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九十六章 智划谋策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九十六章 智划谋策
  第九十六章智划谋策

  随着浓厚的声音一个影急速闪动,快若闪电式的从客厅内闪动而出,越过客厅的众人落在安思伟对面。

  众人这才看清楚是一个神威严的老人,这老人一青衫,银长发,两眼光闪烁,眼光扫过处,每一个到一种无形的力犀来。

  老人的气势磅礴,有很的修为,从他大刺刺的态度看,是一个通常受人尊敬习惯成自然的人,而客厅中的绝天随着老人的出现,走出客厅站在老人边,神中很工恭敬。

  老人看到绝天,神中出现一种无能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小天,我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做的太过分,你将我的话当作耳旁风,时至今,果然出事了,早知今何必当初。”

  绝天在这个老人面前没有任何的狂妄,小心谨慎道:“是,师傅,我…”

  老人摇摇头道:“算了,都是我对你放任自的过错,现在的情况也有一半的责任,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这个做师傅的厚着脸皮出面了。”

  绝天道:“师傅,这是弟子的事情,你老人家就不必出面了,弟子可以…”

  老人望着我们等人一挥手打断绝天的话道:“你也不用多说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吗,想当年,你一再请我出面,但是我就想到了会有今天的这个后果,所以…所以拒绝了你的请求,也对你放任自,自己闭关自守,眼不见为干净,你也确实做的太过分了,更不该与飞鹰山庄扯上关系,你有的是雄心壮志,但是,有雄心壮志没有用的,你缺少的是知人善任,和宽宏大度的气势,一味的走偏门,最终成不了事,你看,人家第一次找上门你就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攻击到这里,而你往的飞鹰山庄的朋友也和一样无能为力,在人家三言两语间就瓦解了你们的志气,军心涣散已经没有回天之力!”

  我们看着这个青衫老人大刺刺的教训他的弟子绝天,从他的话中我可以听出,他表面上不屑弟子绝天的行为,但又同时放任绝天的行为,这说明了他在内心也期望绝天有所表现,但是,绝天还没有成事我们就找上门来,他不得不出面为弟子承担风险,这是一个表面上闭关自守而内地里雄心的老人,既然知道弟子不能成事,又放任自就说明了这一点。

  而绝天在听到青衫老人将自己说的一无是处,到面上无光,飞鹰山庄的江河几人神中有些尴尬,又有些愤怒,眼中寒芒闪了几闪。

  青衫老人对绝天几人的神自然看在眼中,冷笑道:“不是吗,人家已经站在你们面前,而且是在你们大本营的心脏内,还不够吗,不要不服气,有些事情不服气也没有用…算了,还是听听对方说什么,你们连人家的底细都没有搞清楚就败的惨不忍睹。”

  绝天几人虽然不服气,但被我攻击到心脏也是事实,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也是事实,不由在老人的话下低下了头。

  老人神一紧,望着我道:“小伙子,九天血魔神的大名威风的紧,近年来在修真界是风云人物,提到九天血魔神的威名和血腥恐怖的手段,人人到惊心动魄,那么,告诉我,找上绝代的理由,绝代的行为不端是事实,但也轮不到大名鼎鼎的九天血魔神来教训,我这个弟子不成材,当师傅的只好出面了。”

  我暗忖,这个老家伙终于按捺不住寂寞了,承担了绝天的责任,从他对我的事迹一清二楚看来,他说的闭关自守那是鬼话,一个闭关的人怎么会对外面的事情一清二楚呢,那就是说他在暗中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我没有理会青衫老人,安思伟也没有理会青衫老人,望着众人道:“当然你们不会知道九天宇宙总部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我家公子一直不想用这个份来惊世黑骇俗,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得不迫使我家公子亮出份了。”

  青衫老人神一变,双目中怒火闪烁,他本来是想找我这个正主,没想到我无动于衷,出面的依然是安思伟,而安思伟说话的对象也不是他,这怎么能让他忍受得了,但为了知道九天宇宙总部是怎么回事,他强着怒火望着安思伟。

  安思伟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才缓缓道:“我家公子自小负使命,这个使命就是维护世界和平,九天宇宙总部,顾名思义就是各个星球的总部,今天来到这里我家公子之所以没有搭言,那就是因为,绝代行径危害到凼腊星球的人们的安危,自有九天宇宙总部凼腊分盟出面,如果凼腊星球分盟没有能力出面,那么就论到我家公子亲自出面了。”

  听到安思伟的解说,众人才明白九天宇宙总部是怎么回事,但也惊叹于这个使命,一个国家,一个星球已经够大的了,宇宙之大,没有知道,真是不敢想象!

  我暗骂安思伟在罗嗦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公子了,这本是莫须有的事情,解释九天宇宙总部就是了,介绍那么多做什么。

  在思索的时候,先前出面被安思伟说的哑口无言的飞鹰山庄巡察使江河找到了机会,冷笑一声接口道:“说的好听,什么维护世界和平,负使命,你们这样欺上门来打开杀戒的行径是维护世界和平吗,负使命?这使命是谁授予的,有人知道吗,而且你安思伟一口一个我家公子,你先前的另一份是什么,你以为没有人知道吗?”

  面对江河的质问,安思伟的神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镇静自若道:“我先前的份,我当然知道你很清楚,哈哈…你敢向大家说出来我为什么会有另外一个份吗,我量你也不敢。”

  江河脸上的神一阵子犹豫不决,看来他在衡量得失,之后冷冷一笑不再理会安思伟,我心里有些不解,安思伟是凼鹰分院的军师和护法江河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安思伟是为了他师傅草堂逸士才有了那两个重要的份,也没什么不可说的,难道另有原因?

  青衫老人冷笑道:“九天血魔神好大的气派呀,好浓厚的杀气,这也是维护和平的手段吗?”

  安思伟望着青衫老人道:“这位老人家说的对,我家公子九天血魔神是好大的气派,也应该有这样声势浩大的气派,试问,从古到今,有谁接受使命来维护世界和平,没有吧,这难道不够吗,再试问,闯进绝域的手有谁出来过?”

  安思伟的话让众人一阵哗然,即使是普通人也知道绝域的传说,这个恐怖代名字传了几千年,但没有听出谁成功的闯了出来,他们隐隐约约从安思伟的话中猜测到有人成功的出来了,而且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动到我上。

  当然,像青衫老人和江河等人早就知道我成功的从绝域内闯了出来,当我从绝域内出来时,在绝域外遇到了上千修真者,他们是见证人,只要是在修真界行走的人,在他们的言传下,这已经不是密闻了。

  但是,我就不明白,安思伟说这些做什么,我虽然不怕人知道,但也不想让别人拿着我的事情谈来谈去,再说,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人知道。

  安思伟谈笑自若道:“我这么说大家心里已经知道我说的是怎么回事了,不错,我家公子成功的出来绝域,而且活生生的在大家面前,但是,大家并不知道,我家公子闯入绝域时才十二岁,而且成功的救出了这几千年来被困在绝域的手,这难道不能说明我家公子超人一等的气派吗?”

  安思伟的话再一次给众人震撼,很多人知道也见我从绝域内走出来,当我并没有清楚的说出来,但这时候听安思伟清清楚楚的说出,到真的不可思议,不能想象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能自由出入绝域,并救出被困的手的风范。

  众人惊异的目光再次到我上,我到浑不舒服,内心被起怒火,这个安思伟愈来愈不像话了,一定要将我推到头上吗?

  桑珂倩受到我的愤怒,纤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一双妙目紧张的盯着我,我猛然一醒,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心情,恢复镇静自若的神

  安思伟继续道:“一年前绝域外一役,我家公子毫无畏惧的面对群雄谈笑自若,挥手之间大战飞鹰山庄龙剑城两大修真界实力雄厚的门派,独力击毙两大门派中人仙地仙阶手多人,接着独斗神偷门,炼器门,神龙山三大手,之后,以一己之力攻破飞鹰山庄凼鹰分院,瞬间怒毙上万人,大破千人雄鹰阵红粉阵,瞬间令凼鹰分院十大护法瓦解,令凼鹰分院主蓝鹰萨峻断臂逃遁,惊走黑魔门也就是当年在修真界横行霸道的天魔门余孽黑牡丹,救出被困凼鹰分院的群雄几百人,妙龄少上千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我家公子超人一等的气势吗,那么一夜之间让飞鹰山庄的分院及弟子在凼腊星球上消失,这又有谁能够办得到,再加上紫炎派的师祖,岌山院的长老堂的掌令,以及其它各派的份够不够?”

  这些事情是事实,但并不是我亲自去做,是让机器人去做的,安思伟的话看似说的冠冕堂皇,但是我知道,有些本不是那么回事,起码我受伤的事情他就没有说出来。

  同时我也明白安思伟这么不惜费时间做的目的,他是在给我制造气势,制造在修真界和世俗界的威望,看似他说了一通废话在威胁对方,如果将他今天一系列的意图联系在一起就明白不过了,他首先将我使命揭于众,让众人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再接着利用我与各派之间的纠纷和特殊的关系,制造震撼人心的威望,利用救凤嫽大婶而救出的上千孩子制造一个充霸气而又同时充慈悲之心的善人。

  当然,以安思伟的才智,他刻意制造的气氛达到了目的,而且比他预期的还要好。

  群盗和威龙佣兵团在安思伟的话下惊骇不已,他们总算了解到九天血魔神的真实情况,耳中不断回旋着安思伟的话,同时也到今天不仅仅是九天血魔神对上绝代那么简单。

  他们都知道,飞鹰山庄做为一个修真界的门派,但与世俗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各个国家都受到飞鹰山庄的威胁,如果说不知道龙剑城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还过得去,但没有不知道飞鹰山庄的厉害,群盗虽然有着绝代的支持天不怕地不怕,制造了很多血事件,但在飞鹰山庄弟子面前一无是处,这他们内心有数。

  同时,对他们而言,能被修真界某一个门派看中,那是了不得的事情,而我不仅是修真者,而且有几个吓死人的份。

  绝天等人到趋势愈来愈对他们不利,青衫老人的神更是难看,江河听到安思伟处处针对飞鹰山庄而来,将飞鹰山庄贬低的一无是处,饶是他内心很清楚知道飞鹰山庄的所作所为,但也难以忍受,怒吼一声,疾扑向安思伟,同时双掌一扬,两道犀利的气劲尽往安思伟的上招呼,夹带着怒火的气劲翻天覆地。

  安思伟面对江河犀利的气劲,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依然镇静自若,似乎这两道犀利的气劲不是针对他而来,而望着众人道:“既然如此,我家公子有没有代天执法的能力大家心里有数了,今天,我家公子就是奔着绝代而来,绝代的所作所为已经侵犯到了凼腊分盟维护凼腊星球的责任,现在,不是绝代的人可以站在一旁,如果硬要手绝代的事情,替绝代承担责任,那么,凼腊分盟将视为绝代的弟子一视同仁。”

  在众人不由心中一紧的同时,一旁的地虎以不亚于江河的速度闪挡在安思伟前,双掌一挥,接下江河的一击。

  轰!气劲四溢,余威不绝,众人到脑门子一震,内心骇然,这才是手的打斗,尽管才是一击。

  江河和地虎两人形一振震,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看似两人不相上下,不负责任,但是地虎比江河多退一步,这说明地虎的修为比江河的差一些,江河做为飞鹰山庄的巡察使,果然又不俗的修为。

  而这时安思伟的话也说完了,冷笑一声,不管飞鹰山庄的弟子是不是退出这场纠纷,返回到我边,面对我冷厉的神,安思伟好像没有看到的样子,而且还对我抱拳施了一个礼后站在我边。

  而江河和地虎分开之后再次相接,江河一挥手,一只雄鹰出现在手掌上,蓝雄鹰雄姿英发,顾盼之间鸣声不绝于耳,盯着地虎等待主人的命令扑击。

  地虎冷冷笑一声,银剑一立,化为一道银芒,手而出,在头顶盘旋,随时有噬一切的准备。

  江河冷叱一声道:“去!”

  蓝雄鹰一声长鸣,双翅一展张牙舞爪的扑向地虎,利爪不断的伸缩着,刚劲有力的大翅卷起广场上的灰尘,天飞扬。

  地虎一点印决,盘旋在头顶的银剑如一道利箭,急速击雄鹰,并直雄鹰的腹部,想将雄鹰击毁。

  同时两人影闪动,挥动双掌夹带着犀利的掌劲击向对方,瞬间相接。

  轰!啪!两声巨响震耳聋,在绝代腹地的广场上响着,轰是两人掌劲相接后产生的影,而啪是鹰剑相接后的结果。

  不待众人看清楚两人两法宝相接后的结果,人影闪烁,一触既分,接着再次相互扑击,瞬间的变化让人眼花缭,应接不暇。

  但我看出,不管是法宝还是两人的掌劲,地虎都处于劣势,而江河处于优势,略胜一筹,在修为上地虎不是江河的对手,输给江河是早晚的事情,但是,战场的情势瞬息万变,看临场的发挥,修为只是一个方面而已,就看地虎有没有其他应变能力了。

  江河和地虎两人也意识到自己的优劣,两人在硬碰了两次后,地虎迅速移动形寻找机会攻击江河,而江河紧紧的盯着地虎的形,想在一击击败地虎。

  一地虎一阵子移动,到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不得已在闪动中挥掌劈出犀利的一掌,同时,银剑环绕着雄鹰让雄鹰无法腾出手脚攻击自己。

  就在这时,江河倐地接了地虎一掌,接着影一闪,急速的扑向地虎,地虎在江河影闪动时双掌护体,但江河扑向地虎的影在半空中一个转折,急速扑向银剑。

  地虎立即明白江河的意图,连忙疾点大印决,银剑刚想返回地虎边,被面扑来的江河一道真元罩住,雄鹰一声长鸣,急速扑向地虎,地虎知道大势已去,不甘心的向雄鹰疾挥出双掌,犀利的掌劲啪啪啪的击在雄鹰上,而雄鹰形一顿,但是,江河利用地虎攻击雄鹰的同时,单掌急速劈出一道气劲直扑地虎。

  轰!击中在地虎口,地虎闷哼一声,形急速后退,口角下一丝血线,瞬间的变化让地虎忙于应付,败在江河的手下了。

  而江河一击成功,形不停,再次急速扑向地虎,想将地虎一举击毙,犀利的掌劲毫不留情的向地虎上招呼。眼看地虎将要在江河的手下失去生命,一条人影从我这边闪动,急速赶在江河攻击到地虎之前接下了江河的犀利攻击。

  轰!气劲四溢,两条人影一触既分。

  江河向后一个倒翻,落地之后打量刚才接下自己一击的人,之间对方是个年轻人,冷冷的望着自己,内心一阵惊讶,对方的修为不下于自己,但年龄比自己小了很多,但接下了自己突然间的犀利是事实。

  不待江河有所表示,只见这个年轻人冷声道:“九天血魔神摩下,化丹领教飞鹰山庄的雄鹰的威力,请指教!”

  江河在化丹镇静自若的神下,内心到一阵子心虚,知道这个化丹比刚才的地虎修为要,内心一点把握也没有,但在神中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冷冷的望着化丹,蓝雄鹰在他头顶张牙舞爪。

  在利用化丹接下江河一击的同时,飞龙忙将受伤的地虎扶了下来,地虎来到我面前,脸上有愧,想说什么。

  我微笑道:“受伤不要紧,你输的并不冤枉,江河的修为你不止一筹,能和江河相抗,你表现出,很难得,不要放在心上,我这里有颗疗伤丹药,你先疗伤吧。”

  地虎接过丹药,知道我并没有生气,内心也到舒服多了,下丹药,在一旁盘下来疗伤,同时有两个弟子护在他旁替他护法。

  而场中的化丹和江河两人在一阵对望后,形动了,打斗的情况和前一场大同小异,但是,化丹一改地虎以快制慢的策略,冷静的在原地望着江河,而江河却动了,是雄鹰掌劲齐发,同时向化丹攻击。

  化丹长笑一声,不待江河的形扑来,剑化飞虹,手而出,带着一道银虹避开雄鹰直接犀利江河,同时体迅速上升,点在雄鹰头顶,借着一点之力体一个倒置,头下脚上,扑击江河。

  江河没有想到化丹不接自己的法宝,而是直接避开自己的法宝攻击他本人,一般来说,都先与法宝对抗,然后腾出手脚攻击法宝的持有人,但化丹正好相反,但这样一来也很危险,搞不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化丹兵行险着,毫不犹豫的使用出来。

  江河急忙双手疾舞,护在全,化丹的剑被江河挡住在护体真元之外,但是,不等他反击,花丹已经利用下击的速度夹带着冲击力掌劲吻上了江河的口。

  江河内心骇然决,但又没有机会反击,只口一痛,口中一,带着一血箭向后疾,化丹冷哼一声,大印决一点,一道光芒追着江河后躯,急速扑去。

  同时,对方阵营姓木的旁边的老人一声怒吼,影快如闪电式扑向斗场,在形闪动的过程中一道蓝的气劲袭击向吻向江河的银光芒。

  但是,在老人怒吼,发出蓝气劲的同时,我们这边阵营同样扑出一条人影,发出一道气劲袭击老人,老人如果不收回拦向银光芒的气劲,那么势必为这道气劲所伤,电光石火间,老人毫不犹豫的撤回气劲,击袭击向他的犀利气劲。

  情势紧张万分,众人内心极为紧张,被瞬间即逝的变化所震惊,也不由自主的对万分紧张的情势极为关注。

  啊…一声惨叫声扬起,银光芒吻上江河的口,在吻上的同时,光芒穿过江河的口返回化丹手中,同时带起一血雨,而血雨过后,江河的尸体倒地。

  接着啪…一声巨响,老人和我这边的人影掌劲相接,发出震耳聋的响声,两人一触既分,然后冷冷的望着对方。

  老人神中带着狂暴的怒火,是为他没有制止化丹的剑劲所愤怒,也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阻止了自己救人而愤怒。

  我看出袭击老人的是岌山院的弟子,但不知道他叫什么,没想到他能制止老人的犀利气劲,从他与老人相接发出的余威看,有不俗的修为。

  老人怒极为笑道:“好,不错,不愧是九天血魔神的手下,心狠手辣,告诉我年轻人你的姓名,让我知道是什么人阻止了我岸傲的救人。”

  岌山院的弟子一声长笑道:“在下是九天血魔神摩下一个不成材的队员,老丈称呼我鱼卫山就是了。”

  易腾望了一眼安思伟,显然易腾不知道对方的份,而安思伟立即明白易腾的意思,在我边介绍道:“这个岸傲是飞鹰山庄长老堂的长老,其它的我也并不清楚,不过,飞鹰山庄长老堂的长老有过人的修为,一个个心狠手辣,一直在长老堂修,想不到出现在绝代,很不简单。”

  我听着安思伟的介绍,内心一紧,这么快就与飞鹰山庄长老堂的手会面了,这不是好现象,在我没有周全的准备下,我内心不想与飞鹰山庄长老堂的手会面,但依现在的情势看,我不得不面对了。同时也佩服安思伟的阅历丰富,尽管他今天的表现让我很生气,但也承认他有过人的一面。

  易腾接口道:“岸傲出现在绝代我可以猜测出一二,飞鹰山庄在凼腊星球的实力在一夜之间消失了,这对飞鹰山庄来说不是一件小事情,而且,冰在攻破凼鹰分院时击败了十大护法中的几位,并将分院主蓝鹰萨峻必败断去一肢而逃遁,这对飞鹰山庄来说是不小的打击,他们派出长老堂的手出来探查事情的始末也是正常的,但是,飞鹰山庄在凼鹰星球上的势力瓦解让他无从下手,那时候我们又在分盟内没有任何人出来活动,从今天的情况看,飞鹰山庄与绝代有亲密关系是无可置疑的了,那么,岸傲找上绝代也是合情合理,只是为什么拖延到今天,那就不是我能猜测到的。”

  我望了一眼安思伟,安思伟接口道:“从种种迹象表明,岸傲一直在绝代做客,他们也预到我们不会放过绝代,我这么说也不是无稽之谈,公子在绝域和分盟面对群雄时,隐隐约约出有手世俗界的意思,有心人可以从中推测到公子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我想岸傲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没有把握,抱着侥幸之心在绝代等待,接下来我就不用说了。”

  我将易腾和安思伟两人的话前后对应,也觉得两人猜测的有道理,内心也暗呼侥幸我这次因为不放心耷伽和易腾两人而跟着前来,如果没有我跟着来,他们面对这样修为深的手,结局是什么样子,很难想象,也许我留下的这点实力会成为对方的口中之食。同时也到有易腾和安思伟这样的智囊团在边,不用自己去绞尽脑汁动脑筋了,当然,是指的是他们不要自作主张将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硬着我去做的话,也不再理会两人,望着场中的两人,想看看这个叫岸傲的长老有多大的实力。

  而在鱼卫山不疾不续介绍自己的份后,老人岸傲点点头道:“那么接下来是接我的攻击还是另外换人,小伙子,我给你选择的机会。”

  鱼卫山知道对方看出自己的修为虽,也不是他的对手,给自己机会,但同时因为眼前这个老人将自己小看而内心怒火大盛,沉声道:“九天血魔神手下没有发生面对强的对手而逃的人,小子不材,也不愿作出有损九天血魔神威名的事情,希望老丈手下留情。”

  岸傲眼中光一闪道:“勇气可嘉,后声可畏,那你就接着了。”

  鱼卫知道对方的出自己很多,内心也打起十二分的谨慎,冷静地望着对方。

  我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明知不敌,何必硬着头皮抵抗,我什么时候教过他们面对超过自己不止一筹的对手时宁可受伤也不退场,不由自主的冷哼了一声。

  桑珂倩时时刻刻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这时当然也明白我冷哼的意思,不由到好笑,低声道:“鱼卫山说的事实,九天血魔神手下没有逃的人,这是你教他们的,而且每一个人动知道,不信你问问其他人。”

  我一愣,这到奇怪了,我什么时候讲过,讲过我能不知道吗,不由望向其他人,其他人很配合的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我有说过。

  我再次望向桑珂倩,确实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讲过这样不合理的话,桑珂倩轻声道:“你是没有亲自说出来,但你是用你的行动告诉他们的,你在面对手,宁可受伤也不让其他人接手,一直到将对方击败,你边的这些人对你的这种行径佩服的五体投地,有样学样,不是你教他们的吗?”

  我惊愕的望向其他人,耷伽等人不由自主的点头,意思是没错,我不由内心苦笑,你们不学好的,学那些做什么,但自己宁肯受伤不让老鬼接手也是事实,可是,如果老鬼一出手是什么后果谁能知道,谁有能保证他按理出牌,我也是有苦衷的,无奈的将目光移动场中剑拔弩张的两人上。

  岸傲大刺刺的站着,等着鱼卫山攻击,他不屑出手,而鱼卫山明知对方不屑,但也无奈,饶着对方转动,寻找对方的弱点。

  一阵子的转动,鱼卫没有找到对方的任何缺点,不得不承认对方的修为出自己很多,对方有意无意的释放出的气息,不断在上翻转,将他护起来,无论自己如何转动,也无济于事,这样下去不是一回事。

  内心有些焦急的鱼卫知道自己要败给对方是必然结果,也不再耽误时间,冷吼一声,在转动的过程中利剑出鞘,化为飞芒,向对方,同时转动的形不停,而且转动的更快,他知道这一击难以影响到对方,但又如导火线一般引发对方的攻击,所以不指望能伤敌的同时急速闪动形,希望能避开对方的攻击。

  岸傲动了,如鱼卫山所料到的一样,鱼卫山发出的寒芒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但引发了他的攻击,顺着寒芒攻击的方向闪动形,挥掌之间,犀利的气劲先发制人,扑击鱼卫山。

  鱼卫山到庞大的力犀利而来,暗呼侥幸,幸好只是余力,如果正面击中,那么就不会单单是庞大的力而已。

  一击落空,岸傲微一愣,呃的一声,似乎也到意外,但只是微微一愣而已,随即两手车轮般闪动,一道道犀利的气劲一接一劈向鱼卫山由于移动速度过快而产生的幻影。

  这时的鱼卫山不但力大的惊人,而且自己好似陷入泥摊,寸步难行,斗大的汗珠顺着额头而下,但依然咬牙支持着,在庞大的阻力下影依然快速的闪动着。

  我望了一眼安思伟,这里除了我和桑珂倩就轮到安思伟手最了,现在该这个惹事的家伙出手的时候了。

  安思伟明白我的意思,轻声一笑,形拔地而起,合向岸傲,口里笑道:“九天血魔神手下安思伟会一会飞鹰山庄长老堂的手。”

  但是绝代的人怎么会给安思伟这个机会,绝天一声冷叱,怒声道:“会你的人来了,接我一剑。”

  绝天的剑化成一道犀利的气劲击向安思伟,想在安思伟入鱼卫山和岸傲之前阻止,所以毫不犹豫的出手阻拦。

  耷伽一点头,形离地而起,哈哈笑道:“绝天你是绝代的主人,我是凼腊分盟的主事人,你的一剑我接着就是。”

  耷伽在形离地而起的同时挥动软剑龙腾,毫不犹豫的劈向绝天,绝天如果不怕自己死在耷伽手下可以不理会,但是他不是不怕死的人,所以将攻击安思伟的剑反向耷伽。

  在同时绝天手先的三大护卫,四大堂主急忙扑出阻止耷伽,而卡髯撒和小安利等人见到对方的三大护卫,四大堂主扑出,想也不想闪而出。

  对方只有绝天的师傅青衫老人和飞鹰山庄姓木的没有出手,其他人全部上场,而青衫老人无视热闹的场面,冷冷的望着我,姓木的想上,但又到不妥,在一旁不断的着手。

  现场极为混,安思伟首先在鱼卫山和岸傲中间,鱼卫山乘机退开并接上随后扑来的四大堂主中的黑龙姜家回,鱼卫山在岸傲手下难以发挥优势,但与黑龙姜家回对着就不同了,尽管黑龙姜家回是绝代的四大堂主之一,有不可忽视的实力,但是,在鱼卫山的剑势下尽力相抗。

  黑龙姜家回是一个年龄在四十左右面沉的人,手中使用的一把单刀,有着丰富的打斗经验,冷静沉着的对抗着鱼卫山。

  而同时,耷伽接上了绝天,两人都是修真者,一个老当益壮,一个年轻有为,两人斗的热火朝天,不分胜负。

  小安利接上了四大堂主之一的红燕子水丽虹,红燕子水丽虹手中的兵器同样是彩带,极为华丽,舞动起来配合上她的妖艳,极为人。

  而小安利正好相反,神中带着纯洁和安详,舞动着凌彩如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仙子,小安利的实力修为过红燕子水丽虹,但是在红燕子水丽虹的一些荡那以入耳的话下,小安利不由到面红耳赤,再加上她有着好兵器而没有丝毫杀气,与红燕子水丽虹斗了个旗鼓相当。

  卡冉撒找上的是四大堂主之一材魁梧,一蓝衫的蓝虎离羊,卡冉撒的伤势在进入绝代心脏后向我一再暗示要丹药,不得已我给这个愣头青,如果不是耷伽没有点头同意他上场,这个愣头青早就忍耐不住上场了。

  他找上蓝虎离羊就是看在对方材魁梧有力,手中使用着一把大刀,想和对方硬碰硬接几招,他不想和那些使用花巧的动手,觉得硬碰硬打斗最过瘾了,所以特意找上蓝虎离羊,而蓝虎离羊与想象的一样,没有使用花巧动作,一接上手就轮着大刀硬碰硬砍,但卡冉撒知道自己的兵器威力超群,怕没了对手没得打,并没有用重剑剑刃与蓝虎离羊的刀刃相接,而是以剑想碰,所以两人棋逢对手,同样斗的有声有

  易腾接上的是四大堂主之一的黄鹤加远,黄鹤加远是一个年轻人,和他的外号一样,他是一个在打斗中喜移动影的人,以轻灵轻巧为手段,而易腾正是一个喜用智不用力的人,所以,这一对同样是将遇良才,以轻快的影闪动寻找对方的弱点。

  而绝天边的三大护卫被一个叫林扬洲的紫炎派弟子接上,三大护卫有不俗的实力,但毕竟是普通人,而林扬洲似乎也无意下杀手,只是在三人的剑影刀中闪动,没有出手攻击。

  场上双方除了安思伟和岸傲两人冷冷的望着对方没有动,小安利只是防守没有攻击红燕子水丽虹外,其他人斗的极为热闹。

  一时间,场上人影闪烁,剑影刀光光芒四,怒吼声和冷叱声夹杂着兵器相碰撞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看的众人眼花缭,目不暇接。

  我不由大皱眉头,这样混的情形不是我想要的,但局势也不由我来控制,再加上青衫老人盯着我一动不动的目光,我冷冷的看着双方混不堪的场面。

  青衫老人也对这种混的场面到不耐,已经从他的神出来,继而望着我道:“九天血魔神,这个名号很浓厚的杀气呀,但是,年轻人,你觉得这样混的局面很有意思吗,不怕折了你九天血魔神的威风?”

  青衫老人在向我说话的同时,眼中光疾,他不屑这种混不堪的场面,但也被双方烈的打斗起了浓厚兴趣。

  我现在还没有打算出手,对青衫老人的叫阵不以为意,再说,我猜测对方另有超级手没有出面,一旦我上场,对方超级手突然袭击,我带来的这些人虽然有不错的修为,但在超级手下难以对抗,瞬间的打击会让我失去很多人,虽然安思伟自作主张将我的份抬的很,但事实上我的人力有限,凼腊分盟就这么一点点人手,任何一人失去都是极大的损失,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我望了一眼还没有出手的神门花芸,这个时候该她出手的时候了,尽管她抱着异心跟在我边,但暂时在没有出真面目时,她还是我的人,而且她是凼鹰分院的十大护法之一,实力与安思伟相比,只不低。

  花芸到也干脆,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对青衫老人生出惧怕之,纤手中桃花一展,缓步走向青衫老人。

  青衫老人见我没有出手的意思,而是派来一个小丫头出面,一种不被对方所重视的觉在他内心产生,怒吼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芸以极为悦耳的声音道:“晚辈九天血魔神手下花芸,请前辈指点。”

  青衫老人望着花芸手中的桃花,眼光连闪,不禁问道::“手持桃花,桃花仙子是你什么人?”

  花芸依然是悦耳的声音,对着青衫老人极有礼貌道:“是晚辈恩师。”

  花芸的回答似乎在青衫老人的意料之中,青衫老人点点头道:“你还算诚实,但是小丫头,我与你师傅桃花仙子有几面之缘,看在桃花仙子的面子上我不想伤害你,你还是退下吧。”

  花芸摇摇头道:“想不到前辈与家师相识,晚辈到很兴,但是晚辈已经离师门,跟在王公子边,到是让前辈见笑了。”

  青衫老人眼中寒芒一闪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人。”

  花芸道:“请前辈手下留情。”

  从他们两人的对话中我听出青衫老人认识花芸的师傅桃花仙子,因为桃花仙子不想伤害花芸,我第一次知道花芸的师傅就桃花仙子,很想知道青衫老人的大名,但是两人并没有提起。

  青衫老人和花芸可以说无意打斗,只不过是受到局势所支配,不得而已,花芸手持桃花等着青衫老人攻击,而青衫老人自持出花芸一辈,不屑向晚辈出手,另外,他的目标是我而不是花芸,所以两人之间形成对持,谁也没有出手,也等着对方先出手。

  青衫老人等了一会到不耐烦了,对花芸道:“小丫头,如果你不出手的话就回去吧,没必要耗在这里。”

  花芸道:“晚辈怎么敢在前辈面前放肆,晚辈等着前辈出手。”

  青衫老人被花芸气的哈哈大笑道:“小丫头,那你接着就是。”

  青衫老人随手一袖,长袖袭击向花芸,而花芸也看出青衫老人的这一袖表面看很随意,但实际上暗含极为厉害的杀着,也不敢大意,手中的桃花一展,瓣瓣桃花漫山遍野般的飘舞,围绕着青衫老人飞舞。

  青衫老人扬声长笑道:“我以为多年不见桃花仙子会闯出什么新的花样,但从小丫头你的出手来看,还是老样子,桃花仙子也不过如此而已。”

  花芸的桃花在青衫老人周舞动,青衫老人看似无意的挥动着长长的袖,但在周形成了一道气墙,桃花只要碰到老人的气劲就回被击回。

  而花芸同到青衫老人对恩师口中带着不屑一顾,内心不由有气,飞舞的桃花愈来愈多,将青衫老人包围起来,之间到一个由桃花组成的圆形花团在急速的转动着,而青衫老人就在花团中心。

  而场中其他打斗的双方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首先是与绝天手下三大护卫对抗着的林扬洲,他本来不想伤害对方,但是三大护卫不但不识时务,而且一再猛下杀手,如果不是他修为过这三人,早就被这三人砍成几块了,内心一声冷哼,手中的剑一振,产生三道幻影,分击三人,三大护卫以为对方和先前一样不会下辣手,但到劲部一痛,连痛叫声没有叫出碰然倒地,林扬洲看也不看一眼,返回我前施了一礼,在我点头表示很不错后,站在一旁观看其他人的打斗。

  另外一场,也就是耷伽和绝天这一对,耷伽的修和绝天相比还差一些,但是一开始耷伽就利用兵器的优势,用龙腾毁了绝天的兵器,令绝天大吃一惊,只好空手对抗有真犀利兵器的耷伽,无可辩驳,绝天每一次劈出掌劲,都让耷伽寸步难行,但是,耷伽的龙腾给绝天带来的威胁也不小看,两人就在这种情形下小心谨慎的攻击着对方,而同时也小心翼翼防守着对方的杀着,但是随着时间的逝,两人逐渐到不耐。

  两人不约而同的减少闪动,大有硬碰硬的趋势,用桑珂倩的话说,这些人我没有亲自说出面对强敌宁可受伤也不能逃,耷伽正是抱着这种心理,我在绝域和凼腊分盟的冷酷深刻的印在他心中,此时,他突然间硬拼着接了绝天一击,在到翻天覆地的气劲猛烈的袭击到他口之前,左掌硬生生的劈向绝天,这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而耷伽在劈出左掌的同时,龙腾紧跟着以再不能快的速度袭击向绝天的口。

  绝天内心一惊,对方明知道在修为上不敌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硬换一击搞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他内心刚有这样的念头,但看到耷伽接下来的动作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内心骇然决,百忙之中想闪开袭击而来的利剑,但是,这是耷伽拼着生命危险预谋的一击,饶是绝天的修为比耷伽超出很多,这时候也难以避开,在一声长长的惨叫声中,这个控制着绝代给萨都等国家制造了不知道有多少灾难的枭雄终于死在耷伽的剑下。

  随着绝天的倒下,惊骇了很多人,首先是广场在安思伟犀利的口舌下摄服的群盗,他们在绝天倒下的同时意识到绝代从此以后成为过去,从绝天倒下标志着绝代的结束,有些人想逃走,但想到刚才有人逃出外围而被截住而返回来,便打消了逃走的念头,死心踏地的等着分盟令的惩罚。

  其次是青衫老人,在绝天倒下的一瞬间包围在他周的桃花轰的一声发生爆炸,紧接着他的影急速闪向绝天,看到龙腾穿过绝天的口返回耷伽手中,怒吼一声,如惊雷般爆炸在众人耳边,让受伤极为严重的耷伽形一,差一点儿龙腾从手中掉到地上,而青衫老人知道绝天已经没有生望。

  狠毒犀利的眼睛望向耷伽,怒极之下长笑一声,猛挥出一掌犀利向耷伽,同时形拔地而起,急扑想耷伽。

  我冷笑一声,形不动,随手一扬,一道白光遥遥截住青衫老人犀利向耷伽的气劲,在截住的同时白光卷住耷伽,随着白光的返回,耷伽被轻轻的带到我边,我随手喂他服下一颗九转丹,笑道:“老朋友,你这一次表现确实不错,但是也太危险了,下不为例。”

  耷伽想说什么,但是在我的真元所罩下说不出话来,只用眼睛表达他的意思,眼睛里尽是得意之,而另外一个意思就是说我是向你学的。

  我苦笑道:“你们就不能学些别的吗,非要学习这些,你知道吗,如果不是绝天估计不足,现在倒在地上的是你而不是他。”

  耷伽眨了一下眼皮,神中大是得意,意思不言自明,他对自己的智慧很有信心,虽然凶险,但结果和他的想法没有多大的出入。同时耷伽的眼睛向外瞪,示意着什么。

  我冷冷一笑,示意他放心,随手翻腕向外一挥,轰!扑击而来的青衫老人形连连往后退,他本来想扑击耷伽,但被我发出的气劲阻止,并将耷伽带回,青衫老人在怒火大盛之下不顾一切向我攻击而来,不要看我在与耷伽聊天,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在我的注视之下,岂能让他得手。

  耷伽得意的一笑,用眼睛表示下面的给我了,他要疗伤了,其实,我罩在他上的真元一直没有收回,在帮助他疗上,这小子为了击毙绝天,所受的伤极为严重,骨几乎都碎了,难怪他急着疗伤。

  我笑道:“下面的给我吧,相信不会让你凼腊分盟蒙羞就是。”

  耷伽一笑,接着闭上眼睛疗伤,我望向又急有怒的青衫老人,青衫老人被我随手一击击破了雄心壮志,两只眼睛充惊骇之,望着我似乎难以置信。

  当然,他可能一直掌握着有关我的情况,对我在绝域外和凼鹰分院的行径一清二楚,但是他没有想到我在接下了黑牡丹一击中了黑魔功气息后,因祸得福,修为反而跨入了地仙上阶,这不是他意料到的,所以到难以置信,也在站在那里不敢轻易向着的我下手,神极为尴尬。

  而在绝天倒下的同时,与易腾相对抗的黄鹤加远觉得没有必要在打下去,跳出打斗圈内,闪在一旁,而易腾并不想致死对方,所以收扇返回己方阵营。

  小安利是被迫和红燕子水丽虹打斗,红燕子水丽虹见到绝天已死,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即使能赢也没有任何意义,一个本就无心,加上另一个无意,两人的打斗不了了之。

  到是卡冉撒和蓝虎离羊打的难分难解,卡冉撒为了尽兴一直没有毁坏蓝虎离羊的大刀,即使这样,蓝虎离羊的大刀已经破破烂烂不成样子,在绝天倒下时蓝虎离羊就想罢手,但卡冉撒难得遇到一个对手,怎么能放蓝虎离羊轻易离开,而蓝虎离羊也被卡冉撒起了斗志,大刀一挥,与卡冉撒比拼起来。

  同时,岸傲和安思伟在绝天倒下时两人动了,安思卫手中闪现出一支金笔,而岸傲掌上的是飞鹰山庄的招牌发包雄鹰,但是同样的雄鹰,岸傲的雄鹰是金的,不论是威势还是鸣叫的声音,都比其他人的要超过不知多少倍。

  安思伟的金笔比他师傅草堂逸士给我的翠绿笔要大一些,但安思卫手中的金笔我能觉到作为一件法宝释放出的气息,而草堂逸士给我的翠绿笔却觉不到任何法宝的灵力,让我到不解。

  随着两人法宝亮相,气氛趋于紧张,安思伟的气势隐而不发,岸傲的气势与他的名字一样傲气十足,从外表出气势看,安思伟不堪一击。

  在众人的注视中,金鹰展翅鸣叫,金笔划出一道金芒,成了一个简单的一字,瞬间相接,同时两人的影倐的移动起来。

  仓!笔鹰相吻,金笔点在金鹰的嘴角上,金鹰一声哀鸣,返回岸傲手中,岸傲大吃一惊道:“你…你…你以前隐藏实力…”

  安思伟冷声笑道:“不错,我在虎牢,如待宰的羔羊,能不保留实力吗,若大的飞鹰山庄可笑无人能够发现,应该到惭愧!”

  显然两人初次相接,岸傲估计错了安思伟的实力,他以自己的掌握的资料来估计安思伟的实力,吃了一个暗亏,这也不难理解,以安思伟的智谋,没有几分保命的能力,岂敢进入凼鹰分院兼两职。

  岸傲狠声道:“哼,隐藏实力又如何,我要你同样在我金鹰下授首。”

  安思伟不以为然道:“发狠话是没有用的,我劝你现在乘机离开绝代的是非圈,绝天已经死了,绝代瓦解是不争的事实,你现在赢了我又如何,也改变不了绝代的命运,这是明智之举,现在走还来得及,如果你还想斗下去,那时候再想离开为时已晚。”

  岸傲心里一阵子犹豫不决,他不用安思伟提醒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但是…突然间想到什么,冷哼一声道:“能不能改变绝代的命运现在言之过早,我能否离开也不关你的事情,而在这之前,你先接下我的金鹰攻击再说,能活下来你再发狠吧。”

  安思伟心里冷笑,你既然想死也无可挽回,可惜了自己的一番打算,也不再劝说岸傲,手中的斤笔一挥,准备发动攻击。

  在安思伟劝说岸傲离开时,我心里一愣,这个安思伟会有这么好心,随即想大他的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不知道他这一次又在岸傲上打着什么注意,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他让岸傲离开与我有极大的关系。

  安思伟与岸傲再次相,岸傲也不敢小看安思伟的实力,金鹰在利爪的伸缩中尽量闪开金笔的威力,不敢轻易与金笔相接。

  而安思伟手中的金笔不再是简单的字体,而是极为复杂化的字体,每一笔的划动金光中夹带着雷鸣之声,岸傲虽然作为飞鹰山庄长老堂的一个长老,但是,面对安思伟的金笔到束手无策,安思伟每写出一个字,他到这个字以不可思议的形式击中自己,那种刺痛难忍让他忍无可忍,但又没有办法化解。

  我看着安思伟龙飞凤舞的字体,到同样的不可思议,安思伟的这中以笔做为法宝,在修真界来说真是希奇之举,但我也看出安思伟没有尽力,在紧要关头放松攻击,这样才让岸傲有机会再次返攻击。

  正在岸傲难以支持的时候,客厅内影闪动,急速落在客厅前面的台阶上,而正中的是一个,我也不陌生,她就是黑牡丹,想不到就在这里有碰到他了。

  黑牡丹边站着两男两,两的年龄在二十左右,长相秀丽,一个带着几分妖艳,两着黑劲装,将玲珑材展现在众人眼前。

  两难一个在三十左右,着白衫,显得魁伟英俊,另一个是老人,拔,神矍铄,如果不是他眼不断出的光,也许让人到是一个和蔼的普通老人。

  在众人的注视中黑牡丹嘻嘻笑道:“小伙子,能承受黑魔功一击而安然无恙,并且修为大进,可喜可贺。”

  从群盗的神中我判断出他们也不知道黑牡丹何时出现在绝代内作客,那就是说只有绝天几人知道,面对黑牡丹我冷声不语。

  而黑牡丹继续笑道:“我说过,只要你不死,我们就会有相见之,想不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希望你今天依然能接下我的黑魔功而安然无恙…”

  黑牡丹的话还没有说完,而也在这时,我后有两颗亮晶晶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向黑牡丹,速度虽然快,但岂能放在黑牡丹眼里,不以为意的大袖一挥,想挥开这两颗亮晶晶的小玩意。

  众人到惊讶不已,而我内心一阵好笑,这两个小家伙今天一直表现很乖巧的,怎么突然间凑起热闹来了,但也不敢大意,知道这两颗亮晶晶的东西的威力,忙发出一道白光将广场这边罩了起来,包括群盗在内。

  黑牡丹一怔,觉得我这举动有不同寻常的含义,内心一惊,忙调动真元护体,也顾不得其它了。

  轰!轰!两正惊天动地的巨响以翻天覆地的气势在客厅前爆炸,而客厅承受不了巨大的爆炸威力,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半个山头随着客厅的倒塌而倒下!

  而随着爆炸让众人震惊的瞠目结舌时,寒儿和火儿两个小家伙兴的拍着小手叫道:“炸死她,炸死她…”

  在我全力以赴抵抗爆炸所带来的铺天盖地的威力时,两个小家伙得意的从竹剑两丫头怀一跳而出,一个跳到我怀里,一个跳到我肩膀上,同时扭动…

  ____________________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