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东升 第七十七章 外围杀戮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月东升  作者:苏潜 书号:12735 更新时间:2013-1-21 
第七十七章 外围杀戮
  几的时光,不过一忽而过。

  世既在战火中起,必定要在战火中平定,那刀光剑影,便在积雪尚未消融时,开始集聚起来。

  天启二年的元宵佳节,原本是该最热闹的一,但辽东都司辖地的村屯堡寨,这年也不过是过得平常,这热闹,却是正月下半月才开始的。

  南四卫的热闹,是从那些村屯的管事们以及遍布各地的银庄、店铺等等开始的。

  大凡属于苏翎麾下的,哪怕是沾着点边儿的人,都为镇江堡发布的数道榜文所吸引,这一轮议论之余,必然将详尽消息传播开来,以至于二月未到,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了这设置府县之事。

  当然,这具体与百姓之家有何利弊,却是众说纷纭,没个定论。在辽东一向是以都司卫所为编制,辽东之人早已习惯,这府县既设,那么,后的税赋、徭役等等,必然要有所变化。但那五百个村屯的强行推广诸般举措,使得大多数的百姓都对这变化抱有某种期待之心。毕竟土地、房子可都有了,尽管是欠下银庄不少银子,但大明朝的百姓,可是只要有土地,便算是有了主心骨,万事都不必怕了。

  这一年的粮税,大多数百姓都没有缴纳,管事们也没有催。这土地因战火而荒芜,却不是出粮食的。是故尽管这一成的粮税看着颇高,这不管接不接受,这一年可没人因此而烦恼,事实上,大多数百姓反而领到了不少米粮,虽然不多,却足够一家人食用。这一年,流离失所之人,罕见的少了很多。而正月十五一过,那管事们与银庄便再次发布榜文,这回放贷的,便是粮种与农具,而耕牛,则是提前预订,说是等到雪化之时,便有耕牛发卖。这一点,更让百姓们对今年的秋收,抱有更大的期望。

  不过,这难过的,便是那些留在当地未走,且十分配合管事们办事的大户世家们。因其配合,自然便没有步那些顽抗者的后尘,那些数百亩、上千亩的土地,管事们也照旧重新发放了地契,表面上看来,这仍旧是属于大户们的土地。但随着耕的到来,这荒芜之地将被收归官有的命令,便逐渐显现出来。不管这些大户世家们信不信,抑或在想法子尽力避免,在这设置府县的消息传来之时,便都开始忙碌起来。

  一部分大户世家,忙着缴纳粮税,这是根据那些有收成的土地核算的,这一点,在那些出身农家的管事们眼里,是瞒不住的。当然,去年荒芜的土地,并不算在粮税之中,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至于想尽办法不、或是拖延的,管事们只是警告一番,倒暂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而发布放贷粮种、农具的榜文时,大部分的大户世家们,便开始四处招募人手,以便待耕到来时,能够将一部分自家人手都用上也无法耕种的土地利用上。

  这种情形在辽东可也是从未有过的。除了那些大户世家的家仆之外,往年佃种的百姓,如今可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这同样是耕时节,不种自家的,难道先去种别人的?何况这回分到的土地,可是俺人口分的,无论男女老幼,一概人均五十亩地,虽然有贫瘠、丰腴之差,但仅这一点,就足以消除所谓“不平”的心情,只要肯花气力,这些土地,可足够一家人吃上一年了。

  就算一户人家有一头耕牛,那一户六七口的人家,这耕怕也仅能不至于误了节气,这如何还能腾出手来去做雇工?这样一来,可让那些大户世家们竞相提高雇工工钱,这才按期雇佣到一些人手。当然,那些人都是属于自家男丁较多的,勉强能够在忙完自家的地以外,再去赚点力气银子。

  如今辽东地大户世家。就算是一些只能算作中等人家地秀才、举止一类地缙绅之家。若是在大明朝关内。还能籍着免粮免役等等优待而过上不错地日子。此时却不得不尽力去适应辽东地变化。当然。年纪大地乡绅、地主免不了要顿足大骂。这自然也是关在屋里做地。至于年轻一些地。却有不少人在琢磨着如何从设立府县地变化中。为自家谋得好处。

  也亏得辽事急时。大户世家们逃得较快。大约十成里只留下三四成。且留下地。要么是故土难离。要么便是家世并不那么富裕。就算是渡海而逃却也找不到落脚之地地。这使得如今辽东情势一变。想依附于辽东最高主官苏翎地人。可是愈来愈多了。那些胆子大地。已经走上了遂自荐之路。当然。这部分人自是要首先遵从那些粮税、土地等等不易常规地命令。

  这些仅仅是南四卫地情形。而在镇江堡。倒是没多少变化。毕竟这里地一切都是新建地。不仅是那些屋舍、作坊、市场。且连人与人之间地关系。也完全不同于大明朝地惯例。这使得胡显成、胡德昌等人再进行新条例时。那稀奇心情。便不那么特别了。

  在宽甸五堡、千山堡以及集安一带。那些百姓却是最兴奋地。要论起来。可远比过年还要高兴。按着头一次地惯例。依旧是按村招募地民夫驮队。开始由镇江堡等地向牛寨一带运送军需给养。这道命令在很短地时间内便办妥了。那些民夫大多在上次地战斗中得到了不少好处。简单地说。这一年下来。得到地那些赏赐可还没用完呢。这一回。虽然再没有什么分成之说。但这脚价银子却是实打实地不低。

  这在山中过活。能赚银子地地方自然没有镇江堡一带机会多。农闲时。那些壮汉子不少都外出寻活儿干地。这一回。就在家门口组建驮队。自然踊跃。甚至。还有人借此机会。在牛寨直接报名参军地。如今苏翎所部地饷银、待遇。可是不低啊。一个月至少二两银子。立功还有土地奖赏。另外。这如今人们都知道。在各地都建有军人之家。且房子都不需自家花一分银子便能得到。这还到哪儿找这么好地事?当然。余彦泽等人也未拒绝这些踊跃参军之人。不过。只能算作候补。未经过训练。是无法正式成为一名军人地。

  这种民夫驮队并未有上次那般规模。顶多算有一半。运送地军需。倒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其中一部分民夫被告知要去做修筑之事。逐渐集结于牛寨中。每倒是没多少活儿干。只等着大军出征。才算正式做事。

  这再往北去,越过长白山一带,海西、东海的那些部族,也像是海一般被波及到了。鉴于苏翎所要求的大规

  战法,术虎与余彦泽等人商议后,决定只调派一万五T7集结。事实上千山堡、宽甸招募的民夫,那运的粮食大多是为术虎这部人马所预备的。但令术虎哭笑不得的是,这一万五千部族战士倒是按时抵达了,不过,随后几,那些部族子弟,尤其是那些在武官学院受训过的部族子弟们,又纷纷带着更多的人马赶到。这到了约定的日子时,术虎一部整整有三万五千人马,且个个都是惯于山中狩猎、作战的勇士。

  这倒不能怪那些部族族长们不尊号令,再说,这只见不听军令不来的,哪儿有争着要打仗的呢?术虎不得不再三调整战略部署,原本由术虎所部负责的北面战场,一再加宽,最终形成宽达两百多里的横线,一旦袭扰之战开始,那些关于山林的部族勇士们,将在这两百多里地的山中同时向前推进,要将沿途所有的女真牛录、村寨,一个个的清除掉。这种打法,术虎所部可是最拿手的,且上次也算是实战过这种数万人的配合。术虎最终与余彦泽一部一万二千人汇集到赫图阿拉的人马,也有一万人左右。

  至于在辽一带,人们只见城外大营中开始演练不同于往日的战阵,倒不算有什么变化。唯一有看头的,是汤南凯的火器营,每都增多了火炮燃放的次数,且不断有上百门火炮依次燃放的场面出现。而那往常搭建起来的炮靶,倒是重新加固修筑了几,但在第一次火炮齐放的演练中,便被轰塌了。辽东总兵官苏翎亲自带队上前查验,据说对此非常满意。除此之外,辽城依旧是商旅不断,人来人往,普通百姓根本察觉不到战事即将开始。

  黑山城的胡秋青所部,在接到苏翎的密信之后,便与驻守在广宁一带的辽东巡抚王化贞联系上了,当然,此时的辽东巡抚王化贞已经得到了过年的分红,足足八千两银子,且辽东经略袁应泰的密信也已摆在王化贞的案前,事情倒只有一件,且毫不费事。胡秋青便派出人手,自广宁一带运走一万五千石粮草,源源不断地向北行进。

  随后,胡秋青又带队北上,前往喀尔喀部蒙古,与喀什克图汇合,将苏翎布置的战略待清楚,喀尔喀蒙古骑兵也便立即开始备战,并前往接应那八千石粮草。胡秋青顺带着请宰赛等喀尔喀蒙古首领们,帮着从其余蒙古各部收买牛羊,有多少要多少。这是为辽东的耕预备的,真要说用的话,数万头也是能用上的。

  到正月二十五时,胡秋青的蒙古骑兵与喀什克图的骑兵一起,将向沈、开原、铁岭方向的边境全数封死,只许自沈方向的人出来,却不许放进一人一骑。

  唯一的例外,是五六十人的一队商队,自沈西边,缓缓进入八旗的巡视线路。这队商队,打头的几人,是几位山西口音的商人,其余的,倒以蒙古人居多。这骡马上驮的,只有五六十粮食,其余的都是布匹等商货。这队人马在进入沈境内不久,便被八旗兵截获。自然,在李永芳、赵毅成等人的精心谋划下,这队商队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使命。八旗兵首领也不许他们进城,但在那几名山西口音商人的一番说辞下,倒也没白抢了商货,反而给了远远超出商货价值的金银,便放了他们。自然,约定是再过半月,会运送更多的粮食过来。

  这如何骗过的,倒也不必多说。这不过是自外的安排,在沈城内,以至于驻守沈的八旗兵内部,以及仍然留在沈的一部分明军降兵之中,均有李永芳的属下打入。当初趁的一些安置,到此时方才有了用处。这不得不说是李永芳的能耐,苏翎对使用李永芳,初时虽不完全放心,但给了巨额银子,这如何用却是完全放手给李永芳去做。

  那李永芳当初为努尔哈赤效力时,这唯一的用处可是心知肚明,花的功夫也是不少,如今为苏翎所用,这便更加卖力。那些得到重赏的属下,原本便是混迹于建奴与沈、辽之间,这道路十分熟悉,再加上努尔哈赤麾下可也不是铁板一块,做起事来,可算是游刃有余了。

  努尔哈赤麾下官兵、女真诸申阿哈,本就是各处聚集而来,这多年征战之下,威名远震,慑服军民自然不在话下,可如今既然卧不起,八旗旗主又各自纷争不断,这内部可就开始自裂。李永芳的属下不过是稍稍点拨,或是添油加醋、利,当然也少不了威、挑拨离间等等见不得光的手段,这拉拢的兵、民,可也就如见增多。

  若不然,这如何能出入自如,送出消息的?另外,在沈城内,这降兵、八旗等官兵里,低级武官可也有暗中表示要投诚、立功的。此时,光李永芳手里的名册,可也是写了数十页的纸。

  这番准备,在外表看来,辽东都司各地,可没什么兵马调动的迹象。实际上多数辽东百姓,都不知道辽东总兵官苏翎,即将发动一场歼灭努尔哈赤的战斗。这大半年来,存储于各部的粮草、军需早已备足,几乎不需要额外调派,而以苏翎这番打法,在辽这边的兵马可要等在一些日子才会出动。而术虎所部的大规模调动,这边可是遥不可及,根本没人知道。

  辽东经略袁应泰,足足用了三的功夫,才写出了长达万言的奏书,并用快马加急送往京城。当然,当这道奏书经阁臣之手,再递到年轻的天启皇帝手里时,已经是正月的最后一了。

  “二月初一,大军出征”

  这开篇不依常式的一句,不管是兵部官员,还是阁臣看了,都无心责怪袁应泰的失礼,甚至连那天启皇帝,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令大明朝丢尽了脸面的辽东战事,这花费了上千万银子的辽东军事,如今终于看到了曙光,那笑意,可是朝文官都出奇的一致,当然,那有些找茬的御史、给事中等等言官,此时也大多张张嘴,最后又咽了回去。

  这墙倒众人推,好事嘛,自然凑趣的就更多了。不管那些文官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就算是阴暗些,等着看袁应泰再次兵败,好借机再“发挥”一下笔刀的威力的人,也不得不先推上一把再说。当然,袁应泰苦读多年,经科举而入仕,这笔上的功夫那是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更别说这字里行间、前后照应等等技巧,将辽事可望一战而定的效果阐述得无以伦比。这文后的用意嘛,可是件件都与战事相关。

  是故,天

  只说了句“照准”便下部施行。

  准的事情,可不止一件。这先是再发银一百万,以作犒赏官兵之用。苏翎倒是没有再升职,这只要歼灭了努尔哈赤,这赏赐可得好好商议才是。

  但袁应泰列于后面的苏翎十六个兄弟,却是立即了有了升赏,这回不是什么参将、游击了,算是对上回的补充,人人都擢升指挥职,世袭,这即意味着苏翎的十六个兄弟,这子孙后代算是跨进了大明官宦的队伍,不再是平民百姓出身。按朝廷官员们的想法,这可是武职官员最好的待遇了。至于其余苏翎麾下官兵,凡阵前立功将士,准许苏翎自行升赏,事后补报兵部即可。

  至于袁应泰将战后治理辽东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以至于必须要做多少多少件事,要预防何种变故,等等不一而书,朝廷上可也认为言之有理。袁应泰举族迁居之请,倒是略有商议,但还是照准了,并且由户部发银,并令凤翔属官协助迁居事宜,倒是不必让袁应泰心过多了。这本是反常之请,按朝廷的不在本籍做官的规矩,这就算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可也没人提出反对。那辽东偏僻之地,未必还要让袁应泰回来?那该派谁去?这可不是什么肥差,看看几任辽东经略的下场便就知道了。

  二月初一晨,辽东总兵官苏翎,站在辽城头,向遥远的东方眺望,那里,大军应该已经出发

  与苏翎想的完全一致,天启二年二月初一,驻扎在牛寨的余彦泽、曹正雄部,术虎所部以及在>:=均在黎明之时,缓缓向赫图阿拉进军。

  余彦泽、曹正雄部、术虎所部,以及田大熊披发军,这三部论及至赫图阿拉弃城的路途,倒是相差无几,况且眼下赫图阿拉不过是个目标而已,既没有驻兵,也没有什么女真牛录居住,这一的行程,也就是行军而已。这战事不过是一个象征,若是后录及战事,也必定要从二月初一算起。

  事实上战斗在二月初一之前,便有零星的发生。

  那一千五百经过挑选且许下重赏的女真人,被分为二十人一队,在二月初一之前,便被分配至术虎所部以及余彦泽、曹正雄所部之中,这些女真人早就将苏子河河谷以及浑河河谷一带的所知女真牛录聚集之地都讲得清清楚楚,并且,这些地点已被绘成图,交给每一队执行袭扰任务的小队士兵们。只不过在二月初一这一,在全线发动进攻而已。

  每一队女真人,都配置给一个二百名士兵的大队,按着图纸上标明的位置,逐个进行清除行动。这每到一个村寨,视其大小,由武官调派人手,若是小的村寨,便单独一队执行任务,若是上千人的大寨,则由五队联合进攻。

  这辽东的二月,依旧是积雪山,行走不畅,在野外人迹罕见,除了猎人,大多数的女真人都会留在寨子里。这种路况对于常年在山里生活的术虎所部部族战士们,自然不算难事,而对于余彦泽所部,这一个冬天可从未停止过训练,与术虎所部相比,差得不过是不会发出难听的吼叫而已。

  这到了村寨外围,先头小队自然是要先清除寨外的行人,那偶尔出外打猎之人,无一漏网,若是不降,便立即被格杀当场。这战事最开始的一段日子里,这些村寨无一不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形下,便被四面围住,想逃也无处可行。

  因事先计划周详,那最先进攻的小队,选择的都是那些女真人熟悉的村寨,这一旦合围,便在有把握的情形下,先由女真人叫开寨门,这几乎没费什么气力,那些村寨里的人,大多饿的不成样子,若是用小队队长们的话来说,就像是那些人正等着他们来呢。当然,一旦进入寨中,识相的牛录管事便主动归降,事情办起来也痛快,所有的女真人一律立即搬家,迁往后方。这只需说一句“后面有粮食”便足以令已经快走不动路的人爬起来便走。

  这最初的行动,顺利得过于异常,直到将所有熟悉的村寨都全数清除干净,小队官兵们都还未杀过一人。这些处于边缘地带的女真牛录,似乎早已被努尔哈赤等人遗弃,这从村寨中收走粮食、牛羊之后,这人口却就算是令其自生自灭了。当然,若是带往萨尔浒,在这冬季不过是浪费粮食而已,其余的,可没有任何事儿做。

  据战后统计,这第一批被清除的女真人,居然有近万人之多。这些人在吃过一顿饭之后,大多数都继续向后方移动,那里早已有人等着安置他们。而那些专门训练过的小队队长们,也不忘了鼓动女真人中的青壮,这赏赐等等是早就制定好的,如此一来,新加入者,也有数百之多。这些人将带着官兵们袭击、围攻更多的女真村寨。

  所谓大势已去,便是这些女真人的具体想法。势,这一字,在文人眼里可以说出数万言的评论,而在平民百姓之中,这便代表着谁能给他们衣食、住房,土地。以往努尔哈赤一统女真各部,结束了各部之间的常年纷争,这算是好处,至于战后的赏赐、缴获等等,也让至少一部分诸申过上比以往好得多的日子。但此时,努尔哈赤反而要从这些粮食本就不够吃的女真牛录中强取食物,这虽不至于立即反叛,却种下了离异之心。这初战的几,几乎变成了苏翎所部接收人口的行动。

  随即,战事开始变得血腥起来。

  部分村寨开始拒不投降,并隔着不高的栅栏向外放箭,这可惹恼了那些精锐战士们。小队长们一声令下,便从四面八方涌出大队士兵,这些士兵对这种低矮的栅栏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何况,这种寨子也没多少兵力驻扎,那箭只不过是零星飞过,再说,千山堡特制的棉甲,此时正好派上用场,这箭只只要不是中面部,那是根本无需担忧性命问题。很快,士兵们便越过栅栏,经过短暂的兵,便轻而易举地夺取了全寨。

  这种夺下的寨子,头一件事,便是将所有抵抗者连同家属一律斩首。那些头目,不论是牛录,还是仅仅因年岁而管事的人,也一律处死。剩下的百姓,这才被询问是否归降,当然,降者自然有好待遇,偶尔那倔强者,不过说了几句,或是怒目相向,便旋即被全家处死。这种手段,在每一个村寨里都是一模一样的施行着。真真应验了那句“顺者生,逆者死”这里没有丝毫同情

  就连那些带路的女真人,也丝毫没有表任何表情。

  这要说的,是女真人原就是各部族分居一地,这彼此纷争就从未断过。实际上,那些仇恨不过是首领们之间的事,但却要普通女真百姓来承担,这不论是胜是败,其实与普通女真人没多大的关系,就算仇恨,也并没有多少显。这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努尔哈赤征服女真各部,这么多年,杀了多少人?又有多少女真百姓家破人亡?甚至沦为奴仆?这若是仇恨能解决问题,那努尔哈赤也早就活不到今了。

  这回的血腥,不过是将那些追随努尔哈赤而得到好处的人,连同其家族血脉,一概灭亡而已。战斗之中的杀戮,倒是没多少可说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刀光剑影之间,也不容人有何想法。但这战胜之后的杀戮,便是有计划的清洗了。

  当然,这并不能区别那些隐忍的仇恨,但目的并不是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而是苏翎在待战事目的时,已经说的很清楚,要在女真人之间制造出恐慌来。杀戮,不过是清洗的过程中,一种刻意的表演而已。

  这种杀戮,要说残忍,倒也不能算是。女真人这几年制造的血腥,可也并不少。自从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这场战争的质,便变成了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虽然大明朝从不承认有努尔哈赤这么个后金国的存在,但在努尔哈赤一方,却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后金国建立也才几年而已,要让后金国内本就是混居在一起的女真人认可,还远远不到时候。

  除了所谓的八旗头领,女真牛录,以及什么五大臣等等女真贵族之外,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国,给普通女真人带来的,不过是暂时停止了部族之间的杀戮而已。但随着努尔哈赤袭击大明边境,进而攻占抚顺、开原、铁岭,再到攻陷沈,这好处便多了个缴获物。但这些缴获的金银、粮食、牛羊,不过是让附属于八旗旗主的女真人稍微减轻了些负担而已,却是对于所谓的后金国的认可,没有丝毫帮助。

  而尽,后金国的报应来了,这杀戮正是“以其治人之道,还治其身。”努尔哈赤种下的报应,便首先应到这些追随者的身上。此时若还要对努尔哈赤“忠心耿耿”那只能是活得腻了。类似袁应泰当初在辽失陷时,举火**,或许能落个青史留名,如今在这群山之中,为所谓的奴酋努尔哈赤而死,怕是连只鸟都不如,别说名,尸首会不会留下,都成问题。

  当然,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在女真人中间有着最朴实的理解,至少在那些丝毫不会反抗的女真人中间,虽然说得不至于这么经典,做得却是最稳当的。总之那些归附的女真人人家,甚至可以不需押解人员跟随,便能自动去指定地点集结,等候安置,当然,这首先便是吃顿饭。不过,这二月天里,天寒地冻的,这些女真人又能去哪儿?逃跑无异于自杀,这可不需要人指点,便都是明白的。

  类似的杀戮,在二月初五这一,发展到最**。这一总计有近三千女真人被全家斩首,范围波及至环后金仅剩的地界周围近五百里之地。这些人中,或许原本便是隶属于八旗之中的兵员,在冬日里被放回各自牛录生活。或许这这种抵抗已有当初努尔哈赤练兵的功劳,当然,这三千多八旗兵若是集中起来,自然也是一股不小的武力,可惜,就这么被分散地消灭了。努尔哈赤若是知道,有这么多死心跟随者被斩首,怕是会被气得一命呜呼也难说。

  过了二月初五,这后金外围的村寨便所剩无几了。剩下的,便是以萨尔浒、界凡为中心,沿着苏子河、浑河两条河谷建立的人员稠密区了,这正是当初郝老六与术虎两部一路连杀带抢走过的地方。当初留下的恐慌,其实早就存在了。不过因努尔哈赤很快便带兵返回,重新收拾了一番,这恐慌便在表面上看不到了。但眼下,恐慌再次来临。

  在这五天里,余彦泽、曹正雄所部一万余人,术虎所部一万五千人,还有田大熊的五千披发军,顺利地在赫图阿拉汇合,并直接住进了早已废弃半年的赫图阿拉老城。这三万余兵马住进赫图阿拉,倒还刚刚合适,既不拥挤,也不显得太过宽绰。随即,三万人连同那些民夫一起动手,将废弃的赫图阿拉老城的城墙、城门简略地进行一番紧急修正,实际上便是构筑了一道临时工事,倒并非是要躲在成立防御。

  这冬日里有积雪掩盖,让设置陷阱等用以杀伤敌人的手段得以顺利进行。此时,余彦泽、术虎等人不过是为了第一波防备努尔哈赤集中全部兵马冲杀而已。但事实上,这工事修筑、陷阱设立等等,都没了用处。因为,八旗兵根本就没有向赫图阿拉行进的意图。

  五天了,赫图阿拉的消息,总能传到萨尔浒去。事实也是如此,但这消息却不是自赫图阿拉传来,而是那些被从外围村寨放回的人传回的。这一是因赫图阿拉久无人居,最近处也在五十里的样子才有人居住。这大军入驻赫图阿拉,八旗旗主儿不知道。这消息让余彦泽等人略感失望,同时,对八旗兵的实力,也大打折扣。

  按照事先的计划,在外围作战时,专门挑选了一些人,大多是女子与老人,这些人被借机放了,驱赶着向萨尔浒等人口稠密区行进。这在数百里之间,大约有上千人的样子,同时,那一千五百女真人中的一部分,也夹在在其中,一路蹒跚着向萨尔浒行进。

  这些人便带来了详尽的细节,杀戮的细节,不投降的下场,当然,也还有悄悄散布的,关于投降之后的待遇。那些潜伏在其中的女真人,大多是熟悉村寨的人,至少在一番询问之后,能将自称来自何处的村寨人物、管事、牛录等等说得一清二楚。这当然是避免受到怀疑,所说的村寨,自然是没有人被放回去的。如此,大约有三百多人,成功地潜入到女真人口稠密之处,并被安置下来。同时,约有四、五十人,被带到萨尔、界凡等地,混在被同时叫去了解情况的女真人之中。

  赫图阿拉被大明官军进占的消息,便是这些人传播消息之后,才被八旗兵官兵所探知的。

  这接下来,战事又会如何演变呢?(,请登陆wwwncom,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月东升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明月东升》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月东升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月东升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