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六十三章 魔之仆人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六十三章 魔之仆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魔之仆人

  王冰带着拉介小亚依落在广场上,这五十人看到自己的亲人一阵子动,尤其是拉介,看到自己的父母被绑在石台上,动的难以形容,如果不是黑呢将他拉住,他早就仆了出去,即使这样,他望着自己的父母亲留下了眼泪,之后望着王冰,他知道,现在只有王冰能将他的父母亲救出来。

  这些人王冰从山内使用了一个障眼法将他们瞬间带到广场上,他们以为自己是走到这里的,所以并没有多少的惊讶,有的是动和不安,为自己的命运和亲人的命运到担心。

  王冰本来不想这个时候面,因为时机不成,现在因为拉介父母亲的事情只好提前面对各族,一番争论是少不了,王冰现在想着的是,如何让他们能够相信,接受,而不将王冰当作是魔或者是神,但是,他们能相信王冰,眼前众人对王冰的惊骇和仇视让王冰到无奈,有些无能为力的心态。

  如果只是单纯的救出拉介的父母亲,那不难,王冰随便一伸手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救出来又能怎么样,之后还有人会被绑在石台上接受这种残忍愚昧无知的审判,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广场上拥挤不堪的人群因为王冰的出现迅速向后退却,顿时双方之间空出了一大片场地,他们手中握着最原始的木和各种木石器做成的武器,遥遥指着王冰,没有人发出声音,眼睛内都是惊骇和仇视,和完全不相信的戒心。

  各族长老因为王冰的出现而停止了争吵,虎长额也顾不得自己的私利而以恐惧的眼光望着王冰,在王冰没有出现之前他也许仗势欺人,但随着王冰的出现,恐惧代替了这种仗势欺人的心态,毕竟他们内心对于神明和恶魔的恐惧是不可替代的。

  现在面临的是与王冰这个恶魔打道,谁先出头面呢?没有人愿意,在众人沉默了半晌后,虎长空望了各个族长一眼道:“现在恶魔出现了,布兰族的事情我们事后再谈,当务之急是应付恶魔,今天我们各族的族长都在场,恶魔寻找这个时机出现,那是有恃无恐,究其原因是布兰族惹的麻烦,我想,哈言族长,这是你的地盘,你是主人,应该由你来出面问清楚恶魔来这里的原因,搞不好他是为了你布兰族而来。”

  哈言内心大骂虎长额的狡猾,这个时候才想起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才是主人,是不是晚了一点,他岂能上当,摇头道:“这话不对,你们看看恶魔后的人,全部是各族的死去的人,显然,恶魔是冲着大家而来,怎么能说是布兰族一个族的事情,我希望大家这个时候放下个人的私利,一致对付恶魔,如果还是为自己打算,即使我布兰族成为恶魔的仆人,站在他的后,你们能幸免吗?”

  各族这个时候也不怕虎长额,在他们心目中恶魔比虎长额要可怕多了,都支持哈言的建议,但由谁出头呢,这是一个难题。

  哈言哪能看不出众族长的心思,哼了一声道:“在我们各族长中,如果说胆量大,杀气重,当推虎长额族长,这个时候自然是由虎长额族长出面了。”

  虎长额一惊,哈言这个死老头先置他于死地,这种傻事他可不干,冷哼道:“说的好听,在场的族中,论年龄也轮不到我一个后生出面,我想,神明也不愿意我们担心怕死。”

  其中一个族长道:“大家不要争论了,我们这样争论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不但让我们的族人失望,更让恶魔得意,现在不是那一个族的问题,而是我们大家的问题,很清楚,大家都怕恶魔,单一个族是没胆量面对,这个时候我们应该一起上。”

  另一个族长附和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到现在恶魔没有任何动静,那是在等我们出面,我建议大家一起上,一起面对,先问清楚恶魔要干什么,希望今天我们能够幸免,那就要谢神明的保护了。”

  一个年龄较大的族长点头道:“应该这样做,平时我们大家一个不服一个,如果还和平时一样,那…结果会很糟糕,我们不但要一起上,而且要自己的族人做好战斗的准备,必要的时候将这个恶魔除掉,我相信神明一定要支持我们的,不会让我们全部灭绝。”

  这个老头的话很有力量,将神明搬了出来,给各个族长极大的信心,他们相信神明在必要的时候会出面,不会让他的子民成为恶魔的仆人,因此情绪被调动起来,也没有刚才的害怕,神明是他们最大的帮助者,有神明在后面支持,那他们就不会死,既然不死,那还怕什么,所以,大家在达成了一致意见,以前面对恶魔。

  广场各族的人久不见族长出来,大家都慌了,正在忐忑不安的时候族长都站了起来,而且走向广场上的空处,面向王冰这边,第一次有机会见到让他们不安的恶魔,也在惊骇中打量着王冰这个恶魔,内心都到奇怪,恶魔怎么看起来不像,很和蔼,微笑很灿烂,如果大家事先不知道自己的族人被恶魔收为仆人,更本不会将王冰与恶魔联系起来,但不管怎么说,王冰是恶魔,是他们的噩梦,只有消灭这个恶魔,他们的族人才能平安,他们自己的生命才能得到保障。

  各个族长打量完之后又将目光移动到王冰后的五十人上,他们内心有些动,已经死了的人现在不但活着,而且每一个脸上都带着动不安,但同时有着从来没有过的光辉,那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光辉,好像很足的样子,他们相信,这是因为恶魔的原因,是王冰这个恶魔惑他们的族人,甘心情愿的成为王冰这个恶魔的仆人。

  哈言先是打量着拉介,正是这个族人给大家带来了灾难,险先让所有的族人成为恶魔的仆人,想到这里他内心就更动,恨不得马上将这个祸害杀死,接着他看到拉介边的亚依,不由失声道:“亚依…你…你怎么…”

  虎长额狠声道:“她是你布兰族的人,我说一直安然无恙的各族怎么会有族人成为恶魔的仆人,原来你布兰族有人暗中跟恶魔勾结在一起,哈言族长,你现在怎么说。”

  哈言恨不得有个地钻进去,现在他有一百张口也解释不清楚自己的无辜,因为自己的族人中一个小孩自愿站在恶魔边,他知道,亚依并不是死去以后被我救活,那么,就是说亚依是自愿的,布兰族勾结恶魔已经成了定局,这时候他内心想到的是,亚依为什么要这么做,将族人置在危险的境地,撕吼道:“小亚依,你告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想让布兰族成为恶魔的仆人吗?”

  亚依被族长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族长现在面红耳赤的样子跟她记忆中和蔼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她将子往王冰后一缩,然后道:“我…我…”

  哈言吼道:“小亚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恶魔将你抓住了?”

  亚依摇头道:“不是,我…”

  哈言气极狂笑道:“这么说你是自愿的了,难道你就没想过整个布兰族的命运吗,没想过你的父母亲也被烧死吗?”

  亚依一惊,失声道:“这与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哈言怒吼道:“你看看台上的拉介父母就知道有没有关系,小亚依,可怜的孩子,你知道吗,因为你,不但连累了你的父母,整个族因为你将导致灭亡。”

  亚依这时候脸很难看,可的猫脸上尽是惊骇之,惊恐的望向她的父母亲,她的父母亲也失望的望着她,眼睛内也有怜悯之,而这时候的他们已经被族人围了起来,他们也没想要反抗,任凭族人将他们绑起来。

  亚依惊叫道:“不…你们不能这样…”接着就要跑过去,但被拉介伸手拉住了,这时候怎么能过去?

  亚依挣扎道:“你放开我,我要过去…”

  拉介道:“亚依,你冷静一点,你现在过去也没用,先听最伟大的神怎么说,只有他才能救出我们的父母亲。”

  亚依像遇到了一救命的稻草,抓住王冰的胳膊道:“最伟大的神,你救救我父母,救救我父母,他们要被烧死的…”

  王冰摸着她的头道:“你放心,谁也不会被烧死,我保证。”

  亚依这才安心了不少,抓着王冰胳膊不放,眼睛紧张的盯着她的父母亲被绑上石台,脸行尽是惊骇,虽然有王冰的保证但还是内心不安。

  哈言等族长听到拉介和亚依叫王冰最伟大的神,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在他们想来,王冰这个恶魔已经将仆人的心完全惑了,这些仆人将恶魔当作神来对待,也是可以理解的。

  虎长额冷声道:“布兰族长,你的子民愿意成为恶魔的仆人,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是最明白不过的事情,现在应该由你来出面比较好,你没理由再拒绝。”

  哈言现在那有心情再和他计较这些,反正他刚才已经说话了,多说两句也无所谓,看样子王冰这个恶魔暂时不会发怒,他装着胆子对亚依道:“小亚依,如果你现在回头,离开恶魔,不会危机到我们整个布兰族,相信大家会愿意布兰族的。”

  亚依年龄虽小,但也听懂了哈言的话中之意,如果她现在离开王冰边,那么,自己的父母也包括她还是要被烧死,她当然不干,现在她将所有的希望放在王冰上,从内心将王冰当作最伟大的神,因此摇头道:“他不是恶魔,他是最伟大的神,我也不会离开的。”

  哈言失望道:“小亚依,你知道你这么决定的危险吗,布兰族因为你现在的决定会走出灭亡之路…”

  王冰截口道:“不要再难为一个小孩子了,这很没意思,你们不就是针对我吗,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成了你们口中的恶魔呢?”

  各族长内心一惊,不由分说的后退两步,恶魔终于出面了,而且不承认自己的恶魔,当然了,不承认是正常的,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坏人,恶魔也不例外。

  在没人敢出面说话的情况下,哈言硬着头皮道:“我布兰族…没有得罪你,为什么让他们成为你的…仆人?”

  王冰摇头道:“你们错了,他们不是我的仆人,也不会成为我的仆人,他们就是他们自己,如果不是你们几个族长,他们早就回到自己亲人边了。”

  虎长额装着胆子道:“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回来,也不愿意回来,自愿留在你边,而且将你当作最伟大的神?”

  王冰看了他一眼,以王冰现在的修为,他内心想着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一直想并各族的目的我自然知道,他是一个相当狡猾的族长,王冰望了他一眼之后道:“如果你们不烧死他们,那个愿意离开自己的父母亲和亲人,没有人愿意离开,既然回去是被烧死,他们只好留在我边,我当然不会像你们一样烧死他们,如果你们现在能保持他们回去之后安然无恙,不用我说他们马上回到父母边,你们能答应吗?”

  各族族长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些人回来必然是被烧死,将恶魔的仆人留在边那还了得,这不是将自己的族人和亲人置于危险之地吗?

  王冰望了他们一眼道:“现在不用我说你们心里也明白,回去是死,那还回去做什么,没有人愿意死,包括你们自己。”

  哈言装着胆子道:“这不能怪我们,既然他们已经是你的仆人,我们不会将他们留在边危害到自己的族人。”

  王冰冷冷的一笑,接着道:“就因为他们死了之后被我救活吗?谁说他们死了,没有,如果真的死了,我也没有能力将他们救活,我知道,你们认为死了的人被救活之后就成了恶魔,但他们没死,只不过是伤的很重,如果及时得到治疗,完全可以活下来。”

  既然大家说开了,大家的胆量就大了起来,恶魔和他们讲道理,并没有发怒,使他们将内心的恐惧我疑惑说了出来,第一个站出来的是虎长额,他道:“你这话…能救活的人我们会丢下吗,当然不会了,我们丢下的是已经死了或者无法活下去的人,但你让他们活了过来,只有神或者…魔…魔…才能做到,我们不会让他们危及到族人的。”

  一个族长附和道:“不错,为了族人的安全,我们决定与你这个…恶魔斗争到底,如果你今天想带走所有的人,我们不同意,神明会帮助我们的,你这个恶魔将会受到神明的惩罚。”

  这人本来很害怕,说着说着胆量大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是面对恶魔,当他说完之后才想到恶魔不是他能得罪的,内心极为惊骇,结果在紧张之下晕了过去,随着这个族长的倒下,让所有的人一惊,以为是得罪了王冰这个恶魔,是王冰暗中惩罚他,所以,大家很紧张的望着王冰,生怕王冰危及到其他人。

  王冰现在需要的是让他们消除怀疑,但谈何容易,可还得耐着子与他们周旋,想了一下道:“你们错了,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人,有血有的人,我能救活他们,是因为我比你们懂的多一点,如果我告诉你们原因,你们也可以将他们救活,这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也许你们不知道,因为你们不懂的救人,让很多本来可以救活的人白白死了,对大家来说,我能救活他们,并将救人的方法告诉你们,这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们愿意,我将教你们很多的东西,让你们的生活更好,像以前遇到的一些病,你们自己可以治疗。”

  显然的,王冰的话他们不会相信,王冰的一番话对他们来说是恶魔惑族人成为仆人的美丽说辞,他们怎么会上恶魔的当,所以,这番成了反面教材,起到了反面作用。

  哈言道:“我们不希望改变现状,只希望你们放过我们,远远的离开我们,你边的这些族人你愿意到走我们不反对,只要你现在离开,不要危害到我们的生命安全。”

  这是逐客令,当然,他们不会将王冰当作客人,而是恶魔,惊骇于王冰这个恶魔的能力不敢过于得罪,以商量的口气希望王冰能离开,王冰当然不会离开,如果现在离开,当初就不会留下来惹这个麻烦。

  王冰摇头道:“我暂时不会离开,你们的生活太苦了,我希望能帮助大家,不你们说,我已经派人给你们疏通水道和开路,要不了多久你们不会再受到水的灾害,大家也有平坦的道理可走,我还会给你们传授如何种庄稼,教你们建房子,教你们生病了如何治疗…”

  随着王冰的话不但没有给他们带来惊喜,相反,他们脸上的神更加惊骇,每一个人的脸都青,包括王冰边的五十人,王冰说不下去,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接着王冰从他们的内心活动知道了。

  原来他们崇尚自然,认为自然界中的东西不能随便破坏,这是对神的不尊敬,保持一切原装是他们长期要做的,水到处动,危及到他们,他们认为这是神对他们的惩罚,同样的,他们不会破坏自然去修路,那同样是破坏,是对神的不尊重,现在王冰告诉他们已经派人去做这些,那是明显的与神在做对,得罪了神,首先要惩罚的是他们,他们没有保护好神的地方,让神的地方遭到了破坏。

  了解到这些之后,王冰在苦笑的同时内心决定帮助他们改变这些,先决心要让他们突破这种愚昧落后的现象,如果用讲道理谈不妥,那只有采用强硬的手段,当他们尝到改革的好处之后,自然会接受这些的。

  想到这里王冰道:“你们不用害怕,害怕是没有用的,我答应你们,如果在我改变你们目前状况的同时,你们遇到任何事情可以来找我,我不知道你们心目中的神是怎么样的,但是,你们的神不会帮助你们的,只有我们自己帮助自己。”

  各族族长脸很难看,广场上的各族人同样脸很难看,到世界末到了,神马上会出现惩罚他们,但在他们接受惩罚的同时,也要将王冰这个给他们带来灾难的恶魔打倒,因此,各族族长怒吼起来,接着整个广场上怒吼声不断,情绪极为动,手中的简单武器不时的挥动着,距离王冰比较近的人已经扑了过来,口中喊叫着打倒恶魔和打倒恶魔的仆人。

  看到众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五十多人惊骇莫名,他们尽管将王冰当作最伟大的神,但是像这样轰轰烈烈的场面,那种信心愈来愈少,拉介望着我道:“最伟大的神,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会打死我们的。”

  亚依拉着王冰的胳膊,紧张的几乎站不稳,只有依靠在王冰上,连话也说不出来。

  王冰道:“你们放心,他们不会打到我们上,可惜的是,我的劝说没有任何作用,原来我以为他们会接受你们五十人,然后让你们回到各自的族中,现在看来,让他们接受你们,还需要一段时间。”

  五十人恍然大悟王冰为什么要说这么多他们不是很明白的话,原来我是为了他们着想,内心很动,也为他们今后不能与亲人团聚到悲哀。

  黑呢落莫道:“最伟大的神,那是没用的,如果我们不是走到这一步,也不会相信你的,不你说,在我被你救活之前,也和他们一样将你当作恶魔,将拉介当作恶魔的仆人,所以,这些是没用的。”

  王冰摇头道:“我既然要这么做,就要做到底,他们会接受你们的,也会接受我的…”

  这时亚依摇着王冰的胳膊道:“神,最伟大的神,他们…他们过来了…”

  漏*点涨的众人已经挥动着简短的武器接近王冰边,只有十几步了,王冰内心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只能用他们到惊骇的修为阻止他们,也许这样之后情况会更糟糕,但不等王冰出手,天地间突然间一声巨响,接着滔天的涛汹涌澎湃的从远处奔腾而来…

  众人大声嘶吼起来,这就是恶魔带来的灾难,神明在惩罚他们,这个时候应该说,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向出爬去,但他们没有,相反,站在原地恨恨的盯着王冰和边的人,将一切过错归结为王冰的过错。

  王冰内心不解,机器人不是去疏通河道了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以乞仙的修为,这样的涛他完全有能力阻止,为什么没有?接着王冰心里一动,想到其中的原因了,接着听到得意的狂笑声从天际中传过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乞仙的杰作,内心暗暗叫苦,这叫上加,本来大家都不相信,现在让他们相信更难。

  在众人的怒视中,王冰向着乞仙狂笑的方向呼啸了一声,让周围的这些人险些惊骇的倒在地上,他们以为王冰开始反动了,让更大的灾难出现在他们上,而且王冰的呼啸声让他们到震耳聋,晕头转向的。

  王冰也是生气忘记了这些都是普通人,乞仙这次太过分了,他怎么拿大家的生命来开玩笑,即使不谈王冰与这些人的处境,这种事情不能发生,得意中的乞仙狂笑声突然中断,接着汹涌澎湃的涛退了回去,向着山涧向下去,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许是乞仙听到王冰的怒吼声,知道自己做的太过分,亡羊补牢,以他的修为当然是轻而易举的。

  接着一声狂笑,乞仙瞬间出现在众人眼前,落在王冰边,有些不好意思道:“嘿嘿,我刚才炸掉一个山头想将水引向山外河中,那想到水势向这边跑了过来,不过,我又让它们回去了,嘿嘿,小哥,你不会生气吧?”

  王冰瞪了他一眼,现在生气有什么用,应该能想到乞仙的个,他会老老实实的做一些事情?才怪,只不过是凭借着兴趣做事罢了。

  看到王冰没说话,乞仙知道一顿教训免了,乐呵呵的望了周围一眼,怪叫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想攻击你,有没有搞错,敢欺负你?嘿嘿,我就将这些人的头扭下来当作刚才事情没做好的补偿,我说小哥,你是怎么搞的,几个普通人你也让他们这样,真不明白你要搞什么。”说着就要动手。

  王冰只好出口道:“好了,被闹了,已经够的,你再这么一搅拌更,这里没你的事,你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乞仙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让王冰原谅他的过错,现在才想起,以王冰的能力自然不需要他帮忙,几个普通人自然不在王冰眼中,知道他又表错了情,既然不出手就算了,不过,眼前的事情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怎么回离开呢,因此道:“嘿嘿,我的事情现在不忙,我还是在这里站站吧,如果你需要就说一声,不要客气,谁叫我你是的朋友呢。”

  王冰知道他的个,也不再理他,而是望向广场上的人,广场上的各族人在一惊一乍中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汹涌澎湃的涛让他们到死神的降临,而涛莫名其妙的退却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生命暂时得到保障了,而乞仙的出现他们没看清楚,但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眼前,知道王冰的帮手到了,王冰的帮手当然不例外也是恶魔,而且他们还听到,这次洪水是刚来的这个恶魔的原因,内心更怕,又听到这个恶魔要扭下他们的头,顿时到绝望了,之后王冰阻止了恶魔扭下他们的头,在这一波接一波的受惊之后,他们的反应迟钝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暂时失去了作用。

  广场上暂时极为寂静,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他们还没有回过神,王冰也没有打扰他们,给他们恢复的时间。

  但乞仙对这种场面到很不耐,忍不住怪叫道:“你们在做什么,比耐?他的,有话就说,不要故意装深沉。”

  脑子内一片空白的众人隐隐约约听到恶魔在说话在骂人,慢慢的回过神来,惊骇的望着王冰,此时,在他们看来,王冰这个恶魔要比刚才到的另一个恶魔要好说话多了,起码王冰没说要扭下他们的脑袋,而是和颜悦的跟他们说话。

  王冰这时才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能力改变你们的现状,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也不再跟你们讲道理,但有几件事情你们必须要做到,那就是不能伤害我边这些人的亲人,如果我知道那个族的族长还要将他们烧死,刚才大家也看到了我边这个人的能力,他会给你们惩罚。”王冰说着指了指乞仙。

  乞仙顿时得意起来,哈哈狂笑道:“是呀,是呀,如果你们敢私下了做了,我他的要将你们的头扭下来,我看那个敢,嘿嘿…”本来各族族长内心想着就是要将这些人烧死,现在那还敢这么做,内心尽管不服但也不敢出言反抗,以无声来抗议。

  王冰接着道:“你们将人动不动就烧死,我很不好,没有有权利烧死他人,我不希望再看到有烧死人的事。”

  乞仙这次不等王冰点出他,狂笑道:“他的,如果那个敢,哈哈,那他的头就不保了,不对,我也要将他烧死,让他尝尝被烧的味道。”

  王冰望了一眼虎长额道:“各族长中你最险,这次来布兰族就没安好心,一心一意想让布兰族的一切成为你的,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做。”

  乞仙冷冷的望了一眼虎长额道:“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我看了就不顺眼,恩,你不但想将布兰族瓦解,而且还打算将其它各族收为己有,没想到你这个人心狠手辣,雄心不小。”

  虎长额一惊,内心极为恐慌,他不明白我们怎么知道他内心所想的,不由道:“你们…你们…”

  乞仙不耐道:“你们个,如果连脑袋里的那些脏抗是都不知道,那就不用混了,你不服气是吗,嘿嘿,你想夺取布兰族一个梨月的孩子,这次来的时候就美美的想着抱着美人归,哈哈,你自己丑的让人恶心,还想着美人,真不是个东西,我看还是将你的头扭下来算了,免得看见就恶心。”

  说干就干,乞仙一伸手就将虎长额抓在手里,在虎长额的嚎叫中一手抓在脖子上,眼看虎长额的头就要被扭下来,王冰出声道:“够了。”

  短短的两个字乞仙不能不听,他扫兴的将虎长额狠狠的丢了出去,骂道:“算你走运,下次,嘿嘿…我对你的这颗脑袋兴趣了,你回去以后洗干净一点。”

  倒在地上的虎长额半天爬不起来,这是乞仙有意拿他出气,王冰也想让这个家伙受到教训,所有在紧要关头阻止乞仙。

  王冰不知道乞仙口中的梨月是谁,哈言却是很清楚,那是他的孙,当他听到了这个之后,对着虎长额怒吼道:“原来你打着梨月的注意,我说你今天一再的为难布兰族,一心一意想将布兰族推上毁灭,虎长额,今后你虎族和我布兰族是敌人,我希望你不要再借故生事,不然的话我布兰族会全力以赴与你们虎族周旋到底。”

  虎长额现在那有力气说话,到现在脸很难看,而且,当着大家的面他的想法被指出来,群怒难惹,即使他虎族一直耀武扬威,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得罪所有的人,内心还惧怕乞仙真的会拧下他的头,如果刚才不是王冰阻止,他的头就落地了,让他更惊骇的是,在王冰面前他没有任何秘密,这太可怕了,现在他不想再打着各族的致意,而是想赶快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族中,他不想让内心的秘密全部**的摆在各族面前。

  等这一场小闹剧过后,王冰继续道:“我会在前面各族的中间设一个治疗所,你们有病可以来找我。”

  当然不会有人愿意来找王冰,他们怎么会让恶魔治疗疾病,他们族中有的是经验丰富的长者,有病自然会去找,现在他们想的是马上离开这里,离开王冰这个恶魔,愈快愈好,如果说刚才他们气势汹汹的想对付我,而乞仙的出现让他们彻底打消了这个决定,不敢再向王冰攻击,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看出王冰不想为难他们,这就够了,先离开再说,但王冰没有同意之前,他们没有敢离开,只好听着。

  王冰望了他们一眼,接着神一正道:“各族必须派出二百个年轻人参加疏通水道和开路,我不管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你们必须派出,另外,我会在诊所旁边开一个学习班,教授你们一些东西,第一天是族长参加,第二天是各族派出十个年轻人参加,第三天是派出十个人参加,然后就这样轮参加,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们必要做。”

  各族以为事情就到这里结束,没想到我还要他们参加,这是变相的惑他们成为仆人,顿时所有的人心中一冷,似乎已经死了之后成为恶魔的仆人。

  乞仙看着众人的神到很有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们别一副死了亲人的样子好不好,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有小哥才会去做,你们还别不知福,如果其他人知道小哥愿意这么做,早就兴奋莫名的赶来。”接着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吼道:“他的,如果那敢不听小哥的话,我他的将他的脑袋扭下来,每天晚上让他做噩梦,嘿嘿,我乞仙说到做到,有没有人愿意试试,我还真想扭下一颗脑袋玩玩。”

  当然都不愿意自己的脑袋被人扭下来,本来有人还想暗中少派人,现在那个敢,只有寄往神明将我这个恶魔赶走,他们也不傻,看出王冰虽然不凶,一幅和颜悦的样子,但如果王冰离开了,另一个凶狠的恶魔也会随着离开。

  哈言迟疑了一下装着胆道:“你…你不是说…不会伤害我们吗…为什么又要这样做?”

  王冰道:“这样做是伤害你们吗,你们…算了这些事情到时候你们就会明白,现在说了也没用,如果你们没有其它问题,现在可以离开。”

  他们还会有什么问题,听到王冰说离开,这话比什么都动听,那些个族长首先向外跑去,接着他们的族人随后紧跟而去,广场上只有少数一部分人,这些人是布兰族的人,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又能到哪里去,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哈言,等待哈言的决定。

  另外一些人是王冰后五十人的亲人,他们知道回去之后将会受到各种折磨,虽然王冰说不可以伤害他们,但他们太了解族中的情况了,既然自己的亲人已经在恶魔边,现在看来没什么事情,起码在恶魔边不会受到各种折磨或者被烧死,留下来也没什么,所以他们没有离开。

  王冰后的五十多人动的跑了过去与自己的亲人团聚,动莫名,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有团聚的一天,王冰看着他们没说话,哈言也不敢说话,内心焦急的等待着王冰离开。

  过了很久之后王冰对他们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这里暂时不是你们所能留下的地方,但有一天你们会回来。”

  众人无声的跟着王冰向广场外走去,他们似乎愿意成为恶魔的仆人,哈言一直望着王冰的背影,神中极为复杂,久久不语也没有对自己的族人说什么…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