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六十章 深夜来客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六十章 深夜来客
  第一百六十章深夜来客

  右边桌子上着的是几个,都是漂亮动人心弦的那种,今晚她们是聚会中引众人视线的亮点,其中一个年龄在二十左右,穿粉红裙子,头发用一朵莲花束扎的很整齐,瓜子脸,最突出的是她小巧玲珑的鼻子,给人一种贵,优雅,妩媚,人的觉,她是那种冷静的完美与火热的结合体。

  瓯工咯问的就是她,大家都认识这位可人儿,她不是贵族,但是,在屯城有她的地位和份,不因为她不是贵族而小看她,反而寻找机会认识她,可是,能往上她的人非富既贵,这还不够,除了财富惊人,位以外,还要有良好的素质,这才有资格得到她的青睐,有机会成为她的朋友。

  所以,她不是贵族,但贵族的那些无聊公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么她是什么人呢,让眼于顶的公子少爷不顾份的向她大献殷切,让权势摄人的瓯工咯另眼相待,在这样的聚会中不但邀请她,还将她的席位设在台上?

  大家都知道,她就是屯城家喻户晓的瑶雁小姐,瑶雁小姐经营着屯城内最大的倚红阁,倚红阁是内都是孩子,属于文人墨客,有钱的人连忘返的场所,与其它同行不同的是,倚红阁不仅仅是取悦于客人,阁内的孩子都有一技之长,可以说,有独到之处,不亚于那些专业人员,单这一点就引着那些寻芳人,更何况倚红阁内的孩子每一个漂亮动人心弦,善解人意,知道怎么能令客人意舒服。

  瑶雁小姐就是倚红阁的老板,至于她是从那里来,还真没有人知道,瑶雁小姐也在这方面惜字如金,但这不影响那些寻芳客往倚红阁内跑,反而跑的更勤,都以得到瑶雁小姐的青睐为荣,为了瑶雁小姐可以放弃一些,瓯工咯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就不能免俗,像今晚这样的聚会瑶雁小姐就在邀请之列。

  如果说瑶雁小姐就是科尔的主人,众人还真难以置信,没有人会将她与科尔联系在一起,也想象不到一个漂亮动人心弦的孩子会有这样心策划的能力。

  面对瓯工咯的质疑和质问,瑶雁小姐微微一愣,接着有些好笑道:“不知道军团长大人为什么这么说,这让瑶雁惑不解,如果军团长大人是针对我,那就不应该邀请我前来,如果仅仅是军团长大人私下的怀疑,不知道军团长大人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科尔是我的人,说实话,我还真想要科尔这样的手,可惜啊,我一直没有遇到,科尔,我是你的主人吗,你愿不愿意到我那里做事?”

  科尔哈哈一笑,并没有回答瑶雁小姐的问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模棱两可,让大家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瑶雁小姐的人。

  瓯工咯一怔,内心疑惑,难道不是瑶雁小姐,刚才有人误导自己,有意将瑶雁小姐和自己带入这件事中,这人太明了,好深沉的心计,举棋不定,迟疑了一下道:“这样说来瑶雁小姐否定了,否认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还是瓯工咯过于猛?”

  瑶雁小姐微笑道:“我不知道军团长大人为什么这么说,但我要告诉军团长大人,我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是科尔的主人,如果军团长大人是得到有心人的误导,我想,军团长大人可能上当受骗了,对方是有意将我搅拌到这潭浑水里面,他正好可以浑水摸鱼。”

  不要说瓯工咯,所有的人都觉得瑶雁小姐说的有理,而瓯工咯沉着脸不语,他知道自己刚才上当受骗了,不管是不是瑶雁小姐,他都进入了有心人的圈套,暗骂他自己今晚昏了头,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就向瑶雁小姐发问,这举动会让很多人到不舒服,瑶雁小姐的追求者和支持者很多,这些人会为今晚他的错误举动到遗憾和不以为然,也让他在瑶雁小姐那里得不到任何谅解,产生影响之大他难以想象。但他能告诉大家是有人传音给他吗,当然不能,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他,还说是他瓯工咯在故意狡辩,不他的为人。

  瓯工咯道:“瑶雁小姐,是我太猛了,我也相信瑶雁小姐不是科尔的主人,刚才只不过是故意跟瑶雁小姐和大家开个玩笑,让大家轻松一下,还请瑶雁小姐不要怪罪于我瓯工咯才好。”

  瑶雁小姐摇头笑道:“原来是军团长大人故意在开玩笑,那就好,瑶雁还以为军团长大人是上了别人的当呢,既然是军团长大人开玩笑,瑶雁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军团长大人放心就是。”

  瓯工咯哈哈笑道:“我知道瑶雁小姐心开阔,不会责怪我瓯工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今晚的聚会就到这里,我瓯工咯到遗憾的是,因为有心人的搅拌让大家玩的不过瘾,我到很抱歉,希望今后有机会再邀请大家,补偿大家。”

  众人没有说话,但在心里不以为然,谁下次还敢来,虽然他们很喜这种场合聚会,但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那又当别论。

  不知道什么时候科尔悄然消失在众人视觉中,龙三返回站在王冰后,事情再追查下去没有丝毫的意义,只能增加大家的力,徒劳无益。

  瓯工咯也知晓众人的想法,一笑置之,然后道:“王公子和桑小姐,对不住,今晚本来是为你们两位接风,但想不到…”

  王冰道:“军团长大人太客气了,事出有因,不是军团长大人的错,而我也很兴,毕竟军团长大人心意是真诚的,我领了。”

  瓯工咯哈哈笑道:“那就太好了。”接着面向众人道:“各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大家,让大家与我同乐,那就是…我邀请王公子担任光华军团的首席军师,除了我瓯工咯,光华军团的事情王公子说了算。”

  众人哗然,没有想到瓯工咯将这么重要的位置给一个初次相识的人,识瓯工咯的人都知道,光华军团相当于瓯工咯自己的私人武装部队,表面上看来是国家的三大军团之一,事实上大家都内心有数,光华军团从成立以来,除了瓯工咯自己下令以外,没有接受过任何任务,即使国王也宰相也不行,他现在这么做让人无法相信,但是,瓯工咯在所有人面前宣布了,那是说是事实,不得不让人相信。

  特别是几位王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极为惊讶,他们意识到,瓯工咯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显然,现在的这个措施有特别的意义,他真的需要一个军师吗,光华军团有的是军师,何以现在又慎重其事的邀请一个不是很了解的人担任?但不管如何,他们从王冰的种种传说和现在瓯工咯的突然举动知道,王冰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不然的话瓯工咯不会这么做了。

  王冰也到有些意外,不是意外瓯工咯先斩后奏,而是意外瓯工咯的做事果断,有魄力,他刚才被人耍了一次,几乎难以控制情绪,但是在瞬间又果断的向瑶雁小姐以另一种形式道歉,将一件眼看引起公愤的事情轻而易举的化为无形,又不着痕迹的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王冰上,这样一来众人再没有机会发问,追究瑶雁小姐的事情,又让他欧工咯从尴尬的处境中走了出来,可谓一举多得。

  瓯工咯说完以后,对众人的反应意,之后转道:“王公子,我事前没有得到你的同意,现在突然间宣布出来你不会有意见吧,你可以答应过我愿意帮忙,我也应该给你一个相应的份,除了军师…那就是军团长的职位了,要不…”

  王冰摇头道:“我怎么敢夺你军团长的位置呢,即使你军团长大人同意,你的光华军团的成员也不会同意,我看军团长大人还是不要开这个玩笑了,只是,我这个人一向懒散,更不懂得治军之道,你不怕我将你的军团带成一锅沙?”

  瓯工咯神情似乎很兴,哈哈笑道:“怎么会呢,我可是对王公子有信心,如果真的如王公子所说,我瓯工咯也认了,谁叫我识人不明呢,不过,我知道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

  众人从王冰两个的对话中知道,瓯工咯是突然间宣布,事前并没有和王冰这个主人家商量,各自内心有想法,尤其是几位王子,神不断变化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六王子突然道:“王公子,你既然能接受军团长大人的邀请担任光华军团的首席军师,我想你也能接受我六王子邀请你担任军师之职位,你说是不是?”

  瓯工咯眼中光一闪,这个六王子也太会利用场合了,同样的职位,同样的手段,一般情况下,让对方难以做到厚此薄彼,毕竟他是一个王子,现在看我怎么回答了,他并没有阻止六王子,是乐意还是有信心王冰不会答应?

  王冰笑道:“谢谢六王子看得起我,但是,我是一个随心所的人,对什么事情都是两三天的兴致,之后便索然无味,今天在地越国,明天可能会在成猛国,像我这样一个懒散的人本就不适合于做大事,六王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而且六王子手下人才济济,何需我这个外行人来指手画脚。”

  六王子见王冰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岂能放过这个机会,笑道:“王公子也太客气了,谁不知道王公子出现在琉渊城以来的神奇事迹,我相信军团长大人的明智选择,既然他将光华剧团的军师之职位毫不犹豫的给你,那说明了王公子的能力非凡,我六王子自认不是有眼无珠之人,看得出王公子的能力,如果王公子再拒绝,那就是有些看不起我六王子了,哈哈,大家都是朋友吗!”

  王冰笑道:“既然六王子这么说,我再推辞显得有些骄情,不过,我事前说清楚,我只是在口头上答应,实际行动嘛…以后再说,六王子以为如何?”

  六王子只是因为瓯工咯的举动太奇怪,才有意试探王冰,如果真的将军师之职位给王冰,他当然不会这么做,现在王冰这么一承诺,他就可以慢慢观察,如果王冰真的有能力,事前答应过他,那他有借口让王冰担任他的军师,如果没有能力,可以慢慢考虑,总之,他是立于不败之地,进退自如。

  瓯花蕾突然道:“你们想累死人啊,王公子那有这么的时间担任两家的军师,你们这不是诚心不让人休息吗,我看王公子你干脆任何一家都不去,我带着你到各处走走,玩玩,那都比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要好。”

  六王子笑道:“瓯花蕾小姐,你这是太不了解男人了,男子汉怎么能像你们一样整无所事事呢,你这样做不是耽误王公子的前途广阔的道路嘛。”

  众人忍不住大笑,瓯花蕾不兴道:“说的好听,你看看今晚来的人中有几个是像你六王子说的一样,还不是每天没事只想着玩,那他们怎么不怕耽误前途广阔的道路?”

  瓯工咯笑道:“小妹,你还真关心王公子呀,好了,今晚就到此为止,让王公子休息,明天我还要将他介绍个光华军团的将官。”

  王冰站起来,向所有人微微一笑,接着向在瑶雁小姐边的塔美娜道:“塔美娜小姐,很兴认识你。”

  塔美娜显然没有意料到王冰会突然间向她打招呼,微怔之后笑道:“王公子太客气了,应该说我能认识王公子这样的贵人才是兴的一件事。”

  搭美娜天生就有一种夺人心魄的美,尤其是她那双浓浓的望穿秋水的眼睛,她的美仿佛就是一个渲染美化的美,一合体大方的白底,浅黑镶边的裙子将她的整个魔鬼材显示了出来,向每一个人展示了她惊心动魄的美。

  众人一怔,大概是惊讶于王冰主动向塔美娜小姐打招呼,今晚的出场以来,王冰一直微笑不语,没有主动向任何人打招呼,但是,意外地,在要离开的时候的向塔美娜打招呼,事情有些不寻常也不合理,如果说正常的问候,那么塔美娜边还有瑶雁小姐,王冰为什么不理会呢?

  大家都知道,塔美娜是瓯工咯的干妹妹,宰相大人的干儿,一向活跃于际,周旋在众公子之间,有关她的传说很多,对她的评价也褒贬不一,但是,她的追求者不亚于瑶雁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没听说有人得到她的青睐,她将众公子的胃口的吊在半空中,又用绳子紧紧的绑住无法离开,众公子不知道是该恨还该,或者恨皆有之,但摄于是宰相大人的干儿,无人敢强迫她,也惊骇于瓯工咯的实力,不敢轻易得罪她,所以,在屯城她塔美娜是一个风云人物。

  王冰和搭美娜就这么两句普通的问候,然后王冰带着桑珂倩向外走去,塔美娜妙眸连闪,似乎对王冰很兴趣,但是她没有注意到,瓯工咯再注意的观察着她的神,将她脸上变化全部收入眼底。

  一次心策划,惊心动魄的聚会就在勾心斗角中过去了,一波一波的危险将这些喜暴力,喜的公子小姐一下子抛上天空,一下子丢入地底,差一点儿没失去命,总算有惊无险的跺过了这一劫难,事后也许他们会到刺,也许会心有余悸,总之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走出聚会场,瓯花蕾这个调皮的小孩一直垂在王冰的胳膊上,瓯工咯作为主人,亲自将王冰送了出来。

  大家在客厅以后,瓯工咯望了一眼瓯花蕾,说道:“小妹,我有事与王公子商量,你先回去休息吧。”

  瓯花蕾不兴的翘起嘴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商量,就不能等到明天吗,是不是故意赶人家走?”

  瓯工咯道:“小妹,听话,哥哥真有事要与王公子商量。”

  瓯花蕾似乎有些怕瓯工咯,不兴的翘着嘴走了,不过在走出门后又转头对王冰道:“明天我带你去玩,记住了,是明天。”

  等瓯花蕾走后,瓯工咯道:“王公子,我妹妹就是这个样子,我这个做哥哥的真拿她没有办法,整天就知道玩。”

  王冰笑道:“小孩子嘛,都是这样的。”

  瓯工咯也不再提她妹妹,而是道:“今天晚上很抱歉,不过这些事情也出了我的意外,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王公子,一场有热闹的聚会被搞成这个样子,好在王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会在意,这让我安心不少。”

  王冰道:“其实也没什么,大家不是喜热闹吗,今晚够热闹的,也许他们以后会回味无穷,津津乐道。”

  瓯工咯一怔之后道:“对对对,王公子果然与众不同,想问题也看的远,想的周到,这一点我到是没有想到。对了,王公子,你对…瑶雁小姐和塔美娜小姐的印象如何?”

  王冰望了一眼瓯工咯,略一沉思道:“她们两个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孩子,这大家都看到了,你看他们时不时的往两人上看的神就知道了,不知道军团长大人是不是问这些方面?”

  瓯工咯哈哈大笑道:“她们确实是少见的美,但王公子,你知道我不是指这些,以王公子的睿智应该明白我另有所指,今晚有人提醒我,瑶雁小姐是科尔的主人,当时,我在考虑不周的情况下质问瑶雁小姐,结果闹了一个大笑话,王公子,你觉得她们两个那一个是科尔的主人?”

  王冰笑道:“军团长大人,你怎么问起我来了,我与她们以前本就不相识,今晚才是第一次见到她们,军团长大人应该想到这一点,而且军团长与她们早就认识,了解也深,心里应该有底,对了,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怎么我们都不知道。”

  瓯工咯道:“王公子,你这就不是作为军师的样子了,我们之间是不是…应该互相再亲近一些,对我们自己和光华军团有莫大的好处,王公子,你说是不是?”

  王冰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人嘛,相互理解和信任要比勾心斗角好的多,也省力,军团长大人不愧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心开阔啊。”

  瓯工咯道:“王公子能这么说也太客气了,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了,你们早一些休息,明天我们再聊,对了,桑小姐,你今晚能接受我的邀请跳舞,我内心很兴,希望再有机会和桑小姐共舞一曲,那可是人生快事。”

  桑珂倩笑道:“军团长大人过奖了,我是第一次跳舞,不是很好,说实话,我不怎么喜这些,只想在冰边照顾他和两小。”

  瓯工咯脸一沉,接着道:“那好,大家早一些休息吧。”

  在瓯工咯走后,王冰和桑珂倩被带到客房,桑珂倩道:“冰,瓯工咯走的时候很不兴,他想知道当时告诉他的是人不是你,结果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王冰点头道:“是的,他怀疑是我,但是后来见我向塔美娜小姐打招呼,又怀疑告诉他假信息的人是塔美纳钠娜,以为我知道了会告诉他,但是,他失望了,不过,这还不是他生气的主要原因,他想认识你这位桑小姐,可是,你直接拒绝了他,让他很没有面子,试想,在屯城之内,有谁敢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他,显然是没有。”

  桑珂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而且,她是有意的拒绝,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出于怕影响到王冰的事情,问道:“冰,会不会对你的事情有阻拦?”

  王冰摇头道:“他瓯工咯也许很了不得,但是,还不至于影响到我,只能说起到推动作用罢了,我们要寻找的人已经亮相,有没有他都一样。”

  桑珂倩道:“那就好,没有影响就好,冰,你觉得塔美娜和瑶雁那一个会先找上你?”

  王冰摇头道:“现在还难以肯定,不过,她们两个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上我,所以,我们现在就等她们出现。”

  桑珂倩道:“你是说…她们今晚就会来?”

  王冰道:“对,她们都是聪明人,不会等到明天,明天是什么样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夜长梦多嘛,只有今晚才是她们行动的最好时间。”

  时间在黑夜中逝着,桑珂倩已经带着两小去休息了,王冰在房间内闭目养神,四卫两人在门口警戒,两人在房间内警戒,一起看起来安然有序,正常的再不能正常了。

  而在闭目养神的王冰对着房顶道:“进来吧瑶雁小姐,作为这间房间的临时主人,让客人在黑中站在房顶,那显得太小气了。”

  一声轻笑,影一闪,瑶雁小姐已经站在房间内,很大方的在王冰对面的椅子上,笑道:“王公子是不是在旁敲侧击的骂我瑶雁是一个贼,很小气的站在房顶上偷偷摸摸的。”

  王冰笑道:“瑶雁小姐太客气了。”

  瑶雁看了一眼门外和房间内的四卫,很佩服道:“王公子,你的护卫是没有发现我还是有成竹,我出现在房间内,没有丝毫的惊讶,全然不理会我这个客人。”

  王冰道:“他们怎么敢拦阻瑶雁小姐,那就不是待客之道。”

  瑶雁轻轻的一笑说道:“王公子,你真明,早就猜测到我会来,所以早就在这里等,代护卫放我进来是不是?”

  王冰道:“我也是一个客人,怎么会能猜测到瑶雁小姐大架光临呢,不知道瑶雁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瑶雁望着王冰,半晌才道:“王公子,你现在这么做和我所知道你的截然不同,这让我有些惊讶,你其实早就知道我的份,也知道我会来是不是?”

  王冰略一思忖说道:“我内心是有一些怀疑,但不能确定,这还要瑶雁小姐自己说出来才能确定。”

  瑶雁叹道:“王公子,你果然厉害,不错,我就是桃花门的弟子,桃丽和花芸是我的师姐,你出现在琉渊城时,我也得到了你的消息,听到名字后我到很吃惊,心想,会不会是同名同姓的人,后来有消息不断的传到我手中,我就确定琉渊城出现的王公子与我师姐口中的人是同一个人,之后听说你向这边行来,我很想认识王公子,所以,接到瓯工咯的邀请我欣然同意,在聚会场我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你果然是我师姐口中的王公子。”

  王冰笑道:“桃丽还好吧,我们在凼腊星球一别也有好几年了,当时她将你花芸师姐留下来一个人走了。”

  瑶雁道:“桃丽师姐是我桃花门对外联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她经常在各个星球行走,我也很少见到她,你的消息她传到桃花门以后,再由其他人将消息传授给我们,而且有代,只要遇到王公子你,如果有需要,桃花门将毫不犹豫的支持,这也是今晚我来见王公子的原因。”

  王冰道:“谢桃花门对我这么客气,其实你们也不必这么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忙的。”

  瑶雁摇头道:“桃花门既然有这样的规定,我们下边的人毫不犹豫的执行规定,这是桃花门行事的风格,再说,像王公子这样的人,我们通常情况下想认识也难,很兴的是,王公子出现在佺郦星球,也是我瑶雁的幸运。”

  王冰也不再跟瑶雁客气,直接问道:“佺郦星球的经济中心是以晟武国为主,易全部在那里完成,你将总部设在屯城是不是有些…”

  瑶雁笑道:“谁说总部在屯城,总部就在琉渊,不过,这几年地越频繁的发生战,情况比较复杂,我一直在这边驻扎,各国内部矛盾不绝,但以地越为甚,你也看到了,那几个王子在你死我活的斗来斗去,而且,我们那一界的人也悄悄的手其中,这让地越的情况更复杂。”

  王冰道:“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我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到各地走走。”

  瑶雁有些不信道:“王公子,你组织了天龙佣兵团,现在又答应瓯工咯和六王子出任他们的军师,不会是真的无聊才这么做的吧,据我桃花门传来的消息,王公子是一个怀大志的人,所以才让我们全力以赴的帮助。”

  王冰笑道:“我确实是没事随便看看,既然他们那么看得起我,我试试了。”

  瑶雁笑道:“那我就明白了,对了,王公子,今晚有人告诉瓯工咯说我是科尔的主人,企图挑拨离间引发我和瓯工咯及所以屯城贵族之间的矛盾,你知道是谁吗?”

  王冰道:“现在还不敢肯定,又有客人到了,你是在这里见她呢,还是躲避一下?”

  瑶雁内心很吃惊,她本就没发现任何和觉到任何气息,王冰已经知道了,这说明两人之间的修为差别太大了,她知道来的是谁,考虑了一下道:“这个人我暂时还是不要见面的好,现在还不是和他撕破脸的时候。”

  王冰道:“也好,那你到后堂中先一下,让我来接待这位客人,她应该有好消息告诉我。”

  瑶雁一声轻笑,进入后堂,王冰对龙凤卫一挥手,示意他们将门打开,然后对着外面道:“塔美娜小姐大架光临!”

  影一闪,塔美娜俏然出现在门口,她后跟着一男一两个护卫,两人年龄都在二十五岁左右,全武装,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冰。

  塔美娜缓缓的度着莲步走了进来,下以后道:“王公子果然是一个有心人,早就料到有不速之客,所以才在这里等待着。”

  王冰道:“我不是说和塔美娜小姐个朋友吗,作为朋友,应该想到这一点,不是吗?”

  塔美娜笑道:“王公子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好说,只能说谢谢了,不知道王公子因何向我一个声名狼藉的孩子朋友,一般像王公子这样有份的人不屑与我这样的人朋友,难道王公子还有其它用意?”

  王冰内心很佩服,好厉害的言词,一句话就问到点子上了,让人没有回避的余地,只能直接面对她,也不再客气,笑道:“塔美娜小姐与瓯工咯不是兄妹关系吗,不知道为何要让瓯工咯出丑,毕竟他是你哥哥,我到好奇。”

  仓,仓!两声响,塔美娜后的两护卫兵器出鞘,神大紧,狠狠的盯着王冰等待主人下令,塔美娜先是一惊,接着向护卫一挥手道:“你们退下,不要在王公子这等人面前丢人现眼,大名鼎鼎的九天血魔神如果怕你们两个的这点阵仗,那不是血魔神了。”

  两护卫也是修真者,听说过这个恐怖的名号,这个名号曾经让很多人心胆裂,也让很多人津津乐道,但没有一个人不怕的,他们第一次见到与这个名号相符合的人,在惊骇之中不由多看了两眼,心里在奇怪,不是说九天血魔神蛮不讲理,一见面就下杀着吗,怎么刚才他们两人却安然无事?

  王冰似乎没有听到九天血魔神的几个字,笑道:“小姐还没告诉我真实目的呢?”

  塔美娜笑道:“王公子,你做了我哥哥的军师还真有板有眼的呀,刚刚上任就调查起来,不错,告诉他科尔的主人是瑶雁的人就是我,王公子真明,我的一点小举动就让你给发现了。”

  王冰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塔美娜继续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你也看见了,那些个王子相互之间你死我活的斗来斗去,连兄弟之情也不顾了,而我哥哥棋一着,冷眼旁观,任由他们出洋相,怎么能让他那么舒服的在一旁看戏呢,王公子,我也是为了你呀,你想,我哥哥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试探你的底,你王公子无所谓的在那里任由他们胡闹,我这个当妹妹的都看不过眼了。”

  王冰道:“那就谢谢小姐的帮忙了,但我看不出小姐怎么个帮我了,科尔企图毁灭所有的人,不是你授意的吗,如果不是你,他那有那样大的胆子,好了,这个我也不想再提了,我想知道塔美娜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塔美娜笑道:“还是王公子快,我知道王公子已经知道我的份,我也知道王公子的份,大家彼此之间明白就是,我希望大家以后相安无事,不知道王公子意下如何?”

  王冰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反问道:“地越国这些年战争不断出现是你的杰作吧,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塔美娜笑道:“王公子太看得起我了,我那有这么大的本事,不过,我确实在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就叫推波助澜吧,你也看到王子之间的斗争了,即使没有我的推波助澜,事情照样会发生,只不过是晚一点而已,至于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我干爹,他老人家想扩大地越的版图,我这个做儿的只能义不容辞的帮忙了,我哥哥手握光华军团,但是,他不愿意帮助我父亲,我只能想办法让他主动去帮父亲。”

  王冰知道塔美娜在胡说八道,但也不去揭破,道:“那么塔美娜小姐想让我怎么做才觉得大家相安无事呢?”

  塔美娜道:“王公子这么说是拿塔美娜在开玩笑,我怎么敢左右王公子,我只是希望大家以后各走各的路,互不干涉,这不是很好吗?”

  王冰摇头道:“这不是上上之策,如果我们做的事情互相之间不违背的话,怎么会有矛盾产生?更谈不上彼此之间干涉了。”

  搭美娜脸一正道:“王公子不答应是吗,你这么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又何必呢,天下这么大,王公子,我们各自有自己的地方,互相避开就是了,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如果说我们那一界干涉这一界的事情不合规律,但是王公子还不是一样在这里滞留吗,王公子又有什么理由干涉我们的事情呢?”

  王冰不以为然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在这一界,而且还干涉这一界的事情,这是我的一分责任…当然,这个没有必要说给你听,我是一个不喜管闲事的人,如果你们不违背一个修真者应有的规律,我是不会出面的,可是,你们这么为了什么呢,大家心知肚明,这就涉及到了很多事情,你应该兴我今晚没有向你出手,我希望这次之后,你们悄悄的离开这里,当然,不离开也可以,只要安分守己,没有人会干涉你们,但是,违背了这一点,总是会有人出面的,你们应该不会忘记当年的黑魔门,他们在修真界,世俗界大肆威,但结果如何,这都是前车之鉴,应该取教训。”

  塔美娜脸上怒火大盛,本看不出先前的冷静和沉着,本来俏丽的脸庞变得狰狞,几次想立即攻击王冰,但想到她的能力,又忍住了,接着又轻声道:“王公子,大家各自行走,天下这么大,没有必要这么做吧,我希望王公子不要这么固执己见,让一步大家都好走路。”

  王冰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也知道你做不了主,你只是一个在前面浮动的人,你后另有其人在主持大局,你还是回去将情况告诉他,如果他不同意,让他自己来找我谈吧。”

  塔美娜站起来道:“王公子,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你知道,我既然敢来,说明有一定的准备,现在我先回去,两天以后我再来听你的消息。”

  王冰冷冷的望了塔美娜一眼,想威胁,就凭她,哼…塔美娜被王冰一眼看的心惊胆跳,这次知道九天血魔神的可怕,神慌张的带着两个护卫走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