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宴会风云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宴会风云
  第一百五十九章宴会风云

  一曲结束,众人返回到座位上,八王子向看来,笑道:“我听说王公子的手下有不凡的技艺,超,正好我手下有一个人手也不错,不如王公子派出一个人,让他们比划一下,也算是给大家助兴。”

  一般的情况下,在这种场合提出以武助兴有个意义,其一,这是一种以武人为主的场所,大家都是习武之人,以武助兴正合胃口,其二,是一种挑衅,借助于这种场合公开挑衅,让对方当众出丑,不得不出面接受对方的挑战。

  而在今晚的这种场合,男各半,真正好武的人不多,大家都是奔着瓯工咯的情面而来,八王子的提议不合时宜,这是一种挑衅,众人不由担心的望着瓯工咯,为主人的他应该阻止这种场面,知瓯工咯个的众人生怕他现在迁怒于八王子,八王子也许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位王子,但在瓯工咯眼中却不是,起码瓯工咯不会将八王子放在眼里。

  但众人意外的是,为今晚东道主的瓯工咯却没有任何表示,好像没有听到八王子的提议,众人立即明白,这是一种默许,他瓯工咯不反对八王子向王冰的人提出挑战,这令所有人大不解,瓯工咯怎么能忍受得了八王子的肆无忌惮?

  瓯工咯的妹妹瓯花雷忍不住道:“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八王子先是对瓯工咯有一些担心,现在见状知道他的筹码押对了,起码瓯工咯不会反对他这么做,脸上出一丝狞笑:“瓯花蕾小姐过于担心了,这不过是让大家兴罢了。”

  其他人也听说过龙凤三十六子在琉渊城一些事,对于他们的手充好奇心,想知道是真是假,而抱有特别用心的人更是希望闹的越大越好。

  像六王子,他就是一个惟恐天下不的人,这时他特别支持八王子,哈哈笑道:“八弟手下有这么厉害的人,六哥我怎么不知道呀,敢和王公子的护卫叫阵,勇气可嘉啊,我想王公子不会拒绝大家此时此刻的兴致,也不会让大家失望,哈哈…”八王子也哈哈笑道:“听说六哥手下也有几位硬角,也有人说六哥在故意夸大其手,不如,等一下也让他们亮亮相,让大家见识一下他们的手,是真是假一看就知道,六哥以为如何?”

  六王子表面上镇静自若,内心却吃惊不已,这是他的秘密,怎么被老八知道了?随即哈哈笑道:“八弟,不你说,六哥我还真希望能找到几个厉害的人在边,可惜啊,迄今为止未能如愿,不如八弟有机会帮六个介绍几个。”

  八王子故意愣道:“那么说我听到的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的,六哥,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介绍几个人给你,不过,我们现在还是见识一下王公子手下的风采,王公子,你说如何?”

  王冰望了一眼无动于衷的瓯工咯,知道他也望不得有人这么,现在八王子的发难正中他的下怀,即使八王子不发难,他也找机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他到现在对龙凤三十六子怀戒心,可以从三十六子的上摸自己的底,明了瓯工咯的用心,王冰也不在谦虚,对后的龙三一挥手,龙三面无表情的迈向会场中心,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不望向任何人,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将这种小场面放在心上,是不得已而为止。

  龙三的出场合了大多数人的意,本来嘛,这些贵族公子小姐一天闲的无聊没事找事,寻求刺,暴力的刺对他们而言是最的享受,在一旁看着双方你来我往的厮杀,那多舒服啊,比出去溜狗之类的事情有意思多了。

  八王子计谋得逞,脸上过一丝狞笑,向他后的一名看起来年龄在二十五岁,穿黑劲装,怀抱一把古斑斓的三尺利剑的青年男子望了一眼道:“阿望,你去领教一下王公子护卫的手,记住了,强将手下无弱兵,王公子的护卫一定不可小看,要全力以赴,当然了,只要是打斗,难免会有受伤者,这个我可以理解,嘿嘿…”瓯花蕾急道:“八王子,你怎么能这样呢,大家只不过是助助兴,何必搞的…哥,你为什么不阻拦他们?”

  瓯工咯两手一伸无奈道:“这是他们双方愿意的事情,我怎么好意思出面,再说王公子的人已经下场,我谁的面子可以不给,总不能不给王公子吧,小妹,你就不要瞎搅和了,看着就就是。”

  瓯花蕾气道:“哥,你…”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八王子的手下阿望傲慢的站在龙三对面,傲的斜了龙三一眼,在众人的注视下阿望傲然道:“我们都是下人,受主人的命令一分下,说吧,怎么比,你先动手,你是客人嘛…”

  但是,龙三比阿望更傲慢,看也不看一眼,好像他眼前没有阿望这个人,将他阿望当作空气,或者透明的,阿望没想到对方比自己跟傲,恼羞成怒道:“既然你不反对也不动手,那我就要开始了,接招…”

  阿望利剑出鞘,在手中一翻腕,剑划圆弧,带着剑芒向龙三刺去,剑尖直指龙三的咽喉部位,很是毒辣,众人内心大吃一惊,这是对打吗,龙三怎么没有反应,简直是在找死,就在众人担心的时候,龙三随手一抬,很巧妙的抓住剑尖,剑无法再进分毫。

  众人哗然,掌声在会场内震耳聋般的响起,八王子原本得意洋洋的神不见了,惊愕之现于脸上,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的手下连一招也发挥不了。

  瓯工咙直了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轻而易举抓住剑尖的龙三,内心暗忖,这就是了,从琉渊传过来的消息不错,在与珩安的儿子对手时,也用的是这一招,当我听到时还不相信,果然如此,但是,只有这一招还不能判断对方的手。

  瓯工咯望这阿望在龙三抓住剑尖后的狼狈挣扎样,若有所思,但并没有出声阻止,想看后面的结局,他知道八王子不会善罢甘休,接着会有派出手更的人出场,这是八王子一贯的格,这位八王子表面上看来不可一世,事实上是一个无点墨的人,任何时候都失败不起,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样失败不起,特别是一向和他作对的六王子面前。

  在阿望的挣扎中,龙三冷冷的哼了一声,手指一送,正在向后使力的阿望在惯的作用下,结结实实的倒在地上,形极为狼狈不堪,更让阿望吃惊的是,他倒在地上之后形无法动弹,口不能言,只有眼珠子还可以动。

  龙三料到阿望倒地以后还会继续向他纠不清,对这样的角他怎么放在眼里,也讨厌阿望继续纠,干脆让他倒在那里无法动弹,果然不出所料,阿望只能用眼睛表示,却无法行动,更不要说继续攻击对方了。

  八王子黑着脸不语,而王冰也对眼前的情况无动于衷,也明白龙三的意思,只有八王子出声以后才能让阿望起来,在八王子没有出声之前,他是不会让阿望起来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微妙的关系让大家心里有数,主人瓯工咯不说话,他们当然不会出头面,瓯工咯会出面吗,当然不会,他希望八王子闹的越大越好,最好几位王子都能闹起来,他才能从中鱼翁得利,这样好的机会他找也找不到,怎么回出面呢?

  八王子内心将王冰恨死了,表面上已经将这种神带了出来,但是,他冷冷的看着王冰,希望王冰这个时候能出声,他的想法很好,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王子,是众人羡慕的王子,但见王冰没有任何表示,心里有些着急。

  这时候六王子出面了,只见他哈哈一笑道:“八弟呀,你的人你不是说很厉害吗,怎么…经不起人家两个手指的力量,这也未免太…那个了吧,刚才八弟还说要给我介绍几个厉害的人手,如果这样的人手,我看还是免了吧,对了,八弟,你的人倒在地上,你怎么无动于衷,是不是还有更厉害的手下没有面,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就要等着大开眼界了,不过,刚才确实彩,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彩的比赛,哈哈…”八王子本来沉的有些黑的脸更黑,本来还有沉得住气,被六王子这么一,再也难以控制,使劲一拍桌子站起来,狠声道:“王公子,想不到你一个破落的贵族有这样厉害的护卫,我真是小看你了,这一局我认输,不过…嘿嘿,我还有一位手下想出场,想来王先生不会反对吧,既然已经开始了,一场是助兴,两场也是,刚才一场大家看的不过瘾,是不是给他们来一些更彩的?”

  王冰笑道:“八王子太客气了,不过,这要东道主瓯工咯大人的允许之后才能进行,除非八王子能作主,当然我不会反对。”

  八王子道:“瓯工咯大人会怎么反对呢…是不是军团长大人?你不会反对吧?我这个王子出面,你一个军团长也应该给面子吧?”

  王冰巧妙的将在事外看热闹的瓯工咯推上了前台,失去理智的八王子也忘记了瓯工咯是什么人,毫不客气的以王子的向瓯工咯。

  瓯工咯暗骂这个八王子愚蠢之极,连一点心机都没有,就看不清楚王冰有意无意将问题丢给他,但瓯工咯也知道他想在这里稳稳的看戏是不可能了,笑道:“以我的看法呢…就到此为止,不过,你们双方既然愿意,我这东道主也无话可说,王公子是我的客人,而王子又是我尊重的人,只能说大家玩的兴就好,哈哈…”八王子道:“王公子,既然主人家不反对,支持我们继续下去,那我就不客气了,刚才我输了一场,这一场嘛,王公子输了不要说我以大欺小。”

  八王子说完也不给王冰开口的机会,很怕王冰反对,急忙下外一挥手,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人长相一般,除了着绿的长袍看起来醒目以外,看不出有什么能力,是极为普通的一个人,众人看了以后出失望的神,他们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手呢,这么一个人会赢吗,看来八王子是输定了。

  不过有心人看到八王子得意的有些沉的神,不禁有些怀疑,如果这个人很普通的话,八王子会是这样的神吗,尤其是刚才失利了一场之后,肯定有一定把握才有这样的神,那么这个人是不是有特殊的能力?

  六王子就是暗中观察着八王子一举一动的人,八王子的神变化就没有逃过六王子的眼睛,不由皱起了眉头。

  还有一个人神出惊愕,这个人就是瓯工咯,他已经从门口走来的这个人上看出了不平凡的气势,这种气势是主人本有意隐藏后无形释放出的结果,一般是人看不出来的,瓯工咯似乎在这人的上看到了一种无形的力,瓯工咯内心在奇怪八王子从何处找来这样厉害的手?难怪八王子很有把握似的,有时候也不将他放在眼里,如果八王子动用这个人行刺他,他瓯工咯有十条命也找没了。

  瓯工咯观察全场,只有少数几个人出惊讶,大部人神带着不以为然,而更让他不解是,王冰在这里没有任何神变化,这就让他到不解了,如果看出不如自己的护卫,出会和大家一样的表情,如果很有把握,会是不屑一顾的神,但是,王冰现在没有任何变化,这就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王冰在这个人一进入门口的同时,就看出他是一个修真者,他那种气势一般人没有,只有修真者独有,在他有意的隐藏下,大家以为他是一个普通人,像瓯工里手比较的人受到了这人无意中释放出的气息,才到这人不简单,除此之外,王冰估计真正能看出这人份的人不多。

  这人踏着沉稳的步伐,旁若无人的走向他的目标,龙三前面一丈处,看起来和善的他,不像阿望那样目中无人,而是用一种警惕心的眼睛打量着龙三,而始终没有睁开眼睛的龙三,觉到前之人的无形气势,缓缓的睁开眼睛,随手将阿望一袖扫向旁边,然后打量着来人。

  来人微微一笑,并没有急于出手,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笑道:“好啊,好,好,想不到在这里碰到有意思的人,大家是同一行的修炼者,这就有意思了。”

  龙三并没有笑,冷声道:“既然知道,你觉得这里适合我们表演一场吗?”

  来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向周围的神兴奋的众人看了一眼,那眼睛中带着不屑,带着嘲讽之,笑道:“你是说这些人…哈哈…他们算什么,在我眼中是一钱不值的废物,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情,哈哈…”这人的话让所有到不舒服,表明会让大家死,他这是什么意思?众人尽管不明白,但知道这人没有将大家放在眼里了。

  这里今晚来的人都是有份的,包括了大部分屯城的贵族新一代,如果没有意外,他们都是承袭父位或者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材,却被一个下人看得没有丝毫用处,当作废物,这让他们怎么能受得了?

  首当其冲,八王子这个主人成了大家发的目标,众人都将眼睛望向八王子,希望八王子有一个意的代。

  八王子到每一对眼睛就像一支利箭,毫不犹豫的向他,这时候他忘记了先前的傲,忘记了派人出手的初衷,内心大急,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来人的话都是他这个主人事前代的,没有主人的命令,一个下人敢这样肆无忌惮的不将众人看在眼里吗?

  这个误会八王子再骄傲也承担不起,搞不好成了众矢之的,群起而攻之,那时候就不妙了…

  但不等有所表示,六王子首先发难道:“八弟,你虽然贵为王子,但也不能这样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这里不但你有你的亲兄弟,还有军团长大人,其他有名望的公子小姐,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今晚的人几乎囊括了屯城所有的贵族,八弟是不是将所有的贵族不屑一顾,包括父皇?”

  八王子措手不及,被六王子抓住把柄首先发难,将他与所有的贵族对立起来,八王子狠狠的瞪着六王子,气道:“我…”

  六王子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继续道:“八弟,你也太着急了,毕竟大家都是亲兄弟,我劝你不要这样做,你再厉害也不能将全天下人不放在眼里,这很不好,嘿嘿…”十王子见八王子面红耳赤的样子,气道:“八哥,十弟我一直很尊重你,虽然兄弟之间不是很和睦,但大家还算是安然,现在八哥这样公然叫阵,不好吧。”

  几位王子在六王子的挑拨离间之下直接向八王子质问,显然八王子引起了众兄弟的联合攻击,然而六王子还是不放过他,知道能不能击败八王子成败就在此一举,所以他望着九王子,九王子一直与八王子站在同一阵营,如果能将九王子从八王子边拉开,那就相当于削弱了八王子的一半实力。

  计上心来的六王子对九王子道:“九弟,你知道不知道八弟事前要向大家发难?别的不说,今晚的聚会是由军团长大人筹办发起,军团长大人的威望众所周知,无人能比,现在…八弟的作为不将军团长大人放在眼里了,九弟,你们是不是提前商量好的?”

  九王子知道八王子大势已去,如果他现在不利用这个机会表明自己的立场,葬送的将是他自己,忙道:“六哥误会了,这事八哥提前没有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八哥可以看不起军团长大人,我当然不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八哥的作为与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六王子意的天头笑道:“没有就好,这种事我相信以九弟的睿智是做不出来的,军团长大人,你看这事…唉,怎么说呢,都是我八弟少不更是,还希望军团长大人原谅他一些…”

  六王子好深沉的心计,句句不离瓯工咯,目的很明显,希望将八王子与瓯工咯对立起来,也将瓯工咯牵扯到这件事当中,有瓯工咯在前面挡路,他六王子安然无恙,在那里偷着乐。

  瓯工咯明明知道六王子的意图,但是他为主人这个时候再不出面,他的威信扫地,今后他的地位首当其冲受到冲击,而且六王子也看准了这一点,才不惜一切的将他推到前台,瓯工咯内心对这个六王子特别火大,同时也提了一分警惕,他以前小看了六王子,关键时刻六王子将他的险和毒辣表现的淋漓尽致,抓住了要害,让人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得不出面的瓯工咯脸一沉,对着八王子道:“八王子,现在你怎么说…”

  到了此时此刻,八王子再也沉不住气了,一拍桌子对着来人道:“科尔,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现在让我向大家怎么代,你这个奴才…”

  科尔看也没有看八王子一眼,没有理会八王子,在他眼中,眼前的龙三比八王子可多了,而龙三道:“你难道就不怕泼及到你的主人?”

  科尔看了不屑的看了一眼八王子道:“他?他算什么,死一个王子不见得有什么坏处,放心,屯城内王子一抓就是一大把,跟在谁边都是一样,到是你,你是在担心你的主人安危吧,跟着这样无用的主人,我看你也是跟错人了吧,花花公子,不值一提,天下这样的公子哥多的是,死了再换一个就是了,我们还是手下见真章,换地方我看免了。”

  八王子听到科尔连他生命也不顾,内心怒火更盛,不过经科尔这么一说,他终于洗了向所有人发难的嫌疑,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相比之下比科尔不认他这个主人要好多了,下人没有了可以再换一个,凭借他王子贵的份,要多少下人有多少,不过,科尔那种不屑一顾的态度恶劣到让他难以忍受,吼道:“你这个奴才…”

  但是,八王子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龙三狂笑起来,狂笑声在会场内震耳聋,除了几个修为比较的人以外,众人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脸上的神很痛苦,有些甚至倒在地上,连瓯工咯也被这笑声震的脸苍白,更主要的是,他从这笑声中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龙三的手他估计不足,远远的不足,但这笑声中现出的功力他第一次见识到,也明白了龙三与科尔的谈用意,深深的让他惊骇,在场这么多人死不死他不在意,在意的是两人之间的决斗威力大到如此的地步,这难以让人想象。

  在龙三的笑声中,科尔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到不妥,他对龙三的笑声无动于衷,普通人可以受不了,但他不是普通人,但让他不解的是,龙三为什么要笑,忍不住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三一收敛笑容,傲的一仰头道:“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科尔不解道:“什么太可笑了?你说清楚,还是怕了?如果你怕了,嘿嘿,只要你向大家承认输给我,我拍拍走人…”

  龙三冷声道:“我笑你自不量力,你以为我家小公子是谁,就我们两个这点修为能影响到他,笑话,能让我家小公子受到影响的人不多,何况你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而我作为小公子的护卫,岂能将你这等角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怕你,这不是很可笑吗。”

  龙三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这消息让所有人惊骇不已,看起来文弱的王冰,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甚至怀疑是不是龙三故意夸大其词,有意制造假消息抬王冰的份。

  但是,瓯工咯少数几个人并不这么想,瓯工咯今晚千方百计的试探王冰,其目的就是为了证实王冰的能力,虽然这个结果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但明确了一点,那就是王冰深怀绝技不假,而现在看龙三的表现,他难以想象的王冰的能力到何种程度。

  科尔在王冰脸上瞟来瞟去,似乎到难以置信,因为王冰的气息收发自如,在有意的收敛下,科尔无法受到王冰上发出来的气息,误以为王冰只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贵公子,现在龙三告诉他王冰的手无人能敌,他能相信吗?

  看了半晌,还是无法确定王冰是不是如龙三所所的一样,惑道:“一点都看不出来,你不会是故意诳我吧?”

  龙三冷声道:“别在抬举自己了,你是什么东西,值得我这么做,如果不是为了让你给你的主人一个意的代,我毋须跟你说这么多。”

  科尔被龙三看的不值一提,内心大火,还没有这么不屑的对待他,不过,他看了一眼八王子道:“我的主人…他,还是算了吧,我毋须给他代。”

  八王子今晚受到的打击最大,都是因为这个科尔所引起,吼道:“你这个狗奴才,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等着…”

  龙三望着科尔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说他,还要做作,是不是要让我亲自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你的主人是谁?”

  众人一惊,这么说八王子不是科尔的主人,那又是谁,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收服他,还有,这个主人显然将科尔放在八王子边卧底,心计过人,不过像这样的事情几位王子边经常的发生,大家也没到奇怪,反而觉得很正常。

  科尔一惊,龙三怎么知道,难道是故意这么诳他,但看龙三的神不像是故意诳他,那龙三是怎么知道的,迟疑了一下道:“不错,我是另有主人,但他并没有代我今晚这么做,这纯粹是我个人的行为,谈不上要向主人代。”

  龙三道:“真的吗,那好,你可以回去了,既然你不受八王子的命令,那就不必要再和我站在这里。”

  科尔见龙三说完要走,喊道:“慢着,好手难寻,既然大家见到了,不过过手怎么也说不过去,在这个地方,遇到同行太难了,你难道不想吗?”

  龙三猛地转道:“你的主人太毒辣了,诚心想将今晚会场的所有人毁灭,我告诉你,你的愿望要落空了,即使我不能阻止你,我家小公子一手指也可以让你灰飞烟灭,如果你还想将今晚的事情嫁祸给我家小公子,让大家群起而攻之,那你打错了注意,不要说小公子,我可以让你消失在这个世间,我劝你见好就收。”

  众人对龙三的话听的再明白不过了,知道有人今晚刻意要他们命,然后嫁祸给王冰,是什么人这么毒辣,要将所有人毁灭,有谁和王冰有这么大的仇恨,要让我在天下寸步难行?

  瓯工咯再也不住了,要毁灭这里的人,那包括了他自己,有人想要他的命,这是无可置疑的,即使他今晚躲避过一劫,但王冰是他请来的,死了这么多人,虽然是嫁祸给王冰,但他无法避免连带责任,甚至于有人大做文章说是他策划的,想到这里,惊的他冷汗直,厉声质问八王子道:“告诉我,这个人你是从那里找来的?”

  八王子再也傲不起来,知道瓯工咯用意何在,惶恐不安道:“是七哥有一次告诉我,说在屯城有一个手,整天在无所事事,如果能将这个人收为己用,那是一大助力…”

  七王子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弱,文质彬彬的年青人,这时候惊的全颤动,急声道:“八弟,话不能说,我只是建议,但并不是我的人,如果是我的人,我直接可以介绍给你,怎么会说让你去试试呢?”

  六王子突然道:“我看这事大家一时间也难以说清楚,不如就到此为止,我也要回去了,想不到今晚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真是惊心动魄啊,我本来还以为要好好玩一下呢。”

  六王子的话引起轰动,所有人都抱着这个想法,现在急于离开这个地方,那是最安全的办法,他们喜玩,喜,喜暴力,但那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或者灾难之上,并不是他们自己的生命,相反,他们比谁到怕死,现在不离开还等什么时候?

  瓯工咯冷声道:“现在大家还不能离开,必须将这事要查个清楚。”

  众人摄于瓯工咯的威望和毒辣,收回要奔出去的脚,乖乖的站在那里等待局势稳定下来有个好结果,而瓯工咯冷冷的望着六王子,六王子惟恐天下不,将事情搅拌起来去想溜之大吉,这样一来他瓯工咯成了陷害大家的主要人物之一,见六王子了下来,才将脸转向七王子道“既然不是你的人,那你是从哪里知道有这个人的?”

  七王子道:“我也是有一次听到六哥谈到这么一个人…”

  众人都知道七王子除了酒,对于其它事情一向糊涂,他的话可信。

  八王子大吼道:“六哥,原来是你在害我,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你心策划了有好一段时间吧,还是你料到军团长大人今晚会邀请大家参加聚会?你让军团长大人负想陷害今晚所有人的罪名?”

  八王子也不是省油灯,他抓住机会立刻反击,将六王子陷于绝境,趁机将他自己拉了出来,手段可谓很犀利。

  众人也将目光移动六王子上,看这个刚才还冠冕堂皇攻击八王子的人怎么解释。

  瓯工咯两只充寒芒的眼睛冷冷的在六王子眼上,冷声道:“六王子,你怎么解释?”

  六王子显得很镇静,不以为然道:“我有说过吗,你们谁能证明,即使我说过又怎么样,我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就是我指使的?还是有人能证明是我指使,科尔有说他是我的人吗,没有吧?”

  六王子的一番话问的众人张口结舌,尤其是瓯工咯,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权威受到挑战,但六王子说的再理,没有人能证明这件事,即使他说过有这么一个人也不能说明他六王子指使。

  八王子见情势逆转,不服气道:“那你开始还…”

  六王子截口道:“开始怎么了,我一定要将自己以前说过的话或者做的过的事要八弟你代吗?我看没有这个必要吧。”

  八王子被六王子堵的哑口无言,气的脸变成了猪肝,手指着六王子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瓯工咯突然将目光移动到还在那里准备继续向龙三叫阵的科尔脸上,冷声道:“科尔,谁是你的主人?”

  科尔从龙三脸上收回神,望着瓯工咯不屑道:“你什么东西,敢向我这么说话,你瓯工咯在别人眼中很了不起,但在我看来,是不过是一个自以为,自自大的匹夫。”

  瓯工咯气的两眼冒火,冷声道:“好大的胆子,敢向我这么说话,即使你的主人也不敢这样对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科尔轻描淡写道:“算了吧,你瓯工咯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除了耀武扬威你还会什么,我的主人,嘿嘿…你连提靴也不配,如果你有胆量亲自下场来斗一斗我试试看,你那可怜的手在我眼里不值一提。”

  瓯工咯几乎失去了控制,伸手向部摸去,但摸了一个空,为了今晚的聚会,他没有带兵器,突然间,他耳中传来一句让他震惊莫名的话,瓯工咯既吃惊于有人能用传音的方式说话,显示出这个人的修为超,这种功力他只是听人说过有,但没听说有人使出来,另一让他的吃惊的是,这人告诉他科尔的主人是谁,这简直让他难以置信,我甚至于怀疑这人故意这么做,有意将事情闹大,因为这个人与他的关系非浅,如果说科尔的主人真的是她,那…

  内心无法肯定是不是真的,但为了求证,瓯工咯冷声道:“科尔,你的主人就在这会场内是不是?”

  科尔脸上出现惊容,但瞬间即逝,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连我你都无可奈何,何况我的主人,你还是悄悄的打住吧,再问下去没有什么意思,而我也不会告诉你。”

  科尔的神变化虽然瞬间即逝,但没有逃过瓯工咯的眼睛,他到内心一痛,头部发晕,深了一口气道:“科尔,你的主人不但在这会场内,而且是的对不对?”

  科尔的神有些不自如,接着又显得很骄傲的样子,似乎在为他的主人到骄傲和自豪,笑道:“可怜的军团长大人,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像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大街小巷上随便一抓一大把,难不成你以为我的主人是的,想追求她,还是算了吧,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在我眼中可怜的很,更不用说我的主人了。”

  在这样惊心动魄的情势下,众人一阵子哄堂大笑,有人第一次这么大胆的对瓯工咯品头论足,也第一次有人无视军团长大人的威望,将军团长评论的一无是处。

  瓯工咯没有笑,尽管科尔否认了,但他还是从科尔的话中肯定了那个传音给他的人没有说错,虽然他不能肯定是谁传音给他,但提供的消息是正确的,瓯工咯脸上出现冷,缓缓的将脸转向台上右边桌子方向,望着桌子正中间着一位孩道:“真的是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众人到很吃惊,难道是她,这怎么可能?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