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十四章 途中特训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十四章 途中特训
  第二十四章途中特训

  我在屏幕上一直观察着红蓝双方的战斗过程。这时也被蓝方的出奇制胜的计谋所惊讶,可谓一泼三折,险中有惊,惊中有险,每每在对方绝对的力下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也对疗银发以人为炮灰的狠劲所震撼,而红方就在这中惊险的计谋中错失良机,成了现在的对峙局面。

  对于这种局面不但他们没有想到,我自己也被双方的僵持到哭笑不得。只有从战争全局的考虑,蓝方虽然没有守住最后的防守点,但红方在突破难关夺得天险,可是人没有了等于什么也没有得到,只能判他们为平局。

  我起对旁边的谢来福等人说道:“走,我们到天险顶去。”说完后带着他们往天险方向奔去。

  片刻后已到山顶,看到我来了,僵持的双方同时喊道:“老大。”心里也都想着,老大来就好了,不然的话就会这么永远僵持下去。

  我忍着内心的狂笑,对他们说道:“你们是平局,现在可以了,不用再僵持不下。”

  双方收队回来后,苏晓峰对金佳贵抱怨道:“胜算在握的情况下你们居然成了平局。不过,老疗也太狡猾了,这种计谋他也想的出来。”

  宋博反击道:“你行,怎么临了出局?”

  苏晓峰狡辩道:“我那是一时的失误。”

  季海这时也过来笑着对苏晓峰说道:“哈哈,觉怎么样,老弟,怎么看不到先前的光彩呀。”

  苏晓峰不客气的骂道:“你这个季‘害’少来这套,不这样说我你会死啊。”

  这时石景渊疑惑的问疗银发道:“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你们怎么会多出人来,按道理应该是不可能的?”

  “这也想不通,”陶惠娇笑道:“开始多出来的那些人是假的,如果你们仔细一些就会发现其中的真假,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亲自出马观察就会发现问题,那就不会出现平局的局面。”

  “就这么简单?”石景渊愣然道:“那如果我们仔细一点,你们不就没戏唱了?”

  疗银发傲然道:“没错,就是这样。”

  众人也不仅为他的胆大心细,险中求胜的计谋和机智所震撼,这种临场发挥作用和优势的魄力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

  金佳贵也在心里自责,就这么小小一点事没有引起自己的注意,导致了局面的改观,也在自问,如果变换立场,自己是不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有没有这样的魄力,也许自己就做不到!

  这时我说道:“这次演练对我们每一个人收获都很大,蓝方开始的失利和后面的出奇制胜,红方由人数少于蓝方的情况下到反而多于蓝方两倍,都告诉我们任何时候,任何意外事故都会改变战争状态,这次模拟实战演练就到这里结束。天也快亮了,我们稍做休息,然后向广州市进发。”

  接着又道:“北京距离广州有几千路程,以你们的脚力不难在今天天黑后赶到,但不许乘火车或者飞机等,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训练机会。”

  陶惠闪着美丽的大眼睛问道:“那我们怎么去,不会是步行吧?”

  我道:“对,就是步行,”

  季海特意的提醒我,夸张的说道:“老大,几千里啊,不是几十里?”

  我不以为意的说道:“这我知道,你们不但要步行,还要途中继续对抗的练习,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哗!”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苏晓峰脸都绿了,说道:“还要训练,不是吧老大,单赶路就已经很辛苦了。”

  我没有理他继续说道:“这次有红方防守,蓝方攻击,红方先行半小时,在前面做准备工作。”

  众人有些傻眼了,老大这种刁钻古怪的点子都想的出来,这还是温文尔雅的老大的吗,我看破他们的心思,心理在偷笑,你们以为我小捣蛋是叫假的,

  于是我又说道:“原则上是一方在防守,一方在进攻,双方可以各尽所能相互攻击,但不得在沿途引起他人的注意,更不可以引起轰动,不管是红方还是蓝岗都要遵守这个纪律如果出现被人发现的事,将视为无效,以失败论处,”

  一直表现沉稳的疗银发也吃惊的问道:“老大,这样合适吗?”

  我内心在偷笑脸上不的说道:“你们在部队有句话是说,合理的安排叫训练,不合理的安排叫磨练,你们可以把它当作磨练好了。”

  康建国接口道:“是有这个说法,但是,没有超出极限,老大的要求已经远远的超出极限了。”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要忘记,你们已非惜可比,自突破了生命极限后,不能视为常人看待。”

  苏晓峰有气无力的说道:“但也太夸张了吧,老大,能不能分两天赶到?”

  苏晓峰看劳动两条腿已成定数,就讨价还价起来。

  我不理苏晓峰,说道:“既然大家没意见,那好吧,现在我们稍加整理,做好出发准备,”

  “是!”洪亮干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天亮以后红队先出发,然后蓝队也跟随于后,当然,有了前一次演练的教训,这一次双方取教训,都将各种因素都考虑进去,尽量做到最好最完美无缺。

  在他们走后,我也随着幻化成十二岁原来的我,紧紧的跟着他们,当然以我的能力,他们不可能发现,同时也在为双方的机智惊喜,他们化装成各种不同类型的份边往赶路边偷袭、侦察、布陷阱等等,就这样一路往广州市方向奔去。

  广州市公安总局内。

  公安局唐局长唐振天是一个清瘦而又严肃的中年人,在他的一生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上的每一个伤疤都代表着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风险,同时这些伤疤也是一分荣耀,他能稳局长宝座,也与这些风险生死分不开的,而其他人也非常佩服他的勇气,也尊重他这位局长,因为他能上局长的位子凭的实力和能力,实在生死边缘走出来的。

  而各种各样的经历让他成为一个既明强干而又有着铮铮铁骨的刚强汉子,连说出的话中似乎都带着坚硬如铁的味道,对本的这份职业他有一种从内心世界发出的自豪和成就,有一种莫名的因素在心灵深处沸腾,正是这种动力让他放下种种危险,无畏地冒着枪林弹雨从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突击手,到现在的有所劳过度而两鬓出现白发的瘦中年人。

  但他没有因为上了年龄而对这份职业的灼热红心有所减弱几份,相反,那颗燃烧的更旺,也凭着这份热情,多年来他带着手下,冒着腥风血雨在没没夜的奔波不停,将自己管理的局内管理的井井有条,哪个不夸他有着一颗年轻人般的心。

  而此时此刻的他,却在局长办公室的椅子上,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将手里的冒着红星的香烟无意识的放在干涩的嘴辰上恨恨的上一口,然后再长一口气,将通过胃里过滤烟气出来,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堆着一截截的烟,房间里烟气缭绕盘旋,就像烟的主人一样环绕不去,浓浓的烟臭味门外老远就能闻到,呛人而望而却步。

  唐局长久久不动的姿势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但他的脑子里却念头急速转动,成一团糟理不出头绪。

  眼看香港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动人心弦的时刻就要到了,前段时间上级部门将国内活动频繁的间谍一网打尽,偏偏留下了沿海地带,而上级领导部门只简单扼要的留下一句话,等待指示,小心防范,不要打草惊蛇,原以为还会有其他重要说明和指示,但左等右等没得到任何的反应。

  好几天了,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哪怕是片言只字,他心里上火着急呀,沿海地带的间谍最近以来活动更猖獗,具他掌握的材料,为了阻碍香港回归祖国统一大局,某些国家情报系统不惜工本,各显神通,打入沿海地带,但有了不要轻举妄动的指示神,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可恶的间谍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做秀,但他只能派人跟踪却不能动,这就好象几天没吃东西了,突然间眼前有人拿着一盘香的烤在吃,自己只能看着口水,他的恨的牙齿咬的格格响,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遍他的,心火无处可发,只有在办公室不停的烟,想到这里不由烦躁的心里骂道:“他的!”

  “报告!”正在他心情特别不舒畅的时候突然间有打断他的神思喊道。

  略皱眉头,调整了一下躺的有些发麻的体,很不兴的说道:“进来!”

  一个穿警服的年青人走进来,‘啪’的向他一个军礼,看着头儿沉着脸,不兴的神,心里暗念菩萨保佑,头儿千万不要把火发到我上。

  唐局长看他在那里脸变幻,神不定,于是不耐烦的说道:“小李,你在发什么呆,有事就说。”

  小李回过神,心里暗骂自己,这个时候还走神,不是自己硬往枪口闯吗,心中一个哆嗦,口里说道:“唐局,特别小组王组长和文副组长已到,在接待室里等您。”

  “哪个王组长?”唐局长问道,一时没有回过神,想不起来,脸上的神更不好看,心里暗道,在自己最心烦的时候偏偏有人来打扰,片刻不得安宁。

  小李小心翼翼的说道:“就是国安局的王副…”

  小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局长打断,心里想到来的是谁了,口里兴叫道:“终于等到了,哈哈…”顿时一扫脸上的愁容,眉头舒展,兴的哈哈大笑,人也换了一幅神。

  小李疑惑的看着头儿前后不同的两幅形象化,心里在嘀咕,王组长有这么大的魅力?让这几天来心情沉闷的头儿云开雾散,难得这么兴,不管怎么说,只要头儿心情舒畅,那就好。

  特别小组被列为国家安全机密,只有少数人知道,难怪小李被唐局长搞的一呆摸不着头脑。

  兴过度的唐局长看小李愣在那里,就笑骂道:“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将人请过来。”

  “是!”回过神的小李说道,然后带着狐疑的表情转刚要走出去。

  唐局长急不可待的说道:“看你慢的哪个小样,还是算了,我自己亲自过去,”说着已向外急走出去。

  小李被唐局长搞的手足无措,看头儿已经走了,只好也跟在后面往接待室去。

  刚走进接待室就看到两位组长在那里一边等他一边闲聊,他动的喊道;“两位真是我的救苦菩萨啊,你们要再不来,我可真要急死了。”

  看着这个明强干的中年局长,没有往的意气风发,但此时此刻,焦急的脸上带着兴奋,说话动,两位局长相视一笑,都能理解他的受,这种觉前几天他们也体验过,所以,那种滋味是什么样的他们心里最明白不过了。

  王组长站起来笑道:“哈哈!想不到鼎鼎大名,遇事从来冷静严肃的唐局长也有这么可的一面,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受,放心,马上就会解去你的心头之患。”

  文家英副组长也说道:“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解决你的心腹之患,相信要不了几天会全部解决所有的问题。”

  “好!好!好!我就等的是你们的这句话。”唐局长连叫三声好,兴的说道:“我就知道两位踏足我这一亩三分的穷地方,肯定会有好事,果然不出所料。”

  “你这里是穷地方?作为中国南方最大的海滨城市,你也未免太谦虚了吧,是不是怕我们来吃穷你?”王组长打趣的说笑道。

  唐局长大笑道:“放心,两位想吃什么找我,保证不会小气,”冷静下来的唐局长又说道:“我们先到我的办公室里面谈吧。”

  两位组长来到局长办公室外,就被室内面扑来的烟味熏的只皱眉头,翻腾环绕着的烟臭味让两人呼有些困难。

  “你想谋杀呀?”王组长边咳边说道。

  唐局长这时候也到烟味太浓,心里暗道,我刚才怎么没有觉到呢?嘴里却对两位组长说道:“两位请,我先打开窗口和排气扇,马上就好。”

  “看的出这位局长几天来是怎么个心忧焦急不安了,没地方火就到香烟上了,你还真行啊。”王组长说道。

  唐局长忙完后下来说道:“谁说不是呢,我这也是心里如着火呀,你们上次的行动计划中,偏偏留下我这里,几天来又没什么动静,眼看着回归近,那个心里心焦急难受就别提了。”

  王组长连连说道:“哈哈!能理解,能理解!”

  王组长哪能不理解呢,心道,我何尝心里不是很着急,可是没有王老弟到来,我们两个也办不了,很多重要的情报只有他清楚的知道,也不知道他从那里的到的线索,我动用国安局所有的人力、物力、情报网都得不到很有用的线索。而他神奇的出现,又有一神奇莫测的本领,将所有这些国外间谍的线索提供给我,才有几天前的行动计划,没有他,我现在不知道焦急到什么样了,肯定不会比现在的唐局长轻松多少,过而有之。

  “那么两位组长准备如何着手将沿海地带的间谍一网打尽,需要我们这边怎么配合,两位只管开口,能办到的我尽量支持,”唐局长急不可耐的说到正事。

  两位组长相视一眼,王组长开口道:“老唐,我们两个是先头人员,提前来给你打个招呼,这次行动计划的主要人员还没有到,不过也快了。”

  “呃?”唐局长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次行动计划不是由你们国安局牵头组成特别小组专门负责吗,还会有什么人你呢?”

  王组长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两个也是配角,主角另有其人,没有他,就不会有前段时间那么大的行动计划,所有的情报和线索都有他来提供,行动计划也是他来主持的!

  接着王组长又无奈的说道:“至于他是什么人,怎么说好呢?知道他叫王兵,年龄三十岁,或许是二十岁,兰州人,他的吗…”王组长苦笑道:“我们也不知道。”

  唐局长不明白的说道:“咦!是上面派来帮助你们的?但也没听说上面有这么个人物。”

  王组长解释道:“老唐你误会了,不是上面派来的人,上面也是从我们的情报中知道的,这个人神奇的出现,有神秘莫测,出神入化的通天本领,在我们正对那些间谍一筹莫展时,他突然间在北京出现,已经端掉了几个外国间谍的重要据点,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我们事后才得到消息,和他取得了联系。”

  唐局长显得很惊异,也有些失态的在口里喃喃自语:“一个人?有神秘莫测,出神入化的通天本领?”

  两位组长对唐局长的反应很理解,他们开始何尝不是这样呢,那种惊异一点也不亚于现在的唐局长。

  唐局长回过神又问道:“以你们国安局的情报网,遍布全国,而且一个个都明强干,没查出是什么人吗?”

  “说到这个我就更气,”王组长气道:“只查到他开始神秘出现在北部的九天山的一个小村里,而且是一个医术极明的朗中,似乎没有治疗不了的病。后来又出现的兰州市,估计兰州市前段时间闹的犬不宁,令那些赌场,黑道,贪污腐化,贪污受贿的官员视为阎王修罗,半夜在梦中惊叫恐惧的人就是他,而且除了他还有哪个这样的本领呢,后来他又跑到兰州市的金天观,救了一个被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判为已死的病人,引起轰动,被当地人视为万家生佛,医林圣手,接着他又从兰州市突然间消失,出现在北京。”

  接着王组长双手一伸不由苦笑道:“只查到了这些,这个人来自哪里,原来是做什么的,我们一无所获,也一无所知。”

  唐局长越听越惊异,好像在听美丽动人心弦的神话故事:“这个人未免太神奇了吧,单医术就起死回生,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而且以你们的人手也查不出来他的底细,那就太神秘了,还好,听你这样说,他的行事端正,站在我们的立场,如果不在我们的阵线,那…”说着不由自主脸上神变幻莫测,想到后果的严重影响。

  “这个我们开始也考虑到了,上面也为此担心,但据他面来的行事作风,不会出现我们忧心的事,”王组长以轻松的语气说道。

  “后面?后面又有什么事?”唐局长被我这个人勾起了浓厚的兴趣。

  “他不但医道超,手里掌握的其它科学技术没有一样不是尖端的,不要说比发达国家先进,而且超前几百年不止,”王组长说道。

  唐局长听的两眼发呆:“这怎么可能呢?”

  王组长指着自己的头发说道:“哈哈!还不止呢,你看我现在多有神,头上的白发也不见了。”

  “噢?”唐局长不明白王组长为什么又说到他的头发,但经过提醒,也注意到王组长好像年轻了十岁,人显得很有神,不由说道:“不会是…”

  “是的,”王组长肯定的说道:“他有一种丹药,有起死回生的神奇效果,我就是吃了他的丹药人显得很神焕发。”

  “有这中神丹妙药?”唐局长失声道。

  “很惊奇吧老朋友,他可以在短短的几天内让一批人成为绝世手,我别动小组的几个年轻英就给他训练,几天以后就变了个样,一个个神焕发,气质也发生了改变,”王组长兴的说道,但随即想到现在他们已经不是自己的人了,兴不起来。

  唐局长听的两眼发亮,直冒火花,马上想到了将自己的几个得力手下,给他训练,那不是…

  王组长是过来人,那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忙苦笑着说道:“老唐,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要到时候偷不成反被啄把米,那时候不要说我没给提醒你。”

  唐局长愕然道:“怎么?他不接受?不是有你老哥在吗,帮我说说,相信他会同意的。”

  “老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他这个人和蔼可亲,好说话,只要你提出来他会同意的,”王组长解释道。

  “那就可以了,难不成还有什么问题?”唐局长听到会同意放下了那颗被吊在半空的心,但随即想到王组长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什么因素在作怪。

  “问题就在他太和蔼可亲了,”王组长赞叹道。

  “那不是很好吗?”唐局长说道。

  “是很好,但不太妙,他这个人英俊潇洒,有一种让人到格外特别的请切引力,”王组长不知道是在赞叹还是在媒怨自己,接着又道:“当初我就是和你一样这么想的,将自己最得力的五个手下给他训练,你猜结果怎么着?”

  “怎么啦?”唐局长问道,他也从王组长的话里觉到那里有些不妥。

  王组长说道:“全都让他那亲和力被染了,对他佩服的不能自拔,放弃了在国安局的工作,辞职跟着他了,”接着又有些气的说道:“再不是我的人了。”

  “有那么厉害?”唐局长皱着眉头惊呼道,不由得为自己的手下担心,还好我没有给他训练,不然的话也不是我的人了。

  王组长点点头说道:“你也知道董老头和莫老头吧,他们的那两个小鬼就是被他上次救出来的,后来也跟着接受一些训练,现在都人他为老大了,”接着有些兴的说道:“董老头开始也兴的拍着将他的十个得力手下送去训练,结果也和我一样,那十个人也跟着他了,董老头哪个伤心呀,哈哈…想起来我就心里那个舒服呀。”

  他那种舒心的嬉笑也染了唐局长,同时也被王组长说的勾起了想见我的强烈**,虽然有些为他的手下担心。

  王组长继续说道:“钟欣那个泼辣的工作狂你也知道的吧?”

  “怎么又扯到钟欣上去了,她有什么事?”唐局长问道,被王组长跳跃式的说话搞的一愣。

  “当然有关,”王组长说道:“钟欣董事长,海新董事长郑海新,张氏企业董事长张来强几位都闻名全国,前不久被本的间谍绑架,也是他救出来的。后来,他们几个懂事联盟,共同投到他的旗下,以他为首组成九天集团公司。据我所知,他不愿意出任董事长,是被那几位强迫推到董事长的位子上的,你也知道,他们那几个在国内举足轻重,能让他们联盟那要多大的魄力,而关系的企业集团今后的命运,单有魄力还不够,人力,物力也是一个方面,另外,他们需要清楚认识到前途有无广阔前景,不然不会拿着几千万职工的命运开玩笑。”

  “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有听说起,报道也不曾提起你呢?”唐局长在惊讶之余奇怪问道,心道怎么没有提起这些事。

  王组长解释道:“我们这位王老弟最怕出名,虽然成为董事长,但是后台的,台前的一切事物给了钟欣几位,而他也不希望事情没有成效显著前闹的城风雨,”王组长又说道:“上级领导也在默默支持他,对他充信心,同时也将他的一切列为国家重要机密,只有少树几人知道,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了。”言外之意是说这么都是国家机密,出之我口,入之你耳,事后不得向他人提起。

  在政治上打滚一生的唐局长哪能不明王组长的话,同时,对我越来越到好奇了,极想马上见到我,不由自主的说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呢?”

  王组长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是个什么样的人,还真难说,你说他经验丰富吧,不象,有些常见的事,他有时一无所知,而又通各种不同类型的尖端科学技术,一本事好不夸张的,上天入地无人能比,但也有时候像个小孩子,对于他还真难下结论,”说到后来王组长自己也惑不解,这个王老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不由心里自问。

  “那他什么时候到来?”唐局长急迫的问。

  “今晚十二点钟,”王组长说道:“和他同来的还有三百多人,都是他这次训练的人手,个个绝,其中也有我那五个人,”说到自己的人时到很气妥,接着又哈哈笑道:“当然,董老头的那十个人也在里面。”

  “这么多人他怎么带来,不会打草惊蛇吧?”唐局长问道,有些担心会惊动这边的间谍。

  王组长很有信心的说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来之前曾问过他将这么多怎么带过来,他话到嘴边却没说出来,不过呢,他办事你放心,不但不会惊动间谍,而且还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那就好,”唐局长也放下了心,不由自主的说道:“真想马上见到他,认识这位了不起的奇人。”

  王组长笑道:“快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王组长能理解唐局长的心情,心里道那个人不想见这么传奇式的人物呢。

  炎龙九队终于在天黑后赶到广州市郊外一处密林中。

  几千里路程加上沿途红蓝双方互相攻击偷袭,一个个神疲惫不堪,他们也不负我的期望,在长达几千里的路程中没有引起外人的主意,更别说引起轰动了,而他们的化装术也花样翻多,什么样的角也有,如果我不是跟在他们边,用神识随时随地控制着他们的气息,连我也认不出来。

  而他们在这次的磨练中也成长了。现在对侦查,偷袭,防守极为悉,而且花样翻新,防不胜防,果然不出所料,只有在实际的环境中磨练车有显著成绩,一路上他们在互相偷袭,防守、侦查、陷阱等方面,花样极多,层出不穷。意外的收获是为了不让他人发现,一路上利用各种份出现,当然为了适合份,那就非要模仿不可,不然的话会穿帮,所以他们对各种份都有了解,而且学的惟妙惟肖。另一方面的收获是,为了适合新的份,一路上试着收敛自己的气息,不详以前那样看起来锋芒毕,给人明显的气势一眼看出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老大,”苏晓峰气,躺在地上问我:“我们这次有什么奖赏,你看我们不但完成了你给我们的任务,而且也在一路上没有引起外人的主意,”说着得意的指着自己化装成一幅胖的大款形象:“为了完成你老大给的任务,我可是放下英俊潇洒的面孔,成了这副样子,很别扭很难受的呀!”

  陶惠骂道:“哼!老大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一天到晚想着自己成为大款,所以这次才扮成大款形象,看你哪个得意样子,什么难受别扭,我看你不得天天扮成大款,向老大要好处才是你的目的。”

  扮成小村姑的陶惠毫不客气的点破他的目的,此时的陶惠虽然扮成小村姑,但那刚健婀娜,明媚靓丽的样子,另有一番风情。

  苏晓峰一幅小人献媚的样子说道:“嘿!老大有很多好东西,能给我们奖赏一点点,那我们受用无穷。”

  我明白他的意思,想向我讨以前吃过的丹药,而现在是最疲劳的时候,能有那种丹药服用,对恢复疲劳最有用有效果,其实他不说我也会给他们丹药的,要知道经过极限方式的训练,对人修为有很大的提,如果再辅助以丹药提升功力,那效果更佳,我一直在想办法提升他们的功力,现在有这种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这是季海说道:“老大不愧是老大,经过几千里的长途跋涉,我们一个个疲惫不堪,而老大却一副没事的样子,这是何等的修为,我们差的太远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