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七章 群盗舞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七章 群盗乱舞
  第一百七十七章群盗

  曼腩山绵延占地上千里,山上林木郁郁葱葱,在靠着北的一面悬崖绝壁,大涧深渊林立,峻峭蜿蜒,在曼腩山的前面一头接着达龙帝国,一头接着成猛国,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曼腩山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不属于达龙,也不属于成猛,因此,在这里是那些得罪贵族,或者那些逃犯,杀人放火强盗出没的地方,随便往曼腩山中一钻,没有几万个士兵休想将人找出来。

  所以,对于曼腩山这个地带,令成猛,达龙两个国家到头痛不已,一直以来是他们心中的一刺,拔之不去,不拔又的难受。

  曼腩山中有着优越的隐蔽和是最佳的防守地带,多年以来,曼喃山中大大小小有几十个团体生存着,他们干着没有本钱的买卖,主要靠着抢劫过路的客人,因此上,成猛和达龙两过的生意往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没有人愿意被这些强盗所抢,血本无归不说,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如果失去生命,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两国的生意人宁愿少赚一些钱也不愿意到另一个国家经商。

  在这些强盗团体中,以天道团体势力最强大,有十万人,其中老人小孩子就占了一大半,这个盗团的在抢劫中,对于一些平民百姓睁一眼闭一眼,但是对于有钱的商人和那些贵族,下手绝不留情,尤其是对于贩卖奴隶的商人和贵族,不但抢了奴隶和财物,那些贩卖的贩子落在他们手中就惨了,手段极其毒辣,也不会将这些人再放出去,直接杀死丢在山沟里喂野兽。

  也可以说,天道盗团自以为是个替天行道的团体,对于那些抢劫来的奴隶,他们一律释放,让他们自由选择,加入盗团或者回家,但是,像奴隶一般都因为脸上的奴隶标记,出去也会被人抓住送到奴隶营,既然天道盗团不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都愿意留下来,很少有人离开,因为他们都知道,出去意味着被抓,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

  各地逃出来的奴隶听说天道盗团的事情,有机会就往天道巨盗跑,天道能有今天的规模,大部分成员主要是奴隶,他们平时除了抢劫以外,积极耕地自食其力,自己养活自己,不然的话,十万人早就饿死了,抢劫到的东西能有多少,而且这些年因为曼腩山贼盗出没,路过曼腩山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想抢也没有机会。

  天道盗团的首领野天森仓材魁梧,刀削般的脸上有棱有角,一头银的长发扎在后肩,随风飘扬,似乎这头白发成了他的招牌,两道犀利的眼神能刺穿人内心,似乎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微勾的鹰鼻配上带着冷笑的嘴,整个人看起来全洋溢着浓浓的杀气,他的左边脸上有一道刀疤,从眼角一直到嘴,极为醒目,让胆小的人看到了觉得很恐怖,也许晚上睡不着觉作噩梦。

  野天森仓喜穿红披风,配合上他的全杀气,如一尊杀神,间总是别着一把大剑,在整个盗团中没有人是他对手,曼腩山中的其他盗团也很怕这位气势磅礴的杀神,他后随时跟随着二十个年轻力壮的近卫,这是他对得力的助手,称为二十追风,超,行动如风,做事果断干脆,心狠手辣,对野天森仓的号令毫不犹豫的执行,从来没有怀疑过,也可以说,二十追风是野天森沧的死士,可以为野天森仓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能将整个天道山寨整理的井井有条,是军师建炳漭嵡功不可没,这是一个天才的军师,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也是一个奴隶,后来被野天森仓所救,然后决心为野天森仓效力,看起来彬彬有礼,文雅和蔼的建炳漭嵡有着腹的智慧,是野天森仓不可缺少的智囊,天道能有今天的成就,这位建炳漭嵡功不可没,山寨的很多事情和策划都出此建炳漭嵡的手笔。

  野天森仓手下还有四个最得力的助手,号称四大天煞,以替天行道来命名,分别是替煞,天煞,行煞,道煞,而且他们以野天森仓的姓为自己的姓,分别是野天替煞,野天天煞,野天行煞,野天道煞,他们四人本来都是孤儿,后来被野天森仓收养,所以将野天森仓当作自己最亲的人,像父亲也像母亲。

  他们的年龄都在二十二岁左右,野天替煞个冷漠,是老大,很少发表自己的见解,但言出必行,老二野天天煞材魁梧,力大无穷,是一员猛将,脾气中带着暴,老三野天行煞是个沉的人,智计是其他三人所没有的,老四野天道煞比较活跃,是一个总是带着微笑的人,但是,手段并不比其他人差。

  天道共有十万人,其中老人小孩子就差不多占一大半,只有一小半是真正的强盗,在建炳漭嵡的策划下,成立了四个军团,分别是替煞团,天煞团,行煞团,道煞团,又四大天煞分别任团长,每一个团有一万人的规模。

  在曼腩山的所有盗团中,只有天道有一定的组织和规模,其它团体能够在曼腩山生存,都想依附天道的实力,如果没有天道,他们占着曼腩山的地势,但也要受到成猛达龙两**队的威胁,有了天道的实力,他们稳如泰山,在这些年中,两国的军团几次攻击曼腩山,都被天道打败,他们都没有出面,天道的实力再配合曼腩山的危险地形,立于不败之地,只要天道一天存在,他们一天就安稳。

  早上的朝洒在曼腩山郁郁葱葱的林木上,让整个曼腩山散发着气,偶尔有早起的鸟声鸣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就是这么个道理,鸣叫声清脆响亮,在整个曼腩山中回荡,让这个看起来美丽的曼腩山富有诗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曼腩山是一处名胜古迹,是踏青的好去处。

  在与成猛,达龙界处不远的一处隐蔽的大树后,有百十个想在早上发财的盗贼,一个比较年轻,打扮的气的年轻人对一个五大三的壮汉道:“头儿,有羊过来了,他的,很久难得发一次财,这一次终于让我们碰到了,今天早上总算没白起。”

  显喀头儿从树丛中往外望了一眼,呸了一口道:“我干,还要一会呢,四狗子,你***少在这里给我叫嚷,又不是第一次出来做买卖,你这么兴奋做什么,大爷我什么没见过,就这点场面也让你兴奋到这个程度,比这更大的场面大爷我都见过。”不过,脸上笑容可掬,他这次出来能碰到羊,真是喜事,很久没有碰到过了。

  气的四狗子连忙结道:“是是是,头儿见多识广,这点场面当然不放在心上。”说完后转趁显喀不注意呸一口,低声骂道:“你才***呢,少在这里吹牛,我还不知道你有几跟,就在我们前面这么威风,见到加库老大还不是像只乖猫一样,连大气也不敢一声,我再呸。”

  另一个大汉对显喀道:“头儿,你看要不要通知加库老大,看起来这次我们遇到的羊不好对付。”

  显喀得意道:“就这点小场面也要惊动加喀老大?你们也不想想,加库老大会将这么一点小场面放在心上?如果我们搞不定,说不准加库老大会出面,但是,你看看那些个羊,一看就知道是手无缚之力的软脚货,有必要惊动老大吗?”

  四狗子嘴上道:“对,头儿说的对,这点小事不宜惊动老大,有头儿出马万无一失,等一会我们跟在头儿后助威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给头儿搞定。”内心却道,我让你翘,有事情你一个去搞,没事是大家的功劳,反正你这么臭,就好好臭吧,我呸。

  刚才说话的大汉望了一眼四狗子,知道他内心打的是什么注意,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对显喀道:“头儿,你还是再考虑考虑,这条路上现在很少有人通过,都知道曼腩山有强盗,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明目张胆的要经过这条道,如果说没有准备那是不可能,如果有准备,就我们百十人怎么够看?”

  显喀脸上出现犹豫不决的神,大汉的话让他动心了,但不等他发表见解,四狗子道:“我看不见得,也许对方是一个贵族,是一个自自大的贵族,以为自己无人敢动,或者是请了佣兵团来保护他们,你看他们有这么多人,必定是请来的佣兵团,以为有了佣兵团就不怕,我看头儿就不要犹豫不决了,如果要通知老大,被天道的人知道,那我们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起来这么早白辛苦了,那多不划算。”

  显喀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天道,如果我通知老大,被天道的人知道,他的,那我们白忙呼了。”

  另一个大汉道:“天道对于我们这种小帮小派的买卖一般都不一手,除非有很大的买卖我们搞不定,他们才手,现在我们的买卖好像没有多大的油水,除了一辆马车外其他的人都马,能有多少油水,天道怎么会手?”

  显喀听的烦了,一摇头道:“他老子的,不要再说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要惊动老大,我们今天要在老大面前立一个奇功,也让其它帮派看一看我们花木派的能力,不然的话,他们还真以为我们这种小帮派不顶事,哈哈,没想到我显喀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我看今后在帮里那个还敢小看我。”

  得意的显喀忘记了一切,这时候只想着建立奇功,想着后他的地位,大汉苦笑着摇头,横了四狗子一眼,四狗子得意的一伸舌头,接着对显喀道:“头儿就是头儿,想问题就比我们深远,佩服,佩服。”

  显喀被四狗子拍的晕头转向,得意的笑了两声道:“前面准备好了没有,他的,如果那个敢耽误我的事情,我要了他的命。”

  另一个强盗道:“头儿放心,绊马绳,深坑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羊出现。”

  显喀道:“他的,一定要万无一失,给我再检查一次,我不希望有失误。”

  刚才报告的强盗应了一声走了出去,监督其他人再检查一次,口里骂骂咧咧道:“又不是第一干这种事情,他的,太小心了吧?”

  显喀望着林外一怔道:“他们怎么走的这么慢,***,这不是故意吊我的胃口吗?”

  众人也到很惊讶,怎么走的这么慢?应该不可能呀,一般人经过曼腩山,恨不得自己多生几条腿跑快一点,这次的羊怎么走的很慢,好像到曼腩山散步一样?

  一行人来到了曼腩山下,望着曼腩山的优美风景,王冰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两眼,这真是一个好地方。

  合夜介绍道:“曼腩山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也是强盗的天下,在曼腩山有着几十个强盗团,其中最出名的是天道团,首领野天森仓雄才大略,将天道团整理的井井有条,不亚于一个国家的军团,他手下据说有二三十万人,实力雄厚,成猛,达龙两国对他无可奈何,曼腩山的其他小强盗对他很佩服,都听他的话,这个野天仓森对于老百姓很客气,也不会动手抢劫,但是,对于商人和贵族,他下手不留情,我看我们还是走快一些,要不然就惨了。”

  瓯花蕾横了一眼道:“胆小如鼠,真没用,有我师傅在你怕什么,我就不信野天森仓比我师傅还厉害,你如果怕自己一个人先走,免得被我们连累。”

  合夜一拍自己的脑袋道:“是呀,我怎么忘记了王先生,光想着天道盗团的厉害,他们在王先生面前算什么。”

  瓯花蕾意道:“这才像句人话,像你这么胆小怕事,还算不算男人,真没出息。”

  樱樱笑道:“天道团在各国都很有名,因为曼腩山被天道团占着,让成猛,达龙两国很少有贸易来往,两国也对天道团没有办法,合夜害怕也是很正常,你也就不要笑他了。”

  瓯花蕾笑道:“那好吧,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不过一个男子汉这么胆小怕事,真让人看了生气。”

  合夜口里笑道:“是是是,我以后一定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要锻炼自己的胆量。”心里道,你以为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有一个明的师傅,如果我有这样一个师傅,我也什么都不怕。

  走到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王冰道:“龙二,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吧,这里的环境不错,你们顺便看看,是很难得的一个地方。”

  龙二道:“是!”然后一挥手,马队停了下来,就地休息。

  瓯花蕾不解道:“师傅,我们不是没走多久吗,怎么又要休息?”

  王冰笑道:“这么说你的神很好,你不是一直叫嚷自己很累吗,现在不累了,那好,我们马上就走。”

  瓯花蕾眼睛一转,接着笑道:“师傅,我知道了,一定又有事情发生对不对,是不是又要打架了,好啊,半个月没看到你们打架了,一点都不好玩,终于有热闹看,那好啊,我们就多休息一下。”

  虎巨空从瓯花蕾的话中听出味儿来了神大振,一睁虎眼道:“他的,原来以为和龙火军团的那些人打一场,结果只能是干瞪眼,一点意思都没有,小公子,这次不会让我失望吧?无论如何你也让我老虎打一场过过瘾,那才叫舒服。”

  呐洛摇头道:“老弟,你带的都是些什么人,怎么…把打架看成儿戏?要么像看热闹一样,要么迫不及待的想打一场,打架真的这么好玩么,我怎么以前不知道。”

  王冰找了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了下来,桑珂倩和兵元龙等人也围着王冰下来,王冰笑道:“呐洛,生活本来就是一场戏,只是每一个人扮演的角不一样,有兴,也有悲伤,总之,看个人所处的环境来定,现在的你,也一样不是在玩一场游戏吗?”

  呐洛一愣,接着有所了悟,沉思起来。

  兵元龙道:“小公子,你对等一下的事情有什么指示?”

  王冰沉思了一下道:“原则上我们以不伤人为主,那些人中,大部分人也是不得已才走上这一步,当然,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可以毫不留情的击杀,这种人世间少一个,虽然不能立竿见影让这个世界好起来,但也算是一件好事,少一个是一个。”

  兵元龙跟了王冰一段时间,多少对王冰的个有些了解,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会处理好一切。”

  虎巨空得意的笑道:“我等小公子这句话等了好久,他的,那些兔惠子有麻烦了,希望让我能碰上一个罪大恶极的,我他的要他生死两难。”

  王冰笑道:“杀人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多杀一个人对我们也没有好处,你今天杀一个,明天还会有一个顶替他的位置,是杀不完的。”

  虎巨空一愣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天天等着杀人吧,那不是无聊死了,这种傻事我老虎不干,小公子,那你说怎么办?”

  王冰笑道:“我说过了,大部分人是不得已才走上了这一条路,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改过自新,所以,杀人并不是本目的,我们要找到他们不得已走这条路的原因,从本上解决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度飞道:“我明白小公子的意思,要改变的是这个社会制度,这个社会制度迫使他们走上了这条路不该走的路,如果不从本上解决,在社会的制度下,还有人被迫做同样的事情。”

  树林内,显喀着口水道:“***,这些人…怎么了下来,他们这是搞什么玩意,怎么里面有这么的漂亮妞,这不是让我干着急吗,四狗子,你他的一直注意最多,你说,现在我们怎么办比较好?”

  四狗子恋恋不舍的收回的目光,伸出脏脏的袖子在嘴上一阵子擦,将出来的口水擦拭掉,嘀咕道:“我的妈呀,怎么有这样漂亮的妞,还不止一个,看来让头儿没有叫老大来太对了,如果被其它帮派发现,那有我们的份,应该悄悄将他们抓回去,那才叫…”

  显喀见四狗子的没理会他,狠声道:“四狗子,你***在梦游啊,我问你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四狗子连忙道:“头儿的话我怎么敢不听认真呢,以我的看法,干脆我们过去,那个地方虽然不属于我们的地盘,但是,谁又没规定那个地方属于其他帮派,只要我们先发现,他们晚到一步,生意照样归我们,他们没理由跟我们抢,头儿你说是不是?”

  显喀迟疑道:“这样行不行啊,在天道的监督下,我们一直互不侵犯对方的地盘内的生意,如果我们这么做了,三牙派会跟我们过不去,那是他们的地盘?”

  四狗子大急,这么多的漂亮妞放过太可惜了,忙道:“头儿,按照道理来说是这样的没错,可是,他们的人现在不在,那不是白白放过这些费羊,再说,三牙派一直欺负在我们头上,本就看不起我们,我们也不要管那么多,天道的事情更好说,他们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他们有规定地盘的事情吗,没有吧?”

  显喀一想也对,大家只不过是据先来后到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具体上却没有规定,想到这里道:“那好吧,我们马上过去,晚了会被三牙派发现占先,那他的我们就白花费时间了,走。”说着当先向外镩去。

  另一个大汉道:“等等,头儿,我们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毕竟天道我们得罪不起?”

  显喀已经豁出去了,头也不回道:“现在不管那么多了,再晚一些就没有我们的份,他的少啰嗦,快跟着来。”

  成百人如狼似虎一般扑了出去,四狗子不愧有一点的小聪明,他将显喀鼓动了出去,自己却落在最后面跟着,想看风向,一旦不妙提前溜之大吉。

  王冰看着扑过来的显喀没有在意,在地上没有动,他们的手一眼就看出微不足道,这些人兵元龙他们可以随便打发掉。

  瓯花蕾几个也没有将箱狼一样围过来的强盗放在心上,瓯花蕾笑嘻嘻望着那些人道:“师傅,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来,是不是你刚才听见他们说话了?”

  王冰确实听到他们再谈话,计划着如何行动,但表面上笑道:“这里是曼腩山,合夜刚才不是说了吗,很多强盗都在这里躲避着,让成猛,达龙两国的生意人和贵族不敢走这条路线,我们既然出现,必然逃不过他们的耳目,而且我们还在这里看风景,他们那有不来的道理。”

  瓯花蕾这次到没有想到其它,以为王冰就是据这个理由推断出来,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师傅在这里能听到山林内的谈话呢,真失望。”她自己不努力,希望王冰这个做师傅的样样都行,王冰是推断到而不是听到,让她有些失望。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被包围了起来,镇静自若的神态让群盗有些不解,不过,队伍中间的有很多美让他们顾不上这么多,一个个着口水看着桑珂倩,凤卫等孩子,聪明的四狗子已经觉到不妙,在着口水的同时,已经打算要溜之大吉了。

  显喀着口气,的眼睛猛往孩子上看,后面的一个强盗一推他,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看的时候,咧开大口喊道:“朋友们,你们被实力雄厚的花木派的爷们看上了,现在将上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排成一排站着不要动,配合一些,不然爷门手中的兵器不长眼睛,往你们的上招呼就不好了,对了,美人另外站一排,快些,他的,你们怎么着不动,是不是被爷们吓傻了,哈哈…”显喀后的一个强盗提醒道:“头儿,他们好像不是被吓傻,是对我们不屑一顾,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我看情况有些不妙,要不要先扯?”

  显喀一怔,刚才他欣赏着这些个美本没在意其他人的神,现在定目看去,果然是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不像是被吓傻的样子,不由自主喊道:“四狗子…”

  四狗子打了一个冷颤,忙向下一,没敢应声,他可不想跑前面去找死,显喀平时不是很得意忘形么,现在他可以显显威风啊。

  显喀听不到四狗子的回答,向后扫了一眼,没看到四狗的子的影子,不由吼道:“四狗子,你***窝到那里去了,给我出来,不用你的时候像影子一样闪动的让人烦,用你的时候找不到人。”

  显喀后的一个强盗道:“头儿,四狗子一直是这样,好事都有他的份,发觉情况不妙他跑的最快,以我看,他发现情况不妙已经溜掉了。”

  四狗子在后面低声骂道:“那当然,找死的事情我才不干,谁像你们一群傻蛋,只会像头牛一样使用力气,情况不妙我不躲避到后面难道找死,先看看情势再说,要倒霉也先轮到你们,呵呵,这就是聪明人的好处。”

  得不到四狗子的帮忙,显喀有些心慌,只好硬着头皮道:“他的,你们都给我起来,男的将上的东西拿出来,的一律跟着爷们走,快,再不快爷们就亲自动手,他的,想找死的不要动…”

  “哈哈…”虎巨空得意的大笑,他是迫不及待的第一上场的,对着显喀道:“他的,还有人抢我的口头禅,他的,我要你进去再吐出来,接着。”说着手中的大刀向显砍了下去,他懒得动脑筋,上来就是先动手,后讲理。

  显喀也是一个暴之人,虎巨空的动手正和他的胃口,一举手中的刀封了上去,仓!显喀手中的刀断为两截,震的全发麻,虎口血,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却了五大步才稳住,惊骇道:“你…你好大的力气?”

  其他群盗也吃了一惊,显喀在他们中间以力气大出名,想不到今天碰到了一个比他还力气大的人,一个招面就败了下来。

  虎巨空不意的摇头道:“他的,真没用,一招也接不下,这种瘪三也能当强盗,你***能不能努力一些,上,你们都一起上。”

  显喀被虎巨空提醒,两忙吼道:“上,大家一起上,给我砍死这个王八蛋。”说着顺手抢过另一个强盗的单刀,扑向呼巨空。

  其他人大喊着扑了过去,围攻虎巨空,只有四狗子想溜掉,子慢慢的向后移动,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内心在想,看来今天不妙,这群傻蛋没有看出人家只一个人,他们就都全上了,那多出来几个岂不是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显喀等人喊大叫,做一团的攻击虎巨空,虎巨空刀在手中舞的呼呼响,只要群盗的兵器碰到他的刀,都被碰飞,而且被碰到的人手臂发麻,连连叫痛。

  瓯花蕾看的眉开眼笑,这种情况真像小孩子打架斗殴,看起来最有意思了,不过,当他看到四狗子贼眉贼眼的往后退,惊讶道:“师傅,你看那个人在做什么,别的人都打的这么热闹,只有他一个人没参加,好像还要走的样子,他们不是一伙吗?”

  王冰笑道:“那是一个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人,发现情况不妙想逃走,刚才不是那个头儿在喊叫四狗子吗,他应该叫四狗子吧。”

  瓯花蕾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真亏他还是做强盗的人呢,跑的比兔子还快,不过这个人很有意思。”接着一拍手道:“师傅,这个四狗子很机灵的,以后就跟着我了,你帮我将抓回来好不好?”

  王冰笑道:“那确实是一个难得的聪明人,很机灵的,不过,像他那么聪明的人你就不怕吃亏?再说,你在我边需要人吗,还是算了吧。”

  瓯花蕾不依道:“师傅,你边有很多人,像龙叔叔和凤阿姨他们,但我边却没有一个护卫,我难得看上一个机灵的人,你又不帮助我,倩姐姐,你一定要帮我。”

  桑珂倩笑道:“冰,这些人都在你的计划内,难得这个四狗子人很机灵,值得培养,我看就将他现在收下吧。”

  王冰点点头道:“也好,合夜,你不是跟着虎巨空修炼了很久吗,现在看你的了,如果你再不快些,四狗子就要跑了。”

  合夜没想到王冰点上了他,不由一怔道:“王公子,我行吗?我看还是换一个人上去吧,我去说不准会耽误小蕾蕾小姐的大事?”

  王冰笑道:“要对自己有信心,学到手的东西要使用的实战中,你看虎巨空,他现在多卖力,你应该向他学习。”

  瓯花蕾骂道:“合夜,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点小事也怕,如果四狗子跑了,我跟你没完,以后你就惨了,还不快些过去将四狗子给我抓来。”

  合夜苦着脸点了一下,王冰说让他去,他还敢讨价还价一番,知道王冰不会难为他们这些小人物,但瓯花蕾就不一样了,她专找他合夜的麻烦,不去的话以后的子很难过。

  四狗子正在得意中,他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再叫绝,别人拼死拼活的时候他却在一旁很清闲,上百人对付不了一个人,那些傻蛋还傻呼呼的打的,像自己一样,一见不妙就跑才是上策,正在一步一步后退的他,突然间碰有一个比较软的东西上,低声骂道:“那一个王八蛋不开眼挡住了爷的退路…”回头一卡合夜在瞪着他,心里一惊,因为不是他们的人,那就是对方的人,刚才他好像看到对方中有这么一个人,连忙道:“是不是我挡住了你的视线,那好我闪开,我闪开,呵呵,你继续看,呵呵…”说着想绕过合夜想溜。

  合夜见四狗子怕他,胆量大了起来,气呼呼道:“你还想溜,你想的美,因为你我被小蕾蕾骂的一钱不值,你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上去,故意找我的麻烦,现在你想走晚了,跟着我见小蕾蕾去吧,以后你有得受。”

  四狗子不明白合夜口中的小蕾蕾是谁,但肯定不是自己人,而且听合夜的口气,自己见到小蕾蕾以后会很惨,眼睛一转道:“这位爷,我看你也是一个好心人,这样吧,我现在去和大家一起上,你也就不要为难了。”

  合夜瞪了一眼道:“现在?晚了,小蕾蕾已经看上你了,她看中的人能跑的掉走怪,而且不用他动手,自然有人出手,你也不要找我的麻烦了,乖乖的跟我走吧。”

  四狗子道:“这样啊,那真是厉害…”说着猛地向右一闪,避开合夜的正面,向后逃窜出去,速度极快,口里得意的笑道:“大爷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脑袋好使,跑的快,你想抓我,下辈子吧,哈哈…”合夜一怔,接着道:“如果让你跑了,我怎么向小蕾蕾代,为了我以后的子好过,就委屈你了。”说着向四狗子追去,几步追上了四狗子,合夜内心大喜,没想到自己的能力提的这么快,以前不可能跑的这么快,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一闪挡住在四狗子前面。

  四狗子正在得意中,没看清前面有人,一头撞进了合夜的怀了,逃跑的形被阻止了,也不顾其他,抱着脑袋道:“谁啊,***没长眼睛啊…”合夜哈哈笑道:“没长眼睛的是你,乖乖的跟我走,少自讨苦吃,你是跑不了的,哈哈…”他对自己愈来愈信心,连说话也有力多了。

  四狗子这才听出是合夜的声音,内心大吃一惊,他对自己逃跑的功夫很有信心,没想到今天使用不上,苦笑道:“大爷,你就饶过我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

  合夜懒得听他讲下去,伸手一抓四狗子的肩膀就走,他是下意识的动作,结果四狗子连躲避的机会也没有,而且四狗子在他的手下挣扎毫无作用,内心那个兴难以形容,跟了王冰这么几天成就非凡,那如果跟着几年…那是什么手,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虽然挨了小蕾蕾很多的骂,不过,有现在的成就也值得,哈哈…”合夜将四狗子推到小蕾蕾前道:“小蕾蕾小姐,四狗子带到。”心里在想,小蕾蕾应该夸奖几句吧。

  瓯花蕾气道:“你怎么这么久才抓来,抓个人也要这么久吗?你是不是男人啊,让我等了好久,下次如果这么拖拉,你就不要再跟着我们了。”说着望向四狗子,见四狗子一双眼睛转动不停,瞄瞄这个,又看看那个,样子很好笑,忍不住笑道:“你叫四狗子?”

  四狗子打量着瓯花蕾,刚要说话,被合夜在后面踢了一脚道:“小蕾蕾小姐在问你话呢,哑了?”他刚才不但没有得到瓯花蕾的夸奖,还被骂了,将一肚子气都怪怨到四狗子上。

  四狗子瞪了合夜一眼刚要说话,突然间听到虎巨空一个人在得意的哈哈大笑,忙望向地上,只见自己一方的人都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哼惨叫,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虎巨空全部放倒在地上了,不由瞠目结舌的望着虎巨空,一个人放倒了百来人,妈呀,太夸张了,难道自己的小命就这么完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