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事出有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事出有因
  第一百三十九章事出有因

  对于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我,这个问题让我到为难,在这之前我本就没有打算与项莹相间,或者说意识到两人的矛盾会缓和,更没有想到看似温柔可人的项莹有主动进攻,而且选择的是这个时候。

  现在事情因项莹的主动进攻,发展是到两人摊牌的时候了,我对项莹的情极为复杂,如果说我对她没有情,那是骗人,如果说有,两人连最基本的了解也没有,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两天。

  正在我到左右为难的时候,两声喊叫哥哥的声音传到我耳中,接着两个小影闪电式的扑到我怀中,是寒儿和火儿两个小家伙,后面跟着的是小如和桑珂倩两人。

  我松了一口气,两小及时解了我的围,如果不是两小出现或者说晚到一步,事情就改变了,让我在没有丝毫的准备下做出选择,是一件为难的事。

  而同时项莹神有些失望,也有些无奈,但是这种神仅仅在她俏丽的脸庞上瞬间即逝,让人难以发现,接着对小如和桑珂倩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吧。

  小如的目光在我和项莹的上移动了一次,带着几分调皮,还有尴尬,接着对我道:“小小哥哥,本来我和小倩姐姐不想打扰你和莹姐姐聊天,可是寒儿和火儿找不到你就往这里跑,我和倩姐姐怕寒儿和火儿有事,跟着跑过来,没想到小小哥哥和莹姐姐也在这里,我们…没有打扰你和莹姐姐的聊天吧…”

  从小如的解释中我猜测到两小在病房找不到我,从我上发出的气息寻找到这里,小如两人怕两小有意外,也紧跟着而来,内心暗暗谢两小,他们来的太及时了。

  不等我说话,项莹对着桑珂倩一笑,接着对小如道:“怎么会打扰呢,我在病房内到沉闷,就到这里散散步,没想到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刚要准备回去你们就来了,你说是不是?”

  项莹后面的一句话是针对我说的,我很配合默契的道:“是啊,是啊,正要回去。”

  天真活泼的小如喜道:“那就好,我还怕影响你们呢,这样我就放心了。”

  桑珂倩也对项莹一个微笑,接着对我道:“对了,钟董事长打来电话,说你的一个老朋友来找你,让你马上回去。”

  老朋友?我一愣,那会是谁?我的朋友很少,老朋友更少,都在基地内,谈不上来看望我,天天在见面吗,而且他们现在都很忙,除非有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想不出来是谁,不禁问道:“是谁?”

  桑珂倩摇头道:“钟董事长没说,只是要你马上回去,还说…你来这里这么久,是不是想偷懒,让你不要偷懒。”

  桑珂倩说的很含蓄,我知道钟欣不会说偷懒两个字那么简单,一定等不到我赶回去,小混蛋三个字是少不了的,也想不钟欣说的老朋友是谁,也估计到是钟欣故意不说,让自己赶回去。

  我起对项莹道:“那你回病房休息,我有事先赶回去,小如,你就在这里陪陪你莹姐姐。”

  小如很乖巧的点点头道:“好的,不过,小小哥哥,你也要快些回来,我还等着你接我放学上学呢。”

  有了这次记者招待会,我随时随地会被那些记者包围,接送小如上学放学,怕是很难,但还是笑道:“好,我会的。”

  小如想了想道:“不过,小小哥哥,你很忙的,怕是没空接我,也不要紧啊,我现在随时都能联系上小小哥哥,我想小小哥哥的时候会用联络器找小小哥哥。”

  我点点头,望向项莹,项莹对我一笑道:“你去吧,我没事。”

  在项莹的笑容中我看到了失望和黯然,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抱着两小和桑珂倩走出早坪,回到前面跟父母亲和项莹的父母告别了一声,甩开记者返回到基地。

  基地中接我的人中有一个材微胖,肤较黑的五旬男子,悉的觉立即在我心里荡漾,我注视着他,他也注视着我,良久之后我惊喜道:“你是胖叔…”

  而中年人也惊喜的叫道:“你是冰…”

  我们两个相拥在一起,两人虽然相处仅仅是一天,但是,在这一天中建立后的情,我恍惚回到了十年前,自己在着口水看着店内香的烤鸭,而一个胖子在我耳边自豪地介绍着他的烤鸭技术,动道:“胖叔,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我太兴了。”

  黑三松开拥抱着我的双臂,仔细的打量着我,良久之后兴的笑道:“我的小朋友,你果然长大了,在电视机里看的不够仔细,现在才给我真实,我的小朋友果然与众不同。”

  钟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们边,打断了我们抒发别后情道:“小混蛋,不是我催促你就不知道回来吗,你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大家都忙死了,就你去一趟医院连魂也丢在那里不知道回来。”

  黑三有些吃惊的望着钟欣,大概没有想到有人会这么骂我,也许在他想来,我的份至无上,受到每一个人的尊重,接着黑三望向我,眼睛内有询问的意思。

  我无奈的摇摇头,钟欣也许会在内心尊重我,但是在表面上,还真让我无可奈何,谁叫我欠了她很多,谁叫她是我母亲的干妹妹。

  钟欣又瞪着陶惠和惠姐道:“派你们两去监督小混蛋,结果连你们自己也忘记回来了,如果不是我催促,你们两个会一直在外面不回来是不是。”

  陶惠一笑没有说话,惠姐笑解释道:“钟姐姐误会了,冰在医院救人,才耽误…”

  不解释还,一解释钟欣接口气道:“救人?要这么久,罗小兰回来告诉我,人已经离危险,现在需要的是恢复体健康,你们还想骗我,是不是项莹那个小丫头看中了小混蛋,你们在一旁推波助澜。”

  “莹儿…”本一旁有着摸不着头脑的黑三立即吃惊的望着我道:“冰,项莹出事了?她也是你十年前的好朋友,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她。”

  我笑道:“你放心,她已经没事了,现在只是体比较虚弱,过几天就好了。”

  陶惠不想让钟欣在这里让我难堪,乘机道:“老大,我看这里也不是谈话的地方,还是找个地方下来在谈吧。”

  我暗赞陶惠的机灵,很默契的对黑三道:“胖叔,我们很久没有见了,找个地方下来慢慢聊,你看你大老远的来到这里找我,我却让你在门口站着,真有些不好意思。”

  在基地休息室内我和黑三下后,黑三略有所道:“刚才…那个钟小姐很凶,他怎么…连你也敢骂,怪了,你不是他们的头头吗,好像她是你的上司的样子,真不明白。”

  有什么奇怪的,如果钟欣不敢教训我的话,这天底下就没有人敢了,但这些难以给黑三解释清楚,一笑置之,撇开这个话题接着道:“胖叔,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吧?十年不见,你老多了。”

  黑三神一阵子动,这十年来他为了记挂我这个小朋友,担了很多的心,体一直不好,直到听闻我的消息,再加上我给的丹药,体才好起来,在心头多年的千斤重石也不见了,叹道:“我的小朋友,你真能躲啊,一躲避就是十年,我还真以为自己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却在这种情形下和你见面,唉,不说了,说这些干什么,看到你现在的名就天下,我心意足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就要怪你了。”

  我呃了一声不解道:“怪我?是…”

  黑三有些责怪道:“我的小朋友,你来广州找我怎么虎头蛇尾跑到烤鸭店就走了,让我在店里天天等你,直到看了上午召开的记者招待会,我才知道你在这里。”

  原来是这件事情,当初是因为项莹的缘故,我内心的情很复杂,不知道面对黑三说什么,也从黑三的儿子那里知道了黑三十年来的状况,知道了黑三因为种种原因体很差,这其中无不与我有关系,最后选择了离开,现在当然不怕,有了刚才和项莹的谈,两人的关系虽然没有发展到无话不谈,但也不需要避开对方了,不过,听黑三的口气,他上午在广州观看记者招待会,下午就赶到这里,也就是说我去医院的这段时间,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虽然说大家都知道九天集团公司的总部就这里,但是,没有人暂时还难直接找上门来。

  看出我的疑惑,黑三笑着解释道:“我是从你找我的途经找到九天集团公司在广州的分公司经理元江洲经理,正好他有事到北京,就一起来,不过,说真的老弟,找你真的很难,元江洲经理通过与你们这里的管理人联系之后,我们来到基地外面,你们的那些警卫经过对我的再三询问,填写了很多的表格手续,确定我是你的朋友之后才放进来,如果不为了见你这小朋友,我早就走了,那有这样的耐心。”

  这些手续是必要的,如果九天集团公司不这样做,防卫就等于虚设,这里是九天集团公司的心脏枢纽,不能马虎大意,黑三突然间找上门来,当然会经过严格的盘查才能放进来,在这方面我也不能因为黑三是我的朋友而指责基地警卫人员,笑道:“我有机会教训他们,怎么敢挡老哥的路,当老哥说出是我的朋友后他们还敢留难,谁的面子不给,老哥你的面子一定要给。”

  黑三也是发发牢,听到我要教训警卫人员,以为是真,忙道:“还是算了,他们也有责任对一个不认识的外来者进行询问底细,再说,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跟你聊天吗,不提它了。”

  我内心一笑,黑三毕竟是老实人,处处为他人着想,一本正经道:“好吧,我听老哥的。”

  黑三顿时兴起来,笑道:“这才是我的小朋友,有魄力,哈哈…对了,刚才提到项莹这丫头,她怎么了,我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丫头,当年在你离开后没多久她也随着父母离开了广州,我时常想起你们。”

  我和项莹的认识黑三是见证人,几人之间有着特殊的情存在,只不过是后来出现意外让大家分离,黑三关心项莹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笑道:“她上午体不好进了医院,我后来也去看了,她现在没事,你放心吧。”

  我说让他放心,黑三还是有些不放心道:“冰,你现在是大人物,应该认识很多人吧,你是不是联系一个好的医生给莹儿看看,对了,你手下不是有九天医院吗,有很多人医生都是很出名的,他们应该可以。”

  我没有说我自己亲自动手治疗,点头道:“你放心,项莹现在就在九天医院接受治疗,还有九天医院的总负责人罗经理也亲自给她治疗,应该不会有问题,如果需要,我再让罗经理过去看看。”

  黑三似乎对我极为相信,没有的丝毫怀疑,连连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你们的关系怎么样?你们以前可是好朋友。”

  面对黑三的关心,我到很难回答他的问题,迟疑了一下道?:“我们…很好。”

  对于黑三这样经验老到的人来说,可以从我的神中判别出一些什么,这种事情外人难以解决,只有靠我们自己了,所以他将话题转到别的事情上道:“真的很好吗,那我就放心了,呃,对了,冰,你在记者招待会上讲的很玄,要招很多人去,我内心好羡慕啊,如果不是我老了,我还真想跟着你前去。”

  我内心一动,不谈我喜黑三的烤鸭技术,寒儿和火儿自从那次吃了以后,总是念念不忘,对于其他地方的烤鸭不怎么意,完全可以让黑三到总部,寒儿和火儿可以随时吃到烤鸭,也可以将黑三的烧烤技术带到其他星球,这可是一举两得的美事,想到这里,试着问道:“胖叔,你真的想去,那可以去呀,有什么不可以的,再说有我这个小朋友在后面给你撑着,你完全可以放心。”

  黑三一愣,接着哈哈笑道:“冰,谢谢你看得起我这个老朋友了,你那里需要的是有能力有技术的人,我一个烤鸭的人去了有什么用,虽然我知道有你在,我去了也不会错到那里,但是,着吃闲饭可不是我的为人,你不怕边有一个没有能力的朋友,我可不想给你丢脸。”

  我摇头道:“胖叔,你想错了,你的烤鸭技术在那里都是一的,如果能将你的烧烤技术在宇宙中发扬光大,那可以一件美事,怎么能说是没有能力和技术呢,我再传授你养生之道,你有的是时间来完成这一壮举。”

  黑三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瞠目结舌,半晌后才道:“冰,你是说我的烧烤技术也能在你那里发扬光大,我没听错吧。”

  我笑道:“胖叔,你没听错,我是认真的,九天不是发出了向各行各业招聘人才的广告吗,烧烤也是一门技术啊。”

  黑三有些迟疑道:“可是…那是招聘人才,我一个开小店混饭吃的人那有是什么人才,这样不好吧。”

  我正道:“胖叔,这你就错了,你的烧烤技术绝对是一的,不要说我喜吃,两我的小妹和小弟也念念不忘,怎么能说你不是人才呢,在这方面你绝对是权威,你的技术不好,没有人敢说好了,胖叔,你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黑三想到初相识的时候,不禁哈哈大笑道:“怎么不记得呢,那时候我最忌讳别人说我胖,结果你左一句胖叔叔,右一句胖叔叔,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到亲切,自从那以后,别人再说我胖我也不生气了,哈哈…”我也笑道:“那你应该记得当时你对自己的烧烤技术多自豪,多自信,自夸技术一,在广州市是一绝。”

  黑三也神往道:“呵呵,那时候我到全是劲,整天说自己的烤鸭技术好,但是,那毕竟是在广州,现在不同了,你说的那个地方那么好,要的人都是行业中的好手,我出了广州那敢说大话,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我正道:“胖叔,你这是小看你自己了,你的技术在哪里都是一。”

  黑三被我一本正经的神染,不禁道:“冰,你没开玩笑吧。”

  我道:“怎么会呢,我对胖叔有自信,相信胖叔的烧烤技术将来必定成为宇宙中的一绝,说不准胖叔还成宇宙中烤鸭的鼻祖。”

  黑三可不敢做这样的美梦,只要他的烧烤技术能用得上,他已经心意足了,接下来我将黑三内心的犹豫打消,和他商量着离开的地球的事情,他老伴去世多年,只有一个儿子,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他同意带着儿子一起去,免得挂念。

  然而,我的话也料中了,黑三的烧烤技术在未来的宇宙各个星球中发扬光大,黑三也因此扬名宇宙,他的烤鸭技术受各个星球的人

  接着我和黑三聊着别后的十年中的事情,两人谈的甚,如果不是陶惠提醒该吃晚饭了,我们两个都忘记时间了,这才发现时间在我们两个谈中悄悄的过去了,最后,黑三又急急忙忙的赶回广州市,想结束在广州的生意,准备去总部,在我的劝说下,这个未来宇宙中的捎烤鼻祖动了雄心壮志,对未来充信心。

  而接下来的时间中,我又被钟欣拉着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同时,记者招待会以后,九天在世人中引起轰动,几乎每天都大量报道着有关九天的事情,对应一些我在记者招待会没有言明的事情做了各种方式的猜测。

  民众对九天的未来的发展普遍看好,相反,政客持回避态度,想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我们壮大,我们壮大后的后果他们心里很清楚,决不是像我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那么简单,他们被盗的核武器从各方面分析都与我与关,但是,带非他们的震撼力不小,如果不是这种震撼他们早就站出来反对了,所以,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现在没有直接反对,但是,在记者招待会以后,各个国家同时对于孤儿院以及孤儿的登记和严格管理上就可以闻到不同寻常的味道,他们想通过这一行动来减少九天逸园的数量,进而言之,是杜绝我的军事力量。

  我也没有理会这些,当务之急是解决地球分盟的基地,还有对于招聘来的第一批人手进行简单的培训,等待九天城完工之后输送过去。

  更繁琐的是这些人员的亲人安排问题,无可置疑,九天对世人充惑力,想通过各种途经进入九天,为了有效的管理,必须调查核实这些工作人员的亲人是否真实,而这批人最多,数量庞大,给我们到来了极大的力。

  同时,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国,虽然各个国家对现在九天以冷静旁观的态度对待,但是,私下里对这些人的亲人在申请移民的政策上采取了一些不明显的刁难,这在不同程度上增加了我们的难度。

  现在也是应届毕业生将要毕业的时间,九天也实现自己的诺言,据需要和可能将招聘大量的应届毕业生,首先可以在网上报名登记,然后等待九天的通知,这些大学生来自世界各国,报名登记的学生几乎占全世界所有应届毕业生的六成。

  钟欣也提前向我打招呼,招聘大学应届毕业生的前期工作我可以偷懒,但是,在最后关头我必须出面致词,这是第一批应届大学毕业生,这一政策也是我亲自提出,我必须参与,用她的话说,我不能太轻松,也应该做些什么。

  其实钟欣冤枉我了,我现在的力并不比她轻松多少,起码她只专著于本职工作就可以了,我还要考虑到来自外界的打击报复,比如说飞鹰山庄和黑魔门,不解决他们的问题,总部想发展起来很难,因此,我很想找时间和老鬼深谈一次,期望能说动他去找三魔和五邪,而在说动离开地球之前,我想在修为上再提一点,希望能够顺利救出需要的人手。

  时间就在我们的忙碌中匆匆过了了一个星期,我从北极基地救出来的一百二十多个各个国家的官员和企业界名人也在深思虑中有了进一步的表态,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出自己的意见,但某些方面已经达成共识,最后的决定将在他们回去以后作出安排后再决定。

  但我没有抱太大的期望,特别是对各国的官员,他们也许被九天所引,内心已动摇,但是,他们的国内的关系太复杂了,很多事情让他们在作出选择之前被牵引,不由己难以离开。

  对于企业界名人,我到是抱有一定的信心,希望有一半人能加入九天已经不错了,他们不是政客,相对而言比较自由,可以作出选择,对九天来说,这些人的加入意义深远,他们都是企业界的名人,通本行业,经验丰富老到,对我太重要了。

  而在这种忙碌中,本应该轻松下来的我,被接下来的一件事情所惊动,那就是在九天医院恢复体的项莹失踪不见了,小如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用联络器跟我联络,在联络器里小如焦急的叫道:“小小哥哥,莹姐姐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小小哥哥怎么办?”

  项莹不见?我一愣,内心一震,接着深一口气,下内心的惊骇,放缓语气道:“小妹,你先别急,告诉哥哥,你莹姐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在那里不见的,你们有没有找过她常去的地方,说不准她去了那里,只是你没有找到罢了。”

  小如道:“小小哥哥,不是的,莹姐姐是在医院不见的,也不会去那里,这我很清楚,今天中午,我从学校回来找她,我还带饭给她吃,吃完饭后,我离开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回来就不见了。”

  我一皱眉头,十分钟之后不见了,那说明没有走多远,或者说在医院的某一个地方,我问道:“她会不会去药房或者说见她父母?”

  小如带着哭腔道:“不会,我已经问过了,医院和莹姐姐的父母现在也在找她,而且,即使要去莹姐姐也会告诉我一声的,但是,莹姐姐没有,肯定是不见了,她在医院有可能去的一些地方我们都找了,就是找不到,小小哥哥,你说怎么办?”

  我听到后大吃一惊,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人没有在医院,也没有去找她父母,那会去哪里?当然,项莹失踪是我吃惊的一个原因,而另外一个原因是,能够在小如的眼皮底下失踪,那太不可思议了,尽管小如的修为不,但那是指修真界而言,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了不起的手,项莹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弱子能在小如的眼皮低息失踪,似乎是不可能。

  而不可能却成为事实,那意味着着什么呢…那意味着项莹是被人绑架,我脑中连连闪动,首先想到的对象是飞鹰山庄和魔门,不禁惊骇,难道真的是他们,刚刚瓦解他们在地球上的势力,有这么快的时间发现他们的基地消失吗,如果他们的人已经到达地球,必定知道是我做的,因为这事在记者招待会向世人公布,他们不用探查就能知道。

  但是,他们为何绑架项莹呢,难道他们想以项莹来威胁我,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与项莹的关系?我突然间想到了新闻报道,项莹和我的关系那天记者做了报道,他们没有亲眼目睹我与项莹打道的过程,但事后了解了一些情况做出了猜测,也许飞鹰山庄从这些信息中知道,我首先在脑海里做出这样的推测,觉得大有可能,如果是这样,事情就麻烦了,要在暗藏在某一处找出一个有心隐藏的人,那是大海捞针。

  小如等不到我的回答,焦急的叫道:“小小哥哥,你说话呀,人家急死了,我…”

  我连忙收回思索,不敢多犹豫,忙道:“小妹,你先不要急,我马上过来!”

  说完后代了一声,带着两小立即向九天医院赶去,一路上心急如焚,希望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尽快将人救回来,一个弱孩落在飞鹰山庄的人手中的后果让我担忧,那样,将是我终生的悔恨和不安,想到这里心里更急,车疯狂的向医院使去。

  当我赶到医院时,小如等人心急如焚的在医院门口等着我,更让我到以外的是,连父母亲也赶到了,也神焦急的等待着我,当然,项莹的父母亲也不例外,一并在医院门口。

  好像我是他们的救命菩萨,这件事非我不可似的,我一定能够将项莹找回来,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上。

  看到我的车刚进入医院大门,小如等人焦急的跑了过来,将走出车门的我立即围了起来,而且抢着向我介绍情况,各抒己见,发表自己的见解,一时间现场热闹混,我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不耐。

  桑珂倩反倒是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大家不要再说了,项莹的情况小如先前已经告诉冰了,再说这样一来冰也不知道听谁的好,关键问题在与让冰先看看项莹失踪前走过的地方,也许会有帮助。”

  桑珂倩的话起到了作用,大家是太关心项莹,而又认为我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急切的向我反映情况,经过桑珂倩的提醒,大家这才发现都过于着急了,一个个不再急切的向我争着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一拍惶恐不安的小如,在小如的带领下先到了项莹失踪前住的病房,病房内一切显得井然有序,上的被子叠的很整齐,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项莹不是在这里失踪,因为除了眼中所看到的,我也没有发现有修真者出现的特殊气息。

  我皱着眉头观察病房内任何一个角落,希望能够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众人看着我的神,希望能从我的神中看到有关项莹的线索,但是,我的神没有发现任何变化,使他们无从知道。

  小如指着桌子上的饭盒焦急道:“小小哥哥,你看,桌子上的饭盒就是我拿过来的,莹姐姐也吃完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桑珂倩伸出纤手拉住小如,安慰着小如,而项莹的妈妈掉着泪花对我道:“冰,我看了你们召开的记者招待会,知道各个国家有很多孩子离奇失踪的事情,那是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外星人干的,莹儿会不会是他们…冰,我真的很怕,你一定要将莹儿找回来,我知道你们从小是好朋友,虽然你们曾经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但…”

  众人虽然处在焦急中,但项莹母亲的话让他们一愣,我和项莹之间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很少,更不会想到我和项莹之间曾经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也难怪我们之间有着难以理解的现象。

  相对而言,项莹的父亲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尽管他内心的焦急不下于任何人,他阻止项莹母亲说下去,轻声道:“别说了,不要打扰冰,他不是在观察现场吗。”

  紧接着我看了项莹平时活动的地方,同样没有任何线索,这就怪了,难道项莹是自己出走,但是,我布下的守卫不曾看到项莹出去,再说,项莹一个纤纤弱子如果出去,怎么能逃过守卫的眼睛,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守卫都是从基地调过的干人员,我相信他们的能力,而且,项莹也没有必要特意逃避守卫的耳目。

  我对边的龙卫道:“将董小林给我找来,马上让他赶到医院。”

  “是!”二龙应声道,接着立即联系董小林。

  片刻后董小林赶到,他已经知道项莹失踪的事情,而且,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等我发问,立即向我汇报道:“我了解过,我们的人没有发现任何外人出现,更不用说有修真手了,除非对方的修为特别,能轻而易举的避开我们的人。”

  也就是说他们的情报人员没有任何发现,我冷声道:“没有外人出现,那么自己人呢?”

  董小林一怔道:“自己人…”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不能放过任何线索,我相信自己人,但是,还是有必要了解情况。

  董小林也不是笨人,知道一般的自己人不可能避开守卫的目光,那就是说只有我带回来的手了,他立即道:“自己人中…安参谋曾经在医院出现过,但是,只是向警卫询问了一些情况,也没有与项小姐见面,接着离开了,其他人就没有了。”

  我哼了一声,对小如和项莹父母亲道:“你们回去吧,项莹的事情给我来处理,她没有事,会安然无恙的返回来。”

  众人内心一松,我的这句话正是他们想听到的好消息,但是,他们不明白我突然间怎么这么肯定项莹没有事情呢,也没等他们来得及发问,我已经带着其他人上车使出医院门口,众人内心极为纳闷,但也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不是随便应付了事,只好返回去等待项莹的消息。

  我赶回基地,让龙卫找来安思伟,在办公室内,我冷冷的看着走进来的安思伟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安思伟到我对面,他现在是一个忙人,自从记者招待会后,有很多工作都落到他的上,有许多的事情要他亲自处理,他也如愿以偿的将我推上争霸的道路,现在的他劲头十足,为了将来将宇宙各个星球能够接受地球的科技,这小子不下问,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空学习着地球的科技。

  他见我神冷厉,不发一言,问道:“公子找我是…?”

  我依然没有理会安思伟,一旁的董小林小心翼翼道:“老大刚才去了医院?”

  安思伟呃了一声,望了望我,神中没有任何不妥的变化,故作不解道:“去医院?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我是说需要我帮忙的事情!”

  我没有说话,董小林望了我一眼解释道:“项莹小姐失踪了,老大得到消息以后立即赶到医院,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守卫报告你去过,所以,老大想找你了解情况。”

  安思伟神依然如故,但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蒙混过关的时候,故作恍然大悟道:“说起医院,公子,我将项莹小姐接到了基地,医院不太安全,基地内就不一样了,这样一来也使公子放心了,因为有其他事情在忙,到是忘记告诉公子一声,让公子担心了。”

  我内心暗骂,果然不出所料,是这小子搞出来的麻烦,以安思伟的个,怎么会关心到这些小事,他的解释当然不能让我意,我冷声道:“真的是这样吗?”

  安思伟镇静了一下情绪接着道:“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项莹小姐与公子是朋友,又是总部财政负责人的候选人,有必要对她另眼相待,公子事忙,这些事情就给我们来处理。”

  这个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那里左顾而他言,我现在没空和他说这些,而是想知道这小子将项莹安排到基地那里,保密到连我也不知道,连董小林也不清楚,问道:“项莹现在在哪里?你是怎么安排的?”

  安思伟一本正经道:“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修养,公子放心就是,我安排了人手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照顾着她。”

  “那好,你将她带到我这里来。”我道,想了想接着又补充道:“这些小事不用你这个参谋来关心,你还是多关心其它的事情比较好。”

  安思伟望了望我,没有立即回答我,过了片刻后道:“公子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我看…有关项小姐的事情就不要多心了,有我们处理就行,现在她休养的地方很好,心情舒畅,公子没有必要再…”

  我一挥手打断了安思伟的辩解道:“我就不明白,项莹一个纤纤子能影响到总部的事业吗,你又何必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呢,我已经据大家的要求做了,尽量足了你们这些野心家的要求,你们还不足吗,如果一个纤纤孩子也能让我们束手无策,那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基础太薄弱,支持不起宇宙这个大厦,因为一推就倒,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安思伟想继续劝说我,我懒得再多说,站起来望向窗口外,安思伟看我的神中带着极大的怒火,无奈的对边的警卫代了几句,警卫转走出了会议室。

  现在总部的级管理人员都配备了警卫,这是出于对钟欣等工作狂的人安全考虑,当然了,这一策略普及到所有的级管理者上,安思伟也不例外,并不因为他修为而不配备警卫,刚才出去的警卫就是基地给他配备的人员。

  片刻后项莹被带进会议室,项莹除了美丽的脸庞上带着冰冷兼怒火外,其它还好,神也不错,这让我放心不少,项莹先是将冰冷的神对着一副无辜神的安思伟,当看到我之后马上将怒火迁移到我上,对着我道:“冰,为什么将我从医院转移到这里,不让我见任何人?为什么我要见你他们不让见,现在什么社会还搞这些,你应该有特殊的理由吧,我在等着你的解释。”

  我望了望安思伟,这小子闯的祸自己不站出来解释,却安然无事的样子,将麻烦丢给了我,不得已,我对项莹道:“你先不要着急,是这么回事,安参谋考虑到你的人安全,所以…”

  项莹打断我的解释道:“冰,我一个弱子一直生活的好好的,有什么危险需要你这个跺一跺脚令宇宙震动的公子来特别照顾,不要找理由,那没意思,我也不想听这些,我想知道真正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我能当着项莹的面说出来吗?在项莹的注视下我沉思了片刻后道:“真正的理由…我会给你解释,不过呢,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既然到了基地,还是先悉总部的财政工作,免得我再找你。”

  项莹的神一动,略显动,漂亮的大眼睛带着惊喜望着我,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工作,她原来希望能够跻于九天集团公司就心意足了,而现在,却是总部的财政负责人,一个是宇宙总部的负责人,一个是地球九天集团公司的一名员工,这中间的差别太大了,但是,项莹刁钻的个在此时此刻表无异,她在惊喜莫名的情况依然没有忘记现在的处境,深深的了一口气道:“谢谢你,谢谢大家看得起我,但是,冰,你还没有给我解释将我转移到这里的原因,不要将责任推卸到其他人上,你是这些人的头,没有你的命令谁敢这么做,而且,我与其他人也没有任何情和利益关系。”

  项莹这是找到机会故意刁难我,以她的聪明才智应该想到其中的关键所在,但是,她放过一旁的安思伟这个正主不理不睬,却以我是所有人的头来质问,而且将真理紧紧的抓在手里,我暗骂安思伟多事,是一个麻烦的制造者,正在我绞尽脑汁措词时,一旁着没有发言的桑珂倩站起来,拉着项莹的手道:“你就别难为冰了,这件事情冰真的不知道,是小如告诉他以后才知道你不见的事,然后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寻找线索,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看寒儿和火儿两个小家伙多可,不如我们抱着他们两个出去走走,冰还有很多大事情要处理,不要耽误他的时间了。”

  在桑珂倩的劝说下,项莹的注意力立即被我怀里的两小所引,她早就想抱抱两小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立即喜不自禁的从我怀里将两小接了过去,和桑珂倩走出了办公室。

  望着项莹走出办公室,我内心松了一口气,极为谢桑珂倩,我这时才发现自己边还真需要像桑珂倩这样的人,遇到像刚才类似问题可以帮我解决,也发现自己虽然有着与众不同能力,但是,与众不同的能力并不是说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也有技穷的时候。

  项莹在会议室内差点闹的天翻地覆,而当事人安思伟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完全以一个旁观者的份在看戏,岂有此理,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行,不能老是让他们把麻烦丢给我,作为肇事者,安思伟也不能这么舒服的在一旁看戏,也应该让他做些什么这样一来才合理,略一思考,顿时心里有了主意,我对安思伟道:“嘿嘿,安参谋,你虽然不给我讲实话,那我就不勉强你了,项莹看情形也不再计较,但是,项莹的父母亲那里也要较代一声,当然,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因为项莹不见了以后他们寻找了所有的地方,我要提醒你的是,不要以我来做挡箭牌,那是没有用的,当时,我也参与了寻找,他们内心很清楚,现在你放下手中的事情,马上去解决这件事情吧。”

  安思伟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招,事出以外,他不禁神中带着惊愕,一贯的冷静和沉着应战的态度没有了,也仅仅是一瞬间,接着不由到好笑,知道是我借故整他,报复他自作主张惹出的麻烦,但是,我这次意外的没有追究责任,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深入下去,已经让他谢天谢地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只好去完成这件不是任务的任务。

  我表面上没有追究安思伟的责任,但是,内心里却有了很多的想法,对安思伟有着怒火,但是,无法发出来,因为,这件事情的真相一旦为他人所知,那是天大的笑话,会闹的城风雨,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也就是说,我吃了安思伟的一个暗亏,而又不能发出来。

  而安思伟真正的目的也是为了我,为了大局着想,我与项莹的关心尽管保密,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在我去医院治疗好项莹的病以后,已经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大家只是放在心上没有当着我的面说穿罢了,然后,安思伟等人不说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说,有那些记者像密探一样随时随地出现在我的周围,总有一天为周所知,安思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来了一个釜底薪,干脆将项莹软禁在基地,以杜绝后面的事情发生,还美名其曰是为了项莹着想,那是天大的笑话。

  我就不服气,我和项莹的关系公开,为周所知为又能怎么样,不过,自古以来很多优秀品质都倒在这样的事情上不乏其人,但是,这与我的情况又有不同,需要这样紧张兮兮的吗?

  不管怎么说,由安思伟闹出来的子就这么结束了,项莹也有桑珂倩劝说将这件事情不了了之,而我在不得已的情况提前宣布项莹作为总部财政部门负责人,项莹也顺理成章留在了基地,算是真正的加入了九天,成为九天的一名级管理者。

  同时,项莹的失踪是自己人所为,不是飞鹰山庄或者是其他人,这是一个好的结局,在自己人手里那只是限制她的行动,其它的就没有了,而落在飞鹰山庄手里,那后果严重,不是我所能预料到的,可以说,这是一场虚惊,结局是皆大喜,但是,通过项莹失踪这件事情让我内心有了警惕,警惕是来自飞鹰山庄,我知道,如果不将飞鹰山庄在修真界连拔出,这样的担心随时随地会发生,受到伤痕的孩子不是少数,只有让飞鹰山庄消失,这种事情才能避免,在会议室内我陷入了沉思!…

  第一百四十章迁移总部

  自项莹的事情后,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一个多月,马上面临着应届大学毕业生的招聘工作,事实上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的大学生向九天报名应聘,这些大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人数极多,对钟欣等人来说,这又是一个繁忙的工作,用她的话说,连口气的时间也没有,但她另有一个说法,那就是我这个掌舵人最轻松,轻松到无所事事,所以,为了让我这个无所事事的人有事做,她紧锣密鼓召开应届毕业生工作大会。

  集团公司据需要和可能,尽管地给他们一个机会,在众多的应届毕业生中挑选了一部分需要的人员,这次挑选是针对我提出的给应届毕业生一个锻炼的机会而招聘,尽管钟欣等人一再的缩人员,但还是招聘了将近十万应届毕业生。

  我说是给这些应届毕业生一个机会,但是,钟欣却不想做这样赔本的生意,她可不认为只是锻炼他们,而是在锻炼的同时打算以后使用他们,那可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以想象,十万应届毕业生经过公司的培训成为英的壮举。

  而钟欣另外想让这些应届毕业生参加总部的建设,也就是说,她本就没有打算将这些人放出来,她这是在为将来投资。

  从另一方面来说,钟欣的这一决策是这一届大学毕业生的幸运,很多人想跻于九天或者说九天集团公司,而做为应届毕业生能够一走出学校大门跨进梦想的场所,那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当然,在招聘的时候并没有将这她的这一决策公布出来,而是等着我亲临会场,亲自向这些应届毕业生宣布。

  这是她给我找的事情,让我鼓励这些人,为未来作出第一笔的投资,用她的话说,我的投资最有效,最有稳定,可以让这些应届毕业生在内心对九天充希望,之后死心踏地的为公司工作。

  对于钟心的设想没有人才提出反对,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一决策明之极,为公司将来的工作上储备了极大的力量,这些人一旦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会成为了不起的英才,而钟欣已经在计划着如何着手培训,怎么有效地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些还没有成的学子锻炼成为干的栋梁之材。

  我对钟欣的这一安排到是没有异议,也可以是说不谋而合,这些应届毕业生确实的是实际作,对现代各国的某些企业来说,他们在争分夺秒的竞争着,在时间和金钱面前,应届毕业生成了无人问津的失意者,而对我来说,很需要他们,尽管在发达的地球无人问津,但是,在宇宙其它星球没有地球这样发达的科技,这些应届毕业生任何一个人在其它星球都是了不起的学者,因此上,我一直在考虑着将这些应届毕业生使用在其它星球上,只是内心在计划着,时机不成,没有在会议上提出来。

  所以,我很慷慨的接受了钟欣的安排,很愿意与十万应届毕业生见面,很想看看这些大学生的风采,我已经死了上大学的梦想,内心很羡慕他们,看看他们也好,就当作是一种安慰罢。

  时间很快就到这一天,十万学子以特别的心情被带进基地,跨入了九天的大门,也期待着能见到我这个传奇人物,怀着十万份动的心情想在九天一展自己的抱负,尽管他们知道九天给她们的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并不是以正式员工的份进入,但是,九天也有承诺,一旦能够独立作,可以以正式员工的份享受待遇,成为九天的正式一员,所以,每一个人心中暗自鼓足劲头,准备努力学习提自己的能力,期望为将来能够留在九天。

  这一天下午三点,我们一行人在十万人的期待中走进了会议室,我们的是震耳聋的掌声,而让这些学子意外的是,我亲自参加他们的仪式,在他们想来,能有机会见到我就不错了。

  开幕词在钟欣兴的心情下开始了,她之后道:“现在我们九天的总负责人公子讲话!”

  在轰轰隆隆的掌声中我道:“我很兴在这里与大家见面,大家成为第一批以应届毕业生的份进入九天,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大胆的改革和尝试,对你们来说是一次机会,我知道,在发达的现代社会,各个单位在用人上是以经济时常的需要来考虑的,这样一来,让每一届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出于尴尬的地位,我们毋须责怪谁,这是市场的需要,但是,九天考虑到了这一点,有着不用的想法,认为可以给应届毕业生一个锻炼的机会,让应届毕业生能够从尴尬的处境中走出来,因此上,才有今天我们聚一堂的机会,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利用这一机会锻炼自己,争取早独立作。”

  事实上我的话击中了十万学子的心,他们在没有参加应聘之前,为自己毕业以后的工作去向和出路有着许多的担心,而九天的改革方案公布以后,他们以怀疑的心态来应聘,因为他们心里清楚,不要说九天,即使是一般的单位,对于应届毕业生都拒之门外,尽管九天声明起用应届毕业生,但他们不能不怀疑。

  等动人心的掌声过后,我继续道:“你们能参与九天的建设,我很兴,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九天决定,你们这一批锻炼者将参与九天总部的健,即将远扑冰星,也就说,不管你们能力如何,九天决定将你们以正式的成员对待,你们经过锻炼以后,参与九天的核心工作。”

  我的话结束以后,整个会场平静如水,意外的惊喜让他们忘记了鼓掌,愣在那里了,我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接着道:“当然,你们如果觉得自己无法或者不想离开地球,可以告诉我们,会针对你们的意愿作出决定,但是,在你们离开地球远扑冰星之前,必须接受基地的培训。”

  在十万人的震撼中我离开了会场,在会议室接见了韩天,韩天是这次应届毕业生中的一员,也是唯一的一个我认识的人,他的神很好,自从我的开导以后,从情的误区走了出来,现在他不但是小如的好朋友,也是我家的常客。

  当然,上一次他见我,我是以小如哥哥的份,而现在我是九天的掌舵人,份的变化让他一时间显得很拘束,走进休息室望着先是一阵子动,接着道:“冰…不,公子…”

  我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不要那么严肃,在这里你是我的朋友,叫我冰就可以了,其它的称呼就算了,你是这次应届毕业生中我唯一认识的一个,想和你随便聊聊,也没有其他的意思,我记得上次你告诉我,想进入九天集团公司,你现在如愿以偿,心情舒畅吧。”

  韩天轻松了不少,但还是很拘束,笑了一下自我解嘲道:“我是有些紧张,也难怪,认识你的时候你是小如的哥哥,而现在你是惊天动地的人物,说我不紧张那是假的,要知道,能亲眼见到你,那是了不得的事情,而我现在却和你在一起聊天,我毕竟是一个普通人,呵呵,不你说,当我在电视机前观看记者招待会时,知道你是九天集团公司的创建者,内心的震撼无以形容,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你,当时我还以为看错人了呢,但是,看见你后的警卫就知道没错,小如神秘莫测神奇出现的哥哥就是九天的创始人,我内心是多么的动,也恍然第一次见面时你对我的询问。”

  我笑道:“不用那么慨,我也是普通人一个,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常人没有做的事情罢了,我们也不说这些,以后有的是时间再聊。”

  韩天轻松了不少,点头同意,他不会傻到认为我真的无事找他聊天,他也不会认为因为两人认识就让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对他有特殊的关照。

  我接着道:“你是这次应届毕业生中的一员,有着与其他人相同的想法,给我说说,对于九天这次将你们输送到冰星有何想,大家的态度如何?”

  韩天的情绪一下子被我的问题转移了,而且显得特别兴奋,不禁道:“冰,我们这次太意外了,本来大家能跻于九天集团公司就已经心意足,那想到不但跻于九天集团公司,而且成了九天中的一员,远扑总部,这对我们来说是特大的喜讯,起码我们有机会施展才能。”

  韩天他们的想法与我猜想的差不多,通过了解之后,我内心有独多的慨,我没有临其境,不能完全体会应届毕业生的心情,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我没有这个机会,但看到韩天等人脸上的笑容,我到心情舒畅,极为愉悦。

  半年后。

  自与应届毕业生见面以后,时间过了半年,在这半年中,九天总部的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各种工作如期完成任务,值得一提的是,九天城在我们及世人的关注中完成建设,强哥以动的心情告诉了我这个好消息。

  现在在冰星上的人员完成九天城的建设以后,接着建设九天城以外的策划,而钟欣等人对于各行各业招聘而来的人员培训也接近尾声,十万应届毕业生也参加了这次的培训,另外,这些人的家属也经过严格的审查确定了下来。

  现在等待的是将他们输送到总部,同时,钟欣等人也将正式进驻总部展开工作,而在这之前,以疗银发为代表的军部先一步进驻总部,而我因为有事暂时不考虑到达总部。

  经过我的决定,疗银法等人做了一个月的准备工作后,带着一百万人离开了地球,这次的人员比上次多一倍,虽然各个国家对孤儿进行登记和管理,但是,九天逸园十年来收留的孤儿已经成了气候,这些是他们无法控制的,那些有残疾,无人收养的孤儿还是被九天逸园收留。

  在军部人员离开两个月后,我将钟欣等总部主要负责人送离地球,这一批的人员相对而言比前几批人员少多了,但是,这些人员都是级管理者,是总部的骨干力量,没有他们总部的工作难以展开。

  工作人员的家属是前几批人员最多的一批,这批人极为繁杂,管理工作量极大,不像军部人员那样有纪律,行动统一,所以,当这批人离开以后已经是一年之后了。

  现在的青山基地只剩下我边的护卫和地球分盟的人员,另外,还有我从凼腊星球带来的化丹和方云云,以及老鬼,水月仙子,桑珂倩等人。

  化丹和方云云本来也考虑随着军部人员离开,但是,两人向我表示另有想法,等众人走了以后再和我商量,我心里有预,他们将要离开我了。

  而在所有人离开后的第三天,他们两人找上了我,看两人的神,显得很慎重从事的样子。

  化丹开门见山对我道:“冰,我知道当我和方云云没有随着军部人员离开时,你心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正如你想的一样,我们两人要离开了,当然是暂时的离开。”

  我点点头道:“是的,我已经想到了,但是,你们两个人有必要这么做吗,你知道,你们的长辈将你们两给我时,我曾经承诺过,一定要保证你们两人的安全,但是,你们这样一来将自己置在危险之中。”

  方云云道:“王公子,我知道你也是为我们两个好,但是,我们两人也有自己的理想,特别是来到地球以后,给我们触很多,真让人难以相信,人的智慧有这么离开,能将科技发展到如此惊人的地步,而且,跟着你的这些人一个个劲头十足,对未来充信心和希望,我们两个人虽然来自外星,从小接受的文化教育和你们相差悬殊,可以,我们也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从进入基地的那一天起,我们两人就暗下决心,决定跟着你走下去,因此,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努力学习地球科技,希望能跟上你们。”

  我没有说话,化丹接着道:“你是怕我们有危险,但是,你们自己还不是一样有危险,但也勇敢的面对了,我们即使不参与不跟着你,难道就没有危险了吗,而且,我们也不想这样平平安安的度过自己的一生,与其这样,还不如跟着你往前走,起码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他们两人说完以后看着我,我点头道:“好吧,既然你们两人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也就不劝说你们两个了,我也会你们的长辈做出解释,相信他们也能理解你们两个心情,说吧,你们打算选择那一颗星球,如何着手,需要多少人手?”

  化丹和方云云两人相望一眼后,化丹开口道:“我对自己生长大的星球比较悉,还是去褐珐星,有方云云相助,我有信心建立宇宙分盟。”

  我从化丹和方云云的默契中看出,两人之间不仅仅是为了建立褐珐星那么简单,两人长久相处,之间产生了情,我内心在为他们祝贺,因为他们两人没有向我亲自说明之间的关系,我也不问。

  考虑到神剑派在褐珐星球上是一个大派,有着超的威望,化丹在那里减小一定的风险,我点头同意。

  化丹见我同意,十分兴道:“我想,我可以到神剑找一些信的过的弟子来帮助我们,另外,你给我几个悉现代科技的人员,以方便我们展开工作,不过,冰,我希望你能给我一艘宇宙飞船,不是我要摆威风,是工作的需要,你想,我们的修为虽然较,但是,不是每一个弟子的修为都,有了宇宙飞船行动起来就方便了,我也会据你以往建立分盟的模式结合实际情形开展工作,冰,你决定怎么样?”

  方云云补充道:“为了不惊世骇人听闻,我们也像凼腊星球一样将分盟用九天大阵罩起来,这样一来就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有利于工作。”

  他们两人都是想的周到,看来在地球的这段时间学了很多,这让我放心了不少,我拿出两个联络器给他们道:“你们两人早就有了准备,我也无话可说,这是两个联络器,只有你们自己能用,你们遇到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困难可以联络我或者总部其他人,记着安全第一,建立分盟的事情要慢慢来,不要急于求成,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飞鹰山庄和嘿魔门,我们现在行事的方式,逐渐为他们掌握,只是完全没有摸清我底细暂时没有下手罢了,你们一定要注意他们的行踪小心谨慎行事,分盟可以不成立,但我不能失去你们两个,你们的要求我照办,你们两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化丹略一沉思道:“冰,你现在很忙,也没有时间陪伴我们,我和方云云也想急着建立分盟,反正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我看还不如做好准备以后立刻出发,你看怎么样?”

  化丹和方云云去褐珐星球的事情定了以后,我立刻着手准备他们需要的工具和人手,我给了一艘宇宙飞船和一千机器人,以及其它的用具,第三天化丹两人就离开了地球,去褐珐星球建立分盟。

  地球分盟暂时设在青山基地,由于总部的迁移,青山基地足够现在使用,而康建国和陶惠两人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人员,对地球分盟的事情我没有过问,相信他们不需要我出面能够应付自如。

  有了足够的时间,我和父母亲做了一次长谈,父母亲暂时没有离开地球,只要是因为儿和小如还在读书,小如今年是最好一年,而儿也将在这一年从中毕业,在这次长谈中,父母亲表示要等到小如和儿大学毕业以后才能考虑离开地球的事情,而对于我的事情他们表示理解,也不再过问我的事情,只要我平安就好,对我离开地球还是到总部,或者说去其它地方父母亲没有再问。

  他们也知道现在的我有许多事情要做,很多事情他们不能了解,也无发帮助我,只有在后面默默的支持,事实上我对父母亲两人留在地球深表担心,飞鹰山庄随便一探听就知道我们的关系,如果向我发难,父母亲是避免不了的,以父母现在的修为,远远难以抵抗飞鹰山庄手的打击报复。

  但是,父母亲在这一点上极为坚持,我告诉他们总部的学校已经进入正常,教育水平不会比地球底,或者更,小如和儿在冰星上还可以继续他们的学业。但父母亲的理由是这里有小如和儿的朋友和同学,他们已经让我失去了读书朋友的机会,不想再让儿小如也失去这些,毕业以后那就看儿和小如自己的意愿了,那时候他们或许会考虑离开地球到达冰星。

  父母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勉强,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让我放心了不少,无形中减轻负担,一心一意来做自己的事情,而我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是,防御飞鹰山庄的打击报复,邀请人出山帮助,说动老鬼将其他三魔先救出来增强实力。

  我没有去总部冰星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老鬼一直对他们的事情闭口不谈,我的这一番打算会不会实现,现在还难说,起码我到现在不知道其他三魔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现在的能力所能半到?

  但无论如何我得试着说动老鬼,如果不能,只有闭关再次提自己的修为来对抗外力的打击报复,然而,那到什么时候了,我内心没有丝毫的把握。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