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十五章 天道长存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十五章 天道长存
  第十五章天道长存

  静!寂静!

  随着季香木子的倒下,在场的所有人张大嘴,睁圆双目,陷入寂静中!心里却掀起了翻天巨,刚才经历的,亲眼看到的,超出了以往的理念,太不可思议了,瞬间的发生让他们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

  …

  此时此刻失去活力的孙将军,随着季香木子的倒下让他的心中麻木、双眼无神、嘴角颤动、伸出他那臃肿无力的双手,抚摸着季香木子逐渐冷却的尸体,脸上下一颗颗老泪,似乎季香木子带走了他的一切,包括灵魂。

  最先回过神的苏晓峰内心太动了,他已经知道我有让人难以置信的能力,却没有想到事实上却如神话般太夸张了,立即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无遗憾的说道:“老大,我以为刚才有一场龙争虎斗的彩场面,你怎么就那么一下子让季香木子完了,不过,没看见你怎么动手啊?”

  我看着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由于惊愕,不断变幻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刚才一时间由于气愤,表现的过于骇人听闻了,他们的表情反应也是正常的,心想,叫我老大,我好像黑社会的老大似的,忍不住道:“不要叫我老大,我可不是黑帮老大的头子。”

  季海镇静了一下震荡的心,调皮的说道:“老大,你刚才可是承认的,”说着看了一眼老泪面的孙将军又道:“不信你问孙将军,他可以证明的。”

  我知道他们这时候很崇拜我,内心也对这几人大有好,说道。“我刚才也是开开玩笑,你们怎么能当真?”

  陶惠脸上带着讶异,内心的惊愕在苏晓峰两人的打趣下稍有好转,对我崇拜不亚于苏晓峰两人,她作为一个,却有英气明强干的一面,笑道:“我们可是认真的,康建国,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人此时此刻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很默契的点点头,同声道:“是!”苏晓峰顺着杆子往上爬,兴的拍手笑道:“哈哈!老大,你看,我没骗你吧。”

  冷静下来的几人随即想到我不可思议的手,内心惑不解,这个王先生怎会有这种难以想象的手,太让人难以置信,而且以往并没有听到有这么一个人?

  陶惠忍不住问道:“我没看见你刚才动手攻击,季香木子就倒下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康健国也因为事情解决内心兴起来,加入苏晓峰他们的嬉笑中,问道:“对呀,老大,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道:“你们…这事以后再说。”说着走向孙将军说道:“孙将军,现在论到我们来谈谈了。也许你有很多的话向我们解释的…不,是向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做出解释。”

  康健国知道孙将军在国内的地位,对这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心有顾忌,听我问孙将军,神凝重,心里有些紧张,忐忑不安的看着孙将军,等待他的答复。

  孙将军木然的抬起那颗苍老的头,然后有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季香木子的尸体,缓缓的站起来说道:“你们既然知道我是孙将军,就应该知道你们这么做的结果,中央这么多年没有动我,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心想,这老家伙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威胁人,但是,对我却一点作用也没有,毫无畏惧他的威胁说道:“不管是为什么,孙将军,你都要为你做的事负责。威胁利是没有用的,起码在我上没有丝毫的用处。”

  孙将军可不这么想,他有今天的地位不是偶尔得到的,何况他很后有不可忽视的势力,再加上季香木子的死让他心如死灰,一心一意想报这仇,说道:“那是因为我手中掌握着军权,你们能找到这里,想必知道我手里不仅仅只有军权,你们没想过吗?”

  陶惠没想到这位平时看来严肃威严的将军能说出这种不可理喻的话,气愤的说道:“孙将军,没想到你这么无。”

  孙将军眼睛看着季香木子尸体,惋惜心疼的说道:“我经营这么多年,眼看就要成功,但失去了我最喜的人,她再也不能看见我成功的那一天了,也不能分享我成功的喜悦和快乐,即使成功了又有什么意思呢,”然后回过头,以狠毒的目光盯着我说道:“这些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还有你们几个,我要让你们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让你们永世不得安生。”说着又狠狠的指着康健国几个人。

  康建国等人对孙将军心存顾忌,虽然到这个时候了,但在孙将军的威胁下,内心惊愕不已。

  陶惠却豁出去了,指着孙将军的鼻子骂道:“你你太无了,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孙将军不理大家的愤怒,自顾自发狠的说道:“我会让你们几个要付出代价的,让你们到间陪伴季香木子。”

  我见康建国五人在孙将军的威胁下神不安,束手无策,也知道这个孙将军平时的声威不可忽视,但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傲然说道:“孙将军,要去陪伴她的是你,不是我们,我们还年轻,有大好人生等着我们去创造和品尝,而且,季香木子还不够资格让我们来陪伴,因为她还不配。”

  孙将军没有注意到我的神,内心想到都是怎么季香木子,想到自己现有的地位,以以私下培植的庞大势力,得意的狂笑道:“哈哈…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谁又能把我怎么样?那个又敢动我一丝一毫,即使我走进监狱也没人能把我怎样?”

  疗银发几人听了孙将军的话呆住了,一担孙将军的那些手下知道孙将军被‘双规’,不起来造反才怪,上面顾及到他的那些手下,到时候说不定真不敢把他按国法处置,一时间几人拿不出有效的处理办法怔住在那里。想都这里都内心很担心的望着我。

  我心想,这老鬼以为我不知道他私下培植的势力,所以心里很笃定,不过,现在以正常的手续找证据,等到证据确凿时在处理他,那时候真如他所说,但是,他不了解的是,我不会理会那些,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淡淡的说道:“孙将军,你想错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私下训练的那些人也一样见不到明天的太,至于军区那边也好办,没有你的撑,他们成不了什么事,而且你的那几个死党也会随着你的消失而消失,不存在你说的这些,也威胁不了我,”

  孙将军内心捉摸不定,似乎意识到我不会以常规的形式行事,让他的计划付之一炬,惊恐的指着我说道“你…你怎么能这么做,我是将军,有什么事由国家来审判我。”

  我知道他本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所以先前以强硬态度不断的威胁,现在知道后内心惊慌起来,我毫不迟疑坚定的说道:“我不能让你再做损害国家和人民的事了,虽然我年龄小,不懂很多事,但我爷爷用生命来保护这个国家,我的父亲再三代我,不能让你们这些人在人民头上呼风唤雨,我想我父亲的话没错。我也不懂国家怎么给你做出什么样的审判,不过,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对的,那就可以了。”

  陶惠几个人也被我的话惊愕住了,他们一直受到国家专门机构的培训,对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国法等观念植于心,我这么做他们本想不到,也一时间难以接受和理解。

  但我不同,一直在生活在与世隔绝深山里,山里人朴素善良,不管这个国家由谁来当家作主,只要他们生活平静稳定,没有欺诈骗,那就够了,本来,人们的需求就这么多,不会像野心的那些人整天没事做,你计算我,然后我计算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我也没有上过正规的学校接受国家法律的教育,从小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学习和修炼,国家法律对我来说很陌生,只要不损害大家的生存利益,能为大家做出有益的事,我认为这就可以了。

  孙将军心想,完了,自己为了行事不为他人得知,这里很少有人知道,即使自己的亲信也不知道,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和他说的这样做,我即使后有庞大的势力现在却远水救不了近活,再想到边的几个手保镖也在这个年轻人手下一无是处,被一照面解决了,内心顿时失望极了,指着我道:“你…你…”我不理会他的惊骇神,肯定的说道:“我不会再让你出去再翻云覆雨,来危害大家的利益。”其他的我不懂,但我清楚的知道,你一有机会就会给大家带来伤害,那样我父亲不会原谅我,自己心里也不安。”

  孙将军突然想到,这个年轻人行事不合常理,但是康建国等人是国家公务员,不可能违法,内心顿时有了希望,指着陶惠几人挣扎的说道:“但他们在这里,他们是国家的在职人员,不能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

  我暗骂,这老头还心存侥幸,企图说到康建国等人,但我岂能给你这个机会,嘲讽道:“是吗,你也不是国家在职人员吗,那你为什么要勾结国外间谍,为了自己的私,用尽各种谋手段,再说他们没有见到今晚的事,谈不到自己的职业道德了,”然后我朝康健国他们问道:“你们今晚什么没见到,也不在这里是不是?”

  他们先是一愣,接着一个个恍然大悟,明白了我的意思,虽然我这么做让他们难以接受,但这也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苏晓峰立即配合,兴的说道:“我看见什么,我在家里睡觉,正在做美梦,梦见张飞打岳飞,打的天飞,哈哈”说着说着忍不住自己大笑起来。

  陶惠对孙将军最讨厌,不然她不会刚才骂他了,也调皮的说道:“嘻嘻!我也什么没见到,我在家和妈妈聊天呢,我可是个乖乖,陪伴妈妈聊天是我这个儿的责任。”

  其他人也为我这个主意叫绝,纷纷附和说明了自己今晚不在现场的理由,总之,就是都没看见有这么一回事,推的一干二净。

  我这才对孙将军说道:“怎么样孙将军,我想知道你私下训练的人手在什么地方,是你告诉我,还是我自己想办法?”

  孙将军这时也知道自己今晚不会有生望,狠下心不再企图争取活命的机会,听到我问他私下培植的势力,心里一动,狠毒的说:“你休想知道,明天他们得不到我的消息,会行动起来寻找我,到时候,嘿嘿…”康健国等人想到问题的严重,内心大吃一惊,这事一个处理不好,会引起惊天动地的变化。

  稳重的疗银发有些担心的说道:“老大,这…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了。”

  我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个你们放心,我自有办法解决问题,”说着一把抓起孙将军对康健国等几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私下问问他,了解他私下训练的那些人在什么地方藏,很快就回来。”

  陶惠不明白的问道:“为什么要私下问?”

  我打哈哈的支吾道:“这个呵呵!人多他不好意思说。”

  陶惠心知我不会说,也对我有信心,忍不住骂道:“哼!骗鬼去!”

  不理他们几个,提着孙将军找了个房间进去,顺手将他丢在地上,然后关起门来准备读取他脑海里的信息。

  这个鬼心窍固执的老头,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使用一切手段,为了美不惜叛国,我有说不出的厌恶,懒得和他再说话,神识直接进入他的脑部读取自己需要的信息。

  而我们这位孙将军又是如何走到今天的这条不归路呢?

  有人这么打过比方;如果一个妻子想谋杀自己的丈夫而不想透痕迹,只要不断的给他吃油腻多馅和淀粉的食物,使他至少超重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就可以了,然后,妻子就可以下来想象着自己将做个多么人的寡妇…因为这种事实已经离现实不远了。

  而我们这位孙将军,也就是孙鹏飞将军,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没有像大鹏一样在天空飞翔…上中央元首的位子,国家对不起他,人民对不起他。

  他经常想着,明天会更好,结果,明天的明天,还是明天,都没有如愿。权力的膨、轻松、舒适的生活让他常常无聊、郁闷。久而久之,他沉醉于美酒、人、歌声的旋涡中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他认识了季香木子这位可人儿,温暖的情,以及随之而来的幸福生活让他稍解生活的沉闷,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位可人儿让他走上了不归路,没有丝毫向后退却的机会。

  这位可人儿…季香木子,从小以川岛芳子为榜样,立志成为川岛芳子第二,通过本情报机构的训练后依然来到中国。在掌握了孙鹏飞所有的情报以后,布下了一个偶然相识的机会相识,得到孙鹏飞的宠和依恋,她发挥人天生的利器,巧妙的套取各种情报,孙鹏飞也心里明白她做什么,但沉中的他,那里还会关心这些。最后两人一拍即合,在季香木子策划下,建立自己的势力和秘密基地,等待机会上元首的位子。

  他以为自己并不比**差,**都能接**的班,他为什么不能呢。

  当年**对十大元帅**说:“你将是我的接班人。”**听了很兴,等不及就马上造反,结果,班没来得及接上,落了个机毁人亡。

  可惜你还不如**,起码**“骂名千古”你就这么默默无闻的结束一切吧,读完所有的信息后,我心里暗骂道。

  那就让你无疾而终吧,想了想就拿定注意,微运真元,让孙鹏飞失去体内生存机能,看起来是在睡眠中安然无恙的去世,很安详自然,不会检查出来是有人动过手脚。

  走出房间,陶惠几个马上围过来。

  康建国等人不知道我怎么向孙将军询问到线索,他们也知道,孙将军现在豁出去了,不可能会在常规的询问下招出,也想不出我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想到孙将军私下的势力,内心忐忑不安,焦急的在外面等着我。

  陶惠首先焦急的问道:“问清楚了没有?”

  我道:“放心,需要知道的都知道了。”

  听我取得了线索,五人终于放下了不安的心情,虽然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季海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会心甘情愿地告诉你?”

  我心想,如果告诉他们我是怎么知道的,后果不是自己预料的,还是不告诉他们的好,神不变的说道:“是呀,我问他,他就把一切情况告诉我了。”

  几人知道我不会说,虽然他们很想知道。

  陶惠恨恨的说道:“又在骗人,你骗鬼吧。”

  康健国突然想到不见孙将军,问道:“对了,孙将军人呢?”

  我指了指房间说道:“他在房间里。”

  康健国很担心孙将军的势力,一个处理不好,很引起很大的麻烦,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打算将他怎么处理?”

  这事我早有想法,说道:“偷偷放到他家上去,这是最好的办法。”

  康健国等人不明白我的意思,都不解道:“他家上?”

  我淡淡的说道:“噢!忘了告诉你们,他已经去世了,死的很安详,这是最好的结果。”

  苏晓峰吃惊不小,疑惑的问道:“不会吧,老大,刚才他还活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去世呢?”

  陶惠立即想到我特殊的能力,问道:“对呀,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陶惠睁大着美丽的眼睛,一副怀疑我的神

  季海对我有神奇的本事充信心,对苏晓峰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以为他是谁,他是咱们老大,有什么办不到的。”

  苏晓峰在旁边故意说道:“对呀,呵呵!我怎么忘了这一点,没有什么事情老大办不成的。”

  疗银发虽然内心很惊愕,但为人稳重,知道我不会说,将话题扯到整体上,问道:“那接着你准备怎么做?我是说孙将军训练的那些人和私下在军部发展培植的势力?”

  孙将军经过多年的策划经营,势力庞大遍及各个部门,一个处理不好就是一场灾难的动,后果难以想象,他们几人正是犹豫担心此点。

  我道:“一定要天亮之前解决那些人的问题,如果到了明天知道孙将军出事了,那就不是很妙。”

  康建国也担心的说道:“最好是今天晚上能够处理好,到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就难说了。”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康建国的看法,说道:“离天亮还有很多时间,来得及处理,你们到也不必太担心。”

  苏晓峰突然问道:“老大,这处别墅怎么处理?”

  我一愣,没想到他还关心这些,考虑了一下说道:“这里是孙鹏飞和季香木子的秘密幽会场所,很少有人知道,知道的几个也被我们收拾了。”我接着又说道:“在这栋别墅里有很多他们收藏的东西,包括钱和你们需要机密,你们看看那些适合就拿走,至于这栋别墅是孙鹏飞以手下私人名义买下的,就是被苏晓峰和季海一开始收拾的那个人,房契也在里面,你们哪个想要这栋别墅就写下转让书,用那个手下的指印按上去就可以了,虽然是死人,指纹还是有用的。”

  苏晓峰疑惑的问道。“老大,这样也行?”

  我理所当然笑着说道:“为什么不,反正他们都死了,也没人知道,不会有人来追查。”

  疗银发想了一下说道:“还是留给你好了,我们是国家公务员,有了特殊财产,会有人怀疑的,那样反倒是不好。”疗银发成稳重,想的较多。

  我点点头说道:“也好,那就用我的名义吧,你们可以当作自己的别墅来住,反正我也常常不在这里。”我知道我在这里呆不了多长时间,也许以后会来,但不是现在。

  苏晓峰兴奋的说道:“哈哈,老大就是老大,那这里就是我们大家的,呵呵,你看这里多漂亮多优美的环境。”苏晓峰说着似乎陶醉了。

  陶惠突然问道:“你事后想去那里,北京不好吗?”

  我一愣说道:“我?我还不知道要去那里,不说这些了。”然后我又说道:“我等一下把孙鹏飞送到家里,你们先到别墅内搜索一下看有什么重要线索,然后等我回来,咱们去他的秘密基地,那些人不能留下,最好让他们今夜一起消失。”

  苏晓峰极兴趣的说道:“保证完成任务,老大,你就放心吧,我最喜搜索了,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等待着我去拿。”

  季海说道:“老弟,你怎么忘记了我呢?”

  苏晓峰说道:“去,有好东西当然要忘记你,兄弟再好也没有奇珍异宝般让我兴趣。”

  季海骂道:“好,算我没有你这个兄弟,错人了。”

  苏晓峰惊讶的说道:“你现在才知道,晚了。”

  陶惠按捺不住骂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些。”

  苏晓峰两人道:“没问题。”

  我突然对他们几人说道:“噢!对了,你们看要不要通知王组长和两位部长配合我们的行动计划,当我们将基地里的人拿下以后,让他们也将这个名单上人秘密收押。”说着将孙鹏飞在军部的几个死党名单给疗银发,然后接着说道:“这些人不处理好,听到孙鹏飞去世的消息,还得知基地的人也不在了,肯定会有所怀疑,搞不好会有对大家不利的动作作为。”

  疗银发接过名单说道:“好吧,我和组长联系,让他们配合我们的行动计划,”当他结果名单看了以后颤抖着手吃惊的说道:“这些人…?”

  康建国几人见疗银发惊异的神,不由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疗银发将手中的名单给他们几人看,几人顿时脸连连变幻,口里惊呼道:“太恐怖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看他们过于惊讶,不明白的问道:“这些人很要紧吗?”

  苏晓峰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说道:“不会吧,老大,你不知道?”心里暗道,这名单上的人有问题吗?值得他们如此的大惊小怪。

  我问道:“知道什么?”

  康建国深一口气说道:“名单上的人都是各个部门手握大权,显赫一时的人物,其中任何一人有异心都会引起轰动,何况是这么多人。这个孙将军太厉害了。”

  我认识的人有限,除了从孙将军那里得到这些人的名字,知道很重要,但没有想到其它,此时听康建国的解释才知道其中的严重危害,虽然心里吃惊,但没有他们几个严重。

  疗银发焦急的说道:“我马上去给王组长回报,这事太严重了,电话里说不清楚。”

  我心里想道,有王组长等人出面解决名单上人也好,免得我亲自出马,想到这里说道:“你亲自去也好,把这里的情况也顺便汇报清楚。”接着我从房间提出孙鹏飞的尸体对他们几个说道:“那我们就各自行动吧,我先走了。”

  陶惠等有些不放心,尽管知道我有超乎寻常的手。

  疗银发问道:“你一个不行去吗,不开车?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我知道他们担心什么,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用了,我一个人去方便,很快就赶回来。”说完后走出别墅大门。

  顺手撤去结界,找个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意念一动,九天仙甲祭出,腾空而起,据孙鹏飞脑中取得的信息向他家方向飞去。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我已回到别墅里。

  陶惠看到我回来就喊道:“王先生回来了,”一扫脸上的忧郁不安,笑盈盈的接我。

  苏晓峰笑着问我道:“老大,怎么这么快,你不会是随便丢到那个水沟里吧?”

  季海给苏晓峰一个白眼道:“你以为老大像你一样做事没有首尾,老大做事你还不了解,我怎么认识你这样的兄弟。”

  苏晓峰看大家都盯着他忙说道:“我是关心老大啊,也是关心大家,你们也不用这样吧。”

  我知道他们是想问我是怎么处理孙将军的尸体,要知道孙将军住宅区警卫森严,常人难以进去,知道以我的能力可以做到,但还是有些担心。

  疗银发知道兄弟们的意思,见我微笑不语,知道我不会说,走过来对我说道:“我已经将情况回报给组长他们了,组长很支持我们的计划。并将名单上的人及时报告给上级领导,震惊之余,上级领导的指示不惜一切力量从严处理,据名单安排好了行动计划。在那边等我们的行动成功时积极配合,老大你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我不想再起这件事,轻描淡写的说道:“一切处理的很好,没什么问题,你们放心。”

  苏晓峰羡慕的说道:“老大就是老大,办事干脆利落,不留痕迹,”

  “不过老大,你还没告诉我们你怎么这么快?”这个问题到是大家都想知道的。

  我打哈哈道:“这个啊,这个等我们忙完再说。”

  苏晓峰说道:“老大,你每次都这么说,这样的借口也太多了吧,”

  康健国看出我故意在撇开话题,忙说道:“老大,别墅里我们搜出很多值钱东西。”

  苏晓峰立即兴奋的说道:“老大,这里发现了一个密室,有很多钱,你来看看。”

  果然在一个很小的密室有很大的一笔金钱,一扎一扎的绑在一起,整齐的摆在小密室内,另外还有许多奇珍异宝,以我从神偷师傅那里学到的经验来判断,其中不乏有些是绝世珍宝,价值连城。

  康健国说道:“老大,具体没有点过这笔钱有多少,不过,大多是人民币和美金,还有其他的珍宝,数目很庞大。”

  我被眼前这么钱多惊呆了。

  这都是孙鹏飞和季香木子多年来的,孙鹏飞利用工作之便大肆敛财,耀帮那边绑架勒索来的钱全部都送到这里储藏。

  疗银发疑惑的说道:“看这上面标的期,没听说这个时间内有什么人报案呀?”

  康健国也附和疗银发的说法:“是的,也没听说有人被绑架勒索?”

  我说道:“那是因为钱拿到手以后,人全部被灭口了。”

  陶惠有些不能理解:“太狠毒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苏晓峰看着钞票和珍宝两眼不由放出贪婪的光芒,问道:“老大,这些钱和珍宝我们怎么处理,是不是我们几个分了?”

  大家都瞪着他,没说话。

  苏晓峰到众怒难犯,忙找借口道:“呵呵!我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我想了想说道“那就上缴国家吧,这么多钱我们自己很难处理。”

  康健国考虑到很多的问题,说道:“给国家好是好,但一被有心人知道,孙鹏飞的事不就馅了,那会引起很多麻烦。”

  我想到我手中有很多的科技知识,只是一直没有人力和物力来实现,现在有这么多钱可以好好利用:“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而且可以利用这笔钱帮助更多的人。”

  陶惠等人问道:“什么想法?”

  我说道:“这个,过几天再说,”有些事我还需要好好想想。

  陶惠问道:“为什么要过几天?现在不可以吗?”

  我解释道:“现在说了也没用,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再说,我们等一下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没时间解说了。”

  几人也没有意见,本来今晚的事情诡异莫测,不能一常理来衡量。

  我笑了笑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件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

  苏晓峰问我:“连组长和两位部长也不能说吗?”

  我沉吟了一下道:“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苏晓峰喜洋洋的说道:“知道了,老大,我一定保密,决不出去。”钱不给国家,苏晓峰最兴,虽然钱不是他一个人的,但也他的一份,那一份不知道有多少,但数目肯定不小,想到这里他口水都出来了,而且嘴里还发出傻笑声。

  看到他那恶心的嘴脸,陶惠忍不住抬起右脚恨恨的踩在他的脚面上。

  苏晓峰突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喊问道:“谁?谁踩了我的脚这么狠?”回过神看到大家怪物般的看着他,不由尴尬的讪笑道:“没事,没事,我在开玩笑罢了。”

  我提醒大家道:“等一下我们出发,那里大概有一百人,都是好手中的好手,而且个个心狠手辣,配备的是现代化级武器装备,大家最好能小心自的安全。”

  苏晓峰担心的说道:“老大,我们几个是不是人太少了,能不能再找一些人来?”

  陶惠这次到没有骂苏晓峰,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也担忧的说道:“是呀,我们才六个人,对上一百多人,能赢吗?”

  其他人也面带担心的表情,眼神望向我,等我说话。

  我心里暗道,我有那么多机器人带在上,还怕他们,说道“你们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说需要帮手的话,我自己有,而且个个手都很不错,”

  陶惠疑惑的问我:“真的吗,怎么没听说过你有帮手?”

  我故意撇开话题说道:“要不这样,我一个去就可以了,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苏晓峰烈反对道:“老大,我反对,你怎么能丢下我们你一个人去,那太不够意思了。”

  疗银发也说道:“我也觉得老大一个去不好,还是大家一起去吧。”疗银发说完后和康健国相视一眼。

  康健国也点点头说道:“还是大家一起行动比较好。”

  陶惠像一只被踩了尾的猫,跳起来叫道:“你是不是嫌我们没用,帮不上你的忙,想丢开我们,你说,是不是?”

  看到要犯众怒,我忙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怕你们太辛苦了才这么说,既然大家神很好,那就一起去好了。”接着岔话题说道:“那好吧,我们稍做准备就出发,你们先服一颗我给的丹药,上的伤口会马上愈合,我再教你们一些调法,效果会更好。”

  季海兴的说道:“好啊,老大教的调法肯定很有效。”

  而苏晓峰已经幻想自己是超级手,驰骋天下,所向披靡。

  讲解了调法门的注意事项和方法,让他们服药盘据我讲的,他们很快进入状态,我意念一动,元婴迅速配合真元进行天地能量转换,再缓缓向调中的五人罩了过去,在我的帮助下,五人进步很快,很快收完药力。

  片刻后,我收回真元。

  五人逐渐醒来,一个个神焕发,上伤口愈合,留下淡淡的红痕,不注意很难看出来。

  苏晓峰兴的说道:“老大,真的很舒服,全说不出的畅快轻松。”

  季海拍着苏晓峰说道:“我就说吗,老大的教的那能错的了。”

  众人一个个到惊喜莫名,不由分说谢起我来了。

  我看他们那么兴奋,提醒道:“好了,我们准备出发吧,组长他们还在等着我们的消息呢。”

  在大家的惊喜和兴奋中,悄然向秘密基地的方向进发。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