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八十六章 异己真元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八十六章 异己真元
  第二百八十六章异己真元

  王冰见他这样动,迫不及待的,忍不住笑道:“修炼是一个漫长岁月,不时短期内就能达到目的,所以,你也不着这么急吧。”

  京战有些不好意思道:“公子,你不知道,能修炼到深的境界,是我多年的梦想,这个…我刚才是有点动了。”

  王冰也不再多说,随手一点指向京战的头部,京战刚要问,但一道白光进入他的脑海里,京战的修为虽然不,但毕竟是一个修真者,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闭上眼睛思索王冰传授给他的功法。

  躺在地上醉生梦死的蓝于充血丝的眼睛突然间一亮,瞬间即逝,王冰知道他关心自己的这个弟子,表面上看来他一切都无所谓,事实上不是。

  京战喜气洋洋的睁开眼睛道:“谢谢公子了,很不错的,我暂时无法全部理解。”

  王冰微笑道:“可以理解,只能一边修炼一边理解,尤其是后面的,前面的修炼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是很难理解的。”

  京战此时在不敢怀疑,变得毕恭毕敬道:“如果公子没有其他吩咐,我现在要去找朋友了,让他们快些来到这里。”

  王冰笑道:““也不用这么急,我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京战道:“公子请说,我在听。”

  王冰道:“你遇到我这件事是一个秘密,只有你自己知道就行,你那些朋友和孤儿来了以后不会见到我。”看他想问,接着道:“不要问了,这些事情你暂时不需要知道,不过你自己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京战道:“好的。”

  王冰再次提醒道:“这很重要,不可以向任何人我的事情。”

  京战道:“公子放心,我不会告诉我那些朋友,也不会向任何人。”

  我笑道:“这样就好,也不是永远保密,以后不会这样,但是现在必须保密,一但我出现的消息,后果会很严重。”

  京战到有些不解,有这么重要吗,他现在终于意识到王冰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有着他不能理解的东西,此时修炼方面的达到了他的目的,想着的是接那些孤儿过来,站起来道:“那我走了,对了,人往哪里送?”

  王冰道:“这件事王建会另外代你,还忘记了要告诉你,这里同样是秘密,不仅仅对外面是秘密,对你哪些朋友来说也是秘密。”

  京战想不到有这么多的限制,想了一下道:“好吧,我不会告诉他们这里的事情。”说着要过去扶蓝于。

  王冰道:“你师傅就留在这里吧,反正出去也没人照顾,你以后要修炼和照顾孤儿,这里有酒给你师傅喝,找个人陪陪他也不错。”

  京战想了一下道:“好吧,反正我要帮助你照顾孤儿,在这里随时能见到师傅,我也相信你。”

  王冰知道他是故意说了最后一句话,有强调的意思,忍不住笑道:“放心好了,我和你有合作关系,你师傅我理应照顾,说不定等你回来你师傅会变一个样子。”

  京战不解变样是什么,但还是放心将他师傅留在这里,然后告辞而去。

  等京战走了以后,王冰微微一笑,对着躺在地上醉生梦死的蓝于笑道:“蓝前辈,你现在可以起来了,我们好好聊聊。”

  蓝于动也不动一下,依然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王冰笑道:“蓝前辈,在我面前你也用不着这样,你就不关心我这么做对京战有没有好处吗,如果你真的无动于衷,刚才在我传授京战修炼法门的时候,你就不会惊讶了。”

  蓝于的体一震,估计很惊讶王冰能看得出他微小的变化,闭着的眼睛睁开了,朦胧的望着王冰,但没有说话,而是喝了一口酒,抿了抿嘴

  王冰道:“京战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如果毁在我手中你不觉得可惜吗。”

  蓝于再次一震,眼睛内光一闪,瞬间即逝,依然喝着他的酒。

  王冰道:“既然你这么关心京战,就应该传授他深的修炼法门,结果天赋较好的京战到现在修为在筑基期成丹阶段,连人仙期金丹下阶都没达到,你这个地仙上阶手也真汗颜呀。”

  蓝于正式打量着王冰,眼睛内尽是惊讶,连这都能看出来,那就是说比他的修为要,但这可能吗?

  王冰笑道:“不用惊讶,我看还出来你有暗疾,估计让你这样醉生梦死的原因就是为暗疾吧,你大可不必这样,又不是治疗不好。”

  蓝于开口了,用沙哑的声音道:“是吗…”

  王冰笑道:“你不相信我?那也没什么,但我确实有能力除掉你上的暗疾,但不能除掉你的心病,心病最难医治,也许对症下药才可以,你应该是不愿意告诉我病因吧。”

  蓝于用沙哑的声音道:“没有必要,还是酒好喝。”说着喝了一大口。

  王冰道:“有没有必要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对其他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京战和你,这个世界很大,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只要不涉及到其他人,没有人会同情你,你也刚才听到了,我和京战谈论那么多都是有目的,他只有帮助我,我才帮助他。”

  蓝于缓缓点头道:“你确实厉害,同样是年轻人,京战就比不上你,他到现在没发现自己被利用。”

  王冰笑道:“我不否认这利用,但如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我能利用吗,如果你将我跟京战拉到一个年龄阶段,那你就错了,我的年龄不比你大,但是要比京战大多了,如果以世俗界的辈分来计算,我可以做他的祖宗,至于你说京战没发现被利用,我想也是真的,即使知道被利用,他也甘心情愿,你应该知道他为了提修为,做了很多的努力,能遇到这种梦寐以求的机会,他能放过吗,这就要怪你,你明明有很的修为,但隐瞒弟子,连其他各派的掌门人都知道你的修为,偏偏自己的弟子不知道。”

  蓝于一怔之后道:“你说的不错,但是,这个星球太复杂了,飞鹰山庄几乎要称王称霸整个星球,无名派就我和他两人,谈不上有所作为,我宁愿他空想一生,也不愿意看到他倒在飞鹰山庄的魔手下。”

  王冰点头道:“你担心的不错,如果这些年不是你在装聋作亚,飞鹰山庄早就找上你了,京战的命运随时会发生改变,但是,你刚才明明听到我和京战的谈话,也看到我传授京战修炼法门,也知道我要让京战做一些事情,但你并没有阻止,你怎么会相信我一个陌生人,而且我也看出来,你并没有对我有多大的信心。”

  蓝于有些茫然道:“这就是我矛盾的地方,我不想他走上毁灭自己的道路,但是,我也知道他的天赋不错,稍稍点拨大有作为,这就是我并没有阻止的原因。”

  王冰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希望借助我这个外人给京战一个机会,你也知道你自己传授京战修炼到后来还是和你不相上下,也许跟着我一无所有,也有可能改变什么,难得你有这番苦心,京战能有你这个师傅,是他的幸运。”

  蓝于有些伤道:“我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些了,以后…还是看他自己的运气吧。”

  王冰道:“但你放心,就凭借着你这个做师傅的一片苦心,我不会让他做什么毁灭的事,也不会把他送上绝路。”

  蓝于充血丝的眼睛内出现一丝了一口道:“那就谢谢你了,也希望是这样。”

  王冰笑道:“不用谢,我和他是合作关系,自然是光明磊落。”

  蓝于终于产生了一点好奇心,不仅问道:“你是谁?”

  王冰道:“王冰,后生晚辈前辈不会知道…”

  “是你…”蓝于子惊讶的望着王冰,半晌后道:“原来你是九天血魔神,难怪…难怪…是我走眼了…”

  王冰也没有到奇怪,这个星球是修真星球,知道王冰的名号那是自然的,不知道才奇怪呢,蓝于虽然不问世事,可是他的弟子常在外面走到,有关修真界的事情他会知道,自然会告诉蓝于,表面上醉烂如泥的蓝于实际上关注着修真界的一举一动。

  蓝于喃喃道:“遇到你是他的福份,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那就给你了,随便你怎么用他,我不再过问。”

  王冰笑道:“前辈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就不怕我将你的弟子拐跑?”

  蓝于神一正道:“那就随便你了,我虽然每天醉倒在酒缸,但不是聋子,修真界发生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九天血魔神大战飞鹰山庄、龙剑城等事迹也听到一些,尤其是无私的传授克制黑魔功的功法,更是为修真界修真者津津乐道,不知道私下里有多少修真者羡慕称赞,虽然博得冷酷血腥的九天血魔神名号,但不影响修真者的喜,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王冰笑道:“前辈过奖了,事实上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也是有私心的。”

  蓝于摇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么做了,我这个弟子听到九天血魔神的事迹以后,不知道有多羡慕,恨不得自己早生两百年,能一睹当时的情景,也想修炼你公布的功法,可惜,这个星球上没有人传授他,都当作自己派中的秘笈看待。”

  王冰一愣道:“有这么回事,我当年公布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任何人都可以修炼,他们怎么还这么做。”

  蓝于摇头道:“人都是自私的,修真界这么大,当时见到你的修真者又有多少呢,他们回去之后发现是了不起的功法,怎么还会传授别人,这个星球修炼你公布的功法的人也仅仅是一两个,他们当然不会传授别人。”

  王冰脸一冷道:“我公布功法是为了让修真界所有修真者不再惧怕黑魔功,但是,如果像他们这样,如何能应付黑魔功,可恶。”

  蓝于道:“是有点可恶,我那弟子经常说这句话,他说九天血魔神既然说给大家修炼,这些人怎么还要保密,但话是这么说,人家不传授你也没办法。”

  王冰哼了一声,内心怒火微盛,修真者竟然自私到这个程度,难怪会被飞鹰山庄制这么多年,继续发展下去会逐渐被并,王冰真想放手不理,可惜目前而言,飞鹰山庄跟修真界,世俗界有紧密的联系,不想管也得管“前辈不想谈谈你的事情吗?”

  蓝于沉默了下来,半晌后道:“也许你是值得我一吐多年苦闷的最佳人选,可是,我都不知道如何说起,以后吧,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现在让我多想想,太久了…太久了…”

  王冰道:“那好吧,前辈既然住在这里,我也有机会听到,不过,我希望前辈能快一点,我在这里停留时间不多,过不了多久又会离开,那时,就是再想帮前辈也没时间。”

  蓝于道:“你要离开?”

  王冰点头道:“是的,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做,这里事情稍有进展马上会离开。”

  蓝于有些不解道:“可是你在这里建设…你离开之后谁能制那些修真门派,单一个飞鹰山庄不会让人安。”

  王冰忍不住笑道:“原来前辈还是关心着这个星球,我以为前辈已经…”说到这里我觉得有点不好,又停止了。

  蓝于好像没有听到打趣,一本正经道:“人生难得一知己,我们虽然不悉,但我相信你的为人,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关心有什么用,那些大门派连自己都在挣扎着生存,除了他们自己,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王冰点点头道:“也许前辈说的对。”

  蓝于摇头道:“可惜你要离开了,这个星球的情况很复杂,相比你已经知道,也不用我多说,既然你想在这里大干一场,我相信你行,但也不是短期内所能实现,你一旦离开…”蓝于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一点信心都没有“那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王冰恍然道:“原来前辈在担心这个,那你放心,在我离开之前会安排一切,本来这里我不想来,给别人来处理,后来自己又跑过来,其实我来不来都一样,他们都会办好的。”

  蓝于一怔,想了一下道:“是这样,那是我多想了,也对,九天血魔神做事怎么会没有周全的计划啊,其实当你说自己是九天血魔神时,我多年沉封的心被拨动了,你要收留整个星球的孤儿,那是难以想象的,这个星球什么都缺少,就是不缺孤儿,遍地都是,随便一找一大把,真想看看啊。”

  王冰笑道:“想看那还不容易,京战为后顾之忧,将你留在这里,既然大家住在一起,还怕没有机会看到吗。”

  蓝于点头道:“说的也是,那我就期待了。”

  王冰道:“为了让前辈有神观望,是不是现在让我检查一下你上的暗疾,然后给你的弟子一个惊喜,让他今后再无后顾之忧,一心一意的做自己的事?”

  蓝于有些迟疑道:“很久了,怕是没用了,我曾经想凭借真元排除,但是失败了。”

  王冰笑道:“是不是有用检查以后再说,反正情况已经这样,就是检查不出来,对前辈来说没有损失。”

  蓝于点了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在王冰边的椅子,将手伸给了王冰,两人都是行家,清楚以蓝于超的修为都检查不出来,王冰自己是无法用眼看出来,所以他伸出了手。

  王冰按在他的脉搏上,调动真元,然后真元从手指进入蓝于的脉搏内,向经络延伸,在他全搜索起来。

  真元一直畅通无阻,正在王冰有些奇怪的时候,真元在元婴附近遇到了阻拦,王冰有悉的觉,觉得有些奇怪,这里也会有悉的觉?但想不起这种觉在哪里遇到过,默默地用记忆中自己知道的各种手法化解着,企图找到这种悉的觉,但是,那种无从捉摸的觉除了抵抗我的真元接近,不与王冰的真元接触。

  问题就在这里,元婴被异己真元入侵了,而且被人用惨毒的手法将真元打入元婴之中,这还不是最毒的,毒的是,这道异己真元打入元婴之后,封住了元婴与外界的,自然是修为在无法提,更重要的是,时常受到这道异己真元的折磨,久而久之,这种折磨会加剧,现在元婴已经大损,照这样下去,一代手要不了多久会和普通人一样死去。

  王冰退出自己的真元,蓝于也没有抱多大的信心,但也问道:“发现了什么?”

  王冰道:“前辈,尽管你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但你可以告诉我当时受伤的情形。”

  蓝于怔了一下,半晌后才道:“好吧,我也觉得有必要将往事告诉你。”

  王冰道:“前辈如果不愿意提起,以后再说也可以。”

  蓝于道:“不用了,反正我说过要告诉你,现在就告诉你吧,也许,告诉你之后我会轻松一点。”

  王冰道:“那好吧,前辈请说。”

  蓝于缓缓道:“那是已经很久的事了,当年这个星球上以我的修为最,其他五大派掌门的修为次之,另外,还有我的妻子,她的修为也比我底,我们遇到了一个强硬的对手,但此人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此人找上这颗星球之后,对于修真者下手决不留情,很多修真者惨死在他的手中,首当手法也看不出什么,是用最普通的刀割咽喉,太普通了,我们七人义不容辞寻找对方,此人行踪神秘,经常用黑布蒙着脸,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说到这里他脸上出现了悲痛。

  王冰静静的听着没有催促他。

  蓝于深深的了一口气接着道:“而有一次,对方找上了我们,我和妻子做为先锋,其他五人在后,对方手着的骇人听闻,一上手我们就处于劣势,我和妻子还能周旋,其他五人连周旋的余地都没有,眼看就要折在对方手中,我一咬牙拼着受对方袭击击中敌人,对方见自己受伤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要对我下杀手,我妻子一看不好,抢在我前面接下对方的攻击,结果…”

  不用他再说下去王冰已经知道结果,合他们七人无法对抗敌人,对方袭击一个人必然是死,难怪蓝于这么伤心,多年来醉生梦死。

  蓝于伤了一阵子后接着道:“结果…结果可想而知,妻子死在对方手中,我当时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不顾一切的扑向对方,而另外五人各自打出了自己最得意的发包,对方终于伤在我们手中,无力击毙我们,最后以两败俱伤结束,不过对方走的时候留下狠话,他会回来找我们的。”

  王冰内心恍然大悟,想到王建他们给我的资料,资料上说,五大派的掌门人对蓝于很尊重,原因就在这里,如果没有蓝于妻子的牺牲,没有蓝于拼着自己的生命击伤对方,那么就没有现在的五大派。

  蓝于脸很悲伤,他缓和了一下伤的心情,缓缓道:“当时我没有发现自己被对方击伤,完全沉浸在失去妻子的悲伤中,而到后来,才发现自己无法继续修炼,只要调动真元就全痛的死去活来,五派掌门人合力也无法接近元婴,后来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结果无效,我也放弃了希望,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他不愿意提起当年的伤事,说的很简单,但是王冰能想象到他们七人各自使用法宝,打的惊天动地,紧张烈,失去妻子之后他是多么的悲伤,无法修炼如死人般的等待又是多么的伤

  想了一下道:“经过这么多年,你们就没想到这人是谁?”

  蓝于摇头道:“没有,本就无法查探,对方与我们打斗是很小心,全凭着超的修为,连法宝也没使用。”

  线索太少,王冰都无法猜测是那一派的手,除了飞鹰山庄和黑魔门,修真界其他手王冰也不是很悉,只有这两个势力的功法王冰悉,尤其是黑魔门,王冰吃尽苦头大受折磨,但黑魔门的功法很明显,一看就知道。

  蓝于本也没抱什么希望,缓缓道:“你也不用这样失望,如果容易解决,我就不用等到现在了,可惜啊…”王冰不解道:“可惜什么?”

  蓝于道:“事实上我的妻子并没有死去,不对,是元婴没有死去,当时我们发现元婴受损不大,就将她保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等待奇迹出现,可是,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找到有效的办法,我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自己的生命逐渐在消失,怕是照顾不了她。”

  王冰有些惊讶道:“一般来说,修真者**失去机能之后,元婴难以再保存,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蓝于道:“是呀,是很难做到,也许是上天照顾我吧,有一个地方却能保存,这就给了我多年的希望,度过了漫长岁月。”

  王冰想到银老等元婴体,他们在佛字阵内保住了元婴不灭,而蓝于的妻子也遇到了类似的地方吧,蓝于很失望,但是他不知道,遇到王冰不必再担心元婴难以重塑

  王冰又转到他的暗疾上,问道:“前辈除了不能运用真元以外,还有什么不适的现象?”

  蓝于道:“开始调动真元全就痛,后来不调动也痛,我只好用酒来麻痹自己,当然,也是想用酒醉倒自己,可是暂时忘掉失去妻子的悲伤。”

  王冰想了一下,觉得用银了传授给自己的排字法决,也许可以排除蓝于体内的异己真元,想到这里内心一动,忙问道:“对方使用的真元是什么属

  蓝于摇头道:“没用的,是修真界最普通的真元,没有什么特别,如果是特殊法门,我们当时不知道,经过这么多年也知道了,事实上五大派掌门人到现在还没有放弃给我们夫妻治疗。”

  王冰点了点头,想着刚才悉的觉,那就是说应该知道,但为什么不知道呢?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为然,也不再想了,说道:“前辈,也许我可以将你体内的异己真元排出来,但也不是肯定,只能说试试,有没有危险我不知道,前辈你怎么说?”

  蓝于一怔,接着一喜,有些不适应突然间听到的这种好消息,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在做梦…

  王冰笑道:“我自己曾经中了霸道的黑魔功,虽然花了两年的时间,但也成功的排了出来,与你的情况差不多。”

  蓝于深深的了一口气道:“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好消息,让我有些难以适应,想想,为了排除异己真元,我和五大派掌门人长久以来都在想方设法,但是,每一次都是失望。”

  王冰点头道:“我能理解前辈的处境,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妻子中了飞鹰山庄的毒手,仅仅是被封了两百年,都让他生不如死,何况前辈度过漫长岁月,但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蓝于摇头道:“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我永远失去她了。”

  王冰望着蓝于一字一句道:“前辈,我还要告诉一个让你惊喜的好消息,那就是我可以帮助你,让你的妻子回到你边。”

  蓝于猛地站起来,全颤动,动的嘴里不知道说什么,似乎是傻了,只有两只眼睛定在王冰上,他刚才听到王冰能治疗他的消息后也没有如此的动,可见妻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过去了这么多年,对妻子的丝毫没减少,而且更浓。

  王冰笑道:“是真的,我已经成功的帮助几十个元婴体重塑,如果说我对治疗你的暗疾没有把握,但对重塑元婴**是有把握的。”

  怔了半天的蓝于突然间一在椅子上,低头不语,我知道他一时间难以接受接替而来的好消息,多年苦苦寻找的东西,片刻间像做梦一样出现在眼前,那种心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蓝于猛地抬起头来,丢掉手中的酒罐,道:“走。”说着站起来就要拉王冰走。

  王冰哈哈笑道:“不要急,既然我们有缘相遇,我会帮助你的,而且元婴体重塑的时间很长,也许要百年,或者要千年,你现在急也没用,多年的时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片刻。”

  蓝于后退了一步,接着了下来,恢复了一下动的心情道:“我是太动了,不过,我自己的暗疾不要紧,你可以先见见我的妻子,我要确定她有没有希望。”

  王冰道:“前辈,如果你说的情况没有其他变化,应该没有问题,而且以你刚才说,五大派的掌门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前辈是不是将他们找来,让他们也知道此情况,另外,我与京战的谈话你也知道了,王冰来这里的份是秘密,不想让外人知道,一旦我现在出去,马上会被修真界知道,那时候我后面就会有人追来,对方的实力的难以想象,不但救人没有机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千万急不得。”

  蓝于了下来,显然很想现在就出去,但王冰这样一说,他也知道不能勉强,他内心急但不能不考虑其他的后果,如果王冰真的被人抓住了,那…救人的事落空了,无奈道:“好吧,那我们先不急,我听你的。”

  王冰内心大喜,事实上想见五大派的掌门人,无可置疑,蓝于的份能左右五大派的掌门人,王冰正不知道如何见到这些掌门人,有蓝于在此,给王冰一个见到五派掌门的机会,千载难逢啊,五大派虽然受到飞鹰山庄的制,但能左右这个星球的修真门派,一旦能和五大派达成共识,等于只控制了这个星球的修真门派,对王冰的计划执行有很重要的意义。

  现在先要治疗好蓝于的暗疾,给五大派的掌门一份见面礼,也给他们一支强心剂,然后他们顺其自然的接受他“前辈,现在我先试试能不能排除异己真元。”

  蓝于点头道:“好吧,不管成不成功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让我妻子离现状,重塑**。”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关心的是妻子,王冰笑道:“前辈,还是先治疗你,然后你接妻子。”

  两人干脆在客厅中,王冰在他后,双手按上他的后背,银了传授给王冰的排字法决可是运行,缓慢的接近他的元婴,异己真元先是反抗,接着像水向下动一样缓慢顺着王冰的真元前行,接着进入王冰的体内。

  王冰内心大喜,成功了,排字法决完全有效。

  此时蓝于痛的脸是汗水,全颤动,肌在收缩,随着收缩上排除难闻的黑体,而蓝于也随着全颤动逐渐减轻痛苦,在痛苦中到舒服的快,那是元婴逐渐离控制的现象,所以,蓝于强忍着莫名的痛苦,配合着排除异己真元。

  王冰闻到了蓝于上派出的异己真元,内心恍然大悟,难怪有悉的觉,原来是黑魔功的黑气,只是对方改变了黑魔功外放的气体颜,让王冰一之间无法想到,也本就想不到,对方可能早就想到这一点,才有意这么做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蓝于猛地站起来,接着狂笑不绝,动之情无以形容。

  王冰站起来后在椅子上,将进自己体内的异己真元排除,现在对王冰来说轻而易举,片刻之间便完成,想当年折磨了王冰两年。

  王冰睁开眼睛,蓝于还在狂笑,王冰没有出声等待着他,想当然,在漫长岁月中煎熬过来的人,一旦解除上的枷锁,心情是何等的动,王冰也不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五邪四魔中救出的那几个老怪物,那一个不是疯狂的发,相对而言,蓝于虽然暗疾折磨了多年,但比那些个老怪物要好多了,起码他不是一个人度过漫长岁月。

  蓝于一直将内心的动发的淋漓尽致之后才收声返回了下来。

  王冰笑道:“前辈现在到如何?”

  蓝于动道:“谢谢老弟,完全恢复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王冰笑道:“前辈能坚持到现在也难能可贵,如果不是前辈修为超,早就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后果相当严重。”

  此时蓝于已经清楚了上排除的难闻体,对修真者来说相当简单,现在的他脸还是很不好,但神不错,动道:“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不会有这么一天,当年为了找到排除异己真元的方法,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地方,后来失望了,也放弃了。”

  王冰道:“前辈,我知道当年袭击你们的是谁了。”

  蓝于一震,双眼圆睁,显得很动,问道:“是谁?”

  王冰道:“具体是那一个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黑魔门的杰作。”

  蓝于不解道:“黑魔功?不像啊,黑魔功因为霸道所有的修真者都知道,是黑气息,但是对方不是啊。”

  王冰点头道:“表面上看是这样,这是对方有意伪装的结果,我也差一点儿被骗过了,我刚才说过,当年我中过黑魔功,在死去活来被折磨两年,开始我到你体内的异己真元有些悉,因为对方有意伪装,我没有想到,当你上排除黑体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是黑魔功。”

  蓝于不解道:“我们与黑魔门没有任何纠纷,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要蒙着脸来偷袭…”

  王冰道:“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袭击你们的时候,这个星球上飞鹰山庄还没有建设分院,或者说刚要建立分院。”

  蓝于点头道:“当时飞鹰山庄正在这个星球建立了分院,开始没什么异常,没过多久就有了变化,拉拢弟子,肆无忌惮的在各地耀武扬威,见到什么抢什么,我们七人义不容辞的出面干涉,但是,这与黑魔门袭击我们有什么关系?”

  王冰道:“关系可大了,我当年在大意之下中了黑魔功,是对方夹杂在飞鹰山庄弟子之中,给我很多的怀疑,时候我多次求证飞鹰山庄与黑魔门的关系,但一直没有结果,但据我的判断,黑魔门与飞鹰山庄之间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某种关系,飞鹰山庄在这个星球建立分院,你们的干涉让他们难以立足,黑魔门手出面帮助他们,为了不他们的份,只好蒙着脸,有意改变黑魔功的气体颜,但本质改变不了,所以被我认了出来。”

  蓝于慨道:“如果不是你说出来,我们被永远被蒙在鼓里,煎熬了漫长岁月,一直活在糊涂之中,想便修真界所有知道的门派,没有这样的手,是我们的一大遗憾,但当知道了真相之后,又让人哭笑不得,原来就这么简单。”

  王冰道:“我也是猜测,不…”

  蓝于摇头道:“你的猜测不会错,应该是这样,当年我们很少离开这个星球,也不与人结怨,这个星球上的修真门派也没有与其外界发生大的矛盾,即使有,对方也没有必要蒙着脸,而且那种骇人听闻的手,不屑一顾那样残忍的事,现在想起来,对方惨杀各门派修真者的方式手段就是为了伪装份,可惜我们当时本就没想到这一点。”

  无限慨的蓝于大有不堪回首的样子,也有着无能和苦笑,对方为了算计他们可谓是费尽心机,也达到了目的。

  此时,王建带着京战走了进来,京战看到蓝于,不由一阵,接着惊讶道:“师傅…你…”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