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初踏晟武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初踏晟武
  第一百四十五章初踏晟武

  时间在王冰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王冰一直耐心的等着,此事没有在老鬼那里得到答案,在这里同样王冰不抱任何希望,从银老和草堂逸士严肃的神中判断,他们知道一些,但也不多,王冰希望他们能将知道的事情告诉自己。

  过了很久,银老问道:“小哥,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打问这些人?”

  最终等到他们开口了,王冰道:“四大魔君都是我的师傅,这一点银老是见证人,当年在绝域我不得已拜四大魔君为师,除了雷魔君,其他三魔我没有见过,雷魔君对于此事也闭口不谈,所以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草堂逸士摇头道:“小哥,你没有说实话,四大魔君是你师傅,你关心其他三魔君也很正常,但是,你提到了五大邪神,逍遥二仙和黑魔,这些人与你没有任何直接关系,而且,这些都是几千年前的风云人物,在修真界消失以后,没有任何消息,小哥既然提到,必定有目的和用意,不防说出来听听。”

  在银老和草堂逸士这样明的人物前,王冰也不再隐瞒,解释道:“我将要面对的力太大了,我自己的修为不足以对抗外力,其他人的修为更低,如果有了四魔五邪的帮助,我就足够的实力来对抗。”

  银老和草堂逸士都点点头,明白了王冰的意图和用意。

  银老问道:“那么小哥问逍遥二仙又是为了什么?”

  既然说了,就全部告诉他们,王冰道:“雷魔君对于他们当年同时消失在修真界的事情隐瞒的很紧,而据我所知,在他们消失修真界的同时,逍遥二仙突然间出现并瓦解了黑魔门,种种迹象表明,这两者之间必有联系,我在想,是不是逍遥二仙的原因才让四魔五邪消失在修真界。”

  草堂逸士道:“小哥分析的有道理,也合情合理,有这种可能,但这与黑魔又有何关系呢?”

  王冰不厌其烦道:“黑魔门因为逍遥二仙在修真界消失了几千年,而现在,他们又死灰复燃,我想确定,黑魔是不是当年折在逍遥二仙手中,还是逃遁了,这对我今后的行事很重要。”

  银老和草堂逸士又是一阵子沉默。

  王冰道:“既然两位前辈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

  银老摇头道:“小哥,不是我不告诉你,事实上我们也不清楚,雷魔君在我们而言是前辈,当年我们还不够资格参与这些事情,我们得到的消息并不见得比你多,你也知道,传说并不等于事实,其中有很多的水分。”

  草堂逸士接口道:“银老说的对,就是这样,我们并没有目睹这些事情的发生,不敢说我们知道,不过,对于其他三魔和五大邪神的事情我们可以给你提示,这样一来你少走一些冤枉路。”

  王冰内心一喜,目前而言,就想知道这些事情,先将三魔和五邪找到再说,至于逍遥二仙的事情对自己来说并不重要,而黑魔王冰从老鬼那里已经知道,他活的好好的,现在他企图东山再起,王冰预防着他就是。

  接下来银老和草堂逸士将修真界类似绝域的地方通通告诉了王冰,用他们的话说,他们自己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因为这些地方是四魔和五邪消失以后出现的危险地方,因此上有这个怀疑,而有些地方早就在逍遥二仙出现之前有了。

  但这些对王冰来说很重要,的直觉告诉王冰,百分之八十就在这些地方,就拿绝域来说,也是在黑魔门瓦解,四魔五邪失踪以后才传说有仙器,修真者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银老和草堂逸士提到的这些地方,大多数是属这种情况,不是王冰归于主观肯定,这些地方的出现在时间上也太巧合了,巧到让王冰产生了丰富的联系。

  王冰内心银老和草堂逸士,虽然没有明确的告诉自己,但给了自己很大帮助,不像老鬼,什么暗示都没有,拒绝的一干二净,干干脆脆。

  王冰接着提到有关绝域仙器的传说,在这件事上两人都不清楚,只知道离骇塁在传说中有着强大的威力,具有进入仙界的能力,如果能得到离骇塁,可以打开仙界之门,一般修真者的最终目的是进入仙界,而有了离骇塁可以轻而易举的办到,所以,修真者听到绝域出现离骇塁,奋不顾的前往寻找,即使绝域有进无出。

  也传说,单凭借离骇塁进入不了仙界,因为离骇塁只是进入仙界法宝的一个部分,必须找到其它几件与离骇塁结合才能进入,才是一件完整无缺的法宝,但不管怎么说,能找到一件就是一件,而另外的几件是什么,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两老知道的就这么多,至于其它的事情并不知道,也没有像老鬼一样,提到离骇塁时神严肃谨慎。

  王冰呃了一声,没有做声。

  草堂逸士望了王冰一眼笑道:“小哥,你好像对仙器离骇塁没什么兴趣。”

  王冰笑道:“怎么说…”

  草堂逸士道:“一般人听到仙器时,神兴奋,望不得了解的更多,而你,听到以后似乎不在意,好像没有将仙器离骇塁放在眼里,如果你对离骇塁有强烈的兴趣,就不会是这样的神了。”

  银老笑着对草堂逸士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小哥上仙器多的是,他的九转塔和我们现在置的仙灵园就不比离骇塁差,我想,小哥提到离骇塁,不是为了得到这件仙器,而是想知道离骇塁来龙去脉和与离骇塁背后的事情。”

  王冰确实像银老说的一样,离骇塁也许很了不起,但如果它的功能是为了打开仙界门护的法宝,如果在以前王冰也许会兴趣,而当王冰在九转塔发现了天,仙,神,冥四道门以后,离骇塁对王冰失去了意义。

  草堂逸士接着道:“如果真是这样,小哥,很抱歉,我们帮助不了你,对离骇塁我们就知道这么多,为了补偿你,我这里有一件小玩意你拿上,也许在佺郦星球上用得到,能给你一定的帮助。”

  草堂逸士从手指上取下一枚红致的戒指到了王冰手中,王冰拿在手里仔细观看,戒指正面有字,是一个‘草’字,与地球上人使用的印章一样,王冰道:“前辈,这是你的信物,我拿着是不是有些不好?”

  草堂逸士哈哈大笑道:“有什么不好的,不要忘记了,你是九天门的门主,我是九天门的长老,这个东西对你有帮助就好,反正我在仙灵园中也不想出去,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给你的好。”

  王冰想到草堂逸士在知道了自己在佺郦星球上的意图之后才拿出这枚戒指,应该有特别的含义,在这里能用得上,也不在客气的收下了,笑道:“前辈,你还有什么好东西一并拿出来让晚辈见识一下,前辈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

  草堂逸士也笑道:“小哥太看得起我这个老头子了,你听我的名号就知道是一个穷人,一个山野村夫能有什么好东西,一共两件都给你了,你还不足。”

  想起在凼腊星球他给自己一支笔,王冰还真将这事给忘记了,至于这支笔有什么用途他没有告诉,既然当时没有说,现在也不会说,王冰也没有再问。

  银老看到王冰将戒指戴在手指上,笑道:“这枚戒指是草堂逸士的信物,只要识草堂逸士的人都知道,不要小看这个小小戒指,它对你在佺郦星球上有很大帮助,有解决不了的事你可以拿出来亮亮,有特殊的妙用。”

  正在这时,桑珂倩带着两小走过来道:“你们谈的很热闹。”

  王冰起道:“两位前辈,谢谢你们的指点,今天就谈到这里,有空我会来看你们。”

  告别了银老和草堂逸士,王冰和桑珂倩带着两小到以前闭关的竹林内,扯去结界放出了龙凤三十六子。

  这次龙凤三十六子闭关的收获很大,如果说他们以前在修真界是一般的修真者,那么现在他们在修为上大大的提了一步,从他们现在的释放出的气势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在闭关以前,他们除了对我以外,对其他人有着一定傲气,而现在,随着修为的提,外在出的傲气随之消失。

  第二天傍晚,王冰带着桑珂倩,抱着两小,以及跟随着喜出望外的龙凤三十六子直接来到了晟武国的都城琉渊外一个无人的地方,然后缓步走向琉渊城。

  望着眼前带着古典气息,而又有着华丽的都城琉渊,王冰仔细的打量着…

  琉渊城比较大,正前面的城墙上有三个金大字‘琉渊城’,庄严而严肃,在城门口有士兵在守着,而在城上墙内也不时的有士兵走来走去,秩序井然。不愧是一国的都城,守卫森严,对入城的人也严格盘查,货物一律经过检查才能放行。

  对于王冰一行人的到来,立刻引起了城门口人群的注意,不由得停下脚来看着,神带着一丝惊讶。

  王冰一行人在众人的注目中缓步走到城门口,这时从城门走出一个雄壮大汉,来到王冰前一鞠躬道:“小公子好,请小公子入城。”

  王冰点点头,这个雄壮大汉是提前来到晟武国的机器人,王冰能得到晟武国详细的资料,就是它们搜集到的,在这一段时间内,它们对晟武国及都城琉渊都摸索的比较悉,得知王冰今天来,现在来接王冰入城。

  王冰的份是来自海凌帝国的游客,有提前准备好的份证明,也许震惊于王冰的气势,为首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城卫仔细的打量了王冰一行人之后,毕恭毕敬的放王冰一行人进入。

  而在王冰进去以后,二十多岁城卫兵对另一个城卫兵道:“你立即去向上头报告,就说有一男一两个气质不凡的人带着两个小孩子,还有三十六个护卫来到了琉渊城,份证明上是来自海凌帝国。”

  “是!”另一个城卫应道,接着又不明白的问道:“头儿,我不明白,每天来我们琉原的游客成千上万,这很正常呀,我们为什么单单要注意刚才的那些人?”

  头儿气着骂道:“你傻啊,你没看出刚才的那一男一气势不凡吗,而且还带着两个可的小孩,后有三十六个护卫,这些护卫连我也看不出他们的深浅,一般的人有这样的气派吗,如果是王子或着贵族,一定前呼后拥,气势汹汹,眼睛长在头顶上,怎么会像他们一样和蔼的对我们微笑,我估计这些人份不简单,他们出现在琉渊肯,绝对不会是来游玩那么轻巧,如果以后出了什么问题,就是我们城卫的失职。”

  另一个城卫道:“是吗,但我看男的潇洒和蔼,的美丽动人,不会是…”

  头儿不耐烦的一挥手道:“好了,你就照我说的去告诉上边,一旦出了问题你我能承担的起吗,你就照实说,有一个王冰的人带着一行人进入了琉渊城,对了,还有人出城接他们,那就是说城内也有他们的人,你一并告诉上边,不要忘记了。”

  另一个城卫被一句承担责任所震,不由自主的往内走,向上边报告去了,而头儿也自言自语道:“我看也不像,可是谁又能保证呢,不过,那一对男还真是绝配,特别是那的,太漂亮了…王冰…王冰…怎么没有听说海凌有这么一个人,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

  这个城卫尽管内心也有很多怀疑,但不敢迟疑,立即派人跟踪我们的落脚处,以便上边查问。

  王冰一行人跟着机器人往城内走,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一行人经过时,都被不凡气势所震,私下里猜测王冰一行人的份。

  这里不愧是一个国家的都城,十分繁华,带着地球古代浓浓的气氛,王冰总算领略了异地不同的风情,被这个城市勾起了兴趣。

  机器人一边带着往前走,一边介绍着眼中所看到的事物,王冰和桑珂倩听的津津有味,两小却左顾右盼,对街上的一些小玩意充兴趣,负责财政大权的桑珂倩假公济私,尽量足两小的要求。

  而龙凤三十六卫就没有这个兴趣了,他们分出两龙两凤紧跟在王冰的前后左右,其余的人将目光放在热闹的大街小巷上,观察着行人的一举一动,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不放过,三十六人共同的特点是,神冰冷,警惕心十足。

  路过一家酒楼,王冰怀里的火儿突然扭动道:“哥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王冰看着火儿不停的添着嘴,一双大眼睛往酒楼猛看,无奈的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不能多喝,知道吗。”

  火儿欣喜的点头同意道:“好的哥哥,我只喝一点点。”

  对火儿的保证王冰可信不过,自从在地球看见父亲喝酒,也要喝酒,结果一喝就喜上了,每次看到酒或者闻到酒味就嚷着要喝,说也奇怪,他人小酒量大,喝一两斤不见醉,王冰见他这么能喝,也不会酒醉闹事也对他体没影响,也就随他了,不过尽量控制他少喝。现在火儿闻到酒味又嚷着要喝,自从离开地球以来他没有喝过酒,那是没有闻到见到酒,而现在,酒楼飘逸出的酒味又引着他。

  桑珂倩忍不住笑道:“火儿不知道将酒喝到那里去了,一个大人也喝不过他,也不见他醉酒,不过,冰,我觉得小孩子喝酒不好。”

  王冰也知道不好,可是火儿非要喝不可,在地球,母亲曾经不给他酒喝彩,结果他大脑了一场,同意以后才收场。

  现在是傍晚,正是人们忙了一天休闲吃饭的时候,也是官贵人娱乐消遣的好时辰,这就酒楼内宾客座,声谈论,猜拳叫酒,热闹异常。

  当王冰刚踏入酒楼,本来嘈杂的场面一静,鸦雀无声,都回过头来看着王冰一行人,习惯于这种眼光的王冰,打量着整个客厅,十几张桌子上都有人,只有靠窗口的两张桌子上各着一人在喝酒。

  右边的一张桌子上着一个年龄在三四十岁的健壮大汉,脸胡须,一浅黑的劲装打扮,桌子上除了酒和菜还有一把刀,是一把宽厚大刀,明眼人一看就是一个习武之人,此时的他正一碗接一碗的喝着酒,似乎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无视周围的嘈杂声,难怪他那一桌只有一个人,单看他那气势就知道是不好惹。

  另一桌上着一个年青的孩子,一的绿带有花草图案的裙子,合体大方,神冰冷,但小巧的鼻子,漂亮的大眼睛,不因为她的冰冷而忽视她的美丽,桌子上同样有一把剑,也是一个难惹的主儿。

  两人没有理会周围的喧嚣,正想着心事,一个大碗酒,一个小饮,忽然喧嚣的场面一静,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当看到王冰一行人时,不由到意外,也许是王冰的气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而当看到王冰打量他们时,两人也将目光移动到王冰上。

  正在此时,王冰怀里的火儿呼的飞出,落在年轻孩子的那一桌上,寒儿也不甘落后的从桑珂倩怀里飞出,火儿这小家伙可不傻,见到其他桌子上都人是的,只有两张桌子上有一个人,生怕被其他人占用,他没地方喝酒,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占位子,当然,小孩子也有美之心,选择了年轻孩子的这一桌,而没有去另一桌。

  众人不由自主啊的惊呼,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有这么快捷的手,不由将目光移动到两小的上。

  王冰和桑珂倩无奈的一笑,只好走了过去,年轻孩子也到意外,不由一愣,当看到可的火儿和寒儿时,冰冷的神不由一喜,自觉的将桌子上的剑往后一挪。

  王冰对年轻的孩子道:“打扰了,如果不介意,我们就在这里了。”

  年轻孩子看了一眼留在酒楼门口的警戒着龙凤卫和站在这一桌周围的警卫,不由一皱柳眉,接着脸一红,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王冰和桑珂倩微微一笑,也不客气的了下来,这时,众人才收回目光,窃窃私语起来,不过,没有刚才那么嘈杂,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王冰一眼,在暗中猜测王冰的份。

  酒楼的老板是一个颇为风的妇服打扮极为华丽,但给人华丽的觉以外还有大方得体,刚才惊讶于王冰的风采和气势,这时候才回过神,走到王冰这一桌前面,两只充媚情的眼睛在王冰和嗓珂倩上瞟了瞟去,接着又望向两小,看到火儿望着年轻孩子面前的酒直伸舌头,不由到惊讶,又有些好笑。

  王冰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她这才又将目光移动到王冰上,笑道:“公子,夫人,请问你们想喝酒还是想吃饭,本店的…”

  王冰一听称呼自己和桑珂倩为公子夫人,内心到不自然,打断道:“将你们酒楼的招牌好酒好菜端上来。”

  老板很会察言观,知道王冰已经到不耐烦,立即道:“好的,不过,公子夫人,楼上有雅座,也很清静,这里…你们看要不要…”

  王冰和桑珂倩一再被这么自以为是的老板误会,王冰到很尴尬,皱着眉头道:“不用了,这里很好,你忙去吧,如果有需要再找你。”

  魅力四老板搞不清楚眼前这么一对气势不凡的公子夫人为什么不愿意到清静的地方用饭,一般像这么尊贵的客人都选择雅座,不会和大厅内这些俗的人在一起,她也觉到王冰对她的不耐烦,内心很是疑惑,第一次到自己的美丽受挫,不过也是,任何一个男人边有这样漂亮的夫人,都不会看其他人一眼,有些伤的看了王冰一眼走了。

  在王冰和老板打道的时,年轻的孩子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冰对她微微一笑,她脸一红底下了头,有些手足无措,桑珂倩不由对着王冰一笑。

  片刻后酒菜端了上来,在年轻孩子瞠目结舌中,火儿迫不及待的拿起酒罐就喝,接着又吐到地上,桑珂倩以为酒太辣,急忙问道:“火儿,先喝口水,不要再喝酒了。”

  众人都看着火儿的这一幕,到好笑。

  而火儿却道:“哥哥,我不要喝这酒,不好喝,我要喝以前的。”

  这个小家伙,原来是嫌酒不好喝,桑珂倩不由道:“真的吗火儿,冰,你上不是有酒吗,就给火儿喝吧。”

  众人哗然,忍不住哈哈大笑,明白了小家伙将酒吐在地上的原因,但心里也在奇怪,这么好的酒怎么说不好呢?

  火儿的话让老板很不服气,忙走了过来道:“本酒楼的千里红是琉渊最好的酒,一般人都喝不起,还有比千里红更好的酒,我不信?不信公子可以问问这里的人,他们都知道。”

  火儿不理会老板,望着王冰我道:“哥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王冰无奈的点点头,以疾快的手法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瓶酒,打开瓶盖给火儿,火儿接过去一连喝了几口才停下来,随之酒香在空气中飘逸,众人不由得猛,这酒当然比千里红香多了,老板也到无话可说。

  另一桌三四十岁的健壮大汉一鼻子不由自主的喊叫道:“好酒,好酒。”

  老板吃惊道:“这是什么酒,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我不知道的酒,不知道公子这酒叫什么,是用什么材料酝酿的?”

  这酒是九天集团公司自己酝酿的蓝圣酒,材料吗,王冰自己也不知道,这次出来带了一些,但这些给老板解释不清楚,也不想解释,随口道:“朋友送的,没说名称和材料,抱歉。”

  老板暗叫可惜,如果能知道这酒的配料,那将是一大财源,还想向王冰打听,但看到王冰无意与她谈,也知趣的离开了。

  自健壮大汉连声喊叫好酒以后,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火儿手中的酒,看着火儿喝的有滋有味,忍不住口水,连忙喝了一口他手中的酒,接着紧锁眉头,似乎对自己手中的酒不意,又望向火儿手中的酒,见瓶子内的酒越来越少,神有些焦急。

  王冰一直不着痕迹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王冰对这个大汉第一面印象很好,他现在看起来落魄寒酸,狼狈不堪,表面上看起来枝大叶,是一个暴的人,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内地里却是一个心细稳重的人,也就是说他的表面现象和实际个相反,任何人一看他现在的寒酸相就知道有难处,而王冰发出神识探测,他的修为在晟武国来说,属于上等,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好手,希望能认识此人,将他拉到自己的旗帜下。

  见他望着火儿手中的酒瓶,王冰内心暗笑,机会来了,望了一眼边的一龙,接着望了一眼健壮大汉,一龙立即明白了王冰的意图,走到大汉前面道:“我家公子想请壮士过去聊聊。”

  健壮大汉意外的望向王冰,王冰对着他一笑,他略一沉思,又望向火儿手中的酒,猛的一拍桌子,拿起桌子上的大刀走到王冰这一桌,一凤见他手中的大刀,向前踏了一步,准备让此人放下手中的刀,大汉望了王冰一眼,意思是你既然请我又派人挡驾,这是什么意思。

  王冰对一凤一挥手,示意她退开,大汉这才了下了,但他并没有立即谢王冰这个邀请他的人,而是将目光望向火儿,看到瓶子里的酒已经不多了,神中有些焦急,也有些可惜,在他想来,一个小孩子喝这么好的酒那是费。

  接着回头对王冰道:“小孩子喝这么多酒不醉?是不是酒劲不大?”

  这是他下来后的第一句话,而且还是为了关心火儿手中的酒,王冰内心暗笑,摇头道:“这么一点点酒他是不会醉的,不过,这酒也够劲,你闻闻空气中的味道就知道了,这可是珍贵的好酒。”

  王冰这么一说,大汉越觉得这么好的酒被一个小孩子费掉很可惜,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添田嘴,火儿手中的酒越来越少,大汉神越来越焦急,最后忍不住道:“这酒闻起来特别香,公子再有没有?我可以向你…买…或者用东西换…”

  看来他真的太寒酸了,本来想说向王冰买,接着又转为用东西换,那可能是想到他自己上没钱,只好用换的了。

  王冰笑道:“这酒不算很好,很普通,但我的酒不卖,因为我不缺钱用,我自己的钱都花不完,没有必要卖酒,也不想换,我没有需要的东西,不过…”

  大汉先是听到这酒还不算好,有些惊讶,在他想来,没有比这更好的酒了,又听到王冰不买也不换,内心一阵子失望,接着又听到王冰说不过,那就是有希望,不由道:“不过什么?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

  王冰吊足了他的胃口之后,接着道:“不过,我觉得你这个人直开朗,想和你个朋友,既然是朋友,喝我的酒无需什么买或者用东西换。”

  大汉惊喜道:“你的意思是送给我喝?”

  王冰点点头,拿出一瓶放在他前面,大汉刚想伸手,接着又一缩手,迟疑不解道:“你一个贵公子…一个寒酸的贫民百姓?不会是…有其它目的吧?我虽然喜喝酒,但从不出卖自己。”

  王冰笑道:“你多心了,我只是想和你个朋友,再说了,我也不是你口中的贵公子,和你一样是平民百姓一个,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我们认识吗,不是吧。”

  大汉还是难以置信,这种利用人的手段他见的多了,以往那些贵公子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看也不看他这样的人一眼,更不用说平白无故送东西了,不欺负他们这些人已经不错了,现在怎么叫他不怀疑王冰的用心。

  王冰微笑着不语,从机器人给王冰的资料中知道,这个星球上的平民百姓与贵族之间界限分明,平民百姓的地位不如贵族养的一只狗,而现在他把王冰当作贵族贵公子,既然王冰是贵公子,那么王冰现在的作为就值得怀疑了。

  正在这时,火儿已经喝完了一瓶,看到大汉前面还有一瓶,伸手就抓,大汉急了,忘记了他刚才还在犹豫不决,急忙将酒抓到手里,生怕火儿抓到手里。

  事实上火儿小手抓空,立即道:“哥哥,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王冰对大汉道:“如果你觉得我的这酒不可以喝,我也不勉强,你看,我小弟还想喝,不如就让我小弟和吧,你看怎么样?”

  大汉急忙道:“等等,我们还不是在商量着吗,你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只朋友?”

  王冰又拿出一瓶酒给火儿,然后又拿出一瓶葡萄酒放在桑珂倩前面,这是她喜喝的酒,大汉的眼珠子差一点儿掉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往桌子下看,但在桌子下什么东西也没有,内心不由叫奇怪,这酒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太神奇了。

  王冰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不用看了,就这么几瓶,你就想再要也没有了。”

  大汉望这葡萄酒道:“这酒怎么是红的,好像血一样,不会是血吧?”

  王冰道:“这是酒,只不过是红的,喝起来很香,但没有你手中的够劲,适合于孩子家喝,你要不要尝尝?”

  大汉猛点头道:“既然你单纯的朋友,那我就尝尝,有这样的酒,真是太奇怪了。”

  桑珂倩打开酒盖,给大汉碗中倒了一些,大汉迫不及待的灌了下去,王冰忍不住哈哈大笑,那有这样像牛饮水一样喝葡萄酒的。

  大汉喝了下去以后皱着眉头道:“这果然不是血,是酒,但是怎么怪怪的,到是很香,就是不够劲。”

  而见王冰哈哈大笑,疑惑不解的望着,又望望手中的碗,疑惑道:“你…笑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王冰笑道:“这酒不能这么猛灌,要慢慢品尝才有味道,你这么一口气喝下去当然没味道了,我也说了,酒劲不够,够劲的在你手中,如果你现在不喝,我小弟喝完手中的还要喝,你就没得喝了。”

  大汉看了一眼火儿,火儿手中的酒瓶中酒已经不多了,暗自奇怪一个小孩子这么能喝酒,也顾不得询问原因,急忙学着王冰打开瓶盖,学着火儿连连喝了几大口,不由赞道:“好酒,好酒啊,够劲,太够劲了。”

  在王冰和大汉打道的过程中,同桌的孩子一直饶有兴趣的看着,特别是火儿喝酒可的样子引了她,而当王冰拿出葡萄酒说明是喝的酒时,她羡慕的望着桌子上的葡萄酒,善解人意的桑珂倩微笑着倒了一些给她,她也不说话,拿起来轻轻的喝了一小口,不由得轻皱柳眉,似乎到没有王冰说的那么好。

  桑珂倩也有过第一次喝葡萄酒的体会心得,望着这位连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孩道:“第一次喝这种酒就是这样,不过,你慢慢的品尝,就会觉得口里余味无穷,香甜可口,之后你就喜上了这种酒。”

  孩子点点头又喝了一小口,但这次她没有急着咽下去,而是按照桑珂倩说的,含在口里慢慢的品味着,然后咽了下去,冰冷的脸上出现了喜,对桑珂倩一点头道:“谢谢!”

  而尝到好处的大汉又接连喝了几大口,没等喝到一半,望着酒瓶咽了咽口水,小心谨慎的拿起盖子盖了起来,接着又望了一眼快要喝完的火儿,又将酒瓶收到他的包袱内,他是舍不得将这么好的酒一下子喝完,又怕火儿喝完以后找他要,所以才有这个举动。

  王冰看的内心很好笑,这是好酒之人,为了酒,和一个孩子计较起来,不过,在这个星球上能喝到这种酒也算是了不起了,忍不住笑道:“你放心,我小弟很听话,他不会要你的酒喝,对了,我叫王冰,还没请教贵姓大名怎么称呼。”

  大汉看到火儿喝完以后果然如王冰所说没有找他要酒喝,这才放下心来,漫不经心道:“原来是王公子,在下的名不值一提,王公子叫我兵元龙就行了,谢谢你王公子,这酒是我平生第一次喝到的好酒,我想我今后再也喝不到这种好酒了,王公子有什么事你不妨直说,只要不昧着良心做一些伤天害理的坏事,我还王公子的这一份人情。”

  果然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做事有原则立场,是一个难得的人,王冰内心更是肯定自己将他拉拢到旗帜下的想法和决定,刚要有所表示,年轻孩子惊讶道:“你就是兵元龙?”

  王冰望向年轻的孩子,从她的语气中听出,这个兵元龙很不简单,起码是一个名人,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人物。

  兵元龙却不以为意道:“我就是兵元龙,这也奇怪吗,兵元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不用这么惊讶。”

  桑珂倩对年轻孩道:“你为什么听到兵元龙这么惊讶,他很出名吗?”

  年轻孩子点点头,接着望了一眼兵元龙,似乎还难以置信眼前的人就是兵元龙,她心目中的兵元龙不是这副糟蹋摸样。

  而兵元龙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冰,良久之后才道:“你真的不知道我?”

  王冰笑道:“这有什么奇怪,我今天第一次到这里,没有听说过你很正常,你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我这个人吗。”

  兵元龙似乎是自言自语,似乎是说给他自己:“这么说来我是猜测错了,他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天下真有这么好的人,我怎么以前没有遇到也没有听说过?”

  兵远龙自言自语到这里,猛地抬头望着王冰道:“你真的愿意我这个朋友,没有任何目的和要求,不怕我是一个平民百姓?”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