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十二章 天龙之威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十二章 天龙之威
  第十二章天龙之威

  这里是北京东区。

  北京有一个地下黑道帮派叫‘耀帮’,总部就设在这里。整个帮派中有一百多人,手林立,行事狠毒,专门搞一些绑架勒索、抢劫等,由于做事严密,谨慎小心,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即使知道一丝半点的人也被一一被灭口。

  十年前。那时的‘天龙帮’还没有改名为‘耀帮’时,在老帮主的带领下,作为一个黑道帮派虽然在黑暗中活动,但帮里的人员个个铁血义胆,拍一拍自己的部,那个不是响当当的好汉、豪气冲天,他们那时并不欺凌弱小、绑架勒索,谁要是干了这种事,那***不是人养的,等待的是三刀六眼、人人唾弃、引以为辱。

  而现在的新帮主一改往行事风格,专干一些绑架勒索、欺凌弱小的卑鄙下见不得人的事。‘天龙帮’也改成了‘耀帮’,新帮主平时行事神神秘秘,见首不见尾,只有几个他边的亲信和他联系,其他的人就难得一见。

  帮里的元老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有人想找帮主问问怎么回事,不但见不到帮主,连问的人也隔天失踪。

  久而久之,的帮里面人人敢怒而不敢言,‘耀帮’的行事也越来越神秘狠毒,人人都对现在的生活失去信心,再也不敢拍着自己的部说自己是个响当当的好汉在子,一个个脸上带着失望,窝在那里当孙子。

  晚上十一点,我出了华缘酒店,来到北京东区一家酒吧里。

  这家酒绿灯红的酒吧里,难闻的、浓浓的烟气和酒气,让人不由口沉闷,难以呼。穿在人群中人的沟和雪白大腿的小姐们,个个搔眉首,争相展示自己的魅力,伴随着刺耳的音乐声,让扭着疯狂摇摆着的青着释放着心中的火气。

  在酒吧的一角,着一个20岁英俊中带着豪放的年轻男子,他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充耳不闻,只关心他手中的啤酒,一杯接一杯的到入自己的嘴里,英俊的脸上带着忧愁和无奈。一个个对他英俊面孔动心的小姐,荡漾着意主动往他怀里靠,但看到他那双充着血红和无神的眼睛和无动于衷的神,悄悄消失,不由自主的想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呢?

  我在他的对面,默默的看着他喝酒,对于我的到来他看也没看,似乎我这个人不存在,只是光顾着他手中的酒。

  我对着他自言自语道:“我想,只是喝闷酒,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期望引起对方的注意力。

  “”无语,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我继续说道:“也许我能帮忙?”

  “”对方看了一眼,仅仅看了一眼,又对着酒杯,还是无语。

  我看他漠视一切的态度,突然说道:“人道,天龙帮的石景渊是一个豪气冲天的汉子,没想到天龙帮变成了耀帮,豪气冲天的汉子也失去往雄风,真让人失望啊,”我语出惊人,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

  对方猛然伸起头,口里吐出难闻的啤酒气,睁大着血红的眼睛,气,对着我的脸,我被他的这个突然动作,吓了一跳,接着转脸躲避他那难闻的酒气。

  石景渊冷漠的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终于说话了,我心里偷偷笑道,不知道我来找你,你脑子里的那些事对我来说是摆在面前一清二楚。

  我从约翰那里读到的有关‘耀帮’的惊人秘密,知道现在的帮主和威利有某种意义上的联系。一直由威利在单线联系,约翰知道的并不多,似乎和本人有关系,涉及到中国层某一位大人物。他们相互利用,相互勾结,可惜约翰就知道这么多。在白天我没告诉王伟中组长,一是不能确定此事的真实,二是怕消息让对方有所准备,不是我不相信王组长,毕竟这件事我知道我不多,而王组长回去报告给上级部门,消息不难,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你从那里知道的?告诉我?”我耳边有人大声喊叫道。

  回过神看到石景渊由于酒烧红的脸孔,再配上血红眼睛,有点狰狞的望着我等待答复。刚刚想事情,走神了,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我知道的事情很多,许多秘密连你也不清楚,更想不到,你想知道什么?”

  石景渊小声而又厉声的问道:“天龙帮是以前的叫法,几乎没有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心里很疑惑,因为此事几乎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英俊潇洒的年青人怎么知道。

  我看着他口气很平淡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没有我想知道而不能知道的事情,很惊奇吗?”

  石景渊突然间脸上的神一阵急变,用手指着我说道:“你不会是?”想到这里,他猛然一惊。

  我当然知道他想什么,于是说道:“放心,我不是现在耀帮帮主白丰川的人,他还不配也不够资格。”

  石景渊听我这么说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盯着我没有开口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写怀疑的神

  我进一步说道:“连老帮主从你很小收留你,将你养活大,而且,你把老帮主当作自己父亲的事我都知道,这事你们现在帮主知道吗?不知道吧?”

  “?”石景渊张口结舌,由怀疑变成惊异,再变成疑问,这些事他从没有告诉别人,现在的白帮主也不知道,知道此事的只有老帮主和帮中元老,自从老帮主和帮中元老先后去世和失踪,再也没有人知道。而自己将老帮主当作亲生父亲的事,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那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连老帮主也不知道,现在却有人不但知道,反而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怎么不让他惊异

  两人沉默一会。

  我看他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说道:“想知道其中的道理吗,那我们可以谈谈,不过,你觉得这里是谈话的地方吗?何况你也不希望有些事被别人知道,如果你觉得可以在这个地方谈话,呵呵!我倒是没意见,你觉得呢?”我说着站了起来。

  “小姐,要个包厢,”石景渊也急忙站起来喊服务员道。

  一个美丽的服务小姐走过来问道:“请问,两位需要那种等级价位的包厢?”

  石景渊此时那有心情关心这些,急于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耐烦的说道:“有清静的能谈话的地方就好,什么价位等级的。”

  服务小姐被石景渊的不客气的态度说的一愣,脸上有不愉快的神,但还是说道:“这个…我们的包厢有几个等级,一般规定要客人自己选择。”

  我能理解石景渊的心情,他本来就犷的汉子,有在黑道帮派,对与这些际礼节本不在乎,加之现在心情焦急,出沿自是很无礼,我对服务小姐微笑道:“我朋友心情不好,请小姐不要见怪,你给我们找一个小一些,安静的包厢就可以了,其它的都没问题。”

  服务小姐看我态度很和蔼,心情舒畅不少,微微一笑说道:“那好吧,两位请跟我来,”说着带我们向楼上包厢走去。

  服务小姐带我们到包厢后说道:“两位先生请进!”然后退出门去,顺便也拉上门。

  我们两个下来,石景渊急不可耐的说道:“认识一下,我叫石景渊,”

  我暗笑,这个犷的汉子这时还能想到介绍自己,看他刚才对服务小姐的态度,不像吗,也握着石景渊伸出的手说道:“我叫王兵。”

  石景渊对我的份很疑惑,猜测不到我的来历,试探的问我道:“王先生也是黑道上混的,很眼生啊,”

  我心想,你自己在黑道,把所有都当成黑道中人,可惜我不是,笑道:“呵呵,我不是,不过我可以帮你解决你目前的难题。”

  对我直奔主题的说法石景渊有些难以适应,在事情没有了解清楚之前,他心里不敢认同我的说法,也难以接受我的好意,这是黑道中保命的金科玉律,惑不解的问道:“那先生怎么知道我的事,是不是哪个元老边的人或者子侄?”

  他以为我知道他的事,是哪个元老告诉的,我我打断他的疑问说道:“你不用猜测了,我不是你们的人,也和元老没关系,我想这些都不要紧,还是谈谈帮中的事,这才是我们双方的共同话题。”

  提到现在的‘耀帮’,他脸上顿时布忧愁,很无奈的底下头。

  我是了解其中详情的人,知道他的受,安慰道:“不要这样,我不是来帮你了吗?”

  石景渊对我的份有很多的猜测,但也看出我出于善意劝说他,的说道:“王先生,你既然知道天龙帮就该知道以前的作风,我们虽然人在黑道,但做事有原则,后来改成耀帮后,行事作风就变了,下面的兄弟们都很不,可是,提出反对的兄弟都一个个不见了,对现在的帮主我们一点都不了解,所有的事只有他后来边的亲信知道,真失望呀!”说话的同时脸上也表现出来极度的不和失望。

  我心想,如果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就不会这么想了,有些神秘的说道:“我想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叫‘耀’,如果你知道耀的意思,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石景渊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帮派的名称会有其它意思,心想,这位先生虽然来历可疑,但他这么说必有原因,惊愕的问道:“什么意思?我是说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暗叹了一声,难怪天龙帮会有今天,以石景渊在帮中地位的重要也没有起疑,天龙帮有今的下场也无可非议,说道:“你想想耀是什么意思,不就明白其中的含义。”

  石景渊经过我的提醒,还是没有醒过来,不以为然的说道:“不是在中天照耀着大地吗?还能有什么意思?”

  我反问他道:“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意思,没有其它的解释?”

  石景渊一怔,心想,难道还会有其它解释,不明白的问道:“除此外那还有什么意思?”石景渊被我问的发愣,显然不明所以。

  用神识探测了一下周围,显然包厢装了窃听装备,看来这里的老板职业道德有问题,呵呵!不过也难不倒我,真元外放,暗中切断线路,并在包厢内布下隔音结界。石景渊看着我古怪的动作,脸不解。

  然后我说道:“耀,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让太永远照耀本。”

  石景渊吃惊不已,心里有几分相信,但是内心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脸上神连连变换,无力道:“你是说…怎么可能呢,白帮主再怎么说也是中国人呀,不会这么做吧?”惊异中带着安慰自己的语气。

  我心里冷笑,不以为然,冷然说道:“为什么不会,他本来就是本人,”

  石景渊再苯,再不愿意承认事实,此时也隐隐约约想到了其中的厉害,连声惊呼道:“这…这怎么可能,你告诉我,你是在骗我,是在开玩笑?”

  我心想,我才没心思和开玩笑,说道:“他真名叫柏村丰川,从小接受本间谍机关训练,特别是有关中国的一切,是他从小学习的必修课程,后来被送到中国,以孤儿的份乞讨,直到后来你们老帮主的收留他,多年的乞讨训练,他不但对中国的一切很悉,不了解他的人本看不出他是一个本人,而他的伪装也确实明。”

  石景渊被我说的惊呆了,显然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口里语无伦次道:“这…这…”我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本在柏村丰川进入中国后,接着先后又往中国送入几位帮手给柏村丰川,自柏村丰川害死老帮主后就将他们接到帮里,这时的他们也和柏村丰川一样伪装的很明,再加上他们在暗中活动,出了帮中,外人更是不知道”

  石景渊听完我的话愤怒了,心想,难怪天龙帮由鼎盛时期突然间变成连自己也到陌生的耀帮,不在怀疑我的话,点头说道:“难怪老帮主死的不明不白,元老一个个不见,”说道这里气得脸发紫:“难怪现在帮里的一切都变了,这些该死的本人,我就是拼着去死也要将他们除去。”越说越气,最后站起来一拍桌子,‘啪’的一声,顿时上面的茶杯酒瓶被打翻在地。

  我心想,他们虽然处黑道,不为世人接受,但也有一颗国心,在民族神利益上,和其他人没有不同,说道:“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只要是中国人,都会到生气。”

  石景渊要往外走,口里不忘谢道:“谢谢你!王先生,受了这么多年的窝囊气,都是这些该死的本人害的,我要杀了他们出这口气。”

  我心想,如果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拉住他说道:“你就这么去,你一人斗的过他们?”

  石景渊以为我指的是对方人多,不是对手,坚毅的说道:“就是死也要拉着他们垫背,我非要找他们算这笔账不可。”

  我拉着他又下来,我可不想让他去找死,说道:“不急,先计划一下,他们死无所谓,但我们不能死,那不值得。”

  石景渊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心想,你一个文弱书生气的人能和我们这些天天混在黑道中打打杀杀的人比吗,疑惑的问道:“我们…你…你也要去?”在他想来,我这么和蔼的一个人不适合于打打杀杀。

  我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当然也要去,而且非去不可,”当然了,我还要从他们上知道隐在内部的人,怎么能不去呢。

  石景渊可不这么想,他的眼睛在我上不住的打量,看不出我有打斗的本钱,迟疑不决的说道:“这个…王先生,你就不用去了,死在他们手里不值得,我去就可以了。”

  我心想,你也太小看人,以我地仙境界的修为,他们那能伤的了我,那是笑话,见我体单薄就能肯定我不行吗,再说这个形象并不是我的本相,笑道:“谁说我去死,他们还没哪个让我死的本事。”

  石景渊不以为然,心想,论英俊潇洒我不如你,但你这副材确实不适合于打斗,很犹豫的说道:“可是…他们人多,行事很狠毒,万一对先生有什么伤害,那我就更不好意了。”

  我哈哈一笑说道:“这你放心,我自有办法不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倒是帮里除了本人以外,其他的兄弟会不会帮着他们?当然我不是怕他们,但担心自己人受伤。”

  石景渊见我说的很肯定,想到我的神秘彩,心里也拿不定注意,但听我提到自己的兄弟,说道:“这到不用担心,我只要一说事情的真相,没有人会帮他们,但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就很难说服他们?”

  我笑道:“呵呵,这些给我来负责,只要不会误伤自己人就好。”

  石景渊再次打量了我一眼,不放心的问道:“真的有证据吗?王先生,这可不是开玩笑。”

  我说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呵呵,是不是?”

  石景渊被我说的很不好意思,本来发红的脸更红,心想,我确实对你的打斗能力保持怀疑,说道:“我…我是担心先生会受到伤害。”

  我朗的笑道:“那就好,我们现在就走,到时候你先让自己兄弟站在一旁,不要误会我们,走吧。”说着手一挥,撤去结界,我们两人走出了包厢。

  十分钟后来到耀帮总部大楼前,我随手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罩住整个总部,再从戒指内放出二十个机器人,上装备着上个文明的科技武器,整齐地排在我面前。石景渊看得双眼发直,像进入童话故事里做着美梦,以为我是在变魔术,我拍醒他,他合住大张着的嘴,刚想说话…

  我知道他要问什么,就说道:“走吧,正事要紧。”

  意念一动,机器人十个在前,十个在后,踏着整齐的步伐向总部大门走去,石景渊并排和我走在一起向前移动。

  随着我们的进入大门口,已惊动帮里的守卫人员,不愧是黑道训练有素的手,拿枪、抬手、围攻,不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很一致。

  石景渊忙走出来喊道:“我是石景渊,等等,请大家不要误会。”

  其中一个年青的小伙子问道:“石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说着看了我和二十个威风凛凛的机器人一眼。

  石景渊知道自己的兄弟都是好汉子,只要把道理讲清楚,他们会理解的,严肃的说道:“大家先不要误会,先把自己手中的枪支收起来,我会给大家一个这么做的理由。”

  帮中的兄弟一个个望着他,等待他合理的解释。

  他用沉稳肯定的语气面对着大家,那狂傲英俊的脸上这时候是一片真诚,徐徐说道:“难道大家不了解我石景渊的为人,谢来福,你说,我石景渊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兄弟的事?”

  一个和石景渊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说道:“好,我相信石哥,相信石哥这么做是有道理,兄弟们!放下手中的枪,听石哥的话。”

  其他兄弟看着我和20机器人,迟疑了一下,将手中的枪支收了起来。

  石景渊一挥手,大声说道:“兄弟们!既然大家相信我,那就把其他兄弟集合起来,穿好自己的装备,保护好自己,剩下的事给我和这位王先生。”

  帮中的兄弟们一愣,不解为什么要这么做,谢来福疑惑不解的问道:“石哥,你这是…”

  石景渊内心有些焦急,怕拖延的时间越久对自己和这帮兄弟越不利,但不解释清楚兄弟们虽然相信自己,但为了帮派设想,不会买自己的帐,他深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现在没有时间给大家解释了,总之,等一下大家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到伤害就好。”

  这时众人耳边响一个沉狠毒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想造反吗?”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都知道是谁了,石景渊心里暗自叫苦,脸上的神不由一变,心有些发冷,不由自主看我一眼,见我神态自若,没有丝毫的变化,心里一松,放心多了。在他的脑子里急速的闪动各种念头时,其他兄弟一起对来人轰然喊道:“老大!”

  大厅走出一个面带沉,着华贵的年轻人,后跟着十几个凶狠的汉子,一个个神情傲冷酷,好像刚从寒冰极地中走出来。

  这个面沉的年轻人就是白帮主。

  他看了石景渊一眼,接着又打量着我和二十多个机器人,心里吃惊不小,不知道石景渊从哪里找来这些人,着古怪的武器,个个神冰冷,一副除了他们保护的那个年轻人外,眼中没有其他人的样子,心里有种不安的觉,心想,先拿下石景渊再说,想到这里极为用生硬的语气说道:“你们越来越不象话了,随便勾引外人来刺探本帮机密,来人,给我将石景渊拿下来,等天亮以后开香堂处理。”

  “是!”他后走出两人,向石景渊走来。

  石景渊见帮主后,心里一阵恐慌,多年的积威,让他很不自然,当帮主看他的时候,他心里直发虚,等帮主不问情由要拿下自己时,看了我一眼后,咬咬牙一字一句的喊道:“慢…着。”

  白帮主瞟了石景渊一眼,自持边人多说道:“怎么,你不服吗?”

  石景渊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动的喊叫道:“服?我为什么要服?”

  周围的兄弟对石景渊强硬态度到不解,虽然都对这个帮主很不意,但还不至于反眼,而石景渊不但反脸,还带着一帮外人,他们经常在打打杀杀中度过,看出这帮人上发出摄人的气势,现在见到石景渊公然反抗,很是惊愕。

  石景渊看看周围的兄弟,慷慨昂的说道:“天龙帮以前那一个像现在一样行事鬼鬼祟祟,那一个不拍着自己的部说我是天龙帮的人,现在呢?大家自己说,帮派的名称改了,行事作风变了,老大有什么事都瞒着大家行动,只有他自己边的亲信人员才知道,而这些亲信那个不是做事狠毒、险。”

  周围的兄弟听到石景渊的话先是惊愕不已,后是默然无语,哪个敢说不是这样呢?大家心里都知道很清楚,但反对过的兄弟都一个个不见了,不无怀疑是白老大做的手脚,而又找不到证据来证明,只好闷在心里等待机会。

  白老大心知不妙厉声喊道:“石景渊,你敢煽动兄弟叛,我毙了你?”说着拿枪对着石景渊。

  石景渊丝毫不惧对着自己的枪支,连声质问白老大道:“你怕我说出来吗?你也有怕的时候,你利用老帮主对你的信任害死了他,接着又害死了帮中的元老,包括反对你的兄弟们,你怎么给大家解释?”然后对着大家道:“兄弟们,这些事情都是他一手导演,难道我们不该给死去的人报仇吗?”

  石景渊这番话说来后,周围的兄弟一个个哗然,成一团,白丰川见到此情形,觉不妙,手一挥,从里面又跑出二十多个人来,拿出枪对着我这边。

  现在的趋势变成三方面对立。

  周围的兄弟看到这二十多人很吃惊,这是老大从那里找来,以前从没见过,难道真像石景渊所说,所有的死去的人都是白老大一手干的。

  白丰川在这二十多人到了他后以后,态度又变得很强硬,叫嚣道:“石景渊,你在这里故意陷害帮主,我以老大的名义将你开除帮里,视为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石景渊用嘲讽的口气说道:“是吗?我陷害你,那你告诉我,你一个本人为什么化装成中国人?为什么成了天龙帮的继任帮主?为什么要改变成‘耀帮’?”说到后来石景渊气冲云霄,豪情怀。

  石景渊的话再一次让兄弟们哗然,像一块巨石投入江河中,起万重白,在惊愕中大声议论起来。

  谢来福惊讶的问道:“石哥,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

  石景渊点点头大声说道:“我有必要骗你吗,也有必要骗大家吗,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容忍,为什么现在就不忍了呢,因为我知道了这个惊人的秘密。”

  谢来福代表大家很慎重很严肃的问白丰川道:“白老大,这是真的吗?”

  白丰川虽然不惧怕眼前的这些人,但为了不引起轰动,影响自己的大事,心想,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一个处理不好,自己以前所做的努力就打水漂了,于是狡辩道:“大家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勾引外人,企图获得帮中老大的位子,在混淆兄弟们的视线。”

  兄弟们被搞的昏头转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到底相信那个的话才好。

  我看大家一团糟,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走出来说道:“真是这样吗?柏村丰川先生,作为本人,连自己的祖宗都不敢承认,呵呵,你真让人失望!”]

  当我叫出‘柏村丰川’四个字时,白丰川及他边的人脸一变,狠狠的盯着我,吃惊之余白丰川厉声狂喊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胡说八道,给我滚出去。”

  我不理他在那里咆哮,冷然道:“我是什么人不要紧,柏村丰川先生,要不要我把你勾结威利事告诉大家,让他们也听听。”

  突然“砰!”的一声枪响,犀利声音在众人耳边向起来。

  村丰川边的人倒下了一个,那人眉头有一个枪眼正冒出鲜红的血,本来那人杀我,不想被我边的机器人提前击倒。

  反应过来的帮中兄弟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冷漠的机器人,被他的这分速度和眼力惊愕不已。

  也令村丰川等人恐惧不安,他边的这些人都是国家严格挑选,再经过艰苦的训练,都是数一数的手,个个经百战,很少失手,想不到今天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己方先动手,对方只是后发制人。

  我在众人的吃惊中继续说道:“虽然大家在黑道,但讲究沟死沟埋,路死牌。虽然做的有些事见不得光,也许你是被迫走入黑道,也许有其他理由。但不管是何理由,都是一个中国人,脚下的这片土地养育了大家。你们…那一个告诉我,你不是中国人?”

  “是!”百多人昂的喊道。

  我继续说道:“那为什么要让一个本人来领导你们,你们不觉得羞辱吗?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就是绑架勒索那么简单吗?不,他们有更大的谋,他们自小被送到中国,想让我们再经历八年的抗战,想让南京大屠杀重现,想要我们的这一切,你们说,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不愿意…”昂的声音在结界里环绕,大家热血沸腾。

  我说道:“那么告诉我,我们要怎么做?”随着我的喊声,真元外放,带动周围气体旋转,灰尘飘扬。

  但此时此刻大家已经沸腾的热血冲昏了头脑,大声喊着:“杀死他们!杀死他们…杀死本鬼子…”

  “砰!砰!砰!…”兄弟们还没来得急围攻上去,柏村丰川等人已经抢先开枪了,有十多个人已经倒下,后面的继续开枪围上去。

  我一看不妙,意念一动,机器人整齐的抬手,所有人没来的急反应,除了柏村丰川以外,他的人全部倒下。

  在机器人科技装备面前这些手就不是手了。

  其人他愤怒地围住柏村丰川开枪,在我的结界保护和束缚下,柏村丰川既不能动弹也毫发无伤。

  柏村丰川的脸上苍白、恐惧、狰狞、体在不断的发抖。

  石景渊愤怒的声喊叫道:“王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不让大家报仇?”

  其他人也气愤的盯着我,等待我的答复。

  我心知他们误会了,也理解他们的心情,多年来一直在白老大的制生存,为了帮派的利益,他们只有忍着,现在明白前因后果,自然很气愤,我含笑自若的说道:“大家不要误会,不是不让你们报仇,是我有些重要的事问他。他不止有边的这些人,还有其他的人和据点,打死他就等于放过其他本间谍。我想大家也不愿意,等我问完了,给大家报仇,那时,怎么处理都随你们。”

  石景渊冷静下来,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先生,刚才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好意思。”接着又对大家说道:“那我们等一下,柏村丰川这狗东西让他晚一点进地狱,现在大家让一下,让王先生过去审问他。”

  众人让开后我将柏村丰川提到一个房间,并关上了房门,我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我读取柏村丰川脑部信息。

  我看着柏村丰川那狰狞的脸说道:“呵呵!柏村丰川先生,不好意思,我想我问你一些重要的事,想来你也不会告诉我,只好我自己来想办法获取了,而且你在中国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也没问我们中国人对吗?”

  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不明白我怎么自己获取,柏村丰川恐惧的脸上很疑惑不解。

  我一笑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很简单的。你不会有什么觉,放心吧。”说完后不理柏村丰川的不解和脸上的疑问,神识直接进入他的脑部,读取信息。

  果然,庞大的信息基本上都是这么多年来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其中少部分是他在本的生活信息。

  从信息中我了解到,他从小被本间谍机构选中培养,训练到一定的程度后被送入中国境内。他进入中国后以乞丐的份加以掩饰份,找机会让‘天龙帮’老帮主遇到并收留他,接着被他用各种手段害死老帮主和帮中元老级人物,直接上帮主的宝座。然后,利用帮主的份活动,多年来他有意结中国层当权人物,以美和金钱开道,威胁、绑架、勒索、暗杀等手段配合使用,有很多国家机密被他送入本,给国家带来很大的损失,同时也给他自己的祖国带去了了解中国当局的福音。

  本当局对他在中国的一切很关注,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的份,唯一遗憾就是当局不能公开奖励他,而他也不在意这些,能为天皇的未来事业而奋斗到底,牺牲这点也值。

  另为一个遗憾就是,他用尽各种手段来接中国层当权人物,尽管他很有心计,但多年来在这方面的收获不大。

  而在一个偶然的时间里,他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有一个大人物终于被他通过美间接的控制了,而利用这个机会,他基本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知了这个中国当权人物的情况我继续往下读取,这里的被他秘密建立了地下室,关押着那些被绑架来的人员,相当于一个地下监狱;他那些不能面的人也住在下面。

  另外提到几个级忍者也住在下面,我心里一动,那刚才怎么没有见到他们?

  立即神识向周围延伸,听到石景渊,谢来福他们气愤大骂本人的声音,再往外延伸,终于发现了,被挡在结界里面无法出去,心想,我来的时候就防着有人逃跑了,你逃走了,我做什么。

  读取完柏村丰川脑中的所有信息,提起他走出房屋外,将柏村丰川丢给石景渊、谢来福他们,接着形向前一闪随即消失。

  石景渊、谢来福他们到眼前人影闪动,就看不见我的踪影,在那里用惊愕的神张大嘴,望着我消失的地方发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