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五十四章 奇师怪徒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五十四章 奇师怪徒
  第五十四章奇师怪徒

  受到我的茫然,九天阿姨惊讶道:“冰,你是怎么回事,连时间也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

  我不敢多想,下波澜翻滚的心情道:“阿姨,我没有受伤,遇到了一个修为深的修真者,他非要我…非要我做他的弟子,强迫我这里修炼,阿姨,你知道入静时间是没有限制的,我也没想到时间过了五年,我还以为是十几天。”

  九天阿姨呃了一声,似乎解释然,说道:“这样啊,没出事就好…呃,你的这个师傅也太霸道了吧,怎么强迫你为弟子。”

  我立时气冲冲道:“那老鬼一点也不讲理,非要我做他的弟子不可,”

  九天阿姨听到我的不,将师傅叫老鬼,不由笑道:“嘻嘻,有意思,将师傅叫老鬼,真是奇师怪徒…忘记告诉你,你父母可能要来,想在屏蔽上看到你,到时候我希望能见到你的老鬼师傅。”

  没来得及提出反对,九天阿姨一声拜拜,很潇洒的挂断联系,留下我在发呆。心里在苦笑,这个谎撒大了,自己那有什么师傅,本来想说被老鬼困在这里,为了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机灵一动,说是被老鬼强迫收为弟子,而不敢多想,怕九天阿姨知道真相。现在真是自己挖了坑埋自己了。

  自己急于找到出困的办法,心思总是放在怎么对抗老鬼的雷珠上打转,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通知家里人一声。

  想到自己在这里被困了五年,心里很烦,加上在天突山养伤半年余,有五年半了,从十二岁出山,现在有十八岁了,而前后几次闭关,在结界内过了百年之久。好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年龄没有随着结界的时间而发生变化,不然,自己真成了几百年的老怪了。

  现在担心的是,到时候那有师傅给父母和九天阿姨看,而且先前不知道时间过了五年,现在知道了心情一刻也稳不下来,急于回家。

  不再想什么克制老鬼雷珠的事,扯去结界,跳出仙灵园再次面对老鬼。

  老鬼一见到我也不多说,闪电般的攻击冲我而来,我边闪边喊道:“老鬼,你烦不烦,这样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

  老鬼乐得狂笑:“小鬼,打斗怎么能烦呢,哈哈…”我此刻那有心思和他打斗,一心一意想出去,不耐烦的骂道:“你不烦我烦,不和你打了,我要闯觉芋第二冲禁制,你有胆量就跟来吧!”

  老鬼一愣,以为是我故意诳他,怪笑道:“就你,免了吧,哈哈…”我也不再纠,闪过老鬼的攻击,乘机钻进第二重禁制,向绝域外闯去。

  老鬼以为是我在开玩笑,眼见我真的钻进禁制,这才知道我没有开玩笑,大吃一惊吼道:“小鬼,你不要命了…快回来…”

  我充耳不闻,真远急速转动,手托九转塔,继续往外闯。

  天际中黑云翻滚,雷声震耳聋,一声巨响,接着巨大的圆球闪电般想我集中来。

  在老鬼的吼叫声中,我点出雷字决,九转接向巨大圆球,在接触的瞬间,我再次点出冰火二决。

  两相接触,首先是雷字决集中在圆球上,接着是冰火双决,但圆求的威力太大了,三决连击中之下,只是略微停顿,圆球来势不停,凶猛的向我继续击中来,我双眼圆睁,咬着牙关,脸上冷酷,手持空明箫全力一击中向圆球。

  “啪,”的一声,我如断线的风筝,向后出几千米“砰”的倒地,在晕头转向中出一口血箭。

  圆球来势凶猛,眼看我就要被击中,情势危急,我不由闭上眼睛,暗叹,这次死定了。

  电光石火间,老鬼影连连幻动,瞬间将我一把提到禁制外。

  后“轰”的一声,巨响,圆球与地面相吻,天地动摇,风云突变。

  我松了一口气,想不到老鬼会在危急中冒着生命危险在那一刹那间将我救了出来,内心,刚想说两句谢话,口巨痛,忍不住哼了一声出来。知道刚才自己硬接一击,受伤不轻。

  老鬼看着狼狈不堪的我,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这次到也没有狂笑,双手一伸,庞大的真元劈头盖脸的罩在我上,这是在帮助我疗伤。

  也极为配合他的真元,体内的一点一滴的残余真元一点一滴汇聚,在经络中循环运行,恢复受伤内腑。

  以老鬼的功力,片刻间便完成疗伤,

  好像先前没有受伤似的,也暗自佩服老鬼的修为深,不愧是四大魔君之一,想起被姓木的偷袭打伤后,在天突山养伤半年之久,如果老鬼在边,就不会疗伤半年了。

  也很老鬼救了我,一轻松的站了起来,笑道:“谢了,要不是你我的小命这次就玩完了。”

  老鬼哼了一声,似乎不适应我的态度,不耐烦道:“你小鬼也太胆大了,敢硬接…”

  我心里也不好受,刚才的硬接打碎了我的希望,但无论如何自己要回家,一次不成再来第二次,决不罢休,想到这里我道:“不关什么胆量的事…下次再闯。”

  老鬼一愣,心想,这小鬼还不死心,非要将小命葬送在禁制内不可。不禁在佩服我的同时又到愚蠢,忍不住道:“小鬼,你不要命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没有他刚才拼命抢救,我难以生还,下次也许没有这么幸运了,可是…要出去就得有勇气尝试,不然就没有机会,无奈的笑道:“命我当然想要,但想要闯出去,不拼命不行。”

  老鬼想到自己不知尝试了多少次,现在还在此地,这小鬼真是狂妄的可,狂笑道:“好小子,下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我也知道他在变相的劝告我不要再闯了,也觉得老鬼没有先前的可恶了,而且有些可,想到父母和九天阿姨过几天要见我口中的老鬼师傅,不由打量着老鬼,如果老鬼能刮去胡子,理好头发,冒充自己的师傅还过得去…

  老鬼看我一双眼睛贼贼的在他上扫来扫去,有些不自然,不禁骂道:“小鬼,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笑喜喜的说道:“老鬼,和你商量一件事。”

  老鬼看到我脸上的诡笑,知道不是好事,不耐烦的一挥手道:“小鬼,少打坏主意,哼,体恢复过来没有,恢复回来我们接着打。”

  我心里气苦,这老鬼鬼心窍,就知道打…嗯,心里突然间有了注意,欣然笑道:“还没有恢复啊,你要打是吗,好呀,我在这里你打吧。”说完后一了下来。

  老鬼以为有一场好打,很是开心,见我左顾右盼突然在地上,这种无懒的举动让他不由一愣,以他的份和修为自是不屑出手打下不动的人,气急狂笑道:“小鬼,你在地上撒懒…我…”

  我见老鬼气急败坏的样子,暗自得意,不禁笑道:“是呀,我就在这里等你打。”

  这叫他怎么打?老鬼差一点儿没被我气死,又跳起来朝着漫山遍野发,一通,然后黑着脸了下来。

  我心里暗笑不已,终于找到对付老鬼的有效法宝了,呵,只是这个法宝太…太那个了,看老鬼黑着脸不里我,忍不住笑道:“不要这样嘛,也不要难过,以后有的机会,”我一边无聊的安慰着老鬼一边偷笑,寻思着怎么让老鬼心甘情愿的冒充自己的师傅。

  老鬼哼了一声,黑着脸不言不语。

  我也不再多想,直接道:“老鬼,我真的和你有一件事情商量,不过…这件事比较特殊,不知道你敢不敢?”

  老鬼被我一,引起了好奇心,黑着脸问道:“什么事?”

  我暗笑事情有门,老鬼的好奇心来了,莫测深的说道:“是这样,我离家已经很久了,父母都等的很急,今天和我联系过了,问我没有回家的原因,我说被一个老鬼…强迫收为弟子正在修炼中。他们过几天要见我,同时要见我的老鬼师傅,这当然是不让家里人担心的谎话了,到时候我那有师傅给他们见。所以啊,我看你只要刮去你糟糟的胡子,再把头发稍稍整理一下,冒充我师傅是不成问题,也还过得去,你看怎么样,敢不敢?”

  老鬼一直听着我的话没有言,心里却骂翻聊天,心想,这小鬼一派胡言语,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今天联系过,过几天要见面的…这些事绝域内能办到吗?

  听到我把他形容的很糟蹋样,心想,在绝域内又把见人,除了你小子别人又看不到,收拾那么干净利落做什么,你小子在这里在呆上百儿千年的,会和我现在一样。

  不过,让我冒充师傅这件事不错,不但不是冒充,而且是真的,这儿小鬼我愈来愈喜了,有这样的徒弟在绝域内教教他,也不错,这小鬼各方面都是上上之选。

  再听到我说还过得去,心里话就冒火了,暗忖,我雷魔君冒充人家的师傅还过得去?但为了收我为徒弟,他忍住了怒火,知道我说和父母联系见面云云都是谎言,莫须有的事,也不以为意,黑着的脸上有了生气,点头道:“好吧,我可以答应你。”

  我心想,老鬼怎么这么慷慨,自己还怕他不答应花心思在他,答应就好,笑道:“那好,就这么顶了,你收拾一下自己的形象。到时候比较好一些。”

  老鬼这次更慷慨,很干脆的同意道:“好,不过,做你的师傅是不是应该叫一声师傅。”

  我说这老鬼怎么突然间变得很慷慨,原来是想让我叫他师傅,慎重道:“老鬼,先前我说的是冒充的,又不是当真,叫什么师傅,我看免了。”

  老鬼想到四大魔君中的其他三位兄弟,心里一热,唉,他们…我收徒是不是应该代表四人呢,他们没有我这么幸运,遇到一个很不错的孩子,也罢,我就代表四人收徒罢,老鬼想到这里继续道:“小鬼,要我冒充你师傅,你现在不练习家师傅,到时候叫不出来不是穿帮了。你既然知道我叫雷魔君,想必知道也知道我还有三位兄弟,我们四人一体,你是我的徒弟,也就是说是我们四兄弟的徒弟。所以…”

  我怎么越听越不对,这老鬼说的很认真的样子,连四大魔君也搬了出来,不会是真想收我为弟子吧,戒意十足道:“老鬼,你不会是当真的吧,我们可是讲好的是冒充,如果你当真,那免谈。”

  老鬼见我毅然拒绝,心里不是味,四大魔君收徒弟还有被拒绝的时候,不过,不能把他急了,不然,他一怒之下就没有再谈的余地,反正以后在绝域有的时间很漫长,自己再想办法劝导他,不怕他不答应。欣然道:“暂时不叫也可以,这事以后再说,你先前在内多了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心想,什么暂时也可以?搞的像真的一样,永远不叫,听他提到多人来的人,寒儿和银老等元婴体的事情不宜让他知道,站起来说道:“你这冒充师傅还是把你的糟蹋形象收拾好,其他的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回去休息了。”

  老鬼也不阻拦,用怪怪的欣赏的目光看我走进内。

  随后的几天内,老鬼为了收我为徒,不再提打斗的事,控制着自己的火气,对我亲切友好的让人上起了皮疙瘩,他发狂的时候朝着漫山遍野发

  而我用各种方法尝试着闯第二重禁制,每次都是险象环生,危急之中被老鬼捡拾回来,然后不遗余力的为我疗伤,想用实际行动老打动我,到是他以为我和家里人见面联系是骗他,所以,还是一副糟蹋样。

  矛盾缓和,表面上看来我们两个人和睦相处的极好,我也问起绝域内的情况,及老鬼在这里的原因。

  绝域盛传很久,是恐惧和危险的代名词,修真者如飞蛾扑火般被引而来,结局是有进无出,传说有仙器,真实的情况又是如何,就等老鬼揭晓了。

  老鬼尽量表现自己的亲和力,几乎到我难以忍受的地步,但对绝域的事谈的极少,言辞闪烁其辞,吐吐,只是说绝域内如我看到的,就这个样字,对他自己的事闭口不谈。

  我内心极为失望,暗忖,如我所见,?那只有漫山遍野的破烂不堪,玄炎火的摄人威力,老鬼的不可理喻,所有的修真者真被冤枉死了,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不由摇头大不值。

  当然,我也不完全相信老鬼的话,看他那闪烁其辞的样子,就知道其中不能没有原因,只是老鬼不说罢了,同时,另外一件事让我难以解决,让老鬼冒充师傅,在电脑屏幕上父母看到绝域内的破烂样子很不好,仙灵园内很理想,父母看到绝对放心,不疑有它,也想把寒儿介绍给父母。

  可是,那势必带老鬼进如仙灵园,自己是无所谓,想起银老他们提雷魔君时惊骇的神,内心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十天后,接到九天阿姨的通知父母将在两个小时后与我在电脑屏幕中见面。

  时间紧迫,我立即从仙灵园中跳到外,见到老鬼一副糟蹋的样子,不由肚子火气,吼道:“老鬼,你不是答应我冒充师傅,与我父母见面,怎么到现在还是这副鬼样子?”

  随后的几天内,老鬼为了收我为徒,不再提打斗的事,控制着自己的火气,对我亲切友好的让人上起皮疙瘩,而他发狂的时候朝着漫山遍野发

  我用各种方法尝试着闯第二重禁制,每次都是险象环生,危急之中被老鬼捡拾回来,然后不遗余力的为我疗伤,想用实际行动老打动我,到是他以为我和家里人见面联系是骗他,所以,还是一副糟蹋样。

  矛盾缓和,表面上看来我们两个人和睦相处的极好,我也问起绝域内的情况,及老鬼在这里的原因。

  绝域盛传很久,是恐惧和危险的代名词,修真者如飞蛾扑火般被引而来,结局是有进无出,传说有仙器,真实的情况又是如何,就等老鬼揭晓了。

  老鬼尽量表现自己的亲和力,几乎到我难以忍受的地步,但对绝域的事谈的极少,言辞闪烁其辞,吐吐,只是说绝域内如我看到的,就这个样子,对他自己的事闭口不谈。

  我内心极为失望,暗忖,如我所见?那只有漫山遍野的破烂不堪,玄炎火的摄人威力,老鬼的不可理喻,所有的修真者真被冤枉死了,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不由摇头大不值。

  当然,我也不完全相信老鬼的话,看他那闪烁其辞的样子,就知道其中不能没有原因,只是老鬼不说罢了。同时,另外一件事让我难以解决,让老鬼冒充师傅,在电脑屏幕上父母看到绝域内的破烂样子很不好,仙灵园内很理想,父母看到绝对放心不疑有它。

  可是,那势必带老鬼进如仙灵园,自己是无所谓,想起银老他们提雷魔君时惊骇的神,内心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十天后,接到九天阿姨的通知父母将在两个小时后与我在电脑屏幕中见面。

  时间紧迫,我立即从仙灵园中跳到外,见到老鬼一副糟蹋的样子,不由肚子火气,吼道:“老鬼,你不是答应我冒充师傅与我父母见面吗,怎么到现在还是这副鬼样子?”

  老鬼打内心就没有相信我先前说要和父母见面的话,心里本不以为意,此时见我气急败坏的神,不由一怔,暗忖,这小鬼今天怒气冲冲的玩什么花样?还行啊,这小鬼发火的样子愈来愈像我了,像我的徒弟,得意的笑道:“小鬼…不,徒儿,你今天火气很旺的嘛,是不是想打一架,嘿嘿…”这老鬼麻兮兮的还想着打架,想来把我的话没当作一回事,不由怒道:“鬼的徒儿,少麻…等一下就要见到我父母,你这鬼样子像个当师傅吗?”

  老鬼见我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纳闷不解这鬼地方能见到什么人,难道他父母要闯绝域救儿子出去,以小鬼之能,他们父母的修为想来是很深,有这个能力闯进来。又想,不对呀,这小鬼叫我冒充,这里的事情自是瞒着他父母…

  想不出原因,但也知道这是让小鬼上钩的机会,也极为配合道:“不就是要换个形象吗,这有何难…也罢,我也该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了,多少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老鬼好像极为不舍现在的形象中双手在嘴上一阵糟糟的胡子齐齐下掉,接着右手一伸,凭空出现水雾于老鬼周,将老鬼包围起来。

  片刻后水雾消失,在我面前站着的老鬼换了一副新的形象。糟糟的胡子不见了,蓬的头发理的柔顺整齐,整个面容白尽,浓眉大眼,光四的眼中带着霸气和豪放,年龄特征也显现出来,看似中年人。整个人神焕发,神采飞扬,配上魁梧的材,威严霸道中伴有几分潇洒飘逸。

  我差一点儿眼珠子没掉下来,这才是老鬼横行修真者界不可一世的形象,这才是四大魔君之一赫赫有名的雷魔君的真实面目。看惯了他的糟蹋的形象,突然间换了一个威严霸道的形象令我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鬼内心得意之极,小鬼被自己的形象给震住很是吃惊,早知道这样能令小鬼甘愿做自己的弟子,就不用花费其它心思,不过现在也不晚,想到得意忘形处,狂笑道:“小鬼,这样的形象足够做你的师傅吗?”

  老鬼狂笑声中原本柔顺整齐的头发舞,威严不见,霸道亦在,多了一分暴躁,出了狂傲的本,刚才给我的关一扫而空,但这种形象配合仙灵园内的环境,还真像回事,不由皱眉道:“冒充我的师傅还过得去…老鬼,再和你商量件事?”

  老鬼原是很得意自己的形象,得意的神被我一句还过得去说的极为气,不耐烦道“说吧小鬼。”

  我也不理他不耐的神,说道:“等一下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也就是和我在内说话的人…”

  对这件事情老鬼一直念念不忘,想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心难忘,这时听我主动提出来,内心大喜,急不可耐的催促道:“说吧,说吧,事情我答应你就是。”

  这老鬼还没听我说完就答应了,很是轻率,我心里不由一阵迟疑,慎重考虑了一下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不伤害他们,也不能伤害我边的任何一人,你能不能做到?”

  老鬼一听我的话就知道我清楚他以前的为人行径,知道我是放心不下他,有些伤,大名鼎鼎的雷魔君几曾被人这么看不起过,也罢,为了收徒,这些小意思,无奈道:“你把我雷魔君看作是什么了,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吗,而且还是…不说了,小鬼放心吧,我答应你。”

  老鬼还在自夸,以暴躁不讲理出名,看不顺眼就动手动脚伤人于无形震慑修真界雷魔君,还死不承认,但也知道老鬼虽然不讲理,只要答应了,那就是一诺千金的人,却能做到,也放下心点头道:“那好,这就去…”

  老鬼一直这么慷慨的配合我,就是为了收我为徒,这时见我就要带他去见所谓的父母和边的人,心想,小鬼,你的事情我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目的就是为了收徒,放过此番机会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小鬼,我虽然对你另眼看待,这时也不能不用些心机了,打断我的话道:“等等,小鬼,你提了一大堆条件,也该我提一两件了吧。”

  还有什么条件,不会是打斗一场吧?见自己撒懒没辄了,这时候乘机提出来要挟,让自己同意,暗自大骂老鬼狡猾,不道:“好啊,也应该,你有什么条件就提,我们这不是在商量吗。”

  老鬼脸一正,徐徐说道:“我的条件就是你要做我的…不…我们四大魔君的徒弟。”

  我一听像被踩了尾的猫跳了起来,这老鬼乘机要挟起来,不假思索道:“免谈,老鬼,我们先前说好是冒充的。”

  我的反应自是在老鬼的意料之中,不然他就不会使用心机了,也不为怪的狂笑道:“免谈也好,我也不必与你父母见面了,唉,现在这副形象还真不习惯,还是原来的惬意多了,也罢,我这就换过来…”

  老鬼装模作样的神态差一点儿没把我气死,在这紧要关头老鬼讨价还价起来,不过,这却实是一个好时机,没想到老鬼会用到我上,气道:“老鬼你…”老鬼心中暗笑,面上却一本正经道:“也没什么,不就是要见你父母吗,你就说你师傅出去不就得了。”

  我暗自大骂不已,老鬼这会一副正经样子,知道自己非他不可,在一旁说风凉话,气得两眼冒火,咬牙切齿道:“老鬼,算你行…好拉,我答应你,你…还有什么条件一起说出来。”

  老鬼见我答应了,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也是在冒险,生怕我一怒之下真的说师傅出去了,那他的一番苦心就白费力气了,也不理我怒极的神,得意的狂笑道:“没有其它条件,乖徒儿,你要师傅怎么做,师傅配合你就是。”

  老鬼见好就收,我暗骂鬼的乖徒儿,但是时间紧急,来不及和老鬼再理论,打开戒指,寒儿托着仙灵园跳了出来。

  寒儿跳到我怀里看着老鬼的新形象,大好奇,她认识老鬼,老鬼去不认识他,在老鬼的惊愕中,我一拉老鬼跳进仙灵园中。

  红云前辈见我抱着寒儿进来,笑着过来接寒儿,看到我边站着一个威严霸气十足的中年人,不由一愣,随即想到是雷魔君,脸立变,心慌之下往后连退几步,惊骇地望着雷魔君。

  其他元婴体亦猜到四雷魔君,惊骇莫名,不敢靠近我们。

  老鬼先是被仙灵园内的优美景,接着看到十几个元婴体,也到好奇,内心释然自己先前的疑惑,敢情和小鬼谈话的就是这些元婴体,难怪自己听到谈话声。再见到他们恐惧的神,躲避着自己,知道他们认识或者听过自己的威名。

  想不到自己失踪之后,经历若干年后,还有人这么惧怕自己,得意的狂笑起来。

  银老等元婴体更到恐惧不安,神一阵青一阵白,他们知道雷魔君的狂傲不讲理的本,生怕一个不好,雷魔君拿他们老练功。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小哥怎么将这个老魔带进来了,请神容易送神难,今后麻烦大了。

  我没想那么多,气道:“老鬼,闭嘴!”

  老鬼也不以为意的收声不语,他暂时不敢得罪我这个刚收的徒弟,怕我反悔师徒之事,那就不妙。

  银老等元婴体见我当面骂雷魔君,一个个脸呈灰,惊惶不已,生怕雷魔君发怒不利于我,两眼在我和雷魔君上瞟来瞟去,后来见雷魔君不但收声,也没有发怒,这才放下心来,暗自奇怪雷魔君怎么一反常态,没有以往发狂的行径。

  我看出银老等元婴体脸上的恐惧,心想,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很多,如果这样下去对银老等元婴体不是很好,说道:“各位前辈请放心,这老鬼已经答应我不伤害我边的每一个人,自是不会伤害你们,也不用怕他。”

  众元婴体知道雷魔君虽然狂傲不羁,行事随心所凭自己的喜好,但答应了的事却不会反悔,心里略轻松,神也没有刚才的恐惧,但雷魔君摄人的气势让他们一下子难以适应。

  银老毕竟阅历经验于其他元婴体,上前一步,对着雷魔君抱拳道:“晚辈见过雷…前辈!”

  雷魔君傲气十足,大手一挥,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对这些小辈他自是看不入眼。

  我暗骂老鬼摆出的臭架子十足,有些看不过眼,但也不再理会他,让寒儿抱出电脑,接通九天基地,屏幕上闪出九天阿姨雅大方美丽的虚拟形象。

  九天阿姨娇笑道:“嘻嘻,冰,你那边的景很美啊…呃,你边还有不少人啊,怎么都是小孩子?”

  众元婴体如儿童,九天阿姨说错也没什么奇怪,再说以九天阿姨的年龄把银老等元婴体当作小孩子也不为过。

  但银老等元婴体不知道,见一个年轻漂亮的把自己等元婴体当作是小孩子,脸上有些发烧。

  我急于要见到父母,忙道:“这件事我以后告诉你,我爸爸妈妈在吗?”

  九天阿姨也知道我的焦急心情,影一闪,它边出现我父母的影,父母的面容和我离开时一样,没有多大的改变,心知这是他们修为不断提的原因,也暗自放心之下为他们兴。

  望着久别的父母,我内心一阵动,心荡。

  母亲双眸泪花闪显,神动,看的出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久久凝望着我不语。

  父亲还好,神中虽有动,但控制住了,似乎难忍这种伤的气氛,笑道:“儿子,你行啊,一走就五,六年,还跑到异地去了,让我和你妈妈担心不少。看你处的环境和边的朋友,想来这些人过的不错,我和你妈妈知道你还好也就放心了,哈哈…不愧是我儿子。”

  父亲的话让本来伤的气氛轻松不少,母亲心情略为舒畅,担心的问道:“儿子,你还好吧…”

  我这些年来遇到了不少事,一时间也说不清楚,现在的情况更不能告诉父母,说道:“我很好妈妈,您和爸爸就放心吧,过一段时间我就回家。”

  母亲听我快要回家,心情舒畅多了,随即道:“转眼间你都十八,九岁了,时间过的真快…儿子,我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我自是能理解母亲的心事,我离开时才十二岁,还是一个雅童,经过这么多年,她现在想看看自己的儿子现在是什么样子,这是天下的慈母心!

  我略为沉思,也好,小妹很懂事,银老等元婴体暂时在我边,老鬼收我为徒,他们都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让他们知道我的另一个份也没有关系,想到这里我幻化成本相。

  母亲凝视着我,暗想,这个脸光滑,微微上翘有个的嘴,双目炯炯有神,显得英俊不凡的年轻人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不过从那双眼睛里依稀看到以往想出电子整人时候的一丝影子,一时看痴了。

  父亲含笑点头,心想,自己的儿子现在英俊潇洒,拔,有几分男子汉的气概,不由内心喜。

  九天阿姨娇笑道:“嘻嘻,从小捣蛋一下字变成一个小帅哥,不错啊冰,不过,看你边的人,好像都不知道你现在的份?”

  我回头一看,银老等元婴体惊讶的看着我,他们本没有想到遇到我闯佛字阵时才十二岁,到不可思议。

  而老鬼早就知道我年龄很小,现在见到我的半相时也有些吃惊,最吃惊的是我和父母见面是真的,他原来以为是我说说罢了,但他不明白的是,眼前的这东西怎么能看到绝域以外的人,而且清清楚楚,在修真界不可一世的他,这时到内心产生一丝无奈和气妥。

  只有寒儿没有想那么多,在我怀里好奇的看着父母和九天阿姨。

  母亲等人也看到了我怀里的寒儿。

  心泛滥的母亲愈看寒儿愈喜,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一切安好五恙也就放下了内心那份不安和担心,将心思放到寒儿上,不禁问道:“儿子,这个可的小孩子是…”

  我知道寒儿的可已经让母亲喜不自禁,笑道:“这是寒儿,是我收的小妹。”

  母亲一听是我收的小妹,那岂不是说自己是寒儿的母亲,大喜道:“儿子,这件事你做的好,我在家等着你带寒儿回来。”

  寒儿听到母亲让我带她一起回家,内心兴极了,和以往一样,抱着我的脖子,扭动起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母亲看到寒儿撒娇模样那么可,似乎有些等不及见到寒儿了,道:“儿子,你要快些带寒儿回来。”

  我知道母亲是被寒儿的可逗的心难忍,笑道:“好的妈妈,寒儿也是你的儿嘛。一定带她回来。”

  父亲内心对寒儿大喜不弱于母亲,只是父亲控制着自己的情,没有在大家面前表达出来,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儿子,听你九天阿姨讲,一个老鬼强迫收你为弟子,所以才推迟回家的时间,怎么没有看到你师傅?”

  老鬼的修为深,看起来是一个中年人,父亲听到老鬼以为是一个老人,没想到我边站着的老鬼就是我说的师傅。

  老鬼心里大骂不已,这小鬼可恶,故意丑化我的形象,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回家,但为了在徒弟的父母面前表现自己,猛翻着白眼,也不言反击。

  我看老鬼脸变换不定,一副吃蓖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边的这老…中年人就是我师傅,因为修为深看起来很年轻。“

  父母和九天阿姨仔细的打量着我口中的老鬼师傅,九天阿姨笑道:“不老啊,嘻嘻,小捣蛋,你这个师傅看起来很有意思。”

  父母看到老鬼上的霸气,以及那份特殊的威严气质,也相信我说的修为深。

  父亲想到自己刚才当着人家的面叫老鬼,心里有些不自然道:“儿子,你要尊师师,你这样不尊重师傅可不行呀。你…这位师傅怎么称呼,你没有介绍给我们?”

  我刚要说出来,老鬼接口道:“雷神君。”

  我心里暗笑,老鬼怕父母听带魔字,不同意自己把他当作师傅,或者怕父母看不起他,将魔字改为神字,真是好笑。但我也没有揭穿他,这些对我来说无所谓。

  父亲一听神君,增加了几份敬意,道:“雷…神君,我儿子比较调皮,还请你多多指教他,不过,要尽量让他早些时候回家,到时候也希望神君能一并前来。“

  老鬼心想,回家…难啊,永远回不去了,但为了不让徒弟的父母伤心,也极为配合的答应,然后在我和父母的依依不舍中结束了这次谈话。

  接着老鬼脸就黑了,他几曾这么中规中矩的谈过话,而且被人品头论足,也什么时候不让小鬼回家了,想到这里狂吼道:“小鬼,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回家,说…”

  没想到老鬼还记挂着刚才的事,我忍不住笑道:“老鬼,你发什么火,借用你的招牌用一下很要紧吗,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雷神君啊,天不怕地不怕,哈哈…”老鬼火了,双手一抬就要朝着仙灵园内发

  我一看这还了得,不论仙灵园能不能承受老鬼的发,或者引发我不知的禁制,那可不妙,忙喊道:“停!”

  也不等老鬼催促忙打开仙灵圆,老鬼跳了出去,从绝域内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知道老鬼这次火有多大。

  众元婴体一脸惊愕的望着我,我笑道:“让他发一下也好,不用怕他。”

  银老摇摇头道:“雷魔君好大的火气,幸好…银老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轰轰烈烈巨响传来,仙灵园在巨响的震荡之下颤动起来,我和银老等元婴体脸上的神一凝,惊愕的向外望去。

  我心想,这不是老鬼发出的,难道…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