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零三章 心灵撞击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零三章 心灵撞击
  第一百零三章心灵撞击

  随着王冰的沉思,陷入了困境,沉浸在难以选择的境界里,王军等人已经说的很明确了,他们没有敞开说自己就是王先生,是自己创建了九天逸园,但是,从他们的答复中很清楚的指出自己就是九天逸园的创建人。

  因为九天集团公司与眼前的关系不大,他们没有提起,但是,钟欣住在这里,而他们也住在这里,这足够说明两者中间的关心,如果没有关心,钟欣完全可以将他们安排在这里,而钟欣本人不会住在这里,首先,安全上受到威胁,像钟欣这样一个掌握着世界的公司董事长会随便和一群陌生人住在一起吗,确实是不可能,但事实上大家不但住在这里,而且一住就是好多年。

  王冰毫不犹豫的承认,他们几个已经心里有数,只是大家在王冰没有自己说出来之前,不想让王冰为难罢了,而对于王冰来说,这一点很要紧,让王冰有了考虑的余地。

  现在,他们一直在等待着王冰的答复决定,可是,王冰能吗,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一旦他们走上争霸的道路,还会像现在一样亲密无间吗,王冰可以肯定的认为不会,耷伽等人如果说对王冰没有情那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所以,毫不犹豫的支持王冰,让王冰的威信在众人眼中是至无上的,如果不是好朋友,他们会这样毫不迟疑的作出选择吗,当然不可能,在生与死面前,人人都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而他们已经放弃了生与死的选择。

  而王军几人同样会毫不迟疑的选择支持王冰,将生路让给王冰,而一旦面临死路,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王冰推开,而他们自己踏上去。

  那时候,王冰是多么的伤心和孤独,一个人背负着至无上的威信,一个人沉思默想,私下了的孤独和寂寞没有一个倾诉的人,也没有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自己难道就这样过一生吗?

  夜已经到了快要接近天亮的时候了,王冰依然在沉思,军哥几人依然望着王冰,等着王冰的决定,不同寻常的气氛却在每一个人心里不停的回旋。

  王小强望着将去的黑夜,他知道王冰现在心里在挣扎着,而这个时候应该是他出面的时候了,轻轻的道:“冰,真的这么难吗?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不够你考虑,也不能让你作出决定?”

  王冰深深的了一口气道:“是的,我…真的很难决定!”

  王小强依然望着黑夜,没有回过来,轻声道:“黑暗快要过去了,接着就是黎明,时间过还真快,可是冰,你想想不管是黑暗或者是黎明,地球照常运转,也不因为黑暗到来而停止,或者因为黎明到来而加快旋转,一切的一切照常定位在他的轨道上,据这个规矩,才有了四时的变化,才有夏秋冬,人也一样,不管是在多么艰苦的环境里,他依然要生存下去,而生活在舒适的环境里的人,他也一样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也是规矩,你明白吗?”

  王冰无语,强哥并没有强迫自己做出决定,但是,毫不留情的用比喻指出了他们的想法,也告诉王冰,人活着应该据自己的想法作出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他们已经决定这样做了。

  王军望着无语的王冰,轻声道:“冰,其实你用不着这样为难,有什么事情我们兄弟共同承担就是了,其它的只不过是次要的,我们内心的那分真挚的情永远都不会变的,我不知道你心中的障碍是什么,但很要紧吗,我们兄弟共同面对不好吗。”

  王冰内心在吼叫:“军哥啊军哥,如果你知道会失去我这个弟弟,你还会这么说吗,你愿意失去我这个弟弟吗,我想你也不想,但是,一旦决定踏上这条路,到时候…我真有些怕,如果我能想到周全的办法就好了,那就是既不用失去兄弟又不影响大局,但是,现在我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梁成道:“我们几十个人自小是孤儿,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遇到你以后才有了改变,这些年来大家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心一意掌握着科技知识,每一个人都掌握着一门别人无法理解的知识,他们内心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等着你回来,也相信你会回来,然后大家跟着你踏上一条创业之路,不管这条路多么艰难险阻,都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你踏上去,不是为了报恩,而是大家相信你,相信你会带着大家闯出一条创业之路,所以,这些年来,大家一个劲的学习期待着,冰,现在你回来了,你看大家都多么兴。”

  王冰内心世界再次震撼了,原来他们就这样相信自己,相信能带着大家闯出一条路,可是,踏上这条路后他们还能这样相信吗,当然会,还能成为朋友吗,也会,但只是在心里,表面上就难了,就像耷伽几人,到最后自己离开时,连一声冰都吝啬的不能出口。

  天已经亮了,几人都深深的了一口气,知道是决定的时候了…

  王小强道:“不要让大家失望吧,不要让大家痛苦的看着你一个人面临着生与死的道路,不要让大家一直活在等待中,如果相信命运的话,也许这就是命运的使然,让大家聚在一起面对一切,挑战一切!”

  王冰叹了一口气,王小强说的这是事实,如果不答应他们,他们一样会等待着,一样的痛苦,如果这样,还不如让自己一个承担所有的痛苦,苦涩的笑道:“这个决定太难了,你们…也许以后就会明白了。”

  三人想的是如何面对一切,岂能理解王冰的心情,暂时无法知道王冰心里所想,听到王冰口气中有些松动,脸上微

  王小强伸出有力的手掌道:“来吧,让我们兄弟一起面对一切,不管以后的道路是多么的艰苦艰难。”

  王军和梁成也毫不犹豫的将右手搭在强哥的手掌上,等带着王冰伸出右手!

  王冰内心好难啊,望着几人殷切的眼光,期待的神,暗叹了一声,知道无法避免了,苦笑着伸出右手,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内心决定要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四人心里都热乎乎的,出了微笑,四颗心紧紧的连在一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敲门声响起,之后小如带着一脸兴奋冲了进来,看到几人的样子,不解道:“小小哥哥,你们在干什么?一夜都没有休息吗?”

  四人一笑松开紧握着的手,一切都在不言中,兄弟间的默契毫不犹豫的表现出来,王冰内心有些伤,兄弟间的情份还能保持多久,也许,随着王军等人踏上自己的使命这条路,随着我答应他们,意味着将失去他们,意味着这种情不会很长久了。

  王冰摇摇,排除头脑中纷纷扬扬的杂念,笑道:“小妹,我们几个在聊天,一夜没有休息,刚刚要出来,你就来了。”

  小如扮了一个可的笑脸道:“哇,你们真厉害,你们再聊什么,怎么没有叫我一起聊?”

  显然小如也很好奇几人聊些什么,但是这些怎么能告诉天真无邪的小如呢,她还不是能承担这些责任的时候,王冰也不想失去这个妹妹,笑道:“也没有什么,大家都是随便聊聊而已。”

  小如有些狐疑道:“随便聊聊,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看出了小如的难,所以王军道:“小公主怎么起来的这么早,我看没好事。”

  果然引开了小如的注意力,小如小巧可的鼻子一皱道:“什么早?好像人家每天睡懒觉的样子…我才不像有些人呢。”

  小如说着望了王军一眼,显然是在报复王军,王军等人知道小如的个,这些年里,大家都很疼小如,小如成了这个大家庭里的公主,再加上父母的宠,那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在小如虽然刁钻,但也是一个懂事的可,不会作出无礼的事情,所以大家更喜她。

  当然有时候很刁钻难,就像现在,王军无奈道:“是啊,我很懒,我每天睡大觉…还有,不讲究卫生,不懂得尊敬人…”

  王冰几个忍不住大笑,小如也忍不住娇笑道:“行了,行了,说的多委屈,好像是我迫着你说的一样,看在你主动承认错误的好态度上,我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

  王军嘻嘻笑道:“有这样的好事,那真是要谢小如公主了,小公主因何大架光临,不会是为了看我们几个有没有起吧。”

  经过王军的提醒,小如想起什么事,说道:“呃,小小哥哥,你今天做什么,是不是没事做?”

  王军几人望着王冰直笑,笑的很神秘,好像王冰大难临头了的样子。

  王冰有些不解,笑道:“是啊,我还没决定做什么,你有好的建议吗。”

  小如突然跳了起来,笑道:“小小哥哥,太好了,人家今天想去逛街,你很久没有陪人家逛街了。”

  难怪王军几人笑的那么神秘,原来早就知道小如想什么,王冰也忘记了小如的个,但也觉得自己应该放松一下,陪陪他们,逛街也不错。

  小如生怕王冰不答应,加了一句道:“你在离开前骗我说,不再离开了,你要作出赔偿的。”

  这个小如,个还是那样的刁钻,敲诈勒索的方式也依然,王冰笑道:“好吧,我会以逛街的方式作出赔偿损失。”

  小如得意的望了王军等人一眼道:“你看小小哥哥多好,那像你们几个,一听到逛街就一个个溜了…对了,小小哥哥,我也要叫上莹姐姐,可以吗?”

  王冰一惊,内心也迟疑不决,项莹…大家现在见面怎么面对呢,而且项莹也未必会来,不由道:“这…”小如急道:“小小哥哥,我很想让莹姐姐也一起去,也要给她惊喜,说小小哥哥能治疗好她的头痛病,好不好嘛小小哥哥。”

  王冰茫然的点点了,小如兴极了,边笑边冲出门去,笑道:“我马上给莹姐姐打电话让她过来,莹姐姐听了一定很兴的。”

  王冰默然,望着小如离去的背影不语,内心在喊叫,项莹,我难道真的无法避开你吗,我们真的要生活在痛苦之中吗?

  王军等人察觉到王冰的神不对,强哥关心的问道:“冰,你没事吧,还是那里不舒服?”

  王冰能没事吗,心灵深处的折磨能舒服吗,但是,这一切不能告诉他们,摇摇头苦笑道:“我很好,没事的。”

  王军几人相视一眼,看出王冰有事却不愿意说,也就不再问了,然后我们几人步出房间,接晨曦中新鲜空气!

  清华生宿舍区内。

  项莹继续回忆那天的情景,一点一滴依然很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似的,历历在目,当时,她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可的小姑给的震惊是多么的大,当然,不是小姑给她带来的震惊,而令她到震惊的是,这个小姑手指上戴着的戒指,看到这枚戒指差点没让她当成晕倒

  这枚戒指无论式样或者说颜,都与王冰送给她的一模一样,她记得王冰曾经说到戒指和项链的来历时,声言是捡拾到的,当时她没有在意,只在乎戒指的漂亮和项链的式样好看,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逐渐猜测到,这种珍贵的东西能随便捡拾到吗?

  而且,她从没有见到过同样的戒指和项链,用她父亲的话说,不是机器制造的,也不是人工制作的,而现在,她终于见到与自己的戒指一模一样的了,是偶然?还是与王冰有关联?她怀着动的心情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可是,怎么与能从这个可的小姑那里得知其中的秘密呢,她迟疑了,直言吧,这种事情本无法向他人说起,是自己的一大心事,也是一桩伤心往事,但是,这个小姑和她手指上戴的戒指深深的引着她,引着她的灵魂,让她彷徨不安,当天晚上她记得很清楚,她失眠了。

  这种失眠在过来的岁月里,不是第一次出现,但是,当天晚上让她最震惊,她记得她当天没有勇气走向那位小姑,而当天晚上的折磨让她决定,自己必须想办法从这位姑口中了解到自己内心的疑惑,不然的话,自己就会每天陷入失眠中,等不到了解情况,也许,那一天病魔会夺取她的一切,包括生命。

  抱着这样的心情,她注意起这位可的小姑的一点一滴,但是,她不知道如何结识这为姑,正在她彷徨不安的时候,事也有凑巧,那天她那头痛裂的现象又出现了,她痛的厉害,无力的扶着校园中的一个颗树,头冷汗的抵抗着头痛裂的折磨。

  正在她痛的死去活来时,耳边传来一个孩子带着关心,带着焦急的话,隐隐约约中,她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小姑脸关心的望着自己,她内心大喜,因为这个姑就是令她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近的那个可孩子。

  她知道小姑看到自己的痛苦而过来帮忙,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关心,她艰难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一会儿就好。

  从此以后,这与这位可的小姑成了朋友,也知道这个可的小姑有一个动听的名字王小如,而她也喜这个天真烂漫又心地善良可的小姑,与小如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姐妹。

  但是,她还是没有勇气问起戒指的事情,有一次,小姑抚摸着戒指,表现出惘的神,也有着思念和忧愁,她的芳心莫名的一震,但也知道机会来了。

  项莹很清楚的记得,她当时有意无意的问道:“小如,你的这枚戒指很漂亮,我从没有在外面的市场上见过!”

  项莹说的也是事实,她是有一模一样的一枚,但不是市场上,她也很想问小如手指上的这枚戒指的来历,但是,她没有问出来,只是很有技巧的夸赞这枚戒指的好看。

  而沉浸在忧愁中的小姑突然收起惘的神,得意的告诉她:“这是我小小哥哥送给我的,莹姐姐当然不会在外面见到了。”

  小小哥哥?项莹对这特殊的称呼到不解,但肯定小如是对一个哥哥这样称呼,而且,她手指上的这枚戒指就是来自这个小小哥哥,小如的小小哥哥怎么会有这么希奇的戒指?难道也是捡拾到的?不由一愣道:“小小哥哥?小小哥哥…”

  小如并没有想那么多,很多人对听到她说到小小哥哥时也会和莹姐姐一样,出茫然的神,所以,小如得意的解释道:“小小哥哥是我的几个哥哥里面最小的一个,所以,我叫他小小哥哥,小小哥哥最有本事了,他送给了我好多的我喜的东西,我的几个哥哥里面,他送给我的东西最好,我也最喜。”

  她那时候不知道心里多么的动,忍住动问道:“小如,你小小哥哥怎么会有这种希奇珍贵的戒指呢?”

  小如的神出乎意料的一怔道:“很希奇珍贵吗?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我小小哥哥多的是,他不只给我,还给我爸爸妈妈,还有很多哥哥也送了,有些只是颜不一样,哦,对了,我和妈妈,儿的颜一样,几个哥哥的颜一样。”

  项莹内心怔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戒指出现在同一个家庭,难道王冰真是捡拾到的,或者说王冰就是小如说的小小哥哥,但也同时不解,从小如的话中她听出有很多哥哥,而且都很疼小如的,怎么会有这么多哥哥,她不解的问道:“小如,你哥哥很多吗?”

  小如嘻嘻笑道:“那当然,我算算,强哥一个,军哥一个,小小哥哥一个,三个了,还有梁哥…哎,不算了,反正很多就是,他们都是小小哥哥的朋友,对我很好的,都比我大,只有一个妹妹儿比我小,叫我姐姐,不然的话我最小了,真是气死人了,下次叫小小哥哥给找几个弟弟妹妹,我要当姐姐,不想当妹妹。”

  项莹总算从小如的话中知道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哥哥,原来不是同一父母所生,而且,她也听出,关键人物就是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上,也许,一切能从这个小小哥哥上解开。

  当时,她没有想到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就是王冰,也没有联想,因为,从小如口中知道,小小哥哥是一个善良有心的人,收留了很多孤儿,而且,毫不犹豫的将希奇的戒指送给他们,这样的一个人不会是像王冰这样年龄的人所能做到的,但她还是问道:“那你小小哥哥有没有给你找几个弟弟妹妹?”

  小如快乐的俏丽脸庞上立即出现了乌云,摇摇头道:“没有,我很久没有见到小小哥哥了,我很想小小哥哥的,大家都很想小小哥哥,可是,小小哥哥不要我们了…”

  项莹看着小如脸庞上的泪水,怜的为小如擦拭泪水,安慰道:“你小小哥哥那么喜你,怎么会不要你呢,他肯定是有事不能来,会来找你的。”

  她那时这么安慰小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因为,她不知道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因何不见,像他那么关心着小如等人的人,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不见,难道是出事了,这时候她已经忘记了解戒指的事情,想着如何安慰小如,她这时已经把小如当作了自己的妹妹。

  可是小如哭泣道:“小小哥哥很久没来找我了,我问爸爸妈妈,他们和莹姐姐你一样告诉我就会来了,可是,我看出爸爸妈妈也很担心小小哥哥,只是不想让我担心才骗我的。”

  项莹一惊道:“你爸爸妈妈不知道你小小哥哥也去了哪里?”

  小如着泪水道:“是的,我的很多哥哥都没有问爸爸妈妈,但是,我知道他们内心很想念小小哥哥的,我也很想很想小小哥哥的,他从小到大都对我最好,什么事都依着我,可是,他总是神秘的出现,神秘的离开,他骗我说再也不离开我了,但是,那次我从学校回来后,就再也找不到小小哥哥了,然后,她也再也没有回来过…”

  小如说到伤心处,再也说不去了,小小哥哥的失踪对她的打击很大,项莹内心也很难过,为了这个可小姑难过,这个小小哥哥也太残忍了,怎么放着这么可的妹妹不理,也不回来看看她。

  她也内心不解,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连父母也不知道,不由问道:“你小小哥哥是做什么的,也许从这方面着手找他。”

  小如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小小哥哥是做什么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小小哥哥也从没有说过,也没有听说他做什么事,再说他那么小,会做什么事。”

  小姑的分析让项莹更加不解,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收留了很多孤儿,这些孤儿的开支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不做事怎么养活这么多人,也许小姑自己不知道罢了,这也可以解释他经常再小如眼中神秘的出现,然后又神秘的离开的原因,但是也未免太深谋远虑了吧,这个人引起了项莹的好奇心,忍不住问道:“那你小小哥哥离开后,你的那些哥哥怎么生活,是你爸爸妈妈养活他们吗,你爸爸妈妈是从事那一个行业的?”

  小如神很茫然道:“我也不懂,小小哥哥离开时我才十岁,之后没有过多久,爸爸和妈妈带着我和军哥,强哥,惠姐姐,以及梁哥哥等几十个小孩子来到北京,钟姐姐一直养活着我们,我爸爸妈妈在老家的时候在我们村里当老师,后来,我小小哥哥收留了梁哥他们后,将我们接到兰州市,现在我爸爸妈妈也没有做事,一直照顾着我和儿等人。”

  小姑终于雨过天晴,收起了悲伤之情,但是,給项莹带来更多的惑不解,但她也理出了一点点头绪,那就是小如他们原来生活在老家,后来,被他的小小哥哥接到兰州市,同时,小如和小如口中的军哥,惠姐姐,强哥一起上来,然后和她小小哥哥收留的梁成等人生活在一起,而这个时候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突然间失踪,他们也接着搬到北京,一直生活到现在,而且由一个乡钟的人养活着他们。

  项莹也想到了,小如口中的惠姐姐,强哥,军哥和小如都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小如口中的梁哥哥是收留的,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姓钟的与这个小小哥哥必定有关系,也许知道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的去向,但如果是这样,那小如的爸爸妈妈也会想到这一点,那个姓种的人也会告诉小如的爸爸妈妈,但从小如的描述看来,小如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项莹问着自己,她突然间想到王冰曾经说过,和哥哥来广州,小如口中的这哥小小哥哥会不会是王冰说的哥哥,她很想问小如,是不是有个一个哥哥叫王兵,如果回答是,那么我可能与小如有关系,如果不是,她关心的事情与小如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偶然,但是,她没有勇气这么问,只是道:“你钟姐姐有多大,她能养活你们这么多人。”

  她记得小如忽然神中出现警戒,眼睛往四周看了看,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两个,才咬着她的耳夺小声道:“莹姐姐,钟姐姐就是九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她很有本事的,老是让我叫她小阿姨,我才不干呢。”

  项莹大吃一惊,难怪小如神出现警戒心,九天集团公司现在是世界数一数二的集团公司,钟欣的大名没有人不知道,她养活几十个人那是小意思,听说她是副董事长,九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是谁没有知道,也是当前世界上最神秘的一个人,大家私下了做过很多的猜测,对这个传奇人物有过各种猜测,从没有定论,九天集团公司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神态自若,也没有介绍董事长的有关情况。

  项莹猜测,小如的小小哥哥不会是九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吧,她为自己的这个猜测到震惊,如果真是,那么可以解释小如他们的疑惑了。

  小姑看出项莹的神,嘻嘻笑道:“莹姐姐,你是不是在猜测我小小哥哥是九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项莹知道自己的神被这个聪明的小姑看了出来,但是小姑的语气告诉她,自己的猜测有误,忍不住道:“不是吗?”

  小如嘻嘻笑道:“当然不是,钟姐姐还不到四十岁,而我小小哥哥才比我大一岁,和你一样大,怎么会是九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呢。”

  项莹再次大吃一惊,内心震撼不已,隐隐约约中似乎有某些想法在她内心产生,但是,又联系不起来,那就是说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在离开时才十二岁,这是巧合还是…她不敢往下去想,想到王冰曾经说过,有一个哥哥在行医,忍不住问道:“你最大的一个哥哥有多大?”

  小如道:“最大的是军哥哥了,比我大三岁,你也见过啊。”

  项莹内心一阵失望,但也有些轻松,如果比小如大两岁,那就是说和自己差不多,不会是王冰口中的医生,但小如的话还有些让她惑不解,不由道:“我见过吗…”

  小如得意的笑道:“当然,我的很多哥哥你也见过,他们也在这个学校读书啊,经常来找我,有几个还给你写过情书,嘻嘻…”项莹猛然想起还真有很多人来找小如,对小如很多,她也记得有几个给自己写过信,当时小姑笑的很神秘,原来是这么回事,她不由对小如的调皮到好笑,小如明明知道,却在一旁看好戏,同时内心恍然,记得那几个姓名都相同,都和和小如一个姓,接着她想到王冰也姓王,难道也是一个巧合?

  她想到小如的调皮忍不住一笑之后,继续回想,那时候她忍不住笑道:“你们都姓王,是一母所生,我怎么没有想到,你这个鬼灵也不提醒我。”

  小如嘻嘻的一笑,出乎意料的笑道:“我们都姓王是没错,不过不是一母所生,莹姐姐猜错了。”

  当时的她一愣,难道又是一个故事,忍不住道:“又是怎么回事,我比你这个鬼灵惑了,还是你自己来说吧。”

  小如的脸上又出现了伤,收起笑容道:“我和强哥哥是从小失去了亲生父母,是现在的这个爸爸妈妈收留了我们,那时候的我患一种病,又没有父母照顾,一直是强哥照顾着我…”

  小姑在回忆以前的事情时,也想到伤心处,泪面,项莹内心惊愕,这么说他们都不是一母所生,那么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也是收留的孤儿吗?而小如的伤让项莹自责,因为是她让小姑回忆到小时候的伤心事,也陪着小姑泪道:“小如,不要说了…”

  小如继续道:“后来遇到了一个叫王兵的郎中,他神奇的来到了我们村子,治疗我的病…”

  小如的话像一颗颗炸弹一样在项莹的心灵深处震动着,王兵,不就是王冰的哥哥吗,她记得很清楚,王冰是这样对她说的,因此,那天拒绝了留在她家,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强着心灵深处的动,她问道:“当时这个王病治疗好了你的病是吗。”

  小如摇头道:“没有,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天气很冷,外面的大山,树木,一草一物都披上银装,王先生一边带着我们几个人在各个村子行医,他人很好的,也不收大家的钱,给大家免费治疗,也每天给我治疗,可是,就要过年了,王先生要回家,所以,当时他没有治疗好我。”

  看着眼前的这个可,现在的她不但可,而且活泼的紧,显然,她的病好了,那么说说后面还是治疗好了,但是,听到小姑说因为过年而离开,心里一紧,有些遗憾,不由道:“那后来…”

  小如的脸上突然间充幸福道:“王先生走了以后,我和强哥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家里,觉到自己的心和冬天一样冷,第二天,我和强哥正要讨吃的,我现在的父亲突然间找到我和强哥,说要收留我们,然后把带着茫然和惊喜的强哥带到家里,给我介绍了妈妈,和小小哥哥,从此以后,我和强哥就有了一个家,而爸爸妈妈和小小哥哥都对我特别的好,什么事情都由着我。”

  项莹忍不住抱着这个可的姑,她终于有了一个美幸福的家庭,从小姑的描述中知道,自收留以后,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尽可能地给她一切,也知道了小姑为什么整天充幸福,是因为有一个着她的父母,也知道了小小哥哥是何等的喜她,而且,小小哥哥才是小如现在的父母亲生的,不禁问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军哥和惠姐姐吗?难道…”

  小如摇头道:“军哥和惠姐姐是小小哥哥的堂姐和堂哥。”

  项莹呃了一声,表示明白了,小姑继续回忆道:“那个年我过的很愉快,是我失去亲生父母后过的第一愉快的年,我和强哥的房间都是小小哥哥亲自收拾的,过完年后,王先生就来到我家里继续给我治疗,一直到治疗好后他才离开了。”

  项莹心里一轻,虽然她知道事情的发展必然会是这样,听到小如亲自说出来,到放心了,迟疑了一下问道:“王先生后来…后来找过你没有?”

  小姑沉浸在幸福中本没有发现她的莹姐姐问出这句话时的犹豫不决神和苦涩,收起笑脸道:“没有,他和小小哥哥一样不见了,我一直盼望着他出现,但是…而且,我还想让她给莹姐姐你治疗头痛,他的医术很明的,我们那里很多很难治疗的病都被他治疗好了。”

  项莹心里一动,也消失了?难道两人同时消失了,现在要清楚的是,小如的小小哥哥的名字,如果是…那一切就清楚了,但是,就差这么一点点就知道了,可她不敢,没有这个勇气,苦涩的笑道:“谢谢,小如,姐姐的病没事的,以后会好的。”

  她知道自己的病因,心病需要心的治疗,没有从心入手,何谈治疗,那是治标不治本,结果还是一样。

  但是小如接着道:“等不到王先生就等小小哥哥给莹姐姐治疗,小小哥哥很疼我的,一定会治疗好莹姐姐的病。”

  项莹有意无意的问道:“这么说你小小哥哥也是医生,你不是说他不见的那时候很小吗,难道他一直跟着王先生学习医术。”

  小如的俏丽脸庞上又一次出现茫然,摇头道:“不会的,小小哥哥本就没有见过王先生,也不认识王先生。”

  躺在上,一直沉浸在往事中的项莹也忘记了上的麻木,继续在回忆她和小如的谈话,当时,她一听小如的话,对王冰的份产生怀疑,怀疑王冰和小如口中小小哥哥是不是一个人呢?小如说,小小哥哥不认识王先生,也就是王兵,那么在广州出现的王冰有可能不是小如的小小哥哥,但这也是怀疑,怀疑并不代表事实,所以当时她问道:“王先生不是过完年后在家里给你治疗吗,那应该怎么不认识你小小哥哥呢。”

  小如茫然又一些遗憾道:“小小哥哥行动很神秘,动不动就不见了,为了这我还跟她闹了好几次,王先生来给我治疗的时候正好他不在了,而王先生走了以后他才回来。”

  项莹恍然小如说小小哥哥为什么不认识王先生的原因,天真活泼的小如也没有怀疑,但是,项莹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两人之间必然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只是外人不知道其中缘由罢了。

  项莹试着问道:“你就没有想过,他们会不会早就认识,而你小小哥哥当年那么小,怎么会突然间不见?”

  小如茫然摇头道:“他们应该不会认识吧,小小哥哥怎么会认识王先生呢,不过,也很有意思,他们两个彼此之间不认识,但是,他们两个的名字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一个人,真是好笑,我也希望他们认识,看看他们两个认识以后会是怎么样的,嘻嘻…都姓王,一个单名是当兵的兵,一个单名是冰天雪地的冰…”

  项莹的芳心振荡不已,现在总算明白了,当年自己认识的王冰和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是一个人,她到头部很痛,眩晕倒,显然王兵和王冰是认识的,或者说两人之间必有外人难解的关系,只是小如自己不知道罢了,她记得当年王冰亲自说有个哥哥叫王兵,这她不会记错的,回忆到这里,让她再次经历了一次痛打,忍不住痛出声来。

  当时,她确定了小如口中的小小哥哥就是王冰,内心难过和痛苦难以想象,因为,从小如口中知道了王冰消失的时间判断,正是因为她的一掌导致的,此后,不要说再来找她,连家人父母亲都没有见,这必然是出什么事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放心家里,也应该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都想念着他。

  正在沉思中的项莹,耳边听到朱君问道:“项莹,你终于醒来了,真担心死我了。”

  项莹从沉思中收回神,望着朱君道:“谢谢你陪着我,我现在没事了,你也休息吧。”

  热情的朱君拍着部道:“我没事,明天是周末,晚一点睡也不要紧,到是你,真的很吓人,我当时好怕,我从没有见过你的脸那么难看。”

  项莹有些歉意,她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让其他人陪着受罪呢,动了动麻木的躯道:“真不好意思,我…”

  朱君打断项莹的话道:“的话就不要多说了,谁叫我们是好姐妹呢,而且在同一个宿舍住着,再说了,宿舍其她人都走了,我总不能不管你吧。”

  项莹看了宿舍内的其它位,果然很整齐有序的放着,上没有人,面对热情洋溢的朱君,微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朱君道:“反正天快要亮了,我干脆陪着你聊天吧,明天早上我们去医院给你检查一下体,项莹,不是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应该注意自己的体,有空就到医院治疗一下,你看,你经常头痛,就是不去医院治疗,我真的不明白,如果你没钱的,姐妹门会帮忙的,再说了,九天医院收费也不是很贵,对于学生也很照顾,你可以凭着学生证受到一些优惠或者先记账,能你毕业以后有了工作再还,这是九天医院明确规定的,很多学生都受到这种优惠政策,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去瞧不起瞧呢,你的愿望不是毕业以后去九天集团公司的做事吗,凭着你优异的成绩,相信没有问题,这样一来,你所欠的费用又可以免除,一举两得,不是很好吗。”

  原来,九天集团公司属下的九天医院在罗小兰的打理下蒸蒸上,贯彻落实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当年王冰希望在这方面能给大家帮助,罗小兰毫不犹豫的执行,对于困难的学生可以免费治疗,也可以拖欠,如果毕业以后到九天集团公司工作,可以免去学生时代所欠的费用,正是这一政策,得到了社会的好评,很多毕业生毫不犹豫的加入了九天集团公司,而且,九天集团公司的工资待遇都比其它地方的要好。

  这一政策也为九天集团公司赢得好评的同时,也为公司争取到了很多人才,当然,有些学生有好的家庭收入,故意拖欠不还,但是在炎龙九队的情报所下无所遁形,久而久之,虽然还有类似的事情,但也很少了。

  从项莹和朱君的谈话中可以了解到,项莹毕业以后的目标去向的首选是九天集团公司,所以,朱君在劝项莹去到九天医院治疗。

  项莹对着朱君,不由好笑,也很,这个朱君很热心,尤其是对她,关心起来说个没完,这一番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笑道:“你毕业以后也不是想去九天集团公司吗,但是,我记得你上次生病也没有享受优惠政策。”

  朱君望了一眼项莹道:“我那是小小病,本不需要这些优惠政策,再说了,九天集团公司在各地都有九天逸园,供养着大量的孤儿,九天集团公司的开支很大,我又何必为了这些小病而占用孤儿的一分呢,可是,你不一样,你的病不是一般的病,花费肯定是很大,作为一个学生来说很难承担这些费用,只有接受优惠政策,等毕业以后再还也不晚,我很担心你的病,一次比一次严重,就拿昨天来说,最严重了,脸苍白的吓人,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呢,好像受到很大的刺一样。”

  项莹无语,朱君说的不错,她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刺,导致了昏过去,昨天对她的震动太大了,到现在心情还不能平静下来。

  朱君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项莹你好像认识小如的哥哥,我怎么从没有听你提起过?”

  项莹一惊道:“我怎么会认识呢,你也看见了,是小如介绍后才认识。”

  朱君疑惑道:“真的吗,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不过,小如的哥哥真的好帅,他上有一种我从没有见过的气质,再看他边带着警卫,太让人惊奇了,他的年龄和我们一样大,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气势,真是太惊奇了。”

  项莹没有搭话,朱君说的事实,她也有同样的觉,她不知道王冰这些年再做什么,过的怎么样,但看到这样大的气势,放下了心,漫不经心的应道:“是吗…”

  朱君一本正经的望着项莹惊讶道:“项莹,你不会是没有觉到吧,昨天看着的很多同学都有这个觉,你再想想,有很多的记者不停的拍摄着,如果一般的人,会有这样的事情吗,但是,也奇怪,以前常听到小如提到他哥哥,但没有听小如说起是做什么的,今天的报纸上会有报道,一定要卖一份看看,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哦,项莹,小如不是和你关系很好吗,她有没有提到她哥哥是做什么的?”

  项莹摇头,小如怎么会知道呢,小如这些年一直在等着她的小小哥哥出现,昨天终于出现了,在这之前,小如同她一样一无所知。

  朱君轻笑道:“小如也很有趣,怎么称呼小小哥哥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怪的称呼,看小如惊喜的样子,她也很久没有见到他哥了。”

  项莹点头道:“是的,小如很久没有见到她哥哥了,而小小哥哥是小如对他哥哥特有的称呼,这我听小如以前提起过。”

  朱君也忍不住轻笑道:“项莹,你和小如的哥哥很相配,我发现昨天你的眼睛里有从没有出现过的情,你不会是喜上小如的哥哥了吧,你一直对追求不屑一顾,被称为冷美人,这次我看冷美人要变成热美人了。”

  项莹苦涩的一笑,摇头道:“不要瞎说,这是没有的事情。”

  朱君不由失笑道:“看你紧张的样子,不会是让我说中了吧,不过,项莹,小如哥哥边的那个桑小姐真的很美,她也带着一种我没有见过的气势,好像和小如哥哥上的气势有些一样,只是没有小如哥哥那样的明显。”

  项莹内心一痛,朱君不会了解,桑小姐給她带了翻天覆地的震撼,她承认,桑小姐的美是绝无仅有的,不由点头道:“他们可能是情侣吧…”

  朱君一愣,接着摇头道:“不像,我也看不出来,是不是你过了。”

  项莹对朱君的说法有些惊愕,她昨天过于震惊,很多事情都没有看清楚,不由道:“怎么不像?”

  朱君回忆道:“昨天我看的很清楚,那位桑小姐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见到他的男同学都不由自主被桑小姐的美惑了,但是,小如的哥哥一直无视桑小姐的美,他那态度…怎么说呢,对了,就像对待一般朋友的样子,这我绝对没有看错。”

  项莹内心一喜,这些她没有注意到,先入为主的以后桑小姐是王冰的朋友,但朱君的话给了她一个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很渺茫,不由道:“君,麻烦你帮我把我书桌里的那个盒子给我。”

  朱君见过多次项莹对着一个红木盒子发呆,问她里面是什么,项莹也不透,这一会儿项莹怎么又想起这个盒子,朱君将红盒子给项莹,用疑惑的神望着项莹。

  项莹拿着盒子,看了良久…

  朱君也好奇心地等待着项莹打开盒子,想知道盒子内藏着什么秘密,看到项莹凝视着,并没有立即打开的意思,有些迫不及待道:“项莹,里面是什么,拜托你不要再吊我的胃口了,你也知道我的心很软弱的,经不起你这样的折磨。”

  项莹听到朱君调皮的话中带着好奇心,很想知道盒子内的秘密,她也不搭言,轻轻的打开了她一直收藏很久的盒子,如果,不是昨天的事情,她可能永远不会打开这个盒子,永远在他人眼中成为秘密。

  盒子内有一枚戒指是翠绿,一条项链是粉红,一个小巧玲珑的白玉瓶,看着戒指和项链,朱君惊喜道:“好漂亮的戒指和项链,项莹,想不到你有这样好的首饰,怎么没有见你戴上,真是可惜了,以你的漂亮,戴上这枚戒指和这条项链,那肯定漂亮极了,哦,这个瓶子内的是什么,好像园的东西。”

  项莹看着眼前的三样东西,内心再次动起来,这些东西她一直收藏着,一直没有离开自己,但是,她一直没有将戒指和项链戴上,每一次看到这些东西,让她到遗憾和伤心,准备将这些东西藏在心灵深处,但是,现在她忍不住打开了。

  听到朱君的惊呼声,她茫然的点点,又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深情的望着这些东西,朱君得不到项莹的回答,这才发现这位漂亮动人的姑已经陷入了沉思,这种沉思神她见过很多次了,不同的,以往是对着盒子沉思,而现在是打开盒子沉思。

  她知道,项莹又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中,她也猜测到,这几样东西必定牵引着这位漂亮的姑的芳心,让她不能自己,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项莹又一次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当时,她送给了王冰一个漂亮的小玉兔,那是她的生礼物,而王冰送给了她戒指和项链,接着又送了一瓶丹药,说是一种好药,对体很好,她和父母亲一人尝了一颗,父亲多年的体弱一下子就好了,都惊愕于王冰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丹药,奇怪不已,但是,没有过几天,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之后再也没有见到王冰,她在失望之下收起了戒指和项链,也收起了丹药,珍藏了起来,想以这些东西来安慰伤心的心灵,也怕自己再见到这些东西,想起王冰那惊愕难看的神

  这些年来,她一直没有打开这个盒子,她知道丹药有可能对她的头痛有治疗效果,但是,她宁愿让这头痛折磨着自己,那样,内心会好受一些,或者说留下来作为一个永久的纪念。

  边的朱君忽然呃的一声惊醒了沉思着的项莹,只见朱君指着戒指和项链道:“这戒指的式样和颜我见小如手指上也有,怎么会是一样的呢,而且,姐妹们以前见到这枚漂亮的戒指后,找遍了所有的商场,从没有见过与这枚戒指相同的。”

  项莹抚摸着戒指没有说话,心想,你们怎么能找到呢,这些东西都来自一个人,用小如的话说,外面本就没有,只有她的小小哥哥有,用我父亲的话说,不是机器制作,也不是人工制作,无法猜测出怎么做的,太希奇了,你们在商场内能找到,那就奇怪了。

  朱君得不到项莹的答复,打量着戒指和项链道:“项莹,你有没有发现,戒指和现链上有字,只是很小,不易察觉。”

  项莹忙停下抚摸着的手,拿起戒指察看,她以戴了才几天,本就没有机会发现,也没有想到会有字在上面。

  现在令她惊异的是,上面真的有九天两个字,她忙拿起项链,在项链的背面同样刻着九天两个字,这太让人奇怪了,她内心有一丝了悟,但又抓不住这个念头。

  朱君自言自语道:“九天?九天集团公司?”接着问道:“项莹,不会是九天集团公司制作的吧,但也不对啊,如果是九天集团公司制作的,市场上也应该能见到呀。”

  项莹心里恍然大悟,难怪自己有些了悟,因为九天两个字和九天集团公司的原因,两者之间不会有关联吧,想想小如他们一直由九天集团公司养活着,也有些像,但是,她又想到这都是十年前的东西,那时候九天集团公司还不存在,怎么与九天集团公司有关呢,再说,她想到王冰那时候才十二岁,更不可能与九天集团公司有关系,她先入为主的否定了这一想法。

  正在这时,宿舍内的电话响了,朱君道:“半夜有人打电话,是谁啊,真烦人!”

  项莹一看窗外,发觉天已经亮了,两人因为沉浸在戒指和项链所带来猜测中,没有发觉罢了,不由笑道:“什么半夜,你看看外面,天早就亮了。”

  朱君起回头望向窗外,笑道:“还真是,时间过的真快,难怪有人打电话过来。”说着拿起桌子上电话,接着对项莹道:“是小如,说找莹姐姐,你看…”

  项莹一惊,之后道:“你问问小如有什么事情。”

  朱君依言询问,接着对项莹道:“小如说她要和小小哥哥去逛街,想叫你一起去,还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说先让你到她家来,大家然后一起去,项莹,小如的小小哥哥也去,你有机会了,凭着你的魅力一定正征服他的心,还不快起来。”

  项莹芳心中一时迟疑难决,去吗,如何面对,不去吗,内心又有些不舍,她望着等待着的朱君不语,内心难以决定!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