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分天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分天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四分天下

  屯城外城的战斗接近尾声,战斗的烈程度让天地为之变,这时已经是太快要落山的时候,大地一片血红,与屯城外城血腥连接成一片,分不清是落山的夕红,还是血染的腥红。

  这次兵变的两大主角一个被人如出入无人之境被救走,一个眼睁睁在众人视野消失,这让西林陛下得意不起来,本来想利用这次机会,乘机将这两大威胁今天一并处理,以后枕无忧,大他失望了。

  西林陛下是事先就得到瓯牙父子叛的消息,内心狂喜之余,他不动声调兵遣将悄然布置着,不惜牺牲士兵想将威胁自己的势力一举瓦解,但现在的结局让他很不意,功亏一篑。

  西林陛下望着瓯工咯消失的方向,不痛快的对边的朴连于道:“我的将军大人,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你到现在舍不得将他解决?”

  在瓯工咯失踪后,西林陛下下达了追击令,但阔烟尘带着光华军团的主要将领堵住两大军团的士兵前进半步,冷血无情的挥动手中的兵器,将扑过来的士兵毫不犹豫的变成一具具尸体,朴连于发动了几次冲击,就是无法突破阔烟尘等人的防守线。

  这让朴连于大为头疼,让瓯工咯逃出屯城意味着什么,他内心很清楚,现在他还要应付西林陛下,内心骂着西林陛下是个废物,如果刚才不是西林陛下现,瓯牙已经自杀了,现在好,不但瓯牙被人救走,瓯工咯也乘机逃走,无能的西林陛下却在一旁咆哮如雷,将责任推到自己上。

  朴连于也不敢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脸上很恐慌,毕恭毕敬道:“这个人叫阔烟尘,是瓯工咯手下的一员猛将,心狠手辣,冷血无情,除了瓯工咯,对任何人都含着敌意,一言不合将对方至于死地,他现在已经豁出去自己的命,让士兵无法突破他的防守线…”

  西林陛下很不兴的抬手阻止朴连于手下去,摇头道:“我的最得力的将军,我现在不想听你长篇大论的空话,我要的是将这个阔烟尘拿下,如果叫一个阔烟尘挡住了两大军团的前进,不但耽误了追击瓯工咯,也会让别人说我地越国的军团无能,连一个不为人知的匹夫也不能解决,那个时候,我的将军,你还能继续统领军队吗,我现在希望这个阔烟尘马上消失在我眼前,让我的士兵继续追捕瓯工咯。”

  “是,我马上让他消失。”朴连于嘴里应着,内心却在大骂不已,他这一会觉得自己很窝囊,大火之下,将心中的火气转移到阔烟尘上,冷冷的跨到内城左方,对真城下喊到“若望红龙军团长大人,如果你还不将阔烟尘拿下,你的这个军团长就不要干了,什么时候了你还躲在后面看热闹,我要你亲自上场拿下阔烟尘,快,马上。”

  城下的若望红龙在快输给何齐将军时,利用机会躲避带后面指挥着,不想被人喊叫出来,忙应声道:“是!”不过,他现在很乐意上,阔烟尘经过这一会的力拼,挥动的大刀逐渐慢了下来,有利可图,不用朴连于下令,他也不会放过这个争取功劳的大机会。

  有若望红龙的参加,本来疲惫不堪的着大气,瞪着血红的双眼,像一头发疯的野兽横冲直撞,杀伤里还是很大,若望红龙作为一个军团长,有着不下于瓯工里的势力,岂能小看,他找到一个机会,毫不留情的将阔烟尘斩在刀下,然后吼道:“光华军团的人给我听着,你们的军团长已经逃走,阔烟尘的人头在这里,还不给丢下兵器投降,陛下会给你们一条生路,反抗着杀无赦。”若望红龙举着阔烟尘的人头让所有的士兵都能看到。

  光华军团的士兵手中的兵器一慢,知道大势已去,不由得停下手来,有一部分人宁死不屈,被两大军团的人毫不留情的击杀在刀剑之下。

  “还不给我将兵器丢在地上。”若望红龙见士兵神大振,将主要光华军团的将领击毙,剩下的都拿着手中的兵器发呆,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西林陛下面前,是表现自己的时候。

  随着若望红龙的吼声,两大军团的士兵轰然道:“放下兵器,立即头衔,放下兵器,立即投降。”

  仓!沧!仓!…

  光华军团的士兵将手中的兵器丢在地上,双手抱这头顶,蹲在地上投降,战事就此结束,由瓯工咯发动的兵变在阔烟尘死的同时结束了。

  西林陛下看着若望红龙的雄姿兴的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愧是一个军团的军团长。”

  朴连于见若望红龙有意在表现自己,成了这次镇叛兵的最大有功者,脸上很黑,这次兵变他是指挥者,功劳最大的应该是他,这个时候他岂能让若望红龙继续表现下去,立即吼道:“军团长大人,给我立即派人搜捕瓯工咯这个大叛徒,清理战场,在天黑之前清理完毕,将双方剩余的人数报上来。”

  战事在发动的第二天天黑之前结束了,西林陛下没有丝毫喜悦的回到殿,望着下面站着的官员冷着脸不语。

  几位王子神变换不定,内心各打着自己的注意,这次兵变,他们的实力没有参与,而西林陛下的牺牲可就大了,现在还不知道两大军团牺牲了多少人,但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相信以万计算。

  九王子内心最复杂,现在是西林陛下实力最弱的时候,他想起了在大牢内王冰说过的话,将西林陛下赶下来,自己威风凛凛的上去,这对他是一个最大的惑,望着脸沉重的西林陛下,九王子内心衡量着得失。

  内城的大牢内,合夜跑过来喜道:“王公子,叛结束了,真是太好了。”他刚才跑打听情况,听到结束以后迫不及待的跑来告诉王冰,其实不用他说,外面的廝杀声已经结束,大家都知道结束了,而且估计到结果。

  虎巨空哈哈笑道:“小子,结束就结束了,你兴什么,他们打关你什么事,还用得着你这么兴。”

  合夜很认真道:“虎爷,这你就不知道了,战事如果不结束,最惨的是我们当兵的,如果兵力不足,我们也得上,现在结束了,我当然兴,我的小命保住了。”

  虎巨空被合夜一声虎爷叫的眉开眼笑,心情舒畅道:“原来是这样,我说你小子兴个什么劲,没想到你小子还蛮明的,你就这么怕打仗,没种。”

  合夜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虎爷,我是怕打仗,打来打去吃亏的是我们老百姓,他们那些贵族没多大的影响,说不定还发很多战争财,而且这种仗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虎爷。”

  虎巨空被合夜马拍的极为舒服,嘿嘿的大笑道:“你小子嘴到是很甜的。”

  合夜道:“虎爷说笑了,还希望以后虎爷多关照小子我,我知道虎爷是一个好人。”

  虎巨空哈哈笑道:“那当然,那当然,冲着你小子的这张嘴,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合夜几句话得到虎巨空的认可,内心兴极了。

  怄花蕾急忙问道:“瓯…他们怎么样,是不是被…抓了…还是…”她不敢问下去,怕得到最担心的结果。

  合夜摇头道:“瓯小姐,都不是,你猜错了,宰相大人本来要自杀,被一个超级手突然从天而降,救走了,瓯军团长自己逃走了,现在还没搜捕到,外面说还在搜捕。”

  瓯花蕾一喜,接着道:“那被谁救走了,我是说瓯…宰相?”

  合夜摇头道:“不知道,外面的人告诉我,那个人速度很快,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也没看清楚是什么人,直到现在还在猜测呢,连是男是都没看清楚。”

  瓯花蕾终于放下了心,只要没死就好,被什么救走已经不重要了,至于瓯工咯她也不担心,她哥哥掌握光华军团多年,能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逃走,逃出屯城应该没问题。

  殿内,西林一直等着两大军团清理战场,想知道结果,但是内心是在等待搜捕瓯工咯的消息,如果让瓯工咯逃走,是将来的一发隐患,以瓯工咯的为人,只要逃出去,必定会找机会报今天之仇。

  在等待中朴连于大步踏了进来,西林陛下急忙道:“将情况报上来,快。”

  朴连于道:“这次兵变总共伤亡二十万,伤五万,死十万,其中光华军团占一半的比例,投降的士兵已经被两大军团押解到屯城外,等待陛下处理。”朴连于三言两语将一天一夜的厮杀结果报了上去。

  西林陛下没听到他急需知道的事情,皱着眉头道:“就这些,没有其它的情况?”

  朴两于内心冷笑,表面上装傻道:“情况暂时就是这样,具体情况还要等进一步确定,现在士兵经过剧烈的厮杀,已经筋疲力尽,他们需要的是休息,吃口饭喝点水恢复体力,伤员需要治疗…”

  西林很不兴道:“那搜捕瓯工咯的情况怎么样?”

  朴连于道:“暂时没有消息,还在继续搜捕中,过一会应该有消息报上来。”

  “过一会?过一会是什么时候?”西林失望之极,大声吼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好听的消息,让我兴一下,废物,简直是废物。”

  朴连于急忙跪下道:“请陛下息怒,我一定加大搜捕范围,那怕他藏在老鼠里,我也要将他挖出来。”内心却到,你兴我就不兴,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废物。

  西林陛下哼了一声,带着失望站了起来,忙了一天一夜很累了,尤其让两个主犯逃走,更让他心灵疲惫不堪,现在需要休息。

  “父王,等等…”九王子带着狞笑喊道。

  西林陛下不兴的转过道:“你有什么事,难道你看不出我现在需要休息。”

  九王子道:“我知道父王现在很累,需要休息,但孩儿有件事要请求父王,希望父王能答应?”

  西林陛下冷声道:“如故不是重要的事情下次再说,不要打扰我的休息时间。”

  九王子道:“父王,这件事特别重要。”

  西林陛下返回下道:“那你说吧,希望你说出来的事确实很重要,不然,哼…”九王子狞笑道:“父王听下去就知道了,父王,你现在很累,需要休息,我希望你长期修养,恢复体疲劳,以后国家大事你就不要管了,给孩儿就可以了,还请父王答应我。”

  “什么?”西林一拍龙椅道“你想造反,谁给你的这个胆子?”

  咦?殿内的所有官员惊呼出声,连其他几位王子也瞠目结舌,他们没有想到,九王子在这个时候

  九王子狞笑道:“父王,是你给我的胆子,你看,因为你的无能和自私,今天死了十万人,瓯工咯当着几十万人的面说你强占大臣的妻妾,过几天就会传遍天下,那个时候西林王室还有脸面见人吗,为了父王和西林王室的荣誉,孩儿请父王去修养,不要再管地越国的事情。”

  西林陛下气的脸发黑,咆哮如雷道:“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拿下这个叛徒…”

  九王子道:“等等,父王,你已经老了,没有力管理国家大事,还是给我们年青人来处理吧,我会定期给你送几个美,让活的逍遥愉快。”

  十王子道:“九哥,你这个叛徒,你怎么能对父王这样,在父王将王位自愿传给我们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勉强父王,再说,父王强体壮,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十王子将筹码押在西林陛下上,今天不是九王子死就是西林陛下让位,最大的可能是九王子失败,那么他十王子就成功了。

  九王子嘿嘿冷笑道:“十弟,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心里想什么九哥我很清楚,可惜,你现在押错了筹码,失败的就是你。”

  十王子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你这个叛徒威迫父王,罪大恶极,父王,你还不下令将这个叛徒拿下。”

  西林陛下大吼道:“够了,你们都给我住口,来人,将这个大言不惭的叛徒拿下…”

  “是!”众侍卫应声到。

  “哈哈…”九王子得意忘形的大笑道:“父王,你还是算了吧,你看那是什么,哈哈…”九王子指着殿外手拿弓箭对准西林的黑人,将殿层层包围,正等待着九王子的命令。

  所有人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九王子早以有准备,不是刚才临时起意

  西林陛下黑着脸气极反笑道:“好啊,好啊,果然不愧是我儿子,心狠手辣,不过儿子,你还是了些,哈哈…”说着啪啪,双掌拍了两声,殿内唰唰唰影连闪,手持弓箭的士兵出现在九王子眼前,并迅速的包围了殿外的黑人。

  九王子当场怔住了,接着一咬牙,知道今天不管怎么样,他都没好下场,不如拼了,对着西林陛下道:“父王,孩儿是一时鬼心窍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还请父看在儿子年轻不懂事的份上,原谅这一次。”

  西林陛西狂笑道:“哈哈…儿子,现在你说什么都晚了,你说的不错,为了西林王室的荣誉,我必须将叛徒严格处理,决不轻饶,哈哈…”“杀…”九王子在西林陛下得意的大笑时,拔出兵器迅速劈向西林陛下,他刚才故意向西林陛下求饶,就等待的是这个机会。

  随着九王子的喊叫声,殿外的黑人同时发动,箭如雨点般的向殿击,殿内的官员早就躲在一旁,怕惹火烧,只有西林陛下在正面被侍卫保护着,挡住了雨箭。

  在黑人发动的同时,西林陛下的人动了,目标是九王子的人,而九王子的剑没刺到西林陛下上,一旁的十王子及时阻止,冷不防之下,一心一意想将西林刺杀的九王子被十王子一剑贯,带着遗憾和不甘心倒在地上。

  同一时间,殿外的黑人死拼着,但西林陛下的弓箭队超出黑人一半都,在黑人发动攻击的时,利用无暇理会后的人的机会,猛下杀手,但黑人立即转对抗,这些人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九王子在培养训练他们的开始就告诉了他们一个道理,不成功则成仁,现在九王子已死,他们逃生无望,能拼死一个就是一个,但对方人多力量大,片刻后都追随九王子去了。

  护着西林陛下的侍卫将黑来的箭一一拨开,手脚忙,十王子在杀掉九王子的同时,手中的剑手而出,朝着西林陛下去…

  “啊…”西林陛下一声惨叫,利剑毫不留情的当贯入,倒在侍卫怀了。

  瞬间的变化让殿上所有的人来不及反应,刚才十王子还在帮助西林陛下挡住九王子的攻击,正当众人以为事情结束时,西林陛下倒在十王子的剑下。

  随着西林陛下的倒下,所有人怔住了,包括正在击杀最后几个九王子手下的弓箭队,他们放弃了继续追杀,因为现在没有这个必要,西林陛下已死,他们继续追杀没有意义。

  这些人中只有十王子例外,在众人怔住的同时,他得意的向周围扫了一眼,接着望向多年来念念不忘的龙椅,那才是他的目标,此刻愿望就要实现,他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十王子得意的笑声惊醒了殿上的官员,今天给他们的刺太大了,惊醒之后还有些不相信事情就这样发生,不可一世的西林已经倒下了。

  这些人中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利益相关的十一王子和十二王子,他们两个眼睁睁的看着西林陛下倒买倒下,知道下一个倒下的将是他们,两人顾不得其它,首先想到的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自己的府里才是上策,而其他官员贵族见到两个王子的举动,立即反应过来,他们不傻,兵权掌握在西林陛下手中,现在西林陛下已死,能调动兵权的只有扑连于,扑连于的态度如何现在还不知道,但大王子,二王子,三王子都有各自的领地,手握领地的兵权,只要听闻西林陛下已死,会立即起兵夺取王位,十王子虽然现在能得到王位,不一定能上去,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的领地,实力上弱于三位王子。

  现在七王子离家出走,四王子是一个病鬼,只剩下一口气,五王子失踪多年,六王子,九王子已死,十一王子,十二王子两个实力不足,能够夺取王位的只有其他五个王子,鹿死谁手现在是未知数,先离开再说,观看趋势的变化,到时候再决定。

  “各位,现在走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不将我这个王子放在眼里?”十王子的冷笑声在众人中响着“如果就这么走了,我这个王子到很遗憾。”说完后一挥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十王子的人悄然出现在殿上,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想走是不可能了,大家都知道,十王子是迫大家承认他的权力。

  朴连于道:“十王子,你想说什么?”

  十王子慢悠悠道:“大家都亲眼看到了,九王子刚才,接着刺杀父王,我力挽狂澜,但是依然没有挡住九王子的攻击,九王子趁机杀害父王,而我在一怒之下击杀九王子,现在群龙无首,如果不马上解决西林王室的领导权,地越国会被其他国家乘机并,你们都是地越国的栋梁之材,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对十王子的到惊骇不已,十王子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九王子上,他这个真正杀害西林陛下的凶手正了力挽狂澜的有功之臣。

  扑连于道:“那十王子你想怎么样?”

  十王子内心大骂道,这个老狐狸明知道自己的目的,却在那里故意装傻,如果不是你手中握着兵符,我离开下令杀了你,但现在还要将兵符搞到手,忍一忍,等拿到兵符以后,我第一个拿你开刀。

  十王子脸上的一笑,望着朴林于道:“像你这样聪明的人,还要我说清楚吗,十一弟十二弟还小,不能处理国家大事,几位哥哥都不在这里,我只能独当一面,扑连于,你是不是想让地越国成了其他国家口中的美食?”

  朴连于想不到十王子的口齿如此伶俐,被一个大帽子盖下来,考虑到眼前的处境,内心有些犹豫不决,如果向十王子臣服,那意味着失去兵权,今天不出兵权十王子不会放过他,一旦出去,命同样难保。

  扑林于内心一动道:“十王子,你刚才说几个哥哥都不在,但是,四王子大家都知道在内城,不如将四王子请来,这事有他在好商量,内城的几位王子中,他的年龄最大,想必注意也多,考虑事情周全。”

  十王子心里在冒火,冷声道:“四哥是在内城,但大家都知道,四哥体一直不好,常年在上养病,你现在将四哥搬出来是什么意思,想玩我还是想欺负四哥,如果四哥体健康,我当然不反对由他来主持全局。”

  “真的吗?谢谢十弟和扑连于大人看得起我这个四王子,既然大家都希望我能主持全局,那我只好接受大家的好意了。”一个穿白,英俊潇洒的男子缓步出现在殿上,后紧跟着二十多个材魁梧,威风凛凛的护卫“大家不用这么惊讶,那一个人不生病,生病也有好的时候。”

  众人吃惊的望着眼前的四王子,以往奄奄一息的样子在他上无影无踪,现在的四王子,脸红润,神情悠闲,潇洒的站在众人面前。

  众人心想,你病好的位免太是时候了,早不好,晚不好,偏偏等到西林陛下倒下,十王子最得意的时候病好了。

  十王子内心极为恐慌,惊骇道:“你…你不是…”

  四王子笑的很自然,慢悠悠道:“我是快要死了是吗,十弟,你是不是希望四哥我死啊,现在不说这些了,刚才我听到各位提到,希望我能暂时处理国家大事,作为西林王室的一员,我义不容辞。”

  众人到脑袋发晕,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不是真的,他们在做着一个梦,一个可怕离奇的梦,没有比这个梦再荒滩刺的了。

  扑连于,十王子两人本来想拿四王子做文章,两人都知道四王子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一个快要死了的人,大家都不把他当人,可是,快要死的人离奇的出现了,为四王子这种深沉的心机到恐怖和害怕,一个人能躺在上十多年,那要何等的耐心和毅力。

  十王子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四王子不以为然道:“有什么不可能的,还有让你更吃惊的,五弟,将这个大逆不道的叛徒给你,西林王室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叛徒,简直是辱。”

  “什么?你说是五王子…”十王子话没说完,吃惊的看着走进来的五王子,惊骇道“你…真的是你…”五王子材魁梧,看起来健壮有力,脸上带着一丝煞气,与他一浅蓝服极为搭配,他手握在间的兵器上,盯着十王子冷笑道:“十弟,既然四哥的病能好,五哥我当然在失踪之后又可以出现。”

  十王子道:“我明白了,你一直在内城,从来没有出去过。”

  五王子杀气腾腾道:“十弟,你很聪明,可惜,你明白太晚了,现在你自己受缚,还是要五哥我亲自动手?”

  十王子看了一眼殿外,他的人什么换成了四王子的人,知道大势已去,惨笑道:“不用五哥动手,我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

  五王子也不客气,手向后一挥,两个护卫上前将十王子左右夹住,拉向一旁。

  四王子望了一眼十一王子和十二王子,两人连忙道:“四哥好。”

  四王子道:“你们两个一直没有参与谋杀父王,但是,却在一旁看着,我这个做哥哥的也网开一面,你们以后好好待在府中,闲暇时间种种花草,陶冶自己的情,免得以后做出不明事理的事情。”

  两位王子知道自己的小命就在四王子手中掌握着,立即道:“是,我们听四哥的教诲。”

  四王子意的点点头,然后望着扑连于道:“扑大人,我对你也很失望,父王将兵权给你是一大半失误,以后你用再为这些事情劳,我会另外找人来代替你。”

  扑连于不甘心道:“这…”四王子抬手阻止扑连于说下去,慢悠悠道:“扑大人,我听见你刚才慷慨昂的让我主持全局,现在你却推三阻四,可见你是一个不堪大用之人,如果你觉得让五弟亲自向你讨取的话,我也不反对。”

  五王子冷冷的望着扑连于,似乎扑连于一个回答不好就人头落地,扑连于看着五王子的脸煞气,心里一凛,慌忙拿出兵符给五王子,五王子毫不犹豫的接到手里,看也不看扑连于一眼。

  四王子微笑道:“还是扑大人明白事理,那好,今天我们就好好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父王的死会让很多人震惊,希望大家能拿出个周全的注意。”

  不由得大家不同意,四王子西林崴理所当然的主持会议,以新一任西林陛下的上了王位。

  西林王室巨变几天之内传到各个国家,紧接着,化石城的大王子,河池城的二王子,洪峰城的三王子纷纷乘机独立,地越国被划分为四个独立的领地。

  西林王室的巨变成了最热门话题。

  牢房中的王冰等人,在冷眼看着几位王子为了王位斗的你死我活,在四王子西林崴上王位的第三天,虎巨空发牢道:“小公子,现在局势变化多端,我们牢也的够了,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反正西林陛下已经死了,我们继续在这里没有意思?”

  王冰摇头道:“西林崴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不会放着我们不管,这几天他忙于处理各种事务,要不了多久他会来见我们。”

  虎巨空道:“他的,在这里真无聊。”

  兵元龙道:“你就多等几天,小公子这么说,必定是不会错。”

  这几天大家对西林王室的事情谈的最多,其中虎巨空最热心,因为局势变化莫测,一会儿一个变化,让他的脑袋难以接受,最后无聊大骂西林王室最不是东西,都搞谋诡计的小人,一刻也在牢房内待不下去了。

  所以虎巨空不耐烦道:“他的,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最好西林崴那小子快一些…”

  “王公子,王公子…”虎巨空正在发真牢时,合夜连喊带叫的跑了过来。

  虎巨空虎目一张道:“你小子见鬼了,喊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合夜忙道:“虎爷,我不是故意打绕你,是西林陛下来了…”

  “什么?”虎巨空大吼道“你小子真的见鬼了,西林那个握囊废早就被他儿子杀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信不信我你两个嘴。”

  合夜忙道:“不是,是现在的西林陛下,不是以前的。”

  虎巨空还要大骂,被兵元龙阻止道:“你就少说两句,听小公子的。”

  王冰对合夜道:“你让他进来吧。”

  合夜道:“王公子,我有一件事情求你,你能不能…”

  王冰微笑道:“我知道你要求什么,你放心,我答应你,你现在先让西林崴进来吧。”

  英俊潇洒的西林崴有着过人之处,拒绝了侍卫给他在地上铺上黄的铺垫,他毫不犹豫的在王冰前,眼睛内光闪烁,以欣赏的目光看着王冰。

  王冰笑道:“陛下找我一个犯人有什么事情,不会是为了六王子的死来找我吧?”

  西林崴彬彬有礼道:“王公子太客气了,大家都知道六哥不对在先,而且死在一个不懂事的雅童手中,这事怪不了你们,是六弟的错。”

  王冰笑道:“这么说,我们不应该继续牢,陛下是来放我们出去?”

  西林崴道:“理当是这样,不过,你们的事情是先父决定的,虽然最后因为大家意见不同,暂时将你们关在这里,后来因为事情出了意外没有来得及宣布处理意见,我虽然有心将你们放出去,但考虑到我的意见与先父的稍有不同,还需要我和其他官员商量以后才能决定,但王公子你放心,我一会力排众议将你们放出去。”

  王冰笑道:“那就谢谢陛下了,在我来说,多几天牢也没什么,你看,我了这么多天,现在还不是很好吗,陛下不是派人曾经到牢里向守卫打听过我们的消息吗,应该知道我们的情况。”

  西林内心一惊,倒了一口冷气,他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王冰不但知道还在他当面提了出来,王冰是怎么知道的?他绞尽脑汁在猜想,当时,他还在上装病,派出的人以其它势力的份探听虚实,而且以极为巧妙的方式探听!

  当西林崴见王冰说透了,也不隐瞒,没有否认,很坦诚道:“王公子好厉害,据我所知,你们在牢里没有与外界任何人联系过,怎么知道是我派来的人?”

  王冰笑笑没有说话。

  西林崴也知趣的不再问,望着王冰,道:“我知道王公子是一位人,现在地越国是四分天下的局面,为了结束这种局面,我只好来请教王公子,希望能得到王公子的指点。”

  王冰摇头道:“陛下也太看得起我了,现在的这种局面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解决,所以,陛下找上我,那是找错人了。”

  “王公子也太客气了,”西林崴殷切道:“说实话,我想结束这种局面主要是为了我自己,我希望能够让地越国的版图保持完整,让我的权力在地越的每一寸土地上行使,但王公子你也知道,地越国四分局势会长久处于战争状态,在这四分局势中,我最有实力,我的治国能力不夸张的说,在其他三人之上,如果我掌握了地越,起码还能将心思放在如何让地越国强大方面,而其他三方面以王公子的能力也知道,现在他们的领地是多糟糕,如果他们掌握了地越的权力,整个地越会和他们的领地一样糟糕,等待的是其他国家的并。不过,我也有能力将他们一一收复,但是,这需要很大的军费开支,等收复他们以后,地越即使统一,那已经是一个空壳子的地越,后果王公子应该能想到,所以,我想在极短的时间内收复其他三方面,希望王公子能帮助我。”

  王冰真对这个西林崴服了,他对自己的**毫不掩饰,将自己的**用另外一种形式表达了出来,任何人听了都会动容,因为他说的合情合理,事实上也是,在四个方面来说,他掌握地越国比较好,用他的话说,起码他的目的是为了地越国的强大。

  王冰对他的评价是,他是一个枭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处事果断,可惜的是,他还是将贵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眼里没有平民百姓,不然的话王冰会帮助他,但以现在他的观念,即使王冰帮助他收复其他三方面,地越国不会强大到那里,地越国要强大,必须将平民百姓放在第一位,那才是强国之路,如果王冰猜想的没错,历代地越国的统治者也有与西林崴一样抱着雄心壮志的人,但是,地越国到现在还是很贫穷落后,因为就在这里。

  西林崴说完以后以真诚的眼光望着王冰,他相信,刚才的一番话一定打动了王冰,现在,他就等着王冰将收复其他三方面的计策说出来!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