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十五章 深山疗伤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十五章 深山疗伤
  第三十五章深山疗伤

  王冰被黑鹰山庄姓木的偷袭打伤,两败俱伤后,失去知觉从空中掉下来,糊中体地面接触,一声巨震后,接着而来的是强烈的巨痛,让受伤极重的王冰五脏离位,巨震后的疼痛让王冰口窒息难以呼,神智受到冲击清醒即逝,又晕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中,恶梦不断,一会是被莹儿打了一掌的情景,一会儿是和姓木的打斗的惊险场面,接着又是姓木的沉的脸在王冰眼前晃来晃去…瞬间又是莹儿指着王冰大骂不守信用,姓木的在一旁发出‘嘿嘿’的笑…

  这天,王冰终于醒过来,好痛,好疲劳,这是睁开无神的双眼后第一个觉,呼出了一口气,慢慢的收有点的空气,神智逐渐清明,片刻后完全清醒。

  打量着周围环境,发现在自己躺在一处山林中,下是厚厚的积叶和腐朽草,周围是参天大树,上面是茂密的枝叶遮盖,从枝叶中透过的光亮判断,现在是上午时分。

  想看看自己在一个怎么样的山林中,刚一动想要起,不由‘啊’的叫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而全痛苦难忍,不由得苦笑,这才发现自己内俯伤势严重,现在想动都难。

  深深的了一口气,强忍着全火烤般的痛处移动体,尝试了好几次,到头好沉重抬不起来,全发僵,发现连手指也动不了,手指不能伸缩,稍有微动,全刺痛,那种觉超出了人能忍受的极限。

  王冰放弃了尝试,知道自己伤的太重了,现在想起来是很难,再次打量自己上,发现上没有血,幸好外伤并不严重,知道是九天仙甲的功劳。

  无奈的望着浓密的森林,可叹,王冰常常以济世救人为己任,丹药用到处无不拿出慷慨解囊,此时此刻却无人能帮助他,戒指内的丹药无法取出。

  多处经络受损、断裂,元婴像得了一场大病似的呈现灰,干涩无神,知道自己这次受损不小,要恢复往昔修为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心神稳下来到自己好软弱无力,连叫的力量都没有了,但可喜的是记忆清晰,证明神智没有受到冲击,那一击石破天惊,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那一击的后果,差一点儿让王冰粉碎骨。

  如果开始不是自己没有打斗经验,如果对方不是一打开始就偷袭,那就不会有现在的下场,也不躺在这里连救助自己的人也没有,怀各种各样珍贵奇药无力拿出,一时间脑袋里各种念头纷纷闪过,有自责也有懊悔。

  在这深山老林里,等人帮助希望渺茫,胡思想了一会,决定自救。

  王冰开始默默调动真元吐故纳新,用技巧引导恢复经络及五脏六俯,修补经络受损和断裂的部分。

  体内所具有的先天自我恢复技能,是王冰唯一的希望。

  王冰用强烈的意志,超人的生存**,坚定不移的信心,发体内的自疗技能,慢慢地体内的残余真元一点一滴的往经络汇聚。

  不知何时,到全一阵凉,火汤的躯逐渐恢复,人从入静中醒来,知道自己度过难关了,口里有点淡淡的凉凉的甜味,也略有好奇,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想不出原因也就不作它想,对于想不清楚的事情王冰从来不死钻牛角,反正想也没有用。

  此后的几天,王冰不断的催动体自的技能自疗。

  全的瘀肿慢慢在恢复,经络内腑逐渐转好,只是因为四野无人,无聊的紧,想到炎龙队员,估计不见自己先回去了,父母那里倒是不担心,他们也不知道袭击一贯行动的足迹,不过,长时间不回来,想念是有的,但事以至此,想也无用。

  如过能拿出戒指内的丹药,或者说布下时间结界,会缩短疗伤的时间,可真元枯竭,想动也无能为力,力不从心,是无法办到的事。好在觉不到饥饿,不然的话,在这里躺上几天几夜,即使受伤不死也会饿死,看来十天半月不吃也不会有问题,受伤后并没有真元枯竭而引起饥饿

  突然间耳边听到‘沙沙’的缓慢响声,间隔时间较长,这是踏在落叶上发出的声音,王冰暗忖,会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人来这里?内心喜忧参半,喜者终于有人出现在这荒沙野岭,忧心者怕是那姓木的回去后找到同门,搜寻自己的下落。

  对方人多势众,返回来寻找自己复仇,那就大大的不妙,以眼前自己的伤势,只能是眼睁睁的等死,现在的王冰和一个死人没有多大的差别,更别说避开了,或者出现什么野兽也难说,这深山荒野罕见人迹,有野兽并非没有可能。

  随着沙沙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一个老村夫出现在王冰的眼线中,手中点着问路杖,背负篱笆背篓,半闭着老昏眼,遥遥晃晃走过来问道:“咦?小鬼,你…还没死?”老村夫用问路杖指着王冰,语气有些苦涩,好像多年没有说过话似的。

  这是什么话,有这么问的吗,呃?不对,还没死?那岂不是说他先前见过王冰,王冰为之气结,不救也就罢了,还希望自己死,这太可恶了,内心有气,突然想到对方叫自己小鬼?接着内心恍然,也是,自己真元枯竭,幻化的形象也随之消失,出了真实份,也不以为然,张口道:“你…”但声音太小,连自己都听不进到。

  老村夫似乎知道王冰要说什么,半闭着眼睛说道:“我十几天前见到你,似乎还剩下一口气,今天来帮你收尸体,想不到…”言下之意是王冰还活着,让他大意外。

  王冰暗忖,这个老东西真可恨,他是十几天前就见到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却不出手相救,那还罢了,今天才迟迟来收尸体,等你收尸体那自己岂不是早就成了野兽的口中美食。

  看王冰眼睛连闪动,老村夫不以为然道:“这个世界人太多,死一个就是一个,死就死了,少你一个人这世间不见得有何不妥,怎么,有意见?”

  王冰差点没被气破肚皮,他当然有意见,忍不住骂道:“你…啊…”用力过多,全一阵巨痛,冷汗直

  老村夫蹲下到王冰边,手一抬,触及皮肤在王冰全按摸起来,触动王冰上的断裂处,王冰痛苦得龇牙咧嘴,如果此时此刻王冰能动,保证会跳跃起来将老东西一顿好打。

  按完王冰全的骨胳,老村夫朦胧的老眼闪过一丝光,失声问道:“呃,骨胳断裂处骨头是…谁帮你接上的?”

  这老东西不简单,王冰不经意间看到他眼中出的光,知道自己的骨胳断裂处已经接上,暗骂道:“你以为你不救我,我就没办法了,太小看小爷我,如果不是真元枯竭,不要说接上,早就好了,”但王冰无力说话,也不想告诉他,只是眨眨眼睛,表示自己也茫然不解,一无所知。

  老村夫也不再说话,哼了一声,站起来,遥遥晃晃的走了。

  王冰暗中大骂不已,老村夫十八代祖宗都被骂了个遍,但也无奈,自己动不了,也骂不出声音,正在这时一个小影出现在我边,让王冰大惊异!

  因为这个影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闪着可的眼睛望着王冰,显得天真无邪,似乎不会说话,白的小手在王冰嘴一按,一滴冰凉的入嘴里,顿时全一阵清凉快,舒服极了。

  王冰明白了为什么前几天嘴里总是有淡淡的、凉凉的甜味,原来是这个小孩帮助了王冰,内心一热,想表达自己的之情,却不能张口,用眼睛表示自己的谢意。

  内心在猜测小孩的份,在这与世隔绝的山林里出现一个可的小孩,就不简单了,难道是老村夫的孙?最好不是,那个可恶的老村夫怎会有这么可的小孩,王冰内心极其排斥这种想法。

  小孩做了一个调的手势,王冰用眼神表示自己知道了,冰凉的体一入口王冰就知道有奇特的疗伤作用,机会难得,马上进入修炼状态。

  王冰趁热打铁,加紧调动真元恢复伤势,真元不断修补受伤的经络,全出现了奇异现象,出现一层气团,肌时缩,微微颤动,气团不断的扩大,呈现涟漪,状态,怪异的气翻涌,到极浓处,在周旋转起来…最后,气团逐渐缩小,直到进入鼻孔,一切恢复到原来的平静。

  几个小时后王冰退出修炼状态睁开眼睛,小在他边,雪白的小手托着下,眨着可的眼睛看着他的脸,见王冰醒来,一蹦而起,似乎很兴。

  小孩的份王冰不再猜测,这么可的小孩他一见就喜,管她是哪里来的,有她陪伴着我好打发时间。

  此后几天,小孩一直陪着王冰,她有时很调皮,有时很文静,每次老村夫来她就悄然而去,老村夫离开后她又笑容可掬的回到王冰边。

  老村夫每次来冷嘲热讽几句,每一次将王冰气个半死。不过,在四野无人的山林中,没有人和王冰说话很无聊,老村夫的话不中听,但在无聊之余,听听时间也过的快些。

  这天,小孩向王冰打了一个手势,悄然钻入林中,王冰就知道老村夫来了。

  这次老村夫来时王冰以为太打西边出来,或者以为老村夫大发神经,因为老村夫手中端着一碗汤药,冒着热气,从散发在空气中的药味,王冰辨别出有几味药很难得,是疗伤恢复技能的圣品,虽然说不如小孩每次喂他的冰凉体。

  老村夫还是那幅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气问道:“还没死?那我毒死你。”

  不待王冰有所表示同意,他手一拉王冰的下,王冰口微张,他一脑儿将汤药灌入王冰的口中,也不理会王冰口角出的药水,起离开。

  小孩悄然出现,用小手帮我擦拭掉出的药水,示意王冰快调,王冰很默契的一眨眼睛,进入修炼状态收药力。

  有了小孩和老村夫的药物大力帮助,王冰的伤势恢复的极快,要能说话和起来行动,指可待。

  广州市郊外密林中炎龙九队休息的地方。

  王冰当天晚上没有回去,炎龙队员还没有想到发生不寻常变故,并没有引起注意力,也没有人想到其它,炎龙队员与王冰相处时间最久,王冰一直以来表现神秘,偶尔不见最正常不过,有前例可寻,王冰倐然不见,突然间出现,这种事他们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大家只是心里微纳闷,老大不知又忙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回来?苏晓峰更是幻想连连,寻思着老大回来自己如何开口了解其中的幸秘,能从中分到一分好处。

  在王冰失踪后的第二天,炎龙队员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王冰从没有在事先没有打招呼,没有代的情况下连续几天不回,虽说王冰一直行径神秘化,那是在某一件事或者有了指示代后。

  是以,当天王冰没有回去,疗银发等人并没有起疑心,到第二天还没有回去,他们就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明天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刻,非常重要,按常理,王冰受人所托付,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不会不睬不理,除非遇到重大问题,或者说有所其他发现,情势所阻不能回来。但有什么事情比明天的事情重要呢?

  但即使是这样,也应该发信息打电话回来告诉大家,可是,事实上没有任何反应,不是应有的现象。

  炎龙九队忍着心中的焦急和不安,一面在疗银发的安排下继续巡逻,一面等待王冰的出现,一直等到当天下午,一个个立不安再也等不下去了,队员一个个往队长的脸上望,九个队长的脸凝重,内心焦急,希望王冰能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可谓望眼穿,但他们为了稳住大家的心情,没有出特别的惊慌失措。

  疗银发向其他几位队长一眨眼,避开众人,几人走到一个僻静处。

  季海问道:“老疗,你把大家叫到这里,想说什么?”其实他是无话找话,心里明白的很。

  疗银发知道知道大家心里做何想,看了其他几位队长一眼问道:“你们也知道,老大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离开这么久,而且是在最关键时刻,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和看法?”

  这也是大家心里想知道的,只不过是由疗银发先提出而已,众人心里各有想法,但觉得捉摸不定,难以说出来。

  一时无人说话,片刻后康建国说道:“事情是有些不对,按说,老大不会在此时此刻不在这里镇。”

  陶惠也深不安道:“老大把事情给了疗老大,但是,明天就是香港回归祖国的子,这个时候照理,他应该是在这里的,除非…有意外事故发生,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肯定不简单。”

  陶惠的话让大家心里一沉,不敢往下想,气氛沉闷,苏晓峰觉很不舒服,自以为是的笑道:“也许老大放心将后面事情给我们处理,故意考验大家的办事效率,他自己在暗中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也未可知。大家也不用一副大祸临头的死样子。”

  一句话得罪了所有人,陶惠骂道:“废话,老大是这样小来小气的人吗,那次出去没有给我们说一声,这件事是他受人所托付而来,关键时刻他能不谨慎从事,还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真是白痴的想法。”

  苏晓峰见气氛有了好转,达到目的,干笑道:“我也是猜测,就当我没有说,你们继续发表意见。”

  陶惠哼了一声然后不再理他,对大家说道:“我们还是想办法找找看。”

  宋博有些气妥道:“怎么找,老大的手大家心直口知肚明,心中有数,那不是我们所能比拟,如果他遇到难题,那说明非同寻常,证明敌人的明手和老大相差无几,或者说只不低,我们三百人加起来也无用。”

  石景渊刚牙一咬,虎目圆睁,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得找,没有老大在,我们还能做什么?”

  众人心里一怔,是呀,没有老大,还能做什么,那…众人不敢往下想。

  大家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老大,对未来抱有成希望和信心,亦是因为老大,如果老大有不测,结果会怎么样…

  众人心情为之沉重,连笑嘻嘻的苏晓峰也脸路凝重,搞笑不起来气氛一时间沉重无比。

  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士气不振是兵家大忌,金佳贵连忙道:“放心,以老大的神奇异能,没有任何事物能奈何得了他,大家不要杞人忧天,回来的晚一点也不能证明一定是出事了。”

  谢来福自从跟着王冰以后,除了王冰眼中没有别人,对王冰他有足够的信心,说道:“也是,我对老大有信心,即使他现在有事不能来,不久之后自会来找我们。”

  想到王冰超乎寻常的奇异能力,季海说道:“没有任何事物阻碍得了老大,我们要有信心,大家还是一边寻找老大,一边照常行动。”

  大家统一思想,金佳贵内心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大家想法统一,那我们找找看,先从人找起,这也是唯一的办法,说不定老大有事耽误,晚一点自会回来,不会出现大家担心的事情。”这是安慰大家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众人也知道他的用意何在,但也希望如他所说,老大晚一点回来。

  自大家讨论决定的时候疗银发黑着脸没有说话,这时道:“如果老大有什么事,如果被我发现是那些国外间谍做的好事,哼哼…”哼什么?有什么事又怎么样?他没有说出来,但从他森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有人要糟,他在天险顶上的狠劲每一个在场的人心里都有数。

  金佳贵不希望在这关头引起其它麻烦,说道:“放心,他们没有能力对付得了老大。”

  疗银发狠声道:“最好是这样,大家分成几路在老大去过的地方寻找,我到王组长和唐局长那里看看,顺便将老大的情况汇报给他们。”说完后几位队长匆匆忙忙离开,分配人手寻找王冰留下的线索。

  王组长和唐局长一听疗银发说王冰几天没有面,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不像疗银发等人那样冲动,分析王冰不在的各种可能,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王冰遇到了重大麻烦,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麻烦事情,几人忙赶到孤儿院,但带着希望而去,败兴而归。

  唐局长和王组长商量以后,找人画出王冰的肖像,复制多份,并在电视台、报纸等各个某体上登出寻找,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

  可是王兵的份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来广州市后一直在暗中活动,并且和大家在一起,私下出去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以王冰的份亮相,即使有人见到,任谁也不会想不到也联想不到一起,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幻化份,所以,雷声大雨点小是必然的结果。

  等到晚上,没有得到王冰的任何线索,疗银发等人一发狠,当地的小偷、小氓、黑道帮派,通通成三百多炎龙的发对象。

  这段时间炎龙九队把广州市地区的‘大鱼’逐个光临,令这些人心惊胆颤、夜不安、叫苦连天,公安部门为了接收这些大鱼,忙的人仰马翻、焦头烂额。

  也让一些人暗中草木草木皆兵,生怕自己成为对象。

  此次,为了寻找王冰的线索,一视同仁,这些人被整的叫苦不迭,也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相称赞。

  唐局长和往组长等人也暗暗乍舌,看炎龙队员的狠劲,心里都想,得罪谁也不要是王老弟,不然的话…

  疗银发也够狠心肠,本地找不到线索,利用飞船和战艇的将珠海,深圳等市逐个光临,人一打晕,运回广州市郊外的一片空地,唐局长通过联络,在某部队的帮助下看守。

  望着炎龙队员,唐局长和王组长相视觉一眼,知道疗银发等人这么做的道理和用意,本来这些人可以给当地的公安机关来处理,再将处理意见返回就可以了,但他们放心不下,怕有遗漏放过重要线索,亲自过问才放心。

  唐局长不无赞叹的说道:“这些年轻人对王老弟可谓情深厚,手段也够狠,观王老弟和蔼可亲,他的手下却是和他有很多不同呀!”

  王组长摇摇头道:“年轻人情用事无可非议,王老弟是和蔼可亲,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是王老弟,调教出的人有这狠劲,你做何想?”

  唐局长有些惊讶的道:“你是说…”

  望着炎龙队员,王组长道:“我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唐局长一愣,接着似有所悟,不再说话。

  上千人在荷枪实弹的守卫森严下,惊慌不已,以为自己东窗事发,但又些不像,即使被抓住把柄,也不用这么大的阵势吧,一个个内心忐忑不安,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什么。

  在疗银发等人亮出王冰的画像才明白寻找画像上的人,这才放下心来,同时都在想,这个王兵是什么人,犯了什么事?是以公安机关冬泳这么庞大的力量寻找他。

  也有人以为王冰犯罪手,暗中羡慕王冰的神通广大,视为前辈人,决计要向王冰学习,后碰到王冰一定要结识,现在不要说没有见过王冰,就是见过、知情者也不会透出去。

  疗银发等人忙了一个晚上,到天发白一无所获,不得不带着失望的心情回到郊外密林中。

  在郊外密林中,炎龙队员一个个眼睛充血丝,脸更是焦急,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望向几位队长。

  疗银发脸沉,道:“再找,一定搜遍每一寸土地,我就不信找不到任何线索。”

  为了安慰大家的情绪,金佳贵委婉的说道:“我们是不是考虑不周,遗漏了什么,比如说饭店,酒店等公共场所?”

  陶惠毫一向明强干,此时心如麻,哪能体会到金佳贵的意思,毫不迟疑的说道:“老大不会去和他们打道,而且,唐局长通过各种媒体寻找,但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倒是康建国明白金佳贵的目的,不过,他也人为金佳贵的提议也有一定的道理,赞同道:“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剩下的是公共场所,金佳贵说的不错,这些公共场所最好是我们自己亲自去寻找,总不能在这里费时间。”

  略做沉思,疗银发转头问陶惠道:“和钟小姐联系了没有?结果怎么样?”

  陶惠明白疗银发是希望王冰在北京或者钟欣有王冰的消息,摇头道:“我和钟姐姐联系过了,他不知道老大的消息,也很着急,说老大没有去北京,想亲自来广州市,被我阻止了。”

  疗银发本就没有抱任何希望,但还是有些失望道:“她来没有什么用,我们还是到公共场所找找。”

  大家顾不得一夜没有休息,扑向市区的酒店等场所。

  石景渊拿着王冰的画像一路找饭店寻问线索,过黑三的烧烤店,见店铺不大,本不想进去,但看顾客很多,可见烧烤技术不错,心里一动,老大会不会来这里?也说不定啊,思考间,一脚跨了进去。

  黑三见有客人上门,职业的表面化语言从嘴里叫出来,热情洋溢的微笑道:“光临,请问是打包还是就在本店食用?”

  石景渊暗忖,这位大叔到也会说话,难怪生意兴隆,尽管内心焦急,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说道:“师傅,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黑三一愣,心想,原来不是来吃自己的烧烤,是找人,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人?我这里来的客人很多,只要是人我都知道,陌生人就难说了。”

  石景渊将手中的画像一展说道:“他叫王兵,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黑三一听王冰,心想,他们找冰做什么,难道是冰的亲人,是不是冰昨天没有回去?有些担心,但看到画像上的青年人,暗笑,只是同名罢了,冰和这个人年龄相差悬殊,自己也是,怎么会将他们联想一起来了,可能是自己对冰过于关心想多了。

  不知道冰现在做什么,昨天和莹儿闹矛盾,离开店里再没有回来,不要出什么事就好,他还会不会回来吃自己的烤鸭呢?说也怪,昨天冰前脚跑出店门,自己随后追去,但已经看不到冰的影子,比兔子还快,也可能自己老了,脚腿把利索了。

  冰也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骂骂是常事,转眼间就会和好,莹儿也不是有意的,说两句好话就没事了,可是冰…事后,莹儿也后悔的,一直在店里等了很久,看她眼泪的样子,我也心酸,唉,不知道他们哪天会和好如初。

  石景渊看到黑三对着画像沉思默想,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抓住黑三的手,动的问道:“师傅,你…你见过他?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是不是你这里?”

  黑三的手被石景渊一把抓住,觉像火烤,痛苦难忍,呼叫道:“啊…好痛,好痛,快…快放手…”

  石景渊放开黑三的手,知道自己一动,没有控制自己的手劲,让黑三吃了一些苦头,忙放手问道:“师傅,你…什么时候见他的,快说,是不是你这里?”

  黑三收回自己的手,不住抚摸被抓处,惊讶的说道:“好痛呀,小伙子,你好大的手劲。”

  石景渊现在那有心情理会这些,待要再问…

  黑三怕他再抓住自己的手,忙摇头道:“我没有见过他,也不认识,不好意思。”脸上有些不自然,为刚才自己一时的失神表示歉意。

  石景渊一听大失所望,到全一阵无力,有气无力的说道:“谢谢师傅,如果有关此人的消息,请跟我们联络,这张画像留在你这里,下面有联系电话和地址。”

  黑三本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热心的说道:“一定,一定,只要有他的线索我会和你们联系。”

  石景渊道:“那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后快步跨出店门。

  黑三望着石景渊远去的背影,这个叫王兵的是什么人?从画像看,气质不凡,怎么会有人慎重其事,大张旗鼓地找他,想到这里,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画像,若有所思的对着店内的一个服务生道:“小力,把这张画像贴到店里显眼的地方。”说完后忙他的事去了。

  两人因为王冰两个份的不同,年龄特征悬殊,错,未能如愿勾通。

  疗银发等人夜不停地搜索寻找王冰的线索,但每次都是失望,他们没有放弃在继续寻找。

  而同时,在北京的钟欣也为了找王冰心如火焚。在最初得到王冰不见的消息时,嘻嘻哈哈还有些不相信,等到炎龙队员大张旗鼓,翻天覆地的搜寻王冰的形迹,才到事情可疑,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才紧张起来。

  他马上想到用内部电话可以联络到王冰,这部电话由王冰装配连接接通宇宙卫星,并没有告诉钟欣他们知道。

  钟欣在使用中过程中发现这部电话机有古怪,外人不能据信息系统跟踪,电话局也没有记录,知道是王冰在搞鬼把戏,她心中兴的同时等待机会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这可是一项尖端技术,如果能研究发明创造出来,那就…

  上次他来广州市是用这部电话联系到王冰。

  这次她极有把握的联系王冰,但结果让她失望了,电话本联系不到王冰,她突然间想起王冰随携带着电脑,于是又用网络发信息,但也没有任何信息反馈回来,内心知道情况不妙,王冰虽然不管公司内的事,也很少和钟欣联络,如有事联络不会不理不睬,即使再忙碌也不会,她急了,再想不出还有联系王冰的办法。

  正在六神无主时,她想到兰州市的罗小兰,暗想,王冰会不会去找罗小兰?但又否定这荒唐的想法,本不切实际,王冰去找罗小兰也能联系上呀。但还是立刻和罗小兰取得联系,果然不出所料,罗小兰和王冰在金天观一别后再无会面,也没有联系过。

  自从她知道罗小兰筹办九天医院也是王冰的产业结构,回到北京后刻不容缓和罗小兰取得联络,将九天医院并入集团公司,从此以后,九天医院正式成为集团公司下属的一个单位。

  罗小兰听到王冰失踪的消息,马上告诉了刘政委,希望刘政委能动用部队人员寻找,人多容易找到,这是她的想法。

  王冰失踪的同时,王冰父母亲正在殷切的等我回来。

  因为香港回归祖国期已过,算时间王冰也该回来了,父亲打内心兴王冰能成他付的任务,王冰是没有告诉他后来的行动计划和所作所为,但刘政委消息灵通,从内部得知各国间谍在一位神秘人士的帮助下一网打尽,这个神秘人是什么人,私下大家有许多方面的猜测。王冰的一切被上级领导列为最机密,知道内情的人有限。

  父母就不同,一听心里了如指掌,立刻想到是王冰,暗地里兴:“儿子小小年纪,这次作对了,有些不象我那调皮捣蛋,无法无天,这像自己的儿子吗!聚少离多,想来也有些对不起儿子,这次回来得好好让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现在得知王冰的情况汇报,他有些难以置信,凭儿子的能力可能发生意外事故吗?谁能对付的了他,其他人不了解儿子的修为,自己可是很清楚,不过,世事难料,有些事情是难以把握的。

  在和母亲商量后,他十万火急的赶回老家,找智能电脑九天了解情况,在他想来,如果说有人能找到王冰,那就是九天了。

  赶回九天山基地,但智能九天也无能为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大体能探测到王冰的存在,但不能确定王冰在那里,至于情况如何,没有信息反馈回来。

  父亲得知王冰存在,只是不能确定在哪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人还在就好,就有希望,但他同时也很不解,连智能九天用宇宙卫星也无法找到,那儿子在哪里?

  据王冰以前留下的线索,父亲匆忙赶到北京和钟欣见面,接着马不停蹄到广州市和唐局长取得联系,同样没有结果。

  父亲最后不得要领,带着失望的心情返回兰州市。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