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冰莹释嫌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冰莹释嫌
  第一百三十八章冰莹释嫌

  王冰点头道:“当然,我怎么会骗小如,不相信你可以立刻试验,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

  兴之极的小如刚一抬手,立即停止道:“还是算了,我相信小小哥哥不会骗我。”

  她也不再提王冰骗她的事情,王冰给她的惊喜,让小如立即忘记刚才还在因为王冰骗她而不兴的事情,这就是小如的可之处。

  一旁的朱君看在眼里,内心羡慕不已,小如真是幸福,有个神通广大的哥哥在宠着她,如果是她,也和小如一样到幸福愉快!

  由于项莹的病情得到控制,大家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就在病房外一边等着项莹醒来,一边愉快的聊着,一直到病房中的病人发出呻吟声,才惊醒了等待中的众人。

  小如立即放开吊在王冰脖子上的双手,惊喜道:“莹姐姐醒了…”

  接着和项莹的母亲急不可待的跑进病房!

  众人一个个进入病房,王冰并没有进去,现在王冰不已再刺她,也给其他人一个谈话的空间,王冰知道,如果自己在一旁,让大家都到很尴尬,这时候自己最好不要进去。

  罗小兰道:“王先生,项莹不是你的朋友吗,你怎么不进去看看她?”

  王冰摇摇头道:“我还是不进去了,现在她的病情控制住了,不应该再刺她,至于她的体恢复你们接着治疗就是了。”

  罗小兰知道王冰所指的刺是什么,她不是一个迟钝的人,相反,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对王冰和项莹的关系一眼就出来,对于王冰不进去行径她内心不以为然,但是不知道怎么劝说。

  桑珂倩柔声道:“冰,你应该进去看看,怎么说她也是你的朋友,你这样会让她很难过的。”

  这个可人的姑早就猜测到王冰和项莹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只是因为王冰没有主动说出来,她也不提,从现在的情形看来,王冰和项莹之间的关系已经众所周知,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她才这样劝说我。

  王冰道:“不了,知道她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也就放心了,她的体会慢慢恢复,今后不再有头疼的现象出现。”

  桑珂倩道:“冰,你治疗好了她的体疾病,可是心灵深处的呢,你有没有想过,她最严重的不是体疾病,而是心灵上,这是她最需要治疗的。”

  王冰沉默了,桑珂倩说的对,项莹的病因主要来自心灵上,王冰有这个能力治疗好她吗,王冰没有把握…

  突然间小如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一拉王冰的手就望病房内冲,王冰以为项莹又昏了,有些紧张的问道:“小如,是不是你莹姐姐有什么不妥…”

  小如边拉着王冰进入病房边道:“没呀,莹姐姐醒来以后我告诉她,是小小哥哥救了她,莹姐姐问你,我一看你不在,就跑出来找你呀。”

  原来是这样,这时候王冰想退出病房也来不及了,已经到了项莹的病前,众人主动让开的一边,王冰已经站在项莹面前,项莹失去光彩的大眼睛望着王冰,眼睛内的神很复杂。

  王冰微微一笑,接着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现在觉怎么样,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项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望了王冰一会儿,才道:“有你这个神出鬼没的手在,我想死也难,不是吗!”

  这是夸奖还是讽刺,也许都有,不过,从她这句话可以看出小时候的格,依然是那么刁钻,说话的方式很客气,但是在客气中含着许多耐人寻味的东西,也许,只有王冰两个人才明白。

  朱君等人一直见到的是项莹温柔可人的一面,对项莹现在的说话方式到有些惊讶,只有项莹的父母亲慨不已,儿多年没有现出真实格的一面了,真是难得呀,也许,只有在王冰面前才显出这真实的一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众人都退出了病房,房间内只有王冰和项莹两人,两人一时间到气氛有些沉闷,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如何说起,两人之间的恩怨起因于十年前,现在说起来其实没有实际的意义,起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一个承诺,过于重视友情反而导致友情的破裂,也仅仅是因为此而让两人有着各自不同寻常的生活经历,想起来真让人慨不已。

  王冰也想起当年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可孩指着自己难看的吃相尖声叫难看,也想起两人为了为黑三当服务员竞争的闹剧,让黑三哭笑不得连声叫小祖宗,然后互相赠送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到不堪回首,无忧无虑的一对好朋友自后天各一方,直到十年后再次相遇,而相互间又了解多少,王冰因为无意之中的一掌离开了地球,这一掌确实伤害了王冰,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也许王冰会一笑了之,正因为是项莹,才到这一掌令王冰终生难忘,而项莹因为自己无意之中的举动悔恨了十年,用体来折磨自己,这样才令她好过一些,一个刁钻开朗的孩子变成了现在沉默寡言的个,她的俏丽脸庞上难得一见笑容,失去了往笑。

  两人各怀心事,默默想着过去的一点一滴,有温馨和有苦涩,难以分清,都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沉默了片刻后,王冰深深的了一口气道:“十年不见,你还好吧。”

  项莹给王冰一个苦涩的笑容道:“我能不好吗,无忧无虑的在父母亲边享受着天伦之乐,现在在清华读书,有别人追求的不到的东西,还有什么需求呢。”

  王冰没有立即接口,她明明知道王冰指的是什么,却故意说的很好,是呀,从表面上看确实如此,但是,心境上呢,很好吗?

  项莹看到王冰沉默不语,问道:“同样是十年不见,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去了哪里?小如一直在挂念着她的小小哥哥,每次提到小小哥哥可的脸上就出现愁容,你是不是有些狠心。”

  王冰望着窗外,镇静了一下复杂的心情道:“我…很好,我意外的去了一个叫凼腊的星球,一去就是十年,当然,我不是不想回来,而是,有些不得已…是一些重要的事情让我无法提前回来。”

  项莹所说的挂念不仅仅指小如,她只是用小如来遮盖一些东西,王冰不是傻瓜,知道她所指,而项莹也知道王冰是遇到了意外,并不是忙一些事情那么简单,但是,她又想不出王冰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令王冰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人不能回来,那就是说这件事情并不像王冰说的这么轻松,而她更知道王冰意外到了凼腊星球的是为什么。

  两人谈到这里,又陷入沉默,一时间找不到适合的话题,很多的疑问难以启齿,片刻后项莹问道:“我认识你的时候,大家都那么小,十岁多一点,我到现在想不明白,那时候的你怎么会出现在广州,你当时说跟着你哥哥…当然,现在我知道那是莫须有的事情,你对记者说那时候你创建了炎龙队,一个小孩子怎么想到那么多呢?”

  王冰沉默了一下道:“那一年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刻,有几个国家为了阻止香港顺利回归祖国,派出了大量的间谍在大陆活动,我受人托付带着炎龙队出现在广州,当然,当时由于客观原因不便于说出来,现在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说出来也无所谓,事情并不复杂,就这么简单。”

  项莹看王冰说的轻松,但是她自己并不这样认为,那时候的她怎么会想到这些,只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而王冰却做着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她不用为结果也能猜测到王冰做了什么,必定是完成任务,因为王冰离开的那一天正好是香港回归的时刻,她内心异常的懊悔,在最重要的时刻因为她的原因让王冰离开了。

  同时她内心还有一个疑惑,问道:“你当年给我的戒指和项链非常珍贵,价值连城,可笑的是,我真以为像你说的,是你在路上捡拾而来,我父亲以专家的眼光却无法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和方法制作,后来我遇到小如,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他是属于你自己的,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王冰想到当年自己因为怕她拒绝自己的礼物而说的话,忍不住一笑,接着道:“是的,正如小如说的一样,那是来自我自己,是我亲手炼制,材料不用说世间罕见,几乎是没有,即使有不是一般人能找到,而炼制手法是我的独特技术,以现代科技的炼制手法寻找线索是没有结果的,尽管人们对于科技有着异乎寻常的信心,但是,有些东西科技并解决不了。”

  项莹眨了美丽的大眼睛道:“如果这一番是以前告诉我,我难以置信,而现在,经过记者招待会以后,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也相信你说的一切,尽管我不了解你说的独特炼制手法指的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小如告诉我,当你在记者招待会要离开的时候,有人利用摄影机出子弹来刺杀你,但是被你后的一个护卫用两手指头轻轻的抓住,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让我们难以想象,因此上,我联想到你送给我戒指和项链的时候说的话,你说有保护和避邪的作用,那么真实的作用又是什么?”

  真是一个聪明的姑,认识王冰的人几乎每人都有,但是从没有人想到或者提到它们的作用,却让一个不懂修炼的人想到并提了出来,王冰在内线赞叹的同时道:“有常人难以想象的作用,但是,对你而言却没有用处,而对我们来说意义太大了,如果这些东西在修真界,那是非常难得的宝贝,似乎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没有,我也没有见到其他人有。”

  项莹道:“你说对我没有用处,因为我不是修真者吗?”

  “是的。”王冰干脆言明道:“只有修真者才有能力使用,因为看起来小小戒指其实是一个储物工具,一般的东西都可以装到里面,它的珍贵之处就在此。”

  项莹呃了一声,显然很意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戒指能装下很多东西,她马上联想到世界各国被人无声无息拿走的科技武器装备,如果用储物戒指,再加上出神入化的异常能力,并不是难事,但是,她这么想并没有说出来,她是一个既聪明又懂事的孩,不该说的话是不会说的。

  随着谈,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逐渐在减少,话题也多了,都在向对方了解内心的疑惑,当然,主要是项莹,王冰一切在她内心是一个,虽然说她现在了解到的不少,但有些是属于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王冰在记者面前说的并不完全。

  项莹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这么说小如也懂修炼,她也知道戒指的秘密,这个小丫头口风还真紧,从没有告诉过我。”

  提到小如,王冰再次忍不住一笑,她很懂事,即使是和项莹这样好的关系,也没有告诉,笑道:“小如修炼是没错,但是她也不知道戒指的秘密,还是刚才在外面我告诉了她,因为一旦修真者知道戒指的秘密,会毫不犹豫不惜一切代价夺取,为了安全考虑,我以前没有告诉它,当然,以现在她的能力,一般修真者想夺取并非易事。”

  项莹内心一惊,暗忖自己还好一直没有将戒指戴在手指上,如果被修真这发现那还了得,也暗怪王冰当时没有说明,让她蒙在鼓里,不过,想到那时候她那么小,不告诉她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内心也释然。

  项莹有些慨道:“我十年前就认识你了,但是,一想到你现在轰轰烈烈的事迹,到很陌生,似乎不认识似的,你的事情不但我们不知道,连小如都不知道,九天集团公司使用的科技超过发达国家,我想不明白,十年前的你怎么会掌握着那么多的知识,即使你是神童,也掌握不了那么多知识,你告诉世人是大家呕心沥血的结果,但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想到这是你的托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这些事情即使是项莹也不能告诉她,虽然王冰今天将很多事情都告诉了她,略一沉思道:“你很聪明,但是,你没有想到我自己对那些知识也不懂,我只是偶然中得到那些资料,然后给钟欣他们研究使用于市场,如此而已。”

  项莹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王冰,想从王冰的神中判断出真假,她从王冰超的医术中联想到,如果王冰没有掌握怎么会有神奇的医术,但是,她从王冰的神没有看出任何变化,也不敢肯定王冰说的是真是假。

  项莹看了片刻后摇头道:“用安先生的话说,你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我从你的神中无法判断出真实,算了,我也是好奇,并不一定要知道,你的冰星总部还有多久成能建成。”

  王冰摇头道:“现在不好说,两批人计有七十万在夜赶工,之后准备第三批登上冰星,先将星都建立起来,让九天总部的工作展开,其它的建设可以再九天城建立完成以后再开工,我希望在半年以内能完成星都的建设。”

  “半年…”项莹皱了皱柳眉道:“有这么快吗,你是不是估计的太乐观了些。”

  这是项莹不了解实际情况,以普通人的建设来计算,以机器人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建设工具,在常人眼中不可能的事情,却在我来说是可能的,王冰道:“这是保守的估计,半年时间应该足够了,再晚的话对我下一步的工作带来阻碍,不许在半年内完成。”

  项莹想到王冰异乎寻常的能力,再听王冰说的这么肯定,也觉得王冰很有把握,但她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在内心衡量了一下问道:“总部建设工程完工以后,总部是不是马上迁移冰星,九天的主要管理人员也包括你是不是都登上冰星,然后不再回来了。”

  王冰不明白项莹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解释道:“是的,现在因为总部没有建成许多的工作没法展开,一旦总部建设完工,迁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至于我自己,现在还没有定下来,也许会去,也许不去,现在很难说。”

  项莹神一松,接着又有些紧张,接着道:“那你继续在地球还是要去哪里?”

  想到自己事情很多,摇头道:“现在还不能肯定,不过,在地球的可能很小,除非不得已的事情将我留在这里分不开。”

  项莹呃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显然对她很重要,因此她在沉思的时候,紧紧锁着柳眉,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王冰望着沉思中的项莹,没有干扰她,而是仔细的打量着她,这是王冰第一次仔细的打量她,无可争辩,她是一非常漂亮的姑,因为体虚弱无力,淡薄之中带着一番特殊的美,细腻的皮肤有些苍白,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她的嘴角微微上翘,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刁钻机灵活波的孩子,一缕乌海的秀发搭在她的酥上,美丽的大眼睛因为专注于思考而显得深奥…现在的她显得美丽异常,难怪会被同学称为冷美人,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冷,再叫冷美人显然有些不适合…

  沉浸在美中的王冰,突然听到轻微的咳嗽声,不由被惊醒过来,接着到脸上发红,不知道项莹什么时候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正在看着王冰,当然王冰的一举一动都被她看在眼里,也许是因为王冰打量她的原因,此时的项莹带着微笑的俏丽脸庞上出现一抹红运。

  也许是被王冰看的不好意思,所以才用咳嗽来惊醒王冰,总之,现在的王冰到有些不自然,而且项莹的微笑之中带着一些什么,更让王冰到不舒服。

  王冰故意避开不自然道:“我看你刚才想的入神,也没有打扰你…”项莹道:“是吗…也是,我是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想问问你,但不知道该不该问?”

  “呃…”王冰不由问道:“你想问什么?”

  项莹眨了一下好看的明眸道:“我想问,你心中有没有遗憾的事情?”

  王冰毫不犹豫道:“有。”

  项莹急声道:“是什么,可以说吗”

  王冰道:“当然可以,我一直想读书,十年前这么想,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去学校,因此,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本来,这次回来以后我想读书上学,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不要说别的,单那些记者跟在后面,我休想安安静静的上学读书。”

  项莹神有些失望,可惜王冰没有注意到,而项莹也猜想到王冰没有实现读书的机会多少与她有关系,内心有些伤,她想到当年无意之举给王冰带来了很多的遗憾,这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不是她最想问的,带着有意无意的口气道:“就这一件遗憾的事情,再没有了…”

  王冰这次发现项莹的神有些古怪,不由自主道:“还有什么?”

  而项莹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轻轻的闭上了双目,酥在起伏着,她显然内心由于某种原因很动,只有闭上双目来镇静自己。

  久久之后,项莹睁开眼睛道:“不说它了,既然…你没有其它的遗憾那很好,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人生在世,有很多无奈的遗憾,这些遗憾让人无能为力,无方预料到也无法预防。”

  怎么慨起来,一副经风霜的样子,王冰有些不解的望着项莹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第一次发现这个漂亮的姑有很多的心事,并不像她表面上看来,除了冷傲还是冷傲,这些心事连她的好朋友小如也没有告诉,只属于她自己,埋藏在她的内心世界深处,孤芳自赏,一个人体验着品味着其中的酸甜苦辣。

  王冰忍不住问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能说说吗?”

  项莹轻轻的将头动了动,将充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漂亮眼睛移动到窗外,看着病房外,外面的世界,然后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向我问到这个问题,你还是问了,我是怎么过的,十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在遇到你以前,我是一个刁钻蛮不讲理的小孩子,那时候的我,有着大家的宠,就像你们宠小如一样,有着父母亲的呵寒问暖,生活在铺面鲜花的生活中,不知道天地厚,整天无忧无虑的过着,但是,与你的相遇,改变了我的一切,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痛心疾首,什么又叫忧愁和无奈…在你离开后,父母亲带着我离开了那个让我生存十年的家,那个令我无方用依恋还是伤来形容的地方…”

  沉浸在回忆中的项莹忘记了我的存在,在轻轻吐着自己的心事,似乎这些心事让她无奈,其中有很多的伤,而且,主要的转折点是遇到王冰之后,那就是说,那次不仅仅只有王冰一个人受到心灵上的伤害,还有项莹也是一个,王冰不知道这时候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项莹,也许,她这么说并不是想得到王冰的安慰,而是一种发

  “在上海生存了一段时间…”项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过的,除了上学好像再没有其它方面的兴趣,很少有朋友…不过还好,我的学习一直很好,接着以优异成绩上了清华,直到现在,我父母亲也辗转到北京工作,如此而已,我的生活就这么简单,简单到可以用一句枯燥无味来形容。”

  王冰心里恍然项莹父母能及时赶到医院的原因,原来他们就在北京工作,同时,项莹一句枯燥无味让王冰内心一阵莫名其妙动,她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刁钻古怪的个去了哪里,没有朋友,只有学习,这对于她这样格的孩子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事实确实是如此,这其中有着什么因素呢,王冰不敢往下想。

  好在项莹收起惘的神,转为欣喜道:“如果说没有朋友也不合适,小如的出现让我意外,也让拨动了我内心深处的那弦,如果说这些年来带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小如的友情,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度过清华的这几年,真难以想象!”

  王冰内心也明白,如果项莹不是因为他,和小如朋友的可能很小,不可否认,小如很可,任何人都喜她,但以项莹多年来的生活方式,和小如成为朋友很难,当然,她们后来成为真正的朋友,项莹也被小如的可引,不由自主的关心起这个小妹妹,与初衷相差甚远。

  项莹的心情逐渐好起来,似乎抛开了以往的苦涩回忆,望着王冰道:“我现在快要毕业了,我曾经跟小如说起,工作对象首选是九天集团公司,尽管我知道九天集团公司在用人上极为严格,像我这样刚刚走校园的学生不在考虑之中,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进入九天集团公司,现在我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在你这个公子大刀阔斧的改革下,给我们这些经验不足的学生带了机会,有机会竞争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不过,听了你对九天总部冰星的描述,我的目标又提了,希望能进入总部,想一想,能离开地球到宇宙中的另外一个颗星球工作,那是何等愉快,跨越宇宙中的星球,是每一个人的梦想,对于我这个年龄,最喜做梦的孩子来说也一样,你能说说冰星的事情吗,让我先心里畅游一番,我也知道进入总部很难,也许只是一个梦想,听一听总部的事情也聊胜于无,你能足我的这个愿望吗?”

  王冰道:“冰星与地球相似,也没什么好说的,当然,如果你喜听的我可以现在说说,不过,我觉得还是由你自己去了解比较好。”

  项莹一愣,不由自主道:“你是说…”

  王冰点点头道:“不错,在我回来之后,大家开了一个会议,会议上曾经提到你,希望你能担任总部财政部门的负责人,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来得及征求意见,和你协商,如果你对这个工作意,可以参加这次的招聘。”

  项莹被这意外的惊喜所震惊,半天说不出话来,不由自主道:“总部财政部门的负责人…我没有听错吧?对了,是不是你…也不是呀,你不是这样的人,更不会做出这样的决策,这…”事实上如果在会议上王冰点头的话,钟欣早就通知项莹参加工作了,当时,由于王冰的原因,这件事情被暂时放下,现在,王冰与项莹的关系有了转折点,我乘机发出了邀请,起码大家今后不会面对无言,尴尬。

  王冰解释道:“你猜的没错,在我们讨论到总部财政部门的负责人时,大家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是,财政部门太重要了,大家又不放心悉的人掌舵,后来,军哥提到了你,说你在这一方面的特殊能力,经过讨论之后,将略微候选人。”

  项莹的动心情逐渐冷静下来,但由于刚才的刺,她俏丽的脸庞上出现红晕,呼急促,王冰拿出一颗九转丹要给她服下。

  项莹道:“等等…”

  王冰伸出的手停止前进,不由问道:“怎么…”

  项莹望着王冰手中的丹药,这种药她也不陌生,十年前王冰送给了她一瓶,前段时间小如又拿来了一瓶,现在王冰手中又拿着一颗,看着王冰神中的疑惑,她轻轻的一笑道:“我是想问,这种药是你自己炼制的吗,以前我不知道这种珍贵的药你从哪里来的,后来小如告诉我,是你给的,当然,这个无心机的孩子像吃果糖一样吃这种珍贵的药,从没有问过你从那里得到,我当时听了无奈的摇头,这么好的药当果糖吃,太可惜了,同时,我也知道,这种珍贵的药对于他人来说,有一颗就了不得了,而对于你来说,却很平常,经过这次在记者招待会上我对你描述的一些事情了解,这种药也是你自己炼制的是吗?”

  原来她是想问这个问题,王冰还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真是一个好奇的姑,点头道:“不错,这种丹药对我来说要炼制轻而易举,不过,对他人来说不是珍贵,本是没有,炼制丹药的药材除了我他人没有,想炼制也不可能。”

  项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惊愕,也许在王冰上她见识的神奇的东西太多了,王冰有这种炼制药材也不以为奇,王冰将丹药喂她服下,好人做到底,再次抬手发出真元罩出项莹帮助她恢复体健康。

  在奇异的气氛中,项莹睁大着那双明眸看着王冰,神略带惊异,前一次王冰给她治疗的时候,她处于昏中并不知道,现在她很清楚的看着王冰的一举一动,这种奇特的治疗方法她未所位闻,冷静下来的芳心再一次出现动。

  片刻后王冰估计到药力化开,收回双手,对项莹一笑道:“现在应该好多了,你上的各种疾病已经被我先前治疗好了,而你的体很虚弱,经过刚才的治疗,应该好多了。”

  项莹对于自己的体健康状况倒是不在意,问道:“你刚才的治疗很奇特,是不是修真者的特殊能力,你对世人说过修真者的超能力,但是,大家无法想象,因为没有见过。”

  王冰笑道:“是的,这是我本的真元,是修真者苦苦修炼追求的东西,好处很多,治疗疾病仅仅是一个方面。”

  项莹望着窗外道:“病房内很闷,我想出去走一走!”

  以她现在的体,虽然经过王冰用真元的恢复,但也虚弱不堪,不用说,她这是让王冰扶她到外面走一走,王冰略一迟疑,伸手扶起她。

  病房外小如等人不见,也不知道去了那里,只有龙凤四卫如一尊石像站在门口警戒着,王冰心里恍然,但也在内心苦笑,两卫在前两卫在后,走向病房右首的走廊,那边是假山绿水,风景优美,已经有很多病人在散心,看到我们过来,好奇地打量着。

  项莹边走边看着前后警戒着的四卫问道:“他们是你的警卫,看得出对你很忠心,他们也是修真者吧?”

  王冰扶着她道:“是的,他们一共三十六人,自称龙凤三十六子,是我从凼腊星球带过来的朋友,本来,我不需要他们这么做,但是,三十六子自居护卫,我劝说无效之后也就随他们去了。”

  王冰扶着项莹走到水池边,望着水池中的金鱼在自由自在的嬉戏着,项莹似乎对这些不在意,心不在焉的望了一会又接着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的能力比他们的,不需要警卫?”

  王冰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道:“怎么说呢,他们的所受的文化教育与地球的相差悬殊,在很多方面与我们不一样,特别是他们的礼节,动不动就给你跪下,我们那有这种礼节。”

  项莹听到王冰无奈的话,不禁回头看着王冰,接着道:“我明白,但是,以你的份任何人都会产生崇拜,他们也不例外,你家里不是有一队中年夫妇吗,他们好像也是。”

  什么也是,本就是,王冰对老村夫那一板一眼的行事风格和头痛,也无可奈何,在其它星球还好,处科技先进的现代地球,任何人一眼都能看得出他们与众不同,王冰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对之。

  项莹突然间温柔的一笑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寒儿和火儿真可,我问过小如两个小家伙的来历,小如也不知道,不知道你从哪里带来的,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抱抱他们。”

  王冰略一沉思后道:“他们的来自于一个特殊的地方,而这个地方连我自己都不了解,我们很投缘,就这样。”

  王冰觉得还是不要告诉项莹两小的来历,这是出于对他们今后生活的考虑,确实,两小对王冰来说有很多的不解,而项莹显然对王冰的这个回答很不意,但是,她没有再问,两个又陷入沉默,也从水池边走向草坪,在草坪上了下来。

  王冰双手放在后脑当枕头,趟在草地上望着蓝天白云,今天的天气很好,用风和丽来形容最恰当不过,王冰的心情舒畅,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愉快过了,也许和项莹能够冰释前嫌是王冰心情舒畅的主要原因,起码以后不用再因为双方见面而尴尬,真是一个好子啊。

  项莹在草地上出神的望着王冰,看着王冰脸上的愉悦神,似乎被王冰的愉快所染,心情也随之轻松了不少,忍不住问道:“你我到总部担任财政部门的负责人吗?我指的是你的内心世界。”

  王冰呃了一声,从蓝天白云中收回心神,和项莹今天的谈话一直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打转,两人都没有触及对方内心世界的那弦,而现在,项莹终于忍不住了,这个简单扼要的问题让王冰到难以回答,不由沉思起来…

  项莹望着王冰不断变换的神,轻轻的问道:“这个问题让你到很为难吗,是不是因为其她原因让你说不出口,还是…”

  王冰知道她后面要说的是什么,将仰躺的躯略一侧道:“不关其他人的事情,也不关你想的那个人的问题,而是…而是我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到有些突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好。”

  “是吗?”项莹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不过,你现在的反应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也可以不用回答,我还想成为一个修真者,想到你说的那么厉害,真是羡慕!”

  王冰漫应道:“好啊,我边的很多人都是这方面的手,我师母…”

  项莹打断了我的话道:“你就不可以教我?你不是收留了很多孩子,给他们一个修的地方修炼你的功法?”

  好厉害的言词,几乎让王冰有些窒息,笑道:“当然可以,我的功法只要你有兴趣,不成问题。”

  项莹的眼睛紧紧的着王冰的眼睛道:“那么你告诉我,你我到总部吗,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王冰望着项莹,而项莹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冰,这个问题对于两人来说都很重要,决定着今后两人的情道路,表面上项莹是在问工作的事情,其实是指情!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