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十四章 天地昭昭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十四章 天地昭昭
  第十四章天地昭昭

  我们几人驱车直奔市郊东区行驶半大概有半个小时后,来到一栋豪华型别墅一百米外,我们将车停在路边,接着很配合默契的下车借着黑暗的夜,直扑向这栋别墅,这里地势很偏僻,倒也方便我们几个人秘密行动。

  在别墅前,我打手势让他们停下来,随即神识向别墅内不断的延伸探测,诺大的别墅里只有七个人,奇怪怎么只有这么几个人?我心里想道。

  “里面共有七人,”我小声告诉他们。

  陶惠五人觉得奇怪,到不可思义,就这么站一知道里面的人数,太夸张了吧,陶大小姐忍不住想张嘴询问,猛然又想到时刻和场合不对,小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难道你先前来了解过?”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是用神识探测到的,手一挥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解决里面的问题吧。”

  借着向他们挥手向里面移动,乘机布下结界,再向别墅内悄然移去,后面几个人跟着我鱼贯跃进。

  我直接移向主人的卧室,几人配合很默契,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各自找到隐藏的地方。到主人卧室外有十米,我打手势让他们在这里藏不要移动,自己却飘向卧室窗口,几个人被我夸张的动作所惊讶,连忙用手捂住嘴没有惊呼出来。

  房间内散发着昏暗深沉的微弱灯光,宽大的沙发上躺着一个老人,口里含着一支雪茄,随着雪茄的一亮一暗的不断变幻,主人的脸也在光暗的闪动中显现而出,那是一张沉沧桑的、布皱纹的脸,可以从主人脸上的表情看出,此时他正在想着心事。

  “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

  沙发上的老人,发出低沉的声音懒散的说道:“进来。”

  “吱!”来人进门后,站在老人的侧面看着老人面孔,但没有做声

  沉默了片刻,来人寻思,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奇怪,不知道开口说才好,小心翼翼的说道:“将军,今天下午北京方面动手了,国外间谍全部被抓获,他们的行动计划很迅速,我们没有来得及反应做出相应措施,事后才得到消息,但为时已晚。”

  将军懒散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也好,那些人我也很讨厌,没有他们一样能成事。”

  来人琢磨不出将军的真正意图,再次小心翼翼说道:“刚刚得到消息,其它城市也动了,结果和北京方面的情形差不多。”

  将军不耐烦的说道:“只要我的人没事就好。”

  来人迟疑不绝说道:“可是…”

  将军皱皱眉头,寻思,怎么说话吐吐的,一点也不畅快,说道:“还有什么?说吧!”

  来人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们的人…不,我是说耀帮那边,也没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消息返回来,好象也出事了。”

  将军惊叫道:“什么?那些人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有特殊的关系,最好没有出事。”将军那懒散,舒服的姿势终于动了,手中的雪茄在烟灰缸中,接着张开厚厚的嘴皮问道:“有没有确定过?”

  来人擦拭着脸上冷汗战战兢兢的说道:“具体没有,因为封锁的很严密,我们的人进不去,还在等消息,不过…希望不大。”

  将军皱着眉头问道:“是不是王伟中这个老家伙做的?”

  来人见将军对这件虽然吃惊,但并没有在意,虽然摸不清将军的想法,但也知道将军在这件事上不会生气,松了一口气说道:“不会是他,咱们的人一直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没发现他有丝毫的动静。”

  将军有些奇怪,沉吟了一会问道:“他在做什么?”大概觉得自己没有说清楚,然后又补充道:“我是说最近。”

  来人似乎很了解说王伟中,也掌握着王伟中的一举一动,毫不犹豫也很有信心的说道:“今天上午他到过华缘大酒店,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呃?”将军有些意外,想不出王伟中在那里做什么,不由问道:“知道和什么人见面吗?做了些什么?”

  来人肯定的说道:“好像进入一个叫王兵的房间,具体谈了些什么,我们的人怕打草惊蛇不敢靠进去,所以没有丝毫所获。”

  我心里很惊讶,这些人势力和侦查网太庞大了,自己刚刚来,和王组长接触不久他们便掌握了自己的线索,只是不多,随即明白,他们一直在跟踪王组长,而王组长和我接触后,才引起他们的注意。

  将军沉吟不语,半晌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王兵…没听说过。”似乎想不出我的来历,接着又问道:“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我暗笑,你们能知道我叫王兵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能知道我的来历那还了得。

  来人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有三十岁,也可能是二十多岁,皮肤很白,英俊潇洒,说话很和蔼。”

  我心里疑惑不解,这个人怎么知道我的形象的,按说有人接近我,修我现在的修为不会没有发现的。

  将军想了想,想不出有我这么一个人,说道:“恩!没印象,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这老家伙跑到那里会有什么事呢?监视这个王兵,我看这个人很不简单。”

  来人说道:“是!”突然想起什么,接着又道:“对了,和王部长一起出来的还有董、莫两位部长。”

  将军内心惊愕,心想,这几个人怎么走在一起,如果只有王伟中一人,还好解释,但出现两位部长事情就不简单了,不由失声叫道:“他们?”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妙,也很复杂。”

  来人狠毒的说道:“你看,要不要?”说着做了一个往下砍动的手势,意思是暗杀。

  我心想,听这人的毫不犹豫的口气,经常做一些刺杀的事情,太狠毒了。

  将军想了一下摇头说道:“暂时不要惊动对方。你先出去吧,让我好好想想再说。”

  “是!”来人走出像幽灵一样悄然走出房间,顺手将门拉上。

  我悄悄向陶惠他们几人打手势,表示有人出来了,那人刚巧走到苏晓峰、季海两搭档后面,被两人悄然掩上去,一人捂住嘴,一人控制手脚,干净利落收拾了

  此时室内的将军在沙发思考,沉默了一会自言自语的说道:“王兵,你会是什么人呢?”手不断敲击着自己的额头,似乎在翻动脑中的所有记忆,但还是找不到这么一个人。

  我才十二岁,不要你想不到,除了我老爸老妈,哪个又想的到,呵呵!就让你在那里费脑筋吧,想收拾我,没门,我心里想道。

  将军似乎没有想到任何结果,最后发狠的说道:“王兵…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要是你挡我的道,我会让你悄悄消失在这个世界。”

  刚说完,突然有一个娇媚的声音说道:“哟!将军,你要让谁消失在这个世界,不会是我吧?”

  随着柔和的天籁之音响起,房间的大灯突然散发出五彩光芒,一位穿红,半着玉体,显出完美的躯,妖娆妩媚,浑散发着幽香,乌黑的长法披在后,美丽的脸庞稍加化装,给人一种震人心魄的强烈**,踏着轻盈幽雅的步子俏然走向将军边。

  将军用极其亢奋的声音说道:“怎么会呢?我的可人儿。”随着可人儿的玉体在怀里,将军忍不住用微颤的右手抚摩那人的

  “恩!”可人儿发出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呤声,微张玉嘴吐气如兰的说道:“将军,柏村丰川那边情况好像不对劲,你要帮帮人家?”

  将军动的说道:“放心,我会帮你的。”说着亲了一口玉人的脸庞。

  可人儿欣喜的说道:“我就知道将军对人家最好,谢谢将军!我上次让将军帮忙的事,不知道将军给人家办好了没有?”用甜美发腻死人的声音在将军耳边撒娇。

  将军用微醉的声音说道:“那几个老家伙很狡猾,对驻港军事布置的资料保密极严,我试了好几次都不松口,也用了很多手段都不能拿到绝密文件。”

  可人儿顿时一幅黯然失的神说道:“将军不关心人家,人家拜托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有办好,肯定是将军不喜人家了。”说着就张开鲜红的颤口哭泣。

  将军心痛的安慰道:“放心,就快拿到手了,不就是让你多等几天吗?”

  可人儿马上笑逐颜开的说道:“真的,人家就说将军最好了,”说着在将军怀里扭动,喜悦的脸庞上沾着几滴泪水,如雨后的牡丹般娇艳。

  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好险,我心里暗骂道。

  将军开心的说道:“知道就好,我们的好子就要来了,”说着抱起玉体,走进卧室,将可人儿放在上,伏下

  苏晓峰、季海两搭档悄悄移动到我边,苏晓峰忍不住问道:“王先生,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谁?”里面有人厉声喊叫道。

  苏晓峰刚才的声音稍大了点,惊动里面的保镖。

  喊声顿时惊动所有人“唰!唰!唰!”藏在里面的人全部扑了出来,我们几个也站在一起严密注视着,预防对方偷袭。

  陶惠白了一眼,抱怨两搭档道:“你们两个怎么会事,惊动所有人?”

  苏晓峰心知是自己坏事,但嘴里狡辩道:“我声音稍了些,就被对方听到了,谁知道他们的耳朵这么好使?”

  陶惠见苏晓峰不可理喻,忍不住骂道:“总之就是你们两个不对,哼!”康健国心想,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讨论这些,提醒道:“好了,你看人家都拿着枪指着我们,你们几个有心情在这里玩?”

  几句话的时间,将军在保镖护卫的严密戒备中走了出来,看到我们几个人无视他的存在,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颤自闯入私人别墅里来做什么,没有合理的解释一律送到警察局,再以非法入室的罪名将你们告上法庭。”

  我心想,不愧是将军,出口就一连串大帽子扣下来。

  苏晓峰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配合默契地同声说道:“不好意思,孙将军,我们是跟着他来的,”说着都把手指指向我。

  我就被他们这么被出卖了,还不止这些,更意外的是苏晓峰、季海两搭档像哼哈二将似的站在我左右两边,苏晓峰对着我说道:“老大,你告诉将军,我们没有骗他。”

  季海对孙将军说道:“有什么事你问我们老大,有老大在的场合,没有我们说话的份量。”

  陶惠这次没有反对苏晓峰两人,也调皮的说道:“是啊,老大,我们不能抢夺你的位子,那种不道德的事情我们做不来的。”

  我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老大,上这么一帮朋友,你还能说什么,这个冤大头当定了。也知道他们这么说意思是将所有的事情给自己来处理。

  孙将军自然认识康建国等人,见他们将所有的事情给自己不认识的一个年轻人,心想,国安局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年轻人,而且看康建国等人对这个年轻尊敬有礼,可见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暗想,自己的情报网是怎么搞的,对这么重要的情报没有报上来,这些人在做什么,看来自己要好好整顿一下,愈来愈不像话了。

  明知道我的份不简单,但他也不放在心上,对着我厉声问道:“你是谁?”

  我看他人一等的样子,瞧不起自己和康建国等人,内心有气,忍不住说道:“我是他们的老大,刚才你也听到了。”

  孙将军虽然狂妄,但不至于很笨到相信我们的话,不以为然道:“是吗?其实不用你说,国安局的人我随便一问就知道。”

  我心想,这老鬼把我当作国安局的人了,笑道:“可惜,我不是国安局的人。”

  将军事情有了变化,好像超出自己的掌握,也知道如果不是国安局的人,和国安局的人在一起,而且一起来到自己这里那就不简单了,心思连转,脸上的僵硬神缓和下来,深了一口气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若无其事的说道:“既然将军一再相问,再不告诉将军反而显得小气了,我就是你们刚才说的王兵。”

  将军惊呼道:“是你?”

  他内心有种不好的预,先是王伟中和两位部长出现在这个年轻住的酒店里,然后国安局的人和这个年轻一同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而且,听这个年轻人的口气,显然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谈话,内心很惊骇,自己这里的保镖都是好手中的好手,但对这个年轻人来说形同虚设,被人摸到家里而不自知,太可怕了。

  我毫不迟疑的说道:“不错,就是我,将军不我吗?”

  将军内心狂震,自己的秘密被这个年轻人知道,后果不可想象,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历,绝对不能让他们走出这里,于是狠狠的说道:“既然你知道的这么多,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就别想再出去了。”

  我无所畏惧的说道:“那看将军手下的本事了,是不是有能力留客等一下才知道,将军现在说出要留下我们来时间过早,相信将军也不是一个随便说大话的人。”然后我又他边漂亮人说道:“将军不给我们介绍这位美丽的士吗?”

  将军急于解决自己最大的威胁,不耐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还是想想你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吧。”

  我展颜一笑说道:“呵呵!看来季香木子小姐对将军很失望啊,作为一个美丽的间谍,将军只是利用你罢了。”后面一句话是我对俏立在将军旁边的季香木子而说。

  一语道破了对方是本间谍的份,不但我们这边苏晓峰几个对季香木子美的男子惊呼。将军几人更是大吃一惊。

  季香木子美艳的脸上换上了一幅冷涩寒的神,这时,让人觉到她是一只很危险的雌豹,随时撕裂眼前的敌人,连旁边的孙将军也到不舒服,稍皱眉头。

  我说道:“季香木子小姐也没必要做出这样姿态,别人不知道你的秘密并不代表所有人不知道,我刚巧就是那知道的人里其中一个。”

  季香木子冷冷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道:“这你就不要管了,总之我有我的办法。”

  “上!”随着季香木子口里冷喊声,她旁的两个忍者突然间原地消失,使用盾术直接到我们后面,这两个忍者显然比天龙帮里的三个手要出很多,同时,将军边的两个保镖向前扑出来,直接攻击我们的正面。

  “小心后面!”我猜测到那两个忍者会利用地盾术出现在我们后面进行偷袭,所以提醒大家道。

  得到我的提醒,康健国、疗银发迅速转上去。前面的两个保镖被苏晓峰、季海两人接住,我、陶惠、孙将军和季香木子在旁边看着双方的战斗。

  苏晓峰、季海还好,虽然孙将军的两保镖手很不错,但在苏晓峰、季海两个特种兵出的优秀人才来说,打斗起来不是很吃力,而且轻松自如。和忍者打斗的康健国、疗银发两人的情形就不同了,他们两个对上的忍者是好手中好手,几个照面下来浑是一道道的伤口,陶惠在惊叫声中迅速移向斗场,去帮助康健国、疗银发两人。

  “砰!”“砰”两个保镖被苏晓峰、季海找机会击毙在地,将军在惊愕中手伸向部一摸,但摸空了,刚才他淹没在季香木子的温情中,出来时忘记带枪了。

  这时季香木子动了,而且以苏晓峰、季海两人为目标,我知道季香木子的手不是苏晓峰、季海两人所能应付,走了上去站在季香木子前面,回头对苏晓峰、季海两人说道:“你们去那边帮忙,这里给我来应付。”

  季香木子见我挡在她前面,就谨慎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徐徐说道:“季香木子小姐的手相信比其他人的都要好多了,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今天晚上是你最后一次参加打斗,你好好发挥吧。”

  季香木子嗤之以鼻道:“哼,你这么肯定你赢定了,本小姐还没遇到过中国手,你看你带来的那几个,多狼狈不堪,哈哈…”说着狂笑起来。

  “是吗?”我神自若的说道:“那么我问你,柏村丰川和他的手下手怎么样,那三个黑忍者手又怎么样,或许他们不如你,但他们合起来的力量并不比你差,他们一样都死了,你以为他们是怎么死的?”

  “不可能,他们手很好,没有人能杀的了他们,尤其那个几个忍者?”季香木子惊恐的说道,本不相信这是事实。

  我冷然说道:“你以为你们永远能毫无禁忌地在中国人的土地上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吗,中国人永远就好欺负。都像眼前这么孙将军沉于你的美,告诉你,你们自恃为超级手中的手,就轻而易举的被我一一解决。”

  季香木子惊愕道:“就你一个人,你…”她看我的神不像说假话,用匪夷所思的神恨盯着,内心吃惊不已。

  我无视他的惊愕继续说道:“你季香木子自认为是川岛芳子第二,效忠于你们哪个笨蛋天皇,但你太小看中国人了,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的手,”说着一个移动,快速进入康健国他们和忍者的打斗圈,朝着两个忍者扬手一挥,两个正在得意的忍者被我瞬间以庞大的真元炼化,消失在空气中,庞大的真元将目瞪口呆的英五人组猛推向四围。

  接着我又瞬间移到季香木子面前,由于我速度过快季香木子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令她惊慌失措,在她看来我的动作快若闪电火光,瞬间完成。多年的自信心在此时此刻产生怀疑。

  我冷冷的问道:“怎么样,见识过这样的手吗,这才是中国的真正手应有的技艺,季香木子小姐你再敢夸口无人是你的对手吗?”

  季香木子内心惊骇不已,犹如拨通汹涌澎湃,心想,这是人吗,吃惊的说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以前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有你这个人?”

  我讽刺道:“你本一个弹丸小国,多次使中国人受辱,川岛芳子作为一个洲人,甘愿做本的走狗,就像这位孙鹏飞将军一样可,你本兵进东北,南京大屠杀等,造成了多少地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数不清的家破人亡,民不聊生,你现在自认是川岛芳子第二,再一次想在中国作威作福,大施威,难道川岛芳子临死前的遗言你不知道吗?”

  季香木子更加吃惊,川岛芳子第二是她的奋斗目标,但没有告诉过别人,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的秘密,他怎么知道?吃惊之余她恐惧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再理她,指着孙将军骂道:“还有你,孙将军,中国就是有了像你这样无的人,才让他人有机可乘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横行。你手握国家民生大权,不思为国人服务,提升国力,却在那里勾结一些狼狈来喝自己兄弟姐妹的血,让这些祸人寰、心狠手辣而又风妖艳的超级间来谍翻云覆雨。”

  孙将军在我犀利如刀的语言中,头冒冷汗,惊愕的往后不断移动颤抖着的体。我刚才让忍者消失的手段让他脸如死灰,惊恐莫名。

  我回头对季香木子说道:“天地昭昭,大道永存!你们的那些谋诡计岂能永远得逞,季香木子小姐,现在是向我表现你的手的时候了,包括你无往不利的,让我看看是不时一往无前?”

  随着我的愤怒忘记控制真元,庞大的真元向周围去,以我为中院子里花草树木被连拔起,漂浮在半空中不断的旋转,孙将军和季香木子在真元的力下,脸发紫,全发抖,摇摆不定,我微收真元,他们松了口气,力顿时大减。

  “扑腾!扑腾!”几个人在力稍解下,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孙将军败坏的脸中好像老了几十岁,季香木子恐惧的声带着极度的失望,那哥们五个惊惧的脸上带着喜悦。

  苏晓峰擦擦脸上的汗,口里喃喃自语道:“好恐怖,他是人吗?我没有做梦吧!”

  季海一拍苏晓峰的肩膀,强忍着上的伤痛说道:“是人,老弟,不会错,虽然是晚上,但你确实没有做梦,但真的好恐怖!”

  苏晓峰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对一脸不可思议神的陶惠挤眉眼道:“陶大美人,你中奖了,不但敲诈他,还戏他,到时候不要说我们不帮你,你也看到了,他不是人,没有人能做到如此速度和力量!是不是疗老哥,康老哥?”

  结果没人回应他,陶惠还没有回过惊异的神,至于康,疗两位双眼发直,脸的不可思议,口里都在无意识的自言自语。

  康建国若有所悟的说道:“超的手,不可思议的力量,难怪,难怪!”

  疗银发两眼望着我口里说道:“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北京的及全国的间谍被一网打尽,为什么级忍着躺在天龙帮里,中国有此手,值得兴。”

  康建国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们两个辛辛苦苦打斗了半天,全是数不胜数的伤口,可是,在挥手之间就令两个忍者在人间消失,你以前想象过吗?”

  疗银发叹的说道:“更不可思议的是刚才没有任何行动,仅仅是发怒就让一个绝顶手软到在地,毫无还手之力,更是不可想象的。”

  季海忍着内心的惊异说道:“不要说了老弟,看看人家怎么做,你不觉得这事值得兴吗?”

  苏晓峰道:“对啊!老大就是老大,老大的本事如此,那小弟我将来…哈哈…”幻想到未来,苏晓峰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

  大家被他得意的大笑惊醒,都瞪了一眼。

  苏晓峰看大家对他的不,突然憋住笑声,讪讪道:“呵呵!刚才想的太兴了,不笑,不笑。”

  大家不理他继续看着我。

  我继续说道:“孙将军,你是一个中国人吗?你的祖宗是中国人吗?你抱着本天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给国家带来的是什么?你不知道本侵犯中国的时候,刚出生的小孩也不放过吗?这惨无人道的人皮炼狱你无动于衷,多少的中国妇受到辱,多少的小孩成了孤儿,多少的家庭在哭泣,你不知道吗孙将军,一句话,你真该死!”我气冲云霄,真元又一次狂暴而出。

  孙将军紫黑的脸上汗水像雨水滴下,苍老的躯给人觉是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尸体。

  我又对季香木子说道:“你为什么不扑上来,将本狠毒训练的那一套手段拿出来使用到我上,也许今后再也没有机会为天皇做事了,”说着向前移动。

  季香木子恐惧的往后移,随即手一抬,枪声呼叫着向我咆哮飞来,接着季香木子使尽力量迅速向侧面飞出,想逃走。

  旁边的疗银发他们大声惊叫道:“小心!”他们知道不能让季香木子逃走,不然,以后在抓她就不容易了。

  我没有理会咆哮而来的子弹,冷笑望向季香木子消失的方向。

  陶惠见我不动,急了,喊道:“她逃跑了笨蛋,快,快追啊!”苏晓峰佩服的说道:“陶惠,你敢叫他笨蛋,我没听错吧?”说着掏掏耳朵。

  “你?”陶惠瞪着苏晓峰。

  苏晓峰有些心虚,忙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淡淡一笑,冷然说道:“放心,她走不了。”

  苏晓峰几个人疑惑不解的望着我看。心里不解,对方明明走了,怎么说她走不了,难道他在外面早就布置了人手,不对呀,我们是一起来的,没见他有任何举动?

  果然,片刻后季香木子狼狈的走回来,狠毒眼光的盯在我上,脸上的狰狞神让任何人看了觉得后怕。

  我冷笑道:“怎么样?季香木子小姐,为什么要回来?”

  季香木子绝望的神中有疑惑,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在别墅周围布了中国人说的阵法?”

  我讽刺道:“不简单,还知道中国阵法,不愧在中国活动多年,了解很多,可惜,不是!”季香木子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

  我傲然说道:“中国儒、道、佛三家源远溜长,本人仅得沧海之一栗,你等岂能全部学去。”

  得不到想知道的,季香木子突然从出一柄黄金的柔软宝剑,准备向我发动攻击。

  陶惠几人惊呼:“是龙泉剑。”

  我看出那柄宝剑很锋利,是用黄金打造的,也很珍贵,忍不住转头问道:“这剑很要紧吗?”

  陶惠道:“那是华夏历代皇帝的尚方宝剑,份的象征,据说很锋利,一直收藏在博物馆里,你不知道?你是不是中国人?”

  正说着,一道黄金的光芒从我头顶疾速劈下。

  我侧闪开说道:“季香木子小姐,既然这把剑是中国珍宝之一,那我就要收回了。”说着在侧闪开的同时左手一抬,搭在季香木子握着软剑的手腕上,丝罡罩手突发,在季香木子一愣间宝剑被我收回在手中。

  季香木子果然狠毒,手是所有忍者中最明的,她在失去宝剑的同时,右漆闪电般顶向我的下部,右肘直奔我咽喉部位。

  但他的动作在我看来太慢了,也不想再和这个狠毒的人打斗纠,意念一动,庞大的真元直接向季香木子上袭击去,季香木子的动作突然停下来,七窍血,尸体缓缓倒在地上。

  “啊…”众人惊叫道。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