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八十章 是神是魔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八十章 是神是魔
  第一百八十章是神是魔

  野天森仓的笑声让大家很不舒服,那种气势汹汹的杀气让大家有刺骨的觉,当然不包括王冰几人,他的功力虽然深厚,但那是相对而言,毕竟他是一个世俗界中的手,不是修真者,在世俗界中,有这样的功力,那是很难得。

  瓯花蕾猛往王冰怀里钻,苍白着脸道:“师傅,太难听了,你怎么不赶走他,你看白天黑夜两个,站不住的样子,再这么下去,大家会被他的笑声折磨死,师傅,你快赶走他吧。”

  王冰微微一笑,对于瓯花蕾几个来说,这样的笑声是受不了,在野天森仓有意之下,可以说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想用深的功力来一个下马威,特别是针对王冰而来,可惜,让他失误的是,他的笑声本就对王冰没有作用,没有丝毫的影响。

  王冰望了一眼野天森仓,鼻子中轻轻的冷哼一声,轻到连王冰怀里的瓯花蕾也没注意到,不用说其他人,但是,传入野天森仓的耳中,犹如一声霹雳惊雷,震的他脑中一晕,全无力,一口气再也提不住,得意的狂笑声猛然停止,以难以置信的神望着王冰,他无法想象刚才的霹雳惊雷出此王冰口,再看周围的其他人,都是因为他自己的笑声所胁迫,面仓白,现在松了一口气,这就是说,刚才的那声惊雷是针对他一个人,对其他人没有影响。

  野天森仓镇静了一下自己惊骇的心情,望着王冰,半晌后道:“好,不错,能让我野天森仓能够佩服的人不多,你就是一个,想不到,看起来一个文弱的公子,却有如此惊人的功力,单此一点就让我佩服。”

  王冰微微一笑道:“过奖,能得到杀神森仓的佩服,我到很幸运。”

  兵元龙等人从我们的谈话中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野天森仓在我手中吃了一个暗亏,但是,不明白在这里远的距离中我是怎么做到的,只有桑珂倩和呐洛两个清楚是怎么回事,事实上以他们两个人的修为,对野天森仓也可以做到。

  群盗本就不明白野天森仓在说什么。

  野天森仓可不这么想了,他以为像这样的功力出现王冰一个人已经是了不起,沉声道:“谢阁下没有对我手下的这些人下辣手,我要请教阁下来找我天道是为了什么?”

  王冰笑道:“我确实有事找你,估计到你会拒绝我,不得已出此下策,也没想瞒你杀神森仓,这一点很惭愧。”

  野天森仓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你来到曼腩山以后大张旗鼓,将所有的强盗到引到这里,然后一一击败,最后引我出现,很深沉的心计,哈哈,如果我没有猜测错,阁下不但是想找我,是找所有的曼腩山群盗吧,那我就要请教,阁下这么做为了什么?”

  王冰笑道:“不愧是天道的当家人,我这么一点心思被你猜的一清二楚,确实,我是想找整个曼腩山的群盗,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想将你们收归己用,你们怎么想?”

  众群盗一惊,他们已经想到王冰找上他们不简单,没想到是为了收服他们,不由自主往野天森仓脸上望去,这件事只有野天森仓才能做主,如果野天森仓屈服,以他们的能力,只有走上屈服的道路,如果野天森仓不同意,那么他们才一拼的力量。

  野天森仓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样,又一次的狂笑不已。

  瓯花蕾惊讶道:“师傅,你不会是真的吧?”

  同时合夜合天两个惊讶的往王冰脸上看,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想到,王冰的目的就在这里,想收服群盗。

  王冰摸着瓯花蕾的头道:“当然是真的,你以为师傅没事干像你一样无聊,做这些是为了好玩吗,只用将他们全部引到这里,然后用武力让他们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之后才有说服的余地。”

  瓯花蕾不解道:“师傅,你要这些强盗有什么用?又要管吃管喝,他们那些人什么也不懂做,只会欺负人,我看还不要算了,好不好师傅?”她还是怕野天森仓,对于王冰收服群盗的事情不是很关心,之所以找出这么多的理由,是为了野天森仓一个人。

  王冰笑道:“当然不好,他们现在是什么也不会,但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师傅找他们有大事要做,你是我的弟子,当然要支持师傅。”

  桑珂倩将瓯花蕾拉到自己怀里道:“小蕾蕾,不要调皮了,冰找他们有事,你就不要打扰他,和姐姐说说话,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瓯花蕾离开王冰边,合夜合天没有理由再站在王冰边,他们是瓯花蕾的护卫,要紧随着瓯花蕾,不过,他们两个逐渐恢复信心,不再对群盗有先前那么害怕。

  合天将合夜拉到一边问道:“你说…圣者找这些强盗做什么?”

  合夜翻了一个白眼,心道,你问我,我去问谁,但他不能在新加入的合天面前表现出在的无知,故作姿态的想了一下道:“王公子行事神出鬼没,没有人能猜测到,不过呢,以我的经验看,王公子先有天龙佣兵团,后有地虎佣兵团,还有王城,这说明王公子的雄心不小,收服强盗可能是为了壮大自己的实力。”

  合天对合夜的说法不以为然,圣者是神,还要壮大自己的势力?有这个必要吗,还有圣者办不到的事情?内心有很多想法,但他现在更加入,很多事情要依靠合夜,也不轻易打击合夜的自信心,内心因为合夜的话有些吃惊,他们虽然一直在曼腩山,但对王冰出现在琉渊城,到屯城,汇间城的事迹都知道,天道有探子分布在各国,这些消息像雪片一样每天传到天道,然后像他们花木派这样的小帮派也接着知道,对于王冰的神奇大家都兴趣,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令合天意外的是,没想到这个人就在他眼前,就是圣者。

  野天森仓收敛笑声以后眼神像利箭般盯着王冰脸上,冷声道:“自天道存在以来,很多人想瓦解天道,尤其是成猛,达龙两国,但从来没有人敢狂妄的想收服天道,以及曼腩山上的所有群盗,阁下的雄心不小啊,但是,就这么收服天道和曼腩山的群盗,那还不够,阁下必须拿出实力来证明你们有这个能力,能让曼腩山所有的群盗佩服,甘心情愿为你们所用,我还要请教,阁下怎么称呼?想找我们这些在别人严重十恶不赦的强盗做什么,据我所知,在各个国家没有人敢像阁下这么大胆的使用强盗,你就不怕给自己带了严重后果?”

  王冰笑道:“我是什么人现在还是不说的好,当然,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现在没有必要,等到你认为我有能力让你们心甘情愿的随着我走时,那个时候就是你们知道我份的时候,至于你所说的十恶不赦虽然不是很正确,但有一定的道理,我知道,大部分逃进曼腩山的人都是不得已,为了能活下去,他们迫走上这么一条路,但也不完全是,像三牙派的三牙纕,四龙帮的大伉,他们难道也是不得已吗,他们的行为不端,已经不是不得已三个字那么简单了,他们几个帮派一直生存在曼腩山,天道自以为替天行道,但是对这些帮派放任自,睁一眼闭一眼,当作没看见,天道在这中间又做了些什么?”

  野天森仓全杀气大盛,哈哈大笑道:“阁下好犀利的一张嘴,不错,这些个帮派是行为不端,我承认我是对他们放任自,但是,这与阁下你有什么关系,我天道替天行道以来,还没有人这么指责过,哈哈,可笑,你阁下凭什么这样大言不惭的指责我,你看看,我后的这些人,他们都是自愿留下来的奴隶,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王冰笑道:“当然不能,如果说天道替天行道,但为什么要抢劫过路的生意人,他们生活已经够苦的,你们还雪上加霜,将他们推入万丈深渊中,你天道是对那些贵族没有好,但是,你们只窝在曼腩山中,仅仅是对路过的贵族下手,收留一些奴隶,在大家看来,你天道是在替天行道,那我就要问了,天下所有的贵族在他们的府中享受着,奴隶照常处在水深火热中,天道就看不见,认为这些事情不经过曼腩山就应该的?”

  野天森仓被王冰说的一怔,接着道:“阁下说的在理,但是,我天道人力有限,只能让曼腩山没有贵族,没有奴隶就可以了,至于其他地方,即使我想管也没有实力,难道阁下连这一点也要指责?”

  王冰笑道:“指责谈不上,只能说天道只是在私愤,并不是为天下所有的平民百姓利益考虑,你觉得我这个说法是不是很有道理?”

  不等野天森仓回答,暴的野天行煞吼道:“的道理,你凭什么指责天道的行为,难道那些贵族不该抢,那些一臭铜气的狡猾商人不该抢,如果你说不出个道理来,我天煞军团将你们这些夸夸其谈的人全部埋葬在这里,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白脸,无用的公子哥指教%”

  王冰这边的人在听到野天天煞骂的难听一个个脸上充怒火,但极力控制着自己,毕竟今天来是有事要做,不能为了一时之气给王冰添没必要的麻烦。

  虎巨空却受不了,吼道:“他的,你小子敢对小公子这么不敬,我要让你把这句话回去,小公子是什么人,还能轮到你小子指教,上,我要让你知道对小公子不敬的后果。”说着手中的刀一振,以翻天覆地的气势劈向受不了他的,狂奔而来的野天天煞,野天天煞也是一个力量极大之人,毫不犹豫举刀封了出去。

  仓!野天天煞手中的刀断为两截,型受不了了强大的刀劲,向后翻了出去,怒火冲天的虎巨空一心一意想将这个狂妄小子击毙,在野天天煞翻出去的同时,手腕一翻,挥刀再劈。

  眼看野天天煞就要被虎巨空一刀劈为两半,野天替煞,野天行煞,野天道煞同时扑出,但为时已晚…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虎巨空的刀落空,野天天煞有惊无险的从虎巨空的刀下逃过了被分为两半的命运。

  虎巨空一愣,自己刚才的一刀怎么会落空?好像到在将要劈到野天天煞的上时,有一力道引开了他的刀,不过,现在不是他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怒火之下手中的刀连连劈出,劈向扑出来救野天天煞的另外三煞上。

  仓,仓,仓,接连三刀被另外三煞架住,但结果是刀断人飞,虎巨空是火了,像怒目金刚一样头发倒竖,在三人飞出的同时,型滴溜溜的一转,腾空而起,口中喊叫道:“叱!”大刀手而出,追向飞出的三人上。

  三煞魂飞魄散,加快形逃命,虎巨空点出大印决,遥遥指挥着大刀继续追击,口中怒骂道:“他的,你们以为自己是谁,敢对小公子无礼,我要将你们这些窝囊废打入地狱,不然还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小公子可以容忍你们的无礼,我老虎受不了,他的,一群王八蛋,去死吧。”说完以后拼力点出印决,大刀快速的向三人的劲部划去。

  野天森仓一看不好,手中的重剑甩出,截向刀的方向,形随即扑向虎巨空,劈空掌遥遥发出,想让虎巨空顾不得追杀三煞。

  仓,刀剑相,重剑断为两截飞出,大刀继续飞向三煞,但总算刀势被重剑阻了阻,没有立即让三煞首分家,一心一意想取三人命的虎巨空对扑过来的野天森仓不客气的骂道:“滚开,不然我他的连你也劈了。”随即一掌拍了出去。

  啪!两掌接触,人影翻飞,野天森仓被震了出去,掉着酸痛的双臂,惊骇的望着虎巨空,虎巨空被震的连连后退几步,怒吼道:“你他的想死我成全你。”说着大印决一点,追向三煞的大刀返回来向野天森仓飞去。

  兵元龙冷声道:“够了,不要耽误小公子的大事。”

  虎巨空好像是被僵化一样,大刀自然返回手中,一拍自己的脑门子道:“他的,该死,我怎么一冲动忘记了小公子的大事,他***,我就是这副臭脾气,一冲动什么都不顾。”说着狠狠的瞪了惊魂未定的四大天煞和瞠目结舌的野天森仓一眼道:“他的,如果那一个王八蛋敢再对小公子无礼,我老虎剁了他头喂狗,我老虎说到做到,哼。”很不兴的返回了。

  合夜合天看的欣喜若狂,虎巨空刚才的几个动作干脆利落,天道最出名的四大天煞和杀神森仓,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说他们两个佩服,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是合天,在他心目中最厉害的人就是杀神,但今天杀神却失败了,这让他有做梦的觉,以为这是在梦中所见,并不是事实。

  等虎巨空走过来,合夜两急忙上去,合夜极为佩服道:“虎爷,你好厉害呀,天道的杀神都被你击败了,我真羡慕你刚才的威风,虎爷,以后还请你多多指导我。”

  虎巨空被合夜几句话拍的哈哈笑道:“你小子也知道我老虎的厉害,以后学着点,首先将那腔的样子丢开,免得看了生气。”说着一掌拍在合夜的后背,打的合夜龇牙咧嘴,连呼好痛。

  合天本来也想拍虎巨空两句,看到合夜吃痛的样子,将刚要吐出来的话又咽了回去,悄悄的闭上了嘴子向后缩了缩,他可不想挨虎巨空那蒲扇般的一掌,但结果还是被虎巨空顺手拍了一掌道:“你小子也是,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了不起,有空多学学,免得对小蕾蕾保护不力。”

  合天龇牙咧嘴道:“是是是,虎爷说的是,我以后多学点,多学点。”说着急忙退了几步,和虎巨空拉开距离,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群盗方面一个个惊骇不已,杀神被击败,不可能的事情出现在他们眼前,不相信也得相信,同时杀神的失败,也意味着他们多年来建立的信心被击破,这个时候再也没有敢说王冰的不是,连暴的野天天煞不敢再多言,大家都看着野天森仓,毕竟野天森仓才是他们这些人的头。

  野天森仓下内心的惊骇,望着王冰道:“阁下,你手下有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还要找上天道,找上我,你是不是故意到曼腩山中卖自己的实力?”

  王冰微微一笑,刚才野天天煞要死在虎巨空的刀下时,是我发出暗劲震偏刀锋,让野天天煞逃了一命,后来虎巨空追杀其他三煞,即使野天森仓不出手王冰也不会阻止,当然,虎巨空击败四大天煞,击败杀神森仓,王冰没有阻拦是有意的,只有真正击败他们,王冰的话才能让他们到有份量,就像刚才,王冰的话一出口,野天天煞就出言打断,起码,现在他不会轻易出口。

  王冰知道他们现在心里有很多疑问,笑道:“阁下的说法是没有错,我刚才没有阻拦我的人是想证实我们这边的实力,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这边的人,实力上都和击败你们的虎巨空不相上下,或许有更的也很难说,要说卖也成,事实上我们确实这么做了。”

  野天森仓吃了一惊,对王冰的话也有很多的怀疑,虎巨空的实力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这么厉害,那可能吗?他迟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你阁下跟应该没有必要找我,但是,你却找来了,击败了天道,击败了所有的曼腩山强盗的心。”

  王冰笑道:“你刚才提到,既然我们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还要找你们,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做任何一件事情不是一个两个人就能完成,需要更多的人去做,有许多的事情也不是个人的实力就能做成,比如说刚才击败你们的虎巨空,他是一员猛将,但是,你让他去做一些出谋划策的事,他未必就能做到。”

  野天森仓道:“那么,你想让我们来做什么事情?”

  王冰望了所有的强盗一眼笑道:“你觉得这是谈话的地方吗,虽然说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瞒人的,可是,在这里谈论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儿戏。”

  野天森仓哈哈笑道:“这么说来是我小气了,不错,这里确实不是一个谈话的地方,你虽然没有说让我们去做什么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曼腩山是强盗窝,要得到所有人的心服口服,就前面所显示的实力还远远不够,要做曼腩山的客人却没有这么容易,你们必须凭着自己的实力闯上去,那个时候才有下来谈论的条件,现在看阁下有没有这个胆量,哈哈…”虎巨空大眼一瞪道:“他的,谁怕谁,我就不信凭着我老虎的实闯不上去。”

  野天森仓望着虎巨空道:“不错,以你的实力能闯上去,但是,面对万人你能杀的完吗,再说了,大家已经见识过你的实力,接下来你应该让你们的其他人亮出实力让我们看看,难道说你们之中只有你一个有实力,其他人不行?”

  虎巨空吼道:“他的,谁说的,我老虎在这里还排不上号,他的,你是不是想让小公子一手,就凭你们?我看算了吧,就你们这些想要小公子出手,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我老虎砍上去得了。”

  野天森仓从虎巨空的话中听出了什么,内心有些怀疑,难道王冰真的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强大的人?也许真是的,也许是故意唬人,他望着王冰道:“阁下怎么说?”

  虎巨空还要说话,王冰抬手阻止他,望着野天森仓道:“当然可以,这次就让虎巨空不要参加攻击,而且我们几个人也不动手。”指着天龙佣兵道:“就由他们保护着我们闯上山去,至于你们想用多少人我没有意见,但是,在我们上山的同时,各个帮派体系必须与我下来谈一次,然后决定你们是不是同意以后跟着我,当然,我们闯不上去,这些都是空的。”

  野天森仓拍手道:“好,够气魄,你确实是我野天森仓遇到的最明人物,仅此一点就让我心服口服,如果你们能闯上山去,我野天森仓第一个下来与你好好谈谈,如果事情对我们大家有益,我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你,如果你们失败,我也不难为你们,今后只要你格阁下的人路过曼腩山,我天道决不留难。”说着完后望着后的其他各个强盗帮派体系道:“我野天森仓一生很少服人,今天无论是实力还是智力,我都对这位年轻的朋友心服口服,现在人家开出了条件,大家也听到了,我野天森仓完全同意,至于你们想怎么做,你们自己拿主意,我不能代替你们,如果那一个帮派体系不同意,现在你们可以退出,不用参加这次豪赌。”

  其他帮派体系以天道为首,但是,这次涉及到自己的前途命运,不禁到为难,一时间无法做出决定,跟着天道,怕以后的子跟难过,不跟,一旦天道离开曼腩山,凭着他们的实力,无法跟成猛,达龙两个国家对抗,这是一个两难的决定。

  建成帮帮主楼猿摇着扇子道:“我建成帮实力最小,参加不参加都一样,不过,我刚才看了这位年轻阁下的实力,和对人的态度,我决定参与这次豪赌,人生就是一场赌,难得遇到这么刺的豪赌,如果我不参加,那将是终生的遗憾,天道头子,我还是跟着你算了。”

  野天森仓笑道:“哈哈,不愧是稳重的建成帮主,思想观念与其他人的想法不一样,那我就你的加入,咱们哥俩又能走到一起了。”

  有了建成帮的先例,花木派的加库道:“我花木派也赌了,既然天道有这个勇气,我花木派也应该学习,事情的结局是如何还不知道,也许,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哈哈…”大多数帮派也想通了,纷纷参加,也有几个帮派离开了,其中就有四龙帮和三牙帮,他们的老大死了,还有老二或者其他负责人,不想参与这场豪赌。

  等所有帮派有了决定以后,野天森仓望着我道:“阁下,我们这边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就看你们了,哈哈,我真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以一百人的实力对抗几万人,如果你们能成功闯上山,那就是了不起的奇迹。”

  王冰笑道:“我们这边没有什么好比准备的,只要你们做好准备,那我们就要开始了。”

  野天森仓哈哈笑道:“那好,我就失陪了,在山上等你这这么可敬的朋友,走。”说着带着军师建炳漭嵡着马走了,其他几个帮派体系头子也随后紧跟,部分强盗也随着撤走,估计在沿途布置等候王冰通过。

  现场只有四大天煞中的老大野天替煞和老二野天天煞,两人脸怒火,还只为刚才差一点儿死去的事情在生气,想利用这个机会给王冰一点教训。

  王冰对兵元龙道:“下面的事情就给你们,你和虎巨空几个就不要参加,跟着我们往上走就可以,我们要让这些朋友心服口服。”

  兵元龙道:“看来事情对我们有利,经过这么一闹,事情就好办多了,想不到我们这一行蛮顺利的。”

  虎巨空嘀咕道:“不让我参加,这是什么道理啊,看着他们动手,那我不是很难受,这个野天森仓,我以后要他好看的。”

  他虽然在嘀咕,但以王冰的耳力自然能听到,笑道:“你今天还没打过瘾?击败天道四煞,击败野天森仓,杀了三牙纕和大伉,也留一些机会给其他佣兵,你一个人都包了其他人干什么人。”

  虎巨空没想到自己这么笑声都被王冰听到,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看着他们打手很的,不过,刚才那个什么四大天煞也天狂妄了,连小公子也敢骂,不教训一下心里不痛快。”

  王冰笑道:“手也只能忍受着,对方被你打怕了,所以不让你参加,为了让他们心服口服,你只能忍受,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我们出发吧。”

  天龙佣兵布下冰火大阵在两大天煞布置下的防卫中冲了去,两天煞一挥手,群盗组成强大防卫圈,企图阻拦住向前冲的天龙佣兵。

  天龙佣兵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撕破了一个口子,在群盗的吼叫声中向天移动,冰火大阵布置成一个圆形,王冰在中间轻松的跟着前进。

  有些怕的瓯花蕾抱着我的胳膊死不撒手,望着震耳聋,惊涛骇办的喊杀声,口里道:“师傅,我们真的要上去啊,不去好不好,那个天道不是被虎叔叔击败了吗,他们那么没用你还要,师傅,我们不上去好不好?”

  王冰笑道:“你是不是怕了,有这么多叔叔保护着你,你怕什么,你看火儿和寒儿,他们两个年龄比你小多了,可一定都不怕,还看的津津有味,兴的时候还在拍手,你应该向他们两个学习。”

  瓯花蕾望了一眼桑珂倩怀中的寒儿和樱樱怀中的火儿,这两个小家伙真的一点都不怕,眉看眼笑的看着杀气腾腾的场面,她还真羡慕两小,走在哪里也无忧无虑的,胆大包天,什么也不怕,她不依道:“师傅,寒儿和火儿他们两个实力啊,你也知道我什么都不懂,当然怕了。”

  王冰笑道:“那也不怪别人,是你自己不想学,又不是我不想教你。”

  瓯花蕾翘着嘴道:“师傅知道人家不想像傻子一样着,让师傅帮我找个不用修炼就成防的办法,师傅你又不干,还怪我?”

  师徒在紧张的局势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龙佣兵以冰的寒冷,火的灼热,在群盗的气势汹汹中,像海中的游鱼在惊涛骇中翻滚,以磅礴的气势缓缓向山上移动,所闯过的地方,所有的强盗向天龙佣兵敬了一个笨拙的礼,这是对天龙佣兵实力的肯定,是对天龙佣兵最的敬意。

  这些人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合夜合天两人,站在中间的他们似乎已经天飞舞的刀光剑影在他们上划过,他们的生命会随时随地成为牺牲品。

  合天紧张的问合夜道:“我的妈呀,我跟了些什么人啊,这是几万强盗啊,不是几百或者几千,一百人也敢闯,我…我服了,但我也要死了,真不甘心…”

  脸苍白的合夜一敲合天的脑袋道:“你也不想想,王公子是什么人,他是圣者,他是大家心目中的神,为什么你要怕,是不相信神的力量?”

  合天一咧嘴道:“你说的好听,你不怕脸怎么很难看,你不是说王公子最厉害吗,他怎么不出手,要这样打上去?”

  合夜一愣道:“这个吗…这个我怎么知道,王公子决定的事情我怎么能知道,小蕾蕾都不知道,我更不清楚。”

  合天暗骂合夜笨,自己随便问一句就将他难住,王公子明明说的很清楚,是为了让对方心服口服。以他合天自己的看法,要么我什么也不懂,要么就是不屑出手,不过,以他的看法是,后者的可能很大,神吗,能力肯定很强大,这些强盗怎么够看?

  合天低声道:“你说是不是王公子还有别的目的,才不出手?”

  合夜愣道:“别的目的?什么目的?”

  合天惊讶道:“我不知道才请教你,你也不知道?这样…不如你去问问小蕾蕾,说不准她知道?”

  合夜点头道:“对呀,小蕾蕾应该知道,问他不就得了,我去问他。”其实他们和我之间的举例不远,只有两三步,合夜刚走出一步,接着又停了下来。

  合天见合夜上了自己的当,内心在偷着笑,见合夜停下来,问道:“你怎么了,不敢去?”

  合夜疑惑道:“你自己怎么不去,干吗让我去,我又不是想知道,你想知道自己去问。”

  合天干笑道:“那就算了,我也是随便问问,呵呵。”内心道,这个家伙也有聪明的时候,对了,他是怕了小蕾蕾,才不敢去,我说他怎么有这么聪明。

  天道的总部大门口,站着野天森仓一行人,他们都是各个帮派的头子,在听着山下的喊杀声,声音愈来愈近,大家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加库有些不安道:“他们冲上来了,真让人不敢相信,百人的力量能够闯入几万人的包围中,而且成功的闯了上来,他们到底是谁,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对了,对方一直不想将自己的姓名告诉我们,好像是怕我们知道似的。”

  楼猿摇着扇子道:“不管如何,他们上来不就知道了。”

  野天森仓的杀气极为浓郁,他点头道:“不错,只有等他们上来才知道。”

  加库惊讶道:“以传来的声音估计,他们已经闯了一半的路程,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一半的势力没有和他们手,现在听两位的意思,他们一定能上来,这…”野天森仓和楼猿相视哈哈一笑,接着望向军师建炳漭嵡,建炳漭嵡笑道:“对方不将自己的份告诉我们,那不是怕我们,相反,对方是想在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赢得我们的尊重和信任,如果说出份就失去这个意义,我们从件事分析,对方是怕我们知道以后,心里怯场,怕表面上我们跟着他们心服口服,内地里却不是,他们希望我们完全能归他们使用,对方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是说有这个把握和能力征服我们,两位帮主也是从这一点估计对方有冲上来的可能,当然,这也是估计,但不代表事实,结果如何,还要等待。”

  野天森仓哈哈笑道:“不愧是我的军师,将我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不错,我就只这么想的,能击败我野天森仓的人有,但是,能随手击败我的人却不多,而且,这只是人家的一个手下,可以想象对方有多大的实力。”

  楼猿笑道:“不愧是野天森仓,没将失败放在心上,如果说我佩服你,就是佩服你的这一点,能拿的起放的下。”

  野天森仓笑道:“你也别夸奖我了,我现在还能说什么,只能这么说,事实如此,我再不承认也没用,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到现在我没法估计他的实力,老楼,说说你的看法?”

  楼猿笑道:“我还不是和你一样,又能知道多少,只有你亲自领教过他的实力之人有发言权,还是你说吧。”

  野天森仓摇头道:“老楼,你还是这么圆滑,不肯轻易下结论,我不知道你将自己的肚子智谋放着有什么用,再不用就带进土里去了,不觉得遗憾吗?”

  不等楼猿说话,加库惊讶道:“天道帮主,你是说…那个年轻人很厉害?在山下你也这么说过,但是我们也很惑,现在你又这么说…这怎么可能,他一直没有出手,看起来彬彬有礼,像一个手无缚之力的人?”

  野天森仓笑道:“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领教过以后不敢这么想,你们没有发现他的实力,更证明了他的厉害,这种丢脸的事情我自己都无法说出来,军师,还是你来说吧。”

  建炳漭嵡道:“我也是估计,但不敢肯定,当时帮主在声狂笑的时候突然间停止,应该是这位年轻人的杰作吧,至于他向帮主做了什么,我就不敢肯定,另外,在虎巨空的刀将划过老二天煞的时候,大家明明看到天煞无活命的希望,但是,天煞却安然无恙的逃了出来,这应该又是那位年轻人的杰作吧。”

  野天森仓神凝重的点头道:“不错,应该是他,当时,老二的话骂的很听,除了那位年轻人,其他的人脸上都充着怒火,虽然控制着没有当场发火,但也希望老二受到教训,他们不会阻拦虎巨空,只有那个年轻人好像不在意的样子,这说明他本就没有将老二的话放在心上,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一点,一个成大事的人,怎么会与老二这等暴之人计较。”

  加库等其他各个帮派的头子吃惊不小,对于野天森仓的说法,他们万万不会想到,这么说来,虎巨空算不上手,可是,虎巨空却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大名鼎鼎的天道老大野天森仓,他们不敢想象我的实力有多

  加库苦笑着问道:“刚才帮主提到笑声是怎么回事?”

  野天森仓哈哈一笑,自嘲道:“当时,我正在大笑,突然间到耳中响起一声惊雷,晕头转向,全无力,你们都没有听到,这就是说针对我一个人,我到现在想不通他怎么做到,哈哈,我野天森仓第一次遇到这么明的人,如果对方不是为了征服我们,而是为了击毙,那…我们人再多有什么用,他的能力已经不是人多人多所能决定的,你们说,这个人的实力能估计到吗。”

  加库等人张口结舌的望着野天森仓,不敢相信有这么回事,但他们知道野天森仓虽然有杀神的称号,但从来不说假话,半晌大家说不出话来,背上到冷竦竦的,他们无法估计王冰的实力,在他们眼中野天森仓是了不起的手,而虎巨空就能轻而易举的击败,但是,王冰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震偏虎巨空的凌厉一刀,又在不知不觉中让野天森仓吃了一个大亏,像王冰这样的人,不是神就是魔鬼,有些脑袋灵活的头子对王冰的份已经起疑心,只不过是没有说出来。

  楼猿笑道:“大家也不必这样,对方不是说了吗,他们闯上来以后与我等亲自谈话,但没说一定要我们听他的,这就是说不会勉强我们,而且,他们有实力击杀我们,但是没有,无非是要让我们心服口服,像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我们跟着他也不是一件坏事,起码他不会对我们下杀手,大家又何必担心呢。”

  蒋炳漭嵡点头道:“我同意楼帮主的意思,对方只是想跟我们商量,不是强迫,在前面的打斗中,他们击杀了三牙帮的三牙纕和四龙帮的大伉,对我们其他人却没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道理很简单,对方属于正派的人,对于行为不端,残存妇等事情很反,而对于我们这些迫不及待走向极端的人在说话中显得很客气,大家想过没有,有谁这么客气的对待我们这些在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强盗,没有过吧,事实上,我很希望知道这位明的年轻人找我们干什么,他是谁,为什么会有与众不同的想法,难道你们就不想吗?”

  众强盗头子默然,蒋炳漭嵡说的是实话,他们是迫不及待走上了这条路,然而,以世人的眼光,他们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但又有谁能理解他们内心的疾苦?

  在众人的沉思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打斗喊杀声也愈来愈近,天龙佣兵团以冰火大阵之威,锐不可当的闯到了天道的总部大门。

  野天森仓等人也不到意外,而是脸上都带着兴奋和期望,王冰伸出右手,随即向上弹去,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在曼腩山上空响起…

  骇人听闻的响声震惊了所有的强盗,脸苍白的望着王冰,攻击的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下来,有些强盗手中的兵器掉在地上也不知道,王冰在他们眼中不是一个人,应该是神或者是魔鬼,如果是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他们望着王冰的眼神中不是景仰,而是惊骇。

  瓯花蕾紧紧的抱着王冰,惊骇道:“师傅,你在干什么,吓死我了,我…我好怕…”

  合夜合天两人望着王冰向后退了一步,合夜还好,他见识过王冰的超人能力,合天第一次见,他终于知道什么是传说中的神,这只有神能做到,只有圣者能做到。

  兵元龙等人也被王冰吓了一大跳,但接着他们明白了王冰的用意所在,沉浸在刚才的响声中,默默无语。

  桑珂倩和呐洛是唯一两个没有受到影响的人,当然还有两小,两小反到动很好玩,桑珂倩轻声道:“冰,你吓着大家了,会不会将他们吓跑?”

  王冰摇头道:“应该不会,他们又能去哪里。”

  呐洛对这些事情不兴趣,他兴趣的是我刚才的一手,忍不住道:“老弟,你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让借助于法宝当然没问题,可是随手一弹…我真想不到其中的奥秘?”

  王冰笑道:“这个问题我们留到以后吧,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呐洛失望道:“好吧,我真服你了,为了争取这些人的心,连这个也用,看来要做一番事业真不容易,我又在你上学了一手,我很难相信你是一个年轻人,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做不到啊。”

  首先回过神的野天森仓一挥手道:“你们退下。”

  包围着王冰等人的强盗在野天森仓的喊声中惊醒了过来,带着苍白的脸,惊骇的望了王冰一眼,天龙佣兵团的人敬了一个笨拙的礼,然后退在一旁,天龙佣兵团的完成任务,自然的走到最后面,剩下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的责任。

  王冰和野天森仓对望着,整个山顶寂静无声,好像世界在这一刻静止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