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东升 第六十八章 燧发短铳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月东升  作者:苏潜 书号:12735 更新时间:2013-1-21 
第六十八章 燧发短铳
  说起自铸炮,在座的几位将官之中,也都见识过火器的威力。

  这不仅是在千山堡试着燃放火炮、检验程时都在,且在赫图阿拉攻城战时,顾南、郭杰中、袁山月、金正翔、彭维晓包括祝浩,都跟随在苏翎身边,曾亲眼目睹数十门火炮顺次燃放的隆隆声响。当然,灭虏炮的程以及轰塌城门的那一幕,也都记忆犹新。尽管这些主官们都希望能够一炮轰塌目标,那数十炮未免过于缓慢,但这也比让士兵们顶着箭矢、石去夺取城墙要好得多。

  在座的各位将军都是由千山堡出来的,对士兵性命的看重,自然要比大明朝的将官们强上百倍,这不仅是各人原本也是大明朝的一个小兵出身,也包含了千山堡的兵源不多的缘故。苏翎一直强调的“在选定的战场与敌人决战”其实也便是一个保全己方实力的办法,这个观念被这些兄弟们毫无保留地接受,并延续到各自属下的武官中去。

  苏翎由群山之中亲自带出来的队伍,自然带着苏翎的特色。这支以大明朝戍守辽东边墙的旗军为底子的军伍,接受了一切大明朝卫所军制的长处,而又由千山堡本身的劣势延伸出无数赖以存身的变革。这种灵活的治军基础,注定了其在苏翎以及各武官的管带下,能够继续为打造一支强军而不断演变着。此时提出的火器自造,也是因时而变的结果。

  不过,这中间唯有郝老六的态度最为迫切。按郝老六一贯的善战且急于寻敌的子,恨不得立即便能拥有无数火炮、火铳。上回在界凡、萨尔浒,之所以能迅疾攻克二城,一则是努尔哈赤留守地八旗兵本就不多。且连续保持不败的骄兵心态使得与郝老六、术虎所部胜负一分,便无法顾及随后地部署;二来。郝老六有火炮在手。这攻城地**可是强烈无比,根本不担心八旗兵退守萨尔浒城,所以紧追其后,以至短短的时间内便连破两城。

  当然,这中间火炮的使用并未达到预期的程度,可自己队伍中有火炮与没有。可是两种不同的作战态度。在与苏翎的黑甲骑兵营在蒙古地界内汇集后,郝老六营中地火炮可都留给了胡秋青的蒙古骑兵,随后,郝老六按苏翎的指示,一路由海州到金州收刮下去,倒是也从各卫所城堡中寻得不少火炮。可惜,真正能便于移动而又不至于炸膛的,并不太多。

  郝老六如今营中已有灭虏炮、虎蹲炮五十四门,其余各类碗口铳、百子连珠等等等近五百火器。大明朝辽东都司在南四卫里置办的火器,比这还要多少十倍。但大多数都被郝老六招募民夫运至镇江堡,要化铁重炼,打造铠甲兵器之类的军需。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无法使用,这些朝廷花费无数银子打造出来的火器,要么是锁在武库中任其蛛丝纠结,要么便是曝在城堡上晒雨淋,锈迹斑斑。

  这类不用试便知无法使用的,都一概当作废铁运走。郝老六留下的部分。算是勉强不至于炸膛而已,但照郝老六看来。这些火器还比不上他留给胡秋青的那部分火炮。当然,京城工部打造出来地火器。即便再不济,也要比这些卫所打造的要好。毕竟京城里人才济济,再说,那些文官们尽管对武官不屑,可做事的人还是有的,且单从要得到一个颇佳的口碑上,也能促使工部官员潜心打造火器。

  是故郝老六有此一问,当然其并未抱太大的希望。这郝老六虽然收缴到不少火器,但这使用火器的人,却还是不够,此时营中即使招募了更多的士卒,却也无法做到如当初在太平哨时那般从容。再说,对火器炸膛的恐惧,那些新兵都有所耳闻,更别说那些老兵。

  能够自铸火器,这品质当然能够控制,也就无需在担心这一点。迄今为止,千山堡那些工匠们打制地兵器、铠甲,可都在苏翎所部地士卒之中有了口碑。那些本就是工匠出身的管事们,做起事来可是一丝不苟,但凡有一丝地瑕疵,也绝不会入军中。

  苏翎前些日子让辽东经略袁应泰上书给朝廷索要的工匠,朝廷地回文已到,算是答应给派人手。这当然也是鲜见的优待,自然朝廷也有朝廷的算法。既然给辽东拨付了这么多的粮饷,这些工匠们到了辽东,必然要从中支取,而在京城,就算打造好兵器、火器,也得另出脚价银、大车、骡马运至辽东,这种成本几乎快赶上所运军需本身的银价。能在辽东打造,朝廷只需给一次路费便可。

  如今朝廷府库时时处于捉襟见肘地窘境。连皇上都不时地要拿出内帑接济。怎能不一省再省?当然。对于朝廷上那些大臣、阁老。倒也未必算得如此精细。依旧秉承惯例。但凡有人出主意。必然便有反驳之声。对于这次袁应泰地提议。反对者自然是拿出火器制法不得外之说。担心一旦被建奴。或是朝鲜得知。大明朝便失去一大优势。但。此时这个声音丝毫不能起波。整个朝廷地目光可都集中在辽城。大明朝不能再次丢脸了。为此。天启皇帝谕示工部。着部立即办理。不得拖延。

  不过。这过去了这么些天。连朝廷拨付地粮草、甲杖都破天荒地用海船运至。但这工匠。以及皇上拨给地内帑一百万银子。却还全然不见踪影。未必这中间还会有什么波折不成?对此。苏翎也尚未来得及过问。这地这番商议。算是将最近地一段忙碌。做个了结。到了晚间。苏翎必然要向辽东经略袁大人。提及此事。

  辽东总兵官苏翎府上前厅出现地静默。并未持续太久。

  苏翎借着这个间隙。想起昨见到地那个叫丁万良地鸟铳手。这可是苏翎所见过地第一个神手。若不是这回一心要从那些集结在一起根本起不了作用地明军之中。选出来一些善战地士兵。苏翎还真不知道在此时大明朝这般军伍之中。还能发现如此擅长火器地人。

  按说大明朝一向以火器作为制敌地利器。不仅打造极多。且已经形成规模化生产。且这军伍之中配置火器地营伍。遍布整个大明卫所。尤其是边镇更是成为主要武器。这必然使得鸟铳手、火炮手等等操作火器地士卒数以万计。京城地神机营等三大营。火器更是算得上良。可惜地是。这火器打制远贵于一般兵器。且炸膛之事屡见不鲜。以至真得拿出来练兵地。实在不多。

  如此境况。等到临敌之时。尽管大明朝已经将火队练成分段击地战阵。却因不太熟练导致敌兵未进入程便纷纷燃放。这再次装填所费时间。又远远长于敌兵进袭地时间。是故一败再败。往往都是源于弹葯不足。这其中。不足二字。不仅仅是军中备用地弹葯。也指列阵地火器手们。来不及再次补充装填。

  可这个丁万良,也不知是如何炼就的一手绝技,可想而知,其再鸟铳上花费的功夫,正如一名神箭手要自小练箭一样,绝非一之功。

  想到这里,苏翎便打破沉默,将一众兄弟们从回忆中唤回来。

  “昨的比试。有一个叫丁万良的。练得一手好法。”苏翎笑着说道。

  “法?”袁山月眨巴着眼睛,问道:“莫非是家传的法?”

  显然。袁山月听成了长

  “不会是家传的。”苏翎笑着摇摇头,说道:“当今大明朝辖内。家中藏有火器的,怕是少见吧,更别说家传了。”

  “是火器?”袁山月说道“鸟铳么?”

  大明朝发往辽东地,多数是三眼铳,这鸟铳还是南方的浙江兵带来的。这在大明朝军伍中已经形成习惯,北方用三眼铳,南方喜爱使用鸟铳。

  “大哥,当真是神手?”郝老六问道“那可得好好用用,如今教授火器的教官也是不多。”

  “怎么?”苏翎笑道“你的营里要人?”“当然要。”郝老六可不客气,说道:“营里新招募的倒是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未曾受过训,还得从头教起。大哥,你这里倒是省了这些功夫。”

  “我叫此人来问问。”苏翎便叫唐平唤丁万良到前厅来。

  那丁万良正在后面熟悉环境,再与护卫们打听一些苏翎将军的规矩。此时得到召唤,立时便随唐平而至。当然,那杆鸟铳也被唐平命其随身携带。

  “属下见过将军。”丁万良因手里提着鸟铳,无法行礼,只好站直了说话。

  苏翎点点头,随即对郝老六等人说道:“这就是丁万良。”

  郝老六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丁万良身上。这些人丁万良虽不都认得,但能与苏翎苏将军平起平坐,难道还能是一般人不成?这使得丁万良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动,只好坚持着站得笔直。这下,一股精神劲儿倒是十足。

  郝老六开口问道:“你是南方人?”

  “是。”丁万良恭敬地答道。

  “我看看你的鸟铳。”郝老六说着,站起身来,走进丁万良。

  丁万良立即双手托着鸟铳,呈给郝老六。郝老六接过细细看过,见也不过是寻常鸟铳模样,以他看来,没什么大地差别。不过,鸟铳把手处已然磨地光滑,显然是经常摸过的,由此可见,这丁万良地确在这上面花了不少功夫。

  “放一试试?”郝老六转身对苏翎问道。

  “丁万良,”苏翎点头叫道“你就试一,就瞄着。。。那屋顶上的那垛瓦。”

  “是。”丁万良答道,随即接过郝老六递回地鸟铳,向厅外走去。

  站在门口,丁万良一边抬头瞧了瞧苏翎指示的目标,一边从间的口袋里取出火葯袋。这火葯袋是皮质,也属于大明朝廷的制式装备。形如蒸饼,出口处是一小段三寸来长的铜质管子。取葯地时候。拔掉子。倾倒火葯,用手堵住管口,那管子也是经过算过的,刚好是发一弹所需地火葯。

  按事先地称量,这发一次,用火葯四钱。装铅弹一颗重三钱。丁万良瞧好目标,动作麻利地装好火葯,然后用火镰点燃火绳。那火绳是用四股棉线编成一瓣,再用棉线横着绕而成,按规矩是要点燃时,线头不能散才算合格。厅内顿时充斥这一股火绳燃烧的味道。

  丁万良自然是练了这套动作,在郝老六等几人看来,其动作非常快,远比他们见过的那些鸟铳手要麻利的多。丁万良便就在众人的关注下,举起鸟铳。瞄准目标,稍稍了口气,双手用力稳住,然后缓缓扣下扳机。只见夹着火绳的火点一闪,落尽葯池,瞬间便听得“轰”地一声响,一片浓烟升起,在众人眼前散开。

  待得众人看向对面那屋顶,只见适才高高翘起的那一垛瓦片。此时已不翼而飞。剩下的也是歪歪斜斜。这一,已经将瓦片打散。威力可见一斑。这样的距离,要说弓箭也能中。但将瓦片击碎,却是不易做到。

  丁万良燃放完毕,便熄灭了火绳,再次进到厅内,仍然笔直着站着。

  “果然是神手。”郝老六夸奖了一句,随后又说道“丁万良,你这算是练了多久了?”

  “回将军,属下自被募到营里,便用的这火器,算下来有八年了。”丁万良答道。

  “八年。”郝老六微微点头,说道。“也是难得。”

  苏翎看郝老六的意思,已有些像要人的样子,便笑着问道:“丁万良,你这手本事,可有什么秘诀?”

  “将军,也没别的,就是放得多一些。”丁万良说道。

  “光会燃放也不一定打得准。”苏翎说道“怎么样,若是让你带兵,训练出都跟你一样的鸟铳手,你可有把握?”

  丁万良一怔,一时没有回话。

  郝老六当即问道:“怎么?你不愿意带兵?”

  这当兵吃粮,哪儿会不愿意当武官的?丁万良地反应,瞧着也不像是不愿当官。

  “将军,”丁万良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说道。“不是属下不愿带兵,是。。。”

  “丁万良,有话只管说便是。”苏翎说道。

  “是。”丁万良答道“将军,属下这火不算是鸟铳,该称为噜密铳。”

  “噜密铳?”苏翎一怔,郝老六听这么一说,也是蛮有兴趣地瞧着丁万良。

  “回将军,属下当初入营当兵,最初分给军器时,是用的寻常鸟铳。后来,这杆噜密铳兴许是发错了,才到混到鸟铳之中,这才到了属下手里。这噜密铳比鸟铳略重一斤左右,管壁也要厚实一些,打得也比鸟铳远。”丁万良说道。

  苏翎与郝老六暂时还看不出这噜密铳与鸟铳有何区别,至少二者在外形上是一致的,也只有经常用的人,才会区别轻重之差。

  “你的意思是这噜密铳比鸟铳好用?”郝老六问道。

  “是的。管壁稍厚,这便不易炸膛,属下这也用了两年了,从未坏过。”丁万良说道。

  苏翎瞧了瞧丁万良,问道:“这么说,你对火器还是识的了?”

  “回将军,”丁万良实话实说“属下这使刀使的不算在行,所以这噜密铳便是保命的家什,用得功夫多些。这也是跟那些工匠们熟悉之后才认得地,最初属下也认为是鸟铳。”

  看来这丁万良地确在动脑子,在南方兵看来,这手中的火器可不是保命地唯一兵器?

  苏翎又问:“你都跟工匠们学了什么?你会打制火器?”

  丁万良又稍稍迟疑,然后说道:“将军,属下不会打制这铳管,这得熟练的工匠们才做得到。不过。。。”

  “有话便说,你这哪儿像个汉子。”郝老六催促到,这话可不像一般明军武官说地,倒象是一般兄弟之间的语气。这让丁万良松了口气。他要说的话,其实以往也试过跟武官们说。但却被呵斥了一番。只得憋着。

  “将军,属下为了防身,琢磨出一种短身火铳。”丁万良说道。

  “哦?”苏翎一怔,连忙问道“带来了么?”

  “在后面,”丁万良说道。“还。。。”

  不待其说完,苏翎便吩咐到:“去取来。”

  “是。”丁万良说着,便转身向后面跑去。

  郝老六趁此间隙,问道:“大哥,你不会是要自己留下吧?我哪儿可真缺这样的人。”

  苏翎笑着说道:“且先看看他琢磨出什么样地兵器再说。若是一般,你便带了回去,若是合用,咱们可要另派用场。”

  既然如此,郝老六便也就罢了。

  丁万良很快便回到前厅,双手呈上一杆一尺多长的短铳。苏翎接过细看。郝老六也顾不得别地,凑上前来查看。

  这一尺多长地短铳,外形上跟鸟铳差不多,但却短上许多,咋一看,看不出有何特别。要知道这短一截,那么这程必然也短,用处可就一般了。

  苏翎问道:“丁万良,你说说这是怎么琢磨的?”

  “将军。”丁万良说道。“这短铳,是属下跟营中工匠们混得了。花了三两银子改制的,用得便是损坏的废旧火器管。这短铳。是不需火绳,便可燃放。”

  “哦?”郝老六说道“你来试试。”

  “是。”丁万良说着,便上前取回短铳。站到门外,依旧是一样的装填火葯、弹丸,果然没有用火绳,而是直接瞄着稍近处的一颗树,直接扣动扳机。又是“轰”地一声,那颗树被打出一个小,震得树身直晃。

  厅内安静了片刻,郝老六等人才恍然明白过来。

  这不需火绳的火器,带来的好处可不止一点。首先这不受天气限制,就算是雨天也不必担心火绳熄灭,再则,这省了火绳这一步,不是要快上几分么?临敌之时,一步之差,便是生死之界啊。

  丁万良回到前厅,苏翎便问:“丁万良,你细细说说。”

  “是。”丁万良说道:“将军,属下年少时曾混迹街头,这寻事惹事的,有不少仇家。这回家之时又不许携带火器,所以便私下里想了个法子,这短铳,是用火石点火的。”

  “我在看看。”郝老六上前取过,再次查看,果然,只见寻常夹这火绳的地方,是一小块火石。郝老六试着板起,再次击发,果真见到一小片火星蹦出。

  “大哥,”郝老六说道“这可是好东西。”

  苏翎点点头,这带来的好处,先不去细想,问道:“丁万良,这果真是一般鸟铳管子改制的?”

  “是。”丁万良说道“一鸟铳的管子,可截成三段。这装葯、弹丸都是一样的,不过,因装葯不多,便不担心炸膛。”

  “能多远?”苏翎问道关键之处。

  “将军,属下反复试过,三十步之内,能穿两重铠甲。”丁万良答道。

  “三十步?”苏翎说道“太近了。”郝老六却说道:“大哥,咱们地短弩,可也就三十步的程。不过,短弩可不穿两重铠甲。有了这个,那八旗铁甲军,不同斧子砍便死透了。”

  苏翎瞧了瞧丁万良,说道:“这改制,麻烦么?”

  “不难。”丁万良说道。

  “能装在鸟铳上么?”苏翎问。

  “这个,属下还没试过,想必是可以的。属下当初是想着便于携带,这一尺多长,可比刀方便。”丁万良说道。

  “这火石。。。”苏翎说道。

  “大哥,这火石哪一家没有?”郝老六也心动了。这若是给每一名骑兵都配上一杆,可不管对方有没有甲,都必死无疑。虽说速度还是慢了,可总比不死敌人让其反扑强啊。

  苏翎不必想得太多,当即下令。

  “丁万良。”

  “在。”丁万良答道。

  “现在就委你个千总武职。专管打造这短铳,人手我会拨给你。另外,这长管的你也去试一试。若是成了,我再给你升职。”

  丁万良是又惊又喜,跟着苏将军,果然爽快,这款短铳虽是用的别样心思想出来的,可也只有苏翎能如此重视。丁万良立即答道:“是。将军。”“若是快的话。。。”苏翎想了想,说道:“先给每个武官配置一杆,还有一等兵们,也都每人一杆。”

  “大哥,”郝老六笑着说道“咱们这营中,废弃的火器可比能用的多,这下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月东升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明月东升》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月东升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月东升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