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奴隶拍卖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奴隶拍卖
  第一百四十七章奴隶拍卖

  兵元龙神又一阵子动,深了一口气道:“王公子,我对治疗暗疾的事不是很了解,你估计治疗需要多长时间,又要准备些什么,你先告诉我,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我笑道:“没有什么准备的,是直接治疗,恢复时间估计要一个月左右,关键是你的暗疾拖延的时间太久,不过,是需要疗养恢复的时间是一个月,我动手治疗的时间要不了多久,一下子就好。”

  兵元龙考虑了一下道:“既然这样我也急不在一时,反正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以后有的时间治疗,不如先谈谈合作的事,我到想听听王公子的宏伟目标,那一定时出人意料之举。”

  我笑道:“没有那么夸张,我这里暂时不谈,你不是有想做的事情而没有做成吗,你应该从你想做的事情入手,这样一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伙关系。”

  兵元龙神一敛,脸上出现了悲痛,叹了一口气道:“王公子,一个人做一番事业何等的艰难,我曾经有过梦想,也行动过,可是…可是,最后失败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到后怕,真的,这其中有着血和泪…”

  这我能理解,如果没有得到兵元龙的资料,我就不会了解他现在的悲痛之情,而我估计,他原来的天龙佣兵团被敌人以超强的势力瓦解,他上的暗疾也是在当时留下的,对方就是不想让他出人头地,也不想让他死,想在心灵神上折磨他,用心可谓毒。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像兵元龙这样的人,也不需要安慰,更不需要别人怜悯,需要的是支持和理解。

  就在我这么一沉思,没有来得及出口前,兵元龙一收自己的悲伤,深深的了一口气道:“因此,昨天你提到合作时我既动又后怕,但是,当我清楚的知道了王公子你的修为深不可测时,我内心里又充信心,不过,王公子,我话说在前面,我这个人一的麻烦,也许,合作会给你带来的灾祸,这一点你要考虑清楚,你看…”

  我不以为然的摇头道:“你放心,我的麻烦并不比你少,也许,你的事情在我眼里就像你上的暗疾一样不值一提,以后你会了解我现在的话,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我会自己处理,不会落到你上。”

  两人之间达到了一个共识,在两人合作的事情上敞开了心扉,两人上都背负着一定的责任,这种责任都目前而言属于自己的秘密,不足外人道,然而这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协议,在兵元龙而言,他需要我的帮助,在我来说,需要兵元龙的能力,在佺郦星球建立分盟。为将来考虑,为了长远打算,我会全力以赴的支持他。

  既然两人都有了这个意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谈了,兵元龙也向我介绍了他的过去,和机器人给我送来的资料上差不多,至于他自的一些秘密,还是在保密当中,比如说当年的天龙佣兵团毁在谁人手中,在这件事情上兵元龙一言带过,另外,关于天龙佣兵团的几千人是不是在那次大火中都牺牲了,还是有一些人逃过了那场劫难?兵元龙没有说明。

  他只是简单的提到,他有些兄弟可以帮忙,但是,帮忙的人也不会很多,他们有自的难处,兵元龙指的他那些兄弟是不是当年的佣兵团员?难处又是什么?

  我猜测他的那些兄弟都和他一样受到了暗算,没有他这么幸运,他所说的难处应该是指这方面,至于他没有要求我来帮助他治疗兄弟们,不是信不过我,而是为了兄弟们负责,现在邀请我不是时候。

  从兵元龙的谈话中知道,他还想东山再起,继续建立佣兵团,这也是在天龙佣兵团毁灭以后他一直的心愿,但是,一直未能如愿,财力不足是一个方面,人力也有难处,他考虑到自己再次建立以后没有人愿意加入,因为怕久事重演。

  在向我谈到现在建立佣兵团时,提到他还是担心人力不足,实力不足,当他说完这些以后慎重从事道:“王公子,我的情况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不是我过于谨慎从事,而是事实,我不得不考虑到,你还觉得有必要合作吗?”

  我站起来,望着窗外的朝到全心的舒畅,没有被现代发达的科技所破坏的空气就是好,不像地球,空气污染极为严重,还真担心有一天,这些严重污染的空气才人类致命东西。

  收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以后,我才道:“兵老哥,你的顾虑我能理解,你的担忧不无道理,当年的打击对你太重了,尽管你没有将事情的起因告诉我,但我也能想到,这是刻骨铭心的伤痛,也是有人刻意下重手,让你生死两难,不过你放心,你只管大胆的做你想做的事,其它的给我来处理,我上有很多的麻烦,多这一件也不算什么,再说我也不怕麻烦,这样吧,这几天之内我将你上的暗疾治疗好,你顺便想想现在怎么做,做出一份计划来,然后我们讨论决定,你看怎么样?”

  兵元龙也站了起来,神凝重,长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句话,听你的。”

  我点头道:“那好,我现在就开始为你治疗暗疾,让你早离心灵的枷锁,还你自由。”

  在兵元龙的期待和动中我着手治疗让他一度失去信心和生存的暗疾,治疗过程对我来说不是一件难事,用我的话说,算不上多么严重,只是由于暗疾时间较长,要分几次疗程治疗,即使这样,对兵元龙来说是天大喜讯。

  下午,我和桑珂倩带着两小漫步在琉渊城中繁华的街道上,这次兵元龙没有跟来,他现在信心倍增,一心一意想着重新建立天龙佣兵团的事情,而尔莲心拒绝出来,却没有说出为什么。

  龙凤三十六子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只带着十八龙和十八凤两子,昨天太招摇了,而今天我只是想带着桑珂倩和两小玩玩,领略异地的风光,人多反而不美。

  琉渊城分内城和外城,内城主要是国王权利的枢纽中心,住的都是实权人物和一些贵族,等闲人难以进入,而外城是平民百姓和生意人等住的地方,人多杂,但即使是这样,做为一个国家的都城比其它地方城市要好多了。

  大街上应有尽有,这个时候是人最多的时候,昨天来的较晚,只是匆匆忙忙的看了几眼,而今天才是真正的逛街,这里的一切店铺都很原始,各种货物都以手工为主,简朴实用。

  我们一路逛着,自然也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另外还发现暗中有人跟踪,以普通人的手而论,也算是很明了,我采取了一笑置之的态度。

  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佣兵团工会,这里是生意人或者需要保护的人与佣兵之间的易所,佣兵团有着严格的登记制度,而客人也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势力相当的佣兵团,事实上和我们地球的保安公司差不多。

  这里的法律明文规定,要成立佣兵团必须都这里登记注册,有了佣兵工会的证明,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佣兵团。

  另外引起我注意的是奴隶拍卖会,在这里,奴隶拍卖在这里是合法的,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在这里来易,主要是人,小孩和健壮劳力,而一般老人和残疾人在这里很少,因为没有人问津。

  我带着难以形容的心情进入了努力市场了解情况,拍卖会场内人员座,都是有钱人,这一点从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会场内很嘈杂,但会场门口却是有着雄壮的大汉在守着,以防有人闹事,主要是预防奴隶逃走,在会场内四周也同样有着雄壮大汉在巡逻。

  会场很大,我们找了位子下来,这时候已经是到开始拍卖的时间,只见中间的一个圆形台上走上一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胖子,他一举手里的扩音器道:“现在本拍卖会正式开始,首先拍卖的是小孩子,大家请看,然后出价。”

  随着这个中年人的话落,二十多个不遮体,面黄肌瘦的小孩子被带上台,这些小孩子双眼无神,畏缩不前,在几个健壮大汉的强迫下站成一排让所有的人看到,方便选择。

  四周的人立即对着小孩子指指点点评论起来,会场内顿时一片沸腾,而在同时,中年胖子不失时机的介绍道:“这些小孩子年龄最小者五岁,最大不过十岁,很容易调教,买下他绝对不会吃亏,一个金币一个,谁要请举手?”

  结果无人问津,中年人呼喊了一阵子见无人卖,立即道:“一个金币两个小孩,一个金币两个小孩,是天大优惠,谁要,谁要?”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中年人立即喊叫道:“这位先生出价买下了,恭喜,恭喜,其他人有没有愿意加价,三次没有人举手就成,一,有没有人,二…”

  我示意十八龙,十八龙举起了我前面的牌子,胖中年人立即道:“这位公子愿意加价,好这位公子有眼光,还有没有人加价,如果没有人加价就是这位公子的了,一,二,三,成。”

  接下来拍卖的是健壮的男子,中年胖子指着一排同样是服破烂的男子道:“现在拍卖的是健壮男子,他们都各自有着一门手艺,卖了绝对不会吃亏,可以马上使用,也是一个金币一个,现在开始。”

  这些有手艺的男子的地位和价值不见得比小孩子多多少,但是,他们都有一门手艺,这次举牌子的人比较多,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这些手艺人。

  同样的,十八龙举起了牌子,中年胖子立即喊叫道:“这位公子出了更的价格,还有没有人加价,一,二,三,成。”

  第三批拍卖的年轻子,这些孩子全上没一片遮羞布,**的站在众人面前,任人评价,而这批孩子的出现让周围的人兴奋不已,一个个擦拳磨掌。

  中年胖子道:“这批孩子年龄不过二十岁,大家看看,一个个细皮,漂亮动人,是好货,两个金币一个,请开始出价。”

  这次的竞争很烈,出价最的是一个脸沉的三十多岁的男子,他出三个金币的价格买下所有的孩子,而当我看到这个脸沉的男子时,立即对他注意起来,因为我一眼看出他是一个修真者,他也发现了我,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望向台上。

  中年胖子喜道:“基责先生出三个金币,还有没有出更的价格,一…”

  我内心冷笑,这个中年胖子认识脸沉的男子,那说明是这个基责是这里的常客,一个修真者要这么多的年轻孩子做什么,难道又是…想到这里,我对十八凤轻声道:“发出消息,监视这个基责的一举一动,探明他的来龙去脉。”

  十八凤道:“是!”这时中年胖子道:“二…”

  十八龙举起了牌子,中年人道:“这位先生今天是最受的人,他出价四个金币,还有没有人出更的价格,一…”

  基责冷冷的望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示,中年胖子接着道:“二,三,成,恭喜这位公子,她们是你的了,现在拍卖今天的最后王牌,是来自异国的美,大家请看。”

  中间的圆形抬上走上一位清纯亮丽,楚楚动人,一副的小玉形象的孩,年龄在十六岁左右,她长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有着人的容貌,魔鬼的材,还带着一点野

  一头金的长发有些散的搭在后肩,大眼睛内时不时的释放出令人难忘的悲哀和无奈,浑**的她,到无地自容,想伸手挡住人的部,又要顾及下,结果手脚忙,**暴无遗。

  她这种无奈和羞涩的动作,立即让品头论足她的美貌,她的魔鬼材的观众陷入了疯狂,喊叫震耳聋。

  中年胖子不失时机的喊道:“她叫娜骆媑纤,是绝对的极品,通琴棋书画,还通世界各国的地理环境和位置,现在以十个金币开始,请大家加价,请!”

  在娜骆媑纤的无地自容和羞涩中,叫卖声开始了,竞争相当烈,不要说她通琴棋书画和地理,单她的美丽让大家疯狂了。

  叫价一只叫到五百金币,出假最的是基责,他以绝对的优势倒多数,正在他沾沾自喜时,十八龙举起了牌子,这让本在得意中的他立即两眼冒火,狠毒的寒冷的目光利煎一般往我

  中年胖子喊叫道:“这位公子不动责已,动责惊人,他现在又加价了,还有没有人出更的价格,一,二…”

  基责举起牌子冷声道:“慢着。”

  中年胖子道:“基责先生加价了,出价更,还有没有人出更的价格,请举手,一…”

  十八龙举起了手,并开口道:“一千。”

  会场一片哗然,气氛达到了最峰,中年胖子喜道:“这位公子出价一千,还有没有人加价,一,二…”

  基责狠声道:“一千五。”

  十八龙不等中年胖子喊叫立即道:“三千。”

  基责本来沉的神更是怕人,两目光带着怒火向我,接着转离开了会场,向外走去,而中年胖子喊叫道:“一,二,三,成,恭喜这位公子,今天的货物都被你一个人买了下来,希望下次光临惠顾,我们有更好的货物留给你。”

  大部分人走了,有一小部分在看着我们,没有人认识我这位公子,而更多的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桑珂倩,让桑珂倩到浑难受,这部分没有离开的人,无疑是因为桑珂倩而留下来,娜骆媑纤很美,但比不上桑珂倩的贵和超人一等的气质。

  一个着黑服装的年轻人走过来对我一礼道:“这位公子,请问这些人你亲自到走,还是由我们帮你送?”

  我望了一眼二十多个小孩子,十多个男子,二十多个年轻孩子以及娜骆媑纤,他们都望着我这个主人,内心忐忑不安,无法知道我会怎么安排他们的命运,我内心一沉,知道这是社会,不是某一个人造成的结果,但是,还是有一怒气在口中燃烧。

  我神一冷道:“我自己来,先给他们穿上服,十八,你去纳金币。”

  十八龙道:“是。”

  中年胖子带着脸笑容走了过来,对我一礼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我叫柯尔,是这家拍卖会的主管人,今后公子需要什么样的货物直接跟我们联系,像公子这样贵的大客户,我们一定优惠,将好的货物私下留给公子。”

  我冷着脸没有说话,我一看这个胖子就讨厌,而中年胖子不知趣,立即将头转向了桑珂倩,眼睛里带着惊讶,带着猎人看着猎物的表情道:“这位夫人太漂亮了,我从没有见过这样人魅力无穷的小姐,太漂亮了。”

  桑珂倩逐渐适应了众人的目光,但是这个中年胖子眼睛所含的意图让温柔的她第一次产生了怒火,冷冷的望了一眼这个讨厌的胖子,没有理会他,而令桑珂倩最担心的不是这些,她从我的神中看出内心的怒火,这种神她并不陌生,在绝域她初次遇到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表情。

  现在,她生怕我将这种怒火发出来,她也知道,我是看到这里把人当货物来易而生气,如果以前,她也不会想那么多,而她在地球生活了一段时间,了解这些事情不会在地球明目张胆的易,正因为她在地球生活了一段时间,思想上发生了超前的变化,到拿人当货物的可悲。

  在遇到我之前,她生活在龙剑城,对世俗界的事情不了解,本不会想到人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可怕了,现在,她知道原来不知道的事情,了解到人间的疾苦,这也是她第一次对中年胖子柯尔有着怒火的直接原因,她内心在希望我不要在这个时候发火。

  等我买下来的这些人穿上了对方找来的破烂服后,我立刻带着这些人向外走去,没有理会令人讨厌的柯尔,在柯尔的下次光临声中我们走出了努力拍卖会。

  在回去的路上,我冷着脸没有说一句话,这让跟着我而来的努力内心更是恐慌不安,好像跟着我将会步向危险的深渊,他们的命运将会更悲惨。

  走到一个偏僻的小巷,我突然停止前进,冷冷的望着前方,跟着我的众人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惊骇的望着我,以为我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处理他们,紧接着龙十八手中的剑一扬,向前踏了一步,这让众人更惊骇,小孩子甚至出声惊叫,大人作一团,绝望的望着龙十八手中没有出鞘的剑。

  在众人的惊骇中,小巷走出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华丽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贵族家的公子爷,这个年轻人我在会场内见过,他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桑珂倩,而在拍卖会结束先一步离开了,现在来到这里等着我们。

  年轻人一出来两眼立即望着桑珂倩,释放出惊艳的光芒,无视他人口里叫道:“果然美丽动人心弦,太美了,哈哈…我今天出来总算有收获,有这等美人儿,我愿意天天出来,太美了,我一见就心难搔。”

  年轻人旁的下人符合道:“公子的眼光太厉害了,公子看中的人就是与众不同,你们说是不是?”

  他最后的一句话是问其他下人,其他人叫道:“公子的眼光厉害极了,我们从没有见过这等美人儿…”

  一时间马声令年轻的公子飘飘然,两只因为酒过度而无神的眼笑的快要合并起来,对着桑珂倩道:“美人儿,听见了吗,跟着公子我,保证你食无忧,快活赛神仙,来,美人儿…”

  年轻人口里说着一些下不堪入耳的话,向桑珂倩走了过去,却没有注意到挡在他前面的十八龙,一鼻子撞进龙十八怀里,不由破口大骂道:“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挡住了大爷,想找死…”

  而还没有骂完,被十八龙结实的体反弹到在地上,摸着摔在地上与地面先接触的抬起头发现眼前的龙十八,刚要大骂,看到龙十八手中没有出鞘的剑,立即转头向下人喊叫道:“混蛋,还愣在哪里做什么,快给我将这个不开眼小子杀…”

  啪…的一声,年轻人刚说到挨了一个嘴,血从口里了出来,本来要扑上来的下人立即停止前进,惊愕的望着年轻人,他们只听到响声,接着发现年轻人的嘴上出现一个红的掌印,还有出的血水,到底这一掌是谁打的,不但他们,连年轻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惊愕的左顾右盼。

  其实这一掌是龙十八的杰作,由于他移动的速度过快,在这些凡夫俗子眼里只觉得影子在闪动,瞬间即逝,搞不清楚东南西北。

  年轻人内心惊慌,不由喊叫道:“是谁?是谁?有胆量你给我出来,敢打扰本公子的好事,你知道本公子是谁,本公子就是内城珩监府的公子珩罗列,得罪了本公子的人没有好下场,知趣的你就我本公子滚出来…”

  这个年轻人,也就是珩罗列语无伦次的一声一个本公子的喊叫着,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围过来看热闹的人,本没有人回应他,心正旺的珩罗列以为刚才打他的人惊骇他的份不敢面,胆子立即大了起来,立即想到眼前的美,顾不得自己的狼狈不堪,对着下人吼道:“还不给我把美人儿请回去,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快,快,大爷我还等着回去快活…”

  啪!啪!珩罗列又挨了两个耳光,这一次龙十八速度很慢,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珩罗列这次知道是什么人打了自己,原来就是眼前挡住自己的人,尽管两个耳光令他晕头转向,但是,倚官仗势欺人习惯成自然的这位公子为了美不顾一切了,摇着有着两个清晰的掌印的脸向后退了两步,这次大骂道:“你敢管本公子的事,谁不知道本公子是珩监府的人,你好大的胆子,给我上。”

  下人恶虎扑食般的扑向龙十八,一贯仗势欺人的他们,本没有想到,一个敢打他们公子的人怎么会将他们放在眼里,还以为像以前一样任凭他们欺负,结果,龙十八形一闪,一个个飞了出去,倒在地上龇牙咧嘴,嚎叫连天。

  珩罗列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在他喊叫出珩监府的名号后还有人敢打自己的家人,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不,没有将珩监府放在眼里,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不可思议的怪事,吃惊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敢打珩监府的人,赶干涉本公子的行事,你…”我的神越来越冷,对这种仗势欺人目无法纪,肆无忌惮的公子爷内心反讨厌,仗着自己家里的势力,为,光天化之下明目张胆的抢人,到这个时候了还在那里叫嚣威胁,忍不住冷哼一声。

  桑珂倩连忙伸出纤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生怕我忍不住出手,其实对这种自以为是,仗势欺人的公子我懒得出手,桑珂倩过于小心谨慎了。

  龙十八一听我的冷哼声就知道我内心怒火冲天,他也是接受了一段地球先进文明的熏陶,知道我内心的受,对于我在对待敌人的个深有体会,也不再冷然站在那里等待对方攻击,而是在将珩监府那些下人摔出以后,手中的剑一指珩罗列,形向前一闪之间剑鞘在珩罗列的肩膀上。

  珩罗列直觉的自己家的下人还没有扑到对方的人前面,便一个个反弹了出去,紧接着人影闪动,一把剑在他的肩膀上,一种无形的力让他呼空难,后背冷冰冰的刺骨,内心惊骇绝,从没有没有人听到自己的珩府的人而敢公然动手,他刚想再次威胁对方,发现自己的嘴本就张不开口,好像被封了起来,紧接着躯飞了起来,瞬间便落在一直没有说话,神冰冷的我面前,我边是美丽动人心弦的美,这个时候他还不忘多看两眼美

  龙十八道:“请问公子,怎么处理?”

  我望了一眼眯眯的珩罗列,冷声道:“将他带回去,其他人给我丢出去,让他们躺在上一半年载,哼,是该受到惩罚。”

  十八龙道:“是!”说完后右手一挥,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珩府下人在惊叫声中又一次飞了出去,但是这次想爬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不但爬不起来,连叫喊声也无法发出,瞠目结舌的望着脸怒火的十八龙。

  围观的观众被这一幕所震惊,从没有人敢这样动珩监府的人,珩监府的主人珩安是晟武国的实权人物,掌管着全国的监督工作,权势大的惊人,一不小心就会被监督机构的人所发现短处,紧接着的就是等待国法的制裁,没有人敢轻易得罪珩监府的人,不要说国王相信珩安,珩安本的势力惊人,私下培植的死士多如牛,而珩安也是靠着他培植的这些死士暗中监督着所有官员的一举一动。

  有着这双重的原因,谁敢得罪珩监府的人,得罪珩监腑的人那等于找死,而相反,珩监府的人却人人理直气壮,仗势欺人,作为珩安的儿子,珩罗列更是肆无忌惮,无所顾忌,小小的年纪便成了琉渊城的一霸,做下了很多令人气氛的事情,而无人敢过问,今天他遇到意外了。

  在众人的惊愕中,我们带着珩罗列离开了小巷,当然,珩罗列除了眼珠子能动以外,没有任何行动能力,是被龙十八提着离开的。

  跟在我们后的娜骆媑纤等人两腿发麻,到死神已经降临,随时会找上我,他们做为我的奴隶,也会被死神光临,是呀,惹上珩监府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他们虽然为奴隶,过着生不如死的子,对珩府的事情一清二楚。

  回到小院,兵元龙看到我后的众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任何人一看这些人脸上烙印就知道是奴隶的标记,而且永远留在脸上,永远不会消失,再看到龙十八手中的珩罗列,以及珩罗列的狼狈情形,也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关于珩府这位好的公子爷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想不到落到了我手里,事实上不用兵元龙猜测,单看这位珩罗列瞪着眼珠子,眯眯的看着桑珂倩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兵元龙内心在嘀咕,果然是一位惹事的主儿,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惹上权大势大的珩府,这件事情就麻烦了,珩府不是那么好惹的,不知道这位惹事的主儿内心是怎么想的?不过,他买来这么多的努力又是为什么,要说用人…但要这些小孩子做什么用?

  兵元龙心里这么想着,口里哈哈大笑道:“王公子,你今天出去的收获很丰呀,不知道你要这些人有什么用场?”

  我边往内走,边随口道:“没打算用?”

  兵元龙愣在那里,没什么用花钱买他们做什么,难道真的钱多没地方花?还是没事找事,找一些奴隶玩?但这不像我的为人呀?

  不要说兵元龙内心疑惑不解,我的一句没打算用,让这些本来惶恐不安的奴隶内心更是不安,一句话让他们到世界的末到了。

  我接着回头对十八凤道:“先带他们下去洗一洗,换件干劲的服,再让他们吃,然后带到这里,我有事要代他们。”

  十八凤道:“是!”众人内心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十八凤催促他们时才醒悟过来,内心疑惑不解,有这么好的事情?不是说不打算用吗,怎么又是服又是饭的?

  我接着对十八龙道:“将他给我关起来,我等着他老子来和我打道。”

  十八龙道:“是!”在客厅内,兵元龙望着神冰冷的我,内心到纳闷,这种神,这种觉,和他认识的我完全不同,截然相反,见我没有任何反应,出声道:“王公子,你…的心情很不好?是不是因为珩家小子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接着又摇摇头。

  兵元龙接着道:“王公子刚才说,要等珩家小子的家人来打道,你知道珩监府珩安的事情吗?”

  我摇头道:“第一次听说。”

  兵元龙给我介绍了珩监府的情况,之后道:“王公子,从来没有人敢得罪珩府的人,想不到你敢得罪,我打内心里佩服,不过,珩家权势如中天,相信他们马上会找上你,还请王公子妥善处理,要有个心理准备,珩家我想不会轻易放过你。”

  我哼了一声,珩监府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在我来之前机器人就将榴渊重要的资料给了我,像珩府这样的势力当然在资料中,我怎么能一无所知,如果我不知道珩罗列的家世,也许我今天会教训他以后放过,这种事情在这里是极为正常的,有几个贵族的公子不好,那一个出来不是前呼后拥肆无忌惮,而正因为他是珩家的人,我才让十八将人带来,就是等着珩家来找我。

  兵元龙从我的神中判断出我不以为然,本没有将珩府放在眼里,内心赞叹不已,难怪说上有很多的麻烦,就这么出去一下子就带来一般人认为是天大的灾难,还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像这样容易就找到麻烦,那当然是一麻烦了,不过他也佩服我的勇气,一般人那敢得罪珩府的人呢。

  兵元龙见我不语,接着又问道:“王公子将那些人如何处理,他们已经是你的奴隶,你有权决定他们的一切。”

  我摇头道:“任何人没有权利决定他人的生命,我也一样,在你们眼里他们是地位低的奴隶,但在我眼中他们和正常人一样,没什么区别,甚至比有些人还可。”

  这又是一番奇谈怪论,即使像兵元龙这样的人也难以接受,他内心里真的无法理解我的一言一行,嘀咕道:“真的是这样吗?好像哪里又不对,是哪里不对呢?”

  我有意让兵元龙接受超出这个星球的观念,缓缓道:“生命对谁都一样,人本来没有底贵,只是生活的环境不同,在我看来,只要你对大家有贡献,立中正,这就是一个有用的人,相反,像珩家的小子,只知道凭借着老子的权势为所为,本却没有一点能力和用处,他们生存在这个世间只是寄生虫一样吃着贫民百姓的劳动成果,在我眼里不值一提。”

  兵元龙听的瞠目结舌,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那里有道理却有说不出来,不由得地头沉思起来。

  龙十三进来道:“小公子,人现在都在外面,是不是带他们进来?”

  我点头道:“你带他们近来吧。”

  龙十三道:“是!”兵元龙道:“王公子,我是不是避开一下?”

  我摇头道:“不用了,也没有这个必要。”

  我买来的奴隶一个个忐忑不安的走了进来,他们经过洗刷,换上了合体的新服,换了一副神,和刚才狼狈不堪的形象完全不同,但是脸上的神一样,也许是面临他们的命运紧要关头,脸上的担忧之更浓,充担忧的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等待着我决定他们的命运!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