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九十六章 翻天金印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九十六章 翻天金印
  第一百九十六章翻天金印

  枫宜山百里外的峡谷中,天威狂神暴跳如雷的吼道:“小子,我和你没商量,不发一下…被关的这口气,我不叫天威狂神,我要…”

  王冰冷声道:“你什么都不要,你需要的是好好冷静,如果你今天再不和我谈,你就永远待在这里吧,我以后也不会来了,你看着办。”

  王冰已经没耐心跟这个狂神耗下去,经过半年的拉锯战,今天来找他摊牌,他还是老样子,只要一提到商量事情,他便怒吼不已,像一只踩了尾的猫,本就不将王冰放在眼里,也不再和他绕***,让过今天他将永远留在这里。

  天威狂神闪电式拍出一掌,强大的气劲汹涌澎湃,他拍出的同时吼道:“小子,你休想今天离开,要么带着我出去,要么永远在这里陪着我,哈哈…”王冰不退反进,右掌一翻迅速硬接了一掌,同时形斜闪,向天威狂神左掌急速劈出一掌,威力不亚于天威狂神的一掌。

  在轰的一声巨响中,王冰冷声道:“人狂妄也要有个限度,一味的狂妄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是愚昧无知,你天威狂神就是一个愚昧无知的狂人,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

  天威狂神怒火下的一掌被硬接住,并反击了一掌,他闪电式的迫向后移动,并火大的硬碰硬,吼道:“小子,我天威狂神虽然狂妄,但不是愚昧无知,你敢辱我,我要你将这句话回去…”吼叫的同时,双手像车轮般的舞动,一道道的气劲毫不留情的劈出。

  轰轰轰…

  在王冰的硬接下,轰轰隆隆的响声像放鞭炮一样接连不断,庞大的气劲将王冰推出了好几丈,尘土飞扬,九天大阵内顿时狂风大作,吼叫声连天。

  王冰在天威狂神的怒击下后退着,冷声道:“你不承认也没用,你已经被关在这里千年,如果说草堂逸士让你上当受骗,那我问你,他为什么要让你上当受骗,你又为什么要上当受骗,如果不愚昧无知,你会上当受骗吗?”

  天威狂神手中的攻击不断,吼道:“小子,你少给我提草堂老鬼,不是他老贼猾,我能在这里待千年吗,我要找到他,我要…”

  王冰一边反攻一边冷声道:“任何一个人也会将你关在这里,草堂逸士还算不错,如果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换上另外一个人,你还能安然无恙的呆上千年?这真是奇迹,像你这种人,最好是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小子,你…”天威狂神被轻描淡写的态度气的语无伦次吼道:“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你敢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出言讽刺,敢辱我天威狂神的人没几个,打…”

  又是一阵子猛烈的攻击,将内心的不快和被刺产生的火气全部发了出来,在这种攻击下王冰顾不得继续刺天威狂神,拼力硬接,然后闪避。

  等接下一轮攻击,王冰趁机道:“嘿嘿,是没人敢在你当面辱你,但不代表在你背后也没有,像你这种人,没有人骂那才是怪事,天下的奇闻,真是井底之蛙,无知。”

  “哈哈…”天威狂神气的须发舞,手中的攻击更犀利,暴跳如雷道:“谁?那个敢在后面骂我天威狂神,不要命了,小子,你告诉我是谁?我要将这些骂我的人撕裂成块,他的,敢骂我狂神,哈哈…不会是你小子危言耸听吧?”

  王冰手中的反击和攻击不下于天威狂神,让天威狂神不由自主向后躲避,冷冷的盯着天威狂神的眼睛,寒光疾,让天威狂神心里一阵子不舒服,他和王冰打了将近半年,从来没有见过王冰这样犀利的眼神,内心略为吃惊,手中的攻击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他慢不代表王冰就慢,王冰影急速的闪动,九字法决中的火子决迅速击中天威狂神,失神中的天威狂神被火,慌忙一点印决,狼狈不堪的将火格开在外一丈处,吼道:“小子,你好狡猾,敢趁我分神攻击,你去死吧。”

  巨大的翻天印如山般的向下盖了下来,夹带着轰轰烈烈的气势,王冰不敢大意,九转塔祭出,迅速击翻天印,这种攻击在半中遇到的多了,天威动不动就搬出翻天印,开始王冰真被这种法决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开始,接的次数多了,有一定的经验,没什么怕的。

  轰…

  人影翻飞,在巨大的轰炸声中峡谷中又出现一个深不见低的窟窿,以两人为中心,各种石头树木化为粉末,成了爆炸中的牺牲品。

  王冰和天威狂神都有经验,知道这种爆炸产生的威力不是轻易能接得下,在爆炸之前便翻出爆炸范围,这是半年来积累下的经验,即使有这样的准备,两人都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不等爆炸的威力过去,两人又迅速接触,互相攻击,王冰冷声道:“你天威狂神自以为是,狂妄的自称为神,我看你连一条虫都不如,作为一个修真者,如果你在修真界肆无忌惮,飞扬跋扈也就算了,佺郦星球上的那些普通人面前你摆什么威风,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狂神,要每一个普通人尊敬你,可笑,可笑之极,还有这种无知的人,任何一个修真者不屑做出来的事情,只有你这种无知的狂妄者能做出来,我如果是你,早就一头撞死,免得作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丑事。”

  天威狂神怒吼道:“小子,你太可恶了,气死我了,我天威狂神做什么事情关你小子事,还要你来指手画脚,真气死我了…”

  王冰冷声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死了没人说不是一件好事,反倒是你存在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坏事,那样一来百姓无人不拍手叫好,拍手称快,也许狂,互相庆贺,一个修真者不安分守己待在修真界修炼,却跑到世俗界耀武扬威,嚣张肆,你死了最好,免得丢了修真界所有修真者的脸面。”

  狂妄的天威被王冰讽刺的不知道说什么,将所有的火气都放在攻击上,翻天印又一个接一个的放了出来,口里狂笑不断,怒吼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王冰不敢大意,九天神甲祭出护体,这是和天威狂神打斗以来首次亮出,今天也豁出去了,不成功就不再来这里,但在离开之前要好好和天威做个了断,做最后一次努力,毕竟已经努力了半年,就这么放过有些不划算。

  在祭出九天神甲的同时,空明箫握在手中谱出梵音曲,只有以梵音曲干扰天威狂神,他无暇继续释放出翻天印,翻天印毕竟是天威狂神最得意的法决,如果让他继续释放,王冰将会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九转塔惨影不断闪现在翻天印上,两者相遇就发生爆炸,众多的翻天印在九转塔下一个个消失。

  桑珂倩自己布下一个很大的防护罩保护着自己,很冷静的看着两个大打出手,内心也理解王冰今天一味的刺天威狂神,只有将天威狂神最得意的事情揭开并让他知道不是值得一提的,那么还有机会谈话,也知道王冰这是做最后的努力,她希望王冰能成功,天威狂神毕竟是一个难得的好手,放弃了可惜。

  在强烈的爆炸声中,天威狂神到很舒畅,哈哈狂笑道:“小子,修真界的脸面关我什么事,你想以修真界的事情来要挟我,哈哈,小子,我看你就不用了,飞鹰山庄势力庞大,为所为,谁又出面了,谁看见了,同样的道理,我天威狂神为什么不可以,小子,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可以?这件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好像佺郦星球上的人是你儿子一样,哈哈…”在天威狂神的吼叫声中王冰猜测出了一些,他好像是受到飞鹰山庄的攻击或者与飞鹰山庄有某些关系,大受刺以后跑到佺郦星球,将内心的怒火见着谁就释放,结果被草堂逸士关了起来。

  王冰躲避着翻天印,手中攻击着天威狂神,冷声道:“这件事情当然与我有关系,不然的话我跑到这里找你做什么,你天威狂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像你这样修为的修真界多的是,随便找出一个也不比你差,难道你否认。”

  天威狂神在空明箫的干扰下无暇继续释放出翻天印,惊讶王冰的护甲,不过也看出王冰的护甲和九转塔相比是大大的不如,即使这样,还是让他吃惊不小,他内心还不知道王冰有多少的东西没亮出来,嘴里却吼道:“这些与你有的关系,你小小的年纪懂什么,我不否认你小子很不错,法宝,法决,修为都是上上之选,可是你的年龄太小,修真界的事情你又能知道多少,飞鹰山庄你敢得罪?小子,做你的美梦去吧”

  “哈哈…”王冰仰首狂笑不已,浑释放出无形的气劲,卷起周围的灰尘向外飘扬,手中的空明箫连连点出,九字法决不遗余力的向天威狂神攻击,接连不断。

  天威狂神与我接触了半年有余,对王冰还是了解的,不过,王冰现在的气势和那种无名的怒火,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是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在王冰一个年轻人上出现有些不可思议,令天威狂神大为惊讶,一边花解九字法决,一边惊讶道:“小子,你…你搞什么…”

  王冰收敛狂笑声道:“你天威狂神果然是井底之蛙,你又知道什么,飞鹰山庄又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不敢得罪飞鹰山庄,你不但无知,眼光短浅,只不过是一个可怜虫,你又知道多少。”

  天威狂神内心惊讶,手中的攻击不慢,他不想给王冰反攻击的机会,哼了一声道:“小子,你不是吹牛吧,就凭你也敢得罪飞鹰山庄?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吹牛也要有个限度,飞鹰山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些弟子除了嚣张以外都是些废物,但不可否认,那些长老,供奉都是手,任何一个可以让你下地狱,你算老几,哈哈…”这老小子一直在王冰的冷嘲热讽下暴跳如雷,终于找到机会反击王冰,冷嘲热讽起来有板有眼的,可惜,他还是小看了王冰。

  王冰不以为然道:“是不是敢得罪飞鹰山庄我没必要告诉你,起码我不会像你一样受了气,将内心的火气发到无关紧要的普通人上,我看不起你这种人,你不是想死吗,你为什么一头不撞死,起码我不会阻拦你。”

  天威狂神被王冰轻描淡写的态度的脸都黑了,吼道:“小子,我要将你的这张嘴封起来,让你永远没说话的机会,太刻薄了,太气人了,气死…你去死吧,我要让你下地狱。”他想说气死他了,想到王冰让他去死,他立即改口。

  天威狂神的攻击愈来愈犀利,招招不留情,翻天印一个接一个往王冰上招呼,手中的拐杖幻化成巨龙张牙舞爪,想将王冰一口下去,撕成碎片。

  王冰全力以赴在防守的同时找机会反击,嘴了不饶人,继续冷嘲热讽道:“不是吗,你天威狂神有什么值得一提,你自己想想,除开欺软怕硬之外你还有什么值得一提,你敢膛说自己不怕飞鹰山庄,你敢承认自己不是怕了飞鹰山庄所以才躲避这个星球,我想,草堂逸士将你关在这里,正合了你的心意,正好给你一个避风港,这就是你天威狂神的欺软怕硬的证明,你还想说什么,你说,我听着,我看你还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我这个小辈面前耀武扬威,你天威狂神的脸皮真够厚的,佩服。”

  “小子,可恶…”天威狂神吼道:“你听个,我为什么要给你说,堂逸士算什么东西,只会耍谋诡计。”

  天威狂神可以说血冲上的脑门,在王冰一句又接一句的刺下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表达自己的方式,王冰的有些话毫不留情击中要害,让他恼羞成怒,脸愈来愈黑,眼睛内的寒芒愈来愈冷,释放出的翻天印威力一个胜于一个,没一个在九天大阵内惊骇人心,惊天动地。

  王冰嘴上说的很刻薄,手上同样刻薄,九字法决要么一个个释放出来,要么几个同时搭配释放,让天为狂神在冷不防之下吃一些小亏,口里继续道:“你现在说不出来个道理,暴跳如雷有什么用,肚子的窝囊气想向我发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就是最后一次,如果你不跟我谈,以后你自己跟自己去谈好了,我让过今天再没兴趣听,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狂妄没事做,做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口出话狂话谁不会说,我也会,你现在只有将内心的火向我发出来,然后自己去熬漫长岁月吧,来吧,你这个狂妄之辈,我看不起你。”

  天威狂神一想到王冰走了以后他要在这里度过漫长岁月,内心大急,怒火一接一的往上冲,吼道:“小子,你想走,哈哈哈,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小子,你也太狂妄了,狂妄的无知,你以为我没留下你小子的能力,可笑。”

  王冰一愣,难道天威还有更厉害的法宝没放出来,心里这么想着,眼睛冷冷的盯着天威狂神,提起十二分的警惕,不敢肯定他是在诳自己还是真有法宝没亮出来,难道是他的低绝活?

  天威狂神黑着脸点出印决道:“嘿嘿,小子,你得意了半年,现在,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厉害,将你的这傲气打入肚子内,接着,翻天金印。”

  一道刺眼的金光芒在九天大阵内闪烁不断,轰隆一声,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金印,同样是印,这个印是金,夹带着摄人的魂魄的气势,翻天印的威力远远比不了。

  王冰内心了一口冷气,知道这是天威狂神不轻易拿出来的法决,在怒火盛极之下不顾一切的祭了出来,原来就很纳闷,天威狂神当年在佺郦星球上闹的纷纷扬扬,草堂逸士出面找他,如果他只有这点能力,需要草堂逸士用骗的方式将他禁制在这里吗?

  看到翻天金印豁然开朗,这才是他的真实修为,这种威力无穷的翻天金印名副其实,具有翻天的能力,让人不敢小看他,果然天威狂神有本钱狂妄。

  王冰收起空明箫,唤出九天神甲,点出九转塔第二转,金字法决护在全,木字法决护在第二层,土字法决挡住在第三层,光字法决闪烁着扑向翻天金印,雷字法决紧随着扑去,水字法决将九天大阵内布,火字法决向天威狂神扑去,风字法决带动九天大阵内的水旋转,只有暗字法决没有释放出来,第二转的威力极大,不敢轻易释放出来。

  一旁的桑珂倩不敢出言,急忙闪到我旁,拿出七弦琴将自己罩住,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帮不上我的忙,只有先护住她。

  轰…轰…轰…

  在天威狂神的狂笑声中九天大阵内翻天金印和光字法决,雷字发决接触,震耳聋的轰炸声带着闷哼声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响着,九天大阵内的三人在爆炸声中震的全发麻,失去了自我保护能力,任凭爆炸声所带来的威力在摧残着躯,而第二声爆炸让三人都受伤,第三声不但加重伤势,似乎这个躯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天威狂神再也狂笑不起来,他惊骇的望着王冰,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翻天金印连他自己也在打击的威力之中,与王冰没什么区别?

  而现在,三人都失去自我保护的能力,眼睁睁的听着爆炸一声接一声的响着,所带来的威力冲击着三人,这种时候本的修为已经无效,只能等着爆炸的威力过去。

  受到气氛的异常,龙园内的瓯花蕾从龙口中探出头问道:“师傅,这是在哪里,怎么响的很厉害,哇,这么多的水…”

  王冰厉声道:“快回去,不要出来。”

  瓯花蕾从来没有听到我这么严厉的对她说话,眼睛内立即泪花闪现道:“师傅,你骂我…”

  桑珂倩紧张道:“小蕾蕾,听话,现在情势紧张,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快回去,快些,来不及告诉你原因。”

  瓯花蕾委屈道:“好嘛,凶什么凶。”说着缩了回去,不是她不想回去,爆炸声让她的双耳生痛,晕头转向,再加上王冰严厉的口气,她知道现在不是撒娇的时候。

  她缩回去了,十八龙凤卫却不顾王冰的阻拦跳出龙园在周围布下了冰火大阵,两小跳出了立在王冰前,四只眼睛滴溜溜的转,最后盯着天威狂神,四只眼睛相视一笑,一个上唤出火红战甲,一个唤出黑的战甲,火儿甚至于拿出了光抢对着天威狂神。

  天威狂神惊讶的望着王冰,接着望向龙凤卫和两小,他没想到王冰上还有人,并且人很多,算是大开眼界了,尤其是两小的可和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对爆炸声无动于衷,让他的眼珠子差一点掉下来。

  王冰内心却大急,现在的情势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这种法决对抗产生的威力骇人听闻,这个时候他们跑出来帮忙,结果严重,但是,两小不会返回去,十八龙凤卫的责任是维护自己的安全,情势紧张,维护自己的安全是他们必须做的,更不用说返回龙园,内心大急之下,天修神功急速调动旋转,一咬牙准备点出暗字法决。

  桑珂倩知道点出暗字法决的后果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急忙道:“冰,不要,冷静点,两小和龙凤卫在周围,不要…”

  王冰犹豫了一下,不再点出暗字法决,可以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两小考虑,但情势紧张,必须将这些人护住,不能让他们毁灭在这种爆炸之中,猛地仰天长箫,天修神功在长啸声中达到极限,扑入九转塔,由蓝转化为红的九转塔,再次转化成金,九字法决的威力凭空增加两倍。

  轰…在九转塔下翻天金印终于在一声前所未有的爆炸声中消失无形,首当其冲,王冰连布下的金,木,土三层护罩在爆炸声中破裂,接着冲击到十八龙凤布下的冰火大阵的防卫圈,接着宣告破裂,十八龙凤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震晕在地上。

  在巨大的威力中,情势紧张,王冰猛地向前一步,将两小和桑珂倩挡住在后,王冰的九天神甲,桑珂倩用七弦琴布下防卫罩破裂,两人被震的连连后退,两小在王冰的守护下泼及不大,但也向后翻出,同时,火儿手中的光枪向天威狂神扫,寒儿的冰寒掌劲猛向天威狂神攻击。

  王冰和桑珂倩稳住形,全乏力的在地上,两小也无力地落在王冰边,半天爬不起来。

  天威狂神也不好受,在最后一声爆炸中比王冰轻松不了多少,再加上两小一个光枪的扫,一个冰寒掌劲攻击,他忙忙脚,两边要防守,最后被爆炸的威力打翻在地,无力爬起来,惊愕的望着王冰,望着落在王冰边的两小。

  随着翻天金印的消失,最后一声爆炸之后九天大阵内静了下来,受到寂静,瓯花蕾伸出头,焦急道:“师傅,你们怎么了?”

  樱樱姑道:“他们是力,小蕾蕾不要急,没事的。”

  瓯花蕾忘记了王冰的警告,焦急的钻了出来,随后着着樱樱姑,还有合天合夜,几人惊讶的望着现场惨不忍睹的环境,和倒在地上的众人。

  合天合也两人到难以置信,在他们两人的心目中王冰是无所不能,天下无敌,没有人可以打倒我,但事实上是王冰倒在地上。

  合夜悄悄对合天道:“怎么会是这样,有人还能让王公子这样狼狈,你相信吗?”

  合天也不相信,不过事实摆在眼前又能说什么,呸了一声道:“你难道看不见吗,我看是对面的那个人害的,那个人看起来比王公子还要惨,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捡个便宜?”

  合夜一愣道:“你是说…”

  合天望着天威狂神道:“这肯定是王公子他们以前谈论的天威狂神,看他现在的样子,连爬起来也难,如果我们两个现在将他拿下,那我们两个岂不是很厉害。”

  合夜被合天说动了,但想到天威狂神的厉害,又有些怕,摇头道:“我看算了,我们是护卫,一切听小蕾蕾的,不要擅自作主张,要不…你一个先去,我在这里保护着小蕾蕾?”

  合天暗骂这个胆小鬼也会用心计,狠狠的瞪了一眼合夜,他才不会去,他本意是想合夜过去,合夜不上当他那会去。

  瓯花蕾扑到我边焦急道:“师傅,你没事吧?”

  王冰知道这次受伤不小,主要的是现在乏力,那是因为超限量使用天修神功的后果,笑道:“没什么,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瓯花蕾稍微放心了一点,将无力爬起来的两小抱着怀里,心疼道:“你们两个怎么会这样,谁这么狠心欺负你们两个,我和他没完。”

  寒儿指着天威狂神道:“小姐姐,就是这个人,这个老头,他欺负哥哥。”

  火儿也猛点头道:“就是他,很讨厌,我不喜他。”

  合天合夜怕天威狂神,瓯花蕾却不管那么多,望着天威狂神道:“你敢打伤我师傅,还有两小,我跟你没完…我要踢你几脚。”说着想跑过去踢了天威狂神几脚。

  天威狂神早就看出瓯花蕾上没有任何修炼者的气息,但也拿不准,因为王冰上就没修炼者的气息,而且瓯花蕾是王冰的弟子,没有修炼者的气息那是很正常的,如果现在被这么大的一个小姑踢上几脚,那才倒霉透顶,他天威狂神的颜面扫地,盯着王冰,冷冷道:“你自己不行,想让弟子出手,我天威狂神岂能是怕事之人,但你让自己的弟子出手,太看不起我天威狂神了,哈哈…”他表面上说的轻松,内心却是很焦急,而且无力之下狂笑声很低也有些心虚的样子。

  合天合夜见瓯花蕾火大的朝天威狂神走去,内心极为佩服,他们两个就不敢,不过,有瓯花蕾在前面他们两个胆量就大了,起码瓯花蕾有事我不会不管,这个时候不跟在后面还等什么时候,所以两人耀武扬威的跟在瓯花蕾后面,想打落水狗。

  王冰看出天威狂神心虚,内心忍不住发笑,说道:“小蕾蕾,不要对天威前辈无礼,不要让人家说我们欺负人,师傅没事。”

  合天合夜两人大为失望,王冰一出口他们没机会耀武扬威了,瓯花蕾却不服气道:“师傅,他欺负寒儿和火儿…”

  王冰笑道:“那不叫欺负,天为狂神不是一个好东西,狂妄自大不知道天地厚,但是,今天他不算是欺负人,师傅也不是那么好被人欺负的角,好了,这些事情都是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就不要问了。”

  瓯花蕾翘着嘴瞪了一眼天威狂神,不道:“师傅,他欺负两小,这个人我不喜,你不要找他,以后有他在一起,我看见就讨厌。”

  小孩子就是这样,做事靠知觉,第一面印象不好永远没好脸,天威狂神很失败,一开始就被两小和瓯花蕾排除在外,不因为他是大名鼎鼎的天威狂神就有好脸,连一丝一毫的害怕样子都没有。

  这让狂妄自大的天威狂神很没面子,黑着脸道:“小子,你年龄不大,连弟子都有了,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喜炫耀的人,我看不起你。”

  王冰懒得理会他这种死要面子的话,在口头上就让他赢些面子吧,拿出一瓶九转丹,自己服了一颗,其余的给瓯花蕾,笑道:“给其他人没人一颗,很快就会恢复力。”

  瓯花蕾给桑珂倩,两小,十八龙凤没人一颗,龙凤卫被震晕以后没多久就醒过来,只是没力量起在地上休息。

  天威狂神内心大急,他怕王冰恢复力以后离开这里,那他永远出不去,不过嘴上不输人,冷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颗丹药吗,哼。”王冰没理会,瓯花蕾瞪了一眼天威狂神道:“我师傅的炼制的丹药那有不好的,你想要我都不给你,等着我师傅收拾你吧。”

  天威狂神倒不担心王冰等一会恢复力对他不利,这一点他还相信王冰,毕竟两人打了半年多,彼此还了解一些,王冰的为人他还是信得过,他担心的是王冰一走了之。

  我笑道:“将九转丹给前辈一颗吧,我们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瓯花蕾迟疑了一下道:“师傅,给他?他是你的敌人,怎么能给他,给他的吃了丹药,那不是等一下他又要欺负人,我不给他。”

  王冰摇头道:“有些事情你不懂,听话,给前辈一颗,然后我有事情要跟他谈。”

  瓯花蕾这才不情愿的将一颗丹药丢给天威狂神,气道:“如果我是你,我决定是不吃的,那多没面子。”她望不得天威狂神不要吃,但又在王冰的当面不能不给,故意刺天威狂神,让他不好意思吃丹药。

  天威狂神将丹药尴尬的接在手中,闻到丹药发出的香味,他就知道是难得的好药,内心惊讶我这么大方,但瓯花蕾的话真让他不好意思吃下去,而他现在确实想吃下去恢复力想阻止王冰出去,一时间左右为难,很尴尬的。

  王冰看出他面红耳赤的样子,是因为瓯花蕾刁难了几句不好意思,笑道:“打归打,谈事情归谈事情,一码归一码,你先吃吧,等恢复力以后咱们再谈。”

  天威狂神一咬牙,将丹药丢进口中道:“他的,丹药照吃,谈事情免了。”

  瓯花蕾不懂天威狂神用这句话来给他自己找台阶下,不道:“真没意思,我还以为天威狂神有多了不起,连人家不喜都看不出来,哼。”天威狂神厚着脸皮忙着恢复力,不理会瓯花蕾的挑衅,瓯花蕾也无奈的在王冰边,狠狠的瞪天威狂神。

  王冰几人也忙着恢复力,刚才的翻天金印威力超群,所带了的后果极其严重,如果不是王冰用风字法决,水字法决抵消一些威力,后果更严重。

  片刻后众人先后恢复力,虽然说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无关紧要,王冰对龙凤卫,瓯花蕾道:“你们先回龙园,我还有些事情要谈。”

  龙二有些迟疑的看了天威狂神一眼道:“小公子,我们还是在这里比较好一些?”

  王冰摇头道:“没事,你们先回去吧。”

  龙凤想到王冰如果有事他们随时可以从龙园出来,一个个跳进龙园,瓯花蕾不甘心的带着合天合夜两人跟着进去,两小和樱樱姑倒是很干脆,不用王冰催促,进入龙园。

  天威狂神黑着脸看着王冰将众人送进龙园,他现在傲不起来,也狂妄不起来,他最厉害的翻天金印使用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

  王冰冷声道:“天威前辈,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你要不要给我说话的机会?如果你不给,那么我就走了,我也是偶然来到这个星球办一些事情,很快就要立开,现在离开可能没有机会再来这里,而且,我也告诉你,在咱们两个没谈清楚之前,我不可能放你从这里出去,草堂逸士不会再管佺郦上的事情,你即使出去也不会见到他,何况他也没有能力在这个阵法内出入,你想等待他出现是不可能的,我还要告诉你,这个阵法据我所知,除了我,没有人能破掉,你现在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要么跟我谈,要么永远呆在这里,想破除这个阵法,我想,以你的能力那是本不可能。”

  天威狂神听的大火,气往上冲,狂妄的姿态又出现了,吼道:“小子,你…”王冰懒得再理,一声不响站起来反就走,这种人真是不可救药,到这个时候还忘记不了威胁人,本就不像一个修炼几千年的手,连自己的情绪无法控制,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没有,王冰已经不再准备在他费时间,有耗在这里的时间,还不如早些时候完成这里的事情,然后找五邪神他们。

  天威狂神一掌劈出,怒吼道:“小子,站住,你想走没那么容易…”

  王冰反一掌劈出,硬接了一掌冷声道:“我走你岂能阻拦住,今天又不是第一次走出去,你太不识大体了,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和机会,你以为我没见过你这种狂妄的人,我见的多了,而且,我告诉你,我是想找你谈一些事情,但并非没你就不行,比你出很多的人我都可以找到,你以为我拿你当宝,如果你再这么纠下去,我让你永远处在黑暗当中煎熬。”

  这时候王冰真的火大了,已经准备将天威关在九转塔中,让他经受各种煎熬,体验各种痛苦,人有时候也要控制自己,但是这个天威太不识好歹,王冰半年来第一次动真火。

  庞大无比的气势令天威狂神一愣,内心产生一种无名的害怕,迟疑了一下道:“你有这个能力?近半年的打斗知道双方的底细,翻天金印下你不见得能讨得了好,如果不是你们两个人联手,你有能力走出去吗?”

  王冰火气往上冲,随手祭出九转塔,准备将这个不知道天地厚的狂妄之人进去,虽然说难度很大,但还是有把握。

  桑珂倩连忙阻止道:“冰,先不要,你已经努力了半年,这么做你半年的努力就白费力气,还是大家心平气和的谈谈,如果不成再说,好吗?”

  王冰冷声道:“你也看到了,这个狂妄之人太无知了,以为我真拿他没办法,我应该让他在九转塔和合元去做伴。”

  桑珂倩道:“你先冷静一下,天威前辈的个就是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要让他现在立即改变,那是不可能的。

  天威狂神听的摸不着头脑,问道:“小姑,你先前阻拦小子是什么意思?”

  桑珂倩毫不犹豫道:“冰的九字法决中的暗字法决,威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后果无法估计。”

  天威狂神狂笑道:“就是近半年来他一直使用的法决吧,不是很厉害,暗字法决也没什么了不起。”

  桑珂倩摇头道:“九转塔的威力所向披靡,冰为了消磨你在这里所受的千年火气,是以最普通的法决和你纠着,同样是法决,使用的方法不同,威力就不一样,在当年冰对抗飞鹰山庄合元等三个手的时候,就使出比较级的法决,将合元等手收入九转塔中,前辈,我想你应该和冰冷静下来谈谈,如果你被关在这里还好一些,被关进九转塔中,那很不好。”

  天威狂神再狂妄也知道桑珂倩在暗示着什么,一皱眉头暗道,难道这个小子真有能力将我关进九转塔内?就凭借他现在的修为,这可能吗?

  王冰懒得再绕***,冷声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谈,要么你就永远呆在这里,如果你再想以武力纠,那么…哼,你和合元去做伴吧,不要以为我是故意试探,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耐心。”

  桑珂倩不等天威狂神说话,接口道:“前辈还是谈一谈吧,你固执己见对谁都没好处,半年来打来打去什么结果都没有,与其这样,还不如谈一谈,有话好好说。”

  果然天威狂神没有吼叫,不以为然道:“合元?那小子我也知道,好像不是很厉害,他还上不了台面。”

  当然,以他的修为当然要比合元,这一点王冰心里清楚,我冷声道:“那么黑魔门怎么样?你觉得自己比黑魔门的人还要厉害是吗,你有胆量对付黑魔门的人是吗?”

  天威狂神一愣,接着狂笑道:“小子,黑魔门的人只是一个传说,早就被人连拔起,你想以黑魔门吓唬我?”

  王冰冷笑着没说话,他不相信黑魔门的出世,但也没提他不怕,那就是说他再狂妄也知道厉害,很聪明的避开这个话题。

  桑珂倩道:“前辈在这里时间太久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不但飞鹰山庄在修真界大肆威,黑魔门已经有个别手亮相,好像和飞鹰山庄有一定的关系,冰已经多次遇到过,双方都没占到便宜,冰曾经伤在黑魔门的黑牡丹手下,当然,是黑牡丹事先偷袭。”

  天威狂神惊讶道:“这么说黑魔门真的出现了,这么怎么可能,当年不是说连拔起了吗,小子,听说中了黑魔功无救,你不是现在好好的吗?”

  王冰冷声道:“那是你们自己说的,我有说过无救吗,也许黑魔功在你们眼中很霸道,但在我眼中还不是,当然,我承认黑魔功很难。”

  天威狂神哈哈笑道:“仅仅是难那么简单吗?我看不是吧,你小子虽然法决法宝很不错,但你的修为还不至于能接得下黑魔功,而且是受伤,你让我相信你?”

  王冰冷声道:“我没必要让你相信,你相不相信不要紧,在我来说,没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桑珂倩接口道:“前辈说的有道理,但是有些事情前辈却不知道,冰不但有克制黑魔功法,而且将这些功法公布修真界,任何人可以修炼,黑魔功虽然很霸道,一旦修真界的修炼者将这些功法修炼到一定程度,对黑魔功也不足为惧。”

  天威狂神狂不起来,吃惊的望着,不解道:“真的是这样,你会这么做?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做,不是傻子就是另有用意,你是那一种?”

  王冰摇头不语,接着向外走去,这些无聊的事情没必要再谈,需要将时间花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吗?

  天威狂神吃了一个闭门羹,黑着脸吼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打…接着…”闪电式的双手上翻,犀利的攻击向王冰后扑来。

  王冰大火之下,点出九转塔,回手反击,接着冷声道:“执我法则,三转,收!”

  随着王冰的喊声九转塔在上空盘旋,强大的力针对着天威狂神,首当其冲他手中的拐杖冷不防被进去,惊骇之下,天威狂神连忙向外闪动,但是,强大的力让他无法逃出力范围,不得已,点出翻天金印。

  轰的一声,翻天金印再次出现在上空,向九转塔击去,但是,没有预期中的效果,没有像先前一样造成大家都倒在地上的后果,而是巨大的金印被救转塔直接收,但这么一来,天威狂神逃出了九转塔的力防卫,惊骇的望着我。

  王冰也有些吃惊,九转塔还有这个作用?以前不知道,不过想想也是,既然能将人收在里面,能收其他的东西也无可置疑,只是没有想到而已,内心窃喜,对天威狂神的怒火小了一些,也不再继续向将他收在里面,转就走。

  桑珂倩叹了一口气,天威狂神不配合,现在的王冰不想继续谈下去,半年的努力就这么没了,也不再努力争取,默默的跟着王冰向外走去。

  “等等…”奇迹出现了,天威狂神忍不住出声道:“你想找我谈什么事情?”

  王冰愕然回首,半晌后道:“不是吧,你这么狂妄的人也会主动问出?如果你还想知道一些无聊的事情,免谈,不要费时间,我没空。”

  天威狂神吼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狂神主动问出来你就是这个态度,你小子比我还狂妄,谈不谈,不谈拉倒。”

  桑珂倩知道情况好转,急忙道:“冰,既然前辈愿意谈谈,这不正是我们需要的吗,还是先谈谈吧。”说着将王冰拉了回来,面对着天威狂神。

  王冰也很干脆道:“我找你,是需要你的力量,想给自己找帮手,如果你愿意就好,不愿意就算了。”

  天威狂神跳了起来,盯着王冰半天才道:“小子,你是这么求人的,你要我帮助就是这么一个态度,你有没有搞错。”

  王冰冷声道:“没有搞错,我是很需要帮手,但是,我在你费了半年的时间你觉得还不够吗?你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手,多一个人的力量固然好,但是,我不一定要跪着求你。”

  天威狂神狂笑道:“你求我,这半年来你什么时候求过我,每次见面冷嘲热讽,我天威狂神被的暴跳如雷,好像是我求着你一样,说吧,你让我帮什么忙?”

  王冰下来道:“我在做一些事情,首先要面对的是飞鹰山庄和黑魔门,我邀请你也是为了这两个门派,当然还有更厉害的,不过,我另外会找人,就不劳驾你了。”

  天威狂神受不了王冰这种看不起他的态度,吼道:“小子,你…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天威狂神不行是吗?”

  王冰摇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天威狂神如果不是有点能力,我不会找上你,也不会费这半年的时间,但是,你心里也知道,飞鹰山庄和黑魔门就不是好相遇,你觉得神鹰山人是那种没用的人吗,黑魔门你觉得一无是处吗,我想你再狂妄也知道他们不好对付,比他们更厉害的人即使你不服气又能怎么样,你有能力面对吗,我这么说你还觉得看不起你吗?”

  天威狂神瞠目结舌的望着王冰说不出话来,桑珂倩看的好笑,狂妄的天威狂神就被王冰这么几句话给震住了,真是让人想不到。

  半晌后天威狂神才道:“小子,你到低是什么人,怎么惹上的都是一些别人不敢动的人,还有比这两个门派更明的,修真界还有吗,是那一派?”

  王冰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他,摇头道:“这些你以后自然知道,现在我想问你,你愿意帮助我吗,无条件的。”

  天威狂神被王冰所谓的大事情勾起了兴趣,不,应该说被王冰这个人勾起了兴趣,他想不通王冰凭借什么与这些手对抗,想了一下问道:“小子,那我问你,你在做什么事情?你师傅是谁?”

  王冰道:“我做的事情很多,但不是盲目的去做,几句话也说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我的行事方式和你不一样,绝对不会做欺负弱小的事,我师傅是四大魔君,你应该听说过。”

  天威狂神又跳了起来,惊讶道:“小子,你说什么,四大魔君?这怎么可能,你使用的法宝和法决本就与传说中的四大魔君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他们四个弟子,我早就看出来了?”

  桑珂倩笑道:“前辈,冰没骗你,这是真的。”

  天威狂神再也狂不起来,内心了一口冷气,修真界没人不怕这四个老古董,他天威狂神虽然狂妄,但在四大魔君前面狂不起来,沉默了一下道:“小子,既然你师傅是四大魔君,那你还找我做什么,没什么事情他们处理不了,飞鹰山庄和黑魔门虽然厉害,但有那四个老魔…你师傅在,可以将这两派搅拌的天翻地覆?”

  王冰摇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四大魔君远远不够,对方的力量太强大了,这些就不说了,现在谈起来也没意思,没实际意义。”

  天威狂神也是狂妄自大出名的人,也能想象到连四大魔君的实力都不够事情的严重,他想象不出王冰面对的是什么人。

  王冰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天威狂神现在能没问题吗,他内心有很多的问题,有些从嘴没得到任何线索,还在疑惑中,想了一下道:“你告诉我,你一直说草堂逸士不会面是真的吗?”

  王冰点点头没说话。

  桑珂倩道:“前辈,是这样,其实草堂前辈早就不问外面的俗事,这次我们能遇到你,也是在偶然的机会来到这里,听到你被关在这里,然后冰布下阵法将困起来,本来早想来,但一直有事忙着,后来专门找你,和你耗了半年的时间,现在冰有事要离开,所以他今天很想和你谈出一个结果。”

  天威狂神听了以后暗道,这么说小子并没有骗我,他这次离开以后就不会来了,还好我最后叫住了,不然的话我还真被关在这里出不去,看样子小子说的是实话,这个阵除了他自己,没有能破的了,那岂不说我永远没有离开这里的机会,真险啊。

  天威狂神暗叫侥幸,他已经被关了千年,如果再关下去他会发疯,也暗自大骂王冰的险,如果王冰真的这么走了,还有谁能放他出去,内心充警惕心,想着以后对王冰小心一点,想了一下道:“原则上我同意帮助你,但是,我需要自由,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我只能说帮助你,而不是成为你的下人什么的。”

  王冰点头道:“没人要控制你,我需要你在将来飞鹰山庄和黑魔门大规模的发动攻击的时候出手,其他的时候随便你,你是自由的。”

  如果是这样,天威狂神就放心了,没什么可怕的,飞鹰山庄和黑魔门他是怕,那看是对谁,一般的弟子和级弟子他本就不放在眼里,只有少数几个手他自认不敌,再说了,他也不是怕事之人。

  不过天威狂神认识到王冰的厉害,将王冰归结为险狡诈的一类人,觉得有些事情还是问清楚的好,想了一下道:“除了这个条件以外,你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王冰毫不犹豫道:“有。”

  天威狂神内心哈哈狂笑,果然被他问中了,如果不问的话,那岂不是他又要上当受骗,他现在也学了,问道:“是什么?”

  王冰道:“出去以后,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对普通人随便动手动脚,作为一个修真者,这是最让人看不起的,有本事你可以马不停蹄的攻击飞鹰山庄的弟子,但是绝对不能动普通人,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我宁可不要你这个助手。”

  天威狂神跳了起来,怒吼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威胁我?你刚才是说我是自由的,现在怎么又限制我的行动。”

  王冰起道:“那就没必要谈了,我最看不起的是有一点点的修为拿普通人出气,你以为我找人做什么,收垃圾?”

  天威狂神那能受得了王冰将他比做垃圾,忘记了先前的教训,又是一掌夹带着庞大的气劲劈向王冰,吼道:“小子,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狂神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王冰反击了一掌道:“是吗,你狂神不好欺负就拿普通人出气,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助手,我看不起你这种对普通人耀武扬威的人。”

  桑珂倩迅速闪进王冰两个中间道:“你们不是谈的好好的话,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不过,前辈,对普通人动手动脚真的不好,你想想,以你现在的能力一般的修真者都不是对手,何况是普通人,冰这么做也是因为你的个,其实你对普通人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你是有一次教训的人,怎么还想不通,当年如果草堂逸士不出手,相信还会有其他人出手,如果遇到消灭黑魔门的那两个人,你现在还能这样和冰讨价还价吗,前辈,你确实应该答应冰的,这也是为了你好。”

  天威狂神在桑珂倩的劝说下觉得自己确实不该向普通人动手动脚,这些年他被关在这里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不是对普通人动手动脚,也不至于被草堂逸士关在这里,就像飞鹰山庄,一样在世俗界耀武扬威,但也有个限度,没像他一样搞的惊天动地,所以,飞鹰山庄照常在世俗界耀武扬威,他却被关在这里。

  桑珂倩的话也在警告他,这一点他清楚,如果不是草堂逸士找上他,而是那两个被称为逍遥二仙的人,那他不敢想象后果,他心里也明白即使遇到我也讨不了好,现在出去,如果还对普通人动手动脚,第一个不放过他的是我而不是别人,他可以不怕,但不能不怕四大魔君。

  可是,他接受不了我现在的态度,他狂妄,我比他更狂妄,让一个年轻小伙子对他指手画脚,这让他天威狂神的脸面往何处放?

  脸连连变幻,吼道:“小子,你少给我拉架子,我天威狂神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王冰摇头道:“没有人对你指手画脚,是你自己心里不舒服,你应该想到,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我在这里布阵做什么,我完全可以等你出来谈些问题,之所以是这样,就是考虑到你随便出手的个,如果是这样,我放你出去做什么。”

  天威狂神吼道:“小子,你说的好听,你是四大魔君的弟子,我相信你也好不到哪里,你…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你的四个老魔师傅我很清楚,动不动就伤人,一句话不兴就怒火冲天,比我狂神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子,我问你,难道你对你师傅也要这个要求?”

  王冰冷笑道:“四大魔君是在修真界的名胜是不好听,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但是,你只看到了他们的一面,而另一面你却不知道,也比不上他们,也许你的名声比他们好听,神吗在一般人眼里就是比魔要好多了,但在我眼里,哈哈…”天威狂神红着脸吼道:“小子,你说,你说,他们除了修为那一点比我强,你说来,如果真的有,我答应你不再对普通人动手动脚,你说东我不往西。”

  王冰摇头道:“我对你没信心,说话不算数的人多了,你狂神就是其中一个,我看还是算了吧。”

  天威狂神动莫名,吼道:“小子,我承认我狂神不是一个好东西,但还不至于说话不算数,小姑,你作证,如果小子能证明,我愿意接受小子的条件。”

  桑珂倩笑道:“既然前辈这么说,小子就答应了,冰,你就说吧。”

  王冰冷笑道:“你狂神很自负,但是,你必须承认,四大魔君从来就不会对普通人出手,即使修真界的人,不惹到他们,他们不屑一顾,你狂神敢否认这一点吗?”

  天威狂神一愣,接着脸沉了下来,望着王冰不语,他心里有数,确实是这样,但是,这是传说,事实是不是这样他也不知道。

  桑珂倩趁机道:“前辈,冰说的是实话,这一点我可以证明,看来你是要遵守约定,我知道狂神前辈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不会出尔反尔。”

  天威狂神涨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恼羞成怒,暴跳如雷,狠声道:“小子,你行,我就知道你小子很猾,最后还是上了你的当,他的,我狂神倒霉的子开始了…”

  王冰和桑珂倩忍不住相视一笑,狂神就是狂神,狂妄永远伴随着他,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就不叫狂神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