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七十一章 智困弎雄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七十一章 智困弎雄
  第七十一章智困弎雄

  王冰这一着,众人大出意外,不禁为的机灵到突然,老鬼兴的狂笑不断,狂吼道:“小鬼,有你的,好好,是聪明之举,哈哈…”王冰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以便做出相应措施!没有理会老鬼的怪叫声,即使想理会他也这个时候也没空,在他刚才突然间的变动之后,紧接着瘦小老人等三人随之而变。

  瘦小老人影闪动,急速在以王冰为中心点转动,只见到幻影闪电而过,快到我四周几乎都是人影,是瘦小老人玩童式的笑脸,却有抓不住,摸不着。

  白衫中年人双手朝着王冰大张,掌心呼呼呼的火焰声呼啸着,有随时爆发而出的可能,但听这摄人魂魄的怪异叫声,就让人心里发麻。

  青劲装中年人傲的脸上神凝重,双手急速闪动,漫天都是他的掌影在快速的舞动着,接着口中发出一声急促短而的龙吟声。

  三人在急促短而的龙吟声动了,三人六掌急速齐出,庞大的气劲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卷向王冰而来。

  瘦小老人在听到青劲中年人发出的龙吟声时,急速闪动的影依然如故中不慢反快,移动的更快,在急速闪动中双掌挥出,似乎围绕在王冰周的幻影突然间同时挥动着千百只手掌,眩目眼难辩,分不清那是虚张声势,那是实实在在的要人命的,实实虚虚,或实或虚,虚实换,本来是虚张声势的虚掌,瞬间却是致命的实击。

  白衫中年人一反瘦小老人快速多变的方式,待发火掌随着劲装中年人的龙吟声出了实实在在,清清楚楚,毫无疑问和花巧的两掌,剧烈的火气从他的掌心出,灼热的气息夹带着呼呼呼的怪异叫声击向王冰。

  青劲装中年人口中呼啸出龙吟声时,舞动的漫天掌影立即幻化为龙影,在张牙舞爪,飞扬跋扈的呼啸吼叫,那是傲的龙吟声,随之,漫天的龙影立即在瞬间凝聚成两条青龙,互相纠着,舞动着,互相配合着,夹带着震撼人心的呼啸声快速向王冰击来,前爪伸缩,吐着青的气劲,抓住撕裂眼前的敌人。

  又是一次完美无缺的,配合默契的攻击。

  先是利用瘦小老人的形轻巧,快速的转动以扰我的视线,之后是白衫中年人以呼呼呼的火掌响声影响我的思考能力,而劲装中年人才是三人中的指挥着,枢纽中心,蓄真元后口中呼啸出龙吟声,发出的气劲毁天灭地,强烈摄人。

  瘦小老人和白衫中年人也达到了扰影响的目的,在青劲装中年人发出呼啸掌劲的同时,发动攻击,两人四掌毫不犹豫的卷向我。

  这一着与我刚才的一着有异曲同工之妙难得的是三人利用瘦小老人的轻巧快速,白闪中年人的稳实,青劲装中年人的凝重,临时的发挥联合作用,将三人的长处发挥的淋漓尽致,可圈可点,让人不得不另眼看待。

  三人六掌发出的气劲可以撕毁一切,庞大的气劲摄人魂魄。

  众人不由自主的心里一紧,发出惊呼声,心情不由自主的随着战局变化,这时候他们也忘记了王冰与他们是友还是敌,心神不禁关注着战局的一举一动,三对一,他们希望王冰在三大手的夹击下安然无恙,同情弱者是每一个人内心的希望。王冰我此时扮演的就是一个弱者,三大手中的任何一人的修为不亚于我,这是任何人都看得出的事情,**的摆在众人面前。

  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一直将心神放在王冰的上,随着战局的局势变化,她俏丽的脸庞上的神也随着变化,时而喜时而忧心如焚,似乎王冰的一举一动紧密联系着她的芳心,此时,她见三大手六掌突出袭击,花容失,芳心不由自主的一沉,不由分说,一扬手中的七弦琴就扑向斗场,也许来不及救援,也许还有希望,但只有这样做她才觉得心安,芳心才会好受一点。

  就在这时,一旁的白云弦仙子及时阻止了她,白云仙子的纤手轻轻的按在她的香肩上,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桑珂倩被白云仙子阻止了扑出的动作,不明白为什么不让她出去帮助这个年轻傲又有些让人气恼的王冰,张了张鲜红小巧的嘴道:“师姑…你…你这是…”

  白云仙子摇了摇头,望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美丽姑,内心产生一阵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情,这个从小和她亲如母的姑一直表现的沉着,稳重,大方,同时温柔娴惠,惹人喜,而今天,她将心神放在一个年轻人上时,这一切不知不觉的变了,不再是沉着,而是焦急不安,一贯的冷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的情怀总是诗,这个美丽的姑长大了,对成千上万慕追求者不屑一顾的小姑心灵深处的那弦终于拨动了,而这个美丽的姑她自己尽管不明所以,尽管还在朦胧之中,但白云仙子是何等样的人,小姑芳心的变化哪能逃得过她的眼力。

  白云仙子不知道是喜是忧,尽管她很欣赏王冰,而且王冰还与雷魔君有特殊的关系,虽然雷魔君和王冰没有声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以他们两个之间奇怪的对话方式,任何人也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何况,她对雷魔君的个知,没有非同寻常的关系,以雷魔君的为人,怎么会迁就容忍这个王冰的怒骂和肆无忌惮的阻止雷魔君的行径呢?

  但是,她第一眼看到这个帅气冷傲的王冰时就有一个觉,那就是这个王冰并没有将美丽可人的小姑放在心上,只是对小姑的美丽出于欣赏,不带其它的成分,这从他当时的冷酷态度就可以判断的出,而且,白云仙子还觉得,这个王冰是那种怀大局,有长远目标的人,对于这些小儿的情情似乎并不在意。

  她忧郁的就是这一点,一个人将心神全部放在事业上,那么势必会影响他的其它事情,也许,落花有意水无情,但这仅仅是她的觉和看法,并不代表事实,于是她提醒眼前这个为了而不顾一切的小姑道:“先看看再说,王冰如果有这么简单被三人击伤,他就不配九天邪魔君这个外号了。”

  桑珂倩看了一眼处在劣势的我一眼,有些有心道:“可是…”

  白云仙子心里叹息了一声,打斗场上,趋势的变化随时变动着,除非有绝对的实力倒对方,不然,这种现象再正常不过了,没有到最后终了,谁也掌握不了战局的变换,但眼前的这个小姑已经不能冷静沉着思考到这些了,开导道:“那只是暂时,连这么一点意外或者危险都没有,就谈不上打斗了,有战斗就随时伴随着危险,这是任何人也免不了的,王冰也一样,再说,三大手虽然厉害,你觉得合龙剑城五十个地仙级别的手组成的阵法威力不如三大手的实吗?现在的情况是三大手针对王冰的法宝和修为分别作出了不同的攻击方法,一旦王冰能走出三人特别安排的不利局面,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即使没有,以他今天的出表现不会就此有事。”

  桑珂倩不是不明白这些,作为龙剑城的大小姐,经历的事情很多,从他人口中听闻的也不少,她也很清楚这个王冰面临的局势,但她芳心不能自己,失去平衡,也不想让这个王冰受到伤害。

  白云仙子看到桑珂倩还是很担忧的神,安慰道:“你再看旁边的这个我口中的小雷,他不但不担心,还脸的喜,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我们都可以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关系非同一般,连他的都不紧张,你又担心什么,再说,现在的战场趋势已经不是你的能力能够手的了。”

  桑珂倩望了一眼雷魔君,果然此人脸得意的笑容,似乎有所期待,她芳心里很疑惑,王冰真的没事吗,即使没事,这人也不用脸得意吧,但有白云仙子的这一番安慰,她似乎心安了不少,在疑惑中不安心的收回了手中的七弦琴,紧紧的注视着我。

  白云仙子看到桑珂倩听从自己的劝告收回七弦琴,心中暗叹,到底是小孩,王冰的情况真的有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吗,不错,趋势的变化不是任何一个人掌握的,但很明显,王冰吃亏在修为不足,随时有受伤的可能,而这一步是迟早的事情,但你上去又如何,王冰可以败给对方,但不能容忍你的手,如果你喜他,最好不要引起她的反,一旦让王冰对你产生反,你将得到的是为情所苦,正好与初衷相反。

  但是她内心也在奇怪雷魔君不但不担心,反而神很得意,这是怎么回事,按照道理说,这时候他不应该是这副神态,她有些奇怪的望了雷魔君几眼,搞不清楚雷魔君在得意什么,但想到雷魔君行事不为常人所理解的怪异行径,心里虽然不能释然,但还接受得了。

  那么老鬼在此时此刻又在得意什么呢,他的异常行径为什么让白云仙子和桑珂倩难以理解,疑惑他此时的心态?

  当然,她们不知道老鬼的想法,他是在场的众人中最冷静沉着的一个,保持稳定心态的人,心里打着他自己的小九九,他之所以得意洋洋,那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算计,估计王冰经验不足,在三大手的夹击下难以安全而退,即使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受伤是必然的,那么,这样一来的自然无能为力再继续与三大手周旋,他这个做师傅的师出有名,顺理成章接受王冰没有完成的打斗,想到得意处,嘿嘿…内心狂笑起来,已经暗中调动真元准备随时出手,一解手

  他的这些想法白云仙子等人怎么能知道呢,也许王冰看见的话会猜测到,可惜王冰自顾不暇,那有余暇理会老鬼在搞什么。

  瘦小老人,白衫中年人,青劲装中年人,也对他们配合默契的一击充信心,想当然地认为王冰在这一击之下,再厉害也无法安然无恙的避开,难免会付出些什么,三人想到这里,内心极为有把握,脸上不由浮出一丝笑意。

  王冰就这么等着他们击中吗,也像众人的想象的一样难以安然无恙的全而退吗?

  王冰在三大手夹击下留心着三人的一举一动,和这些手动手,他能不多出几分心眼,特别的警惕吗,三人必有丰富的阅历,以及吓死人的来历,不是自己料事如神,而是想当然,三大手如果仅仅技止于此,谁信?起码王冰不相信,虽然王冰不认识这三个手,打了半天连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但这三人有不可忽视的实力这一点他敢肯定。

  在劲装中年人发出呼啸声的同时,王冰知道惊天动地的变化就在此时,毅然决然咬破口中含着的一颗九转丹,真元得到补充,利用真元得到补充的时机,运用九天拳谱内的法急速幻动,只有在急速的幻动中让自己有被动局面转为主动。

  与此同时,伴随着青劲装中年人的呼啸声,三人六掌齐出,轰轰轰轰轰轰的六声巨响惊天动地,气劲四,灰尘飞扬,巨响在王冰刚才立处爆炸,在六道强烈的气劲炸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大

  闪开六掌,但强烈的气劲四,余力毫不留情的泼及王冰,全发出刺骨的痛处,接着是麻木,形略滞后,继续幻动不停。

  内心暗叫好险!侥幸!好在自己刚才闪动及时,不然…在这一击之下不死也会受重创,这三个手合力之后,威力增强了好几倍,如果被击中,粉碎骨也不为过。

  三人六掌落空,心里大吃一惊,这是他们本没有想到的结果,虽然他们是临时配合,但以他们三人丰富阅历,临时的配合却十分默契,可圈可点,即使与超级手对阵,也会让对方多少带点伤,但这个年轻人却毫发无伤的及时闪避开了,这怎么让他们内心不惊骇,难以置信。

  众人见到王冰及时闪开这一击,心里一松,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为我的及时反应和好运到吃惊。

  桑珂倩紧皱的柳眉舒展开了,芳心亦不例外的放松下来,她和白云仙子一样,知道这仅仅是全盘战局中的一个微妙的变化,更凶险的也许在后面,想到还有更凶险的情况会发生,她的芳心又紧张起来。

  老鬼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得意之情,但也没有因为失望而恼火,他内心因为不能出手而失望,但弟子能在三大手的突击下安然而退,在三大手无可预测的合力攻击下闪避的轻而易举,这就给他带来了意外的骄傲,毕竟是自己的弟子,弟子有出的表现,那是做师傅的光彩,何况战局还在继续着,后面会发生怎么的异常变化谁也不知道,他有耐心。

  王冰闪开三人的一击,气劲余力带来的打击让他到全不舒服,但没有因此而以为自己危险已经过去,相反,后面的攻击更为犀利。

  形不停,急速幻动,瘦小老人的形已经够快的了,王冰的形比他的更快,快到难以捉摸,只有快速的移动形,才是避开他们下一次攻击的最佳选择,同时,双掌挥动,回敬三人,气劲不断的袭击向三人。

  三人合力一击无功,瘦小老人影幻动不停,白闪中年人和青劲装中年人两人在在原地攻击,也配合瘦小老人的形闪动起来,在躲避开王冰的攻击同时,三人六掌朝着王冰的幻影攻击。

  由于王冰的形快速闪动,他们三人到四周都是王冰的幻影在闪动,本无法判断出那一个才是我的实体,他们三人选择了最笨的办法,那就是见到影子就攻击,不管是虚是实,虽然是笨办法,但最为有效。

  这最有效的办法对王冰的幻影移动带来致命的打击,三人六手在闪电般的挥动,漫天的掌影见到王冰幻化的影子就攻击,几次差一点儿就被击中,让王冰在闪动的过程中时时刻刻提防着对方的掌影。

  好在王冰一边闪动,一边控制着九转塔释放出冰火雷三决不断地与幻形如意,鼎,青龙相对抗,当三人刚适应了九转塔的攻击时,九转塔又变换对象,让三人在攻击王冰的幻影时又要指挥着法宝对抗九转塔释放出的冰火雷三决,时而是雷,时而是火,时而是冰,让三人手脚忙,而王冰利用此机会挥动着双掌反击对方。

  局势在双方反击闪动中继续进行着,王冰顾忌的是对方的犀利掌劲,而三人却时时刻刻提防着九转塔释放出的冰火雷,一时半会谁也奈何不了谁。

  众人被我们四人快速闪动的影看的眼花缭,分不清谁是哪个,修为较的还好,修为浅薄的人已经到目眩头晕,更不用说能分清是谁了,心里惊叹,王冰的修为不,能抵抗住三人的攻击主要是因为法宝的威力太过厉害,但是,王冰的法无法现在的修为能够使用出来的,他们内心很不解这是为什么。

  老村夫也和众人一样难以分清敌王冰,更不用说知道王冰的情况了,这是让他最不能忍受的,心里很着急,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到来鬼脸上,但看到老鬼那沉的神就心里发麻,有过一次的教训,怕被老鬼再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那觉很难受,心里一怯,不敢向老鬼张口。

  不过,他看到一旁的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眼睛不由一亮,白云仙子脸上的神可以看出对王冰很兴趣,不因为先前王冰击毙了龙剑城的弟子而怒,相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他对这些修为绝的修真者心有余悸,不认为像表面上一样和气,谁知道突然间向你发火出手攻击。

  他心想,还是不要问白云仙子了,不问白云仙子可以问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呀,他不是笨人,看出桑珂倩对王冰的关心已经超过了一般人,此时她紧锁着柳眉神变换不定,任谁也知道她是在担心,当然不会担心三大手,三大手与龙剑城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三大手联合力斗小公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既然如此,那就有一个可能,在担心小公子的安慰,衡量再三,觉得问龙剑城的大小姐最为稳妥。

  老村夫有了这一番想法,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想法很切合实际,便迫不及待的向桑珂倩一抱拳,弓道:“桑小姐,这个…小公子…”

  桑珂倩正全神贯注的关注着战场中的我,对目前的趋势她也知道时一时的权宜之计,双方现在谁奈何不了谁,不是长久之计,但可以想象得出,王冰修为不足,时间愈长对他愈不利,这正是她最担心的。

  她也知道老村夫口中的小公子指的他家的公子王冰,她芳心一动,向这个家人了解王冰的事情是最好不过了,作为王冰的家人,又在边扶持照顾着,对王冰的一切那是很知的,心里一喜道:“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老村夫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龙剑城的大小姐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不由一愣道:“我是公子边的下人王天突,桑小姐像小公子一样叫我老头,或者名字都可以,大叔就不敢当了,桑小姐千万别折煞小人了。”

  桑珂倩暗忖,王冰的这个家人怎么这么客气,想来是因为王冰家里的礼节很严格的原因吧,王冰这个家伙怎么称呼王天突为老头呢?有些不礼貌,也不对呀,自己听见王冰先前和自己一样叫王天突为大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事情,微笑道:“王大叔刚才想问什么?好像是小公子什么的…”

  老村夫正等着桑珂倩这句话,忙道:“桑小姐,小公子现在的情况如何,不会有事吧?”

  桑珂倩明白了老村夫的用意,原来他在担心他家公子的安危,想通过自己来了解现场的打斗趋势,笑道:“现在的趋势是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半会都不会有问题,你放心吧。”

  老村夫看桑小姐不像是骗自己的样子,而且这么美丽的孩子应该不会骗人,心神松了不少,神也缓和不少,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谢谢桑小姐!”

  桑珂倩心里好笑,怎么会有这么客气的下人,看王冰那家伙的傲气,不应该有这样礼貌的家人,也笑道:“大叔不用谢我,我只是告诉你情况,并没有帮助你什么…大叔,你们是哪里人呀?我是说你家公子。”

  老村夫一愣,这他还真不知道,王冰也没有告诉他是那里人,当时,他和凤嫽一心一意想跟着王冰,也觉得没有必要再问,反正跟在边,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被桑珂倩问住了,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

  桑珂倩并不知道老村夫不知道王冰家在那里,以为老村夫不好说,在为难之中,她虽然想知道,但温柔和蔼的格总是为他人考虑,觉得自己不应该让一个下人为难,温柔的笑道:“大叔觉得为难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作为下人的难处,是我不该问。”

  老村夫见误会愈来愈大,自己想的和桑珂倩想的本不是一回事,误会自己没什么,如果误会王冰那就不好了,忙解释道:“桑小姐误会了,不是我不想说,也不是小公子不让告诉别人,是我本不知道,请小姐不要误会小公子。”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但这又让桑珂倩惑不解,家人不了解公子的家在那里,真是奇怪了,俏丽的脸上有些鄂然,不禁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村夫内心极为不想让这个美丽的孩子失望,但自己也知道的有限,如果知道会有今天的尴尬,当时他就会问清楚了,无奈道:“我是五年前遇到了小公子,然后…”

  老村夫很简单的将遇到王冰的事情,然后救了他妻子到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桑珂倩,当然有些王冰的秘密他有所保留,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心情也畅快多了。

  桑珂倩从老村夫的叙说中了解了遇到王冰的前因后果,她想不通,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有勇气闯绝域,而且安然无恙的闯了出来,只是五年之后才闯出来,这五年中他是怎么过的?再想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被飞鹰山庄的人打伤,差一点儿就没命了,那真的好险,而现在有得知老村夫的妻子被飞鹰山庄的人抓去,当然很生气。

  难怪这个家伙一副找人拼命的样子,从老村夫的话中她了解到,是他们自己强迫成为下人,而王冰这家伙本不同意此事,也没有把他们当成下人看待。

  她对王冰了解的愈多愈不解,只好在芳心中告诉自己,还有机会了解清楚的,现在不急在一时,当然,这也是她自我安慰的自己罢了。

  在桑珂倩向老村夫了解王冰的情况时,战局中几人影闪动已经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了,首先,相持不下的局面稍有改变,三大手联合对抗一个年轻小伙子,这已经很让他们丢脸了,再相持不下,那真是颜面扫地了。

  瘦小老人和白衫中年人还好,青劲装中年人内心很恼火,以傲的个,以往本不屑与一个年轻人打斗,但是,现在却联合三人之力不但与一个年轻人打斗,而且相持不下,这让他如何受的了,暗中一咬牙,调动真元,极力向王冰的幻影攻击。

  但这样一来,三人联合宣告结束,意味着各自为政,既然不是配合,就影响到其他两人,瘦小老人闪动的影在三人中最快,在青劲装中年人的猛烈攻击下,几次差一点儿被击中,气的瘦小老人哇哇大叫道:“玩蛇的,你什么意思,攻击起自己人来了。”

  瘦小老人的话人众人饭,将人家的法宝青龙说成是蛇,看出这个老人有着一颗玩童式的心情,与他的童脸很陪得上。

  青劲装中年人心里冷笑,谁和你是自己人,如果不是为了联合斗这个年轻人,他才懒得理会你,心里想着,并没有因为瘦小老人的怒骂而停止猛烈的攻击,相反,攻击更猛烈更疯狂。

  这次不但影响了瘦小老人,连白衫中年人也被泼及,白衫中年人冷哼一声,他的形闪动本来就是三人最慢的,这样一来更慢,在王冰找到机会猛攻下狼狈不堪,他怒视了青劲装中年人一眼,急忙调整自己的被动局面。

  瘦小可不干了,对抗王冰已经让他够受了,现在又受到青劲装中年人的夹击,他哇哇大叫道:“玩蛇的,你是不是想二对二,公然站在王小子一方,成心让我跟炼铁的吃尽苦头,炼铁的,你们两个玩,我走了,走也,走也。”

  王冰心里好笑,这老头人怪,说话更怪,将白衫中年人称呼为炼铁的,再到他手中的法宝鼎,明白白衫中年人是炼制法宝一类的门派中人,他手中的鼎就是炼制法宝的器具,也被他当作法宝来使用。

  白衫中年人一听瘦小来人的话,再见瘦小老人真的离开打斗、场心里有些急,三个人对抗一个人已经狼狈不堪了,现在瘦小老人一走,两人更不是对手,忙道:“多了一只手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临阵逃吗?”

  多了一只手?人有两只手,多了一只手,那不就是三只手吗,那岂不是指瘦小老人是小偷,王冰再联想到瘦小老人使用的法宝幻形如意,那不是形容他的法宝可以变幻,作为小偷,使用的工具是很重要的,瘦小老人手中有幻形如意这样的法宝,那真是无往不利,难怪有轻巧快速的法。

  瘦小老人一听白衫中年人叫他多了一只手的,怪叫道:“我童脸神偷蓝宕说不干就不干,走也。”

  这次他不再攻击,收回法宝幻形如意,向九转塔的威力范围外冲去。

  王冰对瘦小老人童脸神偷蓝宕谈不上什么仇恨,也没什么好,当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松的离开,影闪动中,大印决一点,九转塔中释放出雷字决当头霹下去,将童脸神偷蓝宕的去路挡住。

  童脸神偷蓝宕大概没有想到王冰会在忙碌中阻止他,在他想来,离开一个斗两个人更轻松,胜算的把握比较大,但我宁愿输也不想让他离开,意外中忙闪避开面下击的雷字决,不得不返回九转塔的威力范围内,口中怪叫道:“嘻嘻,王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人家不想和你斗了,本来想看看你的法宝有什么特别,现在也见识了,你留下我老人家干吗,难不成你想养我老人家的老。”

  王冰心里冷哼一声,要见识自己的法宝?怕是想偷走九转塔吧,也不理会他,将他圈在斗九转塔的威力范围内,不让他离开。

  青劲装中年人的攻击愈来愈狂猛,白衫中年人在童脸神偷蓝宕收回幻形如意法宝后,两人的鼎和青龙再也挡不住九转塔释放出的三决,再经过青尽装中年人的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这自然是不分敌我式的攻击,几次下来,他也火了,不再墨守成规等着青劲装中年人配合,稳重的攻击不再沉稳,火掌呼呼呼的拍,也不管是王冰还是青劲装中年人。

  童脸神偷蓝宕怪笑道:“炼铁的,啧啧啧,看不出你火起来还真像回事似的,加油啊,争取把王小子打的爬下。”

  围观的众人听到童脸神偷蓝宕怪言语,忍不住好笑,也吃惊于瘦小老人和白衫中年人的份,童脸神偷蓝宕在修真界是有名的甚神偷,被他看上的宝贝会想尽一切办法到手,但他行为怪癖,很少与人朝面,所以,修真界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号,却没有见过他的人,想不到他听闻绝域有仙器出世的消息也赶来了。

  白衫中年人是炼器门的圣手鼎烙跋拓,围观的人有些人见过他,以他的名号可以想到,他炼制的法宝是一绝,在修真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一生喜观摩别人的法宝,然后以自己的心得体会再模仿炼制,也还真像回事,很多修真者想求他炼制一件法宝,如果对上他的胃口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帮你炼制一件,如果他不想炼制,即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底头,炼器门的弟子很想得到这为前辈圣手鼎的指教,但真正能从他那里得到真传的人少之又少。

  他一生沉在炼制法器中,很少与人见面,也不与人打道,真正能见到他的人并不是很多,就是见了,谁会想到他是以炼器出名的圣手鼎呢。

  他出现绝域那是自然的事情,有仙器出世他不会放过这难得观摩的机会,而参与打斗,众人也可以理解,以王冰表现出的冷傲态度,想拿到手观摩一番那是很难的,只有亲自出马领教才有机会观摩。

  青劲装中年人围观者认识他的人也不是很多,但从他的法宝可以猜测出他的分,在修真界有一个天龙山,这个门派的修真者修炼的方法独具一格,与众不同,他们修炼的法宝是龙,以龙的颜区别他们的份,而法宝的颜据他们的修为而转变,分别是圣,金,红,蓝,青,白,黑七个级别,这人的龙是青的,那么在天龙山中属于五级弟子。

  不要以为五级弟子而小看他,天龙山的弟子很少,门派中人也不多,一般一个师傅只收一个弟子,或者两个,其他的只是记名弟子,这一门派的人很傲,一般来说瞧不起其他修真者,别人当然也不希望和一个看不起自己的人往,所以,天龙山的弟子很少与修真界中其它门派的弟子往,不认识他也在情理之中。

  再看青劲装中年人现在我行我素的个,就知道天龙山弟子的傲气个,开始还配合的紧密团结,一旦不耐,再不理会同伴,疯狂的向我攻击,三人联盟宣告破裂是自然的事情。

  白云仙子和老鬼神中有不屑,本来好好的局面被青劲装中年人搅了,三人联合后让王冰虽然束手无策,应付起来很吃力,但经过这么一搅,局势改观。

  老鬼已经想象到三人被打成元婴体入九转塔内,得意的在内心狂笑,看来小鬼不想赢也难啊。

  老村夫在桑珂倩客意的解说下,了解现在局势,他只有我没有危险,心里轻松多了,也希望快些结束。

  其实王冰也不见得很轻松,如众人想的那样,有青劲装中年人和圣手鼎烙跋拓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下王冰很吃力的闪动着,还好,童脸神偷蓝宕在一旁虚应了事,幻形如意在手中没有祭出,随便挡挡不小心被青劲装中年人和圣手鼎烙跋拓的攻击到他上的气劲。

  圣手鼎烙跋拓狂攻了一会,见童脸神偷蓝宕在一旁虚应了事,气道:“多了一只手的,你怎么回事?”

  童脸神偷蓝宕一脸无辜道:“我不想玩了,可是,王小子不让我老人家离开,我只好在这里逛逛了,你们玩你们的,不用理我。”

  圣手鼎烙跋拓差一点儿气得吐血,这老小子把危险的打斗看成是来逛逛,有这么做的吗,但他也知道童脸神偷蓝宕的个,不愿意做的事情,强迫也没有用,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很清楚这种人的个,也不再理他,继续狂攻。

  围观的人也被童脸神偷蓝宕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和将打斗当成闲逛而到好笑,他们听说童脸神偷蓝宕怪异的个,今天总算见识到了,果然很是怪异。

  青劲装中年人狂攻的动作愈来愈急,神更是沉,似乎更沉不出气了,轰轰的轰炸声在众人耳边响着,尘土飞扬,漫天飞舞。

  王冰的真元已经耗的差不多了,汗水像下雨一样下滴,但他没有空理会这些,手中不断的点着大印决,只有在九转塔的配合下,才能让狂攻的两人稍有顾忌,内心焦急起来,这样一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打斗,的另想办法才是。

  正在这时候,童脸神偷蓝宕作出了一件让人跌破眼的事…他在九转塔的威力范围内很随便的移动,没有攻击王冰,当然,王冰也只要他不离开,暂时没空理他,但这老小子待了一会觉得很无趣,想知道二对二的局面会是什么样子的,那肯定很好玩,他一扬手中的幻形如意,怪叫道:“炼铁的,我要和王小子站在一方,这样就成了二对二的局面,那场面肯定很不错,所以啊,炼铁的,接我幻形如意,快接,来了,嘻嘻!”

  这一着让所有人大出意外,太不可思议了,圣手鼎烙跋拓也没有想到童脸神偷蓝宕有这么一着,不帮忙就算了,反过来帮助敌人,也许只有这老小子做的出来,但随着童脸神偷蓝宕的怪叫声,攻击已经着,圣手鼎烙跋拓气得两眼冒火,停止攻击王冰的动作,转而攻击童脸神偷蓝宕,接着两人打的有声有烈狂猛。

  少了圣手鼎烙跋拓,王冰和青劲装中年人都到轻松不少,王冰是因为少了一个强敌自然轻松多了,而青劲装中年人因为少了一个在自己中间阻碍的人,放开手脚狂攻起来。

  但是有利有弊,少了圣手鼎烙跋拓,王冰虽然轻松不少,但面对青劲装中年人记记都是付出全力的攻击,毫无顾忌的攻击,略吃力。

  青中年人因为少了圣手鼎烙跋拓引王冰的心神,一个人面对九转塔释放的冰火雷三决,内心更是叫苦不迭,大骂圣手鼎烙跋拓和童脸神偷蓝宕的老祖宗十八代,这个时候怎么自己人内部斗起来了。

  而童脸神偷蓝宕见这场面如自己所想一样极为好玩,得意的笑道:“炼铁的,怎么样,很有意思吧,喂,王小子,我导演的怎么样,比你一个玩更有意思吧…炼铁的,你这是…喂,轻点,下手怎么这么狠…”

  在童脸神偷蓝宕的怪叫声中,圣手鼎烙跋拓向童脸神偷蓝宕狂攻几记火掌,童脸神偷蓝宕在冷不防之下,被攻击了个措手不及。

  王冰内心已经极为不耐,影闪动中,几个石子入掌中,绕着九转塔的范围内布起九天大阵…

  青劲装中年人看到了王冰怪异的举动,但没想到王冰能在打斗中布阵,再说,也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在打斗中布阵,是以本没有想到王冰有这一着,但他心里多了几分警惕,知道王冰不会无缘无故的作出一些无用的动作。

  虽然有这一番的想法,但是晚了,在王冰急速的影闪动中九天大阵完成了,青中年人到眼前环境一变,就知道着了王冰的道,怒吼一声,攻击更猛烈。

  圣手鼎烙跋拓和童脸神偷蓝宕打的极为烈,突然间到眼前不对劲,两人惊愕之中再顾不得打斗急忙停手,看到青劲装中年人一个人在狂攻猛打,不见了打斗的对象王冰,圣手鼎烙跋拓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知道有变化,是针对自己等人而来,神很凝重。

  童脸神偷蓝宕当然不是傻子,但他习惯的嘻嘻哈哈格,没有一本正经的时候,对青劲装中年人道:“喂,玩蛇的,你一个人手舞足蹈的玩呀,好像很没意思,不如这样,我和炼铁的两人对你一人怎么样?”

  青劲装中年人经过童脸神偷蓝宕冷嘲热讽的提醒,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打斗的对象王冰不见了,自己一个人在舞动,他知道着了王冰的道,傲的个使然,也不屑向两人解说,停止狂攻的动作,对着周围改变了的环境仔细观察起来。

  童脸神偷蓝宕却不理会,一在地上怪笑道:“啧啧啧,这个王小子我愈来愈喜了,怪点子层出不穷,炼铁的,你觉得这个王小子怎么样,是不是也觉得不错,想将你那些不入的看家本事传给他,如果王小子愿意,我还真想将无敌神偷技术传授给他。以王小的机灵,将来一定是神偷之祖。”

  圣手鼎烙跋拓也和青劲装中年人一样观察着突变的环境,听到童脸神偷蓝宕的话,心里一动,很多人想向自己学习炼器的技术,但他不屑一顾,如果王冰真的想学,那自己是毫不犹豫的传授给他,像王冰这样的佳弟子可遇不可求,难得一见,但看到童脸神偷蓝宕那得意的幻想,没好气的骂道:“都是你这个多了一只手的搅,不然,怎么会着了王小子的道,我看你三只手的脸今天丢尽了,还想着将你那不入眼的烂技术传给王小子,做梦。”

  童脸神偷蓝宕一听辱到他自豪的职业,与是和圣手鼎烙跋拓争论起来,两人也忘记了眼前的处境,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自己的技术才是最好的。

  阵外的王冰看着阵内的三人冷笑不语,抬手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这一场艰难的打斗终于结束了,只是真的很辛苦,三大手的联合之力真不能小看,如果不是青中年人不顾一切自阵脚,后经童脸神偷蓝宕一阵胡搅蛮,最后输的是他王冰,可惜,三人临时的联合,没有简直到最后,输家反而是他们。

  除了老鬼外,其他人都到惊骇不已,他们已经看出王冰在不知不觉布下了阵法,虽然他们不知道是什么阵法,也没有见过,但想到如果自己再和人打斗中被无声无息的布下阵法,那岂不是在等死,也对王冰层出不穷的怪点子到吃惊不已。

  王冰略恢复真元,点出大印决,准备让三人消失,但事情就是难以与我的想法一致,桑珂倩有些不忍,想出声阻止我下辣手,白云仙子一看不妙,这姑一声喊出,想以后跟在王冰边,那就难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