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试炼法决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试炼法决
  第一百二十五章试炼法决

  我依然冷冷望了一眼合元,眼神中带着不屑,之后又将目光移动梁成等人上,说实话,我对颜望没有什么好,他负责北极分院,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即使不死在合元手下,也不会逃过我的掌下,现在死人免得我麻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冷静的对方军师也没有想到合元会有此举动,但他毕竟是非常人,知道合元是将恼羞成怒发在颜望的上,他惊骇于合元的毒辣手段和随心所的个,内心有着想法,神中却没有任何变化,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一个应对不妥,他的下场和颜望没有多大区别,而他也没有颜望的超修为,不可能避开对方的毒手。

  合元击毙颜望后,立即将目光移动到我上,我的态度让他极为恼火,再加上阵法中的弟子逐渐要被吃掉,已经到了他非出面不可时候了,冷冷地望了一会开口道:“小子,还不将阵法中的人放出来。”

  我内心冷笑,好大的口气,要我放人,真亏你想的出,你以为你是恭奉我就怕了,我偏不放看你怎么样,有本事你自己去救出来。

  合元见我没有理会他,涨红着脸上散发出一个超级手应有的气势来,这是准备动手攻击的先兆,可见合元已经忍无可忍了,快要爆发了。

  超级手的气势非同小可,随着合元释放出强烈的气势,他后的普通弟子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力铺天盖地的上,呼困难,聪明一些的弟子知道是合元释放出的气势,只要避开就会好一些,在如山般的力下向后移动。

  而我们这边的人也有着相同的觉,他们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由超级手释放的力,尽管他们的修为比对方的普通弟子出不止一筹,但是,处境却相差无己,主要是合元是针对我而来,他们糟了池鱼之殃。

  我也暗中调动真元在经络中急速旋转,九转塔早就进入这里后释放了出来,在上空盘旋着,这时候可以随时随地的攻击对方或者防守对方的攻击,我知道合元的修为超出我甚多,也许不低于老鬼,但是,我内心却期望一斗,我体悟出九转塔的九字法决后,一直想知道九转塔现在的威力,而我边的人除了安思伟的修为还可以抵抗九专塔的威力以外,其他人难以抵抗住,我也不敢,现在的九转塔的威力如何,我自己也不清楚,假如说有些意外或者差错,那就是无法弥补的伤害。

  除此之外只有老鬼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他的修为以我现在的修为,即使使用九转塔攻击,也讨不到什么便宜,而且,老鬼一旦动起来随心所,不过瘾决不罢休,我还真怕他带来意外事故,现在有合元这样的手在眼前,是最好试用九转塔的机会。

  合元眼睛内寒芒一闪,望着我道:“小子,如果你现在还能将人放出来,还有商量的余地,不然的话,嘿嘿…”商量的余地?我真难以置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对自己人都可以随便下手,我今晚已经让他威风扫地,怎么会放过我呢,可见这是一个狡诈百出的人,同时,他一再叫我小子,让我到生气,哼了一声道:“合元恭奉,你也不用假惺惺的说一些费话了,不要出阵法中人的,连你自己都出不了这个分院,你还是先顾你自己吧。”

  合元没有到我这么无视他的存在,本就没有将他这个恭奉放在眼里,狂笑道:“哈哈…说的好,小子,很久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了,你小子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难怪我觉得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原来你小子搞的鬼,不要忘记了,你小子落在我手里以后我照样能来去自由,哈哈…”我和合元的话令对方的普通弟子大吃一惊,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已经再这里做了手脚,如果真的出不去那么他们怎么办?他们这才发现自己小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难怪颜分院主先前低声下气的说话,而现在他们对合元也没有多大的信心,不过,也将希望寄托在合元上,因为,他们知道这里合元的份最

  合元的狂妄态度怒了我,我岂能怕他,大骂道:“人面兽心,不知辱,我看你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合元倐地从园地腾空而起,急速的向我扑了过来,庞大的气劲同时从手中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劈波斩般向我了下来,我的话极为尖酸刻薄,尽管合元对自己的行径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不觉得损人利己行为不端,但在这个时候被人特意指出来也有些受不了,怒火之下不再和我理论,直接攻击。

  我随手向后一挥,一个结界罩在疗银法等人上,我可不想在与合元对抗的时候疗银法他们被虎视眈眈的风起中这样的超级手攻击,以他们的手现在难以对抗像风起中这样的手,只有令自己无后顾之忧才能静下心来对付合元,试试自己新体悟出来的法决。

  在挥手的同时,另一手印决点出,九转塔瞬间在上空现并截向合元,将合元的犀利攻击遥遥阻止,合元夹带着怒火的攻击非同小可,可是硬生生的就这么停了下来,而这老小子似乎也知道九转塔的厉害,不敢过于深入,但是,他发出的气劲不因为人的停止前进而收回去,依然向前扑出,被九转塔截住。

  轰!一声巨大的响声在塔与气劲的接触下爆发出来,九转塔在响声中成功的阻止了强大的气劲后返回我的头顶盘旋,同时释放出蓝的光芒,在黑暗的夜中闪烁着,煞是好看。

  合元沉的神有些不定,闪着寒芒的眼睛在我上和九转塔之间不停来回移动着,显然,他是听说过九转塔的厉害之处,但意外的是现在九转塔释放出的威力与他了解的结果不相符,现在的威力大大的超过了他的了解。

  从他狐疑的神中就可以知道他内心有些惊愕,忍不住道:“九转塔…好像没有这么大的威力,难道…我得到的情报有误…”

  他的内心确实有着这样的怀疑,飞鹰山庄的情报一向很准确,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对飞鹰山庄的情报有信心,但是,事实上飞鹰山庄的情报不准确,九转塔现在释放出的威力不是情报中描述的样子,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踟躇不前,虽然说他很清楚我的修为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在绝域外表现出的狠劲让他不敢轻易发动攻击,内心暗骂情报人员的失误,让他得到的情报不准确。

  我看着老小子的神,内心暗笑对方的谨慎小心,不,应该说是被有关我的传言震惊,但这个时候我不可不想让老小子大退堂鼓,我还想从他上知道九转塔现在的威力,所以,故意狂笑道:“嘿嘿…在修真界大名鼎鼎的飞鹰山庄也不过如此而已,还自称什么神鹰山庄,自命不凡,真是可笑,美名其曰恭奉堂的手,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合元更不行,你还是认输算了…”

  不等我说完,合元仰首狂笑,将我的狂笑声制下来,接着双手一挥,一只金雄鹰以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嚣张样子出现合元的头顶,我的讽刺让傲自负的合元受不了,心中存在的一点谨慎之心也随着接替而来的怒火所淹没,在怒火冲上头顶后,心智失,想也不想,形连闪,双掌翻天覆地的向我了下来,他头顶的金雄鹰更是狂妄之及,一声长鸣,伸缩着利爪向我下击,比他的主人更加嚣张飞扬跋扈,我看着就生气。

  老小子的反应自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也是我希望的后果,不等合元的影和攻击扑到,我一点印决,九转塔释放出雷字法决击雄鹰,而我本人手一挥,空明萧凭空出现在手中,带着翠绿的柔和光芒击向扑来的合元,我现在想硬碰硬,先和对方狠狠的来几下硬照,也不急于试验九转塔的威力,现在为时尚早。

  我内心也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好少秤秤飞鹰山庄恭奉堂手的实力,看到底出我多少,这也是为将来做准备工作,眼前的合元在飞鹰山庄恭奉堂不是修为最手,只能算普通,是我试验的好机会。

  先是雄鹰与九转塔相接触,鹰塔相接,轰隆一声,雷字法决在雄鹰前爆炸,威力无比的雷字法决产生的气劲翻天覆地,有着摧毁一切的威力,但是,金雄鹰大翅伸展,接着在前划了一道圆弧,硬生生将雷字法决释放出的威力拒之门外,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同样是雄鹰法宝,恭奉堂手中的金雄鹰就比其他弟子手中的雄鹰法宝威力强大多了。

  同时,空明萧的翠绿光芒与合元的掌劲相接,啪!啪!两人一触既分,分别移动到两个方向,不同的是,我是向后连连翻转,形像一支利箭般后退,合元庞大的掌劲让我到有些难以呼,不愧是恭奉堂的手,有着非同小可的修为。

  我深深的了口气,下翻腾的内腑,暗自心惊,这老小子修为真的超难以抵抗,首次接触就给我极大的威胁力和震慑,虽然他的修为比起老鬼还有一些距离,但我毕竟是老鬼的弟子,老鬼再任随心所,可以让我吃尽苦头,但不会不遗余力的下杀手,而合元就是全力以赴的猛下杀手,令我应付起来到吃力。

  一击之后,合元再次狂笑,他是得意的狂笑,因为他放心了,我的修为和他相差悬殊,首次一击就是这样,击败我要不了多少时间,在狂笑声中合元移动向左边的形不停,巧妙的一个转,闪电般的再次双掌下到我的头顶。

  我望着合元得意忘形的攻击,内心冷笑,手中的空明萧上举,击合元,同时,机灵一动,空明萧中带着梵音曲,是针对合元的攻击而设,以独特的形式想影响到合元的心灵。

  这和我以往谱凑梵音曲不同,现在是在空明萧接向合元的同时,发出几个较为有效的音符,这些音符极为短促尖锐化,伴随着空明萧发出的气劲毫不留情的直往合元的耳中钻进去,也就是说,只有合元能受到梵音的威力,而其他人没有丝毫觉。

  果然不出所料,在得意忘形中攻击而来的合元被这短促尖锐的梵音刺到心灵深处,不由自主的形一慢,攻击而来的气劲也有缓和,我利用这个机会,不但不避开合元扑来的形,反而击过去,双掌连挥,气劲毫不犹豫猛击合元的前

  受到主人的不利局面,和九转塔纠着金雄鹰一声尖锐的长鸣,丢开九转塔转而扑向我,想在惊醒合元的同时,阻止我的攻击,但是,九转塔岂能这么容易让它丢开,不等金雄鹰走开,九转塔翠绿光芒向着金雄鹰延伸,有效地将金雄鹰包围在翠绿光芒的势力范围内,金雄鹰不得已翻击九转塔,但这么一来延迟了扑向我的攻击。

  可是,合元毕竟不是普通人,他有着超的修为,梵音曲瞬间的刺可以让他失,稍经干扰就可以恢复过来,事实上金雄鹰没能达到攻击我的目的,但是,它的尖锐化鸣叫声还是惊醒了合元,老小子看到我将击中在他口的双掌,知道他自己着了我的道,暗叫一声惭愧,同时,怒火大盛,急切间右掌手腕一翻,不失时机截住了我的双掌。

  再次一声轰炸,我到手腕发麻,知道是反震力的原因,也利用反震力急速向后退步,以图再次进攻,硬碰硬是一种手段,但不能连续的硬碰,那我会被这老小子累死。

  合元的神愈来愈沉,眼睛中出的寒芒更盛,他火大了,两次接触,互有输赢,这对他来说受不了,怒火之下狠声道:“小子,好啊,好啊…”我知道这老小子怒火极盛,说话也颠三倒四不能完全表达出他自己的意思,不以为然道:“老小子,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这次是开始,让你老小子惊讶的还在后边,如果你老小子现在不拿出自己的实力,嘿嘿,我可以肯定的是,有你老小子受的。”

  我一口一个老小子让合元暴跳如雷,而且我轻描淡写的语气更让他发狂,为恭奉的他,几曾受过这样的轻蔑,双掌再次上扬,口里气得哇哇大叫,失去了控制,就要疯狂的攻击。

  这时候一旁观站的风起中不失时机道:“不要上当,他的目的就是要让你失去理智,你现在这样一来正好中了他的计谋。”

  本要疯狂攻击的合元听到风起中的提醒,如一盆冷水倒在头顶,将冲上头脑的怒火一下子扑灭,清醒了过来,仰首长长的呼啸了一声,似乎要将怒火全部排放出去,然后,一改刚才怒火中烧的样子,以更为沉的神冷声道:“不愧是九天血魔神王冰,不但修为超,法宝层出不穷,连智慧也超人一等,佩服,佩服,我希望后面的打斗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现在准备接下我的攻击吧。”

  我望了风起中一眼,好不容易将合元的怒火起来,被这个长老堂的手一句话搅拌没了,而合元的神告诉我,现在再想怒他没有那么容易了,而且,也告诉我,接下来来的攻击会是惊天动地,有的我受的。

  既然无法怒他那就算了,我不以为然道:“希望你说的和做的一样,不要虎头蛇尾,飞鹰山庄不管是级弟子还是你这个恭奉,带给我的失望太多了。”

  我说的不以为然,事实上上内心打起了十二分的神望着对方,这老小子不是一般人,是我首席遇到的超级手。

  合元似乎不愿意在口头上与我斗输赢纠下去,右手一挥,召回金雄鹰,左手打出印决,金雄鹰似乎知道主人将发动惊涛骇般的攻击,需要它相助,长鸣一声返回到合元边。

  我收回空明萧,印决立在前,自然召回了九转塔,九转塔在我上空旋转着,随时随地配合我的攻击。

  合元这次不再盲目的攻击,按部就班,点出印决,冷叱道:“神鹰撼天,去!”

  随着合元的声落,金神鹰突然间向上升起,而且形逐渐放大,上升到两百丈处的雄鹰,看起来如一座山般在飘摇着,接着一声长鸣,迅速的下来。

  我立即点出印决,疾声道:“执我法则,木!”

  九转塔翠绿光芒大盛,应声而动,这是我体悟出九字法决后首次以木字法句克敌制胜,现在就看木字法决的威力了。

  木字法决以防守为主,攻击为辅助,随着我的声落,黑暗的夜中突然间出现一抹蓝光芒,蓝光芒在瞬息间形成一个树状的虚拟幻影,虚幻的树影达百仗,不等在如山般的金雄鹰向下下来的同时,木字法决幻化出的树状物遥遥领先向金雄鹰顶了上去。

  我虽然内心早就知道木字法决有如此般的威力,但还是比这种异常的雄壮现象所惊愕,接着为木字法决有此威力而欣喜,自在九转塔内镶嵌入除了冰火雷三决以外的其它六决以后,九决齐全之下威力大增,而现在木字法决的威力有增无减,似乎是防御最佳的法决。

  合元经验老到,他自觉极为有把握的一次攻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没有发挥出作用就出现异常,对我的法宝九转塔能发出木字法决他到很惊愕,内心大骂情报人员的错误信息,连这样威力超群的法决也不知道,现在只好等着木字法决与金雄鹰相接触后的结果了。

  面对木字法决以防御为主的攻击,金雄鹰和他的主人一样有些意外,但情势所迫,向虚拟树影,而在相接触的瞬间,金雄鹰口中一声长鸣,拼力下,似乎释放出所有的力量,想在一击中决出胜负。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在木字法决与金雄鹰接触的瞬间在众人耳边响起,同时,伴随着响声的是怪异的光芒,这是两种法宝接触后由于碰撞摩擦发出的火花,在天际中升起,散开,极为美观,人。

  接着金雄鹰声嘶力竭的一声呼啸,再次向上升起,木字法决似乎有上升的意思,而连带九转塔以最快的速度在我头顶旋转着。

  合元知道自己的金雄鹰没有讨到好处,一点印决道:“幻!”

  升起的在上空的金雄鹰突然间幻化成了两只,接着两只幻化为四只,随着不断的升起,幻化的只数愈来愈多…

  天飞着的都是金雄鹰的影子,伴随着杂无章的鸣叫声,此时,合元一点印决道:“千鹰围剿!”

  天飞舞着的只只雄鹰神气般的将杂无章无规则的幻影以一种阵法的形式排列起来,显得整齐有序,美观大方,不但排列整齐有序,连鸣叫声也一致,似乎不是由众多的雄鹰发出,而是由一只雄鹰口中呼啸而出。

  合元的这一手显示出他独特的修为形式,如果没有超的修为,如何能以法宝释放出这种威力极强的阵法,我不得不佩服这老家伙有一手,而且是厉害的一手,不知道他还有多少厉害的杀着等待着我来品尝。

  我知道是时候了,暗点出大印决,遥遥指着九转塔喊叫道:“九转,第一转!”

  和元不知道我又在玩什么花样,总之,我层出不穷的花样让他心有余悸,在他的惊愕中,木字法决的威力增加一倍,当然,在第一转九转塔只能在字决增强威力,并没有其它的作用,仅仅是如此,也差一点儿让合元迭破眼镜,迫不得已急忙发动攻击,千鹰围剿阵法从上空在雄鹰一致的鸣叫声中下移,想将木字法决虚拟出的幻影吃掉瓦解。

  而在这个时候我不失时机的点出印决道:“九转第二转!”

  威力增强了一倍的木字法决威力再次成倍的增长,释放出强烈的蓝光芒,同时,蓝光芒无限制的扩大着,反将千鹰围剿阵法包围起来,在合元的惊骇中我道:“互转!”

  威力成倍增长的木字法决虚拟出的幻影有连奇异的变幻莫测,瞬息之间虚拟出的幻影中展现出如枝叶般的东西,而且更怪异的是,这些枝叶似乎都活了,有着千手万腿,想将千鹰围剿阵法中的雄鹰抓住。

  而在雄鹰作出反应时又还原成原来的形状,如果说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那些形同触手的东西有意无意的缓缓的增长着,而当雄鹰扑击时,木字法决又展开千手万腿出击,几次下来,合元的千鹰围剿阵法中的雄鹰无可奈何,急促的鸣叫声中可以知道现在它们都很焦急,肚子都是怒火却又无法释放出来。

  不要说合元觉得现在的情形怪异之极,更不提旁观者也瞠目结舌,连我也到意外,事实上转换的威力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现在的木字法决只是处于防御的局面,还没有主动攻击。

  合元尽管到惊骇莫名,那是对木字法决所展现出来的怪异形象一时间难以适应,如果说这时候他已经怕了,那言之过早,毕竟他是少有的手,飞鹰山庄恭奉堂的一员,接近天仙阶的手,虽然说真正达到天仙阶还需要好好努力。

  合元手遥遥指着千鹰围剿阵法中的雄鹰,一道犀利的白光芒从他的指端急速向雄鹰,被木字法决克制住难以发挥出作用的千鹰在瞬间似乎得到神力帮助一般,金光芒大盛,呼啸声有力雄厚,不但开木字法决的防御束缚,利爪伸缩间,那些怪异的触手被撕毁消失。

  我知道这是合元以自己庞大的真元加诸千鹰围剿阵法上的结果,这老小子果然不简单,真正的实力还保留着没有发挥出来,似乎有些看不起我,嘿嘿,我会让你毫无保留的发挥出来。

  似乎对于木字法决第二转奇异出现的触手被撕毁不以为意,也没有在意合元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等雄鹰继续撕毁木字法决虚幻出来的影子,点出印决道:“第三转,雷字法决!”

  随着我的声落,天际中轰隆一声吼叫,雷声中伴随着闪电在上空爆炸,这是九转塔三转的威力,庞大犀利的爆炸威力将刚刚从木字法决中恢复过来的雄鹰阵法击散,整齐一致的呼啸声立即又转为杂无章,而木字法决并没有收回来,趁机将怪异的触手迅速伸展到每一只雄鹰上,紧紧的包在里面,合元的千鹰围剿阵法宣告失败,就此破产。

  这是九转塔以雷字法决和木字法决联合发出的威力,果然犀利无比,威力惊人,处于防守地位的木字法决看似怪异的触手将雄鹰包围着,但是,我知道这种怪异的触手不仅仅是包围那么简单,它也是以阵法的形式利用千鹰围剿阵法在被雷字法决击破的同时将雄鹰包围在中间,九天大阵就已经很有威力了,现在的阵法威力凌驾于九天大阵之上,在控制主雄鹰的时候无声无息,合元还在那里得意洋洋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不妙。

  而当合元从得意忘形的神中恢复过来时,雄鹰已经和他失去联系,几次催动之下无丝毫的反应,这才知道情况不妙,自己失去了主动权,情急之下张口呼出一道白的气劲直扑控制住雄鹰的木字法决虚拟出的幻影,这道真元像一只无形的巨手,将虚拟幻影牢牢的抓在手里。

  我好不容易取得这样的优势,岂能让合元如意,冷声道:“金!”

  一道金的光影从九转塔内发出,这是金字法决特有的彩,带着庞大的防御能力不失时机的挡住在木字法决虚拟出的幻影之前,很有效地的截住了合元的无形巨手,但合元的修为毕竟深秘测,金字法决发出的金气劲在截住合元的真元时,也被这道真元击打的连连震动,似乎有散去的趋势,可见这老小子的修为何等深。

  合元一见无效,这才有些急了,手在空中一挥,吼叫道:“光剑,斩!”

  我在攻击合元的同时注意着合元的一举一动,知道这老小子又有新的花样,听他的叫喊声就猜测到必定是祭出了宝剑一类的法宝,而带着一个斩字,似乎不简单,果然不出所料,在合元手挥手的一瞬间,空中出现一个金的宝剑,而且逐渐在放大着,然后以斩字决向我劈波斩斩了下来。

  我有些心惊,合元祭出的金宝剑的威力太大了,不是我能应付的,我也不敢轻视其锋芒,形瞬间后退,再次点出大印决,冷声道:“火字法决,四转!”

  火字法决先由灼热的火转换为温火,两个极端的反常立即出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温火瞬息间又转换升温为常温,温和的气息弥漫在光剑周围,而在包围光剑的瞬间,立即转化为呼啸吼叫着的炎火,在光剑周围肆无忌惮的咆哮如雷,光剑劈波斩般的气势瞬间即逝,被肆无忌惮咆哮如雷的炎火将那惊天动地的威力有效地阻止了。

  当然,合元技不止此,如果能这样将老小子阻止那就不是恭奉堂的手了,而飞鹰山庄的恭奉堂也不过如此而已。

  合元一看劈波斩般的攻击无功,功亏一篑,似乎被我层出不穷的法宝变化引起了斗志,也许很久没有这样大打出手了,狂笑道:“难得,虽然你小子利用这个九转塔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威力,但是,单凭你能将九转塔控制的得心应手,就此一点值得骄傲,后生可谓,我作为你的敌人也佩服你,传闻失实,据闻你小子在绝域外一战中表现出来的修为和控制法宝的威力没有现在这样出人意料的威力,如果不是你有意在绝域外隐藏实力,那么现在的法术技巧和修为是你在绝域一役后修炼而来,如果是后者,年轻人,你太可怕了,修真界有你的存在,其它人将寸步难行,这不是好现象,但我还是从内心到佩服,真的佩服,哈哈…”我岂有听不出这老小子话中的含义,他是真的佩服我,但在佩服的同时到后怕,那是在担心我在短短的时间内修为大大的提一步,九转塔所发挥出的威力当在绝域外相差悬殊,像这样提的速度,将来那还了得,起码飞鹰山庄要在修真界横行霸道那是梦想,从我毫不留情击毙飞鹰山庄的弟子来看,这种可能极大,所以合元又佩服有后怕。

  我也知道合元不会因为佩服我而对我生出好心,相反,他这种天老子第一我第二的人,不会容忍一个后进晚辈有美好的前途,必须在还没有长出羽飞起之前拔掉刚长出的绒,而且在拔掉绒后斩草除

  我内心冷笑,为了未来的道路平坦,你想下杀手击毙我,而我还想击毙你老小子呢,内心想着,嘴上不饶人,反击道:“老小子,你别做美梦了,修真界不会因为我的存在有什么变化,倒是你老小子在修真界的一天,修真界因为你引起某些恐慌,你还想着以后在修真界行走的事情,你想想,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没有了,今晚是你横行霸道的最后一个晚上,天亮以后飞鹰山庄在地球的分院在修真界彻底消失,包括你们这些人,你们在修真界消失,即使修真界自今而后不会变的很好,但也不再受到你们这些人的扰,也是好事一件。”

  合元的三角眼寒芒像箭般不断地疾在我上,他想除掉我,同时,我也想除掉他,现在,他们就被罩在九天大阵内,如果不将我擒住,休想出去,这一点不但他明白,他后的其他人也明白,而我明确指出这一点,怎么能让他受得了,他即使与我面对面的打斗中没有占到便宜,但也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凭着他的修为,我暂时可以凭借着法宝的威力令他束手无策,但我想击毙他,那是笑话了,最后的赢家还是他,他这样的想法也理所当然,任何人都会这么想。

  合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飞鹰山庄在凼腊星球上的分院一夜之间消失,果然是你小子使用的手脚,我再次对你小子说一佩服,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些分院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应该是于你布下的这个阵法有关系吧,而且,那些人并不是真的消失不见,是因为阵法的原因…”

  我本就不打算让合元以及北极分院的飞鹰弟子再出去,也不怕他们知道,不以为意道:“不错,你们在凼腊星球上的分院是被我用一种阵法罩了起来,不了解阵法的人不会发现,而且,我有把握你们飞鹰山庄没有人能够破解,即使你们飞鹰山庄自以为很了不起,而现在的北极分院也是,从我们进入的同时,已经在修真界消失了,即使我们在里面闹的天翻地覆。”

  合元等人内心早有所料,但我亲自说出来他们也到惊愕,看我说的这么大方,神态自若,好像真有把握将他们留在这里的样子,这确实让他们难以接受。

  对方的军师钬阿丹似乎很有把握道:“凼腊分院在这种情况下消失确实让人惊骇莫名,但是,北极分院在同样的形式下不见得会在世人面前消失,起码有人会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形。”

  我内心暗赞钬阿丹反应超人一等,但是,他毕竟对科技不是完全了解,也是一知半解,我摇头道:“不要做这个美梦了,你说的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你能想到以科技的信息通知外面的人,也应该想到这些信息会被截获,我可以告诉你,你们这里的信息自我进入后全部截获并控制,你们只要发出信息,先要通过我这一关,而你们在外面的人想和你们联系也要通过我,这就是说,控制权掌握在我手里,不会再给你们任何机会,你想想,这样一来,你们的情况外面的人怎么能够知道呢。”

  我的话意外地没有让钬阿丹惊骇,他只是点头道:“不愧是九天血魔神王冰,连这一点也想到了,佩服,人被阵法罩在这里与世隔绝,也无法与外界联系,在进攻之前就想好了一切,看来我等要逃出去也难,真想不到也有被人关起来的一天。”

  合元没有钬阿丹那么好的冷静态度,狠声道:“好毒狠的小子,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想将我等一网打尽,我看你做梦去吧。”

  随着声落,被火字法决抵挡住的光剑在合元挥手只见挣束缚,再次向我发动攻击,但是,他的攻击是斩向被木字法决控制住的千鹰围剿阵法,企图破坏那些怪异的触手,将雄鹰解救出来。

  看合元轻而易举的挥动光剑的轻松样子,就知道这老小子刚才的一番打斗没有付出全力,而是逗着我玩,这时才真正的发动攻击了,依然想凭着法宝的威力抵抗九转塔释放出的威力。

  我也没指望火字法决第四转就能克制合元的光剑,九字法决配合九转塔的威力或许能够克制,但那要有足够的修为,我的修为在合元面前还差一点儿,不过,我经过刚才的试探攻击之后,内心轻松多了,尽管我的修为不够,但九转塔可以同时释放出九字法决,火字法决威力不足,可以使用其它法决配合攻击,相信与这老小子有得拼。

  我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在一旁观战的钬阿丹突然间道:“应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才是制胜的不二法门。”

  短短的一句话令将光剑挥向木字法决的合元立即停止解救雄鹰的动作,在狂笑声中手腕一翻,顺势将光剑的气劲挥向我而来,同时,形以眼难以分辨的速度向我移动而来,前点出印决的手一振,一道强烈的气劲以惊涛骇般的汹涌形式击向我前,将我完全罩在这道气劲之中。

  我在钬阿丹说出这句话时就知道不妙,来不及多想,急忙后闪,希望能出合元的气劲范围!

  合元当然知道我的企图,劈波斩般的攻击不但凶猛,而且快若闪电,本不给我任何闪避的机会,还不至此,他自己的以在移动幻影把般的形的过程中,袭击向我部的气劲来势更加凶猛。

  我来不及多想其它,毫不犹豫的唤出九天神甲,九天神甲金的光芒厚达一丈,将我包围在中间,紧接着释放出空明萧击合元祭出的光剑,是不是有效果不要紧,只要空明萧能够阻一阻光剑,为我争取一点时间就行,我需要的就是这一点点时间,同时调动全真元在体内急速运转,双掌迅速向前击出,准备全力以赴接下合元的一击,至于有什么后果,这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

  就在我完成这些准备工作后,合元的攻击已经与我的劈出的掌劲接触,轰!一声震耳聋的响声在我和合元的气劲间响起,庞大的气劲非同小可,爆发出的威力更加惊人,我在这种爆炸中抗不住爆发后的威力,到双掌一麻,口难以窒息,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退到二十丈外才控制住自己的形。

  而在我和合元的气劲接触的瞬间,空明萧和光剑相接触,仓!发出的响声不亚于气劲的接触,空明萧果然不敌光剑,一触之后马上被光剑庞大犀利的威力震回我手中,返震力强大无比,我接在手中后到手掌有如火烫。

  时间紧迫,没时间关心自己发麻的手臂和空明萧的发烫,急忙以九转塔释放出光字法决护住自己,同时在光字法决释放出的特有治疗作用下恢复合元刚才一击带来的不适,木字法决在我和合元中间竖起一道坚如磐石的虚幻坚壁,冰火雷三决劈头盖脸向合元反击,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只有攻击合元,令他不得不应付我的攻击,这样一来才让我有机会松一口气,如果让他接连不断的攻击,那么我只应付这老小子的攻击也应接不暇,不用说还有能力反击了。

  在我做好这一些的时候,合元释放出的光剑在击回空明萧后继续向我劈下,与我刚刚竖立在前的木字法决接触,坚如磐石的木字法决在光剑强大的威力下,阻挡了几秒钟之后,被光剑穿透向我继续劈来。

  而在这时,冰火雷三决在合元上空肆无忌惮的狂吼着,轰轰隆隆的雷声,极寒的冷气息,奔腾着灼热火,三管齐下让合元不敢再大意,刚想再接着给我一重击的合元,不得已翻腕收回击出的气劲,随手一挥,一道真元罩在全护住他自己,他知道刚才的一击我穷于应付,这时候再接连一击我不死也受到重创,可惜未能得逞。

  没有合元超群的修为直接攻击,单单应付光剑就轻松多了,虽然说光剑已经穿透木字法决虚拟出的护壁,不等光剑近,九转塔第无次转动,同样是木字法决,但威力相差悬殊,第五转的威力庞大无比,虚拟护壁突然间扩大,硬生生的将穿透虚拟护壁的光剑罩在里面,光剑难以再前进分毫,光剑的威力毕竟非同寻常,不进反退,虚拟护壁也没有能力将光剑困住,返回到合元手中,接着消失不见。

  惊天动地的一击就这样被我化于无形,瞬间的打击力汹涌澎湃,让人眼花缭应接不暇,至此众人才松了一口气,放下紧张的心情。

  在合元应付冰火雷三决的同时,我急忙检查自己的体,这才发现自己的口角着一丝血,其它没有什么大碍,内心一松,暗叹侥幸,内腑只是轻微的震伤罢了,并不影响我接下来的打斗。

  合元化解了冰火雷三决后没有继续攻击,他也知道刚才难得的机会不再,冷冷的望着我道:“小子,刚才的一击才是开始,是给你一个警告,现在,我希望你小子有自知之明,将冰火大阵内的人放出来,你内心清楚,在这样的攻击下你坚持不了多久,我知道你小子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做傻事。”

  我知道合元说的不错,我是在他手下难以坚持下去,但是,要我放人那很难,即使我撤除结界放出他们的人,他也不会跟我善罢甘休,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善罢甘休,一心一意想将这老小子留在这里,消失在修真界。

  也难怪这老小子很紧张他的人,现在冰火阵法中的梁成等人在悉阵法特点的前提下,灵活多样的控制着阵法的运转,如鱼得水,将本来就难以应付冰火大阵的对方十大护法和二十个级弟子有效控制在手中,因为对冰火大阵已经极为练,也不用花心思在阵法上面,这样一来有空闲祭出自己的法宝,这对梁成等人来说特别重要,自从他们修炼以后一直没有法宝,才是这次见面我给他们每人炼制了一件,但没有机会检验法宝的威力,刚才他们是想,但是对方的修为于他们,而对方一开始就发动强烈的攻击,让他们穷于应付,能顶住对方的攻击就不错了,那有机会放出自己的法宝,而现在不同了,对方被阵法反制,他们有空闲实验法宝,这让他们兴异常,美不胜收。

  他们一个个实验着自己的法宝,可是,在阵法中体验他们法宝威力的十大护法却叫苦连天,本来冰火大阵就已经让他们吃尽苦头,再加上梁成等人的法宝释放出一定的威力,更加无法应付,虽然说梁成等人法宝发出的威力在他们眼里不是威力很强,如果在其它场合,这种威力的法宝怎么能看在他们眼里,真是不止一提,但是,在这个时候即使不强,犹如雪上加霜,即使增加一点点威力,对他们来说是灾难。

  而梁成等人也刁钻古怪,不仅仅是实验自己的法宝,他们完全体会到了我让他们这次锻炼的目的,将我的一番用心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实验自己的法办的同时,九字法决时不时点出,加诸于对方上,三十六人因为不需要尽力来顶住对方的攻击,也不需要一起点出法决,而只据自己的喜好点出,三十六人各自不同,看的人眼花缭,应付的人手脚忙

  其实,合元应该谢,如果不是我让梁成等人锻炼自己的能力,不急于击毙对方,现在他的人已经消失在阵法和法宝的威力之下了,而我也知道,以合元的心狠手辣,十大护法和二十个级弟子死不死与他来说不要紧,但是,现在颜望分院主已经死在他的手里,如果十大护法在死在梁成等人手里,那就意味着北极分院的瓦解,不论飞鹰山庄事后如何追究责任,他都难以置事外,或者说以他供奉的地位飞鹰山庄的负责人不会对他做什么,但失去了十大护法北极分院名存实亡,他合元虽然厉害,但一个人也玩不转,这也是他急于让我放出阵法中人的原因,我猜想,二十级弟子放不放他不以为意。

  了解合元内心的想法,但也懒得跟他计较这些,不以为然道:“你还是先想着你自己吧,如果连你自己都顾不了,你想其它的不是很可笑吗,现在谈论这些没有实际意义,老小子,我们还是接着来吧。”

  随着声落我采取主动攻击,在光字法决护作用下,九转塔这次以光字法决,冰字法决,火字法决,木字法决,雷字法决联合释放,不再单一的用一个字决攻击,五决同时罩向合元,首先光字法决发动,释放出强烈的光芒,主要的作用是刺合元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合元的修为再,以光字法决的威力也会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紧接着木字法决以虚拟的形式将合元围在中间,冰火雷负责攻击,而五决有着较为简单的阵法作用,是以,同样是五个法决,这次的威力更强更犀利。

  合元还想向我说什么,但我的攻击让这老小子没有被气死,事实上五决的威力他一看就知道非同小可,虽然不怕,但知道被击中要害也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刚才冷不防被光字法决释放出的强烈光芒刺到他的眼睛,不由得一闭眼睛,接着泪水了下来,忙不迭的急速后退双手护在前。

  我看达到目的,看到合元狼狈不堪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老小子,废话少说,你也不是那种心地善良的人,接下我的攻击再说。”

  合元一看再没有商量的余地,火大之下一挥手,光剑毫不犹豫的劈向我,同时,这老小子上显现出一道白的光芒,这道光芒极为浓厚,让我难以看出他的真实面目,也不知道是他释放出的护甲光芒还是直接释放出真元形成的护气劲。

  这老小子果然不简单,硬是用这道白的光芒抗住冰火雷三决的攻击,光剑毫不迟疑击中包围着他的木字法决虚拟出的护罩,虚拟护罩在光剑的作用下被劈开一道裂,合元想从这道裂中出来攻击光字法决中护着的我。

  我那会他这个机会,一点印决道:“转!”

  五字法决威力又增加一倍,刚刚被合元劈开的裂奇异般的合了一起来,这还不算,冰火雷三决的威力增加一倍后击中在合元上,浓厚的白气劲在三决的攻击下一下子被击中打散,我这才看清楚这老小子上没有任何护甲,这道白的气尽完全是真元释放而出形成。

  合元又一次被击打的狼狈不堪,他似乎忘记了先前吃过九字法决威力不断出现威力大小变化多端的经验教训,这次虽然对他没有任何伤害,但也让他灰头土脸。

  我再次哈哈一笑,九字法决的威力就是非同小可,各种变化层出不穷,我到愈来愈得心应手,看到合元那狼狈不堪又气又怒,忙不迭的急速后闪,接着狠狠的盯我一眼,三角眼中寒芒,被击打散的护真元再次凝聚在上,将他自己包围在中间,不同的是,这次不是白,而是金,没有理会威力增强一倍的冰火雷三决,又是硬顶住三决攻击光剑劈向木字法虚拟出的幻影,我就知道这老小子收起小觑我之心,内心警惕之余,暗中转动着真元以备应付猛烈的攻击。

  合元的脸愈来愈黑,眼睛盯着我不动,寒芒似乎要刺穿我的样子,而他手中的光剑毫不犹豫的再次劈向木字法决虚拟出的幻影上,情形与上次没有什么分别,虚拟幻影又一次被劈开一道裂,合元黑着脸就望外钻,而他始终没有看一眼冰火雷三决的攻击,依然紧紧地盯在我上。

  我内心一声冷笑,你老小子既然这样无视冰火雷三决的威力,那我就好好给你来几次,不要以为三决的威力就此为止,有你老小子吃惊的时候,印决再次前点,指挥九转塔再次加强威力…

  就在这时候我后有两道犀利的气劲向我袭击而来,我内心汹涌澎湃,这两道劲庞大无比,威力非同小可,一热一冷,搭配的极为合理默契,也掌握住了我现在的处境,正是在我难以应付的情况下出现,不管我是不是继续点出印决,这两道翻天覆地来势汹汹的气劲依然会击中在我上。

  脑海里灵光一闪,瞬间即逝,我暗中一咬牙,印决继续点出,五决的威力再次增强,又一次将合元的攻击瓦解,控制在有效的范围内,同时,手的两道气劲如山般的了下来,在临的瞬间,我急速一个转,在同时双掌前伸,将两道气劲接了下来。

  嗯…我一声闷哼,口中一甜,知道自己内腑被庞大的气劲击伤了,而在庞大的气劲下我形倒飞,也利用到飞的同时,控制形避开后两人的正面。

  而在我闷哼一声的同时,对方偷袭我的两人也同时惊叫两声,其中一个啊的叫了一声,似乎到很惊讶,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而另一个哎的一声惊呼,似乎到痛苦难忍。

  而在这时,疗银法等人忍不住惊呼,大声喊叫小心,他们是看到两人的偷袭后,内心大吃一惊出声提醒我,但是,为时已晚,对方的偷袭快若闪电,在瞬间完成,他们发现后提醒是晚了一步,而到他们喊叫出声音时,对方的攻击已经触及我伸出的手掌。

  偷袭我的两人是风起中和黑魔门的,他们两人是除了合元以外在场修为最的人,而没有将我击毙也让他们大吃一惊,连合元也在惊骇之余停止了攻击,看着风起中愈来愈黑的脸,以及由于痛苦而颤抖着形。

  黑魔门的也惊愕的望着我,风起中现在的情形是中了黑魔功特有的现象,这她比任何人清楚,她搞不清楚的是,她攻击我的黑气劲怎么出现在风起中上,而我仅仅是受到重创,那是在庞大的气劲下所导致的,并不是黑魔功的作用。

  同样的,其他人也惊愕不已,疗银法等人见我只是受伤,也不知道伤势如何,但见我在两大超级手的偷袭下能够移动,内心一松,他们想帮忙,但是,我布下的结界让他们寸步难行,内心着急也没有办法。

  事实上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在刚才机灵一动,继续点出印决击退合元,在瞬间解除了合元这边的威胁后急速转接下了两人的发出的庞大气紧,我在伸出双掌时并没有发出气劲,而是暗中使用银老传授给我的排除异力的特殊功法,接黑魔门击中在我掌上的气劲转到另外一掌上击向风起中,风起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了黑气息。

  排除异己的功法来自银老,而银来也是针对黑魔功特点研究出来的,他自己没有机会实验,也觉得对付黑魔功不是很有效果,我在凼腊星球中了黑牡丹的黑气劲后成功的驱除出来,银老觉得我自己既然有能力排除,那么有了他的这个特殊功法更会有效,因此毫不犹豫的传授给我,而现在我却以移花接木的形式将黑气劲转到风起中上。

  当然我也是冒着一定的危险在瞬间做出这个决定,如果风起中的修为比黑魔门的修为,那吃亏的就是我自己,事实上我赌对了,风起中的修为比黑魔门的修为底,以我为媒介让他们两人拼斗了一次,结果我成功的将黑气劲转到风起中上,冒险成功了。

  惊天动地的偷袭在瞬间即逝,现在的结局让每一个人意外,我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暗皱眉头,应付合元一人已经让我很吃力了,现在应付三大超级手,这后果我真不敢想象。

  合元微一惊愕后望着我道:“小子,你够厉害,能在风长老和连葳士两大手的攻击下安然退,但是,我劝你现在立刻放了阵法中的人,也撤除这里布下的阵法,不然的话…你也知道后果,你衡量一下三人联手的结果。”

  我内心苦笑,也同时冷哼,准备在口头上反击对方,正在这个时候,几条人影闪动,像利箭般向场中来,其中一人冷声狂笑道:“好大的口气,好大威风,哼,我看不怎么样,哈哈哈…”合元等人大吃一惊,这几条人影在接近发声后他们才发现,凭这样的修为就足够让他们吃惊了,合元不由自主惊问道:“是谁…”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