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七十二章 技震群雄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七十二章 技震群雄
  第七十二章技震群雄

  白云仙子及时阻止了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心里苦笑,只有你才会做这种傻事,这个时候是你能出面的吗?

  桑珂倩被白云仙子阻止了动的动作,桑珂倩一愣,不明白白云仙子为什么阻止自己,她也是为了王冰这个家伙好,一旦王冰在这时不顾一切的下辣手,那么天龙山,炼器门,神偷门,三大门派的弟子会不顾一切的找他讨还这个公道,现在他已经有飞鹰山庄这个强敌,如果在树下三大门派,后果不堪设想,麻烦会随时随地找上他,他休想再做其它的事情,她芳心极为不希望王冰今后的生活中永远伴随着没完没了的仇杀。

  同时,她也不忍心三大手就这么死在王冰的手中,她也看出,瘦小老人也就是童脸神偷蓝宕一副玩童的模样,打内心没有视王冰这家伙为敌人,他是神偷,对宝贝之类的东西兴趣好奇,是很正常的,童脸神偷蓝宕无非是想自己领教一下九转塔的威力,再看他嬉笑无常的个,时而对付王冰,时而又帮着王冰对付青中年人和圣手鼎烙跋拓,就知道他将打斗看成是好玩,这么一个人她怎么忍心看着死在王冰手中呢?

  圣手鼎烙跋拓作为炼器手,对没有见识过的法宝自然有好奇心,也想通过打斗见识观摩九转塔的威力和能,对王冰也没有仇视之心,除此之外也没有其它用心,他当然也不想和王冰对抗,阻拦王冰,但王冰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圣手鼎烙跋拓能从他手中借到九转塔观摩一番吗,只有在打斗中才能见识观摩九转塔,可谓用心良苦。

  而在打斗中攻击王冰,那是在王冰的法宝九转塔的威力之下无奈之举,不力抵就会被王冰的法宝九转塔击毙,他当然不想出师未捷先死。

  再看圣手鼎烙跋拓最后与瘦小老人童脸神偷蓝宕打了起来,就清楚他与童脸神偷蓝宕一样,对王冰并没有存在争强斗胜之心,纯粹是为了观摩九转塔而来。

  而青劲装中年人也许怀有它心,他从出场后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表明他自己的份,但稍有经验的人看到他的法宝青龙便猜测到他是天龙山的弟子,天龙山的弟子不是很多,但不是说没有,他们一派自以为是,都是傲的家伙,瞧不起一般的修真者,自然,得罪他们,打击报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他也是三人中最冷静的一个人,以天龙山弟子的傲个,在上千人面前和三人之力对付一个年轻人已经很失颜面了,而合三人之力无功反而一再受制,那更让他难以接受,想在上千人面前为天龙山争回一些颜面,所以,青中年人在后面阵脚大,不顾其他两人向王冰疯狂的出手攻击,导致三人败的狼狈不堪,三人中只有他心计较深,无法预测到其真正的目的。

  但不管怎么说,为了王冰这个家伙好,也不忍心让这三人就这么死去,她急于想阻止王冰下辣手。

  当然,她这时那有时间想到她这么一出面阻止的后果,会增加王冰对她的反,纵观今天王冰的表现,给人的印象是,最讨厌别人出头面打扰王冰,王冰是急于救人才这么急切,如果在平时,他不会狂妄到连听别人意见的时间也不給。

  桑珂倩没有想到这些,但冷静的白云仙子却想到了,内心在为这个姑在担心,这个姑过于关心王冰,一切似乎在为王冰着想,但他恰恰忘记了重要的一点,不要过于干涉王冰的事情,摇摇头道:“你不能出面,你出面意味着龙剑城公然手阻止王冰,他会将你的行为看作是龙剑城顶下了三人的过节,更起他的怒火,毫不犹豫的向三人下手,再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顾一切的向你出手攻击,你忘记了齐齐金哈强自出头的后果,还有,如果他给他人留有说话的余地,起码这一场说不准一开始就打不起来,正因为他怒火中烧之下出手攻击,三人才不得不与他对抗,再说,你也无能为力阻止他,他本就不会听你的,起码这个时候他不会听你的,这就是他狂傲冷酷的一面。”

  桑珂倩心里一惊,这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果真如白云仙子所说,自己真的无能为力阻止王冰,她为王冰设想,但王冰并不这么想,她的份特殊,一面王冰那个家伙马上想到的是龙剑城又想凭借着其威望强行出头主持公道了,而不会想到我这么做是为了他着想,怎么…这个家伙这么不可理喻呢,想到这家伙有些狂妄的个,她不由皱了皱柳眉道:“可是…我也是为了他好啊,也不忍心让三人眼睁睁的在我眼前死了,而且…三大门派的人会因此而不断找他的麻烦,这…”白云仙子心里苦笑,你的一番想法是不错,但事实上却又行不通,反而将事情的更糟,这个美丽可人的姑,曾几何时变得这么糊涂了,菩萨心肠泛滥成灾,为了这个好心的姑以后着想,怎么说也不能让她出面,摇头道:“你出面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事情更糟,也许,只有小雷能阻止他了。”

  桑珂倩芳心一动,对呀,白云仙子口中称呼小雷的这个中年人和王冰那家伙关系好像不一般,他应该可以。

  两人将目光移动到老鬼上,但看到老鬼得意洋洋的神,心里一凉,老鬼这神告诉她们,他不但不会阻止而且还期待呢!

  白云仙子道:“小雷,桑珂倩不希望王冰因此而与三大门派结下仇恨,也不忍心三大手就这么死在王冰手中,现在只有你能阻止他,你看…”

  老鬼正在得意中,他见王冰智困三大手,将本来输定了的局面转化为赢,虽然因为不能亲自上场很失望,但王冰这一着他见识过,当时,自己为了找王冰打斗,王冰就是以这个九天大阵阻止自己,如果王冰当时以此阵将自己困住,那真是栽到家了,他没有想过,以他能力王冰本没有机会,也腾不出时间在他周围布阵,他鬼不顾一切的攻击,比王冰修为更手也难以有做其它事情的时间,何况是王冰了。

  这时他一听白云仙子的话,心想,为什么要阻止,三人死就死了,有什么要紧,三大门派找上来更好啊,小的不行有老的出面,桑珂倩不忍心关王冰什么事?这些想法自然不能告诉白云仙子,一收敛脸上的得意神道:“小鬼的个极强,他决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即使我出面也没用,小鬼不会听我的。”

  听到老鬼拒绝阻止王冰,白云仙子和桑珂倩芳心虽然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老鬼得意忘形的神早就看在她们眼中,这么拒绝也是在情理之中,白云仙子无论如何桑珂倩不能出面阻止,只好自己亲自出面阻止了,希望事情不会太糟就好,这位姑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阵中的三人并不知道他们生死存亡就在片刻间,青劲装中年人不敢在阵内动,他颇有心计,知道在没有摸索清楚是什么阵法之前,最好不要动,心里暗骂,这小子再自己疯狂攻击之下能轻而易举的布下阵法,真是不简单,也很佩服这个恐怖小子,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形下遇到,他真想和这个恐怖小子个朋友。

  圣手鼎烙跋拓开始也担心王小子对自己不利,忙着擦看阵法,想找出生门,但愈观察愈惊讶,心神不由被阵法所引,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也忘记了要逃出去,不由自主的研究起阵法来了,口里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没有见过,修真界有我没有见过的阵法吗,即使没有见过也应该听说过呀,这个王小子真不简单,拿出手的东西都是我闻所未闻的,真是奇怪!”

  童脸神偷蓝宕却在阵内下来靠在一块石头上,翘着二郎腿,将目前的处境不当回事,饶有兴趣的看着青劲装中年人和圣手鼎烙跋拓忙的头大汗,不时的嬉笑两句,逗着两人,这时听到圣手鼎烙跋拓的自言自语声,怪笑道:“炼铁的,你现在才知道王小子不简单呀,我神偷看得起人没几个,而这个王小子就是一个,你看他那冷酷的个,恐怖的手段,妈呀,想起来就让我心惊胆裂,不过,嘻嘻,我愈来愈喜这个王小子了,最好能将他收为弟子,不不不,结拜兄弟,他…他是我大哥,哈哈…不错,王小子是我大哥,只要他愿意学我的神偷技术,我叫他师傅师祖也没有问题,可惜,难呐,这个王小子不买任何人的账。”

  童脸神偷蓝宕愈想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只要王小子向自己学习偷技,其它的事情都好说,哪怕是反过来叫王小子为师傅,想到得意处,他怪笑不断。

  青劲装中年人懒得理会他,知道和他一搭言便会没完没了,继续忙着观察阵法,找出去的生门。

  圣手鼎烙跋拓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正惑不解这个阵法怎么他没听过,也没见过,他刚才自言自语只不过是有而发,本没有听到童脸神偷蓝宕说什么,即使听到也懒得理会这个无聊的老人。

  童脸神偷蓝宕一想到让王小子学习自己的偷技,便躺不住了,跳起来道:“王小子,王大哥,不不王师傅,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老商量…不对,是求你,你打开阵法让我出来。”

  王冰刚点出的大印决听到童脸神偷蓝宕后一停,这老小子怪言怪语说一通,不过,可以猜测出大概意思,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大哥或者师傅了,但瘦小老人的话也让王冰内心忍不住想笑,考虑要不要听他说什么。

  众人看到王冰停止点出大印决,心里一松,不是没有人阻止王冰,是来不及阻止,王冰布下阵法后急于想离开,想到的是结束这里的事情,本没有多耽误时间。

  但童脸神偷蓝宕却等不了,想也不想向前跨去,想出阵向王冰当面询问,他也忘记了自己在阵法中,这么移动会启动阵法。

  圣手鼎烙跋拓还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当然不知道童脸神偷蓝宕在干什么,青劲装中年人却清楚的看到了童脸神偷蓝宕的举动,知道老小子这一动会坏事,吼道:“不要动,会启动阵法…”

  但已经晚了,童脸神偷蓝宕已经跨出了,九天大阵随着童脸神偷蓝宕的跨出而启动,火焰狂吼,雷声轰轰,荒沙翻卷,涛翻天,翻天覆地的各种威力铺天盖地的袭击向阵中的三人。

  青劲装中年人的话还没喊叫完再也来不及说下去,想拿出法宝青龙护体,但是一手摸空,这才想起青龙法宝在先前对抗九转塔时没有收回,但也应该返回来呀,他立即想到王冰收取齐齐金哈的银剑的事情,可以肯定自己的青龙已经被九转取了,百忙之中龙吟呼出,调动真元护体。

  圣手鼎烙跋拓还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愈研究愈惑不解,他赞叹这个阵法严密谨慎,本不是自己能够摸索清楚,为了搞清楚这个阵法的布局,他想厚着老脸向王冰请教了,突然间,他到阵法有变动,这是阵法启动的现象,不好,难道…王小子想致我三人为死地,太狠了吧。

  他和青劲装中年人一样想拿出法宝护体,一样摸空,随即想到自己的法宝百分百被王小子的法宝收取了,时不我待,他举起双掌,呼呼呼的火气从掌心发出。

  童脸神偷蓝宕一脚踏下去后,随之而来的各种翻天覆地的攻击,他这才想到自己忘记在阵法中,刚才触动阵法了,好在他的幻形如意一直在手中,忙护在前,心里叫苦不迭,口里怪叫道:“喂,王小子,你什么意思,快停下,我…我真的有事找你商量,不,求你,喂…”

  阵法启动后的现象让阵中三人狼狈不堪,阵外人的觉虽然没有阵中人的体会深切,但看到阵中三人的狼狈像就知道阵法的威力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是,童脸神偷蓝宕虽然启动了阵法,也为他们自己的生命争取了一定的时间,起码他们的门人得到了阻止王冰的机会和时间。

  几百人在此时扑了过来,王冰心里冷笑,又有不怕死的人来了,哼,你想找死就成全你,怒火在心中狂燃,冷冷地看着扑出的人群。

  紫炎派和岌山院的弟子看到这么多人围向自己的师祖长老院掌令,想也不想,扑出来挡在我前,不止此,仙云阁方云云,神剑派化丹等人也带着本门的弟子挡在王冰前面,还有天道元白眉可真等其他各门派的弟子亦扑出来想护住王冰。

  这些人的亲人或者祖师的下落都想通过王冰知道,他们怎么会让其他人伤害王冰,如果王冰有意外,那岂不是断绝了他们寻找亲人或者祖师的下落线索,这怎么可以呢。

  王冰也没有想到这么多人挡在自己前,也知道大部分人是因为自己与他们的亲人或者祖师有关系的原因,自己有闪失他们的期望就破灭了,出来护住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扑出来的几百人看到王冰前当住这么多人,心里骇然,但为了救人他们不得不出头,其中一老人抱拳道:“小哥,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向小哥出手的意思,只是关心阵中的人,请小哥网开一面,将他们放过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只要讲理就好,王冰一挥手,封虎等人知道王冰的意思,带着紫炎派的弟子退开一旁,他们有过几次的经验,知道王冰不喜其他人帮忙,只是刚才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扑了出来,现在在王冰的示意下只好退了。

  岌山院的弟子在元青长老的带领下也随着紫炎派退了下去,长老院掌令的权威是无上的,他们不做任何想法退开一旁,何况他们先前已经见识过王冰不人帮忙的格。

  仙云阁方云云,神剑派化丹等人有些担心我的安慰,望着紫炎派和岌山院的弟子退出,他们迟疑不决。

  化丹道:“王公子,我们…是不是待在你边比较好,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望着这个刚认识的好朋友,王冰心里一暖,笑道:“没事,你放心,他们刚才也说了,不想向我出手。”

  化丹心想,他们是这么说了,但如果你不放人的话,那他们不是要向你出手?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我怎么能放心,张了张口但没有说出来。

  方云云却接口道:“王公子,有我们在你安全一些,还是让我们留在这里吧。”

  王冰笑了笑,心想,你们能帮忙我已经很了,怎么还能将你们拖入这个旋涡,那我太对不起这些热心的朋友了,摇头道:“我很兴你们这个时候出来帮助我,但是,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再说,我没有事,如果有事我再请你们帮忙。”

  化丹等人看到王冰毅然决然不要自己等人在一旁助威,对王冰的傲然个他们多少也了解一些,无奈地将人带到一旁,想在王冰为难需要的时候在帮忙。

  王冰冷冷的望着刚才说话的老人,这个老人看起来很和蔼,脸平和,没有丝毫的火气,就知道如他所说,不想向自己出手,只是关心阵法里面的人。

  和蔼老人道:“小哥,在下是童脸神偷蓝宕师兄蓝天,我师弟是一副小孩子的个,喜胡闹,他并不是有意为难小哥,希望小哥能放过他。”

  众人一惊,童脸神偷蓝宕师兄蓝天,此人比童脸神偷蓝宕更有名,人称无手君蓝天,意思是他本没有手,而另一个意思是他的手可以伸向任何地方,一个没有手的人偷东西你怎么抓住他,看不到他动手当然无法抓住了,但他多年已经不动手了,众人只听过他的名,并没有见过他的人,这次师兄弟两人出现在绝域,可见绝域仙器出世的消息多么引人。

  王冰也从童脸神偷蓝宕的古怪行径看出他对自己没有敌意,但恼火的是,他这么一胡闹却打扰了救人,心里在衡量是不是将他们放了。

  桑珂倩一直不希望王冰多树强敌,现在无手君蓝天以礼相待请求放人,桑珂倩见王冰在考虑中,有些急了,王冰应该利用对方以礼相待请求的的情况下将人放了,到时候皆大喜。

  白云仙子一直注意着桑珂倩的神,看到她现在的神变化,就知道这姑的菩萨心肠又泛滥了,也不等桑珂倩出面,娇声道:“王公子,能不能听老一言。”

  王冰一愣,对白云仙子在处理自己与龙剑城的过节时很公平,他大有好,便笑道:“前辈请说!”

  老鬼内心很遗憾,有白云仙子出面多事,好好的事就被她搅没了,这个白云仙子怎么这么多事,就不能静静的待在一旁看戏吗?

  白云仙子笑道:“小哥,我想阵中的三人有话想向你说,你是不是先停下阵来,问一下,看他们怎么说。”

  王冰心想,有必要这么多事吗,既然他们一再滞留自己在此,耽误救人的时间,应该承担他们阻拦的后果,但是白云仙子这么说了,自己是问还是不问呢?

  这时蓝天继续道:“小哥,他们也并不想向小哥出手,我师弟是见到你的九转塔威力极大,想看看,纯粹是好奇,而圣手鼎烙跋拓是炼器手,见到自己从没有见过的法宝总是想观摩一番,这在修真界人人知道的,至于天龙门的弟子龙青甲我想也是想问你什么,只是小哥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便出手攻击,所以才有现在的局面,还请小哥如白云仙子所说,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

  蓝天一口叫出天龙门龙青的名字,让天龙山的弟子大吃一惊,他们很少与修真界的人往,姓名一般除了自己人外人很少知道,想不到被蓝天轻而易举的叫了出来,他们以为是秘密的事情,在蓝天眼里一切像纸一样透明,他们能不吃惊吗!

  王冰听了蓝天的话后,暗忖,自己是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以为他们是想从自己上得到传说中的仙器,在怒火之下,一声不响便攻击,也许自己真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何况自己也不想多事,能和平解决,就不必剑拔弩张的了。

  大印决一点,九天大阵便停了下,阵中的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在九天大阵的威力下吃尽苦头,一个个灰头土脸,当阵法一停便一在地上气。

  阵外的众人也松了一口气,暂时阵中的三人不会有生命危险了,虽然他们无法走出阵外,这样一来就有争取和平的机会。

  王冰冷冰冰的不语,蓝天急忙对着阵内的童脸神偷蓝宕道:“师弟,你没事吧?”

  童脸神偷蓝宕气,怪叫道:“这是什么鬼阵,真邪门,喂…王小子,真有你的,我愈来愈喜你了,我们两个结拜为兄弟怎么样,要不我拜你为师,只要你学我的偷技。”

  童脸神偷蓝宕的话让所有的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蓝天知道自己师弟的个,对王冰苦笑道:“我这个师弟从没有正经的时候,还望小哥不要见怪。”

  王冰也被童脸神偷蓝宕的话逗笑了,一肚子的火气顿时没了,也不在多事,随手一挥,九天大阵消失的无影无踪。

  阵中三人眼前一亮,知道王冰已经撤除了阵法,内心不由一喜,但刚才被九天大阵启动之后发动攻击,让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这时候只好在原地休息。

  蓝天知道等人已经知道王冰放过了阵中的三人,面一喜,轰然道:“谢谢王公子!”

  蓝天道:“小哥,算老哥我欠你一分情,小哥有用得到老哥我的时候,请说一声,老哥我随时还小哥这分情。”

  王冰一摆手道:“前辈过于客气了,这次的事情就此结束,不用将此事放在心上。”

  童脸神偷蓝宕稍稍恢复了一口气便跑过来道:“王小子,我们的事情你怎么想?是不是答应了?来来来,我们这就当着众人的面结拜。”

  王冰内心好笑,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你了,若论偷技自己并不比你底,学习你的偷技做什么,再说,一个年轻人也当不起你的师傅。

  蓝天也知道自己师弟胡闹的个,道:“师弟,不要打扰小哥,小哥还有要事。”

  童脸神偷蓝宕哇哇怪叫道:“还有什么事比我的事情重要,王小子,你说是不是?”

  王冰也知道童脸神偷蓝宕以偷技为自豪,不下他的自豪,他会没完没了,手一扬,在众人不解中,王冰手上出现童脸神偷蓝宕的法宝幻形如意。

  众人一惊,没想到王冰有此技,连老鬼亦到惊讶,蓝天更是脸如死灰,他栽了,栽的很彻底,在自己面前,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了一手,而对象是在修真界声明赫赫的神偷。

  童脸神偷蓝宕像见了鬼一样跳了起来,怪叫道:“王小子,你…你怎么做到的,我是神偷啦,你在神偷上偷东西,还在我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成功了,这…”王冰随手将他的法宝丢了过去,也不再理会他大惊小怪,因为圣手鼎烙跋拓已经走了过来,现在看圣手鼎烙跋拓怎么说。

  圣手鼎烙跋拓虽然神很狼狈,但依然很有礼貌的对我一抱拳道:“王小哥,我圣手鼎烙跋拓今天栽了,但栽的很服气,也见识了九转塔的威力,我以炼器自豪,但承认无法炼制相九转塔这样的法宝,惭愧!”

  王冰暗忖,九转塔岂是你能所炼制的,但圣手鼎烙跋拓显然对自己没有敌意,手一挥九转塔同时吐出圣手鼎烙跋拓的鼎,天龙山龙青的青龙,齐齐金哈的银剑,各自飞到它们主人的手中。

  圣手鼎烙跋拓收回他的法宝道:“王小哥,有件事向你请教,绝域内传说有仙器,真的吗?”

  这才是众人最关心的问题,他们一直阻拦王冰,目的就在此,在场的人除了老鬼,其他人竖起耳朵听王冰怎么说。

  王冰也清楚这事一个回答不好,又是接连不断的纠纷围绕着自己,此后将无宁,但绝域内确实没有仙器,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慎重考虑了一下道:“不各位,绝域内并没有传说中的仙器。”

  众人纷纷头接耳议论起来,有些本不信,有些人却到失望,齐齐金哈等人到懊悔不已,如果他们知道没有仙器的话就不会强行出头面了,也不会有现在这样惨不忍睹的结局。

  但不管众人信与不信,他们就等着王冰的这一句话,暂时没有人因为内心怀疑而敢向王冰出手,他们亲眼目睹了王冰的恐怖手段。

  天龙山的青龙听到王冰这句话后,也不再理会众人,向天龙山的弟子一挥手,影连闪,天龙山的弟子随着青龙迅速离开了现场,飘然而去,以他们傲的个,今天颜面大失,自无颜再留下来。

  王冰说出这句话后心里也一阵轻松,不再理会他们,走向老村夫等人,准备立刻这里,老村夫等人内心极兴,他们只要我没事,其他的就好说。

  只有老鬼黑着脸不语,他的神自然是逃不过我的眼睛,心里好笑,这老鬼今天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内心当然很失望了。

  王冰笑道:“老鬼,你黑着一张脸做什么,是不是我没事你很失望?”

  老鬼不仅仅是失望,还有恼火,王冰今天一直没有停的打斗表现,真是汉不知道饿汉的饥,但看王冰那可恶的神就知道在嘲笑自己,当然自己的心事也瞒不了王冰,不过,有这么嘲笑师傅的吗?

  但对自己这个弟子他真的无可奈何,只好窝着一肚子的火气不语,冷冷的黑着脸望向天空。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听了王冰这句话心里恍然大悟,难怪他表现与众不同,别人担心的时候他得意洋洋的微笑,别人因为事情和平解决后兴的时候他黑着脸,原来是希望王冰有事,但是,王冰有事对他有什么好?她们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白云仙子笑道:“怎么,有这样的事,是怎么回事?”

  王冰笑道:“老鬼很希望我出事,然后他就有理由出手了,你们没看见他现在失望之余黑着脸吗,哈哈…”白云仙子了解老鬼的个,但也忍不住想笑,搞不清楚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雷魔君这么在乎王冰,等王冰有事才出手,他以前个是想出手就出手,毫不在乎别人的意见,现在却…

  王冰突然间想起先前白云仙子说过,龙剑城有一位小妹在等着老鬼去见面,后来被人一打扰没有机会问及这件事情,现在急于想知道这位师母的情况,不禁问道:“白前辈,你不是说有一个小妹在等着老鬼吗,她是…”

  王冰鬼一惊,小鬼怎么突然间提到这事,这事怎么能让小鬼知道,那自己这个当师傅多没面子,狂笑道:“小鬼,你是不是想让我公布你的另外一个份,好啊,如果你想让人知道,那你就问吧,嘿嘿…”王冰忍不住想,这老鬼威胁起自己来了,知道自己未来的师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自己的另外一个份很重要怎么能让老鬼在这个地方喊叫出来。

  其实当老鬼这句话一出,耷伽和易腾已经想到中年人王兵和现在的王冰是一个人,难怪寒儿一直在两人上,其实是一个人,耷伽和易腾心里苦笑,这次好冤,事后得好好问问。

  其他人搞不清楚王冰还有什么份,桑珂倩却多留了一个心眼,这事老村夫没有告诉她,她现在也以为老村夫不知道,现在她芳心内想的是怎么想办法知道王冰的另外一个份,看到两人一个威胁一个,特别好笑,不明白两个为什么将一件简单的事情搞的这么复杂,告诉王冰也没什么,紧张什么?

  王冰骂道:“老鬼,你说,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我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

  老鬼黑着脸道:“小鬼,我的事情你少管。”

  王冰内心很想知道这位未来的师母的事情,笑道:“嘿嘿…老鬼,你害羞了,不是吧,你是会是这样的人吗?”

  老鬼恼羞成怒道:“小鬼,你是不是今天打架不过瘾,还想和我打?”

  哼,打架,你以为我愿意,我也是没办法,这老鬼时时刻刻不忘记打架,你想我可不想,王冰笑道:“你少来,我现在想知道龙剑城的那位小姐,和你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就算了,自有人告诉我。”

  老鬼恼羞成怒之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双手一抬,朝漫山遍野轰炸起来。

  王冰一看这老鬼又发起火了,这一番下来,天突峰还能存在吗,灾情不小,也不顾自己真元刚才损耗的厉害,立即祭出九转塔硬接老鬼的犀利掌劲。

  老鬼的狂笑声和轰轰的爆炸声惊天动地,让众人脑门子炸,双耳声痛,也不解我们这又是演的那一出。

  老鬼这次也不因为王冰出手阻止而停手,一味的狂轰炸,只苦了王冰,只好硬撑着,大骂道:“老鬼,你发什么疯,快停手…”

  但老鬼一直发了一通后才心意足的停下手来,脸也没有刚才那么黑了,王冰头大汗,收回九转塔,对付这老鬼比对付青龙三人合力攻击还有累。

  也顾不得其它,盘下来,拿出一颗九转丹下恢复真元,稍稍恢复真元,刚起要带着老村夫等人离开,突然间王冰后有几十人同时喊道:“见过小公子!”

  王冰一惊,忙转想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多人喊叫自己小公子!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