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天易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天交易
  第一百四十九章惊天

  小邦理看到珩安冷冰冰的神有些怕,当然了,他虽然小也知道珩安是一个当官的人,贫民百姓对当官的人都怕,即使小孩子也一样。

  我安慰道:“小邦理不怕,小邦理以后就不怕任何人的,是不是?”

  小邦理悄悄的看了一眼珩安,想摇头接着又点点头。

  珩安气得差一点儿吐血,这个小孩子他一看脸上的标记,就知道是奴隶,会有人对一个奴隶这么好?还抱在怀里安慰,而无视他这个掌管着成千上万人生死大权的珩监,但有求于人,这时候他只能忍耐。

  我对十八龙道:“这里的事情就给你们了。”

  说完后也不理会珩安,抱着小邦理走进内室,为他消除脸上的标记,兵元龙立即明白我的意思,尽管我不怕珩安,但现在不宜让珩安知道能消除奴隶标记的事,如果其他人知道,那会闹的风风雨雨,给这些收留的奴隶带来没有必要的困扰。兵元龙也想看我怎么消除标记,说道:“王公子,我能不能看看。”

  我道:“也好,你看看也好,那就进来吧。”

  兵元龙内心大喜,他以为我出此保密不会让他见到消除标记的过程,那想到我这么慷慨,忙三步并做两步跟了进去。

  珩安的脸很难看,从来没有人这样无视他的存在,结都来不及,内心那个火气大的惊人,决定在将珩罗列要回去以后,马上另派手将这个无视他存在的人捉拿,不让我受些罪无法平复他心中的怨气。

  但现在他为了自己儿子和手下人的命,忍了,他冷冷看了一眼一旁警戒着的龙十八,旁若无人的了下来,继续等待,昂阿中立即站在他的后,脸上没有了先前的嚣张,龙十八也不理会珩安,任他在那里着。

  内室,我将小邦理放在椅子上,拿出一颗培元丹给小邦理服下,本来消除脸上的标记不需要这么珍贵的丹药也可以,但是,我想利用这个机会给小邦理打下修炼的基础,这些小孩子从我在兵元龙的话中知道,放他们回家去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既然如此,干脆将他们留下来,培养成分盟将来的后备力量,有了这个想法,我才拿出珍贵的培元丹。

  兵元龙深了一口气道:“这是什么丹药,闻起来很香,与我上午服下的丹药一样香?”

  我道:“这是修炼者用的培元丹,你上午服用的是九转丹,比培元丹的效果好多了,以后你就会逐渐了解九转丹的好处。”

  兵元龙喜道:“这么说我得到了好处还不知道,王先生…你打算将这些小孩子…”

  我道:“是的,你不是说了吗,这些小孩子放回去又会陷入水深火热中,既然这样,不如将他们留下来。”

  我说着调动真元到掌上,印决一点,一道白光罩在小绑理脸上的标记上,小邦理先是一惊,接着没到有什么不妥,而且白光罩在脸上很舒服,不由得放下心来,脸上也不怎么害怕了。

  我这种治疗手法兵元龙不陌生,上午给他清除暗疾也是用的这种手法,他知道这是修真者发出的真元,内心很是羡慕,他也是修真者,但和我比起来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羡慕道:“王公子,我什么时候能修炼到你的这个程度?”

  要修炼到我这个程度怕是不太容易,起码不是短期内能够达到,我笑道:“只要你认真修炼,要达到我的程度不是很难,你现在的修为不,是因为你怀暗疾的原因,过不了几天你的暗疾一去,修为会直线上升,这几天你修炼时出现体不舒服,那是修为增过快导致,你也不用怕,正常现象。”

  兵元龙点点头,知道像我这样的手指点,那是不错的,他以前就想找到我这样一个手,但是一直未能如愿,现在我的指点让他欣喜若狂,迫不及待道:“王公子,我的暗疾是导致修为不能前进的一个原因,另外我想,我修炼的功法是不是也不好?”

  我道:“这我要了解你修炼的功法才能知道,现在谈起来为时尚早,如果你要修炼我的功法也可以。”我从他的语气中猜测到,他是怀疑自己修炼的功法,而对我的功法充信心,我也慷慨解囊,再说我的功法很多人在修炼,多他一个也没什么,他的修为越对我的帮助更大。

  兵元龙大喜,一般人不要说将自己的功法让他人修炼,一些经验心得体会也不肯轻易漏,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他,如果不是他内心觉得我不会收他为弟子,早就跪下来喊叫师傅了,他喜不自禁道:“王公子,那敢情太好了,你的功法肯定是最好的,有了你的功法,我不难有能达到你这个境界的一天…呃,小邦理脸上的标记印淡了不上,真是太神奇了。”

  我和兵元龙在说话,手中发出的真元并没有停止,在丹药和真元的作用下,小邦理脸上的标记逐渐淡化。

  我道:“这也没有什么,不就是脸上的一个标记吗,难不到我,比这更严重的我都可以治疗,你也不要太惊讶了,有很多更惊讶的你还没有见到,和我合作,你首先有要这个心理准备。”

  我这话说到兵元龙心里去了,他点头道:“王先生,你这两天给我的惊讶还真多,我都是做梦也不到的,就拿你的护卫刚才在门口的两手来说吧,那是超级手应该有的手,你说说,你的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怎么有这样手?”

  龙凤三十六卫的手在世俗界来说,那是超级手,但是,在修真界来说,很普通,不过,他们现在修炼的进度很快,要修炼到手之列也不是难事。

  我觉得有必要跟兵元龙说说,毕竟他也是一个修真者,说道:“兵老哥,龙凤三十六卫也是我的朋友,在偶然的一个机会里我遇到了他们,他们的手在修真界来说很一般,当然了,在世俗界你可以认为他们是手,在我而言,他们的修为还要进一步提。”

  兵元龙吃惊道:“一般的手?王公子,你说是一般的手,那你的手…”

  我笑道:“不要这么吃惊,既然你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今后会遇到修真者,你会发现我说的没错,你修炼修真者的功法,难道传授你的人没有告诉你这些事情吗?还是你偶然得到功法自己摸索修炼?”

  兵元龙神黯然道:“王公子,不你说,我是有人传授,但是…不说了,总之我不知道就是。”

  我望了一眼兵元龙,从他的神判断,传授他的人有难处,由于某种原因无法跟他讲清楚修真者的一些事情,既然兵元龙不说原因,我也不问。

  片刻后,小邦理脸上的标记消失不见了,兵元龙惊呼道:“神了,真的不见了,王公子,就这么治疗好了?”

  我道:“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吗,难道你怀疑自己的眼睛,呵呵,兵老哥,你可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看着治疗过程。”

  我说着翻腕手掌,接着顺手扣指一弹,一道白光进入了小邦理的脑部,兵元龙不解道:“王公子,这又是…”

  我一笑,随手一弹,一道白光进入兵元龙的脑部,说道:“你不是喜修炼我的功法吗,你现在得到了。”

  兵元龙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就这么容易得到我的功法,大喜道:“谢谢王公子。”

  我道:“不用客气,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实现诺言。”我接着抱起小邦理道:“小邦理,刚才怕了没有?”

  小邦理的胆子大多了,说话也不再很小声,摇头道:“小邦理没有怕。”

  桑珂倩拿起准备好的镜子举在小邦理面前道:“小邦理,你看看自己的脸上,你的那个标记不见了。”

  小邦理惊喜的望着镜子中的他,果然标记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似的,他虽然年龄小,但也知道脸上的标记意味着什么,生活在这个社会的小孩子没有不知道奴隶标记的。

  兵元龙却好奇的打量着桑珂搴手中的镜子,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新奇的东西,还能看见人,这太奇怪了,忍不住道:“这叫镜子?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桑珂倩轻轻笑道:“这是冰那里的东西,很普遍的,你要是喜的话,这个就送给你了。”

  兵元龙越来越好奇,这东西普遍,他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王公子家的地方好像有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摇头道:“你也就不要送给我了,这个叫镜子的东西虽然很新奇,好像对我没什么用处,我一个大男人家看这种东西很不好。”

  喜的小邦理被十八凤带了出去,我接着治疗其他小孩子,以同样的方式将二十多个小孩子一口气治疗完毕,看着这些小孩子脸上的笑容,我内心的沉重减轻了不少。

  治疗的时间很快,已经是晚上了。

  桑珂倩看到我心情舒畅,趁机道:“冰,珩安在客厅里等了很久,一直着没动等你见他,小院门口还躺着几十个他的卫士,你现在是不是去见一下珩安,毕竟他这一次没有用权势人。”

  兵元龙连声道:“对对对,王公子,你应该见见他,看你治疗小孩子,我还真忘记了这件事情,怎么说珩安也是晟武国的贵族,手中有权,我们的事情以后与他少不了打道,暂时能对付过去最好避免双方直接撕破脸。”

  我道:“好吧,看他怎么说,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拿架子。”

  客厅内珩安等的心急如焚,我进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来,只有龙二站在那里不动,其他人本就不理会他,眼见天都黑了,外面躺着一地他的手下,五百士兵依然围着小院,几次他都想下命令围攻,但想到自己的儿子命要紧,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忍耐,抱这一肚子的火气他绵如针,耐心的等着。

  看到我带着冰冷的神走了出来,总算缓了一口气,这个时间太难等了,不由得内心一喜,接着醒悟,内心暗骂自己,自己今天的脸面丢尽了,有什么兴的。看到我了下来,也不与他说话,不得已道:“我来了,只带着一个护卫,你想做什么,说吧。”

  口气很硬,那是在装腔作势,我内心一冷笑,冷声道:“我做什么,我想问你做什么,琉渊城内的大街小巷你珩家的?还是挖我侵犯了你珩家的人,你珩家权大势重就可以包围我这里,可以毫不犹豫下后攻击?”

  珩安暗骂珩罗列该死,惹到别人还好,偏偏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主儿,尽给自己找麻烦,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小子,也被我说的哑口无言,知道讲理自己站不住脚,说道:“你现在想怎么样?”

  我摇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又能怎么样,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们侵犯了晟武国的那一条法令,还是你珩家有国王的特权,可以肆无忌惮,光天化之下抢人,我不信晟武国就没有一个讲理的地方。”

  珩安不是傻瓜,岂能不明白我的用心,冷声道:“不要说一些没用的废话,将你的意图说出来,你要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可以放人,将你的条件说出来。”

  我也不跟他客气,说道:“也好,你珩安也算是一个干脆有担当的人,那我也就不跟你磨牙,我的条件是,我想收购所有的奴隶市场,而且,除了我以外,其他不可以再经营类似的场所,这件事情办成了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珩安等人听得瞠目结舌,有人想收购奴隶市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奇怪事情,要垄断奴隶市场岂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珩安虽然权势如中天也没有这个能力。

  兵元龙内心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一些我的意图,但不敢肯定,不过,他还是被我的这个大胆想法所震,也明白了我为什么因为一件小事大张旗鼓的找上珩安,不得不为我深沉的心机到惊骇。

  珩安摇头道:“你的这个条件太…是异想天开,你既然敢找到我头上,应该知道我在晟毋国的地位,有些事情我是无能为力,这件事情也是,你还是换一个条件吧。”

  我道:“我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要求,也没有其他事情想做,我目前最兴趣的就是收购奴隶市场,我也不为难你,这件事情不一定马上完成任务,我也给你提供足够的金币,你可以据需要和可能使用,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可是,你有办法让能做主的人的出面,至于如何说服他,那就看你的能力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物质上的帮助,只要你需要,可是随时随地来找我,我尽量足你的要求。”

  珩安明白我一开始就在打着他的主意,这些都是提前想好的,但是,自己两个儿子的命都握在对方的手上,除非他不想要这两个儿子,沉思默想了很久才道:“我可以试试,成不成很难说,不过,你有那么的金币吗,而且,你也要考虑到这些奴隶市场背后的主人,他们没有一定的实力和关系,早就被人吃掉了。”

  我道:“不是试试,而是一定要做到,首先将琉渊的奴隶市场收购,其他地方的可以缓一步,至于钱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想收购就有这个实力,也不怕那些人暗中搞鬼,哼…”珩安内心一惊,他明白我哼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我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财力大的惊人,也不畏惧他这个珩监,内心有了很大的疑惑,再次暗骂珩罗列给自己找麻烦,但他没有想到,如果他不是凭借着权势放任儿子在外面胡作非为,会有今天的事情吗。

  珩安道:“好吧,那…我儿子的事…”

  我截口道:“在你完成琉渊奴隶市场之后可以解除你大儿子上的禁制,其他人的嘛,等以后再说。”

  搞了半天都是白说了,低声下气令他太难堪,那里受过这样的气,珩安原来打算将人救到手以后翻脸,那想到我现在没有放人的打算,怒火一冲,热血上涌,脑子发晕,猛地站起来大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子,你耍我…”

  我冷冷的望着珩安道:“条件你可以不接受,没有人强迫你,你儿子暂时就留在我这里,至于门口的那些人,你可以带回去,你不是权势很大,可以利用你的权势来威胁我,这次带来的人不够,下次多带一些士兵和手。”

  珩安一惊,知道自己过于冲动,忘记了自己的人在对方手中不堪一击,两个儿子的命还在对方手中纂着,大儿子被抬回去以后他就找人治疗,但是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才让他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找我,原本打算强讨人,但是,结果出人意料,不但人没有讨到,又倒下了一大片,而且小儿子到现在生死不明,这时候不宜发火,起码要等到小儿子到手以后才能翻脸。

  冷静下来的珩安马上换了一副表情,他道:“我儿子留在你这里也好,我看得出王先生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年轻俊杰,我儿子能留在王先生边那是他的福气,我珩安有何话可说,那小子一直无法无天,令我大头痛,希望在王先生的熏陶下有所长进,王先生的事情我尽力去做,相信在最短的时间内会有好消息。”

  珩安表面上说的慷慨昂,如果主意留意他的眼睛,就会看到一丝让人惊悸的冷芒在闪过,我内心不由大佩服,珩安刚才还气势汹汹,突然间却低声下气,不愧是在官场上混的人,圆滑之极。

  我道:“这么想就对了,你放心,你儿子在我这里暂时安全,除了不能动以外,不会有任何不妥,出尔反尔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也相信你能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能收购琉渊的奴隶市场,你儿子也兴兴的回家。”

  珩安站起来道:“为了尽快给王先生一个代,我立刻开始行动,那么我就不耽误王先生宝贵的时间,呃,对了,这位先生我很眼,未请教是…”

  他是在问兵元龙,其实兵元龙他在十年前见过,那时候的兵元龙意气风发,光彩夺目,那像现在的寒酸样,兵元龙哈哈大笑道:“珩监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十年前的兵元龙了。”

  珩安一惊道:“你说…你是兵元龙…”

  兵元龙笑道:“正是,我记得当年珩监看得起我兵元龙,在珩监府上见过珩监一面,想起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啊,十年了,珩监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当年兵远龙突然间出现在比武大会,以超的手过关斩将,无人能敌,自然成了各个势力争取的对象,这些势力也也包括了珩安在内,当年他为了争取兵元龙,将兵元龙邀请到珩府,可是兵元龙很干脆的表示自己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势力,然后潇洒而去。

  珩安摇摇头道:“十年前的事情不提也罢,没想到你与王先生认识,真让人到意外。”

  兵元龙笑道:“我也是刚认识王先生,对了是昨天,比珩监早一天,王先生看得起我兵元龙,邀请在此做客,真是我的荣幸。”

  昨天才认识?珩安似乎找到了某种契机,内心一动道:“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兵先生到珩府做客?”

  兵远龙岂能不明白珩安的用意,笑道:“暂时在王先生这里做客,以后有机会一定去珩府拜访珩监。”

  珩安点点头,知道兵元龙这是拒绝了自己的邀请,也不再所说,向众人一点头,向外走去,临出客厅门口,停止向外跨出的步子,回头望着桑珂倩道:“果然很漂亮,难怪…”

  难怪什么,他没有说出来,而是带着昂阿中扬长而去。

  我冷冷的一笑,望着珩安的背影若有所思,兵元龙道:“这个珩安说话怪怪的,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道:“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很快就会知道。”

  兵元龙不解的看着我,见我无意解释,内心很纳闷也不再问,他从我和珩安的话中到了不寻常的气氛。

  夜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令人到有些恐怖。

  一条人影迅速的从墙外翻入小院,不等他有所动,漆黑一团的小院内突然间***通明,来不及闪避的人影在***下无所遁形,原来他就是我上午在奴隶拍卖场遇到的基责。

  基责手脚忙,内心惊骇不已,没有想到自己一进来就被对方发现了,见自己的形已经暴,也冷静下来望着站在客厅门口的我。

  我冷冷的望着基责,说道:“黑夜翻墙入院,你怎么说?”

  基责虽然惊骇于自己一进来就被发现,但自持修为深,本就没将我放在眼里,嘿嘿冷笑道:“没什么好说的,既然被你们发现,那我就明着向你要人好了,小子,你今天坏了我的事,如果你知趣,现在将人给我带回去,还有,将你边的那个小妞作为赔礼道歉一并送给我,那么今天的事情我就不再向你追究,不然的话,嘿嘿…有你小子好受的,不要以为自己长的好看,有钱就能搞定一切。”

  我冷笑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也不想想,为什么你一进来就会被我们发现。”

  “你这是什么意思?”基责一怔望着我问道“难道是…不会的…”

  我内心肯定了某种想法,说道:“不会,不会的话我怎么知道你的行踪,你一进来我们就出现在你眼前,你的行踪谁知道你内心有数,这是不争的事实。”

  基责喃喃道:“真的是他,怎么可能呢?”接着大声道:“你吓唬我?”

  我嘿嘿笑道:“吓唬你,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在我眼里不值一提,告诉你,进入这里你休想走出去。”

  基责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一件让他好笑的事情,笑道:“你吓唬谁,我有本事进来就有能力出去,你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公子哥又能将我怎么样,想凭借你的护卫,哈哈,还是算了吧,给你这种公子哥装装门面还可以,想抓拿我,想的到美。”

  龙一向前大踏步向基责走去,走到基责面前道:“是吗,那我这个装门面的无用之人会会你,让你看看装门面无用之人的能力。”

  基责以不屑一顾的神道:“就凭你…也好,大爷我既然来了,就和你们玩玩,让你们死心踏地的将人给我带走。”

  龙一不再多言,剑尖立在前,等着基责攻击,基责见龙一的摸样,忍不住笑道:“还真有摸有样,哈哈哈…”兵元龙看的大大摇头,内心嘀咕不已,这个基责今晚是栽定了,没有看出他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就这么狂妄,失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基责在狂笑声中手一翻,一把剑出现在掌上,冷叱一声道:“去!”

  只见银光一闪,银剑幻化银芒,急速向龙一飞去,速度极为快速,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剑影便出现在龙一前,龙一神中带着兴奋,这是闭关以后第一次遇到修真者,可以检验他闭关修炼后的成果。

  一般的世俗界中的手,在世俗界中很了不起,但在修真者眼中看来不值一提,龙一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碰到修真者,无法得知他的修为提了多少,现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见他前树立的剑一震,手而出,在基责的剑接近的瞬间阻挡在前面,将近的剑芒有效的挡住在前,同时,单掌握成印决,一声:“雷!”

  半空中一声惊雷响起,伴随着闪电向基责头顶击去,这是我传授给他们的九字法决,第一次使用在实战中,龙一迫不及待的使了出来。

  狂妄之记得基责怎么也没有想他看不起的人是修真者,不由得到了一口冷气,惊骇之情溢于言表,他不是惊骇龙一的手,他惊骇的是,在这里碰到了修真者,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以前他目中无人是因为这里没有修真者,世俗界中的手他不放在眼里,现在碰到了,惊骇在他心里只是一瞬间的事,至此,他还是没有将龙一放在眼里,认为仅仅是一个修真者,出现在世俗界中的修真者的手能有多,修为有限大很,真正修为深的修真者是不会也不屑出现在世俗界,心里有这个念头,他没有将龙一放在眼里,而是决定不惜一切手段,今晚要将眼前这些人全部击毙。

  有鉴于此,基责脸上出现了沉狠毒,眼睛里寒光闪烁,手印一点道:“去!”

  被龙一挡住的银剑一震,化为三把剑,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一把剑向龙一的剑袭击去,另一把向龙一口直,而第三把剑飞向头顶袭击而来的雷字法决。

  仓!叮!嚓!啊!四声不同的声音响起,瞬息万变之间,袭击向龙一的剑被挡住,而剑与剑相接,爆发出一道刺眼的火光,在火光中,基责的剑消失在空气中,嚓是第三把剑与雷字法决相接的结果,雷字法决的威力岂能是基责的修为可以挡住,第三把剑在雷字法决下被震为粉末,雷字法决的来势凶猛,继续向基责的头顶击下,基责在大骇之余惊恐出声。

  基责惊骇中急忙向外移动,但为时已晚,雷字法决像翻滚的波涛,势如破竹的击中基责,基责飞起的形被无情的打下来,狼狈不堪的落在地上,两眼外翻,全冒烟,披头散发,服破烂,浑无力的瘫软在地,这正是被雷击的现象,基责吃惊的望着龙一,自信心彻底被击溃。

  龙一冷冷的望着基责,没有继续攻击,内心去欣喜若狂,刚才他小试了一下,一个雷字决便让狂妄的基责毫无还手之力,如果继续修炼,带修为深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威力,而他最的期望是达到我现在的威力。

  兵元龙瞠目结舌,半晌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修真者的比试,法宝的比试,太厉害了,不是一般的世俗界人能够相抗的,难怪王公子信心十足,不将权势如中天的珩安看在眼里,对了,刚才王公子试探基责是什么意思,指使的人又是谁?”

  龙一向我一礼道:“小公子,怎么处理基责?”

  我祭出九转塔,准备将基责关进塔内,桑珂倩有些不忍道:“冰…”

  我摇了摇头,阻止了这为好心泛滥的温柔姑,九转塔释放出蓝的光芒,基责在惊骇嚎叫中被在塔内。

  接着我向众人一挥手,示意大家可以休息了,然后向客厅内走去,兵元龙看到其他人并没有因为我的这一手有任何变化,而是习以为常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前经常发生,摇了摇有些发昏的头,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跟着走了进来。

  客厅内桑珂倩道:“冰,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好?”

  我摇头道:“没什么不好,这种人留在世上就是灾难,好事没有他的份,坏事层出不穷,不要对这样的人发出慈悲,因为已经没救了,还不如让他品尝一下九字法决的威力。”

  桑珂倩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是不想让我惹上麻烦,基责是一个修真者,必定有师门,如果知道折在我手里,他的师门必定找上,她知道我现在麻烦一大堆,能少一件就少一件。

  兵元龙却大舒畅,笑道:“桑小姐,这你就错了,我赞成王先生的意见,这种人留在世上那是了不得的事,今晚如果不是王先生,而是其他人,那结果就不一样了,你看基责刚进来的那副狂妄样,这是一直没有遇到对手,以为今晚和以前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对了,王先生,你是怎么知道基责会来,难道你回占卜?”

  桑珂倩无奈的望了一眼兵元龙,内心不解,男人怎么都喜争强斗胜,这个兵元龙又是一个好斗之人,难怪冰能轻而易举的征服他,两人在某些地方有着共同的特点。

  我摇头道:“占卜我懂一些,但今晚基责的出现不是我用占卜知道,而是我今天在拍卖场遇到他之后就留了心,派人一直在跟踪他,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能知道他出现也不奇怪。”

  兵元龙一皱眉头道:“可是,从你试探基责的情形看来,他是有人指使,我还以为你故意让基责产生误会,然后放了他,但你没有放过他?”

  我笑道:“你难道忘了珩安走的时候那怪异的表情,你也应该了解珩安的为人,他今天答应我是不得已,暗中必有举动,如果他能暗中将人救走,那我就少了与他易的筹码,我的人告诉我,基责与珩安的人接触过,我怀疑珩安找上了基责,答应他某个条件让他来这里救人,或者他们之间是合作关系,但不管怎么说,基责就毫不犹豫的闯了进来,我略一试探便知道基责来这里与珩安必定有关,其实,即使珩安不找基责,基责也会来这里抢人。”

  兵元龙佩服不已,笑道:“王先生真明,早就张开口袋等着鱼儿上勾,基责岂能不栽,珩安老小子如果知道基责有栽在你手里,不知道会怎么想,哈哈…想起珩安老小子苦着一张脸我就到好笑,畅快!”

  兵元龙突然停止大笑,望着我道:“王先生,你收基责的那是什么东西,是修真者用的法宝吗,基责被进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我道:“兵老哥猜测的不错,那是我的法宝九转塔,基责现在正在里面不好受,在接受煎熬,这是他应该接受的惩罚,如果有悔过自新的一天,我自然放他出来。”

  兵元龙拍手道:“妙,妙,妙,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应该让基责这小子吃一些苦头,他以往一直专横跋扈,欺负别人,现在轮到他接受惩罚了,王先生,你的这个法宝太好了。”

  我笑道:“你也不用羡慕,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使用法宝,等你修炼到可以使用时,我帮助你炼制一件。”

  兵元龙喜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王先生,我发现认识你固然有危险,但好处也不少,很多做梦都得不到的东西在你这里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

  桑珂倩温柔的笑道:“兵先生,你这次到是说对了,冰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他在修真界有着崇的地位,以后兵先生会了解到这些,好处很多,只要兵先生能力接受。”

  兵元龙道:“桑小姐说的这些我毫不怀疑,认识王先生的这两天以来,见识过的东西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不过,桑小姐,恕我直言,你能跟在王先生边,应该有不下于王先生的修为,怎么看不出你有丝毫动手教训那些对你口出狂言的小子,还在那里为他们说情?”

  桑珂倩微微一笑没有解说,兵元龙看到桑珂倩美丽的笑容,心里不由一荡,急忙甩头镇静自己,他心里明白了,我有着深不可测的能力,但几次对敌都是冷酷无情,边正需要像桑珂倩这样的一个人,这是一种互补。

  我对龙一道:“你安排人手继续监视与基责有过往的人,同时密切监视基责那边的人,另外安排人都珩府走一躺,告诉珩安,基责我留在这里了,说清楚,是永远。”

  “是!我立刻安排。”龙一向外走去。

  兵元龙望着我,内心清楚,我这是在警告珩安,让珩安老老实实的完成易任务,不要抱着侥幸之心,内心对我又敬又佩服。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