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章 中门圣者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章 中门圣者
  第一百七十章中门圣者

  我们一行人踏着晨风徐徐驶向汇间城城门口,龙二凤二走在最前面,两人中间是怄花蕾,这个小丫头一心想着捉拿古蓝车文两人,迫不及待的找对方要人,认定对方知道古蓝车文两人的去处。

  龙二凤二在我的授意下将怄花蕾保护在中间,这个小丫头拜了我这个师傅,什么东西也懒得学,手无缚之力,找上对方,吃亏的必定是她,有龙二和凤二保架,她似乎吃定了对方。

  紧接着后面是我和桑珂倩,纳梅公主,樱樱姑,兵元龙等人,在我们后是百汇财阀的花如惠等人,最后是天龙佣兵团的人。

  “站住。”一个士兵见瓯花蕾三人奔驰而来,大有冲过他们防守的范围,接着手一挥,后的士兵兵器前指,遥遥对着怄花蕾前面。

  瓯花蕾勒住马停在士兵前面,不兴的翘着嘴道:“凶什么凶,你以为声音大我就怕你,哼!”我们随后赶到,自然的停了下来,那个士兵道:“包围起来。”

  “是!”上百士兵轰然应声,以极快的速度将我们包围了起来,手中的兵器指着我们,发出冷涩的气息,让人觉得早上的空气中带着冰凉,冷竦竦的,忍不住打一个冷颤。

  在最前面的龙二凤二冷冷的看着格,他们两个在等待我的命令,如果这个时候我轻轻的说声杀,他们会毫不犹豫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这些人放倒在地上,让他们永远爬不起来,如果对方对我有丝毫的不利,他们同样会毫不留情的下冷手,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观念。

  格犀利的眼睛无视前面的瓯花蕾三人,直接放在桑珂倩几个孩子上,可惜,桑珂倩为了怕惹麻烦,在一路上用白纱罩在头上,隐隐约约能看到美丽超人的面孔,而纳梅公主一直以来在陌生人面前从来没有将自己的面孔亮出来,以防万一被仇家认出,现在也一样,和桑珂倩一样头上罩着白纱。

  格不由皱了皱眉头,无法肯定那一个是古蓝车文两个蠢货说的世间罕有,举世无双的美人,但从白纱下隐隐约约透出白的肤看,两个都是动人心弦的孩子,内心在想着,干脆将两个都抢回去,一举两得。

  殴花蕾见格一个劲的往桑稞倩和纳梅公主上看,眼睛内带着得意和的样子,对眼前的她无视存在,大为没面子,今天可是她第一次出面打道,可不想给我丢人,一翘嘴,学着龙二等人故意板起冷冰冰的脸,可惜,她学不来,看起来好像小孩子在玩一样,但她自己却不知道,对着格伸出手指道:“坏鬼,你在看什么,没看见有人要进城?你以为你站在前面很威风,好狗不挡道,滚开。”

  格的收回望着桑珂倩和纳梅公主的眼神,放在殴花蕾上,在瓯花蕾上不屑的打量了一眼道:“小丫头,一边去玩,让你们的大人出来打道。”接着对我们道“我得到消息,昨天在汇间城五十里外发生一件血案,将近一百人被杀死,据我后来收集到的消息,你们当时在现场,我怀疑这件血案与你们有关,为了查证事情的经过,你们必须配合我的调查。”

  马车内的花如惠一听格故意找麻烦,刚要张口,被一旁的哲淹阻拦住道:“小姐,现在不是我们说话的时候,对方有意利用这件事情达到目的,我们必须谨慎小心,搞不好会给老爷带来麻烦。”

  花如惠迟疑不决道:“可是,他们将这件事情推到王公子等人上,只有我们出面才能说清楚,王公子救了我们,我们不能视不理。”

  哲淹摇头道:“说不清楚的,我们出面也没用,对方是有意找借口,即使你出面他会以其它理由堵住你的嘴,或者说你是和王公子共谋,现在王公子还没有说话,相信他会有办法,我们静观其变,看情况再说,现在我们不能出面。”

  花如惠一怔,聪明的她立刻想到其中的利害,点点头,从马车的布帘中望着格,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个看起来人摸人样的人,为什么故意找麻烦?大家相安无事不好吗?

  我们其他人都没有说话,殴花蕾却气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出古蓝车文那两个败类来,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凶手,如惠姐姐还等着报仇。”

  格主要是等我在说话,他已经看出,我才是这些人当中的头,昨晚古蓝两人说的很明白,有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公子在指挥着其他人,现在他有些怀疑我是不是一个文弱的贵公子,一个文弱的公子会在见到官兵无动于衷,让一个小丫头出面打道?那镇静自若潇洒的神态,普通人怎么会有?但是,他确实觉不到我上有任何修炼者的气息,内心有些捉摸不定,暗道:“管他那么多,一个年轻人即使修炼有多大的成就?我就不相信他有能力对抗我,在汇间城,还没有那一个公子能奈何我,那个不听到子爵格的大名特意来结,一个公子爷算得了什么,就是天王老子休想让我今天放过眼前这两个孩。”

  格习惯的摇着手中的玉扇,懒洋洋道:“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就表示同意配合调查血案的真相,来人,给我将这些全部带到子爵府,我要慢慢审问。”

  “是!”士兵轰然应声,前面的三个士兵上前拉住龙二几人的马缰绳“下来,否则格杀…”

  啪!啪!啪!三声,话没说完被龙二手一挥全部丢了出去,倒在地上半前起不来。

  瓯花蕾嘻嘻笑道:“好,丢的好,龙叔叔,你好厉害,下一次你砍掉他们的手,那才有意思。”接着得意的望着格道“将让这些没用的脓包出来丢人现眼,嘻嘻,笑死我了,你还不将那两个坏小子出来?”

  格手中的玉扇倐地合起,森森的对着龙二道:“现在我肯定昨天发生的事情与你们有关系,既然你们拒绝配合调查,我只好亲自出马将你们拿下。”说着手中的玉扇一点,倐地从地上飞起,从上向下点了下来,目标是龙二的头部。

  龙二冷哼一声,兵器出鞘,遥遥指着格,以静制动,全然不将格放在眼里。

  城门口的士兵大声喊道:“子爵大人加油,子爵大人加油…”

  仓!仓!仓!三声巨响,火花四,两人连连手三次,接着两条人影落向城门口左边的空地上。

  瞬间接触,两人都怕惊世骇俗,只是试探的攻击,没有全力以赴,这个地方不是修着者显示实力的地方,破坏的严重不说,将会引起汇间城的轰动和恐慌。

  在城外树林中有两双眼睛偷偷的看着城门口的打斗,其中一个道:“格师叔出手了,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另一个道:“哼,看格师叔的样子,好像没占多大的便宜,古蓝,我们两个是不是找错人了?”

  这两个偷看的人就是古蓝和车文,他们两个昨天晚上鼓动格成功以后,在汇间城内最大的青楼‘绿红阁’美美的抱着中意的人辛苦了一个晚上,今天早上神抖擞的赶到树林里,他们很清楚格格,必定会在城门口等待,而城外树林中是最佳的观看场所,对城门口发生的事情一目了然。

  本来以为格会轻而易举的将我们拿下,得到美人,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事情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如意,不过,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出面的是格,而不是他们,输赢对他们两个没有多大的影响。

  古蓝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你也知道格师叔的狠毒,也许在玩老鹰抓小的游戏,等玩够了再下手下去。”

  车文道:“你蠢啊,你难道还不了解师叔的为人,如果单纯的找上对方,或许会这么做,但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美,对于美他什么时候不是迫不及待的抱上,那有心思玩游戏?”

  古蓝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真的好像找错人了,可惜,我们为了那个美人,连花小姐也忘记了,后来我们去找,发现被人救走,现在看对方的马车,肯定是那个公子派热救走的,只是美了那个小白脸,他边有一个大美人,现在连花小姐也是他的了,想起来就不甘心,他的,呸…”语气中极为不甘心,似乎,花如惠应该是他们的。

  车文不耐道:“你就少啰嗦了,看着就是,谁知道以后的事情会怎么样,只要他们在汇间城,我们就有机会下手,不怕美人最后不落进我们的手中。”

  城门口,格龙二两人互相盯着对方,一动不动,等待对方先出手,殴花蕾等的不耐烦了,喊道:“龙叔叔,你快点将这个讨厌鬼拿下,狠狠的教训一顿。”

  就在瓯花蕾的不耐中,两人动了,倐地从原地飞起,在城门口众人的惊骇中在上空纠着,格冷声道:“爆。”

  随即玉扇张开,释放出强烈的白光,闪烁着罩想龙二的头顶,呼呼的气劲摄人魂魄,听在城门口的士兵和百姓耳中,头晕昏沉,刺眼的光芒让他们睁不开眼睛,慌忙捂住耳朵地头。

  龙二冷冷一笑,手中的剑一震,罩向头顶的白光消失大无影无踪,内心大是恼火,这个家伙怎么能在城门口释放出这等强烈的气劲,普通人怎么能承受得了,眼睛内寒光一闪,大印手随即挥出,冷叱道:“光。”

  一道比格发出的强烈百倍的光芒急速出,罩在格的头顶,随即格啊的一声,连忙转头,利用这个机会,龙二一掌快速的拍在格的后背,不等格从上空落下来,伸手抓住格的肩膀,落在地上将格甩在我们,然后跪倒在我前面。

  殴花蕾本来见龙二大展震威将格打下来擒住,刚要夸奖几句,见龙二跪倒在我面前,惊讶道:“龙叔叔,你不是赢了吗,擒住了这个鬼,怎么还跪在我师傅前?”

  龙二没有理会殴花蕾,勾着头道:“龙二不该在众人面前惊世骇俗,还请小公子重罚。”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殴花蕾道:“师傅,龙叔叔没有做错呀,他拿住了这个鬼,有功劳的。”

  我确实对龙二很生气,不该在众人面前惊世骇俗,不过也体谅龙二的心思,他是怕格发出的威力过大,涉及到城门口的普通老百姓和那些士兵,所以不顾惊世骇俗在极短的时间内拿下了格,情非得已,说道:“起来吧。”

  “谢过小公子。”龙二起道,然后退在一旁。

  “我就知道师傅不会责怪龙叔叔的,师傅你太好了。”殴花蕾见我没有重罚龙二,兴的在马上大跳,望着地上神变幻不定的格,狠狠的瞪了一眼格,对我道“师傅,怎么惩罚这个坏蛋?”

  我冷冷的望着格道:“看你的修为不俗,想来在中门也是级弟子,份应该在古蓝车文之上,中门怎么会有你这样丢人的弟子…你很不错嘛,能混到一个子爵,从修真者摇一变成了贵族,很逍遥的啊。”

  格正在内心在大骂古蓝车文,说什么护卫的修为不,不能瞬间将自己擒住?下次碰到这两个败类,要薄了他的皮…

  听到我提到中门,好像很悉的样子,大惊讶,迟疑道:“你是…”

  我知道他在担心着什么,摇头道:“我与中门的人以前没有见过面,你和古蓝几个我是第一次见到,即使这样,以后中门还是会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你同样逃不过中门的制裁。”

  格内心大为放心,他以为我与中门有关系,那他的事情就被中门的长辈知道,逃不过中门的惩罚,既然没有关系,他就不怕了,神大定,狠声道:“既然你与中门没有什么关系,少管我的事,如果你还要在汇间城走动,最好不要轻易动我,不然…你小子…”

  啪!啪!啪!啪!凤二以极快的速度打了格正反四个耳光,将格后面的几个字打的了回去,惊骇的望着凤二,凤二的手不比龙二差,他没想到几个护卫的手都比他明。

  凤二俏丽的脸上能刮下一层霜,冷声道:“对小公子出言不逊着,杀无赦,嘴放干净一些。”

  殴花蕾拍手娇笑道:“打的好,凤阿姨,下次他再骂师傅,你就割下他的舌头,看他以后怎么骂人。”

  树林中古蓝两人惊骇的望着他们心目中最厉害的格师叔被龙二在瞬间拿下,知道大势已去,内心极为害怕,也很失望,美人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得到手了,连格都不是对手,他们算什么,没靠近对方就会被发现,美人虽然可,小命更可,两人暗自夸奖自己聪明,将格推到前台,失败了对他们两也也没什么伤害,神中大是得意。

  我望着神惊骇的格,突然间眼睛内释放出刺人的光,冷声道:“为修真者,不在修为上下功夫,却在世俗中耀武扬威,堕落于声犬马之中,比街头上的那些小混混还不如,利用手上有两手,为了自己私,任意肆,即使中门不管,也有人会出面,今天就是你从世间消失的时候,我要让你永远享受惩罚的滋味。”说着手一抬,准备将格收入九转塔中。

  格被我气势所震,内心才知道自己错了,这那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文弱之人,分明是一个修真手,而且不是普通的手,在强烈的气势下,他连救命两个说不出口,几乎快要窒息。

  “手下留情。”一声后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个声音发自一个年龄在三十多岁,材魁梧,两眼炯炯有神,一蓝袍,收拾的极为整洁的男子口中,他急速的从城门口奔出,转眼间站在我前面一仗处。

  而随着男子出来,城门口奔出上百士兵,中间是一个头大马的少,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一的黄劲装,头发的盘在头顶,用一个龙形玉赞别着,间佩带着一柄古斑斓的小剑,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名贵的装饰品,少脸上带着几分英气,有几分大丈夫的味道,是一个做事干脆果断,不像一般孩子柔弱不禁风,她走出城门,随手一挥,士兵立即整齐有序的站在城门口,她自己下马站在男子旁打量着我们。

  男子望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格,冷哼了一声,眼睛内带着怒火,恨不得踢格一脚,也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接着对我一抱拳道:“在下攀江,见过这位公子,地上的这个人是我的师弟,还望公子能放过他,在下愿意向公子赔礼道歉。”

  盘江旁的少道:“师哥,我们干吗要赔礼道歉,直接向他们要人不就可以了?”

  这个少的话殴花蕾可不愿意听了,她不服气道:“直接向我们要人?你想的美,这个坏蛋想抢倩姐姐,你说想要就要,我还要通过他找另外两个坏蛋呢。”

  格内心叫苦不迭,他的事情一直瞒着师哥判江,不敢在攀江面前出喜的事,现在被人当面提出来,以攀江师哥刚直的个,一定要将事情个明白,一旦事情明白,他将要受到中门的制裁,内心大急之下忙叫道:“我是在执行任务,调查昨天发生的血案…”

  攀江听到这其中大有文章,不仅仅是城门口发生的一点小纠纷,他刚才得到消息,说格在城门口与人在打斗,清楚知道格实力的攀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他生怕与格打斗的是一般手,以格的个,必定将对方击毙,想赶到现场阻止,没想到自己的师弟倒在地上,有命之忧,忙出声喊住对方,以为是普通的纠纷,在暗骂对方狠毒,一点小事就要命,但为了不让事情扩大,他低声下气的想求对方放了格,现在觉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攀江冷冷的望着格道:“师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血案?你给我说清楚,不要隐瞒?”

  格冷汗直,他刚才一时情急,顺口说出血案,现在叫他怎么解释?急中生智道:“我听到消息,听说城外五十里处有上百人被杀,而眼前这些人昨天就在现场,为了调查事实,我在城门口找他们核实,但对方拒绝,还要取我命。”

  不等攀江说话,他旁的孩怒道:“有这样的?师哥,我们一定不能放过这些凶手,要将事实真相查问清楚。”

  瓯花蕾翘着嘴道:“凶手?你要找凶手,那好啊,你就问地上的这个坏蛋,他知道,什么得到消息,一定是古蓝车文那两个鬼告诉他的,你们去抓古蓝车文呀,在这里大叫大喊做什么?我们才不怕你们的凶神恶煞的样子。”

  少被殴花蕾堵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指着殴花蕾道:“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大叫大嚷,你再放肆我叫人抓了你?”

  殴花蕾有我在后面撑着,天不怕地不怕,反击道:“你以为你是谁?想抓我,门都没有,脸皮还够厚,大言不惭的人见多了,你以为你很厉害,我龙叔叔任何一个可以让你半天在地上爬不起来,哼,嚣张什么。”说着以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对方。

  年轻孩在瓯花蕾的犀利说词下气的手摸上间的小剑,猛地拔出,狠狠的望着殴花蕾道:“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讲话,我要将你的这张烂嘴挖下来,让你永远说不了话。”

  瓯花蕾得意的看了一眼左右的龙二和凤二,嘻嘻笑道:“就凭你?算了吧,我看你是像这个坏蛋一样想爬在地上起不来,嘻嘻,你来呀。”

  少似乎气坏了,一翻腕,举起手中的小剑,一旁的攀江急忙拉住她道:“禾莲,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叫禾莲的孩挣扎道:“师哥,你放开我,我要挖了这个小丫头的那张臭嘴。”

  瓯花蕾不以为意道:“你想的美,我看你也不比我大多少,你也是臭丫头,你这个倒在地上的师哥也不是龙叔叔的对手,你算什么,哼。”我道:“小蕾,不要再胡说。”

  殴花蕾嘻嘻笑道:“好的师傅,那丫头很嚣张的样子,我看着就气不过,他们中门的人都是坏蛋,没有一个好东西。”

  攀江拉住暴跳如雷的禾莲,惊愕的望着殴花蕾道:“你们知道中门?”

  殴花蕾撇了撇嘴道:“中门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想知道,一窝子鬼。”

  禾莲瞪着冒火的双眼厉声道:“不可以辱中门…”

  瓯花蕾道:“不说就不说,你以为我愿意啊,如果不是古蓝车文那两个鬼杀了如惠姐姐的一百多人,今天这个叫格鬼来抢桑姐姐,我才不愿意见你们中门的人。”

  攀江怒视着格道:“师弟,这事是真的吗?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想不到你还是和古蓝那两个东西搅拌在一起。”

  格头大汗道:“师哥,没有这回事,你应该相信我,我很久没有见到古蓝车文两个家伙了,你怎么能相信一个小丫头的话。”

  禾莲道:“对呀攀师哥,那个丫头的话最不能相信,口都是胡说八道,你怎么能相信她的话。”

  殴花蕾嘴上不饶人,冷笑道:“我就说中门没有一个好东西,果然不错,明明知道格这个大坏蛋做的事,还偏偏不承认。”

  禾莲刚要反击,攀江阻止了她,然后望着我到:“这位公子,刚才这位小姑说的话是真的吗?”

  殴花蕾理直气壮道:“当然是真的,我们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以为是假的。”

  我一挥手,对攀江道:“你将格带走吧,古蓝车文两个人在旁边的树林中,你一并带走,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到枫宜山中门找你们的长辈,说不得只好走一趟枫宜山了。”

  攀江的影立即一闪,飞向树林,眨眼就到,他的修为比格出很多,难怪格很怕他。

  古蓝车文两人在瓯花蕾当着攀江的面提到他们两个昨天杀人的事情以后,就知道不妙,心惊胆跳,惊骇不已,本来想立即远走飞,但想到没有人会知道他们藏在树林中,也想知道事情的结果,没想到我指出他们两就在林中,大骇之下急忙向内逃窜,但刚转过,看到攀江在前面怒视他们两个。

  两人失声道:“师叔…”

  攀江冷哼一声,伸手抓住两人的肩膀,在两人的惊叫声中倐地返回到我前一仗处,顺手将两人丢在格旁边,对着我一抱拳道:“今天事出意外,在没有将事情清楚以前,他们三人会严加看管,如果确有其事,我会登门拜访公子,还公子一个公道,还没请教公子的尊姓大名?”

  我道:“不用了,这件事情我自会找上中门,你们现在都走吧。”

  殴花蕾急道:“不成啊师傅,如惠姐姐还等着报仇,你怎么将他们放了,你昨天不是答应要将人抓住给如惠姐姐吗?”

  我内心好笑,我昨天说过有人会将古蓝两人抓获,什么时候答应将人给花如惠,还不是你自己在那里大包大揽拍着部做保证。

  禾莲找到机会了,冷笑道:“不知羞,叫一个比自己大四五岁人的师傅,还叫的那么亲热,哼。”殴花蕾这次并没有立即反击,好像很愿意禾莲这么说,笑道:“嘻嘻,我愿意啊,我兴啊,你想叫也不成,如果能拜我师傅为师傅,那美死你了,很多人都想拜他为师,师傅都不答应呢,你呀,下辈子等着排队吧。”

  两个孩子看着不顺眼,互相斗着嘴,但听在攀江的耳边却暗自吃惊,他看出我的份不简单,不然的话,就不会大刺刺的说到枫宜山找师门长辈,好像不屑与他这种弟子打道,到底是什么人呢?他回想着什么出现了这么一个公子,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道:“你是…王公子。”

  “不错,我姓王。”我望了一眼城门口看热闹的人群,人愈来愈多,而且,近两百士兵站在城门口,堵住了人出入,一个个惊骇的望着这边,摆了摆手到“你们可以走了,不要阻拦城门口,这像什么样子。”

  攀江突然惊愕的望着我手指上的红戒指,口里难以置信道:“圣…者…”确定他没有看错,慌忙跪倒在地道:“枫宜山中门弟子攀江参见中门圣者,恭圣者!”

  众人被攀江的这一出搞的瞠目结舌,怎么突然间大礼参拜起来,这是演的那一出戏,太奇怪了吧,格内心在打鼓,他到现在也没明白攀江为什么叫我圣者,但知道他完了,攀江不是那种鲁莽的人,这么叫必然有道理,至此,格不再奢望能逃避开中门的惩罚。

  我内心苦笑,攀江是在我刚才挥手时看到我手指上的红戒指,这枚街指是草堂逸士给我的,让我在佺郦星球上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拿出来亮亮相,自己一直戴在手指上忘记了这回事,也没有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想不到自己还没亮出来,就被攀江看见了,还混到了一个圣者的称呼,暗道:“草堂逸士前辈,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是中门的圣者?你这不是故意害人吗,我在修真界已经有很多无法避免的称呼,已经无法兼顾,你还给我找麻烦?”

  我内心清楚,草堂逸士并非真的是让我在无法处理的问题上拿出来亮亮相,必定是另有用意,搞不好又将一个烂摊子给了我,我想起他还给我一支笔,当时也没有告诉我用意,其他人看到这支笔以后神带着不可思议和一种敬仰的神,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这支笔的作用和来历,希望不会出现像今天这样的局面,而我想,也许比这更要严重,不然的话大家看到以后不会出那种神

  禾莲回过神道:“师哥,你这是做什么?圣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搞错了,他这么年轻?”

  攀江神严肃,瞪了一眼禾莲道:“师妹,在圣者面前不得放肆,你看圣者手指上的圣物就知道了。”

  经攀江说清楚,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动到我手指上。

  禾莲当然清楚圣物的样子,中门中人都知道,她也不例外,而且她还从其它地方见过圣物详细的记载,不再怀疑,忙跪到在地道:“中门弟子禾莲参见圣者,圣者金安!”

  随着禾莲的跪下,城门口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口中道:“参加圣者,圣者金安!”

  城门口除了我和桑珂倩,还有龙凤卫,及格三个倒在地上不能动,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连兵元龙等人也下马跪了下来,还有上有伤的哲淹等人也不例外,喜出风头的殴花蕾跪在地上,惊讶的看着这种变化,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睛一个劲地望我脸上瞅,师傅太威风了吧?是圣者…原来我师傅是圣者,我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戒指?

  我望着城门口的士兵也跪下来,不由皱了皱眉头,果然上了草堂逸士的当,我已经看出禾零有着贵的份,不是成猛国的公主就是郡主,见到公主跪下来,士兵跪下也是正常的,但我看出,这些人都知道圣者,而且神带着一种肃穆,那是对神一样的一种肃穆,是从内心表现出来的敬仰,而且兵元龙等人的跪倒更说明这不是单纯的礼节,那就是说,草堂逸士不仅仅是中门的圣者,也是大众的圣者,现在我还能说什么,拿出仙灵园找草堂逸十的麻烦吗?晚了,除非我离开勧郦星球,但我现在能离开吗?

  我无奈的抬手道:“你们都起来吧,我不是什么圣者,你们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机缘巧合,得到了这枚戒指。”

  攀江等人道:“谢圣者。”然后站了起来,而那些士兵和平民百姓却依然跪在地上不动,并没有随着起

  我道:“你们也起来吧,以后不要再行这样的礼节。”

  “谢圣者。”众人应道,但依然跪在地上没有起来,我不由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当年草堂逸士搞什么鬼,那里搞出来的这套规律。

  殴花蕾嘻嘻笑道:“师傅,他们在你没走之前是不会起来的,这是当年他们对圣者过于尊重形成的规律。”

  我心里恍然大悟,难怪他们不起来,心里大骂草堂逸士,有这种事情怎么不提前告诉我,让我蒙在鼓里?

  攀江指着格三人道:“圣者,他们三人怎么处理?还请圣者示下?”他现在不在提查问事情的真相,直接给我处理,那是对圣者的极大信任。

  殴花蕾忙道:“师傅,你答应过如惠姐姐给她报仇的,”她怕我放两人离开,干脆将报仇的事情推到我上。

  我思忖了一下,对着古蓝车文两人挥出两道气劲,分别罩在两人上,片刻后收回气劲。

  古蓝、车文两人没有想到,他们得罪的人是圣者,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可是事情摆在眼前,不相信也要相信,不再奢望我能原谅他们两个,只要不死就不错了,见我发出气劲罩在他们上,惊骇决,却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直到我收回气劲才松了一口气。

  我对哲淹道:“他们两个就给你了,随你处理,我不再过问。”

  “这…”哲淹迟疑不决,不敢应承,开玩笑,这两个人的实力岂能是他处理的,我一离开两人还不是要了他的命,吱唔道“这个…不好吧…”

  攀江已经看出我破两人的功力,多年的修炼已经成为过去,一挥手,将两人卷到哲淹面前,哲淹不由一惊,连忙后退,虽然他恨不得亲手砍下两人的头为死去的人报仇。

  攀江望了一眼哲淹道:“圣者已经收回了这两个败类的功力,他们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以你的手应该不怕两个普通人。”

  哲淹喜道:“真的?”接着又有些迟疑的望着我,显然有些不信,不是不信任我,是不信任中门的人,攀江就是一个中门的弟子。

  殴花蕾喜道:“师傅,你真的破了这两个坏东西的修为?”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哲淹对我没有任何怀疑,在他来说,我是救命恩人,现在又是圣者,这双重的份让他毫不迟疑的走到古蓝两人前,一个一脚,踢到花如蕾前,其他人每人狠狠的一脚,到此,古蓝两人希望破灭,他们刚才还以为躲避过一劫,听到自己的多年修为被破,脸如死灰,连喊救命的心思也没有了。

  花如惠狠狠的望古蓝两人道:“你们也有今天的下场,哲淹叔叔,等一下将他们两人派人带到城外,在死去的人坟墓前…让死人得到安慰,知道我们已经为他们报了仇。”她本来想说杀了,但一个杀字就是说不出口,但哲淹明白花如蕾的意思,点了点头,恨恨的望着古蓝两人。

  大家接着望着格,现在轮到他了,格惊骇道:“圣者,请你原谅我这次,看在我还没有筹成大错之前放过我这次,以后我一定重新做人…”

  我懒得听他狡辩,随手一挥,格消失在众人眼前,他们都不知道格去了哪里,兵元龙几个已经猜想到被我收到九转塔中,但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上我随着修炼天修神功,对九转塔的控制愈来愈纯,可以在瞬间将人收到塔中,不需要像以前一样将塔祭出来。

  “禾折卢大帝到…”城门口一个士兵声喊道,同时,城门口跪着的士兵和百姓移动开位置,留下中间。

  我暗道:“怎么连成猛国的禾折卢大帝也惊动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