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七十四章 风云变幻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七十四章 风云变幻
  第七十四章风云变幻

  白云仙子等人本没有想到我老鬼之间是师徒关系,一个口称老鬼,一个小鬼不断,任谁也不会把我们两个联系到师徒关系上,而且老鬼一直在今天的打斗中表现的特别奇怪,望不得我将事情闹的愈大愈好,更想让我受到严重的创伤,然后他出手接下我没有完成的打斗,有这样的师傅吗?

  而且,我一直对老鬼不可理喻的个不以为然,不用说神中不以为然,口里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也没有想过让当师傅的接手我的事情,连起码的关心也不要,任何人也不会想到我是做弟子的。

  白云仙子心里暗忖,这对师徒也太奇怪了,不过,她也恍然老鬼为什么在某些情况下能迁就我,也理解为什么两人之间表现的与众不同,原来是有师徒这么一个关系!

  耷伽和易腾虽然惊讶于我们两个是师徒关系,心里的那份莫名的惊叹也让他们够回味一阵子了,但他们不清楚老鬼的真实份和来历,除了惊叹以外还好,只是奇怪我们两人一个不像当师傅的,一个更不像做徒弟的。

  老村夫对我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想到我五年前说过有关修炼的事情,暗忖,小公子当时不是说他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修炼了这一的本事吗,能有现在的成就,是靠自己暗中摸索出来的,并没有人指导过,也没听说他有师傅呀,现在怎么突然间跑出来一个奇怪的师傅?

  他又想,这人和小公子一同从绝域出来,会是师傅与徒弟的关系吗?而且只是他自己这么说,小公子并没有亲口说出来,也没有承认。老村夫想到这些,心里怀疑我和老鬼两人之间所谓的师徒关系是真是假!

  我听老鬼大骂我不尊师重道,心头火起,这个老家伙反倒是理由很多的,在绝域利用我与家里联系的机会,要挟自己成为他的弟子,这已经让和窝火了,更可气的是这老鬼伙动不动暴跳如雷,伤人于无形臭脾气,我能放心将重要的事情给他吗,连一点师傅的样子都没有,现在还怪起我来了,冷笑道:“有你这么做师傅的那,心里老想着让自己的徒弟受伤,然后你就可以为所为了,这那是做师傅对弟子的关,还有,我想知道未来师母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关心师母的事情也是弟子应该做的,你老鬼不关心也就罢了,连弟子出面也不同意,我想,嘿嘿…未来的师母应该将你老鬼一脚踢到一边,等你这黑心鬼做什么,免得心烦。”

  旁边的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我劈头盖脸的将肚自的不快全部倒向老鬼,我骂完后心里也畅快多了,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应该,怎么说老鬼是我师傅,这是事实,师傅再怎么不好,当弟子也应该当着外人的面将师傅骂的一无是处,但骂也骂了,大不了老鬼再骂回来就是了,我已经等着老鬼怒火出,暴跳如雷,向我发怒气。

  意外的是老鬼也知道自己理亏,我说的也是事实,他黑着脸不语,让白云仙子知道老鬼个的人心里大惊讶,这样骂雷魔君也不翻脸,也能忍耐住他那狂妄的格,真是奇怪,可见他内心真的很在乎这个做弟子的。

  老鬼虽然黑着脸不语,心里却窝着一肚子的怒火,已经快要冲天了,被自己的弟子当着他人的面教训了一顿,他自无颜面,更何况还在白云仙子这个老朋友的当面,他心里想,小鬼,今天你有理,我忍耐着,嘿嘿…总有你理亏的一天,那时候我不将今天的窝囊气发出来我就不是大名鼎鼎的雷魔君了。

  他是想的很美,可是就没有想过,和自己的弟子有什么计较的,还要等到自己弟子没理的时候再报今天的一箭之仇,好在他自己心里这么想,没有说出来,不然的话会让白云仙子等人笑破肚皮。

  老村夫心里在嘀咕,这师傅和徒弟两个真的很怪,不说出来真让人想不到,小公子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师傅,自己真想不通。但他听我刚才的话中之意,不可否认,这个奇怪的人真是小公子的师傅,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自己这个下人不管他怎么的奇怪,也应该有下人的礼貌,不看他的面子也要看小公子的。

  想到这里,他不在怀疑我们两人之间的师徒关系,也证实了这个奇怪的确实是我的师傅,忙上前一步抱拳躬道:“老奴王天突见过老爷子,老爷子金安!”接着双腿一弯,跪倒在老鬼面前。

  老鬼见到老村夫一本正经的跪倒在自己面前,不由一愣,随即明白,这个下人因为自己是小鬼的师傅才大礼参拜,向自己问好,但他最讨厌这一套,以他随心所的个,最烦的就是这些繁文缛节,但看在是小鬼的下人面子上,他忍耐着心中火气,皱着眉头道:“你先起来吧。”

  老村夫一本正经的说道:“谢过老爷子!”然后才起,一板一眼的向后退了一步,才算完成了这次礼节。

  老鬼咬牙切齿的等着老村夫一本正经的表演完一个下人的繁文缛节,眉不断上扬下竖,神变来换去,极力忍耐着,直到老村夫退后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躯缓和开来。

  我心里暗笑,就这么一次老鬼就受不了,这才是开始,想到老鬼以后在老村夫一本正经的理解下气得暴跳,又无可奈何,忍不住想笑。

  以耷伽和易腾的机灵,看出老鬼不喜这一套理解,正拿不定注意是不是自己几人也应该过去见个礼,但见老鬼黑着的脸,有觉得不妥,迟疑了一下,几人往我脸上看来,想通过我来觉得他们要不要向老鬼行礼。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这种好事我是望不得的,老鬼总不至于在后辈向他行礼时怒火大发吧,嘿嘿…我还真想看老鬼吃憋的样子,也暗中给耷伽几人眼,意思是让他们不要理会老鬼的臭脸,尽管行礼就是。

  得到我的首肯,几人觉得向老鬼行礼问好,尽管他们看到的神很怪异,那里有不妥,但也想不了那么多,站起来对着老鬼轰然道:“见过老爷子,老爷子金安!”说着耷伽四人腿一弯,就跪下。

  老鬼被老村夫的一番繁文缛节已经折磨的够撑了,刚才看到我和耷伽几人的眼,就知道不妙,知道是我在使坏,但没有来得及阻止,耷伽几人已经喊叫起来,还要快下,老鬼那能受得了,手一挥一道真元阻止耷伽几人下跪的动作,黑着脸憋着一肚子的气,再看到我得意的神,忍不住狂笑道:“小鬼,你在得意什么,明明知道我不喜这一套,你…”我一挥手示意耷伽四人不用再理会老鬼了,忍不住大笑道:“哈哈…老鬼,有人向你大礼参拜,你应该兴才是,怎么苦丧着脸,你这么做可是很不礼貌的。”

  老鬼心火大盛,再也控制不住了,呼的站了起来,双手一扬,就挥出,我一看怕老鬼将飞船炸掉,骂道:“老鬼,你发狂想毁掉这里啊!你以为你赔偿得起吗?”

  老鬼黑着脸,停下手来,他一时之间被我起无名之火,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这么挥出掌的后果,虽然他不知道置的这里是什么地方,但也看出是难得之物,一旦毁在自己手里,小鬼以后和自己肯定没完,他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子灵古怪,不是他这个做师傅的能斗的过,自己除了发火以后,还真对这个可恶的小鬼没有办法,干脆懒得再理我,闷声不响的一个人生起闷气来了。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看着这一幕,心里没被笑死,这一对师徒真的太奇怪了,她们从没有见过,也觉得这对师徒很有意思,他们表面上看来不像是师徒,没有一般师徒的情,但她们内心疑惑,他们这样的方式是不是也是一种表达情的方式,而且比那些口是心非的人更难能可贵,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表达方式独具一格,很有意思。

  白云仙子看到老鬼输在弟子手中后黑着脸不语,为弟子却得意洋洋,忍不住笑道:“你们这对师徒还真有意思,好了,你们就不用再斗下去了,怎么说你们也是师徒关系吗,我们能理解。”

  老鬼心想,你能理解才怪,小鬼行事一套接着一套,怪点子繁多,我这个当师傅的到现在还没有摸索清楚,更可气的是,这小鬼因为自己强迫收他为弟子,心里一直不舒服,找到机会就报复我这个当师傅的,你能知道吗。但这些他也不好意思跟白云仙子解说,也不屑说,解说不是他的格,当然,这些没面子的事情以他傲狂妄的个怎么让他人制动呢?干脆不再理会我,也不理会其他人。

  我心情随之舒畅,不再计较老鬼的那副臭皮气,和老鬼斗气,也没什么意思,即使白云仙子不说,我也不想再怒老鬼了。

  有老村夫引起的这一曲,无形中将开始因为我内心的快所带来的尴尬气氛化为轻快,虽然我和老鬼独具一格的,几乎快要燃起战火的斗争充火药味,但这是师徒间的一种谈话方式,与其他人无关紧要,即使打起来,就像在绝域外一样烈紧张,但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一点白云仙子等人心知肚明。

  桑珂倩虽然一心一意将芳心放在我上,这时见到气氛有所好转,失去了那一分尴尬,马上想起要了解我的事情,而现在置的这个庞然大物她芳心中一直好奇是什么东西,既能观察到地形,又能飞行。

  现在而言,她最想知道这个庞然大物的一切,当然,首先是叫什么,望着我缓和的脸,暗忖,王冰这个家伙一下子冷着脸,一下子又在微笑,真让人难以捉摸,不过,现在看来心情不错,应该不会给自己又来一个冷酷的神吧,也觉得不会,好奇的打量着飞船,忍不住娇声问道:“王公子,我们置的这是个什么东西,很奇怪的。”

  我心想,你当然奇怪了,第一次见嘛,我就没到有什么奇怪的,好奇心是人的天,特别是对没有见多的东西,随口道:“这是飞船。”接着对站在一旁的小安利道:“小安利,你带着桑小姐到各处走走。”

  桑珂倩芳心内一喜,她就等的是我这句话,如果有这一句话,她早就到各处去看看了,只是怕我不同意,心里虽然想,但以她的温柔格,不会勉强我的。

  一旁的小安利早就想找寒儿去玩了,她对我们这些大人之间的事情不兴趣,只是我一直冷着脸,她想去又不敢,这时听到我让她带着桑珂倩到处走走,无非是想让自己给桑小姐当向导,介绍飞船内的情况,她望不得离开这里,喜道:“好的小公子!”

  我听小安利学着老村夫一样称呼自己为小公子,心里不耐,但不等我有所表示,小安利已经带着桑珂倩走出了会议室,而卡冉撒一样对这些事情不兴趣,心里想着火儿,迫不及待的接着跑出会议室。

  等几人离开会议室后我望向耷伽易腾两人,微微一笑问道:“在飞船声生活了几年,飞船的有关部门作规程你们掌握的很不错了吧?”

  耷伽和易腾见我将话题一下子转到飞船上,心里不明白我在救人的紧急关头,为什么问到这些,耷伽没有支声,易腾接口道:“基本上掌握的还可以吧,老朋友,你心里有什么注意就说吧,不要搞的神神秘秘的样子。”

  白云仙子和老鬼老村夫同样不明白我的意思,老鬼心里窝着火气当然是不会问,白云仙子对我了解的不多,很多表的很多东西她第一次见到,知道这时自己问出来显得有些浅薄,何况她本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老村夫当然知道,但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一个下人,只要扶持好小公子,其它的事情不是他能问的,因此,三人静听着我和耷伽易腾的对话。

  我听了易腾的谦虚谨慎之词,心里暗忖,基本上掌握的还可以?仅仅是基本上掌握的还可以的话就不是易腾和耷伽了,我也在当初看错了人,五年的学习岂止是基本掌握这么简单,以易腾谨慎从事的个,他说基本上,那就是差不多都掌握了,起码大部分都可以,这样就好,略一沉吟,之后道:“掌握就好,我是这么想的,飞鹰山庄的分院除了主要人物外,门徒极多,这些人在我救人的时候很烦,在我去分院救凤嫽大婶的时候,你们架着飞船跟随在我附近,也不要太接近,等我的招呼,然后你们就用飞船上的武器给我狠狠招呼他们。”

  耷伽深以为是的点点头,我这句话可以说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他自从学会飞船上各种作技术后,一直没有机会实际作体验,心里早就了,如果不是为了保密,他那能忍耐到现在,欣喜道:“冰,这你就放心,我不会手软的,早就等着你的这句话了,今天终于等到了。”

  看着耷伽刚毅的俊脸,我心里在想,这个老朋友个和极强,内心深处埋藏着无名的杀气,看来飞鹰山庄的门人弟子有的瞧了,在这个老朋友手下生还的机会很微妙。

  白云仙子暗自皱眉,心里暗叹,这个小哥的杀气好浓啊,王冰是在与对方对敌的时候才会释放极为强烈的杀气,一般情况下他是一个和蔼,面带着让人从内心到轻松的微笑,那种微笑让见到的人莫不到舒服,但是在这个小哥随时释放出强烈的杀气,修为现在还不是很,就有这样的气势,如果修炼到王冰的程度,那时他的杀气比现在的王冰要强烈多了,希望王冰能好好的控制他,一旦他在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那将是修真界的一场灾难。

  老鬼却看的双眉上扬,似乎耷伽的一番话很合他的胃口,心里微赞,这才是好汉子,这才是男子汉应该有的气势,如果小鬼平时能够这样表现出杀气多好,那个敢得罪他,但他也知道小鬼的个,只要不是敌对立场,要他表现出杀气那是很难,心里有些失望,这不像四大魔君的弟子的风格。

  易腾并没有耷伽那样想,他为人持重,想到更多,遇到事情也比较谨慎小心,明白飞船上武器不是有限的几个人可以作的了,人少也无法发挥出武器的威力,摇头道:“冰,如果使用飞船上的武器,人手不够用,你也明白,飞船上的武器不是我们几个能作的了,发挥出的武器威力更是有限,除非有足够的人手,才可以让飞船上的武器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我暗忖,要人手,这有何难,很好办,我戒指内还有两百多个机器人,他们都懂得飞船上的各种作规程,在众人不解中我打开戒指放出机器人。两百机器人很整齐的站在我前面,躬道:“见过小公子,听小公子号令!”

  众人可是不解我要做什么,现在见到我一下子放出这么多人,惊骇不已,瞠目结舌的望着我前的机器人,不知道怎么说。

  老鬼也大吃一惊,他和在一起五年,他也没有想到我上会藏着这么多人,让他不解的是,这些人明显没有人应该有的生命气息,在看冰冷死板的面孔,他可以确定这些人不具有生命力,那会是什么人呢?他心里暗忖,小鬼的花样翻新,怎么都是自己不能了解的,我这个当师傅也太惭愧了!

  白云仙子比老鬼更惊讶,对我层出不穷的花样到极为吃惊,内心不得不成为,她对我的估计不足,我的一切不是她能够理解的,她和老鬼一样看出这些人没有生命力,也不解一个没有生命气息的人还能说话,而她的意识到,在我上她还会见到更多的惊奇。

  再看我手指上戴的戒指,她心里很吃惊,这不是普通的储物法宝,隐隐约约散出仙灵之气,在修真界怎么会有仙灵之气的法宝呢?看雷魔君的神,他似乎也对王冰的某些方面很不了解,虽然他们是师徒关系,可能只是名份而已。

  耷伽和易腾是惊讶我上有这么多人,但对这些人的份并不到有什么奇怪,而且还极为尊重它们,在这五年里,他们就在机器人的指导下学习和修炼,把机器人当作了他们的师傅一样敬佩,没有机器人可以说没有他们的今天,虽然他们很不理解飞船上指导自己的人为什么永远冰冷着脸,似乎不会笑,也没有人的情,但这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现在我放出来的这两百人和五年里指导自己等人的人有同样冰冷的面孔,没有情的气息,所以,他们吃惊我上有这么多人以外,并没有多大的惊叹。

  在各人的慨中我对前的机器人道:“你们暂时在飞船上帮忙,听耷伽和易腾的安排。”

  机器人用它们特有的,没有情的声音轰然道:“是,小公子!”然后大踏步走出会议室。

  等机器人走后,耷伽道:“冰,你小子真会冤枉人,当年,你无声无息的离开后,我和易腾两个还为你担了不少心,原来,嘿嘿…你一直就在我们边,当时并没有离开,而是…冰,你看这事怎么解释的好,我和易腾还等着你说清楚呢”

  我心想,来了,来了,耷伽和易腾在老鬼威胁我时说另外有一个份,他们两人马上就猜测到其中的原因,在联想到我离开后马上有另外一个王兵出现,虽然两个份的年龄特征差别很大,但他们两个经过这几年的修炼,再加上老村夫在他们边说一些修炼方面的奇闻趣事,他们的修为不,但是阅历却很不一般,因而,他们知道两个人都是我。

  我知道这事也是我不对,暗忖,耷伽是兴师问罪来了,不过,他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并没有真的生气,笑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过,你们对我的关心我放在心上就是了。”

  耷伽和易腾知道我这是在岔开话题左顾右盼而他言,心里偷笑,这个时候的冰不像煞气腾腾九天邪魔神或者九天血魔神,但他们也不想让我在为难,不再提此事。

  白云仙子虽然不明白我们谈论的是什么事情,但也知道我们这是在叙旧,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几个年轻人。

  老鬼却不耐烦起来,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事情,关系好就好,不用这么麻的表现出来吧,这本不像男子汉的作风,像儿们似的婆婆妈妈个没完没了。

  易腾望了我一眼道:“冰,接下来去飞鹰山庄的分院救人情况可能会更凶险,老朋友,不要让我们为你担心,也不要像五年前一样带着一创伤回来,不然的话,我们会和你没完。”

  我心里一暖,他这是因为我上次受伤极为严重,几乎失去命,知道是在飞鹰山庄的人偷袭后的结果,现在怕我又在大意之下带着一伤回来,在担心我的同时也在提醒我不要被对方再次莫名其妙的偷袭。

  我望了耷伽和易腾个好朋友一眼,点点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再次偷袭的,即使他们想偷袭也难,何况我边有一个无敌手,他的能力你们也见到了,那不是人人能有的修为,再说,我即使受伤再重,他也会将我的命检回来的,像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了,受的伤比你们两个当初遇到我时严重多了。”

  耷伽和易腾两人知道我说的无敌手就是我的师傅老鬼,他们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老鬼是什么人,但老鬼在绝域外和最后的那一场打斗让他们心惊,也极为佩服,想到有此人在我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两人也不在多说。

  老鬼却在心里暗骂,这小鬼不让我亲自出手,却又要让自己在他受伤后疗伤,想起在绝域内这小鬼为了突破第二重禁制,每次都在星球大无比威力下九死一生,都是自己不遗余力的为小鬼疗伤,敢情,这小鬼上瘾了,现在已经打着这个注意,四大魔君的弟子怎么会这么没用,还没有出击就想着受伤?但他也知道我不会让他亲自出马,受伤是难免的,谁叫他是当师傅的呢,有这样的弟子他也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桑珂倩和小安利等人走了进来,而桑珂倩怀里的是寒儿,看样子,桑珂倩也很喜寒儿,一旁的小安利看着桑珂倩怀里的寒儿,脸的羡慕,想来,小安利想抱寒儿,却被桑珂倩用什么方法引了寒儿,寒儿才投入桑珂倩的怀抱。

  我道:“你们来得及时,我们就要出发了,寒儿和火儿就呆在飞船上。”

  寒儿一听我将她留在飞船上,从桑珂倩怀里一跳而出,跳到我肩膀上抱着我的脖子扭动起来,口里娇叫道:“我要跟着哥哥,我要跟着哥哥!”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没有见过寒儿这可的撒娇动作,脸羡慕的看着我,心想,寒儿这么可,想来这个王冰也不忍让寒儿留在飞船上。

  我见寒儿不想留在飞船上,笑道:“寒儿不想留下那就跟着哥哥吧,不过,飞船也去,寒儿如果在飞船上也能看到哥哥,还可以看电视动画片的。”

  寒儿一听飞船也去,又能看到哥哥,当然不会有意见,她只要能随时随地的看到哥哥,其它的事情都好说。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心里好笑,这个王冰口里是同意寒儿跟着他,但后面的又提出极为引寒儿注意力的东西,让寒儿心甘情愿的留在飞船上,不过,她们想到救人时极为凶险,不宜让寒儿陪伴着冒险,能这样最好。

  安抚好寒儿,我道:“那么,就由我和老鬼去救人,其他人都留在飞船上,白前辈和桑小姐你们…”

  她们两人不是我的人,亲临现场还在留在飞船上就由他们自己决定,我无法为她们决定,所以我才有此一问。

  白云仙子觉得她最好还是亲临现场,她对我极有好,想到飞鹰山庄门徒极多,俗话说,蚁多咬死象,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她有些担心我的安慰,想到这里道:“我还是与王公子一起行动吧。”

  我当然没有意见,只要她自己决定的就好,接着我将眼光移动到桑珂倩上,想知道她的决定,据我的估计,她应该不会留在飞船上。

  出乎意料的是,桑珂倩想也没有想便道:“我还是留在飞船上好了,我没有过飞船,飞船飞行起来应该很不错,我想体验一下这种觉。”

  我心里有些不解,真的像她说的这样吗,她不是像体验飞船飞行觉的那种好奇心之人,应该还有其它原因吧,但这不关我的事情,也不想那么多,点头道:“好,桑小姐想留在飞船上也可以,只要桑小姐喜就好。”

  老村夫一听不让他跟随,心想,这怎么可以,如果小公子有危险怎么办,自己最好还是跟在小公子边的好,急道:“小公子,我…我就不用留在这里了吧?”

  我知道他担心我的安危,但担心又怎么样,如果我有危险,自有老鬼出手,也轮不到他,他在旁边我倒是放心,我决定事情飞船上的武器,那威力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到时候我哪能顾及到他,摇头道:“你留在飞船上帮忙,这里也需要人手。”

  老村夫听到我这么说,知道我已经决定了,再说下去也没有用,内心极想跟随着我,但我不同意他也没办法,只好担着一份心,希望我不要出事。

  我有些奇怪,怎么火儿这次这么乖巧,一点没有反对我将他留在飞船上,不由望向小安利等人后,这才发现火儿并没有在卡冉撒怀里,而是手里提着靴子,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我,看到我用目光寻找他,马上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放好靴子,往地上一躺,吼叫道:“哇…哇哇…哇哇哇…”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