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十四章 神秘神鹰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十四章 神秘神鹰
  时间转瞬临近香港回归祖国的兴奋时刻。

  我内心也暗自兴,打离开兰州以后,我扮演的角让我举步难行。虽说每一天都过的紧张和充实,但也有遗憾,不能放开畅快的玩耍。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王兵’,而且不是‘王冰’。

  自前几天钟欣光临广州,三次邀请周洋加盟九天集团公司离开后,我有充足的时间配合机器人治疗小孩子上缺陷,疗效颇好。现在等待的是逐渐恢复体健康,再加以培训,成为自己后得力助手,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兴。

  临近香港回归祖国时刻,为加强防范各国间谍捣,炎龙九队成员二十四小时夜不停的巡逻,甚至利用战艇和飞船的隐形功能,加大巡逻范围。这些事情我给疗银发负责,他不负我所望,将诸事安排的井井有条,比我这个小孩子经验丰富多多,不可同而语。我也放心的将此事给他来负责,自己装装样子,听听他汇报来的各种建议和意见。

  忙碌的时候还好,闲暇下来觉得无聊,更是想念兰州的那些小朋友,恨不得现在就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刻,完成任务后大道回兰州,和军哥他们一起玩。现在让我马上去学校读书,我肯定双手赞成,可是想归想,距离回归期尚有两天,只有苦苦等待了。

  在无聊之极时,突然间想起好久没有光临惠顾黑三的烧烤店了,也没有找项莹这个鬼丫头玩玩。那天离开时曾经答应她,一有空就去找她玩,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去找她,现在不是有时间吗?

  说也奇怪,这个鬼丫头刁钻古怪、蛮不讲理,小魔一个,自己和她水火不相容,但也偶尔想起她,似乎她这不讲理的个很合我的胃口。暗忖,左右无事,不如出去走走,找她玩玩,斗斗嘴也好,总比一个在这里发呆要好,念头一起心里有了决定,那就是去找她。

  走出密林,四顾无人,幻化成王冰,顿一阵舒畅,然后直奔市区。

  片刻后我出现在黑三的烧烤店门口。此时时间尚早,店里顾客不多,我直接跨进店里,看见黑三正在擦拭桌椅板凳,兴的叫道:“胖叔叔,我来看你了。”

  黑三听到叫喊声,抬头看到是我,脸笑容,口里哈哈笑道:“是冰呀,你可是几天没有来找叔叔了,是不是忘记叔叔这个人了?”

  我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但心里并不是真的这么想,呵呵笑道:“那能呢,这不是来了吗。”

  黑三也不以为意,笑道:“能来就好,我这几天还在想,冰这小子是不是忘记了我,想不到你今天来了。”

  我看他见到我很开心,有一份发自内心情,有些动的说道:“谢谢叔叔对我的关心,”暗自在内心他,能有这么一个长惦记自己的人那也不错。

  黑三见到我,似乎忘记了其它事情,桌椅板凳也不擦拭了,开心的说道:“,叔叔还记得你上次说过能吃的下一头牛的事,哈哈…今天是不是还和上次一样要一份?”

  我听他提到上次,不由一笑。当时自己闻到烧烤香味,食大振,无意中夸口自己能吃下一头牛,想不到黑三还记着此事,笑呵呵道:“我这次可是带钱来的,不会吃白事,哈哈…”黑三似乎和喜我,对于钱的事情本没有放在心上,笑道:“带不带钱无所谓,叔叔又不要你的钱,不过,再不能让你当服务生了,哈哈…”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上次因为上没有带钱,不,是没有带小额钱币。当时,黑三虽为了自己这个小朋友,说不收我的钱,自己机灵一动,想出以工代饭钱的点子。项莹小丫头为了跟自己别苗头争胜,也充当了一天的服务生。结果,我们两个搞出了一幕幕搞笑的镜头,令黑三哭笑不得,大为头痛。

  我暗忖,他显然是怕了我和项莹两个,故意说道:“我今天没事,就是想当服务生,给胖叔叔帮忙来了。”

  黑三一听,暗忖,上次你们两个小祖宗让我头痛不已,虽然说当天的生意格外的好,但…还是免了,我可是吃不消第二次了,慌忙说道:“别,别,小祖宗,算我求你了,要不然今天的烤鸭没有你的份。”说道后来他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走向厨房。

  一会后,端着一盘子烤鸭片走出来。闻到香味,我不由食指大动,等黑三将盘子放在我面前,我拿起筷子夹起一片就吃起来。

  黑三和上次一样,一边品茶一边欣赏着我的吃相,似乎我的吃相让他极兴趣。他心里暗道,冰的吃相与上次截然不同,上次一幅馋鬼的样子,这次显得斯文从容,一看就知道有过良好的教养。心里不由纳闷起来:‘冰说他哥哥带他来广州,可是本不象,一个打工人家的孩子,打工人家的孩子我见多了,没有像他这样有气质教养。’想到这里问道:“你这几天没来,是不是你哥哥有空在家?”

  我不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思,顺口说道:“是呀。”

  “是吗…”黑三若有所思的说道,接着突然想起什么,说道:“这段时间莹儿小丫头像失了魂似的,一来我这里就问到你,听我说你没有来,神很是失望。”

  我听他突然提到莹儿,问道:“呃,她今常来你这里吗?”

  黑三点点头道:“是呀,不过,最近以来问起你的时候神和以前不同,奇怪了?”

  我心里有不好的预,忙问道:“咦?神是怎么样的不同?”

  黑三没有想到我心里有鬼,想了想说道:“前几天问起你来神中明显很关心,这几天突然变了,一问到你就咬牙切齿、极不甘心的样子。你是不是得罪她了?”

  我暗忖,不是我得罪她还有哪个?忙说道:“我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她,怎么会得罪她呢。”

  黑三见我否认,以为是真,似乎想不明白,说道:“那就怪了,莹儿前后的变化太大了?”

  我心里叫苦不迭,暗忖,坏了,东窗事发,一定是周洋问起‘布娃娃’的事情,项莹当然会想到是我说出去的。

  心想:“但是自己答应她不告诉别人,要守秘密,自己不但告诉了钟欣,而钟欣还直接在周洋当面提起。当时,自己就觉得不妥,但来不及阻止钟欣,今天最好不要遇到她,找她玩的事以后再说,”想到这里,打消了要见她的念头。

  我不的说道:“还真是怪了,我今天才有空出来,最先见到的是你,更不用说她了。”

  黑三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也就不想了,话题一转说道:“这丫头自上次后,对你念念不忘,很是关心你,我看你今天有空,去找她玩玩?”

  我心想,这怎么可能,现在躲避他都来不及,那里敢去找她?找借口说道:“我今天还有事,下次吧。”

  黑三一愣,不禁问道:“你不是今天有空吗,现在怎么没空了?”

  我不敢告诉他事实真相,说了黑三也不明白,说道:“我刚刚想起自己有点事要做,先前没有想起来,这事要紧。”

  “呃,”黑三一听我没有空,脸上神有些失望,说道:“那只好下次了。”

  我三口两口吃完盘子里的鸭片,一摸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人民币,放在桌子上说道:“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望叔叔。”

  这次我有准备,出来时特意带着小额钱币,连上次的饭足足有余,黑三小本生意,说不要我的钱,但我也不能不给钱。

  黑三见我放在桌子上钱币,脸一沉说道:“怎能收你的钱,你是我结的小朋友,说不收就不收你的饭钱,”他在为我拿出钱生气。

  我忙说道:“胖叔叔,你也是小本生意,那有吃饭不给钱的道理,再说,我有钱,上次不过是忘记带了。”

  黑三生气道:“你再不收起来,我就和你绝。”他是一个直汉子,说话很直。

  我暗忖,黑三看来很认真,很生气的样子,难道真会和我绝?说道:“胖叔叔,要不这样,你先收着,下次我来时,就不给你钱了,”心想,这次离开后,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来才你的烤鸭了。

  正在这时候,项莹和她妈妈走了进来。看到我,莹儿双眼一亮,兴的叫喊道:“妈妈,那是冰。”

  项夫人也看见我了,说道:“还真是冰,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你不是天天嚷着找他吗,今天见到了。”

  我一看是莹儿,心里暗暗叫糟,本想极早离开店里,想不到和黑三一番兼让,前后相差一步,凑到一块了,惨了!惨了!脸上神不变,对走过来的项夫人说道:“阿姨好!”不敢往莹儿脸上看。

  项夫人看到我也很兴,和蔼的说道:“是冰啊,好几天不见你了。”

  我心里在打鼓,嘴里说道:“是啊,是啊,阿姨好!”莹儿翘着小嘴,气呼呼的问道:“你上次不是说有空来看我,怎么一直没有见你来找我?”

  我心里苦笑,暗忖,今天最好不要得罪她,不然后果难料,说道:“我…最近比较忙?”

  莹儿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我的话,嘟着嘴道:“讲,你一个小孩子能忙什么,我看你是忘记我了。”

  一旁的黑三哈哈笑道:“你们来得很巧,冰刚要离开,再晚一步他就离开了”

  莹儿听了更生气,白了我一眼道:“有空来吃烤鸭,没有空来找我?我看你是诚心避着我。”

  我暗忖,你说的还真准,我是在避着你,但是,还是没有避开,心思急转,应付道:“本来想来找你,不过,我刚才想起有一件要紧事,所以…想下次来找你。”

  项夫人和蔼的说道:“莹儿,你就不要为难冰了,看来他真是有事。不是不想找你玩。”

  莹儿侧首撒娇道:“妈妈,你信他?我看他是忘记我们了,”接着脸一变,义正词严的说道:“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我心道,看来是躲避不过了,迟疑了一下问道:“什么事呀?我现在要回去了,下次再问好不好。”

  莹儿不理我的推辞,一本正经的问道:“布娃娃的事是不是你说出去的?”说着两只会说话的眼睛定在我脸上一动不动。

  我暗忖,她清楚是我说出去的,这么问,只不过是证实罢了,自己也光一些,承认算了,说道:“我是告诉过一个人,不过…”

  我本想解释,就告诉过一个人,她也会保密的,但莹儿一听我承认了,立即花容失,打断我后面的话,有些气急败坏,柳眉倒竖,指着我尖声叫道:“你答应过我守秘密不告诉别人的,你不守信用,你…。”过于生气,后面接不下去了。

  我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忙说道:“不是,我…我是…我不是有意的。”说了半天词不达意,没有说到点子上,越说越不清楚。

  莹儿不理我的解释,神大变的她尖声道:“你…你还狡辩,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黑三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不希望我们两个有矛盾,所以急着想知道情况,忙问莹儿道:“是什么布娃娃,很要紧吗?”

  项夫人接口道:“没什么,”又劝说莹儿道:“莹儿,不要这样,不是没事吗,你周叔叔也没怪你。”

  其实,周洋在闲谈中说起自己被九天集团公司聘用,对方知道有‘布娃娃’一事,并没有追问莹儿向谁提到过‘布娃娃’的事情。

  项莹个好强,当时暗暗记在心里,等待机会来向我证实,他极看重我这个新的朋友,所以共享自己的秘密,如果是我说出去的,那是不可原谅的,内心也希望不是我说出去的。但此事除了我不会有他人,此时此刻,她心里极为失望,说道:“我把你当成自己最的好朋友,分享自己的秘密,想不到你…你…”越说越气,最后手一伸,在我脸上一掌。

  这一举动,令我们四个人都怔住了。

  我本没有想到她会打我一掌,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她刚才的质问让内心有愧,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不对,‘布娃娃’的事情是我说出去的,失神中被莹儿一掌,所以怔住了。

  项夫人和黑三也想不到莹儿会突然动手。莹儿一直刁钻古怪、蛮不讲理,但没有像今天这样气急败坏、失态的举动,一时间来不及阻止,怔住了。

  莹儿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刚才的举动,手无意之中伸向我,打完后才想自己不该,但她的个要强好胜,说道:“你…谁叫你不守信用,活该。”

  从小到大,没有打过我。出世历练之前,在村里本着聪明伶俐,那个不喜自己,出山后,化为王兵,又那个不尊重。在表面看来,我和蔼可亲,事实在内心世界有冷酷的一面。不然,在珠海岛屿面对血横飞的场面无动于衷。

  此刻,觉脑中热血上涌,脑中一阵晕旋,在黑三等人的发怔中,我冲出店门,听到后传来黑三和项夫人的呼叫声。

  顾不得其它,利用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在这里失控,那会给很多人带来灾难。糊糊中冲到郊外无人处,化王兵,冲天而起。不知飞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飞了有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自的庞大真元,双手向上急速挥出,发出‘轰轰轰轰…’震耳聋的响声,惊天动地、地动山摇、风雨变

  糊中听到有人怒吼道:“大胆,敢如此放肆,”紧接着犀利的气劲袭向我的口而来,针刺般的痛处不断在周传到脑部。

  百忙之中向左侧疾闪,饶是如此,内俯已经受伤,出一口鲜血。急切间看到对方一长袍,前绣着一只银的雄鹰,脸白净冷峻,眼睛中带着一丝森。

  刚才自己一时失神在先,再者,没有与手对敌经验,所以一击之下受伤。以前多次与人动手,但那些人虽说是手,与自己相差悬殊,不可以道里计,谈不到打斗,自己最多是玩玩他们罢了。

  此人不同,两人相距几十米,一掌之下自己受伤。对方虽然卑鄙无,乘自己失神时偷袭,但那一掌的气劲汹涌,后劲十足,发时疾若风雷,电火石光瞬间般即到,说明他不是一般的手。

  首次受伤,内心惊慌,忍着口的巨痛喊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

  对方惊讶于我还能说话,口里‘咦’的一声,可能是刚才一掌想制我于死地,没想到我受伤之余还能喊叫,在惊讶于我的修为之余,脸上神更加森,眼中凶光一闪,再次一掌无声无息向我袭来,口里冷哼一声道:“去死吧…”

  有刚才一掌的教训,我不敢怠慢,真元运于右掌,疾拍而出,两掌劲风相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气劲在两人之间发生爆炸,产生余力向周围散

  瞬地,人影飞出,急速闪动,两人在强劲的汹涌波气劲威力下,向后翻出。这次两人都没有讨到好处,只是我受伤在先,伤上加伤,再次出一口鲜血。

  对方形狼狈不堪,口角血,脸更是森诡异,一抹嘴角的血丝,狠狠的说道:“很好,很好,很久没有人令我受伤了,难得今天遇到同道…小子,你是哪个门派中人?”

  我一愣,‘小子?’我看他年龄与我化王冰的年龄相差不大,对方何以叫我小子,想及他刚才说很久没有受伤了,难道对方年龄很大?但他太狠毒了,如果不是自己修为够,早已失去命,想到这里,内心如火发,大声骂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谁,为什么一声不响暗下毒手,无。”

  其实我那有什么门派,是得到几十位师傅的遗留手迹自己摸索修炼,说也难以说清楚,再说,此人令我讨厌反,尤其他的森神更让我全不舒服。

  对方冷哼一声道:“不知死活的小子。”内心也暗自惊讶,这小子是谁,刚才看他胡拍掌,发出的气劲极其庞大,响声震耳聋。但看他的年龄不大,怎么会达到仙阶的修为?自己修炼几百年才有今天的成就。想到这里,他心里越发嫉妒,立刻想发掌制我死地,但两次偷袭无功,自己也受伤。想着…他森的双眼不由冒火,更是嫉妒莫名。

  他不知道,我刚才内脏受伤,没有他想象中严重是因为‘九天仙甲救’了我,虽然我来不及祭出九天仙甲护体,但它有自主护体的灵

  我看对方的神,暗自留心,这人凶残,下手不择手段,最后要小心。也暗自苦笑,自己今天走了霉运,先是挨了项莹一张,后被此人莫名其妙地一再攻击。

  ‘仓’的一声响,对方拔出背上的剑,晶光映,芒影闪烁,是一把仙级中等利器,锋利无比。手一挥,剑化飞虹向我疾驰而来。

  我早有准备,冷哼一声,唤出仙甲护体,以令人目眩的奇速祭仙剑,信守疾挥,仙剑急速向对方的剑头赶去。

  ‘铮’一声暴响,火星飞溅,接着‘卡’一声响,对方的剑立刻断为两载。剑影聚分,剑气乍敛,两人口中蒙哼呻吟声,向后方急退。

  两败俱伤。

  对方这次受伤不轻,剑断,人受到剑气反击威力,内俯受伤击中要害。我有仙甲护体,但受伤在前,几次硬接硬碰,只是强提着一口真元不让自己倒下。

  几次的攻击让我心里明白,对方一定要制我死地,虽不明白其中原因,但对他的凶残本了然于心。我不再和他多说,手一挥,仙剑急速向对方口飞去,暗想,你要我死,那你先死吧。

  龙吟隐逸,剑气阵阵涌发,空气荡,有如寒涛聚发,临近对方剑如电虹,快速无比,剑气一震便将要破空切如对方口心脏部位。

  没有想到我受伤之余还有如此威力,眼看剑光快速向他口飞来,他急速闪动。但躯的反映速度跟不上视觉的速度反应,闪动法出现力不从心,甚至有反而震惊迟钝的现象。顿时陷入困境,眼看剑将贯入口,他手本能地从怀中掏出一物,随手击向剑光,躯再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移动。

  光芒急闪,‘嚓’一声不响,我的剑被击断为几载。我没有看清楚他掏出的是何物,心里一阵遗憾,此剑跟我时不长,但是我炼制的第一把,就这么报销了。

  对方在气劲旋转的威力下,部一振,向后摔去,口中发出可怖的叫声。

  我顾不得其它,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把师傅们留下的仙剑,忍着内附巨痛,再次向对方挥出,心里想着,不能让他今天活着回去。

  剑气闪烁,对方再无力闪动躯,两眼充恐怖绝望。此时他头发零服破碎,狼狈不堪,没有刚才的傲和得意表情,他心惧胆裂,一失神,体想向下坠落。

  正在剑将贯入对方体时,有人喊叫道:“住手。”

  一个着同样是绣有雄鹰图案的黑,尖嘴猴腮,材矮小的中年汉子疾飞而来。他发出喊叫声,希望能制止我,但我此时恨下心,让这个险毒辣的小人消失,没有理会他,继续指挥剑向前飞去。中年汉子发出喊叫的同时,手中一挥,剑闪电般飞向我的剑飞去。

  两剑相接,剑影居聚分,一击无效,剑返回我手中。我微失望,这人出现的太巧,晚一步就好了。

  中年汉子一闪抢上去扶住下坠落的人,口里喊叫道:“木师哥,你没事吧?”

  木师哥脸如死灰,他望着我,口里对中年汉子道:“杀…了…他…”他抬手,但无力抬起,只用眼神狠狠的盯着我。

  中年汉子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丹药,喂到木师哥嘴里。

  我也乘机了一颗九转丹,内俯翻腾的血气稍有所好转,痛处也减少不少。

  中年汉子站起来,发狠道:“敢对我木师哥无礼貌,你找死!”说着手中的剑向我挥出。

  我对这些人的狠毒行经心有余悸,待对方有所动,我来不及再调和内俯,急忙挥剑,剑化飞虹向前方飞去。

  一声金铁狂震,剑幻化的飞虹一触即分,爆发的剑气化为气,惊心动魄的剑鸣声余音不绝。各种眩目的光影乍明乍灭。

  我原屹立如山,现飞退丈外,像被狂风所刮退。

  对方连退几步,脸大变,额上汗珠快速沁出,持剑的手呈现不稳定状态,这雷霆万钧一击,双方已经损失大半真元,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中年汉子颇意外,他难以相信,一个伤势极重的人与自己一个生力军打成平手。在他眼中,木师哥已经是修炼超绝的手,道术玄通的顶尖手,自己与木师哥相去不远,怎么克制不了一个毫不起眼伤势不轻的人?

  我强提着一口真元,体内如贼去楼空,已成强弩之末,再禁不起任何打击了。

  木师哥缓过一口气来,狠狠盯着我对中年汉子说道:“别耽误时间了,一起上…”

  中年汉子担心道:“木师哥,你的伤…”

  木师哥咬牙切齿,道:“死不了,我要他…死。”边说边用手指着我。

  我利用他们说话的机会真元在经络旋转,带动元婴收天地间之灵气华。枯竭的真元一点一滴在经络中缓缓动,全巨痛难忍。此时知道对方不致死自己决不罢休,争取一分一秒的时间恢复真元。

  先前一见面,对方的打击速度无与伦比,粹不及防便沟翻船,完全失去自保机会,情势瞬息万变,极难掌握。结果不但自己受伤不轻,对方又来了生力军。

  木师哥和中年汉子严阵以待,这次我看清楚木师哥从怀里掏出的东西了,是一只拳头的黑雄鹰。只见木师个一手举鹰,一手中指和拇指相扣成印手,瞬间,拳头的黑鹰逐渐变大,嘴尖爪利,双爪舞,双翅展,顾盼间甚是威猛雄狠。

  在姓木的拿出雄鹰时,中年汉子也拿出同样的雄鹰,只是他手中多了一把剑。

  我一看就知道是一件法器,只是以雄鹰来做法器,比较特殊。

  对方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口里喊道:“叱!”

  两只雄鹰像活了似的,嘴里发出长啸鸣叫声,经久不息,利刃般的双翅急速扇动,粹山裂石的利爪不断的曲伸展缩,似乎要撕裂眼前的一切。

  我右手握剑,左手九天大印手一摆,一个大旋,九天仙甲发出耀眼的黄光芒,向四周旋转,犹如波涛汹涌,向两人卷去。

  两人不敢怠慢,同时喊道:“去!”

  两只大如小山般的雄鹰双翅一展,伴随着一声长鸣,挥舞着利爪向我疾飞而来。

  风驰电掣,雷霆万钧,仓促之间发动攻击,两人配合默契,可圈可点,应变能力让人刮目相看。

  我再次躯连转,周光芒更加耀眼,涌出的气劲将两只雄鹰包住。木师哥两人手印连翻,头上汗水如雨,可是两只雄鹰在气劲的包围下似乎不听他们两人的指挥。

  木师哥大喊一声,一只雄鹰挣气劲的包围,回到木师哥手中,一只被我顺势收回,看也不看丟入储物戒指中。

  对方两人一个手举鹰,一个手握利剑,各自戒备。开始同仇敌忾默契而同时行动,几次聚合,情势一变各自为政,自保为主,双方伤势严重。

  中年汉子惊呼道:“你…你怎么可能对付得了神鹰的攻击,而且是两只?”

  我深一口气,下全的巨痛,张口骂道:“狗神鹰,你们人模人样,骨字里心狠手辣,毒残忍,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猛下毒手不留余地,你们…猪狗不如,让你这样视人命如儿戏的人活在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惨遭毒手,你们…今天必须为你的行动负责。”

  我气急之余话不绝,没有往昔的斯文和蔼。

  木师哥无先前的傲气,只是在鼻子中冷哼一声,败坏的脸上更是沉,眼睛中带着极端的恐惧,翻动之中凶光不断出现。

  中年汉子的勇气迅速下落,口中厉声威胁道:“你胆量不小,敢于伤害黑鹰山庄的门人,你…不怕危及试门?”

  我冷然道:“怕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笑话。什么黑鹰山庄,没听过,想来不是好去处,要吗是烂鹰窝一个。”

  不知者无畏,我对当世的修真门派所致有限,本一无所知,黑鹰山庄第一次听说,不知道是圆是扁,让我怕什么?听对方的口气,黑鹰山庄很了不起,等闲人不敢得罪,一旦得罪,后果严重,危及师门,笑话,不要说我没有师门,即使有我又有何恐惧?

  暗忖,对方可能见我修为极,年龄不大,以为我有师门,不过,难怪他们这么想,一般来说都有师门,但偏偏我比较特殊,就是没有,除非我自己创建一个门派。

  中年汉子见我不把黑鹰山庄看在眼里,极端的鄙视,气急败坏忘记刚才的恐惧,傲然道:“好小子…有你的,敢小视黑鹰山庄的人没有好下场,你为师门带来的是灭顶之灾,横祸自招,到时候有你哭的。”

  我屹立如山,双眼神光闪烁,大声骂道:“黑鹰山庄怎么了,很了不起吗?我看你们两人的行事作风,对敌卑鄙手段,就知道黑鹰山庄也不是个好东西,都是和你们一样的卑鄙无,一肚子男盗娼的小人。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们两人,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你们必须问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接招吧。”

  我形疾飞,快速闪动,同时手中的剑幻化飞虹疾刺向木师哥,一掌朝中年汉子拍去。真元荡,劲气汹涌澎湃,挥剑、拍掌,瞬间完成,快若电光石火。

  黑鹰山庄的两人来不及做出反应,本能地闪向后,黑鹰山庄的够狠毒,木师哥看无法避开飞剑,将中年汉子顺手一带一推,挡在自己前面向飞剑。

  中年汉子已无力闪开我的掌气,狼狈不堪,没有想到自己反成了师哥的盾牌,这一向还有命在?心恐惧胆裂,失声惊叫道:“师哥你…你…”剑气贯入心脏部位,掌风暴及体,声音突然终止,尸体向下空落去…

  我也没有想到姓木的如此心狠手辣,为了自己的保命,不惜牺牲同门兄弟,形不由一顿。姓木的就等待此机会,他利用我形一顿的瞬间,手中的飞鹰全力一掷,快速向我击来,然后不理结果,形向后倒飞去,一闪再闪间,已经远去。

  我在百忙之中挥掌向飞鹰拍去,‘轰’一声震耳聋的响应发出,我连连后退。姓木的为了逃走,全力一击,连飞鹰顾不得收回,可见一攻击的威力。

  我再也不住口翻天覆地的气血冲撞,口中一甜,出一血箭,人急剧下降向下坠去,

  接着头部一阵旋晕,失去视觉…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