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零五章 字法决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零五章 吸字法决
  第二百零五章字法决

  百拉星球的西端千逢岭林木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边际,微风吹过,树叶风摆动,如波般翻滚,岩石层层叠叠,险中带奇,奇中带险,在千逢岭中间,有一条滔滔不绝,汹涌澎湃的大江,是连接横跨百拉星球西南两端的回龙江,百拉星球上的母亲河,养育着千千万万的百拉星人。

  早上,阅秉更一如既往地完成修炼以后,双手一扬,一团水雾出现在掌上,随即涌向他的周,沐浴在这团水雾中,之后神焕发的站了起来,漫步在回龙江边上,欣赏着回龙江的涛咆哮。

  今天的阅秉更一白袍,显得飘逸清,头上的长发搭在后肩膀,头顶别着一个自己炼制的翠绿如意簪,间佩带着一支玉箫,他是一个喜音律的修真者,箫从不离,这把寒玉箫是他的法宝,也是他最喜的一件法宝。

  带着几分潇洒的他,望着奔腾的回龙江,俊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伸手从间拿下寒玉箫,随手一弹,寒玉箫出现在头顶上,随即一缕如梦如幻的乐声环绕在回龙江上。

  这是阅秉更最喜的回龙滔章,他自己谱曲写词,是他的得意之作,每天他要好好听上几遍,每次回龙滔章将他带进一种美妙的觉中,让他的心灵随着涛的翻滚汹涌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一曲回龙滔章结束,阅秉更从自己的梦幻中回到现实,随后召回寒玉箫,头也不转,冷冷道:“这里不任何人,请回吧。”

  在阅秉更开始谱奏回龙滔章时,王冰和天威狂神赶到了,听着这难得听到的箫声,王冰多少对音律有些了解,回龙滔章是不可多得的曲子,内心佩服阅秉更在音律上的造诣。

  天威狂神就没这个雅兴了,他耐着子听着,当阅秉更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时,他忍不住了,吼道:“这是什么鬼音,搞的这么难听,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意,真不明白,这么难听的声音也让他那么陶醉,怪物。”

  他自己不懂,反而说人家的箫音难听,还说人家是怪物,也不想想他自己,也是怪物一个,王冰内心不由失笑,这个老头自以为是,也蛮可的吗。

  但阅秉更不这么想,他猛地转,冷冷的望着天威狂神,他最为得意的曲子被人批判的一无是处,打击了他的自豪,让他到生气。

  天威狂神面对阅秉更的怒火,不以为然的站在那里,本不当回事,王冰望了一眼龙一,龙一向前踏了一步,对阅秉更一包抱拳道:“我家小公子想与前辈谈谈。”

  阅秉更眼皮也不动一下,将冷冷的目光转向了汹涌澎湃的回龙江,半晌后冷声道:“这里不外人,你们的小公子是谁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

  龙一跟着王冰这么久的时间,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无视王冰的存在,内心极为恼火阅秉更态度恶劣,忍着怒火道:“我家小公子并无恶意,有事情想与前辈商量。”

  阅秉更从龙一的语气中到一怒火,他内心带着不屑仰首狂笑道:“有恶意与无恶意有什么区别,在我而言没什么区别,你们最好原路返回,在这里对你们没什么好处。”

  他自然知道龙一指的小公子是王冰,因为看王冰现在的架势就知道了,后到有两个龙凤卫,而且龙凤卫与天威狂神之间拉开距离,这就不用再说王冰的份已经明了,以阅秉更的修为,他看出天威狂神的修为很,但不过他,龙凤卫的修为他也觉得很不错,内心很不解这些人为什么跟着王冰一个普通人,以他的修为,如果王冰是修炼者,上的修炼气息逃不过他的觉,更何况他已经随意的扫了王冰一眼,更加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像天威狂神这等修为他不放在眼里,王冰区区一个普通人与他有什么好谈的,无非是将王冰当作百拉星球上某一个国家的王子之类向他拜师的人,他那能看得上眼,因此一口拒绝。

  龙一的神很难看,几乎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但不等他有所表示,天为狂神哈哈狂笑起来,他得意的是,终于有人和他一样看走了眼,以为王冰是一个普通人,但至少他能从王冰当初进入九天大阵不敢小看王冰,而现在的阅秉更本就以为王冰现在是被为威狂神带到这里,将王冰看做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贵公子,狂神有意给王冰制造麻烦,故意笑道:“原来有人跟我一样是瞎子,我以为有多明,真是可怜,自以为是,不知天地厚,哈哈…”王冰内心叹了一口气,这是没事找事,看阅秉更的为人,就知道是一个以他自己为中心的冷酷之人,那能经得起天威狂神的叫嚣。

  阅秉更猛的转,脸上出现一抹冷厉,望着天威狂神,眼睛内寒冷的光芒闪烁,双手负在后,从膛的起伏中可以看出他现在的怒火在逐渐上升。

  天威狂神内心大为得意,喜在心头,脸上却很无辜的望着回龙江,自言自语道:“说是自以为是还真不错,吹胡子瞪眼有什么用,不兴可以出手啊,又没人阻拦,不要搞的雷声大雨点小,那很没意思,没意思,真没意思,哈哈…”阅秉更终于控制不住怒火,逐渐上升的怒火猛地达到极限,一个比自己修为低下的人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将自己没放在心上,更可恶的是那不屑一顾的态度,因此,他冷盯着天威狂神一字一句道:“我要让你知道这句话的后果,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哼。”天为狂神哈哈狂笑道:“放着正主不理会,向一个无关大局的人叫嚣,说瞎了眼还真对了,不过,我乐意奉陪,来啊,我等着。”他有意找上阅秉更大战一场,手找就了,一边在冷嘲热讽,一边在暗中做着准备。

  王冰还真佩服这个狂神,明知道他自己的修为不如阅秉更,却无视这一点,勇气可嘉,也许这就是狂神的狂妄之处。

  阅秉更的手搭上了间的寒玉箫,脸上的肌在颤动,他何时受到过这种嘲讽,在记忆中被一个修为不如自己的人冷嘲热讽是第一次,怒火终于爆发了,冷声道:“那好啊,我阅秉更常年待在山中与花草树木为伍,不知道修真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狂妄的人到处可见,一个三人物可以指手画脚,大言不惭,来吧小辈,我希望你手低下和你的嘴一样明。”

  天威狂神的脸都黑了,被阅秉更骂为小辈狂妄的他怎么受得了,向天踏了两步,手中的拐杖一指阅秉更道:“小辈?你说我是小辈?我狂神今天真没面子,成了别人眼中的小辈,那你就接着小辈的攻击吧。”说着一拐杖扫了出去,气势摄人,他知道阅秉更手出于他,下手不留情。

  阅秉更脸上的神愈来愈冷,寒玉箫终于出手了,击天威狂神的拐杖,不过他人站在园地没动,只是手中的寒玉箫挥出,他本就看不起天威狂神,即使天威狂神出手不凡,气劲惊天动地。

  轰…

  两般兵器相撞击,相互吻上了,爆发出骇人听闻的声音,火花四,一团圆形的气劲在两般兵器为中心向周围逐渐膨,产生的余力让周围环境中的花草树木,山石灰尘随之起舞。

  天威狂神也知道自己一个照面下讨不了好,本就没指望首击有效,一击之后迅速的移动影,拐杖连连挥手,拐杖所产生的惨影在阅秉更周环绕,每一个惨影都出现在阅秉风的要害部位,同时天威狂神得意的哈哈大笑,这种打斗让他到畅快,这是他千年以来无拘无束的一次打斗。

  在枫宜山的时候,王冰另有目的,他急于出去,两人之间的打斗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冲突,现在不同了,他没有心理力,没有任何负担,将内心的畅快发的淋漓尽致。

  他喜阅秉风却是气恼,一个不如自己的修炼者可以在自己面前狂妄无知,狂笑声不绝于耳,拐杖产生的幻影都不离他上的要害部位,把他阅秉更不放在眼里,这就像一个小氓远远的对着一个有份的人吐口水,伸出手指比划着下的收拾,瞪眼翘嘴冷嘲热讽。

  阅秉更终于动了真火,全一震,形成一道护壁,任凭拐杖产生的惨影击中,寒玉箫手而出,幻化成一支巨形玉箫,制在天威狂神的拐杖上。

  惨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天威狂神形一滞,缓慢下来,无形的力让他举步维艰,将他的攻击力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

  天威狂神内心大吃一惊,没想到阅秉更这么厉害,让他的呼几乎窒息,顾不得再继续攻击,连忙向后退,吼道:“他的,厉害,差一点儿要了我狂神的命。”

  阅秉更收回寒玉箫冷声道:“知道厉害就滚吧,我再说一遍,这里不你们,想耀武扬威这里不是地方,希望不要让我将你们赶走,那很不好。”

  狂神如果就此罢手,那他不是狂神,何况边王冰有没动,他就不相信和王冰两个之人斗不过阅秉更,再说,他厉害的法宝还没亮出来,当然他也知道阅秉更连亮出法宝的意思都没有,如果真正亮出来,他天威狂神吃不了兜着走,可是,让他现在停止没那么简单,因此,狂神在返回来的同时,拐杖手而出,带着犀利的呼啸声逐渐放大,不亚于刚才阅秉更的巨形寒玉箫。

  阅秉更着呼啸而来的拐杖,神愈来愈冷,冷声道:“不识时务,原该受些教训,也好,我长年不动手,今天就陪你玩玩,希望你不是虎头蛇尾,小子,我让你知道狂妄的后果…”

  天威狂神怎么能容忍阅秉更说下去,哈哈狂笑道:“我狂神又不是没见过世面,不用你这么提醒,来就来,少废话。”

  阅秉更在嘴皮子上占不了多少便宜,冷笑道:“狂妄的人我见得多了,希望你有狂妄的本钱,小子,将你最犀利的法宝拿出来吧,不然的话…哼,你再没有机会了,我是为了你好。”说着寒玉箫一扬,指着天威狂神。

  天威狂神内心也知道阅秉更的能力不是他能对付的,拐杖在阅秉更面前没攻击效果,那只有拿出翻天印,不过狂神也不多大的把握。

  王冰一看天威狂神的样子,就知道他要祭出翻天印,这不是王冰的本意,在这里打来打去解决不了问题,忙道:“两位,点到为止,就到这里吧,再打下去没意思…”

  狂神哈哈大笑道:“小子,这里暂时没你的事,你就在一边看着,难得遇到一个手,如果不玩两下子,那多没意思。”

  王冰无奈的摇摇头,面对这样强大的手狂神真够狂妄的,就是为了玩玩,还能说什么,只好等他们玩够再谈别的,摇头道:“那好吧,你们继续,我就在旁边不打扰你们。”说着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石头了下来,距离两人的战场有百米的样子,完全是一副旁观者的态度。

  阅秉更用奇怪的眼光看了王冰一眼,一个普通人有这么大的胆子?随即又想到王冰一个耀武扬威习惯了的贵公子,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像这种没见过世面,只知道在家里耀武扬威的人,以为所有的人都为围绕着自己转动,内心冷笑一声,也不再理会,像这种自以为是的公子他不屑一顾。

  阅秉更神自然是逃不过天威狂神的眼睛,他忍不住狂笑道:“小子,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一天被人不屑一顾,真是痛快,让我心情舒畅,全舒服,哈哈…”王冰笑道:“不要笑我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我看啊,你狂神等一下有得忙,不要兴的过早,你们两个就当作没看见我好了。”

  王冰和狂神的谈引起了阅秉更的注意,他仔细的打量着王冰,接着内心暗骂自己今天真是瞎了不得眼,看看王冰头上的凤玉簪和额头上的龙园就知道不同凡响,像这种修真者炼制的法宝普通人那能拥有,即使有修真者可以送给王冰,但头上的玉簪他看出带着仙灵之气,分明是仙器一类的东西,不是修真者的能力能够炼制。

  看到这里他内心恍然我镇静自若的态度不是无由,而是有凭借,那就是说王冰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是明的修真者,不然的话那能拥有这种带着仙灵之气的法宝,再说,一般人能拥有一两件法宝已经很了不起了,但王冰将仙气类的法宝当作装饰品,显示着不同寻常。

  天威狂神狂笑道:“小子,看来终于有人认识到你的价值了,有前途,前途广阔,那你就好好欣赏,看我狂神的。”

  阅秉更当然不会将狂神放在眼里,面向狂神反而闭上了眼睛,双手负在后,寒玉箫在头顶盘旋,周形成了一道护壁,那意思是说等着狂神的攻击。

  天威狂神被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怒了,狂笑声不绝于耳,印决连点,翻天印带着震耳聋的声音从上空砸了下来,每一个印砸向了阅秉更的周,对着王冰吼道:“小子,你怎么无动于衷,不怕我们将这颗星球砸个底朝天?”

  王冰那能不怕,无奈道:“不要卖乖,还是先顾你自己吧。”说着望了龙一等人一眼。

  龙一向王冰一点头,带着几人迅速在两人的斗场周围布下一个九天小阵,以防两人法宝毁掉这颗星球。

  龙凤三十六子自从跟在王冰边以后,除了努力修炼提修为,学习现代先进科技,像九天大阵这类阵法王冰无私的传授给了他们三十六人,三十六人跟着王冰边一二十年,表现的忠心耿耿,时时刻刻维护着王冰的安全,王冰的很多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办,就像现在,他们可以代替王冰布阵。

  王冰也冒了天大的风险传授给他们,王冰所有的秘密都离不开九天大阵,一旦九大阵的秘密为他人所知,九天山基地和冰星总部成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地方,凼腊等星球上关着的飞鹰山庄分院弟子会轻而易举的走出来,这一切对飞鹰山庄而言不再是威胁,但三十六人是王冰的近护卫,他们能够付出真心,经过这么多年,王冰相信了他们,也相信他们不会将这些在任何情况下告诉他人。

  当然,九天大阵的最重要的几个地方王冰没告诉他们,不是不放心他们,是预防那些惊天动地的超级手,以他们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神识伸进别人的脑海里,那秘密不是秘密了,王冰就是预防这一点,并不是不相信三十六人。

  在龙一等人布下小九天阵的同时,天威狂神的翻天印以骇人听闻的攻击砸向阅秉更,阅秉更冷哼一声,寒玉箫倐幻化成千百道影子,击翻天印,在轰轰隆隆的爆炸声中,一个又一个的翻天印被阻拦在阅秉更的护壁外。

  天威狂神印决连点,接连不断发出翻天印,这老小子明知道会输却攻击的不遗余力,内心差一点儿乐翻了天,得意的狂笑声与翻天印的爆炸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另一番味道。

  尘土飞扬,碎石舞,回龙江上波涛翻天覆地,巨大的头一个接一个以不规则的形式在江上汹涌,甚至于连两人的上空也随着气劲带动着涛移动旋转,一道道的洪水从山上扑下,如山洪暴发,但是,两人的周围二十丈内滴水也无,干干净净。

  天威狂神打出了兴致,番天金印打了出来,王冰忙道:“狂神,点到为止,不要再玩了,快收手。”

  天威狂神得意的笑道:“小子,你少来,我难得找到这种机会,你就让我兴一下,再说,你在周围布下了阵法,又不损坏阵外的任何东西,你担心什么,在一旁看你的吧。”

  阅秉更到有点不对劲,一听天威狂神的话,不由自主的向周围打量,内心暗自吃惊,就在转眼间能布置一个阵法,就是他也无法办到,但也因为有这个阵法而大为放心,对于狂神的翻天金印不屑的一笑,一点印决,寒玉箫发出吱的一声极为刺耳的声音,那种声音极为怪异,随着怪异的声音发出,一道金的光芒将巨大的翻天金印罩了起来,在无声无息中,巨大的翻天金印分裂成碎片。

  天威狂神再也狂不起来,翻天金印的威力他知道的很清楚,以他的修为而言,能发出这样的翻天金印,那是因为翻天金印有特殊的一面,也就是说超出了他的修为能力,翻天金印发出去以后,连他自己不能完全控制,能放不能收,上次被我的九转塔破掉,那是九转塔的特殊威力,这已经让他难以置信,但是现在阅秉更却凭借着自的修为破掉了翻天金印,而且无声无息,他还能狂起来吗,但不信邪的他一个又一个的翻天金印发了出来,每一个狠狠的砸向阅秉更。

  阅秉更水手点出,刺耳难听的声音从寒玉箫中发出,随着一道道的金光芒闪烁在、翻天金印,口中冷声道:“小子,你还是收起这种不入眼的玩意吧,如果没有其他能拿的出手的东西,我劝你最好见好就收,不然的话,哼…”天威狂神那会收手,是那种不到黄海心不死的人,一发狠,印决点的更快,翻天金印带着轰轰隆隆的威势扑了下来,他就不相信自己的翻天金印在阅秉更面前这么无用,连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阅秉更一声长啸,随手点出,这次寒玉箫发出的是咯的一声,不但击破了天威狂神的翻天金印,在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威力继续向天威狂神攻击,冷笑道:“你小子不但狂妄,更是不识时务,应该受些教训。”

  天威狂神到不妙,咯的刺耳声让他脑门子一炸,晕头转向的,内腑翻天覆地的翻腾,如刀刺般产生巨痛,手中的拐杖几乎把握不住,形连连后退,但是,咯的刺耳还是继续在攻击着他,似乎将他粉碎骨才罢休。

  王冰也大吃一惊,内心着实吃惊不小,翻天金印的威力我清楚,想不到在阅秉更手中就像小孩子的玩意,王冰在怀疑瑶彤的情报不准确,怀疑瑶彤低估了阅秉更修为,他这种修为已经到了超凡如胜的地步,决不是比王冰和天威狂神一些的手。

  看出狂神的狼狈相,王冰再不出手狂神就会毁在阅秉更手里,不但王冰失去了一个手,也少了一个对付飞驰鹰山庄的助手,印决一点,九转塔迅速出现在天威狂神上方,发出翠绿的光芒,用字决将咯的刺耳声进塔内,这才让天威狂神从死里逃生,王冰在祭出九转塔的同时喊道:“前辈请住手,我们没有恶意。”

  而王冰的人也闪电式的出现在阅秉更与天威狂神中间,阅秉更似乎难以置信的望着王冰,今天王冰给他的惊讶太多了,首先是他将王冰看做一个手无缚之力的人,接着发现他走眼了,王冰是一个修真者,后来又发现王冰以不可能的形式在这周围布置下了阵法,现在又以不可能的形式瓦解了他的攻击,直到现在为止,他在惊讶的同时无法攻击王冰的修为有多深,因为王冰到现在没出手攻击,他无法看出。

  其实这个字法决是王冰在枫宜山与天威狂神相斗的时候,无意中手了天威狂神的翻天金印,由此产生灵,又发现了九转塔的一个奥妙,之后我继续琢磨,形成了一个子法决,刚才在收阅秉更发出的咯的刺耳声音时得心应手,就这么简单,并不是王冰的修为有多深。

  天威狂神心有余悸的看着阅秉更,接着对王冰苦笑道:“小子,想到我接连失利,翻天金印首先在你手下无功,今天败的更惨,真是无脸见人,好了,剩下的事情给你了,轮到我在一旁看戏,我相信你小子花样翻新,法宝层出不穷,一定能给我挣回面子。”说完后一拍向一旁走去,看他现在走路的样子,就知道刚才阅秉更的攻击让他受了很大的打击。

  阅秉更冷冷的望着王冰,内心在衡量着天威狂神的话,好像王冰有能力击败他,在怀疑修真界什么时候出现了王冰这么一个人,但又想不起来。

  王冰笑道:“前辈,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事找你,请不要误会。”

  阅秉更冷冷的盯着王冰,并没有立即接言,半晌后冷声道:“我不和任何人谈,你们还是走吧,我当作没见过你们。”

  王冰收敛脸上的笑容,望着阅秉更道:“我这个人很少求人,为了自己的事情我想一般不会轻易向人低头,但是,我今天找上你不是为了自己,不管你有没有兴趣,你先应该听听,我相信前辈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阅秉更没想到王冰找他不是为了自己,但也在内心冷笑,不是为了自己就是为了他人,这有什么分别,对他来说都一样,干脆仰首望天道:“你们走吧,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人,但月我没任何关系。”

  天威狂神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今天吃了一个闭门羹啊,你现在应该将对待我的一套拿出来,快啊,应你的九转塔来对付他,让他知道你小子的厉害,哈哈…”对于天威狂神的幸灾乐祸王冰没有理会,望着阅秉更道:“如果我要说的事情与你有关系呢,那你还是不愿意跟我谈吗?”

  王冰已经改变了注意,像阅秉更这样的手,不适合介绍给纳梅公主,那是大材小用,更应该将争取到对付飞鹰山庄或者说更手,因此,才危言耸听,将他自己也牵扯到事情里面,不怕他不谈。

  阅秉更果然不出所料,本来仰首望天,猛地盯着王冰,道:“不要故意危言耸听,我能有什么事情,我长年在这里修炼,不与修真界的人往,任何事情与我无关。”

  天威狂神见王冰两个人谈了起来,大失所望道:“小子,我看不起你,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本就和九天血魔神名不副实,我想,你现在应该是咆哮如雷的发动攻击,然后我们走人,这个阵法反正除了你自己,没人能破除掉,又不怕跑掉,然后下次再来,如果还不答应,那就永远将人关在这里,岂不妙载。”

  他这是在报复王冰对待他的一套,但他也不想想,他是为什么被关起来的,王冰不这样做将他冒然放出来,那个后果就严重了,而阅秉更本就与世无争的在这里修炼,是王冰找上了他,他也没有危害到任何人,包括百拉星球上的人,王冰怎么像对待他一样对待阅秉更。

  阅秉更皱着眉头望了一眼周围环境,对于狂神的话半信半疑,内心在怀疑王冰是不是真有这个能力,如果说王冰真有这个能力,那他岂不是要被关起来,但他有不服气,一个阵法有什么了不起,他难道就没能力破掉,一年不行可以用两年,或者百年千年,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让他谈事情,他觉得有被人胁迫的觉,因此冷冷的哼了一声。

  王冰为了表示自己的真诚,向龙一等人一挥手,龙一等人立即向四周闪起,等撤除了阵法之后,望着阅秉更道:“前辈觉得现在怎么样,愿意与晚辈谈谈吗?”

  阅秉更哼了一声,向上方闪去,这就是说他同意谈谈,王冰微微一笑,向龙凤卫一挥手,向阅秉更闪动的方向飞去。

  天威狂神跟着王冰后,吼道:“小子,你这样很不公平,当时你是怎么对待我的,现在又是怎么做,前后的方式相差悬殊,你小子是不是看不起我狂神。”

  王冰哈哈笑道:“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么多,我就不明白,如果我对待任何人的方式都一样,那我不是很失败,难道每一个人都和你狂神一样,前辈难道连这一点也想不通。”

  狂神不以为然道:“你少找借口,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你前后不同的对待方式。”

  王冰摇头道:“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那你就把自己当做傻子好了,现在已经到了,先谈正事要紧。”

  天威狂神瞪了一眼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按好心,遇到你之后,我好像开始倒霉起来,什么事情都要吃亏,总有一天我和你小子算这个帐。”

  眼前是一处致雅观的两层木楼,占地面积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给人一种超然物外的舒服,在木楼前面站着一个年轻人,一,脸上带着憨厚,见王冰几个落下,上来道:“师傅有请,各位请跟我来。”说着将王冰带进木楼的客厅。

  客厅内阅秉更已经在一张竹制的桌子前,正在品茗,年轻人对阅秉更道:“师傅,客人到。”

  阅秉更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也不站起来,只是一指椅子道:“随便,我想听听有什么事情与我有关系。”

  王冰也不客气,首先了下来,狂神望了一眼阅秉更,接着又走了出去,他知道王冰要谈什么,对这些他没兴趣听,还不如到外面走走来的畅快。

  王冰略一沉思道:“不知道前辈对黑魔门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阅秉更一愣,接着道:“黑魔门昔年被人连拔起,但不可不承认,当年黑魔门在修真界,世俗界闹腾的很过分。”

  王冰道:“如果现在黑魔门出现在修真界的话,前辈认为会不会和昔年一样给修真界世俗界造成同样的灾难?”

  阅秉更不知道王冰的想说什么,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王冰道:“事实上前辈也知道黑魔门如果出现的话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我想说的是,连前辈这样的人也会被席卷其中,当年的黑魔门我们暂且不说,如果他们现在出来,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前辈认为我说的是吗?”

  阅秉更内心也承认王冰的说法,想了一下道:“黑魔门的事情我听说过,当然,你九天血魔神我也知道,我刚才改变注意,就是因为你是九天血魔神,你在事情我听说的比较多,如果说修真界能让我看得起的人,你九天血魔神王冰算是一个,不你说,当年你在公布的克制黑魔功的功法我也知道,当时我怀疑这个功法,内心颇为不以为然,但是,当我接触后才知道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功法,我也修炼了很不错。”

  这到是在王冰的意料之外,这话就好说了,笑道:“想不到前辈这么看重晚辈,到叫晚辈有受宠若惊的觉,实不相瞒,我这次来的本意是想让前辈在百拉星球帮助一个人,但后来见前辈的修为又改变了注意,觉得以前辈的修为,有重要的事情做。”

  阅秉更不明白王冰的意思,望着王冰没有说话,那是等着王冰的解释。

  王冰道:“我这次来到百拉星球,想改变这个星球的生活面貌,让平民百姓能够当家作主过上好子,但是,我本人没时间在这里,只好找一个手在她阵,了解到前辈隐居在这里,因此才有今天的一趟,可是见到前辈的手,才让我改变了注意。”

  阅秉更惊讶的望着王冰,一个修真者却关心世俗界中的事情,这是任何一个修真者不愿意做的事情,每一个修真者都在为名利或者说以大成境界为目标奋斗着,像王冰这样修真者那是不可能有的。

  王冰直言不讳将自己对付飞鹰山庄和黑魔门需要手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也将自己怀疑后两一界的手出现的可能告诉了他,希望阅秉更自己选择,而且,也将百拉星球的现状及将飞鹰分院关闭的情况说了一遍。

  阅秉更没有言,听着王冰的述说,神中不时的出现惊讶,神愈来愈凝重,想到了事情的严重,当然,如果他不参与王冰的事情,他完全可以置事外,一旦踏上王冰的这条路,那将是一条艰难的路。

  过了很久一会时间,王冰打破沉默道:“事情就是这样,在这件事情上我也没必要隐瞒前辈,其中的利害前辈也知道,至于怎么做我尊重前辈的选择,在个人的立场而言,我希望前辈能答应我。”

  阅秉更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你经过的地方飞鹰山庄的弟子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不但飞鹰山庄再寻找真相,也引起了整个修真界的关注,之所以大家都对你采取旁观的态度,那是因为你对付的是飞鹰山庄,又大公无私的将克制黑魔功的功法公布于众,如果没有后者,我想早就有人出面对付你了,我再想,你想短时间离开百拉星球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你想过其中的利害没有?”

  王冰惊讶道:“不知道前辈为什这么说?”

  阅秉更摇头道:“飞鹰山庄一直在关注着你的动向,佺郦星球上他们采取旁观的态度,而到百来星球上,他们一旦发现分院与总部失去联络,必定怀疑到你,经过这么多次的观察,进一步向你探测是少不了的,最佳的探测就是向你发动攻击,我想,你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王冰点了点头,在佺郦星球就想着他们会出面,但意外的是他们无动于衷,可能就是在等自己下一步的行动,现在出面攻击合情合理,不到意外。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