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章 入世赞礼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章 入世赞礼
  第三章入世赞礼

  1992年冬。九天山。大雪弥漫,狂风怒吼。九天山的冬天,天气寒冷,白皑皑的雪花遍布山中每一个角落,成了一个白刺眼的世界,构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霸道的风沙吹在脸上既冷又疼,山中的村民很少在这个时候出来踏雪,在暖烘烘的热抗头闲聊,或者纠合几人围着屋子里冒着红火焰的火盆煮茶作乐,总之,九天山的村民没有事不会出来吃雪风,没有比热抗头再惬意了!

  但此时偏偏在狂暴的寒风中有一个30多岁的走方郎中,踏着厚厚的积雪,脸风尘的来到山里。他给人瞧病不收诊治费,只求温

  刚开始大家并不相信他,那有这么好的事情,看病不收钱那为什么要来这里。但后来大家试着找他看病,想不到不但真的不收钱,而且疗效很好,经过他治疗的疾病,很快就康复了,没听说会有复发现象,于是慢慢大家接受了他,也相信了他,同时他也得到了村民们的尊重。

  这个英俊寒酸的走方郎中就是我所幻化。从基地出来以后,我老老实实在家玩了几天然后才幻化成现在的这幅形象出来行医。

  自进入基地两年来很少有时间陪陪父母,在这几天里我好好享受着家庭的温情和幸福,也到村里找军哥他们玩玩。

  嗨!哥两见面那种兴奋,无法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只是三婶因为生病,体健康状况不好,病情越来越严重。惠姐他们都脸愁容,心急如焚。

  我无意之中运功探测躺在上的三婶,发现是因为长期疲劳,气候寒冷异常变化无常,再加上营养不良,导致肝脏出了问题。

  同时二爷爷的体也不好,毕竟人老了,体机能老化是很自然的现象。父亲看望二爷爷回来后,也有些闷闷不乐。

  我看父亲郁闷、心神不安,心想,凭我现在的能力可以为二爷爷他们治疗上的疾病,如果自己治疗好二爷爷他们的疾病父母亲不是兴了吗,于是说道:“爸爸,我可以治疗二爷爷和三婶的病。”

  父亲听了以后眼睛一亮,但随即想到我这么小,能有多大的本事,脸上的神稍收敛说道:“儿子,难得你有这么一片心意,你爷爷他们知道会很兴的。”

  父亲以为是我为了安慰他才这么说,我解释道:“真的,我用神识探测了二爷爷和三婶的体机能,对他们的病症了如指掌,不会有问题的。再说了,我还有从基地里带回来的丹药给他们服用,保证药到病除病除。”

  母亲看我说的有板有眼,神态自若,对我有了信心,对父亲说道:“就让儿子试试看,说不定会又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些丹药我们不也在服用吗,即使没有疗效也不会对体有不良后果。”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来,”父亲拍着掌说道,心想,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能这样那是最好不过了,接着又有些担心道:“可是儿子太小,不要说别人以为是他信口开河,小孩子好玩罢了。即使真的治疗好疾病,那会引起很大的轰动,让人怀疑,对儿子今后的生活带来很多不可避免的扰和麻烦。”

  我心想,这有何难,如果是前一段时间,我还真没有办法,现在我可以幻化形象,想到这里,脸上顿时笑逐颜开得意洋洋说道:“呵!你们放心,我有办法。”然后凝神运功,片刻后幻化成一个三十多岁的走方郎中。

  父母被我出神入化的动作惊呆了。

  “你…你是我那调皮捣蛋的儿子吗?”母亲用她那颤抖着手指着我惊讶的问道,她难以置信。

  父亲吃惊不小,惊愕道:“变幻莫测啊,真的好像成为另外一个人,儿子,你是怎么办到的,太神奇了,”父亲叹惊讶之余直接问我怎么办到的。

  “我是修炼九天仙鉴里的修真法门喽,您们继续修炼以后也能做到的呀!”我得意的向父母亲说道。心想,父亲比较容易接受我的这些神奇效果,而母亲显然难以接受。

  就这个样我在父母的惊讶中扮成走方郎中开始了入世修炼体验生活的第一步。

  踩着厚厚的积雪,顶着冰冷的寒我来到王家村,声称自己包治百病,而且不收钱,只是吃顿便饭,但没有人相信我,好像怪物一样看着我,我只好叹口气,各家各户的吆喊。

  最后来我来到这次的目的地,三婶家门口,心想,不知道三叔他们会不会相信我?自己一路上喊了半天没有人相信,希望三叔能相信我才好,不然自己这次就白来了,想到这里用力敲了敲门问道:“请问能不能进来喝口水,暖暖子?”我不再说自己是郎中,更不提收不收诊治费用的问题。

  三叔见到我是一个医生,先是一愣,但山里人都比较朴实,也不想其它,到是很热情地把我让到屋里,倒了杯热气腾腾开水递给我。

  我看三婶仰躺在上,呼不稳,显然病人体正受着莫大痛处,于是就故意看了看,然后说道:

  “这位大嫂是不是时常口干舌燥、四肢无力,口中有苦味,有时候出现头昏脑晕?”因为我为了让别人能相信我,幻化成三十岁较为成的样子,所以喊三婶为三嫂,心里有些别扭。

  三叔原本也不相信我,现在见我象摸象样的说中了病人的病情,心想,这个医生不像是骗人,他说的都是我老婆的现在症状,如果他能治疗那就太好了,想到这里,顿时动的热泪盈眶,颤抖着嘴角说道:“先生,你怎么知道…呃不…你看这病有治吗?”

  军哥也动拉着我的手,他那双炯炯有神的望着我似乎在说:“先生,你治治我妈妈的病好不好?”

  在大家的脸期望中,我点点头说道:“我本来就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你们放心,只要我能治疗,我会尽力而为。”

  我当然是同意了,不然我来这里做什么,也装装样子,把把脉。然后从药箱中拿出丹药,要了一杯水化开,让三叔给三婶服下,再用银针用运功力道,双目用功,神识不断的观察着病人肝脏部位的变化,直到药力运行到肝脏,对肝脏进行改造成功,才起出银针,就这么一下子我觉很累。

  我对三叔道:“我先休息一下,等一下病人醒来叫我。”代完后我不再理他们,到椅子上运功恢复疲劳。

  村里围观的人对我这种治病方法觉得奇怪,但看我很有把握的样子,就静静的观望,等了一会我觉得病人差不多醒来了,就睁开眼睛。

  “哎?我怎么…怎么很有神,我的病…?”三婶醒来后惊喜的活动着体说道。果然,病人醒来以后到全舒服,似乎像本没有生过病似的。

  我对三婶以一个医生的口气慎重的说道:“你的病刚刚治疗好,近段时间要注意调理,这几天不要干重力活。”

  军哥眼中飘着雪花,喜不自禁的说道:“先生,谢谢你治好我妈妈的病!我太开心了!”

  我心里偷笑,心想,呵呵,你不看我是谁?我可是你的好弟弟,心里一动,拿出一瓶丹药说道:“这瓶药给你,你十天吃一颗,对你的体健康有好处的。”

  三叔自我治疗好三婶的病后,特别动,这时候见到我这么大方给儿子珍贵的药,这药他看清楚是同自己妻子吃的一样,知道是好药,心想,你治疗好病人我们已经很谢了,怎么还能接受你的药,他是一个朴实的人,忙说道:“这不好吧先生,你治好了我老婆的病我已经不尽了,怎么还能要你的药呢?”

  我看着军哥脸上对神丹妙药急于拥有的焦急神,有些好笑,心想,别人的当然不能随便收,不过我的吗,那就不要紧了,笑道:“不要紧的,我看他觉得很投缘,就当作见面礼。”心里很想笑,不知道军哥以后明白这个郎中是我,会怎么想?

  由于我治好了三婶的病,这下子围观的村里人都议论纷纷的嚷起来,争先恐后的涌向我瞧病,这个要看,那个也要看看,最后我和三叔商量了一下,决定早三叔家住下来,每天为大家看病。

  第二天,我和三叔到二爷爷家。

  二爷爷的病也不复杂,我用了师傅遗留下来的养气丹先给二爷爷服下,再梳理了一下内腑机能,帮助他调理来化的机能。我想,以后如果调理的好,活它的个十年二十年不成问题。

  治疗后二爷爷看起来面红光,神很好,好像年轻了十岁。我听到二爷爷那乐呵呵的笑声,觉得很亲切,一种成就滋润到了整个心灵深处。从小二爷爷很疼我,能让二爷爷多活几年,我觉很快乐。

  此后的几天,我都在三叔家帮村里人看病。病人大多数是由于生活贫苦,长期的营养不良产生的顽疾。

  军哥和惠姐也跑前跑后的帮我。

  惠姐对我佩服极了,带着期盼对我说道:“我将来也要学医术为大家治病,请先生教我学医术,可以吗?”

  对于姐姐的要求怎么能不答应呢,我慷慨的说道:“当然可以,医术本来就是为了济士救人,多一个人学习就多一份力量,我怎么会反对呢。”

  “真的?”惠姐动的拉住我的手,她没有想到我这么慷慨的答应了她,闪动着美丽人的大眼睛动的说道:“真的吗?我太兴了,谢谢先生!”

  我心想,这有什么好谢的,谁叫我是你好弟弟呢,即使没有这一层关系,你想学我也不会不答应的,紧握惠姐的小手也兴的说道:“只要你喜我就教你,凭我们之间的关系谢什么,需要那么客气吗?”

  此时的我忘记了目前的郎中份,还当是和平时一样是大家在一起玩呢,紧握着她的手那是很自然的。

  惠姐听我这么说美丽的大眼睛里有很多的疑惑不解,随即想到她一时兴拉着我的手,反而被我紧握住,连忙挣开我的手,可的脸上顿时布红晕,害羞的底下自己的头。

  我微微一愣,随即想到自己现在的份,不由哑然失笑,难怪刚才惠姐有那样的反应,我故意调皮的盯着惠姐的脸上看,惠姐脸更红,突然捂着脸跑进她的房间跺了起来。

  军哥在旁边不明白怎么回事,疑惑的问道:“我姐姐怎么了,脸很红的跑了?”

  我得意的笑道:“没什么,你不想学医术吗?”

  军哥遥望着九天山充信心的说道:“我要长大,学到很多的本事,将来要改变这里的艰苦环境,让大家过上好的生活,生活好了,病人就少。”

  我听了后心里默默想着,我会实现这个愿望的。

  这天三叔带着一个小伙子来找我,三叔道:“这个小伙子是隔壁村子,叫陈大明,说有事找你,我先忙去了,你们谈吧。”说完后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看着这个小伙子,心想,他的体看来很好,找我有什么事?于是我问道:“请问,你找我是…”

  陈大明看起来比较憨厚,真诚的说道:“您好先生!我是陈村的,叫陈大明,也懂一些简单的医术,听到先生治病救人,医术超,希望能跟在先生边帮忙,顺便向先生请教。”朴素大方的大明直接说明了来意。

  通过他自己的介绍我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陈大明祖上就是这一带的小医生,医书并不明,但也为大家解决一些小小病,听到我行医的事情,跑来村里找我,想加入到我的行列,也希望得到我的指点。并希望我能到其它几个村子走走,为这些村子里的病治疗疾病。

  我有些动心,心想,自己左右无事,不如走走也好。我看得出作为一个医生对医术的渴望,也对大明的求和**所打动,笑道:“你加入,我们互相学习!”

  于是陈大明成了义务诊治队伍中的一员。

  几天以后大明和我们几个混的很,这几天他们先生长先生短的称呼我,让我很不适应。我头痛的对大明几个人说道:“你们能不能不叫我先生,可以吗?”

  惠姐眨着眼睛疑惑的问道:“那我们叫你什么?你也没有告诉我们你的大名?”她已经开始跟着我学医术,对我很尊重。

  我一愣,是呀,我到现在还没有告诉他们我叫什么,心里一动就说道:“我叫王兵,你们可以叫小王或者直接叫名字好了。”

  军哥心想,王冰?那不是和冰一个名字吗?有这么巧的事?

  我看这他那狐疑的眼神,心里在偷偷笑着,王兵者王冰也,有你猜的,嘴里故意解释道:“兵是当兵的兵,不是寒冰的冰。”

  惠姐迟疑了一下说道:“还是叫你先生好了,你比我们年龄大,叫小王?不好吧?”

  大明内心极为佩服我,也接口道:“怎么能叫你的名字呢?那对你很不尊敬。”

  我听了在心里暗骂自己,干吗开始没想到这个问题,为了让大家相信自己,幻化成三十岁的样子,现在是自己搬起砖头轧自己的脚,有苦难言啊。

  我能帮大家解除痛苦,恢复体健康,让一张张原是痛苦的脸,现在充希望和的笑容,我很兴。唯一让挖头痛的是他们对我的称呼,无论年龄大小,疑虑叫我王先生,但我比他们都小,他们都叫先生我觉得很别扭,让他们叫我小王,但他们都不干。特别是惠姐、军哥、陈大明几个,没办法我只好苦笑着随他们了。

  十天后,在王家村村民的热情和中将我送出村口。

  我准备到其他几个村走走,看到后的军哥、惠姐和大明陪伴着走了很久,已经离村子很远了,于是笑道:“天气很冷,你们回去吧,不要再送我了。”

  军哥得意的笑道:“什么呀?我们是要跟着你到其它村子帮忙的。”

  我一愣,他们提前没有说,我以为他们是来送我的,有些惊讶道:“不会吧,你们也要去?三叔…哦不,你们父母他们放心吗?”

  慧姐接口道:“先生,你就放心把吧,我爸妈都同意我们跟随你的,再说了,不就一、二十几里路吗?虽然下雪路很滑很难走,不是还有你和大明照顾我们吗?”

  我不由得问道:“大明也要去?”

  大明虽然没说话,但看他脸上坚毅的表情,更是非去不可。

  就这样我们一起四人就到各村给病人治疗,我也指点惠姐和大明一些简单的医理,给了大明一些能在山里使用的药方。看他们跟着我这么辛苦,有空就指点一些养气法恢复疲劳,也给惠姐和大明每人一瓶丹药,一段时间下来,都有不错的收获,特别是军哥进步神速,惠姐也不错,大明就差些了。

  这天,在前往陈村的路上,我想着不知道父母现在,在家里做什么,也许在暖烘烘的房间闲聊,也许正在谈论我,想到这里不由向家的方向望去。

  军哥看我眼睛瞧往九天山的方向,以为我想去雄伟大寒冷的山上,就急忙说道:“九天山山上很冷,我们都不敢去。大人常说,在山上鼻子耳朵都会被冻僵,碰一下都会掉下来。”

  我听了好笑,这些都是村里人怕我们到山上去有危险,故意吓唬我们的话,军哥以为我是外乡人,说出来给我听。我故意问道:“有这么冷吗?”

  军哥看我脸上怀疑的神,为了让我相信他的话,说道:“你知道山上有多冷吗,听说冷到连两人间的谈话也听不清楚,为什么呢?因为说出的话被冻住了,拿回家放到锅里炒一炒,才知道说了些什么。”

  “哈哈…”我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旁边的大明和惠姐捧腹大笑。

  军哥说的这些话都是我吹嘘编给村里的小朋友听的,当时把他们唬的一愣一愣,看我说的有鼻子有眼,还以为是真的,反正有大人时常的告诫,对我的话不由不信,嘿嘿!想不到军哥为了让我相信,照搬出来。

  我闪者狡黠的目光对军哥说道:“真有这样奇异的事情?呃!有机会那我可得爬上去试试看,反正我懂医术,鼻子耳朵掉下来也不怕,粘上去就是了。不过,把冻住听不见的“话”带回家炒一炒,尝尝看是什么味道,那肯定是一道美味佳肴。”

  大明心想,想不到先生这么幽默,笑道:“大雪覆盖的山顶确实很冷,也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崖绝壁。我平时也会到山上去采药,下雪就不敢去了,山上有很多珍贵药材,有些地方就是平时也很难上去。”说道后来在为采不到药材在惋惜!

  惠姐嗔了一眼军哥笑骂道:“冰那个小捣蛋说的话你也信,还说给先生听,不笑死人才怪。”

  我听了不由讪讪笑道:“不怪,不怪!”心里暗道,我当然不会笑我自己了。

  这天我们几个在陈村大明家里帮人看病,门外进来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孩,男孩大概是七、八岁的样子,孩看来不到六岁,孩一看就是小儿麻痹症,半不遂,头脑也不对劲,有些傻,害羞的低着头被男孩拉着手走进屋里。

  男孩掉着眼泪,用充期望的语气急切的说道:“先生,你能治治我妹妹吗,我很想让妹妹好起来?”

  “不要哭,我先看看,能治我一定会治疗,”我忙说道。我比他小一些,看到他伤心,心里也觉得很不舒服。

  大明对我介绍道:“男孩叫陈小强,是哥哥,妹妹叫陈如。他爸爸妈妈前年夏天中的某一天去山上干活,那天,来了一阵子雷雨很猛,想不到他们往回跑的时候,他妈妈滑倒在悬崖边,他爸爸去救,结果都掉下去了,”大明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那时小强6岁,小如4岁,村里人看着可怜,大家养活他们兄妹,可以说,这两年吃的百家饭他们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看着这对兄妹的生活和体健康很不好,我和军哥惠姐心里都很难过。

  惠姐拉着小如的手说道:“先生,你就看看小如吧,小如很可怜的?”泪水在她那白的脸庞上下来。

  我连连点头道:“好的,我尽量,”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小如的体状况后说道:“头部治疗不难,小儿麻痹症也可以治疗,但是要很久时间。”

  小强一听妹妹的病有治,动的跳了起来说道:“我太兴了,先生!”脸上兴奋的表情让我们几人看在眼里,也有一种莫名的动。

  其实小强和小如体都不好。失去父母的打击,长期的营养不良,显得面黄肌瘦,体机能失调,再不治疗会留下更严重后果。

  此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努力治疗小如的头部,给他们兄妹一些健丹药,兄妹俩脸上肤光华终于有了转变,红扑扑的,和来时相比,相差很大。

  小如也因为头部的好转,有些调皮,和惠姐混的最,一口一个姐姐,叫军哥小哥哥,对我和大明却没有那么放的开,可能是年龄的关系,我看到他们玩,也很羡慕的,谁叫我幻化成几十岁的人呢。

  几天以后小如的头部被我治好,小儿麻痹症却不是一天两天能治疗好,需要的是时间,只好在其他村里看病时候也带着小强、小如,方便为小如治疗。现在惠姐和小如最好,军哥和小强最谈的来。我呢,只好苦着脸和大明讨论一些医术上的问题。

  在不知不觉中就要过年了,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当我说出自己要离开时,几人脸上都有不同寻常的留恋神

  小如的小儿麻痹症有了明显的疗效,但不是现在所能治疗好,需要慢慢治疗恢复。而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几个也建立深厚的友情,特别是军哥、惠姐、小强姐妹,一天到晚喜笑颜开,我真嫉妒他们,气死我了,恨不得而知马上恢复份跟他们一起玩,而我也在这两个月中,指点他们修炼《九天仙鉴》的初步功法,在丹药的帮助下都小有成就。

  “先生,小如的小儿麻痹症还没好,你走了那小如怎么办,要不你到我家过年好不好。”小强焦急的说道。

  小如也眼的望着我,那神情让我心酸,于是说道:“放心,我还会来的,我一定治好小如的病。”其实我心里另有决定,不过不能告诉他们。

  大明和军哥也都邀请我到他们家去过年,那怎么可能呢,岂不是害我不能痛快的玩

  看我执意要离开,大明不舍的说道:“先生,我希望尽快能见到你,还想继续在医术和修炼上得到你的指导。”

  “是呀,先生!”惠姐和军哥也附和道,脸上神动也很留恋。

  恋恋不舍的和他们告别以后,我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幻化成原来的本相,直接飞到家里。

  父亲兴的说道:“儿子,回来了,我听到你的事,不愧是我儿子,”父母听到我给村里人治病的事,内心很兴。

  我兴的说道:“是吗,爸爸妈妈,我做的还不错吧?”毕竟我是小孩,父母的夸奖我听了很兴。

  母亲疼的把巾给我,说道:“我和你爸爸听说了,儿子,妈妈很兴。现在洗脸吃饭,吃完饭后再听你说说这两个月的事。”

  吃完饭后,我把这两个月经历讲给父母听,当说完陈小强姐妹的情况后,我说道:“我想把他们姐妹收留到咱们家,爸妈,可以吗?”

  母亲听小强兄妹的情况后很难过,父亲也一脸严肃的表情,对我说道:“可以的儿子,我支持你的想法,我想你妈妈也会同意的。”

  母亲擦着有些发红的眼睛也点了点头。

  我兴的跳了起来叫道:“我就知道爸爸妈妈,最好了!”

  第二天,父亲到陈村把怯生生的小强小如两兄妹带回家里。

  父亲指着我说道:“这是小冰,今年七岁,”然后又对我说道:“这是小强,今年八岁,这是小如,今年六岁,我希望你们以后就是亲兄妹,要相互帮助,互相照顾!”

  母亲很和蔼的脸上充着温情,说道:“是呀,以后把这里当作你们自己的家,我们就是你们爸爸妈妈。”

  小强小如掉着眼泪,他们失去自己的亲生父母后,从没有受到这样的关怀备至,忍不住对着父母喊道:“爸爸!妈妈!”

  母亲怜的用手摸了摸小强和小如脸蛋上泪水,然后将他们抱在怀了。

  我很兴的带着小强小如看他们的房间,一会儿我们就玩的很,当然,我能对他们不悉吗?

  最让我无奈的是,小如叫我小小哥哥,让我有些气苦,怎么是小小哥哥呢?我就问她,而她就是不说,但我心里知道,她叫军哥小哥哥,而我比军哥小,为了将叫法分清楚,我成了小小哥哥,倒也是难为她了。

  由于他们兄妹的加入,我们这个家庭此后更热闹,我们之间的情越来越深。

  过完年后,我时不时的幻化成走方郎中继续为小如治疗。

  听到我为小如看病,大明、惠姐、军哥,一有时间就常常往我家跑,让他们遗憾的是每次先生为小如治病的时候见不到我。

  军哥为此没少抱怨我,当谈到我教给他的修炼功法时,说下次帮我向先生要些丹药。

  我听了以后很动,不愧是我的好军哥,我心里暗道,那些丹药对我来说不希奇,对别人来说却万金难求,那能随便要。

  半年以后,我终于将小如治好。现在的小如由于体恢复,修炼也有一定基础,显得很可,用母亲的话说,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在家庭的温暖之下,小如整天像一只活波快乐的小鸟,自由自在的飞翔。

  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努力修炼。前天我在不知是哪个师傅的储物要带里发现了一块拳头大的能量神石,通过这两天的收,我觉得功力有了进一步,虽然没有突破人仙中阶,但也不远了。

  父母决定让小强小如上学,过几天也要开学了,我打算静下来好好修炼一段时间,反正父母有小强和小如在边陪伴也不是很寂寞。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