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杀神森仓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杀神森仓
  第一百七十九章杀神森仓

  来的人的是野天替煞,是四天煞中的老大,也是天道四大军团中替煞团的团长,以个冷漠,言出必行,心狠手辣称雄,众强盗对这个冷酷的野天替煞很怕,如果说得罪了其他三煞还好说,那么,得罪他一条命就会剩下半条。

  因此,在野天替煞不耐的同时,各派的人连忙向后退,怒火冲天的场面不见了,几个帮派的老大纷纷向野天替煞问好,野天替煞傲的点了点头,一个字也难得吐出来。

  而在同时,兵元龙等人趁机将近的群强盗一个个丢了出去,在众强盗惊呼声中,围攻我们的局面被瓦解,众强盗这才知道,兵元龙等人刚才一直在应付他们,没有全力以赴,冷静下来的他们有些后怕,虎巨空凶神恶煞的样子在他们头脑中盘旋,再加上眼前的变化,他们知道,兵元龙等人只不过是逗着他们玩,如果想要他们的命,他们早就躺在地上。

  兵元龙趁机走到王冰前道:“小公子,天道的人到了,我们是直接找野天桑仓还是与这个年轻人打道?”

  王冰毫不犹豫道:“先击败他,然后再找野天桑仓,这些人常年称雄曼腩山,等闲之人他们不会放在眼里,就像花木,三牙等派,他们明明知道会输给你们,但是,依然想凭借着人多势众攻击,这个年轻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傲,目中无人的家伙,想说服他比较难,只有将他们击败以后,从内心里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他们才会好好的与我们谈,不然的话,以这些人的个,就是事情顺利解决也会有很多麻烦。”

  兵元龙道:“我明白小公子的意思,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个年轻人应该是野天桑仓手下四大天煞中的老大,手中掌握着替煞军团,个个和野天替煞一样心狠手辣,冷酷冷静,这种人用力量征服还不够,必须在智慧上打败他,不过,随着野天替煞的失败,接着出面的应该是其它三煞,野天森仓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面的,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出来,小公子,如果是这样,还要一会,只能让你在这里等了。”

  王冰笑道:“不要紧,他们值得我等,天道四大军团有四万人的实力,如果算上其他帮派体系的人,我想应该不下于十万,如果让我们自己去找人训练十万的人的兵力,除了花费大量的力和费用支出以外,时间是最主要的,相比之下,我们在这里等也值得。”

  兵元龙笑道:“小公子说的没错,但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桀傲不群的家伙,想将他们训练成军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也不比重新培养一支全新的军队容易。”

  王冰点头道:“他们是一群难以驯服的家伙,不过,这些人一旦成为真正的军人,那可是一支真正的无敌军队,我们不能忽视了他们的个人实力。”

  瓯花蕾翘着嘴道:“师傅,这么说你就是冲着他们而来,还让我先前担心,你总是有事情不告诉我。”

  王冰笑道:“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又没有能力收服他们,如果你能收服他们,我当然会很兴的告诉你,让你为我分忧解难。”

  桑珂倩一拉瓯花蕾道:“小蕾蕾,男人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管了,让他们去折腾,我们在一旁看着就是,你不是想锻炼两个护卫的能力吗,让他们多看看等一下的变化,这对他们有好处。”

  在桑珂倩的劝说和转移目标下,瓯花蕾果然被引开了注意力,望了一眼合夜和合天,笑道:“桑姐姐,你看这两家伙脸苍白的样子,又不是他们两个要上场,他们怕什么,真没用,我要好好锻炼他们两个的胆量。”

  桑珂倩笑道:“这你也不能责怪他们两个,他们以前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害怕是正常的事情。”

  合夜和合天这一会真的很怕,最怕的是他们又被丢进群盗中,那小命没的保,主要是瓯花蕾刚才的一句话,让他们多锻炼,以为又要他们两上场,面对天道最冷酷的野天替煞和替煞军团,他们那能不怕,脸一下白了,不过,后来他们听出没有让他们上去的意思,这才心里的力少了一些。

  合夜在野天替煞出现以后,知道最可怕的人来了,首先想到的是站在王冰边,如果说这些人中最安全的地方,那就是王冰边,而合天在惊骇之余,紧紧的跟着合夜,合夜怎么做他跟着怎么做,起码合夜的能力比他强,多一份保命的机会。

  因此,王冰和兵元龙的谈话他们两听的一清二楚,这才知道王冰有意找上曼腩山的群盗,而且还想着收服己用,好像已经是囊中之物,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

  合天看了合夜一眼,悄声道:“你一直跟着他们,你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合夜小声道:“他们从来没有说起,我怎么知道,而且小公子行事其他人无法猜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合天偷偷摸摸的看了王冰一眼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合夜得意道:“那当然,不然的话我怎么跟他们走在一起,我以前还不如你,跟了他才几天就轻易的抓到你。”

  合天想到自己是被合夜这个家伙所抓,内心有气,也很不服气,心想,以后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嘴上却道:“这么说小公子是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人,你觉得他能对付得了天道吗?”

  合夜望了一眼前面的群盗,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小公子很厉害,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小公子这么厉害的人,听小公子刚才的话,应该是能对付得了,我对小公子有信心。”嘴上这么说,不过,语气中已经出他信心不足。

  合天眼睛一转,他本看不出王冰是手很厉害的样子,有些不信道:“那小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从哪里来的?”

  合夜惊讶道:“你不知道小公自是什么人?”

  合天内心大骂道:“你蠢啊,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人?”脸上却表现出惊讶的样子道:“这么说小公子很有名气,他是谁?”

  合夜悄悄的看了王冰一眼,接着靠近合天道:“小公子就是圣者,圣者你知道吧,不要告诉我说你连圣者也不知道。”

  合天半天没合住嘴,大张着望着合夜,合夜见他的样子可恶,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吃人啊。”

  合天摇头道:“我的妈呀,是圣者他老人家,难怪这么厉害,连天道也敢惹,既然是圣者,你怕什么,本就没有必要怕。”

  合夜瞪眼道:“我什么时候怕了,我有必要怕吗,我看你怕才是,少往我上扯,我合夜是那种怕事的人?”

  合天嘿嘿一笑,他看出合夜刚才很怕,不过他现在没空跟合夜斗嘴,脑袋内急速的闪动着,如果王冰就是圣者,那天道必定会输,天道一输,他就没有必要再回花木派,刚才合夜说了,他才跟了几天就能抓住自己,不像自己,在花木派好多年还是这个样子,除了子长了一些,其它的都没有变,这么说来,跟着王冰大有好处,比跟着加库老大要强,圣者是所有人最尊敬的神,自己再也没有必要跟着加库做强盗,而且听王冰的意思,要收服这些强盗,合夜早就知道王冰是圣者还怕?他心里可清楚,跟着圣者就不必要怕天道,心里决定告别强盗生涯,跟着神走,起码自己以后混个小神当当,比一个强盗头子还要威风。

  加库等人向野天替煞介绍发生的情况,这些人中加库来的最早,知道的比较多,所以,主要的情况由加库告诉野天替煞。

  加库最后道:“这些人好像有意跟我们过不去,不像一般人到曼腩山下急急忙忙通过,反而在这里停了下来,观赏起风景,而且主事的是那个看起来像个书生一样的公子哥,不过,他到目前没有向我们说过一句话,都让你刚才看到的那些个人出手,这些人看起来像佣兵,但又像是军队中的人,很惭愧的是,这些人个个强,我们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三牙纕被那个材魁梧的大汉一刀给拦斩了,就一个招面,三牙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们好像有意斩杀三牙纕,对于我们其他人没有下杀手,好像是逗着玩。”

  野天替煞很少说话,但不是说他连脑筋也少动,相反,他嘴上不说,所有的事情都在脑袋里考虑,听了加库等人的介绍以后,他意识到遇到了所没有过的对手,显然,对手是冲着天道而来,刚才他也看到了,在他没有来之前对方与花木等派有意无意的周旋着,而当他出现以后对方三下两下将附近的人丢了出来,可以看出实力的上的差距,而且,现在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有紧张的样子,反而更轻松,对方可以不知道他野天替煞,不会不知道天道,这么说来,对方的目标就是天道。

  而对方以百人的力量来对付有四万兵力的天道,再加上其它帮派,不止四万,对方既然有意而来,应该知道这些,他们凭借什么以百人的力量碰几万人?想到这里,他内心生出一丝的不安,没有急于发动攻击,而是望向一旁看热闹的楼猿,很冷酷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楼猿帮主,你的看法如何?”他虽然很冷酷,但也知道楼炎是一个冷静,遇事有主见的人,这个时候他不问别人,而是问楼猿,可见楼远在他心目的地位。

  建成帮的帮主镂猿知道野天替煞是因为自己来的比较早,对情况所知较多,也知道他是想问对方的份和意图,一摇手中的扇子道:“替煞团长,你问我也得不到多少线索,不过,我的意见是,这些人一个个手不凡,除了对三牙纕下杀手,对其他人只是警告一番,三牙纕平时的作为大家也看在眼里,对方有意杀死他,我们大家心知肚明,而且人家有权力在曼喃山下欣赏风景,如果说作为强盗,要抢劫对方也不为过,但看自己能不能啃下去,啃不下去还是趁对方没有下杀手之前退却吧,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这些人都是生面孔,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所以,替煞团长,我对你的帮助也不多。”

  四龙帮的老大大伉森的脸上出狰狞的笑容,反对道:“楼猿帮主,这只是你的猜测,而且对方有意找上门来,那就是对我们曼腩山中所有人的挑衅,这口气你楼猿帮主能咽下去,我们无法忍受,我不会等着对方到头上来,如果你怕可以不参加。”

  楼猿帮主一摇手中的扇子,对大伉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笑道:“作为强盗,抢劫对方没有有说你的不是,你觉得自己有实力当然可以找他们出气,不过,想想三牙纕为什么会死,你应该提警惕心才是。”

  众强盗都明白楼猿的意思,三牙纕是因为以抢劫妇,残忍对待被抢劫的人,所以被虎巨空击杀,四龙帮的四个帮主也是一样,行径不亚于三牙纕,楼猿在警告大伉,如果面对王冰等人,下场将会和三牙纕一样。

  大伉忍无可忍,恼羞成怒的指着楼猿骂道:“楼猿帮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讽刺我四龙帮不成,我知道你早就对我四龙帮看不顺眼,那你可以出来挑了我四龙帮这个眼中钉。”

  楼猿哈哈大笑道:“大伉帮主你也太过了,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也不要这么,如果你觉得有实力面对对方,我乐意看着你大展雄风,现在面对敌人,最好不要内部矛盾出现,那不但成了自己人的笑话,也会成为对方的笑话。”

  大伉怒吼道:“你以为我不敢,我现在上去让你看看四龙帮不是嘴上说说。”说着提着大刀他步踏向兵元龙等人。

  楼猿摇头道:“一个想死的人,谁也阻止不了,不过,你死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四龙帮是该除名了。”

  野天替煞冷冷看了一眼楼猿,也没有阻止大伉,他想看看我们这边的实力,再说,他早就对这个大伉看不过眼了,如果不是野天森仓阻拦,他早就瓦解了四龙帮。

  虎巨空哈哈大笑道:“他的,搞了半天才出来这么一个小子,真他的没意思,这种货也敢气势汹汹的做样子。”

  兵元龙冷声道:“劈了他,据我所知,这个人和三牙纕一样残暴,让他随着三牙纕去吧,他在世间的享受应该到此为止。”

  虎巨空笑道:“这个没问题,我要让这小子找不到北,看我的。”说着向天踏了一步,等着大伉,像猫看着老鼠一样。

  大伉看着虎巨空凶神恶煞的样子,内心很怕,他是想在野天替煞面前争一口气,原以为野天替煞会阻拦住自己,那想到野天替煞本就不管他的死活,他看到虎巨空的笑容,有一种大难临头的觉,现在只有寄望野天替煞在紧要关头能救他一命。

  虎巨空看着大伉神不定,好笑的样子,哈哈笑道:“你他的干脆一些,不要像个们一样在那里拖拉,你现在那有一点像强盗的样子,不敢过来,自己撞石头死了算了,他的,免得让人看到你的窝囊样子生气。”

  虎巨空的话让所有忍不住大笑,连四龙帮的人也在笑他们的帮主大伉,大伉的脸很难看,现在,他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硬着头皮上,不然的话以后他就不能在曼腩山立足,狠下心站起虎巨空前两丈处道:“我要让你将刚才说过的话回去,让你永远记住,得罪我大闶的人没有好子过。”

  虎巨空哟了一声道:“他的,没看出你还有几分狠劲,是块做强盗的料,你他的过来呀,不要只说不练,这里又不是练嘴皮子的地方,滚过来,要不就滚回去。”

  虎巨空的话骂的难听,大伉再也忍受不了,怒吼一声,一扬手中的大刀,从上向下,劈了下来,想在一刀中让虎巨空倒下。

  虎巨空最喜干脆的人,任何事情只要直来直去,那最合他的胃口,见大伉首先发动攻击,哈哈大笑声中,闪开大伉的劈刀,随即一个转,手中的刀斜劈,在大伉的刀落空,控制不住力量劈在地上时,虎巨空的刀闪电般的从大伉的肩膀上斜劈下,头与右肩膀连在一起,被分为两半。

  虎巨空的动作干脆利落,转,斜劈,在瞬间完成,这比斩杀三牙纕还要干脆有力,又一次让群盗惊骇不已,野天替煞动容,这种手超出了他的认识,不由自主的望了一眼楼猿,楼猿好像对大伉的死在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反应,也装作没有看到野天替煞望向他的眼睛,自言自语道:“明明知道上去是死,还要去找死,那是最蠢的人,死了也好,这些年他也享受够了。”

  野天替煞知道楼猿是在劝说自己见好就收,但是,站在天道的立场,现在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冷冷的望着虎巨空。

  虎巨空劈了大伉以后哈哈大笑道:“他的,又是一个孬种,这种货也敢大言不惭,真是把所有强盗的脸面给丢尽了,喂,我说小子,不服气就上来,不敢就滚回去,看着我干什么,我老虎有自知之明,这张脸不见得人见人,你望着我做什么。”他见野天替煞望着他,不客气的骂了出来。

  呐落忍不住笑道:“这个家伙虽然暴,但也是一个可的家伙,知道自己的长相不是很好看,很坦白的嘛。”

  瓯花蕾笑道:“虎叔叔最有意思了,白天黑夜,你们两个能像虎叔叔一样威风就好了,你们一定要向虎叔叔学习。”

  合夜合天没敢啃声,这个时候他们不说话最好,他们才不想学虎巨空,除了会骂人之外,还有什么,不就杀了两个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野天替煞冷冷的望了一眼虎巨空,内心大火,但是,他是一个心计深沉的人,没有立即动怒,对他边的一个年轻人道:“桌紊,你去试试这个人的手,记住,不敌就不要勉强,对方既然是有意而来,绝对不会是一般人可比。”

  桌紊是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的年轻人,一劲装是替煞军团的特,他的魁伟材不亚于虎巨空,以力量大出名,野天替煞点到他,自然是想让桌紊以力去试虎巨空的能力。

  桌紊对野天替煞一抱拳道:“团长,我知道了。”然后大步走向虎巨空,他手中的也是一把大刀,看起来不比虎巨空的轻多少。

  虎巨空看着桌紊笑道:“想和我比力量,好啊,我就让你小子知道我老虎的力量有多大,哈哈…”桌紊站在虎巨空前,到一强烈的力,不敢大意,立即将自己手中的刀指向虎巨空,眼神牢牢的住虎巨空的眼神,接着大吼一声,猛地跳起,从上向下当头向虎巨空的劈了下去,刀影闪烁,刀风厉吼,煞是惊人。

  虎巨空哈哈一笑,横到上举,将桌紊下劈的刀势封住,仓!火花四,两刀相,虎巨空稳稳的站着没有动,桌紊半空中的形在反震力之下,连连向后翻去,惊骇的落在两丈外,手臂发麻,拿刀不稳,再看手中的刀,已经剩下手中的半截,惊骇道:“你…你的力量好大…”他是从上向下劈,占有优势,虎举空站没动,等于是挨打,结果他被反震出去,而且刀断为两截。

  虎巨空哈哈大笑道:“他的过瘾,你小子有些力量,不过和我老虎比起来还差一些,下去吧,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换一个像样的人上来,他的,真失望啊,做强盗做到这个分上,真丢脸。”

  桌紊知道虎巨空说的是实话,他返回到野天替煞前道:“团长,对方的力量很强大,我不是他的对手。”他是一个诚实之人,也没有将输赢放在心上,技不如人,这是事实,生气不见得能马上提手。

  野天替煞点头道:“我知道,对方只是想击败你,不然的话,你没有命返回来,他完全可以利用你被反震全一麻的机会下手,但对方没有这么做,不想取你命。”内心在想,看来对方抱着一定的目的而来,起码可以肯定他们不会随便杀人,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三牙纕和大伉我都想杀,如果不是被义父阻止的话。现在只有我亲自出马,不过,能赢的机会很大,想到这里,野天替煞跳下吗,也没有拔出手中的兵器,大步踏向前方。

  虎巨空笑道:“你小子有担当,凭着这一点就让我老虎佩服,不过,你不拿出兵器,这就有些不好,是不是看不起我,想空手斗我手中的刀?”

  野天替煞冷声道:“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作为强盗,抢劫过路的客人也能说的过去,而客人如果有能力自保,也很正常,大家都无话可说,但是,你们明显是冲着曼腩山而来,确切点,你们是专为天道,我想知道,天道是不是得罪过你们?”

  等了半天来了一个讲理的,虎巨空一愣道:“他的,想讲理找别的地方去,强盗跑来和客人讲理,天大的笑话,你们以前是不是也这样跟其他客人讲理,哈哈…他***,笑死我了,你打不打?不打换人,老虎我手的紧。”

  野天替煞却没有笑,冷声道:“不错,强盗找客人讲理确实让人到好笑,但是,你们一再的戏我们,有着明显的实力,却在这里应付了事,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技不如人,你们可以对我们做强盗的下杀手,我们毫无怨言,也没可抱怨的,可是,你们显然目的不在此,将曼腩山上的所有强盗帮派都引到这里,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讲理不是虎巨空的特长,野天替煞说了半天,虎巨空被说的糊里糊涂,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骂道:“他的,我真被你小子烦死了,我们是…”

  兵元龙接口道:“我们也是路过的客人,本来见这里的风景不错,想欣赏一下,但是,你们这里的人太霸道了,一再打扰,你说的不错,作为强盗抢劫也无可置疑,我们也不想杀人,只想教训一下,如果你没有事情可以回去了,我们继续在这里看看,至于我们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来问,觉得没有实力抢劫我们,可以找有实力的人来,曼腩山的人还真多,这么多人看着我们,我们那有心思欣赏风景。”

  虎巨空哈哈大笑道:“对对对,就是这样,小子,要么你也来两下子,要么带着你的人回去,他的,我怎么就说不出这么一番话来,哈哈…”野天替煞怎么可能带人回去,有人在曼腩山下大摇大摆的欣赏风景,其实是挑衅,馒腩山中大大小小的强盗合来成十万人,名义上有几十万人,却对百十人无可奈何,这传出他们还有面目立足在曼腩山中。

  野天替煞嘿嘿冷笑道:“那好,我就量量你们这些人的实力,如果我不行,自然会有人出面。”说着拔出间的剑。

  虎巨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见野天替煞拔出兵器,大刀一展,大笑声中劈向野天替煞,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啰嗦半天才动手。

  野天替煞对虎巨空的打斗方式已经有所了解,利剑上翻,封向虎巨空凌厉劈下来的刀锋。

  仓!刀剑相,野天替煞被震的后退。

  虎巨空也向后倾,口里哈哈大笑道:“他的,过瘾,你他的比其他人打起来舒服多了,再来。”大笑声中轮到上摎,刀影翻飞,气势摄人。

  野天替天到手臂发麻,是自己从没有碰到过的手,但不等他缓过气,虎巨空的刀又向他上招呼,冷声一笑,形左闪,不敢硬碰刀锋。

  虎巨空不等刀势到老,顺势翻腕平刺,形大展大开,以最快的速度向野天替煞连连劈出十多刀。

  仓!仓!…在一连串的响声中,火花飞扬。

  野天替煞虽然封住了凌厉的刀势,但全发麻,眼冒星星,面红耳赤,躯没封住一次后退一步,所过之处留下深深的脚印。

  虎巨空兴起,刀势轮圆,以刀背劈了下去,同时口里笑道:“他的,你小子不错吗,能封住这么多刀,看在你小子能让我过把瘾的面子上,我也放你一马,去吧。”

  仓!野天替煞接住最后一刀,被的单腿跪地,双手上举,架住了这一刀,眼睛几乎要暴出来,口里气望着收刀站在一旁用欣赏的眼光望着他的虎巨空,他知道,如果这一刀对方用刀刃的话,现在他不是跪在地上,而是像三牙纕大伉一样首分家倒在地上。

  刹那间,他到内心失望极了,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是少有的手,除了义父野天森仓,从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现在他知道,自己的这点能力在虎巨空面前微不足道,那种伤心和气妥,让他有生不如死的觉,艰难的翻剑向自己脖子抹去…

  虎巨空在哈哈大笑声中,手中的刀一点,点在野天替煞的剑上,剑在一点中从野天替煞手中飞了出去,虎巨空吼道:“他的,输就输了,怎么输不起,我刚对你小子还另眼看待,被你这个动作扫了兴致,看起来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怎么就想不开,没意思。”

  “哈哈…不错,替煞,你确实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皮红披风,间佩着大剑,一杀气,配合上脸上的疤痕,如一尊杀神一样的野天森仓带着二十追风威风凛凛大步踏向场中,在野天森仓的后跟着憨厚魁梧的老二天野天煞,面沉的老三野天行煞,一脸微笑的老四野天道煞,以及军师建炳漭嵡,野天森仓望了一眼脸如死灰的野天替煞道:“替煞,你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你也不要气妥,你今天面对的对手太过强大,已经超出了你的能力,即使我上去也不见得能赢,哈哈,起来吧,没什么丢人的。”

  老二野天天煞和老三野天行煞扶起了老大野天替煞,替煞起来后对野天森仓道:“义父,对方的实力强大,好像是专门为了我们天道而来…”

  野天森仓一挥手道:“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知道情况,哈哈…想瓦解我天道,怕是没那么容易,天道存在多年,也有人想对付天道,但天道还不是好好的,我到想知道是什么人想瓦解我天道,但有胆量出现在曼腩山中就值得我赞扬。”

  其他强盗的头子见来的是野天森仓,不由大喜,野天森仓自从将权力给四大天煞以后,很少过问其他事情,今天终于惊动他了,都向野天森仓打招呼,问候野天森仓。

  野天森仓望着群盗头子哈哈大笑道:“各位老朋友,我们虽然同在一座山中生活,但一直很少见,难得我们今天有这个机会见面,真是人生一喜,楼猿老友,你可是很久没有找我来下棋,我们事后应该好好大杀一盘。”

  楼猿摇着扇子笑道:“你那门开的太,我怎么敢去找你,不过,你天道老大亲自邀请那就不同了,我一定会奉陪到底,输了你可不要说我上门欺客。”

  野天森沧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在我面前谦虚一番,不过,老友,你看着这些年轻人胡闹也不出面阻止,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在你面前都是小辈,你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能在一旁看笑话,这点我就要说你了。”

  楼猿笑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曼腩山中那一个不知道我的势力最小,和你野天森仓没得比,这些人如果会听我的话,那就好了,可惜啊,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望洋兴叹,不说我了,你也不会是刚刚得到消息吧?还不是一样现在才来,我说,你就不要抱怨我了,还是处理眼前的事情要紧。”

  野天森仓望了王冰一眼,然后对楼猿道:“那么你看今天的事情怎么处理比较好?你在这里已经多时,想必心里已经有主见。”

  楼猿哈哈笑道:“森仓,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你手下有四大天煞,二十追风,还有一个智慧过人的军师,怎么反到问起我?不过,既然你这么问我,我也就随便说说自己的看法,也许你森仓的名声太大,人家想见识一下你,对于其他人吗…我看是随便逗逗,热热子罢了。”

  野天森仓眉头一皱,建炳漭嵡点头道:“楼远帮主说的是,我看也是这么回事,对方是冲着森仓而来,对方先前只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意识到他们的份量,这样一来才能在平等的立场上和我们谈话。”

  楼猿笑道:“不愧是军师,一言击中要害,所以,我们这些小人物出面是没有用的,还需要天道的老大亲自出面。”

  野天森仓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来,我想藏掘也是不可能的,那好吧,就让我量量对方的实力。”说着大步踏向我们这边。

  在野天森仓出现以后,呐洛笑道:“这就是你要找的人,果然不错,他的气势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如果能将这个人抓住在手里,你的实力大增。”他对王冰的想法多少有些猜测,所以才这么说。

  王冰打量着野天森沧,这个人值得争取,昷帕说的不错,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笑道:“希望他能为我所用,不然太可惜了。”

  桑珂倩道:“看他与那些人谈话的方式,就知道是一个比较善谈的人,也许你们可以通过了解谈妥。”

  瓯花蕾望了一眼野天森仓,看到他脸上的疤痕,有些怕道:“师傅,原来你是想找这个人啊,我看不要了吧,我看一眼都怕,以后天天见面,那我不是天天要怕他?”

  合夜和合天两人也觉得怕怕的,同时点头支持瓯花蕾,合夜是第一次见这个人,有些怕,合天是知道野天森仓的可怕,反正两人都到怕。

  王冰笑道:“不就是脸上的疤痕吗,有什么可怕的,如果他愿意,我可以为他取掉,那你还怕吗?”

  瓯花蕾摇头道:“我还是有些怕,师傅,你最好不要找这个人。”

  王冰笑着没有说话,他们怕的是野天森仓的那摄人气势,上的那杀气,并不是脸上的那个疤痕。

  兵元龙道:“小公子,野天森仓终于现,下面我们怎么做,这个人气势磅礴,的杀气,我想不会轻易与我们妥协。”

  虎巨空不以为然道:“怕什么,他的,给我就是了,我要让他老小子知道什么叫厉害。”他到野天森仓上的那杀气很不舒服,所以有些排斥。

  野天森仓已经走到前面两丈处,仔细的打量着,最后将目光放在王冰上,知道王冰才是这些人中的主人,来找他的应该是王冰,当然他不是看出王冰的手,相反,他和别人一样觉不到任何修炼过的气息,只是凭借着经验和阅历来判断。

  突然仰首大笑,笑声震耳聋,深厚浓郁的笑声在众人耳边回旋,随着狂笑声,上的杀气随之释放,在空气中弥漫着…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