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九十四章 代天执法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九十四章 代天执法
  第九十四章代天执法

  耷伽面对风霸中和蔼亲切的微笑到全极为不舒服,那种觉很奇特,但他又说不上来,内心暗自嘀咕,怎么和蔼亲切的微笑让我到很不舒服,是不是我胆怯了,应该不是呀,王冰是面对微笑胆怯的人吗?

  耷伽是不明白,难以解释风霸中和蔼亲切的微笑对他心灵深处产生的威胁,但王冰在一旁看的很清楚,不由皱起眉头,冷冷的望着风霸中,王冰可以肯定,风霸中不是一般的武林手,而是一个修真者,风霸中在微笑中释放出修真者应该有的气息,而且只针对耷伽而发,耷伽修为不够,这种无形的让他一时间到不适,也没有发觉风霸中的无形气息。

  王冰内心冷笑不已,哼,难怪绝代能够在世俗界横行霸道,与各方面的势力有亲密的关系,也难怪成为第一盗贼团,内部手如云,原来是修真者手其中,那不是一般手能够对抗的,不知道是个人行为还有计划的参与,如果是个人行为还好说,是某一个修真界中的门派有计划的参与,那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与自己的使命有了冲突,妨碍自己的计划,就没有收服这么简单了。

  桑珂倩纤手抓住王冰的胳膊,紧了紧,脸上有紧张的神,她当然不是怕风霸中,以她的修为一眼就看出风霸中是个修真者,她的修为虽然不如我,但也相差不远。

  她是担心我一怒之下出手,王冰在绝域外,分盟内制造的一系列恐怖血腥杀戳让她内心世界到惊骇,虽然王冰的杀戮不是针对她或者说龙剑城,以她温柔的个,不希望王冰双手沾血腥,但是,风霸中最好不要出手,或者说祭出法宝,那么王冰就以旁观者的份看下去,相反,风霸中凭着法宝的威力出手,那就有的瞧了。

  王冰在风霸中的出现后,内心隐隐约约觉到,这件事情不简单,王冰想以旁观者的份偷懒,让耷伽处理所有的事情,但到风霸中出现后就变了。

  没有理会桑珂倩,必要的时候王冰会毫不留情的再次制造杀戮,面一冷,望着耷伽和风霸中打道,静观局势的变化。

  耷伽在风霸中的微笑下到极为不适,也机灵一动,暗中调动真元在经络中转动,这才到风霸中带来的不适有所好转,内心一喜,冷冷望着风霸中。

  风霸中自然将耷伽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内心暗赞耷伽的机灵,以和蔼的语气道:“小伙子,你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攻击绝代是…”

  耷伽毫不客气道:“讨公道。”

  绝杀六子一楞,接着哈哈大笑,死在他们手中的不计其数,从没有发生讨公道的人找上门来,而今天却出现了,他们能不到可笑吗,所以,他们肆无忌惮的狂笑着。

  风霸中没有像绝杀六子一样觉得耷伽的这个理由很可笑,鼻子里再次冷哼一声,绝杀六子的狂笑声嘎然停止,似乎刚才没有笑过的一样。

  而风霸中点点头道:“向强盗讨公道虽然可笑,但是也说的过去,只要你有这个能力,说说看,你讨公道的理由。”

  耷伽对风霸中反常的行为到难以理解,对方不但没有嘲笑自己而且和自己讲理,任谁也知道这个理由用在强盗上很牵强,但风霸中却没有,微微一愣之后道:“我们九天佣兵团路过这里,但是却被绝代无缘无故的攻击,我们的雇主很生气,想讨一个公道,绝代凭什么这么蛮横无理。”

  耷伽也不是省油灯,他明知强盗之所以为强盗,无缘无故攻击是很正常的事,但在耷伽嘴里说出来就变了,似乎强盗也不应该无缘无故的攻击似的。

  绝杀六子神立变,眼睛寒芒闪闪,杀气腾腾的望向耷伽,手一伸抓紧兵器,等着风霸中的一声令下立即攻击。

  但是风霸中似乎耷伽说的理由很好,再次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也应该向绝代讨公道。”

  风霸中的话一出,手紧握兵器等着一声令下攻击的绝杀六子惊愕的回头望着风霸中,似乎到不可思议。

  王冰暗忖,果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看来耷伽难以应付,这是一个智谋极为明的老狐狸,将耷伽玩在掌之间。

  耷伽也一愣,对方的态度端正,极为配合,是不是太好说话了,原来准备好的说词现在一句也用不着。

  好在一旁的易腾及时接口道:“是不是应该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我们来到这里,这个公道是非讨不可,风先生能做主吗,如果不行还是请能做主的人出来打道。”

  王冰暗赞易腾的机灵,三言两语将自己一方被动局面变为主动,同时也将风霸中在绝代中毫无实职的事点明,意思是你既然在绝代中没有职位,那是没有出面打道做主的能力。

  风霸中首次脸上的神一变,有些惊愕的望着易腾,但也是一瞬间的变化,接着道:“这位小伙子错了,我在绝代虽然没有实际的职位,但是,绝代中的大小事务我可以做主。”

  易腾道:“是吗,风先生可以代替帮主绝天执行一切事务吗?”

  易腾的这句话极为犀利,如果风霸中说自己有代替执行绝天的一切事务,那就有谋权夺位的嫌疑,如果说不行,那么,他就没有出面打道做主的资格,他只有像周密一样走上打斗的这跳路。

  但是,风霸中不以为意道:“可以,现在要紧的是,你们九天佣兵团想向绝代要一个什么样的公道。”

  易腾和耷伽面面相觑,讨一个怎么样的公道?总不能说让绝代归属九天佣兵团吧,这已经不是讨公道了,两人心中都对风霸中的智谋到心惊,这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和蔼亲切的人,但和蔼的语气中带着极为锋利的刀子。

  耷伽和易腾的神变化似乎在风霸中的意料之中,微笑道:“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没有想好,如果没想到,可以慢慢想。”

  耷伽暗中大骂着风霸中的祖宗十八代,易腾却微皱眉头,接着一抬头道:“没有什么好想的,我们九天佣兵团的责任是保护雇主,现在也应雇主的要求找上绝代,当然,讨个什么样的公道雇主说了算…”

  风霸中接口道:“既然雇主的要求,你们作为佣兵团也是不由己,理应征求雇主的意见,不知道你们保护的雇主对绝代有什么样的要求?”

  风霸中说着将和蔼的目光移动到王冰上,他故意装模作样了一会儿,终于将目光移动正主上了。

  王冰心里冷笑,这个老狐狸心里早已有见地,但在这时候才面对正主,面对面解决也好,免得麻烦,王冰正要说话,被一旁的安思伟抢先了。

  安思伟一直没有言,内心却想着各种办法想让我亲自出马,但是,前面碰到的绝代群盗的手很底,他没有任何理由让我出面,但是,见到风霸中出面后他内心暗喜,知道机会来了,以他的修为也看出风霸中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是修为不低的修真者,安思伟能兼凼鹰分院的护法和军师,自有过人的修为和智谋,他一直动着脑筋,这时道:“我家公子路过这里,很开心的欣赏着坪撮沙漠的气势和不凡,但是被你们绝代打扰了,还将注意打到我家公子的家人上,我家公子很生气,我家公子边的这位小姐也很生气,既然绝代可以蛮横无理的对待我家公子和家人,那么,我家公子也希望绝代从今天起消失在坪撮沙漠里,所有的人臣服在我家公子的手下,不然的话…杀无赦!”

  安思伟的话让所有惊愕,包括风霸中和王冰,都不由将目光望向安思伟。

  风霸中早就料到王冰一行人前来攻击绝代有特殊的目的,也看出王冰一行人都是难得的手,但是他不惧怕,反而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想玩一会儿再将王冰吃掉,但是安思伟的强硬口气和杀气显得极为把握似的,但他也看出王冰是一个普通人,也没有看出王冰敛去气势,是以虽然惊愕,但也不怕。

  王冰最震惊了,震惊的是安思伟将自己形容成一个霸主,对方阵营既然有明的修真者,自己出面是迟早的事情,但没有说过不臣服自己的人一定要杀,这是安思伟夸大其词。

  王冰不由望着安思伟暗皱眉头,而安思伟面上镇静自若,没有丝毫的不妥,但他的内心却暗自得意,暗忖,你只想做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使者,以你这样的人才不统一这个宇宙那太可惜了,我会慢慢将你推上这条路,不要怪我,你想维护世界和平也避免不了杀戮,而且很辛苦,作为一个霸主就简单多了,最终目的也是维护世界和平。

  王冰那里能知道安思伟的一番想法,暗骂安思伟胡说八道,但安思伟已经说出了,自己总不能当着绝代的面否认吧,暗叹一口气,对耷伽和易腾道:“不要再和对方讲理了,直接击毙。”

  王冰的声音如在寒冷的冬天里寒过每一个人的心田,桑珂倩芳心中暗自叹息,杀戮最终还是避免不了。

  耷伽和易腾明白王冰暂时不出面,一切还是由他们来处理,两人有王冰在后面撑着也不怕对方,冷静地望着对方。

  风霸中在王冰下令时柔和的目光中闪了几闪,寒芒疾,接着又恢复成柔和的光芒,他并没有将王冰看在眼里,虽然王冰的口气很冷,冷得让每一个人发麻,但不是他,将柔和的目光移动到耷伽上道:“小伙子,看来你的雇主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角,你也不由己呀,我们就废话不多说了,直接开始吧。”

  风霸中的话一出,绝杀六子中的绝东像一支利箭般到常中央,等等望着耷伽和易腾,等到他们派人出来。他们六人内心怒火狂,如果不是风霸中一直没有下命令,他们哪能受得了被人欺上门来,而且我最后下令击毙对方的话让他们的怒火达到了最点,是以风霸中的话一出他急不可耐的第一个上场。

  耷伽暗骂风霸中故意做作,说什么做不了主,这不是明着骂自己吗,很是恼火,暗忖,我会给你这个老狐狸一个厉害,和易腾相视一眼取得共识后,示意化丹出手。

  化丹在王冰下令时只觉得体内热血沸腾,早就急不可耐了,得到耷伽的示意,以不亚于绝东的速度飞进绝东的对面,冷冷的望着绝东。

  绝东眼中毒的寒芒,手中的剑一挥,毫不留情的劈向化丹的头上,冷涩的光芒闪烁处,夹带着犀利的气劲,震撼人心,可见他这是全力一击,将内心的怒火全部放在这一剑上。

  化丹冷冷一笑,手腕略翻,剑尖上扬,截住绝东的一剑,同时顺着绝东的剑下削,快若闪电。

  绝天只觉得部一阵痛处传遍全,接着一冷,不由惊愕的望向部,只见一鲜血像箭般出,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的剑已经回鞘,他到两眼一黑,尸体碰然倒地。

  化丹在王冰下的绝杀令,毫不留情的在第一击中击毙了对方,然后等着对方下一个上场,冷涩的目光望着风霸中。

  所有人被化丹的这闪电般的一击所震撼,到难以置信,威龙佣兵团的人这才明白我们区区两百人怎么敢碰拥有五万人的绝代,而金刚等人也明白,如果先前下杀手,早就没有他们了,更不用说站在这里看着。

  风霸中眼睛一阵子收缩,寒芒疾,望向化丹,接着望向绝南绝西两人,示意他们两人联合出手。

  绝南绝西两人没有了刚才的狂妄自自大,化丹击毙绝东的动作极为快速,瞬间即逝,他们自问再狂妄也无法办道,两人警惕心十足的走出阵营,站在化丹对面。

  化丹依然一副冷冰冰的神,望着绝南和绝西两人,握剑的手紧了紧,然后大拇指一扣剑鞘,利剑出鞘,等着绝南绝西两人攻击。

  绝南和绝西两人相视一眼,倐地动了,绝南一振手中的黑剑直刺化丹正面,绝西一跃而起,手中的剑急速下劈,将剑当刀用,一样威力十足,不可小视。

  两人配合默契,同时发动,没有给化丹出手的机会,想在这一次的联合攻击之下击毙化丹,从攻击的角度看,他们的攻击战术很合理。

  但是化丹的速度太快了,影一闪处,在两人联合的空隙中利剑直指向对方的要害处,剑幻化飞虹,快速无比。

  绝南绝西两人到眼前人影闪动,顿觉不妙,想后退,但是,晚了,化丹的幻影已经从两人的空隙中闪过,剑芒扫过两人的劲部,两人觉得劲部生痛,接着眼前一黑,魂魄离体。

  化丹收剑后退,看也不看一眼绝南绝西,返回己方阵营,瞬间的接触,快若闪电,来的快,去的也快。

  耷伽冷冷的望了一眼风霸中,示意方云云出手,方云云一点头,踏着轻快的莲步移动场中,望着对方阵营。

  风霸中脸上这时候不再有和蔼亲切的微笑了,而是沉,冷涩,眼睛内寒光收缩不定,刚才三子的死让他毫无准备,想抢救也来不及,他知道对方现在对自己的人毫不留情的击毙,但是,仅仅凭这样的手想取缔绝代,那也太天真了。

  他一挥手,余下绝杀三子,绝北,绝中,绝下急速的扑向方云云,三道寒芒闪烁着冷涩的光芒罩向方云云,同时三人各出一掌,击向方云云的上中下三盘。

  方云云的修为不亚于化丹,在轻巧上更胜化丹,在绝杀三子扑来的瞬间,影闪动,硬生生地上升,然后头下脚上下落,手中的剑出现幻像,三把剑同时分击绝杀三子,头在触地的瞬间一个倒翻,双脚落地,利剑入鞘,影一闪返回击方阵营。

  后的绝杀三子的尸体倒地,方云云的这一着比化丹的动作更为快速,让人目不暇接,让人看起来只是绝杀三子扑出和方云云返回,就这么简单,但是,在这么简单的过程中击毙对方三人。

  群盗一个个脸上充惊骇的神,绝杀六子是他们心目中认为无人能敌的手,但在对方手下不堪一击,何况是他们,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寒山锋等人同样惊骇,好像不认识我们事似的,形不由移开我们边,保持距离,生怕我们对他们不利。

  风霸中一怔,接着寒冷的目光望向耷伽,像要吃人的野兽,张牙舞爪,他不再小看我们这边,冷声道:“难怪…好啊,原来有修真界的手找上门来,告诉我小伙子,是那一派的人找上绝代。”

  耷伽还没来得及说话,安思伟突然间接口道:“九天宇宙总部,九天血魔神亲自出马,是绝代的荣幸。”

  安思伟今天的话再一次让王冰惊愕,宇宙总部王冰到现在还没有建立起来,凼腊分盟成立后是几个人,没有多大的力量,而且王冰的名号怎么可以在这里亮出来,这不是告诉修真界的人,王冰手世俗界中的事情了吗,一旦飞鹰山庄和黑魔门知道宇宙总部和各个星球的分盟是王冰建立起来的,到时候不毁掉才怪,这个安思伟智谋超群,今天怎么回事,王冰差一点儿没被气死。

  桑珂倩的妙目第一次出怒火,望向安思伟,她很不希望王冰手上沾鲜血,维护世界和平是王冰的使命,不得已的时候也会到手,但是,毕竟和称霸宇宙不同,那会死很多人,她也明白,安思伟是有意无意的将王冰推上称霸宇宙的道路,她对安思伟的一点好顿时消失。

  在王冰犀利的目光下,安思伟若无其事的望着其他人,内心得意洋洋的大笑,九天宇宙总部和九天血魔神的名号怎么能不亮出来,自今而后,所有人知道九天血魔神意统一宇宙,攻击绝代是第一步,哈哈…有我安思伟在一旁出谋划策,何愁大事不成,统一宇宙是早晚的事情。

  众人对什么九天宇宙总部,和九天血魔神是怎么回事搞不清楚,但听清楚九天血魔神是王冰的外号,觉得很恐怖很血腥,也暗自奇怪,这么英俊潇洒的人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同后发麻的名号,再说,这个恐怖血腥的名号与这个贵公子的份格格不入,极不搭配。

  他们不清楚不明白,但不是所有人不清楚,风霸中就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一个,在安思伟叫出王冰的名号九天血魔神时,他的脸上的神再也难以保持冷静,各种神再变化着,显然,九天血魔神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也就是说他知道王冰在绝域外和凼腊分院制造的一系列杀戮。这也是说他不仅仅是绝代中的一员,还有另外的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未可知。

  神变换了一阵子后,望着王冰惊呼道:“你…你就是…九天血魔神…”

  王冰点点头,既然如此也不必要否定,笑道:“尽管我不喜这个难听的名号,但确实是我,能告诉我,你在绝代里呼风唤雨是你个人的行为,还是处于某一个目的。”

  王冰的微笑很灿烂,很人,但是,这是对众人而言,并不是对风霸中,在王冰的微笑下,他到心惊胆裂,首先惊骇于王冰的名声,其次,王冰的话直接击中要害,是他的致命伤,他到害怕了,脸上的惊骇神更浓厚,望着王冰不语,内心在衡量着。

  王冰脸一冷道:“那么…你不是个人行为了,告诉我,你是修真界那个门派中的人,希望我们之间不要产生误会。”

  王冰的话也是实话,王冰与修真界很多门派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是与王冰有关系的门派,王冰可以手下留情,毕竟王冰也是一个有情的人,不是无情的杀手。

  但是风霸中不这么想,他以为王冰说的是反话,眼珠子在转动,突然间疾声道:“给我杀。”

  绝代的群盗一愣,接着纷纷拔出兵器指着我们这一边,可是脚下却没有移动,刚才化丹和方云云的击毙绝杀六子的手让他们害怕了,那有胆量找死。

  风霸中厉声道:“还不给我上,将眼前这些干掉,快…”

  群盗暗骂不已,你自己不敢上,让我们去找死,真是岂有此理,但是他们惊恐于风霸中在帮中的地位,不敢不上,一个个慢慢腾腾的向前移动,脸上的神惊骇死,握着兵器的手在颤动。

  寒山峰等人见状,一个个拔出兵器准备在对方攻击来时防,面对声势浩大的群盗,黑的人群,内心暗自苦笑,对方人多,扑过来可以死自己一方的几百人,不用说打了,也奇怪九天佣兵团的人这个时候也能保持冷静,而且面对对方的人群无动于衷。

  一直在王冰边观看的童脸神偷蓝宕这时候动了,影闪动处出现在群盗中间,细长的手指在每一个群盗的间摸过,然后一声长笑返回王冰边,娃娃脸上尽是得意的神,也有期望,等着王冰夸奖两句。

  桑珂倩微红的俏脸一阵子好笑,望着王冰微微摇头,王冰也暗自好笑,望着群盗,童脸神偷蓝宕得不到王冰的夸奖,到无趣,很委屈的站在一旁看着群盗。

  众人先是不解童脸神偷蓝宕这是何意,有的以为他的手,偷群盗的东西,而看到群盗的样子时,明白了童脸神偷蓝宕这么做的目的,一个个不由哈哈大笑,连紧张之极的威龙佣兵团的人也到好笑。

  群盗不明白对方的人为什么突然间哈哈大笑,看到对方的人手指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望自己上看,接着一个个惊叫起来,丢下手中的兵器忙伸手提住子,那还顾及攻击。

  原来,童脸神偷蓝宕刚才利用快速的影,在闪动间将群盗的带割断,由于速度太快,群盗没有察觉,在我们这一边的人大笑下才发现自己的子要掉了,有些已经掉了下来。

  当然,童脸神偷蓝宕是修真界偷门的祖宗,超,将偷东西的本领用在割对方的带,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也很得意自己的表现,想向王冰邀功,想让王冰夸赞他几句,但被桑珂倩阻止了,生怕得到王冰的夸赞以后,这老小子动不动割人家的带,此风不可长,王冰也觉得不可以让他将偷的本领用在这方面,故意不理会他,所以这老小子自觉无趣,也到很委屈。

  风霸中也到意外,失去了炮灰,他影倐地离地而起,向内纵去,他是想逃跑,但是王冰岂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一点印决,在上空盘旋的九转塔轰隆一声巨响,释放出雷字决,将风霸中从上空打下来,如果不是为了摸索清楚他的底细,不仅是打下来,而是将他的魂魄收入塔内。

  耷伽在风霸中逃窜时一愣,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风霸中被打下来的同时,影急闪,扑向风霸中,想将他擒住。

  但是风霸中岂是那种束手待擒的人,眼见耷伽扑来,顾不得想及其他,原地一个大旋转,稳住被九转塔击打的失去平衡的躯,右疾挥,一道犀利的气劲硬生生的劈向扑来的耷伽,他意在阻敌,不在伤害耷伽,这时候那有心思攻击敌人,一心一意想离开此的。

  耷伽一声长笑,双掌一扬,硬接风霸中的匆忙间发出的掌劲,轰!耷伽的形连连往后退,到手臂一阵发麻,知道自己不敌对方,在形后退的同时软剑龙腾出鞘。不待形踏稳,原地一个一点脚尖,突地而起,劈波斩般向风霸中头上击下。

  风霸中怕的是王冰,但不是耷伽,他还没有将耷伽放在眼里,但这时候不解决耷伽带来的威胁,他没有机会逃离此地,心一狠,伸手一挥,一把银剑闪现在掌上,随手横架,将耷伽犀利的一剑拦住了。

  两剑相,仓的一声,耷伽的剑被风霸中的剑气振回。

  风霸中见耷伽的剑在自己的犀利一击之下完好无损,失声道:“不是普通的兵器,是修真者的炼制的法器,你…”耷伽一愣,随即明白对方的意思,是指自己的剑不是一般的神兵利器,是修真者用的剑,那么说是好剑了,内心谢王冰够朋友,笑道:“你行啊,我自己都不知道呢,谢了,接招!”

  接招二字出口,影闪动,急速扑向风霸中,风霸中因为耷伽手中的剑刚才稍微一愣,也不待耷伽扑来,剑影连闪,调动真元劈向耷伽。

  风霸中的话提醒了卡髯撒和小安利及易腾,他们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兵器,先前以为只是锋利而已。

  卡冉撒更是得意的大笑道:“好看的小子,谢了!”接着对一旁脸上充的金刚一伸手中的天绝,大充好人道:“怎么样,大块头,如果你和我朋友,我让好看的小子也帮你炼制一把。”

  金刚的重剑毁在卡冉撒手里,对卡冉撒的重剑很羡慕,听到卡冉撒以重剑惑他,一阵迟疑,眼睛里出奇异光芒看着卡冉撒手中的重剑,但也不忘记纠正卡冉撒叫他大块头,目光恋恋不舍的离开卡冉撒手中的剑道:“金刚,不要。”

  卡冉撒自言自语道:“这么好的事情你都不要,嘿嘿…不要紧,我等着。”

  王冰暗笑,这个愣头青为了让金刚做他的朋友,以重剑惑他,也不想想自己会不会同意,就这么肯定自己会给金刚炼制一把。

  场中的耷伽将一所学发挥的淋漓尽致,斗志昂扬,笑声不绝于耳,这是他出来以后遇到的第一个修真者,也是他渴望已久的心愿。

  风霸中的修为过耷伽不止一筹,但是他这时候心急着离开,没有将心思放在他和耷伽的打斗上,是以让耷伽无形中占了一个便宜,他不知道,他是在为耷伽陪练,随着打斗,耷伽的经验愈来愈丰富。

  安思伟若有所思道:“这是飞鹰山庄的照式,对方应该是飞鹰山庄的人。”

  王冰一愣,飞鹰山庄的人?我怎么没有看出来,飞鹰山庄的弟子使用的法宝是雄鹰,他们的剑阵,剑法王冰都接触过,但与风霸中使出来的不一样,不由望向安思伟,他先前为凼鹰分院的军师兼护法,对飞鹰山庄的事情知道的多是很自然的事,但是,这个安思伟今天几次的表现很是让王冰失望,王冰不得不谨慎从事。

  安思伟道:“风霸中现在使用的剑法想必是他在绝代里学的,故意掩饰他原来的所学,现在之所以没有使用出来,想必也是这样的意思,不想让你看出来。”

  安思伟在王冰的疑惑目光下若无其事的介绍着,语气很自信,也不理会王冰的怀疑之,王冰也觉得部分安思伟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必要骗自己,既然是飞鹰山庄的弟子,那么一切就好解释了,飞鹰山庄果然将触手伸到世俗界,王冰担心的事情终于形成了事实,那就再没有必要向风霸中了解真实情形。

  望着耷伽和风霸中的打斗,王冰到有些不耐,冷哼一声,在众人听来这是很正常的,但桑珂倩等人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而这一声冷哼钻进风霸中的耳朵里,如惊雷般一声轰炸,风霸中顿时到晕头转向,全一阵无力

  耷伽在发出冷哼声时,立即明白了王冰的意思,抓住风霸中失神的一瞬间,龙腾出而出,银芒闪烁,直接贯入风霸中的口,风霸中闷哼一声,惊骇的望着我,然后两腿一软倒地。

  耷伽一伸手,龙腾从风霸中上飞出,带起一血箭,然而,风霸中没有丝毫反应,群盗知道不妙,风霸中已经被对方击毙,转就往内跑,现场极为混

  耷伽没有理会逃跑的群盗,这些人不是我们攻击的对象,没必要和这些人过不去,他一挥手,王冰一行人直接进入绝代的内部,外围的遇到的阻力不大,从外围攻击开始,绝代的帮主绝天没有出现,一直到击毙风霸中也没有路面,情势看来很紧张,对方在里面等待着我们。

  一行人通行无阻的进入绝代内部,在靠着山腹的正前面,有一座极为华丽的楼房,依山而建,与正前面的山连在一起,而山下被挖空,和楼房接连,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客厅,客厅的布置很豪华,令人到惊奇,在沙漠中会有这样华丽豪华的建筑物和布置。

  客厅正中的太师椅上着一个年龄四十多岁的男子,有着一张白净的面孔,炯炯有神的眼睛,鹰钩鼻,微薄的嘴,一头黑头发用一个玉簪束扎,脸上杀气腾腾,上的黑长袍无风自动,显然内心很生气,正在极力控制着自己。

  在他后站在四个青年人,也是一服装,不同的是他们是黑劲装,背上背着黑剑,从他们眼睛里不时的释放的寒芒来看,有不俗的修为,此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在黑男子右边着四个人,一个是,神情极为妖艳,顾盼之间眼角情荡漾,勾人魂魄,她着火红裙子,一头金发搭在后背,人也极不安分的将动人心弦的目光移动在每一个人上,脸上亦喜亦嗔。

  另外三人都是男子,年龄在三十到四十之间,不理会边金发的动人心弦的目光,他们一个玩着手中的剑,不时的抚摸着。

  另一人冷冷的望着广场,面无表情,无法从的神中辨别出他现在的在想什么,也不看其他人一眼。

  而三个男子中的另外一个双目紧闭,似乎是睡着了,两手伸进袖子内,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黑长袍男子左边着三个人,一个老人,一个是青年人,一个是中年人,老人脸上似乎有所期待,两只不时的闪烁着光芒的眼睛不断的瞟向广场。

  中年人的手中紧握着剑把,脸上充怒气,嘴角不时上扬,眼睛里不时的出令人惊骇的寒芒,冷冷的望着广场。

  而那个青年人是客厅里最特殊的一个,特殊在他的脸上神中,他与其他不一样,显得焦急不安,很害怕的样子,目光不时的望向广场,看到广场上没有人,神有些缓和,接着又紧张起来,两手不安的互相着。

  在客厅前面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上黑的站着人群,中间空着,客厅和人群形成一个包围圈。

  王冰一行人踏入广场,对广场和客厅一目了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中间空着的地方是留给王冰这些人落脚的,而形成的包围圈是让王冰等人无法离开此地。

  看到这样的情形,威龙佣兵团的人内心极为紧张,寒山锋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想向耷伽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出口,也许,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

  相反,寒小耘神镇静自若,一双妙目不时的望向耷伽,并没有为眼前的处境担忧,毫不放在心上。

  以耷伽为首一行人毫无畏惧的踏进对方安排的中间空地上,等站定后对方将进来的空隙堵上,完全置在对方的包围中。

  王冰冷眼打量着客厅内的人,从中间的黑长袍中年到他后的四个青年人,再到右边的三男一,看到那唯一的用挑逗似的眼神向自己抛了一个媚眼,暗自一皱眉头将目光移动到左边的三个男子上。

  看到老人的期待的目光王冰有些恍然,那是一种面对手产生的兴奋,希望与对方一斗,斗志昂扬,而中年人充怒火的目光让王冰到不解,不待王冰有其他想法,那个青年人的紧张不安的状态引起了王冰的注意力,对方看到王冰将目光移动到他上,有意识的将头下勾,但是,王冰还是看清楚了。

  他就是让王冰落在凼腊星球的,飞鹰山庄姓木的,他从凼鹰分院趁着王冰受伤而逃跑,想不到却在绝代出现,他害怕我认出来,可能是被王冰在凼鹰分院的恐怖血腥手段所惊骇,除此之外他没有理由躲避王冰,他当年偷袭王冰的时候,是以王兵的份出现,并不是现在的这个份。

  在王冰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王冰一行人,看到领头的耷伽,微微一怔,当发现王冰时,都将目光定在王冰上,显然,从姓木的嘴里已经知道王冰才是这一行人的重要人物,而他们脸上也没有因为我的出现而出惊骇或者说惊恐,那是说他们有所持,并没有将王冰放在眼里,同时让王冰意识到绝代并不像是一个单纯的盗贼集团,一个盗贼集团听到王冰恐怖血腥的手段会面无惊慌,无动于衷的在那里稳如泰山吗?

  易腾介绍道:“中间的那个黑长袍的男子就绝代的绝天,他是这些年来的在各国引起轰动的风云人物,手段极其毒辣,提到绝天,人们到世界末到了,他在各个国家都制造下恐怖的事件,没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给对方造成极大的损失,包括生命。”

  王冰点点头,从他现在若无其事的看着我们一行人的样子知道,他并不害怕我们,这除了他有极为明的手外,另有他持。

  易腾继续介绍道:“绝天后的四人是他的左臂右膀,地位在绝杀六子之上,手也在决杀六子之上,号称绝天四卫,是绝天的护卫,绝天右边的三男一是绝代除了帮主绝天以外的实权人物,是绝代的四大堂主,的是红燕子水丽虹,三男分别是黑龙姜家回,黄鹤加远,蓝虎离羊,他们四人在加入绝代以前都是盛极一时的大盗,血案累累,但由于四人绝,到现在无忧无虑的活着。”

  王冰暗想,也许从今天起他们四人就不会无忧无虑的活着了,他们应该去一个他们该去的地方,我一定给他们定下了。

  易腾继续道:“绝天左边的三人不是绝代中的手,据我的推测他们是绝代的客人,私下有没有其它份我就无法知道了,而那个青年人曾经在凼鹰分院出现过,是飞鹰山庄的弟子。”

  王冰道:“不错,他是飞鹰山庄的弟子,虽然手不是很好,但他的份在飞鹰山庄中不低,他边的老人和中年人我估计,不是飞鹰山庄的人也与飞鹰山庄有关系。”

  耷伽接口道:“冰,对方很冷静,冷静到让人到不耐烦,想直接击毙他们,我们需要费一番手脚,搞不好,我们要付出一定代价。”

  王冰道:“你放心大胆的和他们打道吧,至于出手对付他们的就不必要了,他们的四大堂主和绝天四卫不足为惧,绝天的手现在还难以判断,这是一个心计很深沉的人,而他左边的三人都是修真者,到出面的时候我来对付他们,据他们的冷静态度,他们还另外有所依仗,是什么人我现在难以估计,但可以肯定,手在客厅中人之上,你们小心应付就是了,你们也不要忘记了,我们也有手在暗中,必要的时候他们会出手的。”

  耷伽和医腾明白王冰说的手是指飞船上的老鬼和水月仙子,水月仙子或许会在必要的时候出手,而对老鬼他们就没有信心了。

  两人得到鼓励打气,向前一步冷冷的望着客厅中的绝天,他是绝代的主事人,现在等他出面打道。

  而安思伟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张椅子放在前面让王冰下,等王冰下后他不待耷伽开口,直接对着绝天道:“九天宇宙总部,九天血魔神大架光临,代天执法,所有人在此刻向九天血魔神行礼并汇报自己所有过错,如不然的话…杀无赦!”

  安思伟的话让所有人惊愕,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王冰上,似乎到有些不可思议!

  在客厅中央的绝天神一冷,接着狂笑起来,刺而的笑声让每一个人的到不舒服,震耳聋的狂笑声听在众人耳中如惊雷般轰炸。

  伴随着绝天的狂笑声,气氛陷入紧张,情势一触即发,每一个人到心中一紧,无形的力从心田荡过!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