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五十八章 瓯府舞会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五十八章 瓯府舞会
  第一百五十八章瓯府舞会

  瓯工咯的第一句话是:“王公子果然很不简单,能将珩安那样傲慢的人收拾的服服帖帖。”

  我微微一笑,已经猜测到他就是瓯工咯,在这个地方,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有瓯工咯有这样的气势和威严,但是,瓯工咯本着他是光华军团的团长和至无上的威望,一开始就大刺刺的表现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这令我很不舒服,所以我没有接瓯工咯的话头,继续保持原状。

  瓯工咯也没有指望我能接他的话,不过,内心很不舒服,他瓯工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地越国内,谁敢不尊敬和惧怕,平时那一个人不毕恭毕敬?

  现在他遇到了例外,这从某种程度上直接打击了他的威望和尊严,内心的火气涨,但在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仅仅是那双让人看不透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异芒。

  瓯工咯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不波,他到现在没有看出我的深浅,和他的小队长说的一样,看起来我是手无缚的之力的贵公子,但是,他也觉到那里不对,理智告诉他,我并不是手无缚之力那么简单,他也不会相信我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公子哥,一个手无缚之力的人能够马和他的手下一样从屯城外赶到屯城而不落后一步?一个手无福之力的人能令权势摄人的珩安束手无策?

  他也看不出桑珂倩是不是有特殊能力,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子还是怀绝技?但是,桑珂倩的美震惊了他,和他得到的消息一样,不,比他得到的消息更人,位权贵的他,什么美没有见过?但是,现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一定不能放过眼前的绝世美人,不然的话,那将他一生的遗憾。

  他也看不出我后面无表情,傲的目中无人的护卫有何等惊人的手,在他进来的这一阵子,我后的护卫一眼也没有看他,似乎当他这个人不存在,常年打理光华军团的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护卫,他为了将光华军团的人培养成这个样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和心血,但令他失望的是,光华军团的人对他又怕又敬,好像…一个个木人,除此而外还学到了他的毒和傲慢,并不是他需要的那种机动灵活的军人,还有一点小队长没有告诉他,那就是他发现我后的护卫上散发出一种摄人的气势,这是手无形中释放出来的气势,他内心惊愕不已,这样的手在佺郦星球上很少见,甚至他怀疑他自己是不是我后护卫的对手,他也知道,不是小队长不告诉他,是小队长的修为境界不够,看不出我后护卫的深浅,将手当作普通护卫来对待。

  再看我着玩的两小,无忧无虑,天真活泼,在异常的气氛中无动于衷,没有一个小孩子在陌生环境内应有的怕和惧,看到这里,他不得不承认遇到了有生以来第一个对手,但他并不怕,而是有些兴奋,在地越国内没有人敢得罪他,更不用说做他的对手了,有时候他到寂寞,现在遇到了机会,起了他内心的深处的自负和骄傲,决心不惜一些代价要打倒我。

  瓯工咯的神变化没有逃过我的眼睛,甚至于饶有兴趣的看着,不但我看着,两小也在无聊之余注意到了太师椅上瓯工咯,四只大眼睛在瓯工咯的上瞟来瞟去。

  寒儿道:“小弟,上面着的那个人很讨厌,我不喜。”

  火儿深有同的点着小脑袋道:“我也不喜。”

  寒儿道:“你说他是不是对哥哥打着注意,你看他的眼睛老是往哥哥和倩姐姐这边看。”

  火儿突然跳到我怀里道:“哥哥,这里很无聊,我不喜上面的那个人,我们走好不好?”

  我差一点儿没笑破肚皮,两小的声音不是很大,也没有故意低声音,瓯工咯听得一清二楚,神中出现了尴尬,接着变成了黑

  桑珂倩将火儿抱着怀里道:“火儿乖,哥哥有事,咱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好不好?”

  这种现象令瓯工咯颇不耐,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王公子在半年前出现在晟武国的都城琉渊内,第二天买下了成百奴隶,有小孩,年轻孩,雄壮男子,同一天因为王公子边的这位小姐拿下了珩安的小儿子,也在同一天珩安亲自登门拜访要人,但是无功而返,自后珩安并没有与大家想象中的一样调动兵马继续找上王公子,而是一反常态无风无雨,半年后,天龙佣兵团突然间成立,团长就是王公子初入琉渊城认识的兵元龙,天龙佣兵团的主要成员是十年前兵元龙的旧部,私下里很多人都在追查王公子的份来历,但一无所获,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王公子?”

  我点头道:“看来瓯工咯大人对在下很兴趣,对在下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不知道瓯工咯大人将在下找来有什么事?”

  瓯工咯哈哈一笑道:“王公子一亮相引起轰动,没有人不到好奇,也有很多人想认识王公子,我瓯工咯当然也不例外,很想认识王公子,能与王公子这样的传奇人物认识,那是我瓯工咯的荣幸。”

  我微笑道:“谢大人的厚,其实王某也是普通人一个,不值得大人这么抬举。”

  瓯工咯摇头道:“不不不,如果王公子是普通人,那天下再没有人敢做普通人了,单王公子令珩安那等权势摄人的角束手无策,就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我有些好奇,王公子给珩安使用了什么招数,才有此奇效。”

  我道:“也没什么,珩安大人是一个明理之人,王某很喜和他朋友,所幸珩安大人看得起我,才成为朋友。”

  瓯工咯哈哈笑道:“这么说珩安还有这么可的一面,我以前怎么没有听人说过,不准确的消息真是能害死人,真想认识珩安大人,对了,据我所得到的消息,天龙佣兵团能在十年之后再次出山,也是王公子的原因,王公子真是魄力无穷,兵元龙十年前不接受各国优厚的重礼邀请飘然而去,各国王室他本就没放在眼里,想不到王公子能令兵元龙这等傲之人心悦诚服跟随在边。”

  我道:“团长大人过奖,兵团长是我的朋友,为朋友伸手帮助也无可厚非。”

  瓯工咯一拍手掌道:“哈哈…好一个朋友,兵元龙有你这个朋友何等的幸运,不知道我瓯工咯有没有机会成为王公子的朋友?”

  我微笑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瓯工咯一怔,接着笑道:“不错,不错,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王公子可不可以告诉我,纳梅公主现在在何处?”

  我道:“当然可以。”

  瓯工咯饶有兴趣道:“我在等着听。”

  我道:“纳梅公主被我安排在一个稳妥隐蔽的地方,如果大人兴趣我可以带大人去看看。”

  瓯工咯摇头道:“不忙,也不急在一时,王公子大架光临,我这个做主人的怎么说也应该陪着客人聊聊,休息几天再说其它的事情也不晚。”

  我笑道:“团长大人也太客气了,朋友之间不用讲究这么多,应该互相帮助。”

  瓯工咯似乎很兴,笑道:“对呀,是朋友应该互相帮助,对了,我看王公子后的护卫气势不凡,必定是难得的手,不知道王先生从那里找到如此明的手?”

  我道:“他们手很吗,我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不过,团长大人这么说,太让我意外了,他们也是我的朋友,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的。”

  瓯工咯惊愕道:“朋友?王公子也太客气了,我瓯工咯怎么不这样明的朋友,哈哈…”我也陪着瓯工咯笑了几声,瓯工咯拐弯抹角一直在探测我份和相关的事情,但结果是一无所获,令我佩服的是,他神中没有任何失望,反而是更兴,我不得不承认瓯工咯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家伙,这种人最可怕。

  瓯工咯停止笑声道:“我现在有一事相求,不知道…”

  我一抬手截断他的话道:“团长大人有话不妨直说,既然是朋友,一切好商量,不用这么客气。”

  瓯工咯道:“那我就直说了,王公子,不你说,我看了你后的护卫,心里很羡慕,我能不能和他们个朋友?”

  我道:“我明白军团长大人的意思,我也希望他们能跟在军团长大人边建功立业,享受荣华富贵,不过,他们的行动完全自由,如果他们自己同意,我也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前途,比跟在我边默默无闻的好。”

  瓯工咯往龙二等人脸上望去,龙二等人没有丝毫的反应,对瓯工咯理也不理,似乎刚才没有听到瓯工咯的话。

  瓯工咯这次脸上出现了不易察觉的怒火,但在瞬间即逝,打了一个哈哈道:“我也是在开玩笑,我怎么能要王公子边的人呢,其实,我知道王公子教导有方,很羡慕他们的风采,我很希望光华军团的所有士兵都像王公子的守卫一样,可惜,瓯工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如果王公子能帮助我,那最好不过了。”

  原来他打着这个注意,不对呀,像他这么工于心计的人怎么放心得下,自负是他天生的本,俗话说,本难移,在任何时候他不会忘记表现出这一点,这么说来他还另有打算,不知道打着什么注意?

  我道:“不知道军团长大人想让我如何帮忙,你知道,我对这些从来不兴趣,也对军队的事情不了解,想帮忙也无从谈起。”

  瓯工咯摇头道:“只要王公子答应我就好,我相信王公子的能力,我已经想象着光华军团有了王公子以后如虎添翼,士兵个个像王先生的护卫一样英武超人。”

  难道真让我帮助他,可能吗,光华军团在地越属于最强大的军团,在这一点上他必定很自负,也很自信,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瓯工咯接着又道:“不知道王公子边的这位小姐贵姓芳名,王公子有如此红粉知己,不虚此生呀,真让瓯工咯羡慕。”

  桑珂倩矫的一笑道:“军团长大人客气了,小子叫桑珂倩。”

  瓯工咯捋掌大笑道:“桑珂倩,好名字,听着让人舒服,桑小姐的名如人一样动人心弦,荡人心魄。”

  我心里恍然,原来他说了这么半天,除了套问我的底细,还就是打着桑珂倩的注意,不过,像桑珂倩这样可人的孩子世俗界极为难得,像瓯工咯这样位权重的人见过无数佳丽,但像桑珂倩这样的孩子却少见,打着桑珂倩的注意也不奇怪。

  桑珂倩一笑没有说话,令瓯工咯大无趣,虎目一转对我道:“王公子,今晚在瓯府有一场聚会,我将以主人的份邀请王公子和桑小姐做为本次聚会的嘉宾,到时候还望王公子和桑小姐出席,明天我会带着王公子认识光华军团的主要将士,将王公子介绍给光华军团的所有士兵,相信他们很王公子这么人。”

  我道:“完全可以,客随主便,就按照军团长大人的意思办。”

  瓯工咯兴致的让守卫安排了我们的住处,等待晚上出席瓯府聚会,晚饭并没有见到瓯工咯,跟着我们边寸步不离的瓯府下人也守卫对瓯工咯的事情闭口不提,但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热情周到。

  晚饭过后,瓯府***辉煌,马车不断的出现在瓯府前,下来的不是贵族公子爷就是小姐和年轻夫人,一个个穿着打扮的整齐,整洁,那些小姐夫人浓装艳抹,风采人。聚会,对他们而言是表现自己的时候,这是时下行在各个国家的贵族的一种形式,只要有这种聚会,他们总是不会放过,想尽一切办法在聚会上表现自己,也借此机会认识一些人。那些公子哥,在聚会上尽量表现自己的财势和权势,希望得到贵族漂亮小姐的青睐,而夫人小姐就希望这些公子哥像苍蝇一样在她们边飞来飞去,奉承结,然后追求。

  争风吃醋的事常常在他们中间发生,也是贵族普遍存在的现象,也没有觉得奇怪,相反,他们到有人为自己争分吃醋那是最有意思的事,证明自己的魅力不错吗,那是一种无聊中的享受,心灵上的安慰。

  外面嘈嘈闹闹,声音不断的传进相距较远的客房中,我在客房中闭目养神,但是在耳中听着来人的谈话声,这些谈话声音也许在别人来说难以听清楚,但是对我来说听得一清二楚,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这次聚会是瓯工咯提前没有通知突然间发起的,而且还知道,瓯工咯很讨厌这样的聚会,以前很少在家里筹办聚会,这次不遗余力的突然间筹办,让很多人都到惊讶不解,纷纷猜测瓯工咯这次紧急筹办的目的。

  也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他们都是带着惊喜而来,没有人不愿意出席瓯工咯大人的聚会,这是一个和瓯工咯大人情的好机会,不少名门小姐夫人惊喜莫名,那些公子哥也不例外,毕竟瓯工咯在屯城的权势不一般,与瓯工咯攀上关系,等于有了一张长期的人安全保护证,而另外让这些人不解的,瓯工咯这次发出邀请没有说明原因,屯城内所有的贵族年轻俊彦和淑小姐都在邀请之列,令这些人喜出望外之余惑不解,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难得的认识瓯工咯的机会。

  我明白瓯工咯的意图,他今晚的聚会是专门为我和桑珂倩而设,准确的说,是为了桑珂倩,更深一点的说,是为了将我和桑珂倩分开,也给他瓯工咯一个接近桑珂倩的机会,我有些哭笑不得,连瓯工咯这样的人也不能俗,为了人费尽心机不遗余力的动心思,不过,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些贵族的公子哥和小姐,看能不能发现一两有用的人才。

  我原来抱着侥幸的心情来见识这位瓯工咯军团长大人,但失望的是,他除了自己的野心,本不可能成为兵元龙他们的伙伴,现在只好转为其次,不过,我也没有抱多大的信心,贵族的这些公子哥和小姐,受到贵族文化的熏染,一个个眼手低,除了有着贵族的自大自自等病以外,都是一些没用的废人,在我眼中就是这样,如果将希望放在他们上,结果不言而喻。

  我能听到外面的谈话声,桑珂倩自然也知道,她是一个聪明人,智慧极,自然知道瓯工咯的意图,看我在闭目养神,轻声道:“冰,你看我们要不要去参加?”

  我没有睁开眼睛说道:“为什么不去?”

  桑珂倩道:“瓯工咯的意图很明显,再说我从来就不喜这些,去了会格格不入。”

  这我能理解,修真的人对世俗界的事不兴趣,尤其是这些繁文缛节和没有意思的聚会,我也一样不喜,但是,既然走上了这一条路,就要有付出,再不喜也要去做。

  我道:“瓯工咯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有今天晚上的聚会,我们也不能扫了他的兴致,见识一下这些贵族之间的往也不错,或许有意想不到的事情。”

  桑珂倩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我致意已定,劝说也没有意义,今晚是去定了,尽管她不想去,但为了我她还是会参加。

  一位守卫走进来向我和桑珂倩一抱拳道:“王公子,桑小姐,晚会的时间已到,瓯工咯大人让我统治你们前去参加。”

  我睁开眼睛站起来道:“好吧,这就走。”

  在守卫的前引下,我们向前面走去。

  前面有一个很大建筑物,里面的空间很大,能同时容纳上千人,这个时候,里面***辉煌,人影穿梭,正面是一个十多个平方米的台子,摆着桌椅,桌子上摆着水果和酒水,在桌子周围着不多的几个人,其它地方的人较杂,也很自由,不过也分了左右,左边是时下最得意的贵族公子小姐,右边是地位比较底的贵族公子小姐。

  整个室内谈话声不是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年轻的公子不时的向自以为漂亮的小姐夫人大献殷勤,而那些小姐夫人也大胆的对室内的年轻公子品头论足,暗抛眉眼。

  在左边的最上首,一个脸上傲气十足的年轻人在对同桌的人小声道:“我真不明白,瓯工咯大人突然间通知我们参加聚会,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他这个主人到现在还不面,是不是太不将我们看在眼里了。”

  另一个年轻人不以为然道:“你撒番自以为很了不起呀,不过,我这个时候你还是乖乖的闭嘴,瓯工咯大人是谁,是光华军团的军团长,你得罪的起?不是我小看你撒番,你这话敢当着军团长大人的面说吗,还是耐心等待吧。”

  一脸傲气的撒番也是发发牢,真让他当着瓯工咯面讲他也没有这个胆子,即使私下里讲也怕有人去告密,但是在这个场合他怎么能忍受得了,特别是在前面,因此,他不服气道:“我是不敢,你刊沿秉也不见得胆量过人,不就是仗着你父亲是伯爵吗,屯城内伯爵一抓一大把,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耍威风。”

  第三个年轻人有一双较为沉的眼睛,面上闪过一丝冷笑道:“我看你们都不怎么样,要想表现可以单独决斗,那时候就知道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嘿嘿,现在吗,我劝你们还是忍一忍,瓯工咯大人最不喜有人在他家里惹事生非。”一句话平息了一场争斗。

  决斗是贵族之间解决矛盾的一种方式,只要双方同意,可以单独决斗,生死各安天命,没有人会出来干涉,这是被承认的一种解决方式,但是有一方如果以人多或者手段制胜,那就违反了这一解决方式,会得到帝国法规的惩罚。

  而在正面的方台上几个桌子上的年轻人也在饶有兴趣的聊着,眼睛不时的在年轻漂亮的孩子脸上闪过。

  正中间的位子空着,右手边的桌子上一个很萧洒的年轻问其他人道:“你们说瓯工咯今晚请来的是什么重要人物,中间的桌子上到现在都空着,应该是为贵宾准备的吧。”

  另一个生着一对招风耳的年轻人道:“我到现在想不通,按理说,十王子你应该做在中间,但是…十王子,你说会不会是父皇要来?”

  十王子一怔道:“不会吧,我没听说父皇要来,再说他现在处理前线传来的战报,现在本没有空参加,战报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呃,对了,十二弟莫非知道?”

  正在他们谈论猜测时,瓯工咯出现在会场门口,人声一静,瓯工咯嘴里打了一个哈哈,走上正面的方台上,所有的年轻人都站了起来,向着瓯工咯问好,可见瓯工咯的权势不一般。

  瓯工咯与十王子等人打招呼,十王子道:“军团长大人,你可让我们好等啊,等一下要罚你一大杯。”

  瓯工咯笑道:“应该,应该,十王子能参加我瓯工咯举办的盛会,令会场蓬生辉,谢了,还有六王子,七王子,和塔美娜小姐,瑶雁小姐,你们的到来,让我瓯工咯到很有面子啊,哈哈。”

  正面两桌子上的年轻人和小姐纷纷向瓯工咯表示祝贺,瓯工咯眼睛一转道:“怎么不见八王子和九王子?他们我也送了请柬。”

  六王子的年龄较大,是将近四十岁的人,生的魁梧有力,穿一件华丽的上,蓝子,手中摇着一把扇子,有意无意道:“也许他们两个另有重要的事情,比参加军团长大人的聚会还要要紧…”

  门口突然一声哈哈大笑,出现两个年轻人,一个一长袍,头发用一个绿玉簪束扎在后肩,眼睛微肿,嘴较薄,一看就是一个心计多端的人,另一个材修长,穿蓝长袍,看起来比较文弱,两人手中都摇着扇子。

  白服的年轻人哈哈一笑道:“大家早来一步,反到是我们晚了,六哥,我和九弟晚到一步就让你这么关心,我和九弟谢谢你了。”

  白服的年轻人是八王子,另一个是九王子,在众人的问候中八王子和九王子走到正面的台子上,向瓯工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在六王子对面。

  六王子哈哈一笑道:“八弟九弟来的很准时呀,六哥以为你们有事忙不参加这次聚会,正在给军团长大人解释呢,哈哈…”九王子针锋相对道:“谢谢六哥的关照,怎么能不参加军团长大人筹办的聚会呢,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过,这次聚会好象都是年轻人,六哥可以是本次聚会的长者了。”

  六王子脸一黑,随即又转换正常,嘴里打了一个哈哈,带着寒芒的目光在**王子上有意无意的瞟动。

  在六王子和**王子针锋相对的暗斗过程中,为主人瓯工咯并没有干涉,而是冷冷的听着,好象在看一场有意思的大戏,直到此时才站起来对着所有人道:“今晚很兴大家参加我举办的这个聚会,我瓯工咯一向很少举办这种聚会,但是今晚筹办了,并将各位邀请前来,大家都在心里猜测,今晚的贵宾是谁?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让我瓯工咯不遗余力的筹办聚会,而且是在匆忙之间,如果各位消息灵通的话,应该知道半年前在晟武国的都城琉渊出现了一位传奇人物。”

  瓯工咯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整个会场内头接耳,显然,发生在琉渊城的事情大家都有耳闻,内心也恍然大悟,今晚的主角应该是这位传奇人物。

  瓯工咯对他的讲话艺术意之后继续道:“不错,今晚这位传奇人物就是主角,他是以我的朋友份参加这次聚会。”

  会场内顿时一片哗然,我在琉渊城的事情早在地越国内传染的纷纷扬扬,琉原城是各个国家探听虚实的要地,有一点蒜皮的事情都会传到各个国家,我的事情当然也不例外。

  会场内的小姐夫人惊喜莫名,有些甚至尖叫出来,他们早就听说这为传奇人物英俊萧洒,无人能比,恨不得能见上一面,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面对引起的效应,瓯工咯咳嗽了一声道:“当然,我们也知道这位传奇人物边有一位绝世美,这次她也是我们聚会的主角之一。”

  这话引起了今晚所有男士的兴致,没有再比这更让人兴奋的消息,每一个人双眼充期待,不时的往门看去,希望这位美人出现在眼前。

  在嘈杂的声音中,瓯工咯扬声道:“现在我们有请王公子和桑小姐。”

  在瓯工咯讲话的时候,我就在门口不远处,瓯工咯的话当然我听得一清二楚,等瓯工咯宣布我们入场后,一个卫士跑过来请我们进去,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我和桑珂倩抱着寒儿和火儿缓步走进会场。

  众人到眼前一亮,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声,男的萧洒,的漂亮,当场令一些青年男发狂的吼叫。

  接着又发出呃的声音,他们看到了我和桑珂倩怀抱中的两小,产生了误会,面对这种误会我冷静以对,桑珂倩美丽的脸庞上出现红晕,出现羞涩,这令所有的男士更疯狂,失在桑珂倩的魅力中不能自拔。

  瓯工咯不失时机的扬声道:“我们用掌声王公子桑小姐。”

  在掌声中我和桑珂倩上了中间的位子,四卫两人在门口,两人站在我的后,也许,瓯工咯知道龙凤不离开我的消息,也没有勉强,任由两卫站在我后,主人不说,其他人当然不会说什么,而且这个时候谁还注意这些。

  瓯工咯兴致道:“王公子和桑小姐的出现令聚会达到了未有的**。”

  我微微一笑置之,接着道:“那是大家看在军团长大人的面子上过于客气,这才军团长人的威望所致。”

  火儿两只大眼睛立即被桌子上的酒引了,不由自主的添了添舌头,对面一个看起来很调皮的孩子好奇的问道:“王先生,这个小孩很可的,你看他两只眼睛老是盯着桌子上的酒,是不是想喝酒,他会喝酒吗?”

  我笑道:“他会喝一点。”

  那么调皮的孩子立即惊呼道:“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瓯工咯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我妹妹,叫瓯花蕾,平时调皮捣蛋无所不为,很让我头疼,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

  瓯花蕾不意道:“哥哥,那有这样介绍人家的。”

  瓯工咯接着给我介绍了六王子等人,还有一些在屯城有名望的年轻俊彦淑,最后瓯工咯哈哈笑道:“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们得到的消息,王公子的这位小弟一出现在琉渊城就引起轰动,他的酒量在各国传为美谈。”

  众人这才恍然,暗骂自己怎么一动忘记了这回事,这两个小孩子是我的弟弟和妹妹,这是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想到这里,所有的人不由得更为兴奋。

  瓯工咯的目的达到以后,意的看着所有人的惊喜,似乎很意他一手导演的效果,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所有的青年男,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气氛,无形中衬托出了他权势和威风,表面上看这次聚会的主角是我和桑珂倩,事实上还是他瓯工咯,他是一个在任何场合不甘寂寞的人。

  六王子道:“王公子在琉渊城收服珩安的故事成了传奇,王公子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笑道:“六王子太客气了,其实也没什么,谈不上收服,是珩安大人看得起我,个朋友罢了。”

  六王子当然对我的回答不能意,神中表现出了他的不快,我内心暗叹,作为一个王子连这一点际手段都忍受不了,可见他是一个没有多大用处的人,我已经从内心将他排除在外,失去了兴趣。

  而六王子旁的七王子是一个看起来很直的年青人,他看着火儿嘴馋的样子,也伸伸舌头,望着我道:“王公子,听说你手中有所有人没有见过听过的美酒,可让我等能否见识一下?”

  我已经从他的神中看出,他是一个热衷于美酒的瘾君子,最先想到是酒,这种人可以朋友,却不能共事,我对他也略有好,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看我现在两手空空,像是手中带酒的人吗,下次有机会一定和七王子共饮一杯。”

  七王子很兴,连声道:“这样最好了,我听说王公子有美酒之后,恨不得亲自跑一趟琉渊城向王公子讨上一杯品尝,那好,我在府中等待王公子大架光临,王公子可要一定来啊。”

  瓯工咯的妹妹瓯花蕾干脆跑到了我这一桌,不顾瓯工咯的反对在我边,饶有兴趣的问道:“王公子,你是我哥哥的朋友,那就我的朋友了,你说是不是?”

  我看出她是一个比较难的姑,但本质不怀,也没有沾染多少贵族的怀习惯,笑道:“也可以这么说,不知道小姐有什么事?”

  瓯工咯大喜道:“我能不能邀请你跳今晚的第一支舞?”

  瓯花蕾说完以后两眼带着期盼,很希望我能答应下来,而他的哥哥瓯工咯既没有反对,也不表示支持,在一旁看着我怎么答复。

  我笑道:“我也很希望能答应小姐的邀请,但是,我从来没有跳过舞,不懂跳舞,让姑失望了。”

  瓯花蕾脸上立即出现失望之,她以为我是在拒绝,事实上我还着不会,我本学习了很技术,这其中就没有舞蹈,当年在九天山基地学习音乐这一门课程的时候,我觉得舞蹈没多大的用处,放了过去,现在你让我跳,我真没办法,况且还是佺郦星球上的舞蹈。

  在瓯花蕾失望的时候,瓯工咯却开口道:“王公子就不要谦虚了,怎么能不懂这种际上的舞蹈呢,就是真的不会,以王公子的聪明才智还不一下子学会的事情。”

  瓯花蕾大喜道:“对啊,不会可以学啊,我教你怎么样?”

  不等我拒绝,瓯工咯道:“我正要邀请桑小姐跳一支舞,那就让我们兄妹两个以主人公的份邀请今晚的贵宾跳第一支舞。”

  到了这个时候我和桑珂倩也无法拒绝,让瓯工咯达到目的,随着音乐声,我们四人来到台下中间,开始了我有生以来第一的跳舞,虽然说我没有跳过,但我以锐的觉,从瓯花蕾走动所带起的威风中判断出她要走的下一步,基本上可以说是瓯花蕾带领着我在舞动,桑珂倩也是以同样的道理在舞动,而众人还以为我们是在谦虚。

  这种舞动也不复杂,没等一支曲子结束,我已经完全掌握,配合着瓯花蕾在舞动,音乐的节奏声让我找到了觉,难怪大家都喜跳舞,这种觉确实不错。

  一支曲子结束,晚会正式开始,众人纷纷从位上起来,开始成双成对的舞动,而我们四人返回到座位上,瓯花蕾几乎掉在我胳膊上,动的脸庞发红,回到座位上时还没有从动中走出来。

  不知道寒儿给火儿说了什么,小家伙这次到没有向我要酒喝,这令我放心不少,而他们两个对这种舞动没有兴趣,反觉得不如看动画片好看。

  在众人的兴奋中,音乐声不断,舞动着的男男各显神通,尽力的表现着自己,表面上看,这一场让人愉悦的聚会,连忘返,事实上呢,那只有大家自己心里清楚!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