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六十六章 白云仙子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六十六章 白云仙子
  第六十六章白云仙子

  两人极为美丽,三十多岁的气质雅,材苗条,一白裙,洁白的裙子上点尘皆无,即使是一些的美丽图案也没有,给人一种天然纯洁,不食人间烟火的觉,处在缥缈虚无之中。唯一装饰的头部,黄金头的头发自然而然的搭在后背,似乎应该就是这样,其中一缕盘在头顶,用一翠绿的玉簪别着,而玉簪状似葫芦形,上尖下宽,前额搭着一个玉坠,正在两眉中间。

  十七八岁的少少同样气质材苗条,一头黄金的头发,披在后背,随风飘扬,头顶别着一枚粉红的玉簪,这枚玉簪状似盛开的牡丹,额前掉着一个巧的玉坠。不同的是,十七八岁的少淡绿长裙,长裙上绣有牡丹花图案,显示出主人喜大自然中的一草一木,而对牡丹花有偏

  丹凤眼,眸光盼之间,摄人心魄,柳眉如画,小巧的嘴,尖尖的下,给人一种天然风姿,也给人一种清雅绝伦,可谓风化绝代。

  众人自这两个风化绝代,魅力无穷的出现后,便静静的打量着,惊叹于这两个美丽不可方物,欣赏着难得一见的美

  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使是追求仙道的修真者,所以,这时没有人发出一丝一毫的响动,怕破坏这种美

  我也仔细的打量着,从内心称赞两人的美丽,特别是十七八亭亭玉立少的少,清雅纯洁之中带着一丝大家风范,眼中带有微恼,荡人心魄的凤眼盯在我上,前额上微有香汗,酥不断的起伏着,是气恼还是…

  看到少怀中的抱着一张翠绿上镶嵌着牡丹图案的七弦琴,我突然间明白了,和我刚才以琴相斗的人应该是这个亭亭玉立的少,看她前额的香汗,以及起伏的酥,应该是和我相斗的过程中发出气劲用力过度的原因,而遥遥用琴音及气劲阻止我向齐齐金哈等人下辣手的手应该是这个三十多岁的

  但我还没有清楚,这两位到底那一个才是龙剑城的大小姐,据修为判断,应该是三十多岁的吧,我自以为是的这么想。

  想到这里,我将目光移动到三十多岁的面上,等待这位龙剑城的大小姐出言和我打道,对亭亭玉立的少我再不理会她,我承认她很美丽,是少有的动人心弦的美丽,但她那气恼的样子让我一看就不顺眼,又是一个仗自的皮相的美丽和龙剑城威名自以为是的孩子,对这种人我不屑一顾,懒得理会。

  众人中老鬼的神最复杂,当他看到金光内出面目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时,神立即变幻莫测,口在起伏不定,可见他内心很动,只是硬生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三十多岁的

  奇怪,以老鬼的个会有此忍耐力,真是不可思议,是什么原因令他见到这个人时情绪动莫名呢,而又控制着自己的翻荡着的情绪,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我望着三十岁的这个,等待她出面涉时,她也仔细的打量着我,暗忖,这个年轻人好帅气,好傲慢,好浓的杀气,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浓的杀气,再看他不耐烦的神,好像本不将自己等人看在眼里,只是崖因为自己等人出面干涉了他的行动,是以静等着自己等人给他一个代,嗯,很有趣的年轻人,不为龙剑城的威望所吓住,这样的年轻人现在不多。

  她愈来愈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兴趣了,不知是那一个门派中培养出来的人才,以前怎么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年轻人,虽然很傲气,但以他小小年纪能修炼到地仙阶的境界,是值得骄傲的。

  当她看到地的尸体时和齐齐金哈等人的惨不忍睹的情形时,不由皱了皱柳眉,暗忖,这个年轻人好恐怖的手段,真看不出来,齐齐金哈等人都有不下于他的修为,却在几十人围攻之下反而不敌这个年轻人,真是不可思议,难怪自己几次阻止不了她,不得不面与他涉。

  正在我们两人互相打量时,旁边的少也打量着我,芳心如小鹿般撞动,似乎要跳出酥,心想,好帅气啊,自己很少见到这么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冷冰冰的神更是有魅力,很冷酷,也够傲气,同时,寒儿和火儿可引了她,心里在猜测,这两个可的小孩子是他的什么人,应该是弟弟和妹妹吧,但看到我望了一眼不在理会她,心里微失望。

  她虽然不喜别人盯着她看,也很讨厌那种别有用意的眼神,但此时发现,当一个人无视她的美丽,不屑一顾时,觉同样不舒服,而且是这么帅气冷酷的年轻人,内心隐隐约约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好好欣赏她的美丽,但是她失望了,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本无视她的美丽,更无视她的存在,失望之余很气恼,不由娇声道:“你…很厉害是吗,将我迫出来,现在我出来了…”

  我没想到三十多岁的没有说话,反而是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却先出声,心想,她的声音虽然如风鸣莺啼,悦耳动听,令人心醉,但她质问的口气却让人反。我迫你?我迫你做什么,我又不是闲得无聊,没事找事,如果不是为了等着与龙剑城的大小姐涉,我早就走了,还会在这里等你来问。

  我没有理她,这种不知天地厚的丫头我懒得理会,继续望着三十多岁的,等待她说话,内心因为这些人的拖拉,很是不耐烦,也到特别的窝囊,被齐齐金哈这些地仙阶的手质问还罢了,可以理解,他们自是过人的实力,也有值得一提的方面,但是被几个不知天地厚的小丫头一再质问,打扰自己的正事,耽误了救人的时间,想起来就火气冲天。

  想到这里,我脸更冷更难看,嘲笑的意味更浓,难道龙剑城的威望是靠着几个不知天地厚的小丫挣扎来的吗?

  十七八岁的少见我不理会她,似乎更为恼火,芳心里也在想,自己以往一直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今天是怎么了,在这个帅气的年轻人面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不像以往的自己吗,难道这个自己很在乎这个冷酷年轻人的态度,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比别人长得帅气嘛。

  想是这么想,但还是控制不住她自己的翻腾的情绪,心底一难以言语的情绪在口荡漾着,似乎只有释放出来才舒服,娇脸上因为动而出现一抹红,更添风采。

  她刚要再次说话,被一旁的三十岁的阻止了,她理解少心中的火气,对方的这种态度,任何人遇到也忍受不了,虽说少随和,不计较这些,但也忍受不了。

  这时,除了齐齐金哈外,其他龙剑城的弟子挣扎着走了过来,朝着两位一抱拳,弓道:“小姐金安,见过白云仙子。”

  两位同时一摆手,少道:“你们先退到一旁,这里的事情给我们来处理。”

  我心想,好大的口气,那好吧,我就等着你们来处理,如果处理的让我意则罢,不意的话,哼…走着瞧。

  龙剑城的弟子道:“谢谢小姐!”

  我一愣,怎么?不是三十岁的是龙剑城的小姐吗,怎么是…是这个少,看来我猜测错了,真正的龙剑城的小姐是这位十七八岁的少,三十多岁的应该是龙剑城弟子口中的白云仙子,看她喜着白就应是的。

  想不到自己闹这么大的一个笑话,难怪这个龙剑城大小姐一开始就先向自己开口,心里在自嘲自己的同时将目光移动到少上,既然你是主事人,那我就等你开始涉。

  两看到我的动作,先是一愣,接着明白我的意思,白云仙子心里有些好笑,这个年轻人太有意思了,只是一开始就找错了对像,把自己当作小姐了。

  少想到我把白云仙子当作小姐,脸上出现一抹笑意,这个年轻人能注意到自己,她心的喜,随即又想到对方并不是因为自己美丽,为了欣赏自己才将目光移动自己上,而是为了解决问题时,她心里没来由的到失望。

  我等了半前没见少说话,见她将目光定在自己上,看样子是想什么心事想的很入神,我不得不提醒她,因此,冷冷的哼了一声。

  白云仙子看到我不耐烦的神,心里更到好笑,怎么说龙剑城的大小姐也有一定的份,就是不谈份,龙剑城的大小姐也是一个少有美,这个年轻人却没有见到美丽而欣赏的神,这个年轻人太傲了。同时也为龙剑城的大小姐失神到好笑,她是看着这位大小姐长大的,对这位大小姐可以说很了解,像这种在大众面前失神的事从没有过,想不到今天却出现了,想到这里她神中出现特别的笑意。

  我的冷哼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少,大概因为在众人面前到失态了,不由自主的娇脸上出现一抹羞态,可谓风情万种,死人不要钱。

  少到自己失态了,心想,自己怎么在这个时候走神,真是羞死人,都是眼前的这个家伙让自己,想到这里,不由看了我一眼,然后下心里翻腾的情绪,一正脸上的神娇声道:“我叫桑珂倩,还未请教这为公子贵姓?”

  我一愣,没想到这个龙剑城的大小姐前后的态度截然不同,一开始就娇脸上带着气恼,到后来出声向自己以大小姐的份质问,及忍受不了我无礼恶劣的态度想发出无米之火,接着被白云仙子阻拦,再到龙剑城的弟子打扰,现在一反常态,却彬彬有礼,温柔的对自己以礼相待。

  我稍微一愣,但也不想那么多,既然对方以礼相待,我王冰不是不讲理的人,也不是目中无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如果打开始就这样出声询问,就不会发生如此多不愉快的事情了,我脸上冰冷的神因为对方以礼相待,稍有缓和,便要出声。

  一个龙剑城的弟子抢先道:“他叫九天血魔君。”

  而另一个同时道:“是九天邪魔君。”

  白云仙子和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听到龙剑城弟子的介绍,同时暗皱柳眉,心想,怎么有这么难听的名号,这个名号太…太恐怖了吧。

  桑珂倩在心里暗念着九天血魔君或者九天邪魔君往我脸上瞅来瞅去,似乎想从我脸上找出魔或着甚神的一面,亦或想用这个恐怖的名号拿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对照一番,但对照的结果是,这个名号和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格格不入,更认为这个帅气的年轻人不应该取这么一个恐怖血腥的名号,应该取一个名副其实,配的上这英俊潇洒的形象的名号,想到这里她微微一皱柳眉,觉得九天血魔君或者说九天邪魔君不好。

  我也知道这个名号不好,给人恐怖和血腥骨悚然的觉,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少不以为然,单看她皱眉头就知道了,但老鬼已经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难听讨厌的名号,有什么办法呢,之后又被人将邪改为血,更是难听,不要说她们觉得不好,我自己就觉得很讨厌,事后我会和老鬼慢慢算这笔账,敢我。但这时不是计较名号好不好的时候,正事要紧,想到这里冷冷哼了一声提醒对方。

  得到我的提醒,再看到我脸上更冰冷的神,桑珂倩知道自己又失神了,不过,这也不怪她,谁叫这个名号太恐怖,任何人听到了会和他本人对照一番,她对多嘴的龙剑城弟子冷哼一声,多嘴的弟子知道自己失言了,不由低下头。

  桑珂倩这才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公子,是龙剑城弟子多嘴失礼了,请公子不要见怪,桑珂倩还等着公子介绍呢。”

  桑珂倩委婉柔和的态度让我大有好,不知不觉对她增加了几分好,虽然内心已经极为不耐,但在对方很有礼貌的情况下,我耐着子冷声道:“在下王冰。”

  王冰?桑珂倩在内心默念了几遍,觉得这个名字不错,而且配上他冷冰冰的神,真是名副其实,她也暗自记住了这个冷酷帅气年轻人的名字。

  如果这时候我知道对方在评论我的名字,而将正事放在一边,我会被活活气死,好在我不知道对方在对我的名字评头论足和我本人对照一番,还以为对方在想王冰这个人的来历,心中暗忖,哼,我王冰刚刚在修真界面,你能知道我的来历才怪,如果不是为了救人,错的与你们这些人面对面打道,你们永远休想知道。

  桑珂倩默念了几遍后,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意思,看到我不耐的神,心里有些好笑,这个王冰冷冰冰的,很是冷酷,怎么个很急的样子,神一正道:“王公子,不知道我们龙剑城的弟子,因何得罪了公子,相信王公子不是不讲理的人,也许双方那里有误会,请王公子说说,桑珂倩静寂公子将前因后果说出来,如果不麻烦公子的话。”

  我暗叹这个桑珂倩是个很会说话的子,前一句相信我是讲理的人,后一句双方有误会,那就是说龙剑城的弟子也许是误会与我产生纠纷,最后却很温柔委婉的等我叙述事情的经过,还是不麻烦的话,我当然觉得麻烦,这又不是聊家常的地方,更何况可以找龙剑城的弟子先了解情况,何必要我说,就这么相信我王冰,我看也不见得,既然要我说,那好,我就向你龙剑城要人,你将人归还我一切好谈。

  想到这里,我冷冷道:“没什么好说的,只要龙剑城将我的人给我,那么一切好谈,不将人,很难谈下去,我…现在等着你龙剑城的大小姐人给我。”

  我此话一出,所有人惊愕不已,桑珂倩是刚来,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她只是阻止了我向龙剑城弟子下辣手,内心认为我肯定是理亏的一方,只是她为人温柔,不想将事情闹大,能和平解决最好,希望我能给龙剑城一个合理的代,毕竟龙剑城的威望不可忽视,不能让人给龙剑城抹黑,是以她很委婉想和我平心静气的解决问题。

  那想到我一开口向她要人,好像龙剑城抓了他什么人似的,不禁望向龙剑城的弟子,难道真是龙剑城的弟子抓了他的人,应该不会呀,如果有,自己也会知道的,更何况龙剑城一向不手修真界的事情,没人敢在外面来,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围观的上千人见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并没有想象中的气势汹汹向现在才知道叫王冰的年轻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攻击,也没有想象中的一场大战,反而是充温馨柔和的气氛,将一场充火药味一点既然的场面化解无形。

  此时他们以为经过双方和谈,事情就会轻而易举的解决,接下来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没想到王冰冷冰冰的向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要人,他们是这场纠纷的见证人,知道事情的经过,在他们想来,我应该借机化解双方的恩怨,那想到我又挑起了纠纷,看来事情想和平解决很难,众人静候事情的发展变化。

  老村夫见龙剑城的大小姐面后,没有和自己想象一样立即向小公子发难,心里很兴,以为可以避免了和龙剑城的纠纷,在他想来,这么美丽的孩子应该很讲理的,果然,桑小姐一开始就委婉向小公子了解情况,他以为接下来的事情自然而然和平解决了。

  想的很美,那想到小公子却…却向人家要人,他在心里无力的呻吟,小功公子啊,你这不是向龙剑城挑战吗,凤嫽又不是人家龙剑城的人抓走的,是飞鹰山庄啊,你找飞鹰山庄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向龙剑城要人,唉,我的小公子,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怎么…怎么一点都不了解啊!

  耷伽和易腾也觉得我的行为不可思议,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但相信我这么做必有这样的理由,不然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们到是很相信我。

  只有老鬼猜测到了我的想法,龙剑城一直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把别人不放在眼里,如果今天没有龙剑城的弟子在中间打扰,小鬼已经去找飞鹰山庄去救人了,但齐齐金哈因为贪心硬生生的将小鬼留在这里,一个不行五十个人一起上,小鬼心里能不恼火吗。

  再说,小鬼毕竟击杀了龙剑城不少弟子,桑珂倩嘴上说的很好听,但杀了人家弟子,相信不会这么简单就了结,小鬼只有向龙剑城要人才能扣住对方,占住理由,谁叫齐齐金哈强行出头,为飞鹰山庄主持公道,叫人不的得不怀疑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是一家,反正没有知道龙剑城和飞鹰山庄在那里,这么猜测也很正常。

  还有,小鬼对飞鹰山庄在那里本不知道,也许龙剑城的人知道也说不准,更有可能小朋友鬼觉到飞鹰山庄的势力太大了,小鬼是不怕,但要救人却很难,扣住龙剑城,将责任推到龙剑城上,到时候龙剑城为了摆清自己的嫌疑,不得不帮着小鬼救人。

  他是这么猜测,也以为我是这么想的,心里乐的狂笑不已,对自己的这个弟子他意极了,无论那一个方面都是其他通令人难以比拟,处处显示出了与众不同,更让他的乐的是将龙剑城拖入这个旋涡,哈哈…不愧是四大魔君的弟子,有个

  白云仙子也觉得事出意外,不清楚事情的真假,和桑珂倩一样将目光移动龙剑城弟子的上,不禁怀疑这件事是不是他们做的?

  龙剑城弟子见白云仙子和大小姐将目光移动到自己等人上,心里一急,这种事情要说清楚,不然的话,即使没有死在这个年轻的恶魔手中,也会死在龙剑城的刑罚下,他们心里清楚,龙剑城最忌讳这一类的事情发生,所有,其中一个弟子抢着说道:“这个恶魔…这个姓王的讲,我们没有抓他的人,他是强加于我们上。”

  我心里冷笑,难道我不知道你们没有抓我的人,如果是你们抓了我的人,早就死在九转塔下了,那里还能轮到你们在这里叫嚣。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相信龙剑城的弟子不敢在他们面前说谎,但看我的神不像假的,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桑珂倩想到这中间肯定有误会,而且误会不小,于是道:“王公子,我相信龙剑城的弟子也不敢在我面前说假话,你说你的人被龙剑城的抓去了,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不小的误会,公子向我要人…不知是自己亲眼见到龙剑城的弟子抓了你的人还是听别人所说?”

  如果在我面前抓我的人,哼,我会让他找不着东南西北,我会让他生不如死,但你龙剑城自以为很了不起便横加干涉我的事情,我不向你们要人,找谁要?

  我冷声道:“龙剑城和飞鹰山庄不是同一派两个名称吗,飞鹰山庄抓去了我的人,但飞鹰山庄这里没有人了,而龙剑城的弟子在这里,我不找龙剑城要人说不过去,龙剑城的桑大小姐,你认为我这么做不对吗?如果不对,大小姐可以教我,怎么做比较好,才是合情合理的,我等着!”

  众人知道我是故意找龙剑城的麻烦,也惊愕于我的胆量,敢明目张胆的向龙剑城的大小姐好麻烦,真不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也有些好笑,这个王冰真是厉害,这样一来龙剑城想置事外很难。

  齐齐金哈心里一紧,知道这个恶魔是因为自己手飞鹰山庄的事情,故意将责任栽到龙剑城的头上,他心里叫苦不迭,因为这件事情是他引起的,这时他才觉得当时自己是多么不该出头,不该贪心将事情闹大,想到带来的后果,他的心彻底凉了。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听了我的话后,才明白真正抓了他的人的是飞鹰山庄,并不是龙剑城,两人芳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龙剑城没有做出这种事情就好,其它的好解决了。但想及对方将龙剑城与飞鹰山庄相提并论,并认为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是一而二,二而一,因为这种误会被王冰将龙剑城的弟子杀了一半,心中苦笑,就因为误会就杀了这么多人,多有不值。

  也好奇这个该死的飞鹰山庄抓去王冰的什么重要人物,让王冰不惜一切手段,向龙剑城出手,相信王冰听到过龙剑城的威望名声。

  桑珂倩芳心中也不愿意和这个帅气的王冰结怨,便解释道:“王公子误会了,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没有任何关系,龙剑城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也不屑与飞鹰山庄站在一起,这一点请公子放心。既然飞鹰山庄抓去了公子的重要人物,公子应该向飞鹰山庄要人才是。”

  我心想,难道我不知道向飞鹰山庄要人,这还用你说,可以你们的人既然手阻止我救人,那只好向你们要人了,冷声道:“是吗,既然龙剑城与飞鹰山庄没有关系,为什么出面干涉我向飞鹰山庄要人,承担了飞鹰山庄的责任,上千人都在这里看到了事情的经过。我一开始就没有向龙剑城要人,也不知道龙剑城是老几,但偏偏我向飞鹰山庄要人的时候,龙剑城的弟子出面了,为飞鹰山庄主持公道,让人不得不怀疑龙剑城弟子的行为,如果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没有关系,任何人也难以相信,大小姐何以教我?”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听的大皱柳眉,神愈来愈严肃,她们从我锋利的言辞中听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明白在王冰救人的时候龙剑城的弟子出面干涉,而王冰明明知道龙剑城和飞鹰山庄不是一家,但故意曲解龙剑城弟子的出头的目的,将两家混为一家来找龙剑城的麻烦。

  白云仙子不禁佩服这个帅气年轻人的勇气,明明知道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没有关系,却故意将两家拉到一起相提并论,将救人时龙剑城弟子强行出头的怒火栽到龙剑城的头上,但他占住了理,龙剑城还真拿他没办法,除非龙剑城蛮不讲理,一旦龙剑城蛮不讲理,那么,更让人相信龙剑城和飞鹰山庄有关系了。

  想到这里不禁又打量着我,明知道龙剑城与飞鹰山庄没有关系,却将两家拉在一起,找龙剑城麻烦的人还没有过,其他人一听龙剑城的威望,惟恐避之不及,这个年轻人却理由十足的找上了龙剑城,真不可思议。

  桑珂倩也有白云仙子的想法,不同的是她好奇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勇气,无视自己的美丽,无视龙剑城的威望名声,真是难以理解的人,微让她失望的是这个帅气的王冰一口一个桑大小姐,叫的让她内心很不自然,到底想让对方如何称呼她,她没有想过,但不喜对方叫她桑大小姐就是了。

  她们两人也知道事情出在龙剑城弟子的上,不然的话我急于救人不可能理会龙剑城的弟子,于是冷着娇脸望向龙剑城的弟子。

  残余的龙剑城弟子这才想到事情的严重,当时他们气氛出头,以为凭借着龙剑城的名望,可以将这个年轻的王冰就地解决,那想到不但没有解决恶魔王冰,反而是自己惹火烧,带来了一的麻烦,更将龙剑城卷入恶魔与飞鹰山庄的事件中。

  每个人都有私心,不同的是勇者积极承担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不会将自己的责任和过错推到别人上,而龙剑城的这些残余弟子并不是勇者,并不想承担齐齐金哈带来的麻烦,所以,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到齐齐金哈上。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对望一眼,想到了先前我一心一意想致齐齐金哈与死地,这就已经明了所有的事情,心里很清楚,事情是齐齐金哈惹来的,但不知道齐齐金哈因何出面,不会是与飞鹰山庄某些人有关系吧,如果齐齐金哈真的与飞鹰山庄的弟子勾结在一起,那后果就严重了,即使王冰不杀死他,也难逃过龙剑城的刑罚,但凭他将龙剑城的弟子带入这个旋涡,并因为这件事死了一半的弟子,他就难逃责任。

  桑珂倩冷着娇脸没有说话,白云仙子神一冷,全释放出摄人的气势,冷冷的望着齐齐金哈道:“齐齐金哈,什么原因让你卷入飞鹰山庄与王公子的纠纷中,你也知道龙剑城一直不手修真界的事情,但是,你不但手了,还因为你的手地上躺着几十个龙剑城的弟子,齐齐金哈,我希望你不是因为和飞鹰山庄有任何的关系。”

  白云仙子释放出的气势让我到全不舒服,不由自主的调动真元在经络中运转才好了一些,暗叹,这才手的气势,难怪能遥遥阻止我袭击龙剑城弟子的气劲,我要修炼到这种境界,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齐齐金哈在我将龙剑城与飞鹰山庄拉到一起相提并论的时候就到不妙,再到龙剑城的弟子将目光移动到他上,无形中将他出卖了,也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他的头上,他也知道,事情本来就是他引起的,但其他弟子这么做,他内心也很不舒服。

  当白云仙子释放出气劲冷冷的望着他时,他的知道自己的世界末到了,而白云仙子怀疑他与飞鹰山庄某些人有勾结时,他到事态更严重,不顾一切的辩驳道:“我…我与飞鹰山庄没有任何关系,我…”

  我了半天我不下去,白云仙子不耐烦道:“既然你与飞鹰山庄没有任何关系,你凭什么强自出头为飞鹰山庄主持公道?”

  齐齐金哈内心骇然,知道自己一个回答不好,白云仙子会马上解决了自己,但他当时是别有用心,他怎么敢出来,但白云仙子犀利的目光冷冷盯着他,一咬牙道:“我是看不惯姓王的毒辣手段,我…看不惯…”

  我心里冷笑,很好借口,很好的理由,只要你这么说,那我向你龙剑城要人要定了,你看不惯我要飞鹰山庄要人,意味着你龙剑城承担责任了,这样就好,同是神中带着浓厚的嘲讽,望着白云仙子,看她接下来来怎么处理。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芳心一紧,真果如齐齐金哈这么说,那王冰向龙剑城要人是合情合理的,但两人看到我脸上的嘲讽神,就知道齐齐金哈说了假话。

  白云仙子手一挥,一道闪烁着金光芒的气劲在纤掌闪现,冷声道:“齐齐金哈,我希望你知趣一些,如果你还不说真话,一口咬定你是看不惯王公子救人,那么意味着你是出头主持公道,你会将龙剑城所有人带入这场旋涡,我马上毙了你,我就不相信在场的人都不知道真实情况。”

  我冷笑,如果齐齐金哈就此死了,那龙剑城就想跳出这个旋涡也难,死无对症,你找任何人也没用,齐齐金哈又没有讲他有特别的用意,嘿嘿,白云仙子,你也紧张了,一边用话引齐齐金哈说出真相,一边又威胁他,但也算了,只要你龙剑城事后不阻碍我救人我可以不找龙剑城的麻烦。

  众人也心知肚明,知道齐齐金哈的意思,但知道也没有用,只有齐齐金哈说出来才有用,不然的话白云仙子不会放着其他龙剑城的弟子不问,一再威齐齐金哈了。

  齐齐金哈这时脑中了,一会担心自己的命,一会又想到将龙剑城带到旋涡的后果,那时候自己的罪过就大了,但是,一旦说出真相,自己同样命难保,即使不死,以后没脸再在修真界混了,他一时间顾虑重重,犹豫不决。

  白云仙子冷哼一声,扦手一扬,便要击出,齐齐金哈心里一紧,马上保命要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忙道:“我说,我是为了…为了传说中的仙器,所以…所以才…”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芳心一阵轻松,事情到了这里就全部真相大白,在绝域外,那么就说的是传说中绝域内的仙器,难道王公子从绝域内成功的闯了进去后又成功的闯了出来,从没有听说过绝域内有人能出来,王公自子能全而退,真的不可思议。

  只要不将整个龙剑派带入这个旋涡就好,齐齐金哈个人的贪婪之心引起的后果与将整个龙剑城相比,就不足为道了。

  白云仙子收回真元,冰冷的神换上了笑意,微笑道:“因为齐齐金哈个人贪心,险些将龙剑城卷入公子的这件事情中,同时耽误了王公子救人的宝贵时间,我们龙剑城的人向公子道歉,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我心想,只要不耽误我救人,其它的都好说,我看了一眼先前被我击杀的龙剑城弟子道:“事情是不是真如齐齐金哈所说,谁也不知道,我也不敢肯定,但齐齐金哈的作为不能不让我心有怀疑…只要龙剑城的弟子不阻碍我救人,其它的好说。”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是何等的聪明伶俐之下,我看了一眼已经成为尸体的弟子,就明白我的用心,言外之意无非是说,等救出人后,杀死龙剑城弟子的事情随时随地等着龙剑城的人来讨责,同时也留下了后着,齐齐金哈说的是不是真话,谁也不知道,将来龙剑城的找上门时有转圈的余地。

  白云仙子心里也有些好笑,这个王冰言辞真是锋利,故意怀疑龙剑城与飞鹰山庄有关系,在龙剑城没有将过节揭过之前是不会改口的,看来自己为了摆清龙剑城与飞鹰山庄的关系,只好陪着这个王公子走一走了。

  想到这里白云仙子笑道:“王公子好锋利的言辞呀,呵呵,如你所说,先救人要紧,其它的事情可以慢慢解决,为了表示龙剑城的诚意,我和珂倩只好陪伴着公子走一趟飞鹰山庄了,直到公子救出人为止,王公子以为如何?”

  桑珂倩闻言一喜,她也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这个对敌人手段恐怖,神冰冷,傲气十足,无视龙剑城的威名,无视自己的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总之,不愿意就这么离开,白云仙子的话让她芳心喜。

  我的目的达到,至于他们去不去我到是不以为意,只要能暂时解决这件纠纷,腾出时间救人,其它的好说,何况白云仙子在处理齐齐金哈的事情上并没有偏向龙剑城一方,就这一点令我对白云仙子的处事方式很佩服。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再向对方发火,神没有刚才那么冰冷了,很有礼貌的说道:“白云前辈既然暂时将双方的过节迟缓一步,晚辈也赞成,至于你们去不去飞鹰山庄,随你们自己的意见,晚辈并没有意见。”

  白云仙子一愣,这个傲气的王冰怎么突然间变得彬彬有礼了,随即明白,王冰为了救人心急如焚,偏偏齐齐金哈手其中,让这个年轻人从内心到愤怒,什么人让他这么紧张?

  桑珂倩也对我的态度到吃惊,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会有这么有礼貌吗,还以为他只有傲气和冰冷的一面,没想到这个家伙除了冷酷和傲气,也有可的一面嘛。

  我不再理会她们两人,上千人还在等着呢,也许还有人会出来向自己讨取仙器,想到自己刚解决完龙剑城的事情,马上会有其他人出面,心里有些焦急,但也没有办法,不解决眼前的问题,想救人很难。

  想到这里,我冷冷的望着上千人不语,等待像齐齐金哈这样抱着别有用心的人出面,这一次我会用更毒辣血腥的手段加在贪心不足的人上,我的怒火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了。

  气氛趋与紧张状态,很是怪异,众人明白我的意思,也想看看还有谁出面,这个时候出面的人那是不简单的人,一般人见到王冰的血腥手段那敢去找死。

  白云仙子不明白我这是在干什么,在突然间望着上千人冷冰冰的不语,难道王公子与这些人中的某人有过节不成?

  桑珂倩也不明白我的用意何在,但怪异的气氛让她到极为不舒服,心想,这个家伙在搞什么,一下子又变得冷冰冰的,连气氛也在他的带动下怪异不已,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家伙。

  老村夫见到小公子和龙剑城的纠纷出人意料的和平解决了,心里一阵轻松,当看到我冷冷的望着众人时,便明白我的意思,心想,小公子,这个时候你应该马上离开,而不是等着让人找上门来,也许,下一次就没有像龙剑城这样幸运了。

  他的想法虽好,但也知道小公子不得不这么多,尤其是在今天一连串的烈打斗中,小公子凭借着自己能力闯出了应有的份和地位,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行事随意所致,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小公子以后的声望,在担心之余,他也暗自喜,小公子,今天的手段是血腥了一点,但也不能全怪小公子,他得到的名望是用鲜血换来的,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承认着一点。所以,他也觉得小公子站在那里是应该的。

  耷伽和易腾这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为我的机智反应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场纠纷就在这种机智和反应中化解,而且,对方不但同意化解纠纷,同时帮着救人,有龙剑城的人帮忙,救凤嫽大婶就多了一分希望,也多了一分机会,如果不是被老鬼定在地上不能动,他们肯定跑过去和朋友分享这分成功的喜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没有人出面来找自己,但我的心情并没有轻松起来,反而更加紧张,希望没有人打扰自己救人就好,救出人后再找我,那时候我奉陪到底。

  在紧张的气氛中白云仙子因为解决了我和龙剑城之间的纠纷,心情一阵轻松,在不理解我怪异的举动的同时,无聊中发现一旁的老鬼,难以置信的仔细看了看,心情顿时动起来,同时,老鬼也知道白云仙子看到了自己,不由暗眉头,神很是不自然。

  白云仙子确定是自己认识的人时,心情更加动,想不到却在这里以外的见到他,平静了一下急剧跳动的芳心,神动转为平静,微微一笑道:“哟,这不是小雷吗,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很久没见到你了。”

  一句小雷让老鬼的脸动绿了,我心里还在奇怪老鬼怎么一反常态,并没有因为我和龙剑城暂时和解而听到他的反应,以他的个怎么会表现这么乖,原来是有原因的,这么说老鬼和白云仙子早就认识了,老鬼被困绝域很久了,起码有几千年了,那是说是几千年以前的朋友了。

  同时,我因为白云仙子的一句小雷,心里没被笑死,大名鼎鼎,不可一世的四大魔君之一的雷魔君被人称为小雷,好像叫一个小孩子,哈哈…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