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五十八章 血腥魔神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五十八章 血腥魔神
  第五十八章血腥魔神

  千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逐渐向王冰这个方向移动,尽管移动的速度很慢,慢到几乎让王冰到不耐烦!

  刚才雷魔君的呼啸声以及王冰以九转塔阻止雷魔君又爆发的魔掌,惊天动地的声威让这上千人心中如上一块万斤巨石般不过气息来,戒心十足,但仙器的威力及惑力让他们不能自持,也忘记了如果我得到传说中的仙器对他们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些已经不是他们考虑的了,心中只有仙器。

  更何况上千人对上区区两个大人及两个幼儿又有何惧怕,即使王冰和老鬼两人三头六臂也难以对敌千人,这千人中不乏有好手中的好手,也不是没有自恃,人多势众互相壮胆,有了这些原因,在仙器的惑力下少了几分戒心。

  这些人分成几个团体,很显然是以门派为团体单位,团体的大小不同表示人数不同,也表示这个团体的势力范围大小,而右边有三分之一的人相对说来比较杂无章,就知道是无门无派自由式的修真者。

  看到这些人磨蹭的样子,王冰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干脆学老鬼也熬的仰首望天,心里却对这些人极为失望,上千人面对两个人需要这样胆怯吗,既贪心不足又胆小怕事,人心啊真的可怕,难怪老鬼对这些人不屑一顾,也不是没有原因。

  王冰心中甚至有些怀疑,老鬼背着魔字不好听,但比这些人好多了,起码老鬼有勇气面对现实,心中光明磊落毫不犹豫承认自己的意图,更不会如此贪心不足,王冰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可笑的想法,老鬼叫魔是不是言过其实,名不副实呢?

  心里冷笑不已,这些人之所以戒心十足不敢放胆过来是由于团体不同,都想得到仙器但惊愕于自己和老鬼的实力雄厚,特别是老鬼悠远深长的呼啸声让他们心惊跳,所以都想让其他人出头面而自己在后面渔人得利,是以本来就慢的移动更慢。

  只有寒儿和火儿两个小家火无视千人的气势,一个王冰我肩膀上一个在王冰怀里嘻嘻哈哈,乐互相逗玩,不时的望向围过来的人群,似乎觉得很有趣,不过在他们看来还没有电视动画片的好看,是觉得有趣但兴趣不大。

  老鬼心中狂笑,不屑一顾,依然故我仰望苍天,如果不是为了让自己的乖徒弟借此难得的机会成名,那有耐心在此干耗,早就让这些人吃尽苦头了,不由内心哼了一声,既然有上千人不自量力那就让小鬼在此地扬名,奠定在修真界的威名吧。

  其实这些人中不乏有听闻绝域的传言好奇而来,也有些是因为门中有前辈千人前闯入绝域一去不复返,来一探究竟,并非都是奔着仙器来,总之,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想从王冰和老鬼上获得,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

  要知道,自有绝域传说以来,绝域无形中成为修真界最神秘的地方,也是最恐怖的地域,几千年来一直引着一批批修真者前来一探其秘密,但绝域有进无出,让风闻而来的修真这望而却步,真正有勇气闯进绝域的修真者不是很多,仙器虽然可,但没有命在有了仙器又有何用?

  现在有人却奇迹般地从绝域闯了出来,打破了绝域有进无出的神话,那一个不想知道绝域内幕,是不是真的有仙器?绝域内不敢闯进去,但有人将仙器带出来则又当别论,对付两个比对付绝域好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老鬼等的心如火烧,双眉上扬,形成一个川字,脸有些发黑,负在背后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拳头,由于过于用力发出格格格的清脆响声,极力忍耐着心中的火气,暗中大骂不已,这些胆小鬼怎么还不冲过来,磨磨蹭蹭到几时,不是为了自己的乖徒弟着想,我让你们一个个哭爹喊

  王冰这时也极为不耐,但内心不希望发生纠纷,能和平解决最好,又担心老鬼一怒之下惹来更大的麻烦,听到老鬼极力控制着自己,心里有些好笑,大名鼎鼎的雷魔君能忍耐到这个时候亦难能可贵了,也不禁怀疑老鬼今天怎么一反常态这么有耐心,以他的脾气个来说不应该是这样,这老鬼是不是在自己上打什么主意?

  愈想心里愈觉得这个可能很大,心里不由一紧,最好不要,他可不要惹麻烦,他自己的事已经够忙的了,那有时间应付这些无聊的修真者,心里不由多了一分警惕!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火药味,随时会点燃爆发,发生翻天覆地的震荡,气氛愈来愈紧张,让每一个人都到莫名的紧张不安…

  正在这时,一阵怒骂喝叱声从天突峰方向传来,让充火药味的气氛一缓,众人心里不由一松,停住本来几乎停止的移动,驻足向天突峰方向望去…

  随着怒吼和喝叱声接近,一群人狂奔而来,众人不由让来一条道让这群人通过。

  在此时事情有了变化,老鬼差一点儿没被气死,影响了自己乖徒儿成名的好机会,这些人该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此时,嘿嘿…老鬼本来等的如火的心情更是怒火翻腾,翻江倒海般起伏,他不想再忍耐了,他要让这些影响徒弟成名的人生死两难,让这些人活着他心里别扭,这些人不死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负在背后紧握的双手松开,急速调动真元…

  突然人群中冲进老村夫几人,狂奔而来,形狼狈不堪,浑沾染着不少血迹,后面跟着四个青年男,是耷伽四人,在他们后有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逐击。

  老村夫看到寒儿,一愣后又望向王冰,接着疲惫不堪的脸上出喜,不由喊叫道:“小公子…”

  耷伽四人一听老村夫喊叫小公子,不由自主神振奋,向王冰狂奔而来。

  王冰听悉的喊叫声,凝望去看到老村夫几人的狼狈状及后面气势汹汹追击的人,不由心中狂怒,后面追来的人他不认识,但他们的穿着不陌生,而且有深刻的记忆,黑长袍,前绣着一只大大的展翅飞的雄鹰,那是令王冰吃尽苦头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回的姓木的穿着一模一样,是神鹰山庄的人。

  神鹰山庄的人,冤家路窄,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他们,而王冰看老村夫几人的样子,是遇到他们的攻击,吃了不少苦头,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心头,不由的长啸而出,冲天而起,飞向老村夫几人的方向。

  老鬼从不屑与这些人打道,将事情给王冰处理借以让我成名,但趋势的发展总是不让他意,一直到他将要失去耐心时,又被人打扰,再也难以忍耐翻天覆地的怒火,等来人过来他就要让这些影响徒弟扬名的杂碎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听到王冰怒声长啸及合狂奔而来的人群,不由一愣,停止了发的怒火,小鬼很少有这样生气的时候,看来前面的几人是小鬼的朋友,被后面的那些人追击,从他们狼狈不堪的形象就知道吃了不少的苦头,而从小鬼的紧张神情看,他与这些人关系非浅,不然的话小鬼不会这么紧张。

  内心狂笑,哈哈…好,小鬼发火了,只要小鬼发火就有好戏,这些人欺负了小鬼的朋友,在小鬼手中不死也层皮才怪,自己再暗中搅拌一下,不怕小鬼今天不成名,想到得意处,不由自主发出嘿嘿的浅笑,他可不想引起王冰的戒心,让王冰冷静下来。

  不影响王冰成名的机会,他心里就不着急,又放松心情,收起怒火等待着…随即双眉一皱,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这几个人应该是对小鬼很重要的人,自己站在这里看着是不是不好,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帮弟子一把争取好,再借机会搅拌一下不是更秒,别人的事情自己可以不管,自己乖徒儿的事情就不能不管了,想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了,随即向前闪去。

  老村夫几人几乎筋疲力尽,看到王冰后神一振,但没跑多久便又力不从心,小安利年龄最小,修为亦最浅,跑在最后,眼看就要被飞鹰山庄的门徒追上,不由花容失,脚下更是无力。

  而后面气势汹汹的飞鹰门徒得意洋洋的追逐着,口里说着一些难听下的语言,乐此不疲,他们也听到老村夫喊叫小公子,也看到了王冰,但没有引起重视,他们飞扬跋扈惯了,横行霸道无人敢得罪,何况区区一个年轻人,更不放在心上,再说他们几十个人还怕一个长的好看的年轻人,一人一吐一口水可以把他淹死,长的好看又什么用,敢得罪飞鹰山庄的人吗,所以,他们不但不引起重视,而且更肆无忌惮的狂笑追逐着。

  当前一人接近小安利伸出魔爪,口里更是调戏道:“小宝贝,我抓到你了,你是我的,快跟爷回去,保证你快活,哈哈…”小安利本来就花容失,像受惊的小鹿般惶恐不安,被后面的人接近心情更紧张,听到下的语言不由火起,停住奔跑转随手一掌拍出。

  飞鹰山庄的人本来以为手到擒来,脸的笑,不想被小安利随手一掌,这一掌是小安利尽了全力拍出,虽说小安利修为还浅,但在怒火之下全力以赴,气势令伸出魔手的飞鹰门徒不由自主的形一滞,闪过小安利的掌劲,口里更得意忘形的喊叫道:“这小蹄子好辣,够劲,我喜,在上更到劲,哈哈…”后面的其他飞鹰门徒比这人晚到一步,但这人口中的话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也配合着这人的笑得意的大笑起来。

  小安利一掌尽了全力,本来筋疲力尽,这时更没了一丝力气,加上刚才一气之下反攻击对方,形停了下来,被赶上来的飞鹰门徒围在中间。

  而飞鹰门徒也不急于抓住小安利,到口的美食先欣赏一下,然后慢慢品尝那才有味道。

  老村夫不得不停下来转回去护住小安利,耷伽三人在疲力竭下慢了老村夫一步返回去救小安利。

  飞鹰山庄的门徒本着人多对小安利不急于抓到手,但见到老村夫几人返回,也不想再拖延下去,到口的美食不想有意外的变化,当先一人双手疾伸,向小安利抓去。

  老村夫几人不由怒吼,但飞鹰门徒人多势众,将他们挡住不让靠近小安利,卡冉撒更是怒斥不已,他和小安利一个村子,更把小安利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眼看就要被人欺负,他那能受得了,红着眼睛吼叫道:“我跟你们拼了…”

  双手拍,颇有气势,但是对方人多,他那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几掌过后便力不从心,气,双眼几乎要暴出来,就是难以接近小安利。

  耷伽和易腾也竭尽全力往小安利靠近,他们两个比卡冉撒冷静多了,攻击也比卡冉撒有效,无奈对方人太多了,只能外围狂攻,寸步难进。

  老村夫祭出他的法宝魔音钟不断攻击,魔音钟经过王冰重新给他炼制后威力增强一倍,发出的魔音催人肺腑,令人不知不觉间着道,颇具威力,飞鹰门徒似乎知道厉害,二十人围成一个剑阵和老村夫周旋,一时之间老村夫也无可奈何。

  情势紧急,王冰心中怒火翻天覆地,每一神经处于紧张状态,长啸响彻云霄,加速前进,相差五十米,来不及赶到,怒极之中一掌闪电般拍出,无形的气劲直击向抓小安利的飞鹰门徒,狂怒庞大的真元把一无准备,毫无戒备的飞鹰门徒震出丈外,解除小安利的威胁。

  形不停,连连闪动,幻影移动间,把围攻捉耷伽几人及组成剑阵着老村夫的飞鹰门徒一个个像丢垃圾般扫了出去。

  跌成一堆的飞鹰门徒被王冰闪电式丢出,他们只觉一阵强大的气劲加,来不及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晕头转向的飞了起来,然后被摔倒在一起。

  王冰三两解除老村夫等人的威胁,怒气难消,全力一掌拍向跌在一起搞不清楚状况的飞鹰门徒,气劲直指每一个飞鹰门徒。

  飞鹰门徒的人被莫名其妙中扫出,他们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捉过,骂骂咧咧慌忙想爬起来找敢在老虎嘴里拔牙人的麻烦,在此时,庞大的气劲加口一阵窒息难忍,骂出脏话的嘴大张着发不出声音。

  首当其冲,前面的几人在庞大的气劲下内脏受伤,口中血如下雨,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来人不但不怕飞鹰山庄,而且修为深,不是他们能够对抗。

  寒儿受到王冰的愤怒,毫不犹豫的跟着王冰向飞鹰门拍出一掌,一道极寒之气罩向飞鹰门徒,让他们本来酸痛的体如临冰窟,全僵硬,又痛又冷,一个个全冒着白气,牙齿格格响着,紧接着头发眉全成白,脸上有一层厚厚的冰霜。

  不止如此,火儿看到哥哥和姐姐在向前面那些人拍掌,不由到有趣,好奇之下,在王冰怀里双掌向飞鹰门徒一阵拍,一道道红极灼的气息接连不断的加于飞鹰门徒上,口里兴的喊道:“哥哥,很好玩,嘻嘻,我也拍…我拍…”

  他好玩,飞鹰山庄的门人却不好玩,可以说哭无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在飞鹰门徒口中吼出来!

  本来在王冰一掌之下吃尽苦头,接着寒儿的一掌让他们掉入地狱,而火的极灼之掌让他们生不如死。极寒与极灼加上发出‘噗哧噗哧…’的怪异响声,既要抗寒又要防灼,纷纷惨叫不已,真是惨不忍睹。

  老鬼随后赶到,见王冰已经将人救下,本想在徒弟面前表现一番,目的不达,火就大了,暗骂这些脓包垃圾,就不能多支持一下让自己赶到,现在却一点忙帮不上,愈想愈火,不由狂吼起来。

  看似狂吼,但老鬼在怒火之下,震耳聋的吼叫声直对飞鹰门徒,刻意在吼叫中发出庞大的真元,聚向飞鹰门徒发怒火。

  飞鹰山庄的门徒本来就生不如死,这时候直觉得脑门一炸,双耳像针刺般生痛,不由一个个抱头在地上惨叫滚动起来。

  响彻云霄的嚎叫声让驻足观望的上千人心惊胆裂,一个个脸如灰,背上凉嗖嗖的,有些人甚至双腿打颤,一在地上,老鬼的怒吼声不是针对他们而来,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但是他们如同己受,心中暗叫侥幸,幸好有人出头面,不然的话,这些就灾难会降临在自己上,那时候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自己,而不是飞鹰山庄的门徒。

  王冰气飞鹰山庄的门人下卑鄙,无狠毒,也不制止老鬼,任老鬼让这些飞扬跋扈,一直肆无忌惮的小人多吃些苦头。

  老村夫几人见飞鹰山庄的人被王冰阻止,心里一松,这才发现筋疲力尽,全无一丝一毫的力道,一个个气软到在地上。

  王冰忙拿出丹药,喂老村夫几人服下,接着手一挥,一道白气罩向几人,帮助他们尽快恢复。事情还没有了结,周围上千人在虎视眈眈,飞鹰山庄肯定不止这些下三人物,在绝域传出有异乎寻常的变化的时候,风闻而来的修真者多达上千人,以飞鹰山庄的飞扬跋扈和庞大势力,不可能着不动,任其他人拿走仙器。

  如果王冰估计的没错,他们不但来了手,而且不止一部分,大批的手在此也未可知,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老村几人的疲劳,自己少了后顾之忧才放心应付后面的麻烦。

  片刻后几人才恢复,疲惫一扫而空。

  老村夫首先站起来,神情动,内心波涛翻涌,他自从在天突峰和妻子自居下人,跟随公子没几天就让公子闯入绝域涉险,他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极力阻止,也为何不跟随公子一起去涉险,只要跟着公自边,哪怕遇到天大的危险他也心安一些。但他也知道,以公子的个,即使他这么多了也无有用处。

  公子走的时候声言最多十几天就回来,可是一去五年多啊,他一天天的在等,而公子却不见返回。焦心的煎熬让他难以忍耐,他为了进入绝域在天突峰徘徊两百年有余,对绝域的危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见证了绝域有进无出的传说。

  公子一去不复返,他时而焦急失望,时而却深信公子在某一刻奇迹般地出现在他眼前。他每次徘徊在绝域外围,希望公子打破绝域有进无出的神话,但每一次他都失望而回。他心如刀割,将公子遇险不回的责任归咎于自己这个下人上,以此来折磨自己,让心里好受一些。

  在失望和希望中他等待着,一直等待到今天,而在最需要的时候公子却神奇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并救了自己等人。

  此时此刻,他哪能不动,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生怕公子又消失在自己眼前,难以置信之下他手一扬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啪的一声,他到很痛,确信公子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是真的,自己并非在做梦。

  王冰被老村夫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到莫名其妙,干吗无缘无故要打他自己耳光,莫不是老村夫被天鹰山庄的人吓傻了吧,刚要出声询问…

  老村夫确定他自己并非做梦,木然的脸上出现红,颤动着嘴角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公子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我…我兴啊…”王冰这才明白老村夫为什么有刚才令他不解的举动,原来他以为看到他是在梦中,这个老村夫后来跟随自己又改名王天突,真有意思,同时心里一暖,虽然自己不喜老村夫自居下人做事一板一眼,但老村夫除了这些以外对自己还真关心自己,在自己被困绝域的这几年里一直在等待着自己,单凭这些就让王冰到对自己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着。

  老村夫终于控制住自己的动心情,向王冰一鞠躬道:“小公子好,谢谢小公子刚才对老奴等人的救助!”

  对老村夫的这一套王冰还真没办法,几年不见,还是不能习惯,无奈的笑道:“谢什么,救你们是应该的,你就不能不向我鞠躬,自称老奴什么的?”

  老村夫再次鞠躬道:“不敢,是我应该做的。”

  王冰还能说什么,遇上这个老固执,他的脾气没了,以老鬼暴跳如雷的个不知道遇到老村夫会是怎么样,也许有好戏看,反正两人有的时间在一起,王冰突然兴起想看老鬼被老村夫的这一套折磨得有火发不出的样子,想起来觉得有些好笑。

  耷伽四人一直看着王冰,刚才在紧急状态,只听到老村夫喊叫小公子,知道遇到人,但没看清楚王冰是哪个,也来不及看清楚,他们在被王冰成功的解除威胁后,体一软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王冰喂服下丹药又加上一道真元,时不我待,他们也知道危险随时会来,忙着恢复力,这时才看清楚救他们的人是一个年轻人,而且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五年不见王冰的样子大有变化,耷伽和易腾一时间不敢确定是不是王冰,他们知道的是,王冰不懂深的修为,而眼前的年轻人却有一出神入化,令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的奇异能力,依稀到很眼,却又不敢相认。

  而卡冉撒和小安利就没有见过王冰的本相,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不会把王冰联席想到是教他们修炼的小公子,卡冉撒更佩服一个比自己小的好看的年轻很有本事,他是最佩服这样的人,小安利却盯着寒儿瞧来瞧去。

  耷伽和易腾在不敢确定王冰是不是五年前的朋友时,看到我肩膀上的寒儿,两相对症便确定王冰是他们的朋友,两人心里一阵动,当年自己的朋友在天突峰伤势好了以后突然间离开,他们知道自己的朋友有仇家后,一直挂念着,希望不要出事才好。现在,自己的朋友不但无事,而且有一常人难以比拟的能力。

  耷伽忍不住问道:“你是冰…”

  王冰一愣,微笑的脸不变,内心却震惊不已,这才想起在佛字阵被老鬼一阵催促,急急忙忙出了绝域后释放被困五年的闷气,忘记幻化份了,心里暗骂老鬼害人不浅,这下麻烦大了,在上千人面前出自己的本相,大违本意,今后休想过上安慰平静的子,但也是在修真界,自己的另一份足以完成九天阿姨给的任务,也罢,事以至此就让我勇敢面对一切吧,想到这里也释然,内心豁然开朗,点点头道:“老朋友,几年不见,你们还好吧?”

  几年不见现在的耷伽已经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英俊刚毅的面孔,拔伟岸的材,双眼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散发着熬,让人一看就是天生如此,自然而然。

  易腾比耷伽稍矮,相貌不凡,沉稳冷静,一双眼睛看起来足智多谋,微微挂着微笑的嘴辰,含着几分和蔼,又有几分冷酷。

  两人一听王冰承认是冰,兴极了,立刻想到当年王冰在天突峰说懂深的修炼功法而不懂使用是骗他们的鬼话,但也不计较那么多,喜极之下猛地扑过来想拥抱王冰,但看到王冰肩膀上的寒儿和怀中的火儿,瞬地在王冰前停下来,苦笑着握握王冰的手,寒儿和火儿这两个小家伙刚才的表现他们看到了,想起来心惊跳。

  耷伽道:“冰,我们很想你啊!”就这一句话道尽了一切,不需要再用其他的语言,何况此时此刻不是详细谈论的时候,王冰点点道:“我也是。”

  耷伽两人微微一笑,有王冰这句话就好,知道朋友安然无恙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卡冉撒壮魁梧,当年的虎头虎脑变成今天方面大耳,两眼如铜铃,一看就知道是个愣头青,刚才王冰的一番表现让他佩服不已,从内心已经把王冰当作朋友,也不管认不认识我,一拳锤在王冰的背上道:“哈哈…小子,你行啊,你这么厉害早认识你就好了…小子,你长的很好看,比我们村子里的大姑还好看。”

  耷伽和易腾了解卡冉撒的个,这时也被逗的哈哈大笑,老村夫就有意见了,他一皱眉头想出言阻止,但又忍耐住了。

  王冰对他的个我早已了然,也在他的膛回击了一拳笑道:“你现在认识我也不晚呀。”

  卡冉撒立刻兴的摇头晃脑,声如洪钟般的笑道:“够干脆,小子,我喜你这样干脆的人做朋友,哈哈…”小安利不认识王冰,但认识王冰肩膀上的寒儿,寒儿的可她特别喜,第一次见到寒儿因为喜就被寒儿上的寒气袭击过一次,那时寒儿还不能控制上的寒冷气息,也不会说话,后来能控制上的气息后,没几天王冰又带着寒儿离开了,这时见到寒儿喜不自禁的想抱抱,她可不像耷伽和易腾想的那么多,怕寒儿上的寒冷气息,喜道:“寒儿,来,姐姐抱抱。”

  寒儿早就认出了小安利,听到小安利叫她,从我怀里直接跳到小安利怀里,笑道:“小安利姐姐。”

  小安利顿时忘记了周围虎视眈眈的上千人和在飞鹰山庄门人那里所受的欺负,和寒儿玩起来。

  卡冉撒这个愣头青也忘记火儿的可怕,见火儿极为可,也想抱抱,笑道:“好看的小子,你怀里的这个小家火很可,我能不能抱抱。”

  其实不用王冰同意,卡冉撒的两只大手早就向了火儿,笑道:“当然可以,这是我小弟火儿。”

  耷伽和易腾在心里嘀咕,怎么冰的弟弟妹妹都很古怪,一个上有火,一个上是寒气,不知道冰的上是什么?

  卡冉撒一听到王冰同意,大手伸的更快,而火儿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他的小心眼可不傻,知道是哥哥的朋友,衡量了一番后才跳到卡冉撒怀里。

  卡冉撒兴的哈哈大笑道:“好看的小子,你弟弟真的很可。”

  老村夫听卡冉撒一口一个小子,再也忍不住叱道:“卡冉撒,对小公子不可无礼,你…”王冰一抬手阻止了老村夫后面的话,随即想起不见凤嫽大婶,有些奇怪她怎么不在这里,一皱眉头问道:“大叔,大婶人不在这里,怎么不见她?”

  老村夫神一黯,面有难,支吾道:“这个…这个…”

  王冰心里奇怪,大婶不见,老村夫有吐吐,心里有不好的预,脸一正问道:“大叔,是怎么回事?”

  老村夫忧郁了一下,一咬牙道:“没什么,她另外有事不在。”

  王冰一看就知道老村夫在骗我,不想让他知道,不由道:“不是吧大叔,有必要骗我吗?”

  卡冉撒这个愣头青不解老村夫大心思,接口道:“好看的小子,大婶被飞鹰山庄的人抓去了。”

  卡冉撒的话一出口,老村夫就知道事情难以避免了,暗骂卡冉撒多嘴,叱道:“卡冉撒,住口。”

  卡冉撒小声嘀咕道:“我说的是实话呀,好看的小子是我的朋友,我可不能骗他。”

  王冰立刻明白老村夫为什么吐吐不想让自己知道大婶的事情,是担心飞鹰山庄人多势众,怕自己知道真相后找上飞鹰山庄带来麻烦,所以不想让自己知道,王冰不知道怎么说他,这老头真能气死人,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么多。

  不过,飞鹰山庄的人偷袭王冰在前,欺负王冰的人在后,现在又抓走了大婶,即使他们想罢手也难,好吧,那就让自己见识一下飞鹰山庄的威风,哼…王冰突然间想起,刚才和耷伽等叙旧,忘记问眼前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被飞鹰山庄的人攻击,又抓去了大婶,问道:“大叔,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老村夫知道一场麻烦少不了,以小公子的个,不知道则罢,知道后决难罢休,多嘴的卡冉撒既然已经说出了,自己不说小公子也会找到飞鹰山庄头上,也不再隐瞒,了一口气道:“自小公子五年前去闯…走后没几天,飞鹰山庄的门人在这一带出没,说是找一个人,这个人打伤了一个和杀了一个他们的门人…”说着向王冰望来,他知道王冰的另外一个份,飞鹰山庄找的人是王冰。

  王冰很奇怪,自己在天突峰养伤半年多,他们怎么,没有找来,现在想起来,如果他们当时就来找,以自己当时的伤势,那有小命在,不由心里一紧,暗叫侥幸。

  老村夫继续道:“后来…后来绝域传出呼啸声和爆炸声,飞鹰山庄的人自然知道了,消息由他们传出去,引来了许多修真者…”说着望周围的人群看了一眼。

  王冰这才明白一下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原来是飞鹰山庄的人传去的。

  老村夫继续道:“此后,我们担心他们对小公子不利,一边暗中监视他们,一边在这里等待公子,不幸被发现,认出是当年从他们手中逃跑的两人,所幸他们当时人少,被我们躲避开,他们便加强搜索。

  王冰点点头,大叔和大深不见自己返回自是等急了,每天在这里等自己出来,也想赶在飞鹰山庄的人发现自己之前告诉这个消息,想不到给他们自己惹来麻烦,想到老村夫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不由得一热。

  老村夫继续道:“前几天凤嫽在这里等公子时被他们抓住,今天他们发现小安利,便出言调戏,又想抓去,我和耷伽几个听到小安利的喊叫和喝骂,便冲过去将小安利救了出来,接着一场打斗,因为对方人多势众我们不敌,想逃向人多的地方,幸好遇到小公子相救。”

  老村夫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情也轻松多了。

  在老村夫向王冰叙述事情的时候,耷伽和易腾没有言,卡冉撒逗着火儿在玩,而小安本在逗寒儿玩,听老村夫提到她,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王冰也明事情基本都是由自己而起,老村夫和凤嫽是被偶尔发现,而今天是因为飞鹰山庄的人遇到小安利亦是偶然引起的,王冰不由看了小安利一眼,十四岁的小安利正是花季,俏丽的脸上由于修炼增添了几分英气,前隆起两个小花蕾,材修长,整个人充活力和青气息,难怪会引起飞鹰山庄的视线,进而调戏。

  王冰内心冷哼,敢欺负自己的朋友,还敢抓人,这个飞鹰山庄太可恶了,旧帐未结新帐又生,如果凤嫽大婶有丝毫损伤,要让飞鹰山庄的人知道,欺负自己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当务之急是先要救出凤嫽大婶,想到这里王冰祭出塔,冷着脸望向飞鹰山庄的人。

  老鬼在飞鹰山庄的门人上发怒火后便收声不语,也不打扰我和老村夫等人说话,按捺住子在等待着,见王冰此时祭出九转塔,内心大喜,知道王冰火大了,九转塔的威力他一清二楚,能和自己的雷珠对抗,何况王冰来又将冰火雷三决结合在一起,威力增强了一倍不止,嘿嘿…有好戏看了。

  飞鹰山庄的人一个个心惊胆裂,这一会看清楚令他们吃尽苦头的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看到王冰冷然望向他们,惊愕,恐惧一起涌上心头,第一次知道害怕了,他们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几曾受过像今天这样的痛处。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脸横,眼中不时的闪出凶光,似乎是这群人中的头儿,他仗着飞鹰山庄飞扬跋扈惯了,看我一脸的冷冰,心虚之下先发制人,厉声喊道:“你是谁,飞鹰山庄的人你也敢伤害?”

  王冰冷笑一声,九转塔祭出在上空盘旋,闪前移,站在距离飞鹰山庄的人一丈外,我上冷涩的气势让他们到头皮发麻,摄人的震撼力在每一个人心里一紧,有个几承受不了庞大的气势不由倒在地上。

  脸横的中年人汉子双腿打颤,冷汗直,惊恐的望着我,张了张口,想说话,却说不出,眼中的凶光换上了惊骇。

  王冰内心怒火翻腾,强制下来,忍着对这个脸横的中年人汉子的讨厌,沉声问道:“抓去的人在哪?说!”

  脸横的汉子被我气势所,不由道:“在…在…”

  旁边另一个汉子道:“坎咯,住…住口,你…你不怕…怕,师父…怪罪下来…”

  脸横的汉子坎咯被提醒,不由住口,想到师父的手段,再次出了一声冷汗,同时想到自己人抓了对方的人,可以作为人质,量这个年轻人也不赶轻举妄动,想到这里便胆气壮大起来,口气也蛮横无理了些,狠狠的说道:“我们有人质在手,你…你最好不要得罪…得罪飞鹰山庄的人。”

  王冰懒得再理,对付这些需要的是霹雳手段,冷哼一声,真元调动,一掌闪电般击刚才多嘴的汉子。

  ‘啊…’的一声没有叫出,便出一口鲜血向后倒去,魂魄离体想向地下钻去,王冰大印决一点,九转塔蓝光芒大盛,魂魄便被入九转塔接受冰火雷三决的炼熬。

  王冰这一番恐怖的举动令所有大吃一惊,想不到连魂魄也不放过,虽然不清楚我的法宝收去魂魄做什么,但看出不会是好事。

  只有老鬼清楚九转塔的功用,知道魂魄将接受冰火雷的煎熬,比在地狱更难过,他内心欣喜若狂,知道不用自己再从中间搅拌,小鬼不成名也难。

  而飞鹰山庄的门人吓的魂飞魄散,惊恐的望着王冰,脸横的坎咯几吓死,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不因为因人质而手软。

  王冰再次冷哼一声道:“说。”

  简单的一个字让惊骇莫名的坎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略一迟疑。

  王冰一挥手,击向前最近的几人,气劲所过,鲜血狂向后倒,九转塔连连闪动,魂魄被收入塔中,接受煎熬。

  王冰冷冷盯着坎咯,这次一字不发。

  坎咯到全发软,头晕裂,道:“在…在…”

  王冰双手连拍,又有十多人的魂魄接受九转塔的炼熬。

  坎咯的神经崩溃了,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折磨,口里疯狂的嚎叫道:“你…你是…魔鬼,魔鬼…你不是人…”

  上千人到心胆裂,这才知道什么叫恐怖,什么叫害怕,有些人甚至狂吐起来。

  王冰狂笑道:“天不罚你们,我罚,让你们的死后永远接受九转的塔的炼熬,抵消你们这一世的罪过,你…也难逃!”

  坎咯突然跪在地上嚎叫道:“我…我说…放过我,我说,人…人在…”

  王冰冷笑一声,不怕你不说,但是不管你说不说,你必须要承受你这一生的罪过。

  倐地,千人中左边跳出一个前绣着雄鹰的中年人,喊道:“住手。”

  王冰这才发现左边全部是着长袍,前绣着展翅飞的雄鹰,不同的是这些人上的雄鹰是金的,看来是以雄鹰的颜标志份的低,也由于人多,再加上急于给老村夫几人解围,没有发现飞鹰山庄的人早就在一旁,和自己打道的这些都是不入的角

  有够份的人出来就好,不用收拾了这些杂碎再费力去找,也不再和坎咯罗嗦,喊道:“执我法则,冰火雷…叱!”

  九转塔直接释放出冰火雷三决击在这几十个门徒上,魂魄被入九转塔接受煎熬。

  中年人抢救不急,晚到一步,同时恐惧王冰的手段,惊骇莫名,但为了飞鹰山庄的威名,他不得不出头面打道,站起在三丈外,稳下惊骇的心情,沉声道:“年轻人,你好辣的手段,你是谁?”

  王冰冷哼一声,这人看出是一个好手,能在这个时候出面份自是不简单,没有法宝不是他的对手,但为了凤嫽大婶再厉害的人自己勇往直前。

  没来得及王冰说话,老鬼早就为我想好了名号。

  王冰的霹雳手段把他给乐坏了,他见这里有上千的修着者,将是自己的乖徒儿扬名的好机会,有此好机会他怎能放过,狂笑道:“哈哈…这个年轻人了不得,他是大名鼎鼎,声振修真界的‘九天邪魔神’惹到他的人或者朋友,嘿嘿…下场一定很惨!”

  上千人哗然底语,这青年是九天邪魔神,怎么有这么怪的名号,也没听说过,不过刚才的手段太恐怖了,又邪又冷酷,很名副其实。

  王冰气老鬼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但也无暇理会他,面对中年人,冷哼一声,大印决一点,冷叱道:“执我法则,冰火雷,去!”

  飞鹰山庄的中年人还没从九天邪魔神这一恐怖命号中回味过来,见我不讨人质直接祭出令人恐怖的法宝,惊骇之余,双手上扬,一只蓝雄鹰一声长鸣,展翅击九转塔。

  塔鹰相接触,‘轰’的一声,发出骇人听闻的爆响,响彻云霄,余音不绝于耳,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一紧…

  “哈哈…”老鬼内心狂喜,再也忍不住了,狂笑起来,是得意的狂笑,他也看出王冰嘴上说的很凶,其实不然,内心有心慈手软的一面,四大魔君的弟子怎么能心慈手软呢,现在他放心了,小鬼一般的事情是欣慈手软,一旦对方威胁到他的家人的生命安全,那又别论,嘿嘿…就像现在这样冷酷,为了救人不惜一切手段,最绝的是将对方的魂魄一并收取,永远接受九转塔的炼熬,没有人不怕在死后还要受炼熬,这种铁血手段比四个师傅有过之而无不及。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