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妙用无穷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妙用无穷
  第一百二十六章妙用无穷

  来人狂笑声不绝于耳,也没有理会合元的问话,而是一个巧妙的翻,落在王冰旁,紧接着其他几条人影一次下落。

  是一男四令加两个小家伙,王冰看到这些人落在自己边,内心一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一男四是老鬼和水月仙子,桑珂倩,以及桑珂倩边的两个丫头小竹小剑,两个小家伙当然是寒儿和火儿了。

  不用说王冰到轻松,连疗银发等人见来者是老鬼等人内心大喜,神中带着欣喜,他们知道老鬼是王冰的师傅,王冰我做为弟子已经有过人之处,那当师傅可想而知有多厉害了,王冰现在的处境是需要师傅出手的时候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老鬼等人什么时候也跟着前来,出发的时候没有见到他,不过,想到老鬼是王冰师傅,王冰的技艺来自老鬼,老鬼能出入王冰布下的阵法也不奇怪,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他们不知道,老鬼厉害是没有错,不过,王冰的修为手以及一所学跟老鬼没有一星半点关系,老鬼只是捡了一个现成便宜,死烂打之下王冰成了他的弟子,而老鬼也不能出入王冰布下的九天大阵,他在王冰出发之前已经到了,并且暗中随行,只是没有进入飞船,所以疗银法等人不知道罢了,王冰布阵的时候他们已经隐藏在暗处,之前王冰发现了老鬼几人在暗中随行着,但不知道他们是几人,也并没有说破,而两小一直留在飞船上看动画片,想来是桑珂倩几人后面进入飞船,而见到我现在处境不妙移动出飞船,两小也跟着出来。

  他们可能是从强哥口中知道我们今晚的行动,毕竟是我是老鬼的徒弟,不管怎么说,四大魔君就我这么一个弟子,他不希望我出事,而老鬼对我这个弟子也没话说,能做的尽量做了,这次行动也一样,岂有不跟随之理,现在见到王冰被三大手合围,现出来帮忙。

  疗银法等人是兴了,但相反的是,合元几人不用介绍,看到老鬼几人落在王冰边,就知道是敌不是友,对于老鬼和水月仙子他特别留意,因为这两人刚才在移动过程中表现出的法让他内心警惕心十足,这是超级手拥有的修为。

  合元的三角眼在老鬼和水月仙子上不断的移动着,神中带着若有所思,没有再贸然发问,而风起中这时候自顾不暇,更没有空理会我,黑魔门的连崴神中带着惊骇,也许王冰给她带来的震惊到现在还没有消失,也许她的惊愕是另所指,总之,她现在的神极为复杂化。

  王冰对着老鬼等人微微一笑,老鬼黑着脸望着王冰没有说话,水月仙子以关切的目光望着我,用眼睛询问王冰现在的情形,王冰摇头一笑,意思是自己现在没有事。

  反倒是桑珂倩以极为关切的神问道:“冰,你没事吧?”

  王冰接两大超级手的联合一击,内腑有着轻微的震伤,没有其他大碍,摇头道:“我没事…”

  王冰还没有说完老鬼就打断了王冰后边的话道:“没事?真的没事吗…我看不见得,你小子现在愈混愈没出息了,被人家打伤还说没事,哼…”这老鬼就是没好话,就不能好好说话,每次都是怪气的,王冰不是好好的吗,气道:“老鬼,你…哎…”王冰刚一抬左手,到痛处难忍,不由得痛叫了一声,这才发现左手肘关节,腕关节臼,小臂断了,这是王冰接连葳的一只手,想不到连葳的修为这么厉害,一击之下就造成了几处断裂,只是由于刚才神紧张,再加上两大超级手一击之下令王冰全麻木不仁,疼痛还没有来得及穿到神经中枢,没有发现罢了,而老鬼修为深,一眼就看到王冰的伤势,这也是他迫不及待现的原因。

  王冰皱了皱眉头,暗赞老鬼的眼光厉害,也赞叹连葳的修为深,她的修为比黑牡丹出不止一筹,如果黑牡丹有连葳的修为,王冰当时就不会是有那么轻松了,不过,两次都在黑魔门手的手中吃了大亏,王冰到惭愧,也对黑魔门的实力雄厚内心吃惊不小,难怪黑魔门当年能够在修真界横行霸道,将修真界搞的一片萧条,人人自危,看来王冰小看了黑魔门的实力,警惕心还不够,今后得注意了。

  桑珂倩看到王冰用右手忙不迭的去扶左手,不用再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忙伸出纤手将王冰左手臼的关节轻巧的接上,柔声道:“冰,你的小臂断了,你是不是将后面的事情给…”

  王冰知道桑珂倩要说什么,她是想让老鬼接手后面的打斗,刚才王冰好好的时候也不是合元的对手,更不用提三大超级手联合后的威力,现在更不用说了,但是,王冰现在还不想让老鬼来出面,摇头道:“我的伤不要紧,我不用左手就是。”

  桑珂倩知道王冰的个,她也阻止不了,而老鬼冷冷的哼了一声,内心大火,很不王冰不让他出面打斗,但他也懒得跟王冰多说,仅仅是冷哼了一声作罢。

  水月仙子却反对道:“冰,还是给你师傅吧,他们这几人的修为不要说联合,九是论个人的修为也超出你很多,不是你现在能对付的,你能够很他们周旋这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

  王冰知道水月仙子关心自己,鸟及屋,生怕在合元等人手下吃亏,但王冰是那么容易吃亏的人吗,不以为意道:“师母,你放心,我会注意保护自己的,等我不行的时候再说吧。”

  水月仙子无奈,不再劝说,而老鬼却不关心这些,望着王冰道:“小鬼,你现在使用的法决是什么时候体悟出来的,可惜…”

  老鬼对王冰刚才使用九字法决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意思是王冰修为没有提多少,即使九字法决的威力惊人,但依然无法发挥作用,遇到像合元这样的超级手就束手无策,不时对手,这一点王冰尝不明白,但是,修为不是短期内能够提,再可惜也没有用。

  合元几人听到老鬼和水月仙子是王冰师傅师母,内心的吃惊难以想象,王冰已经够可怕的了,现在的这两人的可怕程度可想而知,而合元望着老鬼和水月仙子在回想修真界老一辈的手中的人物,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想不起有这么两个厉害的角,飞鹰山庄对修真界手的资料记录他也看过,没有记载这两的资料,里面的手没有像水月仙子和老鬼这样的,他再一次暗骂情报人员的无用,王冰的资料搜索不齐全,连这样两个超级手的资料也没有搜集到,真是严重的失职。

  他干脆不再用飞鹰山庄资料库的资料来判断这两个手的份,那些资料齐全是针对而言,真正的手资料不一定搜索的到,就像眼前这两人,资料库不会有,那就是说一些不出世或者说快要飞升修真界的手了,他想到这里心里一惊,也想到老鬼的份,失声惊呼道:“你…你…你是…雷魔君…”

  合元一句雷魔君让连葳等人惊骇不已,雷魔君是怎么样的人物他们都一清二楚,即使连风起中在抵抗黑魔功带来的黑气劲的人也闻言惊骇抬头,其它级弟子神大变,他们知道遇到雷魔君意味着什么,四大魔君当年在修真界的作用大家都清楚,只是,自从四大魔君离奇的消失在修真界以后大家再也没有听到有关四大魔君的行踪,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四大魔君中的一个,而且还是王冰的师傅,也许,其他三魔也在附近,想到这里,众人不由自主往四周观看。

  当然,听到雷魔君的大名之后惊骇不已的不止合元等人,连安思伟也惶恐不安,惊骇莫名,这之前他已经猜想到老鬼的份不简单,没想到这么恐怖,难怪我有这样超的手和恐怖血腥的手段。

  而疗银法等人没有在修真界行走,不知道雷魔君是老几,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现在他们只关心眼前利益,准确的说我有助手就行。

  老鬼冷冷的望了一眼,那种眼光是不屑一顾,当然,合元在老鬼眼里确实不值一提,而合元在老鬼的眼光下不由自主的一惊道:“前辈…我…”

  合元不知道怎么往下说,老鬼这才接口道:“你就是当年在修真界搞的声名狼藉,人人厌恶的鬼,你刚才好大的口气,好威风啊,嘿嘿…飞鹰山庄几时这么飞扬跋扈,连你这种不入的角也敢出来招摇撞骗,真让人失望啊!”老鬼自绝域出来以后首次被人认出份,但这老鬼就是怪异,对自己份被认出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好像是理所当然,而对合元的批评也极为好笑,不过,老鬼虽然将合元批评的一无是处,但能知道当年修真界有个声名狼藉的鬼也很不错,一般人能让老鬼知道也难,他最好说的失望我无法判断出是指对飞鹰山庄失望还是对现在的修真界失望,或者指的是两者。

  合元不敢反击老鬼,同时老鬼的批评让他难以自容,一张老脸涨的像猪肝,有些口吃道:“前辈…我…”

  老鬼不理会合元将目光移动连葳脸上,冷冷的望着,神中不带任何情变化,连葳内心一惊,但也不惧怕,不敢对望老鬼,但依然如故没有说话,比合元镇静多了,起码没有惊慌失措,失去冷静。

  片刻后雷魔君才徐徐开口道:“嘿嘿…想不到当年跟在黑魔老鬼边的小丫头现在也狂妄了起来,当然,你狂妄不管我的事情,也与我无关,但是,你不该偷袭小鬼,哼,黑魔的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喜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的徒子徒孙更不成气候,依然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几次偷袭小鬼,没有一次敢正大光明面对面出手,如果…还是由小鬼自己来解决吧,哼…”连葳表面上不惧怕老鬼,但是内心心惊胆跳,老鬼的每一个字都像千斤重石般击打在她的心中,记记痛苦难忍,但是又不敢反击,生怕惹怒雷魔君,雷魔君喜怒无常的个她知道的很清楚,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让雷魔君有出口的机会,不然的话后果是死,这是四大魔君的行事规则,好在雷魔君后面话中的意思模棱两可,似乎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这让她心安不少。

  雷魔君骂万连葳以后不再理会其他人,仰首望天,意思是暂时没有他的事情了,老鬼就是狂傲,像风起中这样厉害的角本就不在他的眼里,也许还不如一只蚂蚁,他连看一眼风起中都没有已经很明白了。

  看到老鬼的样子,疗银法等人惑不解,老鬼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出来帮助王冰吗,怎么又不管了,而合元等人却轻松不少,这就是说老鬼暂时不手其中了,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右我解决。

  合元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雷魔君现在不手不代表等一会不手,现在我没事当然不手了,如果有事的话能不手吗,因此合元道:“前辈,我和令徒之间的事情起因是这样…其实大家之间没什么事,谈不上有过节…”

  合元本来想休事宁人,企图通过老鬼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是,看到老鬼仰首望天傲的样子,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说,一句话也表达的词不达意,老小子说不下去了,老鬼的态度说明他想休事宁人想法不现实。

  王冰冷冷一笑道:“老小子,其它的废话还是免了吧,我们还是继续,你们是三人一起上呢或者说连其他级弟子一起上,我奉陪到底。”

  合元内心暗叹今晚失败已经成了定局,打不打都一样,既然都一样那就打吧,起码可以收回一些利息,现在看风起中的样子自难保,不用说出手了,而级弟子上来也没有用,碍手碍脚反而不好,只有自己和连葳,军师三人了。

  合元和连葳取得默契后对军师道:“现在只有你加入,你的修为虽然不,但也可以勉强参与,北极分院现在你的份最,理应参与。”

  军师本来要参与,三人联合,但是合元的话太伤人了,他的修为在合元眼里是不,但也不用这么说吧,愈想愈气,既然如此要他参与做什么,想到这里干脆不理会合元,一声不响。

  合元今晚威风扫地,先是被我一再用层出不穷的法宝打击的狼狈不堪,后来老鬼出现后一再冷嘲热讽,这还罢了,现在连小小的一个军师也无视他的存在,这让他怎么受得了,他不敢得罪老鬼,但其他人又何尝在他眼里,怒火之下突地影连闪,挥掌击向军师的头部,动做又快又疾,将肚子的怒火全部夹带在这一掌中。

  军师没有颜望那么笨,内心对合元反复无常的个深有体会,早就预防着合元的一举一动,但是,合元的修为出他甚多,加上突然袭击快若闪电,军师一时之间难以闪避,眼看就步上分院主颜望的后路…

  在最危险的时候王冰一点印决,九转塔来不及释放出法决,直接咂向合元,一声巨响之后将合元的霹雳一击化于无形,合元的一击落空,军师利用这瞬间的机会形连闪,离出合元的攻击范围。

  军师脸上的神稍有变化,但没有像分院主颜望一样惊慌失措,失去冷静求饶,好像知道王冰会出手阻止似的,也没有一声谢,只是平静的望了王冰一眼之后冷冷的看着合元。

  合元没有想到自己的家务事被王冰一个外人干涉,意外之下再没有攻击军师,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岂能让你像击毙分院主颜望一样击毙军师,王冰还与军师有赌约没有了解,怎么会让你得手,内心一声冷哼道:“没什么意思,老小子,你先接下我的攻击再处理其它的事情吧,接招!”

  王冰抢先发动攻击,一点印决,九转塔释放出九字法决,现在没有心思再实验九字法决,面对三大超级手不敢再大意,一出手就是九字法决联合释放,不但将合元圈在九转塔释放出的九字法决内,连一旁痛苦难忍的风起中以及连葳也圈在一起,既然他们准备联合攻击我,不如我主动一些。

  九字法决的威力非同寻常,九字联合释放带着比九天大阵更具有威力的阵法作用,三大手立即被罩在九字法决形成的阵法内,雷声,火焰发声,寒气的肆声…劈头盖脸的向三人肆无忌惮的吼叫着…咆哮着…

  三大手在王冰祭出九字法决后内心惊骇莫名,三人对望一眼取得默契,立即背靠背站立,同时三人六掌连挥,在前划动,各自调动真元发出气劲护,合元的护气劲是金,连葳的护气劲是黑,而风起中上只有淡淡的白气劲,这是因为他现在受到黑魔功的折磨,无法发出气劲护

  三人在完成护气劲之后紧接着祭出法宝,三人的都是剑,合元的是金光剑,连葳的黑小剑,风起中的是银剑,三人在掌中闪现出宝剑的同时,剑尖延伸出一道与剑本相同的气劲,瞬间气劲长达几十丈,毫不犹豫劈向九字法决。

  三大手联合后的威力骇人听闻,我在三人反击的同时,连点九转塔,九字法决的威力在转换下连转了两次,才将三人的攻击化为无形,似乎反击力愈大九字法决的威力愈大,这种情形让合元三人惊骇莫名,这才知道真的小觑王冰了,一开始的攻击就让我处于上风,有效地将他们三人罩在一个莫名的阵法中,他们生怕像十大护法一样有着超绝的修为无法使用任人宰割。

  如果是这样,那就栽到家里,三人内心中有着这同一想法,不约而同的调动真元疾声呼啸,接着祭出法宝全力以赴想攻破九字法决,只要冲出这个莫名其妙又让人惊慌失措的阵法,那么对付我就容易多了,能不能突破阵法就看现在的攻击了。

  王冰力愈来愈大,知道是三人联合后的威力,也是自己功力不足的原因,无法发挥出九字法决妙用,但这时候怎么能让他们突破而出,如果出来再想找到这么好机会很渺茫,简直是不可能,只有咬牙支持,谁坚持到最后才胜利者,王冰就想做这个胜利者。

  王冰想做胜利者,合元等人更想,现在的处境是王冰输了有老鬼在后面撑着,老鬼不会让王冰置到失去生命而不出手,大不了受一些重伤罢了,而他们输了的代价是生命,何况冰火大阵中的护法和级弟子现在已经没有生望,这让他们更加紧张不安。

  而冰火大阵中的梁成等人开始极为有兴趣的攻击着对方,试验着自己的法宝威力,随着愈来愈纯,兴趣在逐渐减小,而当王冰与合员元对上手时,他们这才发现,他们自己的这一点修为本就不算什么,而当两大手偷袭我时,他们惊骇死,而王冰有惊无险的接下两大手的联合一击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等到老鬼现,梁成三十六人不约而同想到有好戏看了,老鬼是王冰的师傅,不用说有多厉害了,这是增加经验和眼界的好机会,于是,梁成等人不再想和十大护法二十级弟子耗下去。

  梁成一声:“冰火天齑!”

  冰火大阵的威力被释放到极限,冰的寒冷,火的灼热,以十倍百倍的威力释放而出,先是冰的极寒之气突然间幻化为白浓厚的雾气将对方人员包围在里面,而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时,雾气接着又一幻化成寒冰,将已经无法反击,死死苦守坚持着的对方人员全部冻结。

  而在冻结的同时,漫天的灼热大火在铺天盖地的燃烧在冻结的对方人员周围,嗤嗤的怪异声在火的燃烧中响着,而在冰块内煎熬着的对方人员到生命将在此刻消失在世间时,燃烧着的火突然间形成一片火海,像汪洋大海一样波涛汹涌澎湃,将对方人员淹没在其中。

  这就是冰火大阵的威力,在淹没的瞬间,梁成喊叫道:“收!”

  三十六人立即收回祭出的法宝,停止冰火大阵的运转,冰火大阵形成的威力现象消失的无影无踪,淹没在火海中的对方三十人亦是无影无踪,哪怕是一头发也没有遗留下来。

  梁成等人这才到筋疲力尽,一个个汗浃背,刚才在攻击中没有注意到这些,松懈下来一个个座在地上气,也将注意力放到王冰这边,津津有味的观赏起来。

  冰火大阵的威力让三十六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合元等人怎么能不惊骇,他们不想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内心惊骇之下,反击的更有力,这时候不再保留实力,全力以赴的反击着。

  王冰凭借着九转塔释放出的威力,配合九字法决毫不留情的攻击着,同时控制九字法决损耗真元的速度大的惊人,单一的字决或者说两三个字决损耗的真元不是很明显,而九字法决每点出一次,就明显到真元减少许多,内心有些担心,这样下去王冰有多少真元和三大手搏斗下去,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三人击败,一旦延长时间,不要说被三人击毙而死,会被累死,内心有了这种想法,攻击的更加猛烈。

  双方就这么纠着,随着时间的逝王冰到体内的真元愈来愈少,有枯竭的现象,汗水早就从头上到劲部,脸发红,点出印决的手有些轻微的颤动,闪动着形愈来愈滞涩,举步维艰。

  合元和连葳亮两人就比我好多了,但也是一个个汗浃背,面对王冰的攻击无可奈何,合元和连葳还好,虽然奈何不了我,但神很好,手中的法宝依然犀利异常,气劲发出哧哧的怪异响声,反之,风起中的情况就不妙,他现在脸更黑,全的肌不断的颤动着,大汗淋漓,点出印决的手指不但剧烈的颤抖,而且有松懈的现象,祭出的法宝威力愈来愈小,护住全的一层淡淡的气劲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黑魔功果然够厉害的,风起中开始拼力支持着,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举击败我,但是,随着时间的逝,双放依然没有胜负,他想一鼓作气的击败我的计划失败,时间愈长愈对他不,既要对抗黑气劲,又要防守九字法决,让他难以应付,到了现在,他基本上没有能力攻击王冰了,以微弱的力量护着自己,也好在如此,我少了一个对抗的超级手,不然的话更加吃力。

  时间一分一秒逝着,黑暗的夜逐渐消失,东方出现一抹淡红,天已经亮了,双放依然在拼力坚持着,但是内心都很焦急不安,也知道是决定胜负的时候了…

  同时,一旁观战的众人也意识到战事面临决定的时候,不由得将心神全部放在打斗上,一颗心随着斗场的变化而变化。

  任何都看出,双方由于损耗真元过多,现在的打斗和一般的修真者没有多大的区别,任何外力的加入都有举足轻重的意义,王冰这边的人都被我罩在结界内,而老鬼等人不会做出这种有辱份的事,也不屑这么多,对方的普通弟子被王冰惊破了胆,这时候面若死灰,不敢轻举妄动,而级弟子震慑于老鬼的威名,更是不敢妄动。

  但级弟子相对普通弟子来说,很清楚现在的趋势,如果我是胜利者,那么他们的命运将很悲惨,想以后在自由自在的逍遥那是做梦,如果王冰输了,或许他们有生存的机会,现在的王冰没有任何能力阻止外力的打击,一点点外力干涉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他们都想出手来加诸我这一点点外力,可是,雷魔君在一旁虎视眈眈,能得手吗?

  人或许都有侥幸心理,一点微妙的希望就可以让人不顾一切的做出选择,一旁的级中就有人抱有这种侥幸心里,在这种微妙希望支持下,级弟子中倐地扑出一人,以最快的速度向王冰冲来,在形闪动的同时挥出手中的利剑。

  他的想法很好,在瞬间扑出的形挥剑发出气劲,那是怕他的偷袭被雷魔君阻止,而以雷魔君的修为肯定可以阻止他扑出的形,但是,在阻止他的形时,他以利剑为媒介发出的犀利气劲依然犀利向我,这么一来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是他的这一想法能实现吗?

  疗银法等人发现这名级弟子的偷袭,内心惊骇死,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承受得了外力的打击,甚至于连出声提醒也由于紧张而忘记了。

  而合元等人清楚这名弟子不会得手,雷魔君会给他这种机会吗?但是,也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这名弟子能够成功,王冰自然也发现了对方级弟子的偷袭,内心一震,接着冷笑,不过,也知道这名级弟子的偷袭意味着什么,王冰可不像合元等人一样认为老鬼会出手阻止,这来鬼每每会作出一些怪异的事情,不按照常理来出牌,会不会阻止难以定论。

  但是,除了老鬼其他人一样会出手,起码水月仙子和桑珂倩不会视不理,所以,王冰没有理会这名级弟子的偷袭,依然和合元等人纠着不敢分心。

  眼看这名级弟子的偷袭就要成功,老鬼等人依然没有出手阻止,王军着及之下大呼道:“神君…你还不快些阻止…你…”不理会王军的惊叫,老鬼依然仰首望天,没有丝毫要出手阻止的意思,雷魔君岂能是随便指挥得了的人。

  王军怎么会知道老鬼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最着急的是我的安危,对老鬼那种不予考虑出手的态度极为生气,但也无奈,将希望放在桑珂倩的上,对桑珂倩道:“桑小姐…你快出手啊,快啊…”桑珂倩本来就不敢肯定老鬼会不会出手,我们这对师徒之间的关系她都现在难以搞清楚,有心出手,但碍于老鬼在旁边,在心里犹豫着难以决定,现在经过王军一催促,望了一眼老鬼决定出手。

  就在桑珂倩决定出手的时候,水月仙子轻轻的拉住了桑珂倩准备要抬起的纤手,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意思是不用出手,桑珂倩芳心内焦急,但也知道水月仙在不安定因素会无缘无故的阻止她,必定有阻止她的理由,尽管这么想,但还是焦急不安。

  王军见桑珂倩一样没有出手的意思,他没有办法理解这种反常的现象,现在也不是想这些时候,气道:“你们…”

  你们两字接不下去了,因为对方的偷袭已经要成功,即使出手也来不及了,他大张着嘴惊骇的望着王冰…

  这名级弟子暗喜自己的计谋得逞,见雷魔君没有出手阻止,大喜之下神一振,气劲袭击向王冰的速度更快,而就在他认为偷袭将要成功,他们的命运就在这一刻发生改变的时候,惊喜的神转化为死灰,啊的一声闷哼,突然间从上空掉了下来,手中利剑发出的犀利气劲也在他下掉的瞬间莫名其妙的消失。

  碰!尸体掉在王冰前,死后的这名弟子现在的形象极为恐怖,他的气窍血,眼珠爆裂,全的经络寸寸而断,有点点血从皮肤上溢出,神中还遗留着由于死前痛苦而产生的扭曲。

  莫名其妙的震撼和惊惶在众人心里产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间从上空掉了下来,而且死的这样离奇恐怖,一个人这样都能够莫名其妙的死,如果发生在自己上又会如何?太惊骇了。

  但不管怎么说,解除了王冰的威胁让军哥等人松了一口气,王冰没事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对方的离奇死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而合元三人见到偷袭的弟子不但没有成功,连自己的命也搭在里面,不由到失望,弟子的死没什么大不了的,重要的没有给王冰造成任何的影响力,也就是说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对于弟子的死,他们不像其他人一样到莫名其妙,离奇恐怖,而事实上他们心里清楚,这是雷魔君出手的结果,以雷魔君的修为完全可以在瞬间击毙一个级弟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他们也可以做到,而且不需要任何法宝帮助,也不需要动手动脚,完全可以凭借着强大的气劲击毙对方,而对一个超级手,尤其像雷魔君这样的手来说,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发出气劲,这也是刚才弟子从上空离奇地掉下了死在地上的原因,至于雷魔君是从那一个部位发出的气劲,他们就无从猜测了。

  事实上王冰也不清楚老鬼是怎么做到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老鬼做的手脚,除了他没有别人,像水月仙子不会这么做,以她温柔的个只会将对方阻止,不让对方干扰到王冰就可以了,击毙对方那是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下,而不是现在,也不是在面对一个相对而言修为低下的修真者,这不是水月仙子的本

  而桑珂倩更不可能,桑珂倩的修为比王冰还低,在绝域外的时候她就低于王冰,而后来王冰和她在仙灵园的时候,我了排除异体黑气劲,因祸得福跨入地仙上阶的境界,修为更于她,她要击毙这名弟子不会做到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的响动,也许她击毙比级弟子修为更抵的人可以做到无声无息,但不是对级弟子而言,这一点王冰肯定,而更重要的是,她的格与水月仙子有些相象,必要说击毙对方,将对方重创也难。

  所以说,击毙对方弟子的人除了老鬼不会是别人,以他的个,懒得动手动脚,也对这种不入的角不屑一顾,直接击毙免得麻烦,看着心烦,我暗笑老鬼的不可理喻,还是那种臭脾气,傲狂妄。

  只有水月仙子和桑珂倩知道老鬼是怎么做的,当桑珂倩被水月仙子阻止后,紧张不安的望着水月仙子,而水月仙子将目光移动到老鬼上,桑珂倩有些不安,水月仙子的意思是看老鬼的,但是老鬼会出手吗,据他对老鬼的了解,真的很难说。

  而就在桑珂倩犹豫的时候,仰首望天的老鬼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轻到几乎连注视着老鬼的她们两人刚刚听到,而老鬼的轻哼声刚出,一道无声无息的强大气劲利箭般的击中在刚要接触到我上的对方级弟子,当然了,对方弟子惨不忍睹的状况也是老鬼有意为之,他是气这个不识时务的角让他不得不出手,将一肚子的怒火全部发到对方上,也有警告其他人的目的,他可不想再一次动手动脚,这是他最不愿意的事情。

  合元等人失去了唯一的希望,在失望之余全力以赴的在九字法决的威力下反击着,他们看出王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再坚持下去胜利者会是他们,因此,他们的反击力更加有力度。

  王冰也明白这一点,但是,真元的损耗太大了,枯竭的真元没有时间得到补充,只能和对方干耗着,我知道决不能放出这几人,决定用暗字法决特殊的威力,虽然暗字法决的威力庞大的连王冰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正在王冰内心有这个决定的时候,后穿来一庞大的真元,枯竭的真元立即得到补充,内心大喜,有了这道真元的帮助,王冰决定以联合释放出九字法决的第三转,以三转的威力将合员元三人击毙,我无法肯定九字法决联合三转的威力有多大,但肯定可以击毙和元三人,连忙点出印决道:“塔三转,执我法则…收!”

  随着王冰的喊叫,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合元三人惊骇的嚎叫道:“不…”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