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四十七章 千年元婴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四十七章 千年元婴
  第四十七章千年元婴

  不提王冰惊叹于他们在这里被困长大几千年之久,而在前一人说出几千年后,一时间众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受,纷纷低头不语,黯然伤神。

  是呀,几千年了,不但成了元婴体,而且永远被困,永远难以离开此地,永远修炼水平漂浮在这个层次,难有寸进,更不可能突破现在的境界,或者说修炼到修真者追求的神仙之

  气氛陷入伤中…

  王冰是提起话题的肇事者,也不知道用什么字眼来排他们心里的伤,暗自责怪自己不懂事,明知道这是他们的伤心事,还在他们受伤的心灵深处无情的刺了一刀,让他们沉封多年的伤疤再次**的摆在面前,让鲜红血洒不停。

  只要王冰在,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寒儿亮晶晶的大眼中蒙着一层雾,不由自己地望向王冰,希望王冰能想办法救救他们,她心里最相信的是王冰,毫不犹豫的相信我有办法帮助他们。

  她幼小的心灵深处一直不存在任何影响情绪的东西,但是这一刻她再也难以避免的被影响了,纷至沓来的伤了她的心灵,不自觉的抱着王冰的脖子的小手紧了紧,习惯成自然的扭动动作再次以伤的表达方式体现出来。

  王冰拍了拍寒儿后背,示意她放心,只要自己能帮助他们,是一定不推辞,当然这是为了安慰寒儿,不忍她可的小脸上带着不该有的忧伤情绪,在场的这些修真者活了几千年,无论经验,见识,阅历,修为等,在任何一方面都不是王冰能比拟,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办法,何况是王冰一个既无丰富经验,又无多少阅历的小子。

  他们到底是活了几千年的修真者,虽然一时间情绪产生波动,来的快去的也快。

  前一人摇摇头,好像要将往事甩掉,控制住他自己的情绪,似乎在责怪还没有看开一这些,几千年的磨练还是外事物所左右,还是不能免俗,看来几千年中心修炼也是成就有限,沉吟半晌道:“我们猜测和小哥的猜测一样,认为这个阵法是佛门人所布,显然,小哥的法宝也是佛门中的,另外,佛字只对有的修真者有攻击的作用,而小哥用法宝护于全,使佛字失去攻击目标,才悄然消失,如果小哥收回法宝,佛字会再次攻击,你看,佛字刚才攻击过后,在天际中消失无形,小哥是在佛字发动攻击后才用这个佛门法宝护的,如果一开始就用这个法宝护,就不会有刚才的佛字攻击了。”

  王冰抬头一看,果然天际中大大的佛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元婴体经验丰富,他说可能不错,自己有金莲法宝护,佛字失去攻击目标后才消失,如果收回法宝护,佛字会重现,然后攻击,这人虽然被打成元婴体,但见识不凡,吐谈风雅,想必是有识之士,双手一抱拳道:“小子王冰,请问前辈咋怎么称呼?”

  前一人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王冰会请教他的姓名,或许多年不用已经忘记了,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人,茫然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们这些人被困在这里失去,难以再修到大成境界,而且,这个阵法虽然对元婴体有好处,至少不会散形,无法修炼到更层次永难提,永远是目前这个样子,无脸再提以前的事,你叫我老银就是。”

  他一再提及修为再难以提,看来修真者对修炼方面是执拗的,而他们在修着界也有不小的名气,不然就没必要对自己姓名和往事刻意隐瞒起来。

  看着寒儿眼的望着自己,王冰问道:“银老,你们没有想过出去的办法吗?”

  银老暗笑,到底是小孩子,那一个被困在这里的修真者能长期忍受单调的孤独,只是无奈罢了,笑道:“怎么会没有呢,但是想出来的办法也没有用,修为不够的修着者进不了这个阵,修为和我们差不多的修真者都在这里,比我们的已经进入里面,我们这些人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曾经尝试过很多办法,也有人冒险出去,结果是形神俱散,此后,再也没有修真者随意往外冒险了。”

  王冰心想,他刚才说的含蓄,说是没有外力的帮助下,至于有外力帮助如何他没有提及,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问道:“前辈是说有外力帮助是指…”

  银老一笑望了王冰一眼,带有几分赞许道:“有外力帮助肯定可以,办法也很多,比如说布下此阵的人就可以,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其实,这么多年我炼制了一件法宝,这件法宝可以护住我们出去不会散形,只是缺少一个带出去的人,小哥闻言知意,聪明的紧啊,是个有心人!”

  王冰暗自琢磨,他凭着多年的经验修炼的法宝威力肯定不小,不然他不会说的这么肯定,自己虽然和他刚刚认识,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他是一个比较谨慎从事的人,他既然敢这么说,那就是说这件法宝对他用处很大。

  王冰好些好奇,不知道是什么法宝,能使元婴体在外面能够不散形,他说需要一个带出去的人,而且说自己是有心人是另有所指,王冰也觉得有些难,要知道能到达这里的人都有很的修为,不像自己凭着运气和法宝影闯进来。

  而到达这里的人不是成为元婴体就是继续闯进去,进去的人不见返回的踪影,如果王冰没有猜错,一般的修真者即使到达这里他们不放心,要知道元婴体是气神所聚,别人可以收元婴体的能量,增强自己的修为,那可是一条修炼的捷径,所托非人,那就很不妙了,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元婴体开玩笑。

  王冰本有心帮助,带他们出去,如果他们不相信自己,错会自己的好心,那时很尴尬的,再说,自己并不想放弃进入绝域的的意图,前面有何危险难以预测,自难保,也谈不上有能力帮助他们,如果自己能安全返回,那时再谈这个问题也不晚。

  想着这里打消了要帮助他们的念头,到是对他们炼制的法宝很兴趣,问道:“银老,你炼制的是什么法宝,能让元婴体不散形,那可是不简单,能让晚辈见识一下增强阅历吗?”

  另一人接口道:“叫双佛楼,是银老多年的心血所聚。”

  王冰一听暗自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普通的一个名称,好像寺庙内的一个楼内住着两个佛似的,就不能取得好听一些。

  另一个似乎看出王冰的疑惑,笑了笑继续解释道:“银老对这个阵经过多年的观察,是据这个阵法内不会令元婴体散形的特点能炼制,内中收集了此阵大量的灵气,要知道这个阵法内虽然能困住人,但灵气充足,是修真者不可多得的修炼福地,如果不是永远被困,修为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不再提,还真不想出去。”

  王冰听得瞠目结舌,这个阵法还有这么多的好处,大惊讶,这个人朗,令我对他大有好,不由问道:“前辈是…”

  另一人心想,这小哥好奇心不小,我们这些人那一个又愿意提起以前的名号呢?微微一笑说道:“我和银老一样,无脸再提起以前的名号,你叫我白老就好了。”

  这些人虽然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情,所谓的银老白老,十有**都是假名,可见他们在外面有很大名气,本来吗,普通人不可能闯到这里,王冰也不计较他们姓名的真假,反正他也不认识他们,真假对他无所谓,他对修真界认识的人很有限,几乎说是没有,即使他们告诉真实姓名,王冰也不清楚。

  王冰也不以为意道:“原来是白老!”

  白老也知道王冰猜测到这是假名,也很有意思的说道:“白老是个不错的称呼。”似乎决定以后用白老这个称呼来代替以前的名号。

  银老在王冰和白老谈话是仔细的观察着,不时的点点头,心里也对王冰有了一个大概的直观了解,认为王冰是一个好奇心比较浓厚的年轻人,除此而外其它方面都很不错,很让他意,而好奇心是年轻人冲动的表现形式,过了这个年龄阶段,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阅历的丰富会逐渐成起来,心里有了决定,说道:“小哥,我们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王冰猜测到他们是想让自己带他们出去,只有自己能返回来,他们信的过又有何不可,但还是问道:“前辈请说,只要晚辈能力所及,我是不会推辞的,只怕我能力有限,令诸位前辈大失所望。”

  银老暗赞,这个年轻人也妥聪惠,已经猜测到自己的想法,但故意装老成,等待自己亲自提出来,微微一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小哥是一个热心人,我们想拜托小哥将我们带出去,摆困境眼前的困境”

  王冰先前的猜测很准确,但这时听银老亲口说出来内心还是有些惊讶,张了张口道:“前辈你们就这么放心我,我们刚认识,你们还不了解我?”

  白老朗的笑道:“小哥客气了,我们是刚刚认识小哥,也对小哥不了解,但我这双眼睛不花,看出小哥是一诺千斤,信得过得去人,这一点我们都心里有数。”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让过这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再能碰到一个人,王冰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冒着极大的风险将自己作为赌注做了抵押。

  王冰心里极为愿意帮助他们,但那是回来的时候,不是现在,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下道:“前辈,我很想帮助你们,将你们带出这里,可是…暂时我让你们失望了。”

  王冰的回答打破了银老的观察和预想,不解问题出在那里,银老疑惑的问道:“怎么,小哥不愿意帮忙?”

  王冰是极为愿意帮忙,但是,自己还要往内闯,暂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等返回来,急忙道:“不是,不是,前辈误会了。”

  元婴体中有一个温柔悦耳的声音传来,急切的问道:“那小哥为什么让我们失望呢?”

  听悦耳动听的声音是位,王冰略吃惊,不由问道:“前辈是…”

  修真者也和银老白来一样不愿意提起以前的名号,略为沉思后说道:“叫我…红云就可以了。”

  王冰知道她这么说随便给自己取了个名号,也不以为意道:“红云前辈,不是我不愿意帮忙,是因为我还要往绝域内闯,里面不用我说,各位前辈都知道危险重重,我自都难保,如果让大家出了差错,陷入另一困境,那就是晚辈的不是了。”

  红云前辈听得脸都变了,能在这里保住已经是奇迹了,还想往内闯,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失声道:“你还要往里面闯,这…”王冰也知道里面有危险,说不准比这里更是危险百倍,不然的话,已经闯进去的修真者怎么会没有人返回来?但不因为危险而怯步,那是王冰内心最不愿意接受的,毅然说道:“是的,晚辈还要闯。”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以为王冰见识了这个阵法的威力,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危险后就此打住,要知道能在这里保住不被打成元婴体,已经是奇迹了,没想到王冰依然故我地往内闯入,众人一时默然无语,有些失望。

  银老也明白问题在于王冰还想往内闯,他的观察并没有错,不禁长呼了一口气,这小哥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浓厚。

  看着众人由希望到失望,神不停的变幻,王冰也有些心里不舒服,道:“只要晚辈能活着回来,前辈们还相信我的为人,我一定带着前辈们出去。”

  王冰说返回来好像很有把握似的,但从大家的脸上看出,他们对王冰的话无任何反应,也是,能闯到这里已经很了不起,比王冰修为更的人不见继续进入后不见返回,回来的希望很渺茫。

  王冰也知道自己说大话了,继续道:“如果我不能返回到这,那只好…只好对各位前辈说声抱歉了。”

  沉默一会,银老试图劝说王冰回心转意,徐徐道:“小哥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进去的修真者没有一个返回,说明里面有我们难以预知的危险,即使不考虑我们的需求帮助,你也为自己考虑,再看我们现在的惨状,小哥心里应该有数。”他的话不多,简单明了,说中要害。

  王冰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利害,但一心一意要进去,毅然道:“这个我知道,但晚辈不想就此回去,决定一探到底。”

  红云前辈看到王冰怀里寒儿,怎么舍得让这么可的小孩跟着一起冒险,真是不知危险为何物,万一让小孩遇到闪失怎么办?几千年的修炼并没有磨掉她母的一面,她心中一动道:“小哥,你还是想清楚要不要继续冒险,你看你妹妹这么小,一旦被困,不是你一个而已,而是两个。”

  她想利用寒儿来打动王冰的决定,通常情况下还真不得不考虑,但是她那里知道,寒儿自己要来,而且寒儿在戒指内并没有任何危险。

  对于她认为寒儿是王冰妹妹,是刚才王冰和寒儿的对话让他们听到了,也没什么奇怪。

  寒儿看到比自己小的人小人,大兴趣,听他们提到自己,想也不想说道:“我支持我哥哥,也听哥哥的。”

  红云的打算在寒儿的三言两语中瓦解,没想到寒儿这么说,一时瞠目结舌,利用寒儿来劝说王冰明显是不可能了。

  众人一开始和打道时没有注意寒儿,这时才诧异的打量寒儿,惊讶于寒儿上带着一种亲切的灵气,但又说不出这种亲切从那而来。

  银老阅历丰富,望着寒儿,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然后转头问王冰道:“她是你亲妹妹?”

  王冰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他的意思,听他的口气对寒儿的来历知道什么,他对寒儿的来历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寒儿自己也不清楚,这时有了希望哪能放过,忙问道:“我也是在偶然的机会认识她,怎么,银老看出什么?”

  银老再次在寒儿上仔细打量,然后沉吟不语,他为人持重,心有所见,但考虑自己是不是该说出来。

  寒儿到是不以为意,见众人谈到她,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在众人上瞟来瞟去,心里不解众人为什么关心她是不是王冰的亲妹妹,是不是亲妹妹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她认定王冰这个哥哥就可以了。

  王冰就不同了,急于想知道,虽然寒儿的来历不影响王冰始终如一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也不理会她的出,但她的来历是王冰的一大疑惑。

  其它人没有银来的眼光和阅历,也希望能从银老嘴里知道这个神奇的小孩子从哪里来?当然,以他们的眼光虽然不能看出寒儿的来历,但明白这个小孩子有特别的出

  红云是元婴体,但有的温柔格,而且也比较稳重,在众人疑惑中,她忍不住问道:“银老,我想这小孩子虽然有些特别,没有不能说的吧?”

  银老望了王冰一眼,看到王冰眼中充殷切的希望,缓缓说道:“我也是猜测,如果我没有看错,她应该是和我们一样,是能量体!”

  众人‘呃’的一声,点点头,这样一来才合理的解释了为什么会有一种特别的亲切觉,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也恍然银老为何不愿意当众说出寒儿是能量体,寒儿和他们一样都是修真者难得一求的能量体,是直接收能量提修为的最佳捷径帮助物,一旦为有心人人知道了,会千方百计夺取,这涉及到寒儿的生命,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但众人同时又有不解,同样是能量体,为什么寒儿和他们不一样?

  王冰恍然大悟,能量体,难怪自己一直看不出寒儿的修为,寒儿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寒,初遇她时也在寒附近,难道…寒儿是寒泉孕育出来的能量体?

  也银老从侧面提醒王冰对寒儿今后的安全了警惕,当然,目前而言,除开王冰他们都是能量体,不予考虑寒儿的安全措施,出了这里后难保不会有人认出寒儿是能力体,王冰也暗自打定主意,如果那个打寒儿的主意,自己会让他后悔莫及。

  银老继续道:“当然,不会是元婴体,至于是什么能量体,我也看不出来,惭愧!”

  白老似乎有些明白,有一丝灵在脑中闪烁,但又抓不住,不解的问道:“银老,如果是能量体,她怎么可以在外面和正常人一样生存而不散形,按理说,她和我们一样会散形?”

  这也是众人不解的地方,经过白老的提醒,王冰也不解的望向银老。

  银老似乎对这一问题也到不解,望向王冰道:“我想,答案可能在小哥上。”

  一句话也惊醒大家,都往王冰脸上看来。

  王冰知道他们的意思,寒儿能在外面和正常人一样生存,而这其中必有特殊原因,涉及到他们今后能否和寒儿一样生活,如果能知道方法,他们以后就不必担心在外面会散形了,即使不用王冰带他们出去,他们自有办法出去,所以说,这一点对他们特别重要。

  但遗憾的是王冰也和他们一样惑不解,寒儿并不是因为他王冰的原因形神不散,所以王冰道:“我发现寒儿的时候,她不会说话,是在一个极为寒的地方生活,其它的我也不了解,寒儿自己也不清楚。”王冰留了一个心眼,没有说是在天突峰发现寒儿的,因为涉及到寒儿今后生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众人大为失望,银老沉吟半晌,不解道:“极为寒的地方,嗯,按理说也会散形?”

  连经验丰富的银老也解释不了为什么寒儿怎么会生存在寒之地,其他人更是不用说了,在众人中,论经验和阅历,银老自认地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白老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企图从中了解情况,揭开不为人知的秘密,问道:“你妹妹后来又为什么能说话了?”

  王冰突然想起黑石,拿出来道:“寒儿吃了这个又冷又冰的东西才能说话。”也希望以他们的丰富经验能认出这是什么石头。

  黑石在几人在手里传来传去,互相观看,就是没有人认识是什么石头,也想不明白寒儿为什么吃了这个东西后能说话,更不用说明白不散形的原因了。

  王冰看得不到结果,收好黑石,对众人双手一抱拳道:“各位前辈,小子就此告辞,如果能活着回来见大家,自然带着前辈们回去,如果不能…那就很抱歉。”

  银老脸变换了几番后,似乎有了决定,说道:“小哥,等等…”

  王冰收回启动金莲法的印手道:“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银老道:“小哥请稍等片刻。”接着转头对其他人道:“各位,我决定跟着小哥闯一闯,我来这里的初衷就是一探绝域,那想到会被困在这里,而且成为元婴体,我们等了几千年,能在这种情况下坦然面对的人只有小哥一人,而小哥还想继续内探,这也是我一大机会。如果再让等上几千年,希望很渺茫,不如跟着小哥一走,能知道绝域内的情形,形神俱散也值得,事到如今,我也看开了,至于你们怎么想和决定,由你们自己拿注意。”

  众人一时没有想到银老会有这个决定,有些惊讶,也有些惘,纷纷没有说话,考虑其中得失。

  白老在心里也认同银来的话,如果再让自己等上几千年,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更难得的是遇到这小哥让自己放心,不予考虑今后的生命危险,有了决定,于是道:“也好,算上我一个。”

  红云前辈也想开了,也点头道:“在这里既出不去,修为亦提不搞,永远是这个样子,我也烦了,跟着去也好。”

  其他元婴体也想通了,都一致表示同意跟着继续往内探。

  王冰没有想到事情有了变化,怔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道:“各位前辈,你们…还是想一想,我对里面一无所知,一点把握都没有,还是…”

  话音未落,银老打断王冰的话,笑道:“我们都想通了,小哥年纪小便有这个勇气,我们到很惭愧,决定随着小哥一同前进,小哥就不用再劝说了。”

  刚才是他们劝说王冰,现在是王冰劝说他们,真是有些好笑。

  银老说完后拿出一个拳头大,两层楼模样,顶上有六个角的法宝,随手一丢,逐渐放大到有二十米,十米宽,的两层楼房。

  王冰怎么看和现代的楼房差不多,知识上面的顶部多了六个角。周散发着红光芒,有一柔和的气体在若有若无的飘散。更是闻到一古檀香味,让人以为置在寺庙里。

  银老见王冰目不转睛的看着双佛楼,笑道:“我们进去后,余下的事情就给你了。”

  和想象中法宝不一样,王冰心里微有失望,忍不住问道:“这就是双佛楼,?”

  银老暗笑王冰也落入俗套,一件法宝在于它的威力,而不在其名称是否好听,也不做其它解释,微笑道:“这里有很多我们原来使用的法宝,有几件也比较有威力,现在也用不了,不如小哥收回,我刚看小哥手上的戒指也是一件法宝,你小妹能在里面生存,想来里面空间很大,装在里面不成问题。”

  王冰有些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了,他们早就看见寒儿从戒指内跳出来,就知道里面可以生存,也没有危险,他们跟着自己,自己当然会将他们放在戒指内,这样一来,即使自己有危险,他们也没事。

  王冰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也不以为意,到是他们用过的法宝可以收回,虽然不一定会用,收起来也不成为自己的累赘,仅仅要使用法宝师傅门的法宝任何一件有惊天动地的威力,但这件金莲法就可见一斑,欣然道:“当然可以,现在收回,将来你们说不准会用得上。”

  白老摇摇头,有些茫然道:“要达到重塑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心中也希望他自己将来能有这么一天,但是这一天太遥远了,遥远到让人不敢想。

  众人决定要跟王冰闯绝域后,行动到也干脆,将以前用过的法宝从白骨旁边收了回来,寒儿喜气洋洋的全部收到戒指内。

  王冰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兴,银老他们的法宝,成了寒儿的玩具,呵呵,如果银老他们知道寒儿的想法把知道会怎么想,也许会瞠目结舌,也许会不以为意,或许会到无奈,更有可能想到自己的法宝成了小孩子的玩具,会自我嘲笑一番。

  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横行修真界的法宝成了玩具,那是什么意思,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想笑,对寒儿道:“小妹,尽量不要让人发现你的玩具比较奇特,呵呵,不然的话,有些人会看了不舒服的。”说完后嘴朝着银老他们翘了翘。

  寒儿心知王冰猜测到了她的想法,很配合的说道:“嘻嘻,哥哥,我知道了。”

  众人看到王冰和寒儿咬耳朵,自以为是两兄妹在说悄悄话,不以为意,没想到王冰两个谈论的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法宝。

  看着地的白骨,王冰念头一闪问道:“各位前辈,是不是将你们的一起收起来?”

  众人一怔,都对王冰的话有些意外,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问题,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到银老的脸上。似乎长久以来以银来的意见为主,此时也等待银老决定。

  银老有些黯然的望着地上的白骨,最后摇头道:“算了,我们都是修真者,最终目的是修炼到下这臭皮囊,虽然的太早还不是时候,但也不用世俗中人的埋呀葬呀的,就让这臭皮囊永远留在这里吧。”

  既然银老这么说,其他人也没有意见,王冰当然也不会。

  众人也不再理会自己的,纷纷飞入双佛楼。双佛楼随即缩小飞到王冰的手掌上,寒儿极兴趣的抱着跳进戒指。

  王冰一看诸事都收拾妥当,向前继续飞去。

  经历过的惊险让王冰心里对前面的路途有了担心,再不敢和先前一样大意为之。

  这个金莲法果然如银老所说,威力十足,一路前进,通行无阻,回头是岸四字和佛字没有显现出来攻击。

  大概飞了有十分种的样子,眼前的环境一变,一森冷涩之气让我浑不舒服。

  如果说先前的环境是让人如沐风,那么这里让人觉得森可怕,山石草木似乎都显得诡异,山石之中,白骨竦然,恐怖异常。

  王冰打起十二分的神向前飞进,这里一关比一关难进,看地上的白骨想来是闯入此地的修真者留下的,他们虽然闯过佛字阵法,但在这里的下场和前面的相差无己,只是比银老他们多进一关而已。

  心里有了警惕,空明箫祭出在金莲法上空盘旋,翠绿的光芒闪烁不断,经过梵音阵的锤炼,空明箫的威力比我刚炼制出来时多两倍不止,绿光芒比以前更盛,九天神甲护体光芒也有了变化,黄深度未变,泽更加鲜艳夺目。

  几件法宝一释放出,让整个森恐怖的环境显得有了些生气。

  随着王冰的前进,环境越来越森,隐隐约约传来风雷的咆哮声,王冰心想,最好不要像前面一样又是打又是炸的,那是要人命的,正在这时,一声极响的雷鸣在天际中响起,随之而来的一道七彩光环闪过,风声吼叫,森然可怖。

  王冰一咬牙,这一关看来自己是躲避不过了,不知道这一关会是什么,既是雷鸣又是闪电,还伴随着狂风怒吼。要来的终究要来,那就来吧…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