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十三章 三请周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十三章 三请周洋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钟欣从北京千里迢迢赶到广州市,亲自出马来邀请周洋加盟九天集团公司。

  九天集团公司刚走上正轨,虽然我留下了科技资料和一定的资金,也将二十个机器人留给钟欣做科研人员,但庞大的市场不仅仅有以上几个方面就够了,更需要大量的人才资源投入市场。所以,九天集团公司急需人才,现在有周洋这样的人才,钟欣当然不会放过。

  这天上午,我正在飞船内观察手术后的孤儿体恢复状况,暗自兴效果显著,再有一段时间可以下地活动。

  陶惠笑嘻嘻跑过来道:“老大,有好消息告诉你。”

  我回头问道:“好消息?说说看。”

  陶惠见我脸上没有听到好消息的兴奋神,有些不的说道:“老大,你好像无所谓的样子,听到好消息的神不应该是你这个样子。”

  我暗笑,你这么大个人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笑道:“呃,我是在想小孩子们的事…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开心?”

  陶惠脸上立刻展出笑容,兴的笑道:“钟姐姐来广州市了,她刚才跟我联系,说是在一家酒店等你,让你马上来见她,如果晚了,后果你知道。”

  我心想,钟欣她昨晚才跟我联系过,说这两天要来广州,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才隔了一个晚上就赶来了,可见她也急需人才,亲自出马来邀请周洋,说道:“是她,那好吧,我们去见见她。”

  我带着陶惠、苏晓峰、季海、石景渊、谢来福一行五人赶到钟欣下榻的酒店。

  一见面,钟欣却没有提到正事,反而笑嘻嘻的对我说道:“你看我对你多关心,从千里之外跑来看你,让我看看,你是瘦了还是胖了,”说着眼睛在我周上下瞧来瞧去,最后说道:“好像有点胖了,人家说心宽体胖,看来你这段时间心旷神怡,说,是不是又找到一个秘密地下情人?”

  旁边的几位队长忍不住笑起来,陶惠笑道:“钟姐姐,我们可以作证,这段时间老大很忙,没有外遇。”

  钟欣媚眼一转叫道:“还没嫁过去就夫唱妇随,是不是人家给你什么甜头了,嘻嘻,说来听听?”

  陶惠没想到钟欣拿她来开玩笑,红着脸嗔道:“这像大姐说的话吗。”

  季海等人知道惹不起钟欣小姐,早就躲避在一旁观看。

  钟欣瞅见季海等人脸上神神秘秘,并且不时的对着自己站的这个方向指指点点,还伴有喜笑声,而这种笑声中带着一调笑的味道,她眼珠连转,顿时计上心来,朝着季海等人说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或者不意?有就说出来嘛。”

  正在得意洋洋的季海等人听到钟欣的询问,知道她是借题发挥,故意整人,忙收敛脸上的嬉笑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出头应付,结果没有一人说话。

  这令钟欣特别不意,说道:“不说话表示对我特别的不意,我倒要请教诸位了,我那方面让你们这么失望?”

  苏晓峰叫苦道:“钟大姐,你就饶过我们吧,我们那有胆子对你不意。”

  钟欣一本正经的问道:“那就怪了,没有不意你们躲避我做什么,呃,是不是对我来广州市很不?”

  季海无奈道:“钟大姐,绝对没有这回事,给我们再借一个胆子也不敢。”

  一旁的石景渊突然一副有急事要做的样子,对我道:“我记得还有事要做,老大,我就不陪你了,”说着转就溜之大吉。

  季海马上反应过来,心想,现在不溜还待何时,和苏晓峰相视一眼,口里说道:“老大,我也想起你安排的工作没做完,先走了,”说完后和苏晓峰两人比石景渊跑的还快。

  谢来福人也不傻,见机溜走。

  我不由心里暗骂道,一帮不讲意气的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钟欣见几个队长溜走,气的柳眉倒竖,指着我道:“这就是你的手下,连老大也不顾,还好,你没溜走。哼哼!”言外之意是说,他们跑了还有你在这里。

  我无奈的笑道:“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跑了。”

  钟欣却不这么想,如果我出面阻止的话,这些人怎么会离开,不依道:“你还说,都是你没有教好他们,一见到我就跑。”

  我暗忖,谁叫你一见面就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不跑才怪,笑道:“这也不是我的错,是你太厉害了,他们怕了你。”

  钟欣嗔道:“你的意思是我是母老虎、河东吼狮?”

  我暗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说。嘴里说道:“怎么会呢,你怎么会是母老虎、河东吼狮,绝对不是。”

  钟欣看我脸上的神,就知道我口不由心,气道:“好呀,算我今天认识你了,你王兵原来是这样的人,连你在外面有许多秘密情人我都装聋作哑,哼,以后你休想。”

  陶惠在一旁看的好笑,不禁笑道:“钟姐姐,你也太厉害了吧,连这个也要管,再说你还没有嫁给老大呀。”

  钟欣很有理由的说道:“我是内定的,嫁不嫁无所谓、没有关系,反正他休想再到外面风快活。”

  陶惠一伸舌头,调皮的问道:“这样也行?”

  钟欣得意的娇笑道:“那当然。”

  陶惠双手一伸,对我说道:“老大,我也帮不了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回去了。”说完后不待我说话转离开了。

  看我言又止的样子,钟欣笑道:“嘻嘻,紧张什么,我又吃不了你。”

  我岔开话题道:“周洋这几天在家,你一个去还是我们两个一起去,我最好是不去。”

  知道钟欣要来广州亲自邀请周洋后,我将周洋的一举一动了解的非常详细,知道他这几天在家。

  钟欣横了我一眼道:“你不去?想的美,你可是董事长,非去不可。”

  我也知道自己离不开,这事钟欣明显想让我和她两个人出面,也不再迟疑不决,笑道:“我去也起不到作用,既然你让我去,那我陪着你好了。”

  钟欣这才道:“还好你转变的快,走吧,王总。”她把‘王总’两个叫得特别响,调笑之意表于脸上。

  据我提前探查的地址,我和钟欣来的周洋家门口。

  我按响门铃,有一个中年妇打开门,看到我和钟欣,问道:“请问,两位是…?”

  我彬彬有礼的开口介绍道:“我们是…”

  但还没有介绍出来,便被种欣打断了我的话,接口道:“是周先生的朋友,来看望他。”

  中年妇一听是周先生的朋友,说道:“那就请进来吧,”说着请我们两人进去。

  待进去后说道:“两位请,我去叫周先生。”

  “谢谢!”我和钟欣同时道。

  中年妇对着书房喊道:“周先生,你的两为朋友来找你。”

  周先生在书房内问道:“秦妈,是谁呀?”

  中年妇秦妈道:“我不认识,你自己出来看看吧。”

  周洋道:“好的。”

  一位三十多岁的清瘦男子走出书房,他脸的书卷气,戴着一副眼睛,整个人一看,显得有几分潇洒,同时给人的觉是他特有个

  看到我和钟欣,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两个朋友,以为自己忘记了,疑惑的问道:“两位是…?”

  我站起来伸出手说道:“您好,周先生,我们今天有事找你。”

  周洋握着我的手暗忖,原来不是我的朋友,我说怎么没有印象,问道:“呃,有什么事,两位请说?”

  钟欣等我和周洋两人下后说道:“我们是九天集团公司的两为董事,”指着我道:“这是我们集团公司的王董事长。”

  周洋看了我一眼暗忖,九天集团公司,怎么没有听说过,找我有什么事,口里说道:“久仰,久仰,两位光临寒舍不知有何事?”

  我听他说话文文绉绉,极不适应,但为了邀请此人加盟,只好忍着,也看出他不知道与九天集团公司这么一个公司,所谓的久仰也是客气话。

  钟欣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我们这次的来意道:“我们得知周先生在研究领域是位人,想请周先生加盟九天集团公司,不知先生有没有兴趣?”

  周洋一听钟欣的话,态度立刻生硬道:“没兴趣,秦妈,送客,”说着站了起来。

  钟欣不以为然道:“周先生,去不去在你,但也不用这么做吧?”

  周洋也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好,淡淡的说道:“我对你们说的这些事没有兴趣,你们另请明吧。”

  钟欣问道:“周先生,那你对什么兴趣?也许我们可以足要求于你。”

  周洋暗忖,你们一个没有名气,刚成立的公司能给提供什么,多少实力雄厚的公司也没有解决我的问题,说道:“呃,是吗?”

  我说道:“我知道周先生在现在供职的公司不得意,不但没有自己专门从事研究的研究室,也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研究经费和材料,对方不理解你的抱负,不过,你放心,我们可以完全足你的这些要求。”

  周洋有些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但随即想到对方来找自己肯定有过一番了解,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情也就不奇怪了,说道:“你们又有什么能力解决我的问题,笑话,很多大公司都不能解决,你们…我看,大家都不要费时间了。”

  钟欣不理他不屑一顾的恶劣态度,依然故我的说道:“这个你放心,我们集团公司没有名气不代表没有实力。”

  我暗忖,此人脾气固执,不亮底牌不行了,便接口道:“北京企业界的三大巨头,周先生应该知道吧?”

  周洋听我提到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解的问道:“这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我笑了笑说道:“九天集团公司就是由三大巨头企业联合成立,你眼前的这位士就是原天南企业的董事长。”我指着钟欣。

  周洋有些吃惊的打量了钟欣一眼,问道:“你就是钟欣董事长?”

  钟欣笑道:“是副董事长,现在的董事长是王先生。”

  周洋有些不信的问道:“你们真的联合了?”

  钟欣见震慑住了周洋,说道:“不错,我看你还是下来我们慢慢谈吧。”

  周洋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是站着和对方谈话,他下后惑不解的问道:“你们三家企业,所涉及的项目和市场体系似乎是背道而驰,怎么会联合,如果是同类产品,联合之后,如火上浇油更旺,似乎…”他言下之意是没有联合的必要。

  钟欣岂能不明白他的想法,说道:“一般情况下推测如你所说,特殊情况下又截然不同,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联合后成立的九天集团公司在各方面占有优势,绝对的优势。”

  周洋听得一愣,不由自主的问道:“特殊?九天集团公司特殊在什么地方?”

  钟欣自豪的说道:“很多。我们掌握的研究项目涉及范围广泛,而且科研项目都遥遥领先于其它企业集团,这是其一;其二,表现在雄厚的研究经费支出上;其三,我们集团公司人才济济,观以上三方面,其它任何企业难以达到,九天集团公司的前景是不可想象的。如果周先生能够加盟,自会了解我此时无虚言。”

  周洋听完钟欣的介绍后,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显然钟欣的解释让他不意,暗忖,每一个来找我的人都这么夸夸其谈,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心想,这样的说法我听的多了,你们所说和实际相差悬殊,对我影响力不大。不过,这个王董事长不象是在生意场上打滚的人,想到这里问道:“王先生原来是…?”

  我知道他是想知道我这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的底细,迟疑道:“我原来是…”我正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措词。

  钟欣接口道:“我们王总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我们三家企业之所以能够联合,再推举他为董事长,可是不一般,他这个人不喜出名,所以,你没有听说过是很正常。”她聪明的避开问题,从另一个方面介绍了我的情况。

  周洋得不到想了解的情况,口里漫应道:“呃,王总果然不简单。”

  钟欣对周洋随便应负的态度不以为意,说道:“不是不简单,是非常的不简单。”

  我谦虚道:“我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一个在吹嘘,一个在谦虚,到引起周洋的兴趣,问道“王总是那里人呀?”

  我说道:“兰州。”心想,准确的说,我算不上是兰州人,说甘肃比较恰当。

  周洋一愣,不由自主道:“兰州?”暗想,兰州没有听说有这样一个人,难道是骗我?

  钟欣见话题岔开的较远,问道:“不知周先生对加盟九天集团公司的事有何决定?”

  周洋正在想有关我这个人的资料,被钟欣打断沉思,说道:“这个吗,我还得想想。”

  钟欣暗忖,他虽然有了兴致,但不因为有了兴致就加盟九天集团公司,他说的想想只不过是推辞罢了。

  我看了一眼钟欣,然后对周洋说道:“其实你现在研究的项目,我们也在研究中,我们做掌握的资料并不比你少,有些你也没有研究出来。”

  周洋有些惊讶的说道:“是不是?”暗忖,我研究什么你怎么能知道,你只不过是故意这么说引起我的好奇心罢了,我是随便上当受骗的人吗?

  钟欣不明白我说的真假,但见周洋反应烈,严肃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们董事长的话绝无虚假,希望周先生能多考虑我们的意见,今天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希望能得到你加盟九天集团公司的好消息。”

  周洋也无意留我们两个,说道:“我会考虑的,”说着将我们送出家门。

  走在回去的路上,钟欣道:“他是有些动心,但还是不相信我们的话,对我们的话抱着怀疑的态度,”

  我不解的问道:“他不是要考虑吗,你还担心什么?”

  钟欣横了我一眼道:“你以为真有这么简单,他那是在口里应付,心里并不是如此想。我真不明白你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连这个看不出来,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傻,别说,还真有点像装傻。”

  我讪讪一笑道:“我真看不出来,他说的不是很有诚心吗?”

  钟欣见我脸上有尴尬的神,说道:“看来你真的没有社会经验,一点不了解人的心理,如果他不说考虑我们两个会这么容易离开吗?”

  我不明白的问道:“那他可以说清楚,何必转个弯,直接说不好吗?”

  钟欣道:“你还真天真,明眼人一看我们的来意就知道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他直接对我们说不加盟,你和我两个人会这么快出来,说不定还在劝说他呢。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给我们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不加盟也说的过去,如果以后想加盟,也有转变的余地,反正他当时没有说出来还是不来。”

  我想了想,到也是,他是没有肯定的答复我们,难道大人做事都这么麻烦,一句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结果一个箩筐也说不清楚,想到这里我道:“照你的说法,周洋加盟的事没有希望了?”

  钟欣摇头道:“那也不是,他只是对我们两人的话持谨慎态度,并不是全部否定,他们这种搞研究的人,对自己的研究很执着,他之所以一直默默无闻,与没有人给他一个研究平台有关系,当他清楚的知道我们有能力给他提供研究平台,即使你不来请他,他也会想办法跻于我们集团公司。”

  我问道:“你不是说他不相信我们吗,我们就这么离开放弃了?”

  钟欣哼了一声道:“放弃,在我眼中从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他最终会加盟的,他不相信又怎么样,我自有办法让他相信,其实,对付这些固执己见的人也很简单,只要你投其所好,不怕他不送上门来。”

  对钟欣的疯狂,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做一件事不成功决不罢休,我道:“你是不是想将项目资料让他过目?”

  钟欣白了我一眼道:“你倒是很大方。这肯定不行,这些科学技术属于公司内部机密,在他没有加入之前是不能给他看。”

  我暗想,你也过于谨慎从事了吧,问道:“那你打算用什么办法说服他?”

  钟欣双手一伸,摇摇头,说道:“暂时没有想出来,总之,不放弃就是了。”

  我听了暗想,这个人对事物的执着态度不让须眉,难得的是百折不挠的勇气和信心,在这件事上她暂时没有想到办法,但说话语气中信心十足。

  钟欣看我一副沉思的样子,问道:“你在想什么?很入神的?”

  “没什么,”我说道:“你不是没有办法吗,我正在想,看有什么办法能帮帮你。”

  钟欣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叫道:“你帮我?到底你帮我还是我帮你,不要忘记,你才是集团公司的真正董事长,好像你是外人似的,有你这样的董事长吗?”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真是董事长,名义上是,内心从没有把自己当作董事长,所以,不往心里去,在我的想法中,他们几个才是真正的董事长。笑道:“我是名义上的董事长,主事人是你,本来也是这样嘛。”

  钟欣听我这样说,想了想道:“你想出什么办法了?说出来听听,你这人看起来老实,其实鬼点子多,说不定还真可以。”

  我那有什么好办法,刚才只不过是随口应付罢了,这会你让我说什么办法,暗忖,给周洋看资料的注意不错,但她刚才否定了,这条路是走不通了。突然脑中灵一闪,想到周洋给项莹设计接近智能型‘布娃娃’的事情,说道:“公司内部的资料不可以给周洋观看,那么公司外的资料当然可以了,你说呢?”

  钟欣一愣,问道:“公司外?”接着兴的叫道:“你是说你手中还有资料,我怎么不知道,是关于那一方面的资料?”提到资料钟欣兴趣了,对周洋的事情顿时忘到九霄云外,只关心我手中的科技资料。

  对她这种敬业神我早就习惯成自然,不以为意的说道:“也没什么,我看周洋一直想实现自己的抱负,但他的研究项目一直没有找到研究机会,得不到他人有力支持,正巧我有他研究的项目,如果他能见到,相信我们有能力给他提供研究平台,说不定会动心。”

  钟欣嗔道:“动心?你说的轻巧,你手中的资料那一样不是尖端技术,如果给他看了,不着你才怪。我想起来了,你在他家里好像说过,‘我们掌握的资料并不比你少,有些你还没有掌握’的话。当时周洋脸上的神表现得很惊讶,我以为你是随便说说,没有到其它,这么说来真有其事,既然你说‘我们’,那就是承认这项技术归公司所有,你一定要出来。”说完后双手叉,意思是你不给我跟你没完。

  我看他认真的样子,笑道:“当然可以,但我们目前的条件还不能研究使用于市场,周洋之所以处在困境,就因为别人认为他的想法匪夷所思,胡言语罢了,所以他才那么失望,总之,我们也一样,还不到研究这些科技知识的时候。”

  我手中的资料都属于尖端科技,钟欣早就见识过了,见我说的慎重,不由问道:“你说的这么深,是不是指资料太先进,研究出来难以让大家接受?”

  我点点头说道:“这是一个方面,只要有些科技面世是会惊动各方面,那时候我们想躲避也难,别说安心工作了。”

  钟欣惊讶的问道:“有这么严重吗?这我就好奇了,你上次给我们的资料已经够尖端了,现在你又说更加先进,你是从那里搞到的这些资料,不会是…你真的不是地球人。”

  我对钟欣的奇怪想法,有些苦笑不得,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放心,我绝对是地球人,至于资料的来源暂时保密,不过,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现在我们还是商量周洋的事吧。”

  钟欣不以为然道:“我觉得你故意岔开话题,不过,你的秘密太多,还真一下子难以说清楚,得找个时间得和你好好聊聊,我就不信你能守得住秘密。”接着话题一转,谈到正事,说道:“对于周洋的事你的想法不是不行,但你想过没有,一旦资料出去,一样会给公司和你个人带来你所担心的那些麻烦,你和公司还不是一条线上绑着,不管是你还是公司都避免不了。”

  我暗忖,周洋为项莹设计‘布娃娃’一事,除了我知道外,他人又怎么会想得到,可见周洋做事严密谨慎,不是随便机密的人,放心的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看周洋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又不给他看全部的资料,只是一些片段,证明真有其事就可以了,他出去于能怎样。”

  钟欣摇摇头道:“还是小心谨慎一点的好,这样吧,先想想其它办法,如果不成再用这最后一招。”

  我极为赞成道:“那也可以,只要能想出其它办法,不用最好,”心里想,最好是用不上,这些资料现在研究使用为时尚早。

  钟欣娇笑道:“你也不用想的太美了,虽然不一定会用在周洋上,但属于公司的资料,你一定要公,不然的话我和你没完。”

  我哈哈一笑,说道:“这没有问题,事后我给你就是了。”

  钟欣有些怀疑的问道:“你答应的这么畅快,是不是有其它鬼注意?最好不要给我发现。”

  我暗笑,确实另有注意,那些资料给她是不可能的,不过,其中简单一些的资料复制下来给她未尝不可,她那能知道其中的内情。说道:“不会,到时候你就知道真假了。”

  钟欣也不在计较,说道:“那样最好,暂时相信你。回去吧,明天再来找周洋。”

  我异讶的问道:“明天来,不给他留下一些时间考虑?”

  钟欣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他是傻瓜,我保证我们两个前脚走出来,他随后就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我们的底细,只是九天集团公司的事除了极少数人知道外,他人并不清楚,我们的研究基地别人更是不知道了,他能不能了解到,那就很难说了。”

  我心中一动,说道:“我们可以据具体情况做个安排,让他了解到,不是更好吗?”

  钟欣有些兴道:“这个想法不错,你认为我们怎么做呢?才能让他了解到?”

  我见钟欣赞成,内心也沾沾自喜,说道:“唐局长我和很悉,我让他在侧面透风给周洋,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钟欣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是个办法,问题是他们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周洋并不见得会相信,不过可以试试,我们可以安排在同一领域的人做工作,这些我来安排。”

  我道:“这样最好,我们还可以在待遇等方面优厚一些…”

  钟欣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周洋这个人有一副文人的脾气,孤芳自赏,除了自己研究的项目外,对其它的不屑一顾,你在他面前提待遇,不被赶出来才怪。这事在他面前最好莫提起。”

  我暗忖,以我们刚进门时周洋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或许钟心说的不错,此人是文人的脾,与他当面谈论金钱之类的事,在他想来那是对他的人格不尊重,最好是以理说服,不过,以他固执的个,要说服他,相信也难,便道:“此事以你为主,怎么做你说了算,我没有意见。”

  钟欣娇叫道:“哟,半天想出了这么一句话,你想的美,苦差事我做,那你干什么?”

  我知道她是故作姿态,说道:“当然听你的指挥了,我陪着你就是。”

  第二天,我和钟欣两人再次来到周洋家门口,秦妈听到门铃响,打开门一看是我们两人,说道:“周先生不在家,有事出去了,”说完后不等我们两人说话,便关上门,我们两人被挡在门外,吃了一顿闭门羹。

  相视一眼,我待要再按门铃,钟欣一拉我的手臂,示意不必,出去再说。

  走出去后,我百思不得其解,问道:“我想问周洋什么时候回来,你怎么阻止了我?”

  钟欣道:“你傻啊,他明明在家,却说不在,避而不见,我们就识趣一些不好吗。”

  我一愣,不禁失声道:“在家?怎么会呢,秦妈不是说不在吗?”

  钟欣不以为然道:“他玩的这套把戏哪能逃过我的眼睛,看来他对我们昨天所说有过一番了解,只是,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不知道见到我们如何措词,干脆来个不见。这个书呆子一副固执的臭脾气,想不到也有聪明的一面,再者,秦妈的神已经告诉我周洋在家。”

  我思忖,秦妈除了将我们挡在门外,没有其它异常举动,但钟欣这么说肯定有所发现,想不出来,问道:“秦妈的神有什么不妥吗?”

  钟欣道:“秦妈的神没有不妥,但在看到我们两个时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里面,如果我没有猜错,周洋在里面打手势表示他不在,所以,秦妈在说完周洋不在后,马上关门,怕言多必失,出马脚。其实他大可不必,我今天来时就料到会有这个结局,心里早有准保,所以,我才拉你出来。”

  我思忖,这么说钟欣早有思想准备,但来是并没有向我提起,既然早有所见,为什么还要来,这不是很麻烦吗,说道:“这我就不明白了,早…”

  钟欣道:“你是想问,我既然早知道还要再跑一趟是不是?”

  我点头道:“这正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钟欣道:“想不到你比周洋还要迂腐。我们此行的目的无非是告诉周洋,九天集团公司对他非常重视,想尽办法要他加盟。不要以为文人有固执的脾气,不重视虚名,就不希望别人对他不重视,相反,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嘴上怎么说,内心对自己的尊重哪个不是沾沾自喜,周洋也不例外,我就是因为此,今天来跑一趟,明知道是不会有结果。”

  “你再想想,我们今天跑了一趟,虽说没有见到周洋,但周洋在我们走后一定加紧对我们的了解,他也想知道九天集团的实力,如果事实如我们所说,他的抱负,他的研究又接近现实一步,何乐而不为呢。”

  我忖道,想不到其中有这么多的道理,弯弯拐拐,不是现在的我所能理解,和运用于自如,但这些千万不要让钟欣知道,不然的话以她的个又要向提出各种问题,哪可麻烦不小,便自以为是的对钟欣说道:“很有道理,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比较好?”

  钟欣对我的话没有起疑心,若有所思的说道:“对他我们不能以常人来衡量,古有刘备三请诸葛亮,现有我钟欣三请周洋,够抬举他了。九天集团公司刚走上正轨,是没有名气,但毕竟是三家大企业联合成立,这三家企业在国内虽说不是稳前一、二把椅,但也遥遥领先。三家联合后的分量他心里也有数,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他急于一展抱负,此刻的心情不下于我们。所以,下一次的会面对双方至关重要,有决定的意义。”

  我想听他对下一步的做法,钟欣却分析现在双方的形势,至于要怎么做没有提起。听她的口气,下一次会面很要紧,能否成功并没有提及,我也没有听出她有无把握。她刚才的话一反常态,有所保留,这不象她一贯的个,急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想读取她脑部的想法,但有忍住了,打消此念头。

  我能轻易读取别人脑中的信息,仅仅除了几次非用不可使用过,在其他人上没有用过,心里总是觉得随便读取别人内心想法是不道德的行为,甚是不妥。此时,突然兴起读取钟欣心中想法的念头,但想及这很不道德,又忍住了。沉思了一番后,我说道:“周洋一直在寻找能够施展才华的平台,可惜,他才华横溢、思想独特,他的想法和研究项目并没有得到他人理解接受,他好像还不善于和别人打道。”

  钟欣嗤之以鼻道:“这就是文人的臭脾气了,总是觉得人一等,等闲人难以和他思想,久而久之,将自己独立起来,别人也不与他,他不善于打道那是最正常不过了。”

  我心道:那个又像你这么明强干,八面玲珑,能说会道,不过,也可以理解,她一个单子能跻于企业界何谈容易。

  钟欣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先回去吧,为下次会面做准备工作。”

  我收回思绪道:“也好。”

  三天后。我和钟欣第三次来到周洋家门口。

  在这三天中我和钟欣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我将资料拿给钟欣看后,她双眼发亮,马上声明为公司所有,不到万一不能透给周洋。知道她的个,在拿出来之前就想到了她会有这一招,所以,已经有思想准备,当钟欣提出为公司所有时,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不同意又能怎么样,钟欣拿到手的东西,想要回来也难。

  钟欣经过考虑,又复制其中的一部分准备与周洋谈判,原来的资料她小心谨慎的收起来,说是万一谈判失败,公司的资料并没有外

  我暗笑他过于谨慎从事,也就由他了。

  另外,我让唐局长动员相关的人在侧面给周洋吹吹风,证实九天集团公司是三家巨头企业联合成立,钟欣也通过北京那边做了一些补助工作。

  是以,今天我们两人都信心倍增、神抖擞。钟欣今天的装扮也花了不少心思,翠绿的莲裙,合体大方,体曲线分明,脸上经过淡淡的化装,雅纯洁,长发披肩,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清新洁雅,娇媚中带着贵的气质。

  我暗忖,看来钟欣此次会面特别重视,亦有十足的把握。

  听到门铃响,秦妈很客气的将我们让进门,看到周洋早在客厅沙发上着,似乎在等我们。见我们进来,他没有起,指着沙发说道:“请,”接着看到钟欣一翠绿,长发披肩,犹如仙子,双眼一亮,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说道:“钟小姐,你…今天看起来很特别!”

  他不善于言辞,不知道怎么形容钟欣的魅力,只用特别来措词,我暗喜,看来今天的谈判更有希望,这位才子对钟欣动心了,不过,两人郎才貌,都是单,钟欣善于际,周洋少与言谈,格可以互补,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再看了两人一眼,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

  钟欣听了周洋的话,纤细的眉头微皱,看了我一眼,口里应道:“谢谢夸奖。”

  周洋有些兴奋,亦有些口吃道:“不是…不是夸奖,请…请。”他有些手脚忙,被钟欣雅清新的气质震慑住了。

  下来后钟欣说道:“不知道周先生对加盟九天集团公司的事有何决定,考虑的怎样,希望能给我们一个答复?”

  谈及正事,周洋逐渐冷静下来,说道:“我相信两为请我加盟的诚意,也相信三大巨头企业联合后的实力,不过,九天集团公司就很少有人知道了,也听到有人提到九天集团公司,但所知有限,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公司,至于公司总部在那,有多大的规模…就不清楚了,钟小姐能说说吗?”

  钟欣暗忖,对方对九天集团公司有过了解,但所知有限,他提及三大企业的实力,并没有说是九天集团公司的实力,显然是存疑。后面的话到是真的,集团公司总部来年公司内部非重要人员都不清楚,何况是外人,更是不知。九天集团公司刚刚成立,刚走上正轨,一切都在准备阶段,并没有向外公开声明,只有极少数人知情,但所知也是有限,对方说是听别人提及,还不是我们有意让知情人故意透给你。

  其实,周洋在我们第一次会面后,马上动员他的朋友打听九天集团公司的底细。但返回的信息让他的对我们的话产生怀疑,因为本没有人知道九天集团公司这回事。而他也暗忖,难道对方南莫须有的事跟自己开玩笑,但又觉得不像,钟心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于是他又了解三大企业的动静,得知三大企业同时有很大的变动,至于有何变动,目前难以猜测。他不禁心里一动,难道三家联合是真,不然的话,三家怎么会同时有变动,如果真的联合,联合后的实力就让人吃惊了,自己加盟后有诸多好处,可以一展抱负,但这只是自己的猜测,事实有待证实。

  正在他举棋不定时,我和钟欣第二次上门拜访。如钟欣所料,他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来个避而不见,以免自己处于被动局面。但同时加深了自己先前的猜测,他想,对方一再上门,显然很有诚意,是诚心邀请自己加盟,那么说三家联合是真有其事了。但内心又有些怀疑,三家企业互不相连,无论是那一方面都格格不合,联合后与本的产品没有多大的关系,并没有扩大市场。既然联合,那就要考虑到市场前景,这中间需要的人力、财力、物力何其庞大,掌握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需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但观王董事长,除了英俊潇洒,和蔼可亲,看不出有其它特别,从他的谈话看出,社会经验和阅历不像是丰富的样子,难道我看走眼了?

  他做了各种猜测,都似真似假,难以定论,最后他自己也有些晕头转向,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正在此时,我和钟欣私下所做的工作起到了决定的作用,通过他人的巧妙在他面前提到九天集团公司,并言词确凿,肯定有其公司一事,他立即内心心澎湃,三家联合后成立的九天集团公司,任谁也想到其雄厚的实力,要是能给他提供研究平台,那自己不是实现多年的心愿。而对方在第一次会面就提出给他提供研究平台,只是他没有相信罢了,所以他这几天等待的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见到我们。

  刚才听到我们近来,他动不已,但文人的脾,死要面子,于是忍着动,装作若无其事,拉着架子没有起,只是请我们下。想不到钟心的娇媚艳丽的风采令他心动不已,这个鲁男子与男人间都不善,何况是,一时间显得惊慌失措,忙手忙脚,等钟欣提到正事时才冷静下来。问及公司的总部几规模,内心想问,‘自己如果加入,能否提供研究平台,’但想到自己问出来,那很被动,所以忍着没有问。

  钟欣善于察言观际手腕超,不是周洋所能比拟,他话一出口,就知道意图所在,说道:“九天集团公司的总部规模庞大,一应研究设备俱全,人力、物力、财力,是其它企业难以达到的。九天集团公司的研究项目属当前世界最尖端科学技术,毫不夸张的讲,我们的设备和技术是发达国家所没有的,这一点只要你加入,马上可以见到,明白我此话不虚。”

  钟欣的话让周洋吃惊把小,他暗忖,设备和技术是发达国家所没有的,是不是有些夸张,他心里有想法,脸上出来,问道:“那么总部设在那里?”

  钟欣道:“总部就在北京,属度机密,具体地方在你没有答应加入之前按规定是不能随便透,不过,以周先生的才华,一旦加入,马上成为公司内部重要成员,总部对周先生而言不算是机密了。”

  周洋不解道:“这就奇怪了,公司总部作为一个企业门面形象,极为重要,何独九天集团公司如此保密,难以琢磨,不知道是为什么?”

  钟欣笑道:“我们王总雄才大略,怀大志,掌握着多种尖端科技。在建立总部之初就考虑到这些科技一旦问世,走想市场化,会引起轰动。没有一个安全保密的研究场所,会被随之而来的狂风暴雨所摧毁。就像你周先生所设计的‘布娃娃’,如果被有心人得知,你还能稳稳在这里吗?”

  此话一出,周洋震惊不已,不由惊呼道:“你…这事你们也知道?”

  钟欣的话让我心里叫苦不迭,项莹的‘布娃娃’一事除了他父母只有我知道,如果追问起来,就知道是出此我口,忘记代钟欣不要提及此事,现在…走一步看一步了。

  钟欣自夸道:“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事,事实上你所设计的那些科技在我们眼里不算什么,我们所掌握的比你要全面多了。”

  这话让周洋再次吃惊,暗忖,对方真的掌握比自己全面吗,如果是真,那怎么还来邀请自己,显然是抬举自己了,问道:“既然你们掌握着如此先进的科技,来找我好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钟欣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看重你的才能和博学,对研究的执着,有了你的加入,九天集团公司前景更加辉煌彩。”

  周洋一时无语,心里还有疑问,难以回答。虽然对钟欣的话相信了八分,也吃惊于我们的神通广大,连自己设计‘布娃娃’的事都打探的很清楚,但没有亲眼见到九天集团公司总部和技术,心里总是不踏实。他心想,据钟欣的说法,九天集团公司的科技是王总提供的,这王先生上次说自己是兰州人,但我事后了解,没有人知道兰州有王总这么一个人。按理说,如果有这么一位掌握着尖端科学技术的人物,不要说轰动兰州或者国内,国外都引起轰动了。

  想到这里问道:“王总以前在那里就,好像没有听说过?”

  我暗忖,他这是心里还有疑问,自己掌握着尖端技术,以及九天集团公司,虽说我不管事,但名义上我是总董事长,像我这样一个主要人物,不会是默默无闻的人,但自己确实是默默无闻,连钟欣等人都充怀疑,不要说是周洋了,总不能告诉他我才十二岁吧。脑中灵一闪,说道:“我这个人喜山水,之前一直在各地游历,周先生没有听说是正常的,就像你周先生掌握着先进科技,别人并不知道一样。”

  周洋心道,这倒也是,自己设计‘布娃娃’一事知道的人很少,说道:“原来是这样,王总这么一说,我明白。”

  钟欣看他左顾而他言,就是不提加盟的事,知道他是有许多顾虑,说道:“为了表示我方的诚意,我们准备了一些资料请周先生过目,”说着将提前准备好的一张磁盘给他。

  周洋谨慎的接在手中,他也想知道是否如对方所说,‘是不是发达国家难以比拟的尖端科技,’说道:“你们先,我到书房去看看。”

  钟欣说道:“你请,我们在这里等。”

  周洋也不客气,三步并做两步跨进书房。

  看周洋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和钟欣相视一笑。

  片刻后,周洋急走出书房,张口就问:“怎么才是一部分,其余部分呢?”

  他忘记了这是给他看看,证明我们说说属实,并没有骗他,他职业病一来,以为自己在搞研究,气呼呼的问其它资料。

  钟欣笑道:“周先生请,其它的资料在我们公司内,只要你加入九天集团公司,随时可以看到。”

  周洋这才想到双方在谈论加盟一事,自己不是在研究室,有些不好意思的了下了,不舍的将手中的磁盘给钟欣,说道:“一时动,不好意思。”

  钟欣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事,不知道周先生觉得资料如何?”

  周洋毫不犹豫的赞叹道:“太先进了,有些本想也想不到,想来其它资料更不错,”言外之意是想看其余的资料。

  钟欣有成竹的说道:“类似于这样的资料我们公司内很多,只要周先生加入,想看什么都不成问题。”

  周洋考虑了一会,最后说道:“好,我加入。”似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四个字,

  得到周洋的答复,我和钟欣内心一阵轻松,相视一笑。然后三人右手握在一起。久久无语。

  周洋加盟九天集团公司主要是因为集团公司科技先进,条件优越,能给他提供研究平台,而钟欣的风采也是引他的原因之一。

  九天集团公司将来能够誉全球,与周洋的加盟成为研究总工程师分不开的,他在集团公司内的地位举足轻重。

  此时此刻,处于兴奋中的我,没有想到此事同时导致我‘被困’,几近十年之久,将我遨游宇宙的雄心壮志推迟了十年。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