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军令如山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军令如山
  第一百七十六章军令如山

  在震耳聋声中,龙火军团将王冰等人两面夹击围在中间,军团长亥妄从兵团中走了出来,望着王冰,对于天龙佣兵团摆出来的阵势没有放在眼里。

  其实亥妄此时此刻的心情极为复杂,从个人情来说,他不愿意有此一行,圣者是他最尊敬的人,虽然因为圣者的他差一点儿失去了命,但他一点也不后悔,禾折卢现在让他拿下圣者,他内心很痛苦,他知道,从他接受这件任务开始,他就成了一个永世被人唾弃的人,他的后代会因为今天的事情永远低人一等,但是,军令大如山,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机会。

  亥妄从马上下来,朝着王冰跪了下来,接着所有的士兵跪了下来,亥妄声道:“圣者,你是我最尊重的人,也是我心目中的神,但是,我同时也是一个军人,服从军令是我的天职,希望圣者能理解,不管今天的结果如何,你老人家永远是我心目中最贵的人,没有人能在我心目中代替你的位置。”

  王冰笑道:“你们都起来吧,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说不定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的心情我也能体会到,这件事情不怪你们中的任何一人,作为一名军人服从军令天经地义,没有人会指责,现在,你们面前的天龙佣兵团兵团长代替我出面打道,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亥妄不明白王冰再说什么,但王冰不责怪他的态度让他内心更难受,好像王冰没有将现在的事情放在心上,让天龙佣兵团的百十人出面,这是什么意思?兵元龙的大名他早就知道了,当年兵元龙的事迹让他津津乐道,私下里一直向这位不向权贵地头的人学习,现在兵元龙无疑是王冰的人,向王冰臣服,他内心里有些嫉妒,这个人为什么不是他,如果是他该有多好?但与兵元龙打道总比和王冰打道的好,避免了他的尴尬,他以为是王冰故意这么安排,内心大喜道:“谢谢圣者,如果他有机会,我亲自跟在你边,以谢今天的罪过。”说着站了起来,脸上的神中恢复了先前的冷静,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兵元龙道“兵团长,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说了,今天的这种场面是我最到尴尬的,圣者让你出面,我不知道兵团长有何指教?”

  兵元龙哈哈大笑道:“这些场面话就免了,我们只有百十人,想和你们几万人对抗,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小公子亲自出手,我希望我们在实力相差不下的情况下一决胜负,你们胜了,我们无条件的服输,这个我们当然包括小公子在内,如果你们输了,哈哈,自然有人出面告诉你们怎么做。”

  亥妄畅快道:“好,但不知道兵团长觉得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实力相当,我们也派遣出一百人吗?”

  兵元龙摇头道:“亥妄团长,小公子让我出头与你打道,如果你仅仅是派遣出一百多个士兵,那你也太小看我们,也小看小公子了,哈哈…”亥妄一怔,接着想道,对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圣者岂是那种不智的人,那就不是圣者了,这么说来自己低估了这一百人的实力,皱着眉道:“那兵团长的意思是…”

  兵元龙一本正经道:“你也看到了,这个地方窄小,不可能容纳得下你的那么多士兵,也无法发挥出优势,这样吧,你派遣出一个千人小队,我们就以一百人和一千人的小队来一个游戏,那就是我的百人在你的千人突围,直到冲出来算我们胜利,反之亦然,你们是胜者,你看如何?”

  亥妄有些生气,龙火军团是他一手抓起来的,实力如何他最清楚,而龙火军团也是成猛过国最大,实力最强的军团,兵元龙不可能不知道,现在以百人和千人对抗,那就是说他们一个人顶得上他的一百个人,兵元龙也太狂妄了吧?想了一下道:“我承认兵团长的实力雄厚,但是,我还是希望兵团长考虑一下,毕竟一个人对付百人是比较难。”

  兵元龙笑道:“我既然这么说,也是经过深思虑之后决定的,如果亥妄军团长没有意见,那我们就开始吧。”

  亥妄内心起来争雄之心,哈哈笑道:“好,我佩服兵团长的勇气,也佩服天龙佣兵团的豪情壮志,我就让龙火军团的向天龙佣兵团讨教一番。”说着向后一挥手,一千士兵整齐有序的踏了出来,气势磅礴,显示出他们是士兵中的英,同时两边的其他士兵向后退却,留开了中间的地方,让中间显得很宽阔,足够双方大展手。

  天龙佣兵团布下的两个冰火大阵并没有合二为一,而是两阵联合,互相配合,兵元龙,度飞,虎巨空三个人并没有加入冰火大阵内,反而在一旁看着。

  双方一触即发!

  呐洛皱着眉头道“这个亥妄怎么回事?放着自己的优势不用,反而和你的那些人订下了百人对千人的规矩,真是进观天,也不想想,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人家会以少搏多吗?”

  王冰笑道:“站在亥妄的立场,这样是没有错的,他错在没有估计到眼前兵元龙等人布下阵法威力,在这个星球上,双方以阵法取胜是习以为常,但是像现在天龙佣兵团布下的这类阵法就少了,几乎说没有,反而让他不以为意,这也不能怪他,任何一个人也会有着与他相同的想法,不足为奇,你也不要怪怨他了。”

  呐洛点头道:“是这样没错,但是,他应该想到你是圣者,圣者就应该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圣者打发出来的人应该有特殊的手才对,怎么这么大意。”

  这个老家伙还是放不下对成猛国的情,王冰笑道:“正因为他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以千人对百人,如果不考虑到这一点他会吗,相当于以他的百人对一个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达到极限,我不觉得他的想法有错误和不足之处,反而很赞赏他,这说明他是一个比较稳重的军团长。”

  桑珂倩笑道:“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意冰的意见,亥妄值得赞赏,龙火军团能有今天的威望,应该与他的这种稳重是分不开的,一般人不可能以百人对一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除非他是一个修真者,但亥妄明显不是,他有着世俗界中的观念,以世俗界中人的眼光看待问题,能这么做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老前辈是鸟及屋,过于关心了,以修真者老要求他,对他有些不公平。”

  呐洛摇头道:“我真的过于关心了吗?可能吧,这些年一直待在成猛国,与他们在情上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虽然说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瓯花蕾和樱樱姑先是害怕,现在反而引起了好奇心,瓯花蕾道:“师傅,兵叔叔他们应该会赢,那个亥妄必定会输。”

  王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呐洛不禁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理由呢?还没开始就肯定天龙佣兵团的人赢定了,你是从那一方面来判定的?”

  瓯花蕾笑道:“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判定?我才不要那么麻烦呢,我师傅这么厉害,教出来的人当然厉害了,不用想我也知道。”

  这是什么道理?呐洛有些哭笑不得道:“原来你是这么对你师傅有信心,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讲,你的说法很道理,但也有例外,就像现在,龙火军团是成猛国最强大的兵团,现在派出来的这一千人一看就知道是最强的,谁胜谁败在双方没有开始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为了给自己信心,和一孩子争论起来,还说的有理有据的。

  瓯花蕾嘻嘻一笑道:“反正我相信兵叔叔他们最后会赢,就这么简单,你说什么都没用的,我怎么觉你好像是他们的人,不是我师傅的人,师傅,你要注意这个脏老头子,说不准他是一个细,来探查你的底细,你最好将他早些赶走,不然的话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她每次见到呐洛就躲着,就是因为呐洛上太脏,那种气味让她受不了,现在想借着这个机会想让王冰将呐洛赶走。

  桑珂倩忍不住笑道:“小蕾蕾,你怎么这么说前辈,他不会是你想的那样,是你师傅的朋友,以后不可以说这样的话。”

  瓯花蕾不以为然道:“可是他这么脏,在一起太难受了,我就不知道师傅怎么想的,能和他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师傅,你是不是我和一样内心难受,表面上忍受着,你就他赶走不就得了,何必要委屈自己?”

  呐洛先是张着一张嘴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接着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原因让你要赶我走,原来是这么回事,呵呵,小姑,你师傅都不嫌弃我,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要学会敬老尊贤,你这样可不行。”

  瓯花蕾道:“反正我将你看作是细,故意来刺探消息来的,再说,我又不要嫁人,要嫁你去嫁,不要说我。”

  呐洛笑道:“老弟,我什么时候成了细我怎么不知道啊?你这个当师傅还没有赶我走,当弟子却想赶我走,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要我离开?”

  王冰笑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前辈,你说话要大声一点,哈哈!”

  呐洛无奈的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瓯花蕾道:“看来你们师徒是吃定我了,好吧,为了洗嫌疑,抹除细的份,我只好忍痛割了,孩子们,去吧。”说着两手在脸上一,脸上的胡子全部掉了下来,接着两手一张,掌中出现水雾,在全干洗起来,片刻后一个全新的呐洛出现在大家眼前。

  合夜,瓯花蕾,樱樱三个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内心极为羡慕,呐洛笑道:“哈哈,怎么样,现在还像不像细?”

  瓯花蕾回过神笑道:“还是有点像,比刚才好多了,你暂时可以留下,以观后效,不过,你刚才的这一手真神奇,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

  呐洛一愣道:“你是说…你不懂?不会吧,你师傅这么明,你不懂我有些不相信,你师傅能将克制黑魔功的功法公开传授给所有修真界的人,他应该不会不将这些小玩意传授给你这个当弟子的?”

  瓯花蕾内心一喜,原来以为这些很神奇,现在听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师傅都懂,那自己想学不是可以学到,接着又想起要修炼,在那里发呆,又打消了学习的念头道:“我师傅当然懂,只是我不想学罢了,我才不愿意像你们一样在那里傻傻的发呆,那多没意思。”

  呐洛有些吃惊,那拜这么明的师傅做什么?刚要说什么,前面天龙佣兵团和龙火车头军团双方已经结束了对持局面,开始动了,立即将心思放在前方,不再和殴花蕾斗嘴。

  龙火军团的一千人将天龙佣兵团的百人包围在中间,随着亥妄一挥手,千人以圆形阵将冰火大阵包围在中间,千把兵器在冷涩的光芒中向百人上招呼,惊骇人心的气势磅礴,似乎一开始就要将百人制在中间无法动弹。

  千人带着兴奋的心情将百人围在中间,每一个人心里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千人对付百人是大材小用,他们是军团中的英,却要对付一百人,而且是千人对付一百人,这对他们来说,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刺和挑战,每一个人内心都憋着一口气,都要给你好看的心理,让对方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

  亥妄笑容面,这种情况是他开始预料到的,没什么奇怪的,不由自主的望了兵元龙一眼道:“兵团长,你的人应该开始动了,如果现在还不动,那你有些对不起圣者他老人家,不要到时候说我占便宜。”

  兵元龙哈哈笑道:“亥妄团长,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接下来如果你还能兴起来,那我真是服了,哈哈,你等着继续看吧。”接着望着天龙佣兵团的人喊道:“亥妄团长已经等着看你们的手,你们给我听好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锻炼,不要让小公子失望,准备开始,火!”

  随着兵元龙声落,天陇佣兵团的人动了,如一团燃烧的火,熊熊燃烧,将冷涩的兵器以灼热的气息挡住在外,千人的攻击立刻化为无形,运转自如的圆形阵出现了短暂的停滞,紧接着天龙佣兵团的人向外冲刺,以锐不可当的气势不断摧毁着千人的围攻局势。

  这种情形不但在局中的千人到意外,连亥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兴奋,瞠目结舌的望着神抖擞的天龙佣兵团以翻天覆地的气势往外闯。

  兵元龙哈哈大笑道:“亥妄团长,怎么样,天龙佣兵团的表现还可以吧,以百人对付你的千人不会是异想天开吧,哈哈,等着吧,还有让你更吃惊的在后面,除非你还有其他的招数没有使用出来,不然的话,那我可要赢得这一局了。”

  亥妄没有理会兵元龙的得意之情,目不转睛的看着千人围住的百人队的变化,想从中找到破解之法,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找一丝一毫的线索,本就无从下手的觉,他这才意识到,圣者为什么让百人来对付他的龙火军团,内心里赞颂圣者的明,圣者不愧是圣者,这种阵法也能想的出来,使用出现实中。

  在天龙佣兵团往外冲击的同时,千人队在一怔之后,立即全力反击,企图将百人队继续制在中间,不让他们冲出去,千人的实力不可小看,何况他们是亥妄手下的英,百人队锐不可当的气势被制的缓了缓,但依然劲头十足的往外冲击。

  王冰看的点了点头,对于第一使用冰火大阵的天龙佣兵团来说,已经难能可贵了,他们在实战中第一次使用,有些地方出现空隙,但经过一次的磨练以后,这种现象会随之消失,当年在地球上的北极分院内,梁成等特遣小队也是一样,但在实战中逐渐成起来,现在的天龙佣兵团也是,经过一次的磨练就有一分的收获。

  呐洛看的两眼发亮,这才是阵法的威力,虽然以他的眼光看来,天龙佣兵团连十分之一的威力也没有发挥出来,但不影响他对阵法的判断,忍不住道:“王公子,他们现在看起来如一团燃烧的火,阵法应该是采取天地之间的火发挥威力,这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阵法还是前人创造出来的?”

  王冰笑道:“我是在前人的所留下的资料基础上胡创造出来的阵法,有很多地方还不合理,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破解过,只能说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无法发挥阵法的威力,前辈你看还缺欠什么?”

  呐洛摇头道:“小哥,你也就不要嘲笑我了,这种阵法我是无能为力,以我看阵法不缺欠什么,也许我的能力不足以看出其中的奥秘,不能给老弟好的建议,惭愧!”

  瓯花蕾听的大喜道:“师傅,这是你创造出来的?那你能不能给我创造一个一学就会,不用像傻子一样着就可以的法宝?”

  这丫头真是,异想天开,想不劳而获,那有这么美的事情?王冰摇头道:“你的条件太,师傅做不到,如果你稍稍用些心,我到可以帮忙。”

  呐洛不解道:“老弟,你应该有能力炼制一些法宝的,虽然在不修炼的人手中不能完全发挥出作用,但不能说做不到吧。”

  本来极为失望的瓯花蕾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师傅是故意不给我,师傅,我不依,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子,倩姐姐,你看师傅有多坏?”

  桑珂倩笑道:“冰,我觉得小蕾蕾的这个想法不错,反正她经常跟在你边,又不想修炼,你给她修炼一件法宝,可以让她在紧要关头可以使用,这样一来也可以少使你分心,要不你先给她炼制一件护甲,像火的一样,他也是一个懒得修炼的,同样可以使用法宝。”

  瓯花蕾惊讶的望着怀的火儿,一拍火儿道:“火儿,来,给姐姐看看你的护甲,想不到你也和姐姐一样不喜修炼,嘻嘻,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喜,原来也有人支持我的伟大壮举。”

  王冰心里叹气,这丫头真服了她,以她的聪明才智和资质,如果能用心修炼,不难大成,可惜这么一块上好的天赋了。

  火儿得意的亮出上隐藏的火红战甲,灼热的气息让瓯花蕾连忙松开双手,火儿不等落地,顺手跳到王冰怀里,笑嘻嘻看着瓯花蕾直呼痛。

  王冰连忙发出一道清凉之气罩在她的上,她这才好了一点,瓯花蕾气呼呼的望着火儿道:“你是不是故意想烧死姐姐啊,师傅,怎么这么烫,烫死我了。”

  呐洛赞叹道:“这就是战甲的威力,一般人怎么能受得了,如果不是你师傅及时给你化解,我想你一两个月内休想能活动,老弟,这件战甲也是你炼制的吧,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炼器手,这件战甲中含着仙灵之气,太不可思议了。”

  瓯花蕾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师傅,火儿也不喜修炼,那他怎么能受得了,他就不怕烫?”

  呐洛经瓯花蕾的提醒,一拍脑袋道:“老弟,这个小弟弟上有强大的力量,他是怎么修炼的,按理说他这么小应该不可能的?还有,这位小姑上的力量更强大,这天奇怪了吧。”他说的小姑是指寒儿。

  寒儿也得意的亮出自己的黑战甲,笑道:“是哥哥帮我炼制的。”

  一寒冷的气息在众人中间回旋着,合夜,樱樱姑,瓯花蕾急忙往后腿,这种冷气息他们受不了。

  瓯花蕾望着桑珂倩道:“倩姐姐,你不怕?”

  呐洛笑道:“这位桑小姐上的力量惊天动地,只是比老弟差一点儿,她怎么会怕,当然是不怕了。”

  瓯花蕾喃喃道:“这么说只有我一个人不懂这些,师傅,我也要一件战甲,寒儿和火儿他们都有,我却没有,这不公平,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弟子,你的脸面上也不好看。”

  王冰无奈道:“好吧,我想想办法,我真被你这丫头打败了,你以为寒儿和火儿像你一样,他们上有强大的力量,能承受得了护甲的威力,你上什么都没有,本就很难。”

  瓯花蕾不以为然道:“那寒儿和火儿上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师傅你给的,你可以给他们,也可以给我呀。”

  事实上寒儿和火儿上的力量只有王冰最清楚,即使桑珂倩跟了王冰很久,也同样不知道,现在听瓯花蕾提到,不由自主望着王冰,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冰摇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谈,现在还是看前面的双方的战斗吧,这才是最要紧的。”

  瓯花蕾早就习惯了王冰这种事到紧要关头神秘的样子,将火儿抱到怀道:“火儿,告诉姐姐,你上的力量是不是师傅给的?师傅是怎么给你的?”

  火儿茫然的望着瓯花蕾,不知道瓯花蕾在说什么,瓯花蕾无奈的将头转向寒儿,问道:“寒儿一定会告诉姐姐是吗?”

  寒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上早就有了,什么时候有的我也不知道。”结果寒儿也说不清楚。

  瓯花蕾失望的摇着头,喃喃道:“都和师傅一个样,每一个不会讲实话。”

  前面的战斗如火如荼,这边却在轻松的谈笑风生,没有将眼前的战斗放在心上,也许,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无奈。

  在千人对全力以赴将百人队制在中间范围内时,天龙佣兵团的人沉着冷静的应付着,他们内心都明白,这是王冰让他们锻炼的目的,因此上,他们不急不燥,时间就在纠中一分一秒的过着。

  兵元龙看到亥妄的焦急,笑道:“亥妄军团长,现在如何,不过我建议你再加一倍的人数上去,你看如何?”

  亥妄眼睛一亮,他这个时候再也不看小看天龙佣兵团的人,微楞道:“既然兵团长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上。”又有一千人加入了战斗中,现在是两千人对付一千人。

  力量增强了一倍,令天龙佣兵团的人被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但依然顽强的拼搏着,像是一棵永远以顽强的生命力在任何环境中生长的小草。

  亥妄的脸上出现了喜,他看了一眼兵元龙,见兵元龙没有将眼前的不利局面放在心上,也没有担忧的神,不仅怀疑道,兵元龙怎么对不利局面无动于衷,难道还有招数没有使用出来?忍不住问道:“兵团长,你好像对眼前的情况并不担心?”

  兵元龙笑道:“担心也没有用啊,不过,他们还有一些能力没有使用出来,希望能在强大的力下生存下来。”

  亥妄和兵元龙两人心中都对另一个有好,如果不是环境不对,他们会大喝一场,即使如此,他们现在不像是敌人,反而像是朋友。

  亥妄问道:“你的这些人都是经过圣者调教的是吗,你能告诉我这个阵法的名称吗?”

  兵元龙笑道:“你猜测的不错,这个阵法确实是小公子传授给我们的,学习的时间也不长,也没有使用于实战,今天是第一次拿出来亮相,这个阵法目前表现出的是火,等一下还有另外的变化,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亥妄无从猜测阵法的变化,但还是注意观察着,兵元龙突然大声喊道:“冰火齐发!”

  冰火大阵的威力立刻释放出来,两中极端的自然想象在一个阵法内体现了出来,寒冷的冰气,灼热的气,在两千人的攻击中反击着,在两千的毫无防备下,天龙佣兵团的人借着冰火大阵的威力成功的突破了围攻,突出了两千人的包围圈。

  除了王冰等人以外,所有人到惊讶不已,百人在两千英的包围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出来了。

  在众人的惊讶中。

  虎巨空擦拳磨掌的大笑道:“哈哈,他的,终于等到我出手了,还真难等,亥妄团长,现在是单打独斗,你派一个像样的人出来吧,我老虎已经等的迫不及待了。”

  亥妄似乎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对虎巨空的叫嚣没有理会,内心在想着,怎么会这样?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龙火军团就这么不经一击?

  呐洛摇头道:“两个极端的自然现象同时在一个阵法内出现,这也不奇怪,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将两种极端的东西在同时发挥,像一种现象一样发挥出来,那就难了,我看就到此为止吧,再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说着一闪出现在亥妄前,拿出一个掌大的玉佩举在还妄眼前道:“小子,不要失望了,也不要气妥,这种阵法不要说你,比你明十倍的人也破不了。”

  亥妄自言自语道:“想不通,真是想不通…”接着想起有人给自己说话,不由抬头道:“你是…”

  呐洛将手中的玉佩丢给亥妄,亥望不解的拿在手中翻看着,接着想起什么,忙跪到在地上道:“成猛国龙火军团团长亥妄参见呐洛王爷,王爷金安!”

  龙火军团的士兵看到亥妄的举动正在不解,听到是传说中的呐洛王爷,一个个跪了下来,向呐洛请安,他们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呐洛王爷。

  在成猛国有着一个传说,那就是有一位神奇的王爷就呐洛,呐洛王爷是禾折卢祖父的好朋友,两人关系很好,在禾折卢祖父去世之前,为了让这位王爷能够照顾自己的子孙后代,他特赐了一面玉佩,这面玉佩有特殊的权力,必要的时候可以让成猛国的任何一个人听令,包括禾折王室,当年禾折卢的祖父知道这位呐洛王爷无心管理这些世俗界的事情,所以来了个先斩后凑,向成猛国公布了这面玉佩的作用,所以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呐洛王爷,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位呐洛王爷,但对这面玉佩却是很知,因为这面玉佩的图形当年被发布在全国,后世之人多有保留,贵族中人都知道,他们将呐洛王爷当作国之神之柱。

  亥妄作为龙火军团的团长当然知道这面玉佩,想不到自己见到了这位神奇的王爷,更让他兴的是,捉拿圣者的事情就给呐洛王爷了,有呐洛王爷出面,他就置事外,不再因为要面对自己最尊敬的圣者而不安。

  呐洛有些伤道:“想不到大家还记得这么玉佩,也记得我这个人,惭愧,惭愧,你们都起来吧,不要这样跪着,我不喜这些俗礼。”

  呐洛开始站在王冰边的时候是一个脏老头子,经过瓯花蕾的刺,换了一副形象,而专注于战斗的亥妄也没发现呐洛前后不同的变化,也没认出是王冰边的脏老头,他望了王冰一眼道:“王爷,我们…”

  呐洛当然知道亥妄要说什么,抬手阻止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从现在开始没有你们的事情了…”

  “哈哈…”所有的士兵再呐洛还没说完之后大跳大叫,他们谁也不愿意得罪尊敬的圣者,有呐洛王爷的这句话,他们也不怕禾折卢的处罚。

  呐洛微叹,看来核折卢这件事情确实做错了,看看现在士兵的兴奋就知道了,内心也不再犹豫道:“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成猛国的士兵,你们也不用回汇间城,我给你们一个去处。”

  亥妄不解道:“王爷,这…你想让我们去哪里,我们是成猛国的人,家人都在成猛国,我们不回去那…”

  呐洛道:“这些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现在你将所有的人集合起来,我送你们过去,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内心带着疑惑不解的亥妄集合了所有的士兵,内心有些茫然,不去成猛国又能去哪里,好在呐洛是王爷,而且是传说中的王爷,这多少让他们心安不少。

  呐洛对我道:“老弟,事情就这么定了,这些人不少,我怕我的能力不够,还是由你来吧,安全一点。”

  王冰点头道:“你先让所有的士兵闭上眼睛吧。”

  不等呐洛代,亥妄已经下令,他总算有些眉目了,圣者和王爷悉,那就是说他们不会有事,说不准以后会跟着圣者,内心有些兴奋。

  等所有的士兵闭上眼睛以后,王冰祭出九转塔,罩在所有士兵上,在光芒的闪动中,亥妄等人几万人消失在原地,原本拥挤不堪的大路上现在空荡荡的。王冰已经发出意念让王城的机器人接待亥妄他们,后面的事情就给他们了。

  王冰收回九转塔对瞠目结舌的众人道:“走吧,这里的事情结束了。”

  呐洛惊讶道:“老弟,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法宝,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王冰笑道:“叫九转塔,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走吧。”

  一行人经过一场不算刺的战斗之后,继续上路,对于王冰能让几万人瞬间消失的事,他们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沉浸在九转塔的神奇威力中。

  半个月以后,王冰等人达到成猛国与达龙帝国的边界线上,在这其间,瓯花蕾一直嚷着要我给她力量,給她法宝,尤其是能将人一下子消失的方法,不但她,连樱樱姑,合夜,还纳梅公主也鲜美不已,都想得到一件法宝。

  呐洛虽然没有说出来,他是不好意思出口,但在内心也希望王冰能炼制一件法宝给他。

  而受到刺的兵元龙等人,没有胜利的喜悦,见到了我的能力,将击败龙火军团两千人的事情本没有放在心上,只要有机会,他们努力修炼着,所以,在一路上走的很慢,王冰也希望他们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有所提,一分努力,一分收获,只要努力了,必然有多多少少的收获。

  在王冰离开汇间城的十天以后,禾折卢下令放了花百羊等商业联盟的人,龙火军团不见回来,他就知道不妙,派人打探的结果是,龙火军团凭空消失了,他只能将这件事情归结为到王冰上,认为只有王冰能办到。

  然后这不是最主要的,观望中的各国贵族见禾折卢将商业联盟的人放了,就知道事情另有变化,捉拿假圣者的事情必然不成功,因此,没有一个国家动自己国内的商业联盟,而且发出谴责禾折卢的通知,这其中西林崴攻击的最为厉害,因为他就是被禾折卢发出的谴责迫的像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现在他怎么能放过禾折卢呢,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

  禾折卢背上了背叛圣者的罪名,这个罪名不亚于西林崴的罪名,受到各国的谴责之后,禾折卢气的脸发青,但也无可奈何,他最强大的龙火军团的主要英和军官都随着亥妄不见了,留下的都是龙火军团中的普通士兵,他再也没有实力完成下一步的计划,想要在短期内再培养一支兵,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后悔莫及,后悔不听呐洛的警告惹上不该惹的人,现在才明白呐洛当时说的话,可是一切都晚了。

  在禾折卢后悔莫及,叫苦连天的时候,王冰一行人到了达龙帝国边界的曼侽山,终于接近了要好找的人,也将要完成了这一行的任务。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