是几个人聚在一起,都望着苏翎不出声,显然苏翎便是雇主。赵四略略说了几句,将情形说明白,在场的人毫无疑义,连点头都不需要。

  “都齐了?”苏翎问道。

  赵四回答:“是的,老爷。”

  “这就随我走吧。”苏翎转身便走。

  赵四却是稍稍犹豫,没有立即动身,其余的人也都看着赵四,站着不动。

  苏翎有些恼火,未必又要生出什么事来?

  就在这时,二妞拉着爷爷的衣角,说道:“爷爷,可以买饼子里了么?”

  赵四蹲下身子,说道:“二妞,听话,一会儿就去买。”说完,又站起来,对苏翎弯说道:“老爷,可否预支些银子?”

  苏翎瞧了瞧二妞,又看了看一众的水手,适才“饼子”二字,让这些看着尚还健壮的汉子们都不由自主地咽着口水,难道都是恶着的?

  苏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们都先到那边酒肆吃饭,等了再动身不迟。都听我的吩咐,以后不会再让你们饿着。”

  说完,见人中脸上都有喜,却仍未动身。

  赵四迟疑地看了看众人,苏翎这番话已足以证明雇主是难得的好人,反倒不像个商人,不过,他们犹豫的可不是这个。想了想,便又接着说:“老爷,他们是想预支些银子,留在家里买米。”

  苏翎这才恍然,便点点头,说道:“你们自己瞧着分吧,我说过船上的事你做主。都快去,”说道这里,回头瞧瞧码头不远处的一家酒肆“一会儿都到那里去,都吃饭再走。”

  这下众人是喜上眉梢,赵四更是不加思索,将手里的银子随便递给几个人,那几人便飞快地跑开,余下的却是未动。苏翎见此,稍稍一想,心知这些人定是平里都相互支撑的,这银子拿去,断不会只给一家,怕是买了米都放在一处吧。当下便让众人一起到酒肆,捡些方便实在的饭菜叫上来,让众人尽管吃。瞧着汉子们一副饿死鬼模样,苏翎甚至还叫了几壶酒,这使得众人简直不知说什么是好。

  苏翎与周青山自顾在旁边一桌坐下,让店小二泡两杯茶,耐心等着。周青山对这一幕也是好奇,眼前这位将军做事实在出人意料。

  这家酒肆平里喝酒吃饭大多是商人,所谓狗眼看人低,见这帮子苦力水手进来吃喝,早就不耐烦,若不是苏翎一锭银子甩在桌上,怕是早就轰了出去。此时看在银子份上,也就忍了,何况那苏翎坐在一旁,明显是个做主的人,那神色也像是不好惹。这边店主人不说话,那剩余几桌的客人可就没这么好心。这人有了银子,便自觉与众不同,虽然不敢跟官老爷们比试威风,可家里多少有些下人,眼前这些人居然敢跟自己在一个屋子里吃饭,简直是岂有此理?那忍不住的,便开始发话了。

  “店家,这是干什么?”

  “店家,还不快都赶出去?”

  “我看你这店是开到头了,这等人都让进来,你是瞧不起我们是不?”

  …

  店家哭着脸,又陪着笑,挨个解释,却是谁也不听,反而是火上浇油,那些人更是气势高涨,连拍桌子摔碟子的都有。这将一众水手们吓住了,个个都停下,不敢再动,眼睛看着苏翎,那架势,便要拔腿就退出去。

  苏翎面色一板,说道:“都看什么,继续吃。就当猪叫,你们没见过猪么?”

  这话水手们听了一愣,随即又悄悄一笑,继续吃下去。那边可都听着清清楚楚的,早看出苏翎是领头的,不过是见他也象是个商人,没有直接对着他来,这下可就不同了,立时间,威胁的,漫骂的,一齐扔向苏翎,其中一位个子高大的,甚至想将一叠卤凤爪掷过去,但端起来一顿,伸手那过一只放在嘴里嚼着,大约是味道不错,就又放下了。

  苏翎也不说话,伸手将一旁的包裹揭开,里面是裹着的刀,随手出,狠狠地砍在桌上,也不看任何人,自顾喝茶。

  那些人眼前一闪,便定在刀上,屋里瞬间便安静下来,好一会儿没人言语。好在店家着脸说了几句好话,众人这才继续吃自己的,看也不敢再看一眼。那店家又走到苏翎桌前,脸上都笑开花儿了,双手死命拔出刀,帮着回刀鞘,还给规规矩矩地扎好。嘴里却什么都不敢说,那架势,这刀子收起来,就该没危险了吧。

  时候不长,余下几个人也都回来,众人已留着吃食,待全都餐一顿,苏翎才抓起包裹,也不问店家找补碎银,自顾带人,扬长而去。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月东升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明月东升》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月东升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月东升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