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零七章 秀士野夫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零七章 秀士野夫
  第二百零七章秀士野夫

  青蓝秀士的举动完全在王冰意料之中,不等青蓝秀士扑过来,迅速的接上去,他想将瓯花蕾强留下,目的是瓯花蕾,岂能让他如愿以偿。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花海绿山响起,众人两耳生痛,脑门子发麻,瓯花蕾更是紧张的往天威狂神怀里钻,现在她忘记了讨厌天威狂神,起码天威狂神站在王冰一边,在他边安全一点,两次受到青蓝秀士的惊吓,她才不愿意留下来。

  青蓝秀士无功落地冷声道:“你九天血魔神威震修真界,但我青蓝秀士并不见得怕你,小子,我是看在你为人不错的分上一味忍让,不要以为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就有好处。”

  天威狂神哈哈狂笑道:“青蓝秀士,大话不能随便说,你是不是怕九天血魔神…就看你现在敢不敢动手,如果你不怕那就上啊,我们都等着你来证明,不要让我们失望啊,如果你现在怕了,明天修真界会知道大名鼎鼎的青蓝秀士因为惧怕九天血魔神的神威,连动手也不敢,那就有笑料谈了,为了你青蓝秀士的脸面,你不能退缩,上啊。”

  如果说天威狂神四煽风点火,那么瓯花蕾就是推波助澜,她在天威狂神话落之后道:“对呀,我也想知道师傅九天血魔神厉害,还是你青蓝秀厉害,如果我师傅厉害,那你就乖乖的将花海绿山送给我,如果我师傅输了,我考虑告诉你怎么种花才有灵气,嘻嘻。”

  李红笑道:“小蕾蕾师侄,我保证花海山是你的,师兄会输给他?笑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人能在我师兄面前敢说厉害。”

  瓯花蕾绿着脸得意不起来,也不敢接李红的话,内心很闷,她现在希望李红立即消失,要么回到仙灵园去玩,反正不要在她前面晃来晃去,一口一个师侄就行。

  在几人的刺下,青蓝秀士眼睛内光一闪,大有跃跃试的样子,瓯花蕾的话让他心动了,如果真的能赢王冰的话,那他就得到了种花的诀窍,这事划算,而且,他在两次攻击之后知道他的修为远远超过王冰,赢不是问题。

  王冰冷声道:“你青蓝秀士做为一个前辈人,怎么能出手对付一个孩子,你目中无人,认为没有人在花草方面超过你…如果你真觉得有必要向一个孩子请教,可以放下架子,但是你看你现在,那有一点前辈人的样子,得不到就动手,想以修为强迫别人吗?”

  天威狂神兴奋的大喊道:“小子,不要讲大道理,你不会是怯场了吧,那很不好,九天血魔神怕了青蓝秀士,会让很多人失望啊,你的几个弟子都在这里看着你,不要让他们失望,不然的话,嘿嘿…”王冰回头道:“你就不要煽风点火,要不你上来,等你过瘾之后我再谈正事?”

  天威狂神当然想上来,不过,他前面输给了阅秉更,青蓝秀士比阅秉更修为多了,现在上去同样是输,他可不想一天连着输两场,哈哈笑道:“不要找借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不关我的事,如果你承认小蕾蕾是我的弟子,那我就上。”

  瓯花蕾当然不想成为狂神的弟子,忙道:“师傅,我可不要这个讨厌的人做师傅,你就教训这个青蓝秀士,把花海绿山让他送给我,然后咱们就离开这里,我讨厌这个地方。”

  两人的话让青蓝秀士想向王冰出手的意识愈来愈强烈,哼了一声道:“那好,我们就在手上见输赢,我赢了,这个小孩子就留下,我输了,花海绿山随便你们处理。”

  合夜一拉合天的手道:“看样子一场打是免不了,我们两个是不是向后退一点,这种手打起来我们两个没能力防守,会殃及池鱼的。”

  合天摇头道:“不用,你看这里还有天威狂神和阅秉更两个手,怎么能伤到我们,放心吧,我们会没事的。”

  合夜有些担心道:“这些人一个个脾气古怪,谁知道他们到时候会不会帮助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合天不在乎道:“天威狂神可以不理会我们的死活,阅秉更却不会,他现在已经站在王公子一边,再说了,他的弟子也在这里,出手帮忙是肯定的,你就少啰嗦了。”

  他们两个的谈话声音虽小,但天威狂神和阅秉更听的一清二楚,冷笑道:“两个小子真没出息,前面还没动手,就怕成这样,嘿嘿,本来我还可以帮助你们,现在嘛,你们两等死吧。”

  合天合夜两人没敢接口,怒天威狂神的后果他们心里清楚,说不定一掌拍死他们两个,不过在内心却不以为然,如果他们有天威狂神这么的修为,那又怕什么,问题是他们没有,只有自求多福。

  王冰没理会天威狂等人的煽风点火,望着青蓝秀士冷笑道:“前辈真有面子啊,为了一个孩子不顾一切,可惜,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承认修为差你很远,不是你对手,即使我是你的对手,不会拿着自己的弟子做筹码,这种事情你青蓝秀士可以做出来,我九天血魔神做不出来。”

  瓯花蕾喜道:“还是师傅对我好,嘻嘻。”

  小石低声问道:“小山,你说师傅在谦虚,还是真不是青蓝秀士的对手?”在他心目中,我是无敌的,应该不会输给青蓝秀士,但因为我这几句话他内心很疑惑。

  小山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师傅应该不会灭自己的威风,长青蓝秀士气势,是不是师傅另有打算?但这些…只是师傅知道。”

  场中的青蓝秀士不管那么多,双掌一翻道:“小子,这些大道理对我没用,如果我青蓝秀士理会这些,就不会跑到这里来种花,你还是省省吧,接着吧,不要坠了你九天血魔神的威名。”

  一道强大的气劲从青蓝秀士的掌中汹涌澎湃的扑出来,向王冰了过来,手出手就不一般,随手挥手就有这么大的威力,王冰唤出九天神甲,一扬空明箫,反击青蓝秀士的攻击,冷声道:“既然前辈坚持要这么做,晚辈奉陪到底,雷。”

  随着王冰的出手,雷字法决试探的攻击向青蓝秀士,虽然是试探的攻击,但威力不可忽视,像青蓝秀士这种老家伙,一般的攻击是没有作用的。

  青蓝秀士急于击败王冰,一声冷叱,接着手中出现一朵蓝中带紫,鲜艳夺目的莲形花朵,随着莲形花朵的出现,一阵扑鼻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不愧是种花修炼的人,使用的法办是鲜花。

  青蓝秀士一震手中的莲形花朵,将雷字法决的威力阻拦在两丈以外,雷字法决像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冰内心苦笑,这就是手的威力,随便出手不同凡响,雷字法决在使用以来,首次出现这样无功的现象,虽然说这种情况在意料之中,但内心有一丝的不舒服。

  不等王冰做出反应,急于求成的青蓝秀士伸出中指一弹,莲形花朵带着美丽的弧线向王冰飞了过来,在触及以王冰为中心的一丈内是,莲形花朵突然间盛开,接着莲叶瓣瓣而飞舞,形成一个圆形,向王冰的护壁内继续接近。

  王冰当然不会让美丽的鲜花接近边,不认为这种美丽的莲叶除了美丽没有其它作用,那是致命的花朵,迅速调动提出真元旋转,手印连点,金,木,土三法决出现在周围,将自己保护了起来,火在法决咆哮如雷般的向美丽的花朵扑去,让人觉得可惜。

  瓯花蕾就是这样,莲花的美丽鲜艳让她特别喜,望着咆哮的奔雷,她急切喊道:“师傅,不要破坏花朵呀,这么好看,你打坏了多可惜。”

  李红忙道:“小蕾蕾师侄,那是假的呀,你急什么,你喜的话让师兄给你一朵不就好了,如果你喜修炼,自己可以幻花出各种各样的花朵,这有什么希奇的。”

  瓯花蕾一喜,如果她懂修炼就好了,可以幻化出自己喜的花朵,但随即想到要呆下来苦录修炼,又打了退堂鼓。

  就在瓯花蕾关心着莲花被损坏时,在雷字法决下,莲花完好无损的继续飘扬,咆哮的玄炎火并没能将莲花的攻击瓦解,莲花在火中显得更加娇艳美丽,像一个顽皮可的小姑在跳舞。

  王冰一边调动真元急速转动,一边以雷火水三法决联合攻击而出,将莲花的威力阻拦在外,勉强没有让莲花近,金木土三法决形成的护壁完好无损。

  青蓝秀士哈哈笑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九天血魔神,就这两下子值得我佩服,不过,单单这些还不够,如果你不拿出九转塔,失败就在眼前。”

  王冰被青蓝秀士这种独具匠心的法宝起了雄心壮志,哈哈笑道:“前辈请放心,该拿出来时,我决不吝啬就是,我知道前辈只是随手攻击,希望前辈让晚辈见识一下你独具一格的法宝,让晚辈有个学习的机会。”

  天威狂神不道:“真是假正经,打就打,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明明内心恨不得将对方击败,表面上却说的冠冕堂皇,虚伪。”

  阅秉更冷声道:“这不是虚伪,王公子本就不想出手,在被迫下见识到青蓝秀士独具匠心的法宝,被逗出了兴趣,想亲自斗斗这种独具匠心的法宝,也不能说虚伪。”

  天威狂神冷声道:“那就打呀,说那么多做什么,不是虚伪是什么,假正经。”

  李红不道:“我要告诉师兄,原来你在表面上对师兄很好,背地里却是很不,一肚子的坏水。”

  天威狂神冷哼了一声,没理会李红,内心却不以为然,告诉又怎么样,他难道怕了不成,大不了再打一场,那他求之不得呢,不过他也不反驳李红,毕竟惹火李红他讨不了好,王冰边的这几个人他一个也惹不起,烦也会被烦死,他不划算。

  阅秉更有意为小山等人介绍,让这些青年人多一些见识阅历,他望着斗场中道:“青蓝秀士的法宝在修真界算是一绝,独出心裁,难得他出手让人见识到,一般人不配他出手,今天青蓝秀士一方面是听到王公子在修真界的威名,有意识的想打一场,毕竟这种手他往难以碰到,另外一方面就是想将小蕾蕾姑留下。”

  瓯花蕾翘着嘴道:“谁稀罕留下,我才不想留在这里,不过,他要将这些花送给我,那我就不客气的接受。”

  在王冰斗志昂扬的时候,青蓝秀士也忘记了他的初衷,手中的莲花随之不见,幻现的一朵带刺的玫瑰,鲜红滴,含苞放。

  青蓝秀士的法宝是以花为主,没一朵代表着不同的威力,玫瑰多刺,人人喜,但要防着被扎手,现在他拿出的玫瑰威力就远远的过莲花。

  王冰赞叹道:“好漂亮的玫瑰,真是玫瑰中的极品,可惜,这朵玫瑰更多刺,晚辈怕是承受不起呀。”

  青蓝秀士带着一种得意,那是一种自豪,他冷声道:“不错,玫瑰多刺,但这朵玫瑰刺更多,在九天血魔神面前,我不能小气,不因为你是一个晚辈小看你,这朵玫瑰配得上你九天血魔神的份。”

  王冰点点头,算是谢青蓝秀士为人虽然怪癖,但看得起自己这个对手,随即一点印决道:“那前辈就接着了,水火雷齐发,第二转。”

  三决的威力非同小可,第二转的威力更大,气势汹汹的向青蓝秀士狂奔而去,大有噬的趋势。

  天空中因为三决的威力,似乎是在一个风雨加,雷声轰轰隆隆的天,让人到内心沉闷,或者昏昏睡,心情随之郁闷。

  青蓝秀士点点头,意王冰现在攻击,这次是他需要的,不过,在他看来,这威力不足以让他到威胁,手中的玫瑰一扬,逐渐放大,似乎以极快的速度在增长着,迅速的开放,随着玫瑰的开始,鲜红的玫瑰释放出它的本,向外扩散,所到之处,沉的怪异气氛无形中消失,玫瑰的光芒逐渐向几十丈外扩大,水火雷三决产生的沉闷气氛被瓦解无形,让暗的天空又恢复如初,大家内心的郁闷难受被散发着芬芳的玫瑰所代替,全轻松愉快,心情舒畅,惬意之极。

  瓯花蕾忍不住喊道:“好漂亮啊,好香,我喜,师傅,你一定要将这朵玫瑰给我,我要定了。”

  王冰没理会瓯花蕾的叫喊,内心却大骂自己笨,鲜花本就让人喜,代表着美好的一面,却以水火雷三法决夹带着暗的气氛攻击,如果修为相差不下或者于对方还好说,现在对方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更不用说能克制对方的玫瑰。

  内心省悟,立即将想法用法决点了出来,光之法决开道,土字法决随之而行,木字法决配合,光字法决首先以温和的光芒照在玫瑰上,让玫瑰更加娇美滴,接着土字法决以容纳万物的怀出现,将玫瑰容纳在土字法决的伟大中,然后木字法决制造出优美的环境,陪衬着玫瑰的美丽,让玫瑰显得鲜艳夺目。

  众人对这种变化到欣喜,在这种环境内让人连忘返,玫瑰本的魅力已经让众人赞叹不已,有了这些陪衬,大有美不胜收的觉。

  阅秉更赞叹道:“我今天终于见识了九天血魔神的能力,他的修为是不如青蓝秀士,但这种采用的克制方法,不亚于青蓝秀士独具一格的法宝,两人在斗法上不分胜负,或者王先生稍胜一筹。”

  天威狂神内心不赞成这种说法,他喜的是那种斗的你死我活,震撼人心的方式,像这种斗了半天就是一个环境的变化,除了好看没别的,他不喜

  李红一拉瓯花蕾道:“这种环境太美了,小蕾蕾,下次一定要师兄在龙园内给我们设置一个这么美的地方,还有那朵玫瑰,也要有。”

  瓯花蕾早就看的内心羡慕不已,眼睛内带着全部归她所有的光芒道:“是呀,师傅懂的这么多,怎么龙园内没这种环境,仙灵园内很不错,就是不方便。”

  两人现在忘记了份的问题,谈的很愉快,李红笑道:“怕不是不方便吧,仙灵园内你的师叔太多,惟有你辈分最低才不敢去吧。”

  瓯花蕾被李红说中要害,嘻嘻一笑不敢反驳,内心道:“那么多师叔我才不想去,见一个就要喊师叔,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小山忙道:“师傅没说的事情,你们两个最好不要说,有些事情你们不是不知道,涉及到很多人的生命,如果有什么变化,师傅怕是很生气的。”

  经过小山的提醒,瓯花蕾李红两人一伸舌不敢再谈仙灵园的事情,仙灵园内的、那些元婴体出了什么事情,她们两虽然在王冰面前撒娇也没用,像这种事情她们也不敢随便开玩笑。

  但阅秉更和天威狂神听在耳中,内心在想着仙灵园的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和龙园差不多的一个法宝吧,听瓯花蕾几人的口气,里面有很多重要的人物,还有很多是王冰的同门,他们两人内心在猜测着,但得不到要领。

  青拉秀士想不到王冰有这么一招,内心微愣,叹为观止,他承认九天血魔神名不虚传,有值得自傲的本钱,但仅仅是这些还不够,不放在他的眼里,自傲的笑道:“很不错,想不到我青蓝秀士终生与花草为伍,从来没有想到过有这种美妙的环境,这才是真正的优美,与我以前的花海相比,显得很朴素大方,意境更胜一筹。”

  王冰摇头道:“这你就错了,幻境就是幻境,不管多美丽,那是假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是自然规则,违背了这个规则,就失去了意义。”

  青蓝秀士对花草的痴超出了王冰的想象,他目光中带着痴道:“怎么会呢,你看这么美,这么漂亮,世间难得有这么美丽动人的环境…”

  王冰冷冷一笑,青蓝秀士的怪癖就在这里,为了这些花草可以忘记一切,但是,现在不是让他沉浸在这种幻境中的时候,大喊一声道:“收。”

  随着喊声,土,木,光三法决倐地将包围着玫瑰夹在中间,从中穿过,光的灼热光芒先令人玫瑰凋零,土字法决将凋零的花瓣埋藏起来,木字法决紧接着迅速在埋葬玫瑰的上方占有,接着三法决消失无形,王冰和青蓝秀士两人之间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青蓝秀士一愣之后气极吼道:“你是什么意思,说,你是什么意思?”

  王冰冷声道:“没什么意思,幻境就是幻境,我之前就说过了。”

  青蓝秀士不理会这些,吼道:“不,这不是幻境,是真实的,我可以将这种真实环境设置在花海绿山中,都是你…”气极之下,一掌劈头盖脸的朝王冰劈来,气劲中带着犀利的呼啸声,这一掌的威力达到了极点,是他中的怒火全部释放。

  王冰知道难以接下这种极具威力的攻击,形向后急速闪动,尽量避开掌劲的正面,同时九转塔随之祭出,迅速向前击。

  轰…

  塔掌接触后,九转塔在轰轰隆隆的爆炸声中被劈了回来,去的快,返回的更快,但也将青蓝秀士的掌劲阻拦了下来。

  震耳聋的响声让小山等人急忙掩耳,即使是这样,耳中被震的发麻,针刺般的巨痛,只有天威狂神和阅秉更两人无动于衷,好像没听到一样。

  天威狂神哈哈大笑道:“对啊,就是这样,这才过瘾有看头,但小子你也太看得起对手了吧,九转塔怎么出现的这么早,你应该在最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真是年轻人,沉不住气。”

  阅秉更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王公子是在了解青蓝秀士实力的基础上,知道普通的攻击无效,是以一出后就是厉害杀着,青蓝秀士刚才的一掌不是随意的发出,而是全力以赴,中间夹带着怒火,更具有威力,这只能说王公子经验老到,眼光犀利,看出了其中的利害。”

  阅秉更当然不屑反驳天威狂神,如果这里只有天威狂神,他不会说这一番话,他这么说是冲着他的弟子付竹青,天威狂神个,说出来的道理都是以他自己的想法为中心,并不是客观的评价,这很容易误导付竹青这样没有经验的年轻人,所以他才出言解释,中肯的评价场中的情况,让付竹青等人知道局势的变化。

  小山问道:“前辈,我师傅是不是在修为上比青蓝秀士低一点?”

  阅秉更点头道:“是这样,你师傅年龄不能和青蓝秀士比,如果你师傅修炼的年龄有青蓝秀士这么久,当然要出青蓝秀士。”他说的很含蓄,无非是说,王冰暂时不是青蓝秀士的对手,如果修炼青蓝秀士的年龄,修为比青蓝秀士,但那是以后不是现在。

  一直对修真了解不多的瓯花蕾平时胡里胡涂,现在却很明,她可不愿意人说王冰的修为不如别人,反驳道:“我师傅最厉害,谁也不是我师傅的对手,青蓝秀士他休想是我师傅的对手。”

  众人没有反驳瓯花蕾的话,这种崇拜心理他们能理解,而李红也是一个典型的崇拜心理,她极为赞同瓯花蕾的说法,娇声道:“当然是我师兄最厉害了,如果师兄拿出真本事,两个青蓝秀士也不是对手,师兄,你一定要证明给大家看看。”后面的一句话她大胜的喊叫出来,目的是让王冰听到,也有向众人示威的意思。

  “哈哈…”众人耳边响起雄厚的笑声,人影闪动,一个材魁梧,两眼炯炯有神,厚大脸,穿着极为朴素,间别着一把黑斧头的汉子出现在半空中,他望了一眼斗场中的王冰和青蓝秀士,又望着李红,笑道:“小姑,你说的没错,这个假秀士能有什么本事,那都是唬人的,他莫名其妙的种什么花草,自以为是,以为天下就他的花草最好,小姑,我支持你,让你师兄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假秀士,哈哈…”魁伟大汉的出现引了众人的眼光,他在半空并没有降落下来,得意洋洋的在上面看着,任何都想到他是一个修真者,普通人那有在半空的道理。

  王冰已经猜测到他是谁了,他应该是竹山野夫,喜种地的一个怪物,看他的打扮就不会猜错,他的打扮就是普通农夫的样子,说他是怪物,他还真是,即使喜种地,作为一个修真者也没有必要刻意的打扮成农夫的样子,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怎么样的一个怪物了。

  本来暴跳如雷要攻击王冰的青蓝秀士停止攻击,双手负在后,冷冷的盯着竹山野夫没说话,神中带着一种嘲笑。

  竹山野夫的出现打扰了李红,她不客气的骂道:“你是什么人,我师兄的事情关你什么事,装模作样,你一定不是好人,没事到一边去玩,不要打扰我们的正事。”

  竹山野夫老脸一红,干笑了两声道:“小姑,你好伶俐的嘴齿,我就是竹山野夫,竹山野夫就是我。”说着一膛,看来他是一个喜炫耀的人物。

  李红一翘嘴道:“没听说过,看样子你喜种地,快种你的庄稼去吧,这里没你的什么事,不要干扰我们的正事。”

  竹山野夫跳了起来,降落在地上,面对着李红,吼道:“你说什么?没听说过我竹山野夫?这怎么可能,我不就是在这里吗?”

  李红被吓了一跳,接着想到她是九天血魔神的师妹,又胆量大了起来,不以为然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没听过就是没听过,我师兄九天血魔神才是众所周知,大大的有名,在修真界威名赫赫,哼,竹山野夫四个字一听就没意思,不就是山上的一个老村夫吗,不值得一提。”

  竹山野夫黑着脸望向王冰,嘿嘿笑道:“我竹山野夫想不到威风一世,在一个小姑眼中一钱不值,九天血魔神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杀气,嘿嘿…”瓯花蕾掩着耳朵道:“笑的真难听,不会笑就不要笑,像是鬼叫声一样,你想用笑声吓人啊。”

  竹山野夫一再被小姑刁难,张着口半晌不知道说什么,他一个自以为是了不起的手,连连吃瘪,内心的恼羞成怒,又不知道怎么说,将一肚子的怒火全部转移到王冰上,这些都人与王冰有关系,他不找王冰找谁。

  但不等他向王冰发难,青蓝秀士狂笑起来,似乎到极为好笑,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情。

  竹山野夫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青蓝秀士,冷声道:“假秀士,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青蓝秀士笑了很久才收敛笑声,接着一声冷哼,望着竹山野夫,眼睛内光闪烁,半晌后道:“你一个没出息的庄稼汉想要丢人现眼也就算了,但是,我青蓝秀士与你庄稼汉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到好,跑到我花海绿山来撒野,我到要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冰听着两人的争论,内心估计两人之间见面就是斗个没完,常常大打出手,现在竹山野夫出现在花海绿山,青蓝秀士抓住了把柄,质问起来,内心暗笑这些老怪物的怪癖,向后退了两步,让两人面对面。

  竹山野夫再次一愣,不由自主的向周围看了一眼,他确实站在花海绿山,本来他在上面不下来,被李红刺两句,忍不住跳了下来,忘记了这是青蓝秀士的地盘,不过,他不是那种讲道理的人,不在乎道:“来就来了,又怎么了,我知道花海绿山是你的,今天这里出现的人很多,又不是我一个,你应该先找先出现的人,然后才能轮到我。”

  青蓝秀士脸上出现红晕,他太生气了,冷声道:“来就来了?你把我花海山当作是什么地方,如果你这个没出息的庄稼汉不知道也就罢了,但你清楚的知道这里不你,却依然踏上来,你这是向我挑衅,我青蓝秀士岂是那种怕事之人。”

  竹山野夫如果好说话就不会和青蓝秀士见面就吵架,斗个没完,他现在知道自己理亏,但嘴上不饶人,不以为然道:“你的花海绿山有什么了不起,有我的竹山林海的好吗,你自己也知道没有,大不了你到我竹山林海去上一次,咱们就扯平,谁也不欠谁的。”

  青蓝秀士内心嘿嘿冷笑,盯着竹山野夫没说话,神中带着嘲笑,不屑一顾。

  竹山野夫当然见过这种难看的笑容,眼皮吧嗒一翻,厚厚的嘴一张道:“你这什么意思,你以为你笑的很好看吗,难看,难看的让我想吐。”

  青蓝秀士冷声道:“你的竹山林海算是什么好地方,那能和我的花海绿山比,你请我去,我都懒得去,免得让我见了不舒服,你这没出息的庄稼汉真会算计,佩服。”

  瓯化蕾在两人吵的不可开时,悄悄的跑到王冰边道:“师傅,竹山林海在哪里,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王冰知道她听到竹山林海以后引起了好奇心,笑道:“当然可以,不过,这个地方是竹山野夫的地方,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瓯花蕾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竹山野夫,一撇嘴没说话,她现在也愈来愈有经验了,知道像竹山野夫这样的老怪物不好说话,商量也没用,眼睛一转道:“师傅,他现在忙着和青蓝秀士吵架,我们偷偷去怎么样?”

  王冰摇头道:“当然不好,我们不会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师傅来这里是有目的的,就这么走了事情会耽误。”

  瓯花蕾委屈的翘着嘴,知道王冰不去她再撒娇也没用,只好内心不兴的瞪着青蓝秀士两人,将自己的不放在这两人上,气道:“你们两个真没用,两个大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吵闹不息,如果我是你们两个,早就跑到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一头撞在地上撞死。”

  青蓝秀士与竹山野夫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着,几乎到了用手说理的地步,结果瓯花蕾的话让两人猛地转头,盯在瓯花蕾脸上。

  瓯花蕾在往王冰怀里转,嘴上不饶人,嘴硬道:“你们做出这个样子我就怕了吗,休想,一个不会种花,种的花一点灵都没有,另一个装模作样,我看也是一个不懂种地的人,少丢人现眼了。”

  青蓝秀士意外的没有反驳,瓯花蕾又一次说中了他的心事,在他来说,瓯花蕾说的是事实,为了留下瓯花蕾,他与王冰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现在又与竹山野夫对上了,忘记了瓯花蕾的事情,经过瓯花蕾的提醒,他才想起这件事情,内心打着各种注意,神变化不定。

  竹山野夫可不知道瓯花蕾在花草方面的厉害,涉及到他的竹山林海,那可是他多年的努力成果,是他的骄傲,岂能容忍瓯花蕾肆无忌惮的攻击,哈哈大笑道:“小姑,你好大的口气,我到是想知道,我的竹山林海那个地方不好,让你这么不屑一顾…”接着奇怪的望了青蓝秀士一眼,惊讶道:“假秀士,好奇怪呀,你这么安静…这不像你的格,你不是自夸花海绿山独一无二吗,现在…”

  青蓝秀士神中出现不安,冷声道:“那是以前,不是现在,你少管我的事情。”

  竹山野夫愈发奇怪,不解道:“我当然不管你的事情,但是,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承认花海绿山不如我的竹山林海?”

  青蓝秀士瞪着竹山野夫,恨不得将这个没出息的庄稼汉赶走,如果不是瓯花蕾一语击中要害,他是那种轻易服输的人吗,但他懒得向竹山野夫说这些。

  竹山野夫一愣道:“怎么?你承认花海绿山不如竹山林海?”

  青蓝秀士忍不住道:“嘿嘿,你想的美,就你那个破山林想跟花海绿山比,你做梦吧,但我承认,在这位小姑面前,我的花海绿山不值一提,我青蓝秀士不是输不起的人。”

  竹山野夫惊愕的望着瓯花蕾,这次明白青蓝秀士为什么刚才不反驳,原来是这么回事,但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么一个可,天真烂漫的小姑能让狂妄自自大的青蓝秀士服输。

  瓯花蕾得意的眉开眼笑,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

  竹山野夫还是有些不相信,迟疑了一下疑惑道:“就凭你?敢让青蓝秀士服输?”

  瓯花蕾不兴了,翘着嘴道:“你不相信我?哼,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怪物,自以为是,自自大,吹起牛来一个胜一个。”接着眼睛一转道:“这个假秀士种的花草缺少灵,还以为很了不起,估计你的竹山林海也一样,有什么骄傲的。”

  竹山野夫望了一眼漫山遍野的鲜花,确实很美,但如瓯花蕾所说,缺少灵气,对于一般人来说没什么,但对一个修真者来说,灵意味着什么,再想到他自己的竹山林海,不由自主的望着瓯花蕾,眼睛内闪烁不定。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