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八十七章 艰难选择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八十七章 艰难选择
  第八十七章艰难选择

  当王冰抱着寒儿和火儿走出竹林,面碰到的是银老他们几十个元婴体,见王冰神焕发的走了出来,众元婴体脸上出惊喜之情,一个个围了过来。

  白老在脸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后点点头,赞叹道:“小哥果然是非常人,硬是将极为霸道令修真界恐怖异常的黑魔功气息驱除体外,可以预见的是,黑魔工从今而后将不再是中者无救,是修真界之福啊!”其他元婴体不无叹的点头同意白老的说法,他们本来对王冰很有信心,但是,黑魔功自哈尼桑克首次在修真界亮相以来,所向披靡,无人能敌,中者无救,多少年来有心人暗中研究克制黑魔功的方法,但是没有听说有人研究出来,所以,他们在对王冰有信心的同时内心也忐忑不安,不见到王冰成功的驱除黑魔功的气息是难以放下心来,而且,王冰的好坏与他们的生死存亡有直接的关系。

  其实,在王冰进入竹林驱除黑魔功的气息以来,他们一直关注着,只是因为时间结界的关系,他们无法像桑珂倩一样清楚王冰的一举一动,但是,他们还是守候在竹林外等待王冰出来,他们也知道,王冰走出竹林会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没有驱除成功,一种是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但现在看到王冰风,神准备极佳,气势更加摄人,隐隐约约中散发着震撼人心的气势,就知道王冰不但成功的驱除了极为霸道的黑魔功,而且修为大增,他们不知道王冰怎么会在驱除黑功的同时修为大增,但知道王冰是因祸得福,想必是修炼的功法与众不同,有特殊的地方。

  银老另有所想,他道:“小哥,既然你能驱除极为霸道的黑魔功,证明你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我多年以来在研究克制黑魔功的方法,但一直没有成功,不过,我研究出一种快速的驱除体内异物的方法,如果小哥掌握了,再配合你自己的特殊功法,再次遇到这种情况,你会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驱除成功,对小哥有极大的帮助。”

  银老这是摆明了让王冰现在学习他研究出的这种驱除体内异物的功法,也不理解王冰现在想出去立即成立凼腊星球分盟后马上回家的迫切心情,但银老也是为了王冰好,希望王冰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以王冰自己的特殊功法配合他的快速驱除体内异物的方法短时间内驱除成功,危险的时候争取时间保住自己的命,只好接受了。

  在银老的话刚说完后,白老接口笑道:“小哥的运气真是好,银来的这个功法比较特殊,有了这个功法小哥如虎添翼,这个功法不仅仅在于驱除体内的异物,而且另有其它妙用,小哥以后自会明白,也许,修真界令人担忧的状况因为小哥的出现会有改观,黑魔功此后再不为惧!”

  桑珂倩知道众元婴体确实很关心王冰这个家伙,但同时也希望王冰通过特殊功法和银老的驱除异物法结合起来,为修真界在克制黑魔功上添加一生力军,他们虽然是元婴体,但也极为关心修真界的事情,现在修真界有很多门派是他们的后辈,有任何闪失偶与他们息息相关,因此将希望寄托在王冰上,但他们那里知道王冰这个怪胎早就先他们一步做到这一点了。

  因此,桑珂倩娇声道:“对于克制黑魔功的方法请各位前辈放心,王公子在众人离开时公布了一个功法,是专门克制黑魔功的,相信在将来对克制黑魔功有一定的妙用。”

  众元婴体一阵惊愕,没想到王冰会有这样宽阔的襟,但想到王冰的为人和个,也不奇怪,有这样的举动也是正常的。

  红云前辈一直在看在王冰怀里的两个小家伙,这时道:“小哥的行径为人确实与众不同,这番怀大局的襟是难能可贵的,修真界出现小哥这样无私奉献的英才,那是修真界之福,我们这些老家伙以后也就将希望寄托在小哥上了。”

  王冰暗忖,要说无私奉献那又不然,我也是为了自己肩负的责任减少麻烦,听到红云前辈这么说,内心有些惭愧,笑道:“呵呵,我也没有前辈说的那样伟大,到叫前辈见笑了。”

  桑珂倩暗忖,这个冷酷傲慢的家伙有时候也蛮谦虚的嘛,与他冷冰冰对敌的样子全然不同,真是一个变脸如翻书的家伙。

  王冰道:“既然银老这么看得起晚辈,晚辈就接受前辈的一番苦心了,这也是晚辈难得的福缘。”

  银老点点头道:“我从小哥脸上中知道小哥现在很急着出去,我也就不耽误小哥的时间,我这个功法想来小哥自己去悟也不是问题,好在小哥随时可以见到我,有不理解的地方小哥可以和我探讨。”

  王冰暗忖,这样一来就好,不必要耽误过多的时间在这里了。

  银老也干脆,多余的话不多说,手一点,一道银白光芒进入王冰的脑海里,传授过程就这么简单,等着王冰有时间再修炼。

  王冰谢过银老带着桑珂倩等人跳出仙灵园,从优美绝伦的仙境回到飞船里,收起仙灵园在机器人的问候下走进飞船会议室。

  疗伤之前来的匆匆忙忙,竹剑两丫头进入飞船后虽然内心很惊奇这个庞然大物,但闷在心里没有来得及问,现在打量着飞船,到一切都是她们没有见过的,暗自在心里嘀咕,王冰这个无礼的家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他的东西都是自己等人见未所见,闻未所闻的,不知道这个东西做什么的,能停在半空中不动?

  小竹还好,心里很纳闷但也忍着没有问长问短,小剑这个火爆的小辣在忍不住问桑珂倩道:“小姐,这个很大的东西叫什么,是做什么的,真的好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都没有见过?”

  桑珂倩微微一笑,小剑问的这话也不奇怪,她第一次见到飞船时何尝不是和小剑有一样的慨,她边走边望了一眼前面走的我,笑道:“这叫飞船,你当然没有见过了。”

  小竹也忍不住问道:“小姐,这个法宝是做什么用的,是不是很厉害?”

  其实,小竹问的这个问题小剑刚才已经问了,只是桑珂倩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没有解释,所以小竹忍不住问了出来。

  桑珂倩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我们修真界所说的法宝,厉害吗,也许吧,王公子在击毙千人雄鹰阵和红粉阵所用的武器就只从飞船上发出去的,上千人瞬间就消失了,你们说是不是很厉害,我也知道这么多,如果要知道更多的,你们问王公子是了。”

  竹剑两丫头惊骇于这个叫飞船的庞然大物的恐怖,但听桑珂倩让她们问王冰,小竹一伸舌头,示意不敢,而小剑一翘嘴,意思是王冰才不问这个无礼的家伙。

  桑珂倩岂能不明白小个丫头的想法,这两个丫头被王冰这个家伙的血腥屠杀手段吓破胆了,如果不是不放心她这个当小姐的安全,对王冰惟恐避之不极,那会跟在边相距这么近,所以,她一笑也不再说什么,紧跟着王冰走入会议室。

  王冰下后将寒儿和火儿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示意机器人给王冰调出凼蜡星球的地形图,面对凼腊星球的地形图王冰一边沉思一边观察。

  桑珂倩不明白王冰看着地形图做什么,默默的看着,竹剑两丫头虽然到新奇,但不懂,看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趣,到是一旁的寒儿和火儿引了她们,不要看两个小丫头对我成见很深,但对寒儿和火儿那可是喜煞了,并不因为是我的小弟和小妹而排斥,相反,喜的不得了。

  将凼腊星球的地形以及各种分布了如指掌后王冰起,向会议室外走去,现在该是给耷伽他们任务的时候了。

  桑珂倩看到王冰起后若有所思的往外走,全然不顾后的她们几人,暗骂这个家伙真是怪物,现在不知道又在想出什么点子,想的这么入,连自己等人也视若无睹,暗叹了一声,默然跟着往外走。

  跳下飞船,看到飞鹰分院内的广场上的情形,让王冰到好笑,慢慢在落在广场一旁,仔细的打量着。

  原来,广场上人影闪动,不断的翻动,各种法宝天飞,都针对中间一人的上招呼,可是不等法宝击中对中间一人的上,便被击回来,然后又攻击着。

  中间的人是老鬼,而攻击的人是龙凤三十六子和紫炎等派的弟子,以及耷伽等人,将近两百人以组成阵法攻击着老鬼一个人,不能说是攻击,只能说是防守着老鬼一个人,这个阵法王冰一看是冰火大阵,是当年王冰在青山基地传授炎龙队时机灵一动,将玄冰阵和幻火阵组合起来的冰火大阵,冰火大阵的威力王冰内心很清楚,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但是,燃烧着火焰和极寒之气在老鬼的极深修为下一无是处,老鬼发出护体真气,一仗内坚如磐石,面对冰火大阵产生的威力及法宝的配合,老鬼不慌不忙的随手劈出,犀利的气劲让围攻的两百多人一个个焦头烂额,形极为狼狈。

  虽然如此,但王冰看出这些人自我给他们任务离开后,一段时间不见,每一个人从不同程度上有所提,所使用的法等都是来自九天仙鉴,可见,耷伽几人在王冰离开后付出了很多心血,略有成效。

  众人在老鬼的犀利反击下,一心一意想着避开老鬼的掌劲及如何反击,没有发现我的到来,而老鬼自王冰落地就发现了。

  暗骂这小鬼说走就走,留下一个烂摊子给我,每天配着这些小角,真是烦死人了,如果小鬼再不出来,我会被这些小角烦死,说不上那一天恼火了一个个把他们劈死,或着甩手不干了,免得心烦。

  想到自己一天天被这些小角着,而小鬼却躲避在飞船里驱除什么的黑魔功,说不定小鬼将一个烂摊子丢给自己,却借口驱除黑魔功而在那里偷笑自己,看着自己的笑话,愈来愈气,劈出的气劲愈来愈犀利,让两百多人一个个头大汗,躲闪起来极为吃力,每一个人上有不同程度的血迹红肿。

  其实,老鬼本来就不想和这些小角每天没完没了的就,但是,他从王冰的各种行径了解,他自己的这个徒弟虽然没有详细说过要做什么,而他预料到自己的徒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修真者那么简单,也许有更深的用意,因此,他虽然不屑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但为了支持自己的徒弟,咬牙切齿的忍耐着,忍耐的结果是将所有的怒火都释放在这几百人上,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徒弟和自己算帐,这些人会在老鬼的怒火下不死也层皮,即使如此,这两百人多人在老鬼的犀利气劲个个吃尽苦头,一个个叫苦不迭,希望我早些时候显,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但不可估量的是,他们的修为确实提了,如果没有老鬼的摧残,他们要达到现在的水平,还要好好修炼一段时间。

  老鬼看到王冰脸笑容的站在一旁观看着,愈来愈气,真元释放愈来愈强烈,他每天陪着这些人,像搔一样,一点都不过瘾,从没有好好的毫无顾及的打过一场,心里哪个难受就被提了。

  在老鬼愈来愈强烈犀利的掌劲下,耷伽等人气,勉强支持着,暗骂这个魔鬼今天怎么了,一反常态,下手愈来愈重,这样下去怎么行,但他们不出老鬼的威力范围,只能强撑着。

  王冰看到老鬼那黑着的脸,以及得不到充分发强忍着的表情,内心到好笑,老鬼能这么做已经难能可贵了,以他的个,最不耐烦的就是做这些事情,但见他下手愈来愈重,知道老鬼已经发现自己在一旁故意做给自己看的,意思是说他很生气,也有让自己手出配着他好好打一场的意思,如果自己不出手,那么,这些朋友就遭殃了。

  无奈的笑笑,不过,自驱除黑魔功修为进入地仙上阶后,有一试自己的手的意思,现在看着场内斗的热火朝天,内心也有些,暗中调动真元,在经络中急速转动。

  看到老鬼极为不耐,下手已经毫不留情,知道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再不出手,老鬼一怒之下会将这些人劈个半死。

  形闪动间,一道犀利的气劲袭击向老鬼,下落在老鬼前两仗处,九天神甲护体,光芒厚度达到一仗外,将老鬼圈出众人的威力截断,引到自己上。

  众人正一个个叫苦连天,暗骂老鬼今天发的那门子神经,有这样指导别人的吗,如果每天这样指导,能坚持下去没几个人,因为都不想死。

  但骂归骂,对扑面而来的犀利气劲不得不拼命撑着,不全力以赴,那种庞大的气劲更让人难以忍受,如山般的力一过一,接连不断迫而来,一不小心会死在这个魔鬼的手下。

  正当他们再也难以坚持下去时,到庞大的力消失,一个个一在地上,忙抬头看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这个魔鬼良心发现放他们一马吧,会有这么好心,但看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傲然站在老鬼前面,截断在众人上的力,心里恍然大悟,难怪力不见了,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内心大喜,有一种想哭的觉,知道自己的苦难终于在这个年轻人到达而到头了,今后不在忍受这个魔鬼的折磨了。

  他们内心惊愕,不会是这个恶魔良心发现放过他们一马吧?抬头一看是王冰内心恍然大悟,难怪力不见了,原来是被截住了,不是老鬼良心发现。

  众人心里有一种想哭的觉,知道王冰的到来标志着他们的苦难子终于熬到头了,今后再也不必忍受恶魔的折磨,有人甚至喜极而泣。

  耷伽苦笑道:“冰,你来的太好了,如果你再不来,嘿嘿,你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我了。”

  王冰看着耷伽灰头土脸的样子,知道在老鬼的犀利气劲下吃尽苦头,老鬼的厉害我是深有体会,暗骂老鬼也不留几分情,只顾他自己的兴,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耷伽突然间想起什么,慎重的问道:“冰,你的伤…现在…”

  王冰笑道:“你们放心,我现在没事了。”

  耷伽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其他人这时纷纷想王冰问好,叫师祖和掌令的声音极为混,王冰刚要说什么,突然间到一道犀利的气劲及,同时听到老鬼不耐烦的冷哼声道:“小鬼,婆婆妈妈干什么,少罗嗦,打了再说…”

  王冰也不再和其他人多说什么,掌挥气劲击老鬼的气劲,轰!翻天覆地的响声杂两掌相接后,释放出强烈的气劲,毫不留情的扑向众人上,刺骨的气息令他们一个个顾不得疲惫不堪的体,急忙往外跑。

  这才明白,老鬼本就是逗着他们玩,如果像现在这样攻击他们,早就死在这个恶魔手上了,也佩服王冰的修为深,我在离开他们以前,他们亲眼目睹了王冰的一系列杀戳,虽然觉得王冰气势摄人,修为超,而经过老鬼的折磨,与现在的比较,内心恍然,他们与王冰的修为相差悬殊。

  但他们不知道,王冰当时是在地仙中阶,而现在到了地仙上阶,以老鬼的眼力自然看出王冰现在的修为不同以前,所以发出的气劲也极为强烈。

  在众人的惊叹中,场中王冰师徒两人双掌不断的在接触,每一次的接触伴随着惊涛骇,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在众人耳边轰炸着,众人这时候也忘记了体的疲惫不堪,或活站,都目不转睛的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打斗。

  老鬼打的兴起,着着不留余地,每一掌挥出都带着震撼人心的犀利气劲,掌掌相连,间歇时间极短,几乎是没有停顿,黑着的脸终于有了生气,那是兴奋,那是愉快。

  面对老鬼的犀利掌劲,王冰开始硬碰硬,这是王冰对老鬼的了解,只有这样硬碰上几次,让老鬼有发的机会,同时,王冰内心大喜,老鬼现在发出的气劲比以前庞大多了,但是,他能够接下来,虽然说也到手臂发麻。

  这说明王冰从地仙中阶跨入地仙上阶后,修为有了很多的提,如果是以前,老鬼发出这样庞大犀利的气劲,王冰不用说硬接,早就跑了。

  一时间兴起,急速的调动真元,在硬接老鬼的犀利气劲时找机会反击,同时,幻影连闪,绕着老鬼找机会偷袭,老鬼开始时不以为然,站在原地挥动双掌击我的偷袭,但是,经过王冰不断的偷袭,他发现站在原地已经不能封住我的偷袭攻击了。

  老鬼动了,一闪两闪间,场都是他的幻影,王冰的偷袭对他不再有效,老鬼闪电般的速度像一道道闪动着的星,所过之处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眼难以捕捉。

  王冰欣喜的同时苦笑,老鬼确实有自傲的本钱,以王冰现在是地仙上阶的修为,在老鬼面前还是不堪一击,但老鬼的闪电般的移动也起王冰的好胜,大印决一点,九天仙鉴中的法使出,形急速闪动,速度提几倍,同时,双掌连连在老鬼的幻影上攻击,由于速度过快,很难捕捉老鬼的本体,笨办法,也是最有效果的,见影就破,果然有效,老鬼的形受到了限制。

  但老鬼的修为岂能是现在王冰所能抗击,在他的狂笑声中,护体真元急速调动,光芒由白转为金,坚如磐石,王冰的掌劲一碰到老鬼的护体真元,便消失无形,有如石沉大海。

  在惊天动地的轰击下,整个凼鹰分院内余音不绝于耳,除开先前攻击老鬼的几百人以外,其他也被这惊天动地的响声引出来,他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有敌人来攻击,但内心也纳闷,自凼鹰分院被我封闭以后,早在世人面前消失,就是他们没有耷伽等人的引导也难以出入,外人更不用说了,但看到广场内两条人影闪动,发出令天地变骇人气势,每一接触之下便是震耳聋的轰炸声,打斗惊险之极,释放的气劲余威不断的向外散

  不由被这种骇人听闻的场面惊讶的目瞪口呆,几乎难以置信,再看到耷伽等人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并不担心场中惊险的打斗,就知道不是敌人来袭击,有敌人入侵的话,耷伽等人就不会这么轻松的在一旁观看了,但人影闪动过快,他们辨别不出是谁在的打斗,不由注目观看。

  而在走出来的众人中有个气质俗的中年,她有着一头美丽的银发,雪白的长裙显示出她那动人心弦的材及曲线,脸庞上含着微笑,那是一种亲切和蔼的微笑,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个温柔的慈祥的

  她看到场中的打斗,似乎看清楚一个中年人和一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在切磋,虽然说切磋的场面过于烈,似乎也了解中年人的修为,不由有些的担心的望向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上,但看了一会后便放心了。

  明眸轻闪,看到一旁目不转睛,似乎带着担心神的桑珂倩后微微一笑,便明白场中的英俊潇洒年轻人是谁了。

  同时也看到了竹剑两丫头抱着的两个可小家伙,也许被这两个可的小家伙引了,轻轻的走了过去,而竹剑两丫头和两个可的小家伙没有注意烈的打斗场面,在自顾自的玩着,看到中年,竹剑两丫头神一喜,刚要说什么,被中年用手势阻拦住了,意思是不要打扰别人,竹剑两丫头看了一眼心神全部被烈的打斗场面引了桑珂倩,不由一皱柳眉,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中年再次将明眸移动到烈的打斗场上,秋水般的明眸中不时的出柔和的光芒,也许有几分关心。

  场中的师徒两个没有被他人的出现而打扰,老鬼虽然影的急速闪动即使避开王冰的攻击,同时也在反击着王冰,但从轻松自如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他没有尽力而为,在轻而易举的攻击着。

  王冰在全力以赴,没有老鬼那么轻松自如,老鬼的犀利气劲愈来愈强烈,随着打斗的不断进行,自然而然的庞大的气劲释放了出来。

  徒手的攻击难以足老鬼的打斗**,手一挥,狂笑道:“小鬼,接着,雷珠,去…”

  王冰也在与老鬼的攻击中到徒手难以再和老鬼斗下去,只有利用法宝上的威力才能对抗老鬼,大印决一点,九转塔释放出蓝的光芒,轰的一声巨响,雷字决夹带着庞大的威力袭击向老鬼,同时听到老鬼也祭出法宝,听到老鬼喊叫雷珠,心想,老鬼的雷珠不是被自己要来嵌入九转塔内了吗,怎么还有雷珠,难道老鬼雷珠法宝不止一个。

  瞬间,塔珠相接,快若闪电,轰隆!响声令人难以置信的响亮。

  众人被这一声巨响震的晕头转向,耳中钻入的轰炸声似乎震破耳膜,刺痛难忍,不由捂住双耳往后连退。

  在注视着打斗的中年微微一皱柳眉,似乎觉到了众人难以抵抗这种法宝对抗释放出的威力,纤手一挥,一道五彩光芒将众人罩了起来,众人这才觉到送了一口气,如山的力,震耳聋的响声消失了,心有余悸的继续观看着场中的烈打斗。

  而打斗中的王冰两人内心同时一惊,随即有各自不同的反应。

  老鬼惊愕的是,我随着修为提,九转塔释放出的威力也随着加强,暗叹这小鬼有一套,不但修为提了,法宝的威力更强,但随之而来的是喜悦,小鬼的法宝愈是威力强大,那么他的打的愈过瘾,这是难得的机会。

  王冰惊讶的老鬼的法宝雷珠,显然,同样是雷珠,这颗雷珠的威力比王冰要来的威力强大的多,威力几乎增强了几倍,暗骂老鬼小气,有威力强大的雷珠不给自己,还藏私,对自己的徒弟也这么小气,得找个机会想办法从老鬼手要回来加强九转塔的威力。

  虽然各自有想法,但攻击并没有停止下来,而且更加烈。

  王冰既然知道老鬼的法宝雷珠威力极其强大,知道单凭雷字决难以对抗老鬼,再说老鬼的法宝本就是雷珠,修炼的功法也带着雷电质的特,王冰释放出的雷字决对老鬼无效,想到这里火子决紧跟着雷字决袭击向老鬼。

  而老鬼在闪动的同时,狂笑不断,雷珠再次出手,夹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击而来,怪异的响声再次在广场上扬起,好在众人在中年的五彩光芒下没有丝毫觉,但看到法宝相接后闪现出的旋转气劲及雷声,火焰的燃烧声,以及由于碰撞而产生的闪电火花,知道不是他们能承受得了的,暗中侥幸,好在被罩在五彩光芒下,不然就惨了。

  接连不断的法宝碰撞相持不下,王冰也看出老鬼没有尽力,但也对老鬼无可奈何,老鬼的修为还不是王冰能对抗的,紧接着三决齐出,雷声大喉叫,火焰的肆,寒气的咆哮,惊天动地的威力,骇人听闻的怪异响声,在众人眼前目不暇接中在广场上闪现。

  无与伦比的气势加在一起击老鬼雷珠,同时,空明箫释放出梵音曲毫不留情扑向老鬼,王冰知道老鬼在攻击冰火雷三决的同时大意之下受到梵音曲的影响,那么,多少和老鬼相持多一点时间,但也知道,梵音曲对老鬼的影响力有限,希望不大。

  老鬼神欣喜若狂,这是因为能完全发而欣喜,在祭出雷珠对抗冰火雷三决的同时全释放出的光芒更盛,影几乎消失在光芒中,这是他以深厚的真元封闭住了自己,也是为了应付梵音曲的最佳方法。

  王冰一看就知道空明箫释放出的梵音曲无效,九转塔接连的释放出冰火雷三决继续攻击老鬼,影闪动间接近老鬼,双掌拼尽全余力劈波斩般的连连袭击向老鬼。

  在九转塔,空明箫,犀利的掌劲下来鬼依然应付自如,毫不犹豫反击,王冰发出的犀利掌劲不但没有接近老鬼的护体真元,更不用说突破,反而在老鬼的反击下返回来,王冰的犀利气劲和老鬼的气劲如汹涌澎湃的涛,一接一的向王冰下来,庞大的威力让王冰几乎无法呼影不由向后疾退。

  王冰心里苦笑的同时,暗赞老鬼厉害,这样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真是不简单,但也起无米之火,想到在绝域外以阵法困住三雄,何不以同样的方式捆主老鬼,想到这里不再一味的蛮攻,改变策略,影闪动,找机会布阵。

  老鬼看到王冰反常的情况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了王冰的想法,暗骂小鬼狡猾,想布阵将自己困住,嘿嘿…老鬼在九天大阵下吃尽苦头,知道九天大阵的威力不是他能突破的,他傲自负,但也对九天大阵无可奈何,何况,在绝域外他亲眼目睹我在打都中将人困住,心里冷笑的同时,暗想,如果真的被小鬼以阵法困住,那太没面子。

  因此,王冰想找到机会丢出的石子,手一挥石子刚出手就被老鬼庞大的真元震破接着化成粉末,几次之后王冰知道老鬼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因此将石子震成粉末无法布阵,心里暗骂老鬼明,这也让他发现了,但想到老鬼在绝域玄火自己所布下的九天大阵内吃尽苦头,后又见到自己困住三雄,注意到是自然的事情。

  不再费时间和力气布阵,但除了布阵王冰再没有能困住老鬼的方法,但一再输在老鬼手下,也太气人了,有什么方法可以困住老鬼呢。

  王冰一边在与老鬼攻击中闪动着,一边绞尽脑汁想着办法,脑海里急速闪烁着自己所知道的东西,试图找到对老鬼有效的办法。

  老鬼嘿嘿狂笑,他岂能不明白王冰的用意,内心警惕王冰的层出不穷的花样,他这个师傅自己也觉得当的很惭愧,王冰所出的东西都是他所不了解的,生怕王冰有新花样,但在警惕同时却又自恃修为深,暗自在心里冷笑小鬼又在玩把戏,自己又有何惧。

  王冰看到老鬼得意忘形的神,脸上出一抹神秘怪异的笑容,接着手一挥,无声无息的在以自己和老鬼为中心虚划了一圈,紧接着王冰的形闪电般的后退。

  老鬼在王冰挥手时以为故意在引他的注意力,内心暗自冷笑,但随即又一惊,知道王冰不会无缘无故的在他这个师傅面前做样子,但也不明白王冰要玩什么花样,暗自留心着,当见王冰形往后退时就到不妙。

  王冰在后退的同时收回九转塔和空明箫,哈哈一声长笑,一轻松的看着老鬼,怪异的神让老鬼到莫名其妙。

  老鬼暗想,你以为这样我就放过你停止攻击,嘿嘿…小鬼你想的美,我偏不让你如愿以偿,这段时间以后我受够了,不在小鬼你上发,难以释放我心中的怒火。

  其实,他真是闷坏了,这里布下九天大阵,他想出去又不懂出阵方法,当然不好意思找耷伽等人了,做师傅出不了弟子布下阵,这种没面子事情他怎么能让其他人知道,而阵内他知道如果他孤注一掷的破坏一通,王冰会和他没完,所以,闷着一肚子的气发在耷伽等人上,但这些人修为低下,又不能让他痛快的打一场,闷了这么久,现在等到我了,他岂能放过。

  老鬼冷哼一声,掌出夹杂着强烈的气劲犀利向王冰而来,但奇怪的事情发生,老鬼发出的气劲被一面无形的墙挡住了,明明看到王冰就在前面,但是气劲却无法到达,老鬼不信邪影闪动,向王冰扑来,而在扑来的同时再次挥掌攻击,但出乎意料的是,不但气劲受阻,他闪动的影也一样受阻。

  老鬼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知道是着了王冰的道,但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形,顿时内心怒火疯狂的燃烧,影闪动中,释放出全部真元,双掌急速挥出,犀利的气劲中夹带着轰轰隆隆的雷声,但是在老鬼的疯狂攻击下,情形并没有改变多少,我依然故我的站在他前面,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狂笑声中老鬼形急速后闪,但一样,后退的形受阻,老鬼内心惊骇的同时心火狂然,疯狂的攻击着,他在疯狂的攻击中明白了,他上了王冰的当,被困在一个类似于阵法的怪异元圈内,他可以在这个圆圈内活动,一旦想要出去,便被一面无形的墙阻挡住了。

  众人也被这一幕所惊骇,他们和老鬼一样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他们没有老鬼的深切体会,连从容镇静在一旁观看的中年也似乎因为不明白而百边看边皱着柳眉,众人很兴老鬼这样,他们在王冰离开后几乎是每天都要受到老鬼的折磨,而现在无异是帮他们出了一口气。

  老鬼疯狂的攻击了片刻,就知道小鬼布下的这个怪异圆圈自己无可奈何,凭借他的深厚真元是无法突破的,内心极为惭愧,而经过一阵的疯狂惊天动地的攻击后,内心的闷火得到了释放,忍不住问道:“小鬼,你玩的这是什么花样?”

  众人也想知道,想听王冰怎么说,就连那个中年一样好奇,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已经收回了罩在众人上的五彩光芒,大概想到惊天动地的攻击威力不再对众人有影响吧。

  王冰一直看着老鬼疯狂攻击,其实,王冰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老鬼的个我愈来愈了解,像他现在的情形,如果得不到释放,那会着自己没完没了,以前被困绝域的时候他可以朝着漫山遍野发,自从出了绝域后自己一直没有给他发的机会,而自己在为了驱除黑气息而离开时又让机器人布下了九天大阵,看到这里的情况就知道老鬼忍耐着没有破坏,也了解他的自自大狂妄的个,决计不会去问耷伽等人,现在自己出来了,他不找自己找哪个?

  而这个困住老鬼的无形圆圈是将时间结界简化布成,老鬼当然不知道了,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以后,下次不是没得用了。”

  老鬼见王冰得意的神,内心怒火大盛,暗骂,这一次自己已经威风扫地了,哼,还有下次?内心极为不服气,不相信以自己的修为破不了小鬼的这个无形圆圈,冷哼一声,调动真元,再次肆无忌惮的疯狂攻击,但是,情形和刚才一样,并不因为老鬼不服气而有所改变,但老鬼这么发一通也畅快了,内心虽然因为被自己的徒弟困住很没面子,但这会的发也让他心意足。

  王冰知道到时候了,如果再将老鬼困下去,出来以后又是没完没了的攻击,哈哈一笑,随手一挥,无形怪异的圆圈消失。

  老鬼知道王冰扯去了怪异圆圈,黑着脸缓步离开原地,也不望王冰一眼,想来被王冰困住既没面子,又不好意思面对众人。

  耷伽等人知道惊天动地的打斗已经结束,一个个围向王冰,而王冰和桑珂倩也发现了中年,能出现在这里说明是与他们有极大的关系,而耷伽等人不会认识,那么只有龙剑城了,内心已经有几分明白。

  桑珂倩看到中年人,极为欣喜的娇声问道:“水月师姑,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太意外了。”

  水月师姑温柔的一笑道:“我来了很久了,是得到你白云师姑的通知后赶到这里,只是你没有见到我就是了。”

  桑珂倩知道她一直飞船上陪伴着王冰那个家伙疗伤,刚才有担心他们师徒在打斗中这个家伙有意外,所以一心一意注视着打斗场,没有注意到其它,轻轻一笑道:“水月师姑,白云师姑怎么没见到她?”

  水月师姑道:“你白云师姑等我到达这里以后返回龙剑城了。”

  桑珂倩似乎有所悟,俏丽的脸庞山出现一抹欣喜,望老鬼一眼,接着又望了王冰一眼,看到王冰的神就知道王冰也明白水月师姑的份。

  王冰走向水月师姑,一抱拳道:“小子王冰见过师母,师母金安!”

  水月师姑温柔和蔼的望着王冰,听到王冰叫她师母就知道王冰明白她是什么人,以及与雷魔君的关系,暗赞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机灵和明,同时也喜上了这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也许是鸟及屋吧,想到这里望了一眼黑着脸的老鬼,对我笑道:“叫我前辈就可,叫师母…怕有人不会同意。”

  王冰知道她指的是老鬼很多年没有去龙剑城找她的事情,当年他们之间有什么约定王冰不知道,但肯定的是老鬼也是没办法实现诺言,笑道:“这一点师母放心,老鬼有不得已的原因所以这么多年来没去龙剑城,他内心是不是打算去龙剑城我不知道,即使他想去也无能为力,所以,这些年以来他没去龙剑城这件事情是有苦衷的。”

  水月师姑闻言有些惊讶,以雷魔君的个,对这些年来没有去龙剑城实现诺言的事情闭口不提,她也不知道,以为是雷魔君故意的,现在听来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内心释然,心情一阵舒畅,那就是说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等待也不是一无所有。

  而老鬼表面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变化,冷然的听着谈话,内心也有叹,有个机灵弟子就是好,这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就不用自己亲自出马了。

  王冰接着对耷伽道:“通知所有人,在会议室开会讨论一些事情。”

  耷伽一看王冰严肃的神就知道有重要事情决定,也不多言,向其他人一挥手,众人各自散去,然后道:“冰,那么我先去会议室吧,他们等一下就到。”

  王冰点点头,从刚才耷伽的动作可以看出,自己离开之后他建立自己的权威,有显示出了他的指挥才能,内心很欣慰,笑道:“那好吧,我们先去会议室。”

  一行人进入会议室,片刻后其他人也到场,其实在王冰和老鬼一番惊天动地的打斗时,就惊动了所有的人,除了一些忙着的人以外,其他人不用另外通知了。

  王冰若有所思的思考着一些问题,而其他人不知道我要做出什么的决定,但都到会有一番变动,而且变动是针对他们自己,所以静静的望着王冰没有说话,等待我宣布。

  桑珂倩在王冰边,见会议室人到都齐,而这个家伙还在神游,悄悄的一推王冰,王冰从沉思中惊醒,打量着所有人,发现多了一部分人,眼睛里有疑惑。

  耷伽解释道:“冰,这些人是你从地牢内救出来的人,当时你留下药自己去疗伤,这些人在解去上的暗手后,愿意留下来跟在你边,因为你不在,我代你决定了。”

  王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也表示同意耷伽的决定,望着众人站起来,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大家能在这里,说明我们很有缘分,也有些人与我有特殊的关系,也有些人是因为我而留在这里,但是不论你们怎么想,我都把你们看成亲人,你们也不用把我当作你们的救命恩人或者说佩服之类的话,你的路要你自己来决定,除了你自己以外别人无法决定,我不知道你们所受的教育和环境,但在我的教育和环境里却是人人平等,现在是决定你们的道路的时候了。”

  所有人惊愕,不是说跟在王冰边吗,怎么又要做决定,尤其是王冰救出的那上千孩子,内心更是惊愕,生怕我不要她们了。

  王冰继续道:“在让你们决定之前我要告诉你们,那就是…我肩负着一种特殊的使命,这种使命打我在胎里的时候就被决定了。”

  众人不解,会是什么使命,而且在胎里就决定了,但也恍然,难怪王冰的一举一动都与众不同,处处表现出一种与常人不同的襟气势。

  而也理解王冰为什么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创立九天集团公司,那是有目的而为,是为了这种使命而做准备。

  安思伟早就在内心对王冰的行径深有触,不禁问道:“不会是…”

  众人也知道安思伟的智慧,想听他怎么说,但安思伟看到王冰严肃的神没有说下去,等待着王冰亲自说出来,众人也将目光再次移动到王冰上。

  王冰深深的了一口气道:“这种使命就是维护世界和平,确切点说是维护整个宇宙的和平。”

  众人有些惊愕,也有些佩服,惊愕的是这个使命太难了,简直是不可能,佩服的是我从小就着手准备,一直在这方面努力奋斗。

  而老鬼内心到惭愧,这才到自己太小看自己的徒弟了,同时也暗骂,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做什么,那有一个人自由自在的舒服。

  而桑稞倩芳心中到极为震惊,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家伙处处与众不同,很多地方让人难以理解,也明白了王冰为什么会有她难以理解的也没有见过的飞船。

  而耷伽和易腾总算从王冰的这句话中了然培养他们的目的,同时内心也因为王冰的这种使命让他们到兴奋,因为,王冰的使命自遇我到他们以后息息相关,他们也有了一分责任。

  安思伟在王冰说完后接着说出了他刚才没有说出的话,他道:“不会是先统一这个世界,如果是这样,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

  众人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如果先统一,那会引起多大的杀戮,会让多少人无家可归,会有多少人死在王冰代天执法的手段下,真不敢想象。

  王冰摇摇头道:“我不是枭雄,也不是霸者,我的使命是维护和平,但不是破坏和平,但是,一旦有人企图引起杀戮,为了自己的私而让更多的人牺牲,那么就是我的使命责任了,当然,一般的斗争很正常,不在这个范围内,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一个没有斗争和竞争的社会是不会有发展的,我们要从宏观上看待事物的发展,虽然我说的很残忍,但也是事实,所有,我肩负的使命责任比统一称霸更艰难十倍,为了完成这一使命,我需要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完成,这就是我要和你们今天讨论的问题。”

  众人都思考着王冰的话,他们有些是被王冰所救而跟着,有些是因为佩服我而跟着,但他们从没有想过王冰会肩负着这么沉重的责任,而当这个责任与他们有了关系以后才到那是多么的渺茫,维护一个国家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很难的,几乎所有的人因为不当时的政局,团结一致之后推翻这个国家**无能的执政者,那样就已经很艰难,成功和失败同在,想想,一个宇宙啊,那是多少个国家,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没有清楚,太难以想象了。

  王冰道:“我的一生和这一使命无法分开,而你们一旦跟着我踏上这条路,那么,终生就得为这一使命而奋斗不息,如果到时候你想退出,我想很难,尤其是在我刚组装和平力量的时候,一旦或者说因为你的原因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那是决不允许的,当然,你们不踏上这条路并不是我不要你们了,没有那回事,你们想修,我会给你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选择,要么修,要么跟着我维护和平,你们有其他的想法我也不反对,现在,你们不愿意踏上这条艰难之路的人可以退出会议室,想平静的修炼我事后会给你们一个修炼的环境。”

  王冰背着众人,等着他们选择,不是王冰说的危言耸听,王冰不希望在创立凼腊分盟时或者说他们走上这条路以后又后悔莫及,那时候有很多他们不该知道的秘密会随着他们的离开而透,更担心的是飞鹰山庄和黑魔门,如果他们参与到世俗中的斗争,会给世俗界带来毁灭的灾民。

  而众人望着王冰的背影拔,无形中释放出浩然正气,让每一个人心中产生难以磨灭的印象,同时他们思考着自己的选择,因为他们在现在的选择决定着他们将来的命运,是平静的追求仙神之还是面对艰难又无期的维护任务!

  可以预见的是,追求仙神之,虽然不一定达到超凡入胜的境界,但相对与另一条路来说那是不同而语,再说,王冰说过了,如果你选择修炼,就会提供修炼的环境,他们不知道我提供的修炼环境是什么样的,但从王冰层出不穷的花样就知道,提供的修炼环境是难得的,也是他人所无法找到的,如果这一生跟在他边,也许还会将他那种特殊的功法一并传授,因为他可以把克制黑魔功的功法公布于修真界,何况是他边的人,也相当于他一派的人了,相信不成问题。

  而一旦选择上维护和平的道路,那一生就会为这一使命奋斗不息,但是,这也是一个特殊而伟大的任务,他们相信王冰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虽然说很难,而跟着我做这一伟大的任务那是何等的潇洒。

  总之,两条路一条是为了自己,而另一条是为了整个人类社会,有很大的区分,真是难以选择!

  这些人中老鬼做为王冰的师傅当然不会离开会议室也不会选择,因为他无论怎么选择都与王冰分不开,王冰有难他得出面,虽然说王冰不想让他惊世骇俗,但真正到了非出面不可的时候,作为师傅那有不理会弟子死活的事情,而水月师姑因为老鬼的关系也不会作出选择,因为他和老鬼一样离开不了,除非老鬼离开,但老鬼能吗。

  而桑珂倩也一样不会作出选择,同时内心也到她自己留在王冰边的机会来了,有了水月师姑和老鬼的关系,她自然而然会跟在王冰边,这也是白云仙子急急忙忙将水月师姑找来的用意所在。

  而耷伽等人经过这几年的学习,对科技的掌握和对凼腊星球的所有文化军事政治都有一番了解,他们明白,王冰打一开始遇到他们就开始这一使命的力量培养,从某种意义说,他们一脚已经踏上了这条艰难的路。

  上千孩子在沉思,紫炎等派的人也在思考,在地牢里救出来留下的一部分也在沉思,他们面临着选择。

  等了片刻王冰缓缓的回过,望向众人,深深的了一口气,全释放出令众人抑的气势,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情!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