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十六章 天突峰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十六章 天突峰下
  在众山中,一条小路直通山林深处,山林边缘出现一片村庄。

  靠右边的村子叫上塘村,左边的叫下塘村,显然是以地势的低区分上下村。其实不然,叫上下村也不恰当,因为两村中间搁着一条小河,相距不足半里路。

  两村合起来大约有五十来户人家。人口不是很多,不过,在深山中一般说来都居住的很分散,五十户人家的村子已经算是大的了。

  两村相夹,一面是通向山外面的崎岖小路,二十里外是大镇。靠最里的一面是耸入云的山峰,是众山中最的一座山,当地人叫天突峰,可见山的大峻险。

  此山极为陡峭峻险,山上林木葱葱密不可分,也不可测。山中很危险,一脚踩下去也许不是堆积经年的腐朽积叶,而是要命的深渊窟窿,一旦掉下去决难生还。

  林中虎狼成群,毒蛇大蟒翻山倒海,各种各样的野兽出没、横行霸道。没有人敢爬上去,一不小心就成为野兽腹中点心。

  山中三更半夜不时传出鬼哭狼嚎,胆小的人在深夜中听到奇异的吼叫声,心胆俱裂。久而久之,附近的居民望而却步,无人敢踏入山林边远地区。不过,居民听久了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但怪异的叫声还是令人难安,没有人会想到进山林一探究竟。

  附近山区的居民常以此来吓唬调皮捣蛋无法无天的小孩子,‘不听话,让山中的鬼怪来吃你,’此话三岁小儿也朗朗上口。

  上下两村几代人长久以来矛盾不断,纠纷不绝,口角、打斗是常有的事情,时不时的发生,至于是为了什么原因引起矛盾纠纷,追寻底源于老祖宗,后人不明其因,人云亦云,难寻真相。

  你踩我的田地,我拔了你村子边的一草,都是斗殴的源,使矛盾加剧,只要看对方不顺眼,或者家中有东西丢失不见,成了口角的有力证据。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两村人突然不再打斗,但也不互相来往。迄今为止,两村的后代相见无言,一方眼望天,一方看着地,擦肩而过,视若无睹。

  大人之间视为陌生人不再打斗,小猴子们就不一样。一个个年轻气盛,偶尔听到大人提及往事,气愤难忍。于是,两村的小孩子们常常背着大人小打小闹。因此,小孩子们打架斗殴的事接连不断,时时发生。

  当然,被打的一方伤也不敢给家中大人讲,大人禁止小孩子们相互往,更不用说打架斗殴,有伤也谎称不小心摔倒,不敢讲实话。

  两方小孩子斗殴的最佳场所就是天突峰下,这里大人不来,地势偏僻隐蔽,就是闹翻天也不会有人发现。

  当然,这里也是小孩子表现自己勇气和胆量的场所,谁能在山林里呆的最久,那是值得其他小伙子敬佩的事,两村的小伙子在这点上意见一致。

  今天,两村的小伙子又来到这里,准备一争输赢。

  我的伤势经过几天努力恢复,大有起。恢复速度快的惊人,说话不成问题,手指可以曲伸,体还是不敢动,断裂处正在愈合中,再次错位后果严重,以后就很难恢复了。

  小孩天天陪着我,这小家伙我越来越难懂了。她上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还不是普通的冷。就是不会说话,我教了她很久,就是说不出来,最我承认我的‘学说话教育’方法彻底失败告终。

  不知道她叫什么,我知道问也白问,就叫她‘寒儿’。因为她上散发出的气息很寒冷。她到是点头同意,不过,她喜我叫她小妹。

  一次老村夫没有来,我无聊的发慌,不管她懂不懂,就给她讲起自己有个小妹很可,想不到她听了以后,两眼发亮,眼睛定定的望着我。两个人相处久了,我对她的心思很了解,知道是她喜让我叫她小妹。

  我也她,就叫她小妹,想不到她兴极了,又蹦又跳。此后我一直叫她小妹,从内心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

  昨天她调皮的逗一只兔子玩,那只兔子被她冻得慌张想逃跑窜走,她一急小手发出一道冰冷的白光,兔子当场被冻僵而死,让我大吃一惊。她倒像没事似的,在我边静静的看着我。

  我心里惑不解,小小年纪便能发出真元,她是怎么修炼的,我已经够让人惊奇了,想不到她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也想试着了解她的修为有多,但不论我怎么察看探测也无法看出她的深浅。

  这时我正看着寒儿在我边玩,突然听到山林外有小孩子喧闹的嘈杂声,心里立时难受。从没有觉得说话的声音像今天这么亲切可,但心里干着急,自己又动不了。

  突然间寒儿一蹦而起,快速消失在山林中,我知道老村夫要出现了。

  果然是老村夫摇摇晃晃的出现在我边,看着我脸上的焦急神,问道:“你想看山林外的小孩子是不是?”

  我心中暗骂,这老东西明知道我心急,还在那里罗嗦,这不是废话吗?但有求于人,也不敢得罪他,说道:“是呀,你…”想求他帮忙,但不知怎么措辞。

  老村夫摇摇头,看我神焦急又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颇不以为然的摇头说道:“才躺了几天…呃,不就是二十多天吗。”言下之意我在这里才躺了短短二十几天,另外一个意思无形中说他在山林中有很久了。我心想,到底有多久,十年,百年…

  老村夫说归说,拿起一壮的树干,掂到我脖子下面,然后摇摇晃晃的走了。

  我的视觉猛然一开阔,这才发现自己躺倒在山林的边缘,不远处有一群小孩子站在空旷处分成两部分相持不下。

  双方一起有二十多个小孩子,年龄大的十五岁左右,小的五六岁,像跟虫似的跟在大的后面。在两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孩子的带领下对峙站立。

  左边的小孩子长相眉清目秀,他旁边有一个园脸,长得虎头虎脑小孩,脸上微有犹,似乎很担心的样子。

  另一边的小孩子比较壮,神得意,斗志昂扬,首先开口喊叫道:“下村的,说吧,单打独斗、群殴随你选,或者比试进入林中都行。我们上村的无不奉陪到底,上村的人就是比你们下村的威风,嘿嘿,耷伽你先选吧,我卡冉撒没有意见。”

  我暗忖,原来是两个村的小朋友在争强斗胜,有意思。这个叫卡冉撒的孩子一副小大人样,口气很狂妄,不过,看他的气势,就知道他经常是胜家,不知道那个长相眉清目秀的耷伽怎么回答?

  右边长相眉清目秀的小孩子耷伽嗤之以鼻道:“吹牛不打草稿,你们上村不就赢了我们几次吗,上村的,我们村的小孩才不像你们村的没出息,找老师告状,卡冉撒,这事你怎么说?”

  我暗忖,这个耷伽到也机灵,知道自己经常输,说起来也没面子,故意岔开话题,找对方的弱点,我虽然没有上过学,但在父亲学校也见过小孩子找老夫子告状的事,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了,找老师出头每时每刻都有。

  卡冉撒一愣,然后摆摆手,不以为然道:“谁找老夫子告状了,我们才没有那么没出息。要不是我们两个村只有一个私塾,我们才懒得看见你们。”大概没想到耷伽岔开话题的用意,顺着耷伽的口气回答,上当了也没有发现。

  我心里很奇怪,老夫子…私塾…什么意思?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这里怎么…还是私塾,不是学校?不会这么偏僻落后吧。

  耷伽后面的一个小孩子指着对方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说道:“就是她…小安利,她今天找老夫子告我的状,我还被老夫子罚站呢。”

  卡冉撒旁的一个小孩小声道:“谁叫你欺负我,故意将虫子放到我的书上。”

  卡冉撒没想到自己一方真有这回事,大没面子,气道:“小安利,你…你真没出息,你找老师做什么,你回来告诉我不就可以了。”

  小安利很委屈道:“人家当时很怕虫子的嘛。”

  卡冉撒无奈的说道:“你…你真丢我们村的脸,”接着回头对耷伽说道:“这也要怪你们村子的小孩,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英雄。”

  耷伽也觉得很没面子,对自己边的那个小孩子道:“你如果再欺负一个孩子,下次不带你来了。”

  那小孩子脖子往后缩了缩,扮了个鬼脸道:“知道了。”

  卡冉撒似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不清,一摆手说道:“这些事不讲了,还是说说今天我们怎么比试的事吧。”

  耷伽也无意在此事上纠不清,乘机说道:“不讲就不讲。”

  我为耷伽的机灵暗自赞许,他让卡冉撒上当后,赢得了面子,知道再说下去自己一方就没有理了,听对方说不讲,借机丢开此事,虽然警告后的小孩,但看他脸上的神和说话口气,就知道不过是顺口说说罢了。

  大失面子的卡冉撒,大概觉得自己威风扫地,想赢回来,故意道:“我们两个先打,你敢不敢?”

  耷伽当然明白卡冉撒心里想什么,无所畏惧道:“打就打,谁怕谁,来吧,我未必会输给你,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比过了才算。”

  卡冉撒心里兴,脸有喜,知道自己赢定了,口里道:“吹吧,使劲吹吧,打倒你是小意思。”

  两人还没开始就先斗起嘴来,边斗嘴边擦拳磨掌,煞有其事,两边的小孩子各往后退几步,空出中间的场地。

  卡冉撒和耷伽互相盯着眼睛,暗自戒备。

  倏地,卡冉撒右拳疾伸,冷不防打在耷伽的脸上,耷伽不由自主的往后连退几步才稳住躯。耷伽后的圆脸小孩‘啊’的叫了一声,想说话又忍耐住了,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旁边的小孩子好像习以为常,不以为意,我暗想,看来耷伽经常挨卡冉撒的这一拳,其他小孩子都习惯了,也不以为意。那个圆脸小孩到是对他很关心,两人关系肯定很要好。我无意中望旁边一看,寒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在我旁边也看得津津有味,见我在看她,向我眨了眨眼,显得天真烂漫。

  挨了一拳的耷伽显然不服气,再次闪急进,临近卡冉撒形向下一挫,双手直伸,想抱对方的双腿。

  卡冉撒哈哈笑道:“老套,”后腿一步,双手抓住对方的胳膊,想将耷伽顺势拉到在地。

  耷伽嘴里反击道:“又是这样,无聊,”手一抬,反抓住卡冉撒的胳膊,同时前进一步,两人成蟒牛顶角的动作,也是最原始的摔动作。

  看谁有力,谁的反应捷,技巧纯,谁就是胜家。两边的小孩子也大声喊叫加油助威,恨不能自己亲自上去。

  场中的两个小孩有模有样的顶着,不时地伴随着下拉、上推、右摔、左撤的动作。

  突然,卡冉撒大喊一声,后退一大步,猛地前下拉。耷伽急往后退,这时,卡冉撒顺势发力向前推出,耷伽旧力不去,新力未生,显得力不从心向后倒去。但他也不是省油灯,在后倒的同时,紧抓卡冉撒的胳膊不放,利用倒下的力量下拉,两人先后倒下,抱成一团,在地上翻滚起来。

  我心想,这种泼皮打架的方式也未免太落后了吧,现代的小孩子轮刀舞也不以为奇,要吗就是大家一起上群起而攻之,那像这种单挑的方式,好像学古代的侠客讲义气,讲原则立场似的,不过,这样看起来也很有意思,特别是对现在的我而言。

  旁边的小孩子似乎早已习惯成自然,并不以此为足,喊叫加油声挣的脸通红,小手紧握全处在紧张状态。

  耷伽的力量不足,终于被卡冉撒上,住胳膊,无力翻动,无奈之余不得不认输。

  两人上灰尘草节,树叶沾,头发零,脸青鼻肿。

  卡冉撒却是得意洋洋,大笑道:“哈哈…你又输了,下次不要再吹嘘自己有多厉害,我随时等你赢我,下次见。”说完后很潇洒的一挥手,带着他的一帮小朋友得意洋洋的走了。

  耷伽后的小朋友也逐渐离去,只剩下哪个圆脸小孩子,他担心的问道:“耷伽,你没事吧?”

  耷伽有些气妥,有些无奈的说道:“易腾,我没事,你怎么没有回去?”

  叫易滕的圆脸小孩道:“你脸上都青了,肯定不敢回家,我陪你在这里等到天黑。哼,那一次不是这样,你还好意思说。”

  耷伽一拍易藤的肩膀道:“够朋友,哈哈…哎哟…”

  易腾吓了一跳,以为他受伤严重,急问道:“怎么了,很痛吗?”

  耷伽捂着脸上的伤处道:“没事,我刚才一兴笑的太用力了。”

  易腾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骂道:“没事鬼叫什么,是不是还没打够,想让我再打你一拳?”

  耷伽苦笑道:“痛啊,你以为我想叫,你打?还是免了吧。”

  易腾突然间大叫起来,指着山林中喊叫道:“鬼啊,快跑。”想拉着耷伽往外跑。

  我知道叫易腾的小孩子眼尖看到我了。

  在林外往内看光线不足,有些看不清楚,隐隐约约中看到我和小孩两个,再加上很少人敢进入山林内,以为是鬼大叫起来。

  耷伽以为易腾是为了刚才自己大叫,也想报复吓自己,笑骂道:“你想报复我也不用喊叫这么大声嘛,算我怕你了还不成。”

  易腾神惊愕的指着我躺的方向颤声道:“真的有鬼,在那…那里…”

  耷伽还以为易腾是在吓自己,骂道:“大白天那有鬼,你不要吓人好不好,算我服你了,想不到你易腾演戏本领这么明,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有这个天赋。”

  易腾脸神不安,惶恐道:“真的,是个…小鬼,脸上都是血,眼珠还会动。”

  耷伽这时也觉得易腾不象是作戏吓自己,有些惊惶道:“真的吗,我看看,怎么会有鬼,肯定是你看错了。”说着朝易腾指的方向看去,他嘴说是没有鬼,但心里紧张不安,似乎有冷气在背上凉嗖嗖的。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心里很怕但也好奇。

  我边的寒儿悄然消失,老村夫出现在我边,望着胆战心惊向前移来的耷伽和易腾,对我说道:“等一下这们两个小子过来,不管你怎么做不要提起我。”

  我一愣,这是为何,难道他们认识,认识又怕什么?不过这老鬼有很多秘密,防备着每一个人,可以理解,疑惑的问道:“他们…你…认识?”

  好像问到老村夫的要害处,他沉声道:“少管闲事,还是先应付眼前吧。”说完后一闪不见,这次走的急,忘记摇晃做样子。

  我心里暗笑,这老鬼也有急的时候,以为我看不出他刚进入人仙期的修为,而且刚结成金丹,属于金丹下阶,要达到中阶还差的远呢。望着跑出来的寒儿,冲她一笑,寒儿很乖巧的到我边,向我得意的眨眨眼睛。

  耷伽和易腾两人逐渐接近我,看到我脸上干的血迹,两人不由喊道:“真的有鬼呀,”子急忙往后缩动,转撒腿就跑。

  我暗笑这两个胆小鬼,好奇心不小,没看清楚自己就说是鬼,我有那么可怕吗。何况我边的小孩子天真活泼,那个见了不喜?难怪我这么想,不清楚自己在和姓木的打斗晕过去掉下来与地面相接触,强烈的震动后内腑首当其冲受到严重创伤,上有九天神甲的保护没有血,但口中却洒出来。由于自己是仰躺倒在地,脸都是血迹,虽然已经干了,不经意间看到很恐怖的。

  耷伽和易腾转跑了几步,耷伽拍着自己口心有余悸的说道:“是两个,着的那个小孩子眼珠真的在转动,向我调皮的眨眼睛,另一个躺倒在地上,脸上红红的好恐怖啊!”易腾惊骇不已,语无伦次的说道:“好像是…是两个小鬼?”

  耷伽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好像,分明就是。”跑了几步突然停了下,说道:“小鬼有什么怕的,再说,我们也是两个人呀。”

  我暗笑,这两个小孩胆量不小嘛,那个叫耷伽的小孩胆识过人,惊骇过后想清楚是小鬼不怎么怕了,好奇心又来了,一般小孩子不要说好奇心,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易腾也停下来道:“说的也是,呃!我想起来了,着的那个小鬼有影子,不是鬼。”

  耷伽一愣问道:“真有影子,你没看错?”

  易腾想到自己在隐隐约约间从林中光线一闪中看到那个小鬼的倒影,肯定的说道:“不错,我看清楚了。”

  有影子那就是不是鬼了,两人胆量就大起来,走近我不远处,清楚的看到我躺倒在地上,小在我边。

  耷伽看着我和小孩对易腾说道:“那个小孩好可,躺着的那个好像受伤很重的样子,脸上是血迹,难怪看起来红红的很恐怖。”

  易腾也看清楚了,放下不安的心情说道:“是个受伤的小孩子…喂,小妹妹,躺着那个是你哥哥吗?他是不是受伤很重?”

  他是问小孩,小孩能会说话我就不会这么寂寞了,我和小孩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我是不能动,小孩大概心里明白,却没法表示出来,不过,我也想试试这两个小孩的胆量,没有说话,想看他们下一步怎么做。

  见那可的小孩没有反应,易腾猜测道:“是不是她哥哥受伤后,小孩被吓傻了?在这荒山野岭陪伴着一个受伤的人是很怕的,难道她哥哥死了?”

  耷伽也在心里猜测,没把握的说道:“不会吧?不过,这有什么难,试试鼻息不就知道了。”说着走过来想将手伸到我的鼻子前想看我有没有呼,来判断生死,倒也机灵。

  我暗忖,不看我的眼睛在闪动吗,死人会是这样的,不由一笑说道:“我没死,不用试了。”

  耷伽吓了一大跳,后退几步惊叫道:“啊…你…你会说话?”

  易腾大概看出我受伤很重,以为我说话很艰难,见耷伽大惊小怪的样子,骂道:“人当然会说话,你这不是废话吗,没知识。”

  耷伽不理会易腾,指着我道:“你怎么躺倒在这里装神鬼,故意吓唬人,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不知道吗?”

  易腾对耷伽大惊小怪的动作,似乎不以为然,气道:“你平时很明的,今天是不是被打傻了,你不看他受伤极重吗…小朋友,你是哪里来的,怎么会受伤躺在这里?”

  我暗忖,这怎么解说,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机灵一动道:“想…不起来了,”心里暗笑,你有多大,老气横秋的叫我小朋友。

  耷伽立即想到这是受伤后的结果,惊讶的问道:“想不起来,你不会是撞伤脑袋失忆了吧?”

  易腾的想象力不亚于耷伽,自以为是的说道:“看来真的是失忆了,这怎么办才好?哦,有了…小妹妹,你家在哪个方向你知道吗?来,告诉我,我送你和你哥哥回去。”

  寒儿调皮的对易腾眨了眨眼睛,然望向我,不理他们两个。

  易腾心里纳闷不解,这个可的小孩对自己的问话不做理会,难道真的吓傻了,放缓语气,尽量显得温和可亲,说道:“来,小妹妹,告诉我。”说着想抚摸寒儿的头,表示自己的亲切友好。

  耷伽心里也在想,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易腾的这一招不错,也许能问出什么来,突然,易腾大惨叫起来,左手抱着右手在地上又蹦又跳,龇牙咧嘴的叫道:“冷…冷死我了…”

  耷伽开始吓了一大跳,想问怎么回事,听及易腾说冷,以为是在逗小孩,笑道:“嗨,我说易腾,逗小孩也你不用这么夸张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见鬼了,我都被你吓了一大跳,不要说小孩子了,你也不看那孩才几岁?”说着换了个自以为很温柔的笑脸对寒儿道:“小妹妹,乖,你别理他,当他是神经病好了,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这时候易腾已经冷得全发抖,脸苍白,怪叫道:“冷…冷死我了,耷…耷伽,快…快帮帮我…我,格格…”

  耷伽不耐烦的骂道:“易腾,你小子有没有完,你这套明明知道对小孩无用,还是免了吧,你…呃?你怎么了,脸很苍白?”他本对面小孩子,这时一回头发现易腾不像是在做戏闹着玩,有些不对劲,惊叫出来。

  易腾已经无力再跳,牙齿冷得打格道:“我…冷…冷…”

  面对易腾苍白的脸,知道他冷的厉害,不然,以易腾的个不会轻易喊叫出声,一般的情况下他忍耐的了,也不会控制不住全颤抖,他这时又惊又急,连忙把自己的外下来包裹在易腾上,易腾上的冷气立时传到他手上,他急急缩手失声叫道:“怎么会这么冷,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你…”易腾指着寒儿道:“她…她…”

  耷伽不明所以,疑惑道:“小孩怎么了,她不是很好吗?”

  易腾指着寒儿道:“她…上…冷…”

  耷伽被易腾搞糊涂了,看看小孩又看看易腾,不解道:“小孩很正常呀,就你一个人喊冷,”他心里一动,转头问我道:“你知道我兄弟是怎么回事吗?”

  我当然知道,不过,刚才易腾动手太快,加上我一时没有注意,也来不及阻止让易腾着了道。寒儿上的冷气不是普通的冷,兔子都被冻死了,人碰上不喊冷才怪。好在只是接触轻微,寒儿也不是特意释放出冷气息,不然,易腾非冻僵不可,现在易腾喊冷我心里也很着急,自己又动不了,忙道:“我妹妹上很冷,是不能接触的,刚才你兄弟可能是不小心接触到我妹妹上了,你快生一堆火给你兄弟驱除寒气,不然的话,会被冻伤不可。”

  耷伽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可的小孩子引起的,他不明白小孩子上怎么会冷,但自己的兄弟就是活证明,再清楚不过了。他看了一眼寒儿,不由退了两步和寒儿保持距离,怕自己也被冻伤,吃惊道:“她,一个小孩怎么会…”又望向易腾,看见兄弟的惨状,不再多言,忙将易腾扶着下,找木材生火给易腾驱除上的寒气。

  好在山林中的木材是现成的,耷伽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下很快生了一堆火,将易腾扶过去在火旁驱除寒气。烤了一会后两人狼狈不堪,一个喊热一个喊冷,耷伽是被活烤的全是汗,易腾是一冷汗。

  耷伽见火烤无效,自己的兄弟还是老样子,急忙喊道:“喂,我说小兄弟,怎么火烤没有用,再烤下去就烤了,连我都要成为烧烤食品,你有没有其它办法?”

  我也没想到寒儿上的寒气火烤也难以驱除,心里吃惊不小。突然想起,自己不能动,但可以让易腾过来,自己为他运功驱除上的寒气,暗骂自己笨,这也想不到,忙说道:“你把你兄弟扶过来我看看,说不定我有办法。”

  耷伽心想,你有办法早不说,让易腾受了这么久的折磨,口里道:“真的吗…好,我扶过来。”

  他将易腾扶到我边,看到在一旁的寒儿,有些迟疑不前,我笑道:“只要你们不碰到我妹妹就不会有事的,放心。”

  耷伽看了一眼寒儿,心里想,我才不放心呢,口里不信任的问道:“真的吗?我看…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嘿嘿!”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耷伽心怯的神让我无奈,我对寒儿道:“小妹,到哥哥头顶这边来,让哥哥给易腾看看。”

  寒儿到也乖巧,很听话的移开我边,耷伽这才放心地扶着易腾到我边。

  耷伽急不可耐的问道:“小兄弟,你有什么办法给我兄弟驱除上的寒气?”

  我道:“你把他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就可以了。”

  耷伽把易腾的手放在我手上,心里不明白我要做什么,问道:“你…这是…对驱除寒气有用吗?”

  我心想,说了你也不明白,口里漫不经心的应道:“呃,我是医生。”暗中真元在经络中旋转,想通过自己的真元驱除易腾上的寒气。

  耷伽两眼在我和易腾上瞟来瞟去,奇怪比自己还小的小孩称自己是医生,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看我神不像是骗人,蛮像回事的样子,惊讶的问道:“你是医生,这么小?呃,我明白了,你是要给我兄弟把脉搏是不是,可是,我没有见过两只手搭到一起就能…咦?这时是怎么回事,我…”

  他看到易腾上冒出白的雾气,在全环绕翻腾,很是异讶,但看自己兄弟不像刚才那样颤抖,脸上的苍白缓和多了,心里有些明白我是在为易腾驱除体内寒气。虽然不明白我是怎么办到的,忙捂住自己的嘴没有说下去,两眼直直的看着自己兄弟上翻腾的雾气。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