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威狂神-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威狂神(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天威狂神(下)

  瓯花蕾道:“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去中门?”

  我笑道:“一千年都过来了,也不急在这几天,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你说我们,你也想去?可是你去有什么用,你又不能打,打不过也逃不了,我看你就不用去了。”

  瓯花蕾急了,拉着我的胳膊摇道:“师傅,不是还有你吗,有你在我怕什么,你就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桑珂倩笑道:“小蕾蕾,冰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不要当真,冰,你是不是有些担心天威狂神太厉害?”

  我点头道:“不错,据攀江的描述,天威狂神当年就有不错的修为,再经过千年的修炼,在修为上提不止一个境界,我的修为你也知道,和这些老家伙比起来还差一些,只是凭借着九转塔的威力补充修为的不足,一般手还好说,碰到这些老古董就难了。”

  桑珂倩神凝重,想了一下道:“要不咱们两个联手,我的卓音琴,加上你的九转塔,多少增加一成的把握。”

  瓯花蕾增大着眼睛疑惑道:“师傅,倩姐姐,什么卓音琴,九转塔,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给我看看好不好?”

  桑珂倩笑道:“以后你会见到的,现在不急,冰,你看怎么样?”

  我沉思了一下道:“说不得也只好这样了,你…怎么兴起这个念头?”我本来想说你不是一直反对暴力,现在怎么想起和我联手,但没有说出来。

  桑珂倩笑道:“在凼腊星球碰到你的时候,我一直在龙剑城修炼,从来没有深入世俗界,对世俗界的事情很少有了解,以为都和龙剑城差不多,跟着你到了地球以后,才有所了解,但是了解的不多,毕竟地球是一个科技先进的星球,可是到了佺郦星球以后,我内心的受很多,看到了以前从来不会看到的现象,看到世俗界中生活没有我以前现象中的那么美好,天威狂神肆在佺郦星球,会给人这个星球上的人们带来极大的灾难,我不希望他出来继续肆横行。”

  事实上桑珂倩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因为我,我一直在为世俗界中的事情努力着,她跟着我边慢慢的了解这些情况,观念中逐渐接受了这些事,不由自主的对世俗界中的事情关心起来,想帮助我实现我心中的愿望。

  我点头听着桑珂倩描述她心中的受,自从我们认识以来,她很少干涉我的事,只是在我边默默的支持着,现在由沉默转换到亲自参与,我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不是肩膀上担着的这份责任,我会找一个地方静心修炼,或者待在父母边享受天伦之乐,不会在这些个星球,每天为着如何让每一个星球上的过的好些而努力,又不敢直接用武力强行统一或者毫不犹豫的将地球的科技投入到这些个星球,那样一来得到相反的效果,带给这些星球的是灾难,而不是帮助,只能逐渐改变他们的观念,让他们简单地接受一些地球上的科技。

  瓯花蕾这个好奇宝宝听着我们的谈话如在雾中,什么地球科技的,她怎么听不懂,忍不住道:“师傅,我怎么听不懂你们说的话?”

  我笑道:“你以后会懂的,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懂。”

  瓯花蕾翘着嘴道:“师傅,你总是把我当作不懂事的小孩子,人家都是大人了,你们没告诉我怎么知道我不懂?”

  桑珂倩笑道:“冰没有骗你,我们说的这些东西在你没有亲眼见过之前,说了你很难理解,当年我也是和你一样不懂,只有亲自目睹以后才了解,你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的。”

  瓯花蕾惊讶道:“倩姐姐,真的吗?我都有些等不急了,师傅,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地球和科技?”

  我笑道:“总有一天会带你去的,那里是我的家乡,虽然我在地球上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毕竟是我生长大的地方,永远也忘不了。”

  桑珂倩道:“冰,你是不是想家了,还有小如和儿?”

  想到小如的刁钻和儿的羞涩,我微微一笑,还真想她们了,不知道她们现在过的怎么样,小如手中有我给她的联络器,到现在也没有跟我联系过,以她的格怎么能忍受这么长的时间?我真有些服她了,父母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人,他们应该很想我了吧?

  我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杂的念头丢开,点头道:“还真有些想他们,不知道冰星上的情况如何?现在应该有很大的规模了吧!”

  桑珂倩道:“不如你现在回去一躺,反正以你的能力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

  我摇头道:“不了,去了一下子走不开,会耽误这里的事情,还是等到以后吧。”

  瓯花蕾好奇的问道:“师傅,小如和儿是谁,是不是两个孩子,她也是你的徒弟吗?”

  我笑道:“不是,她们是我的妹妹,以后见面我介绍个你。”

  瓯花蕾喜道:“真的?师傅,你真好。”

  我接着将话题回到天威狂神的事上,沉思了一会道:“天威狂神的事情等我见到中门的创始人再说,具体情况我们还不了解,说不定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也未可知,草堂逸士真会给我找麻烦,在仙灵园他闭口不提有这回事,我被他就这么敲了一扛子,他没事在佺郦搞什么嘛,既然捉拿到天威狂神,为何又留下后患呢?”

  桑珂倩道:“我估计草堂逸士前辈也知道天威狂神有一天会出来,所以才将这个戒指给你,事实上就是不给你,一旦天威狂神真的出来肆,你也不会冷眼旁观,到时候还是你来解决,草堂逸士只是让你提前有思想准备罢了,这也是一件好事,起码现在你知道了,趁他还没有出来之前有所准备。”

  桑珂倩说的对,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点头道:“还真是这样,也只能这样想了,希望事情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瓯花蕾好奇道:“师傅,你和圣者很悉的样子,他现在在哪里?你带我见一下他好不好,他是我们大家心目中的神,在佺郦星球上传着他的事迹,如果能让我亲眼见到他,那我太兴了,真期待。”

  我摸着瓯花蕾的头道:“我去见他的时候一定带上你,我真想找这个老头子算帐,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头,如果我不出现在佺郦星球,天威狂神出来怎么办?他躲避在仙灵园到是很舒服。”

  瓯花蕾佩服的望着我,圣者在她心目中是神,而我不但骂圣者是老头子,还要找圣者算帐,那岂不是说我比圣者还要厉害,圣者的地位逐渐被她排在我后面,我在她心目中成了最厉害最威风的人。

  汇间城的殿内,禾折卢大帝在上面的龙椅上兴的望着下面的群臣,哈哈笑道:“大家应该听到兴的消息了吧?”

  群臣脸上和禾折卢大帝一样充喜悦,宰相沛悾蚂是一个年龄在六旬,看起来神很好的老头,笑道:“陛下,现在所有汇间城的人都知道圣者出现在汇间城,我们听到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赶到这里,陛下,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狂,陛下,你走在我们前面啊。”他已经知道我拒绝禾卢的消息,所以很巧妙的没有提起。

  禾折卢大帝笑道:“不错,我亲自到城门口去接圣者,但是圣者不喜拘束,他选择了自由安排,我现在召集大家来,是想和你们商量圣者来到汇间城,出现在成猛国是一件大事,我们商量一下,在不给圣者带来拘束的情况下,我们还能为圣者做些什么,如何让圣者在汇间城过的愉快,永远留在成猛国,也让其它国家无所指责,不能让他们在背后指责我们对圣者不尊重,那样就好了,这也是我想和大家商量的事。”

  财务大臣饵括是一个材发福的胖子,着一个大肚子,好像成猛国的油水全部进了他的大肚子,脸上带着永远的微笑,似乎他的脸上笑容是天声的,不是后天磨练出来,他向前踏了一步道:“陛下,虽然说我们刚打完仗,国库不是很丰,但是,为了让圣者意,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支持陛下的安排。”他已经想象到,随着三天狂,圣者在汇间城的消息瞬间在各国传,接着大量的人涌现在汇间城来一睹圣者的风采,看似他支出的很大,但是,有这些人的消费,他有十倍不止的收入,光那些税收就让他乐此不疲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

  禾折卢大帝看着饵括那胖的躯,心里一阵子恶心,为了军费开支,他没个这个老家伙少磨嘴皮子,现在有利可图,你不想让他说话,他也会主动跳出来,内心在大骂着,表面上不动神道:“哈哈,好,有饵括大人的支持,狂必定更完美,给成猛国带来更大的利益,大家还有其它建议吗?不妨说出来一起讨论。”

  年轻的龙火军团团长是一个材魁梧有力,两眼炯炯有神,在一火红的长袍,英气的,他道:“陛下,为了让圣者在汇间城玩的开心愉快,受到汇间城的美丽,我会派出最得力的手下,不分白天黑夜在汇间城巡逻,清除汇间城内的一切碍眼的东西,将那些不识时务的民全部赶出去…”

  “等等…”核折卢大帝一皱眉头道“亥妄军团长,这件事情先不忙,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圣者好像对贵族不是很友好,对那些民…很不错,为了让圣者对我们意,你最好代手下不要像以前一样对那些民耀武扬威,这让圣者看到了不好,还有,城防大人,你的责任也很重要,为了留下圣者,让圣者对我们意,我不希望听到汇间城内有欺贫民,公然行凶,打架斗殴的事情。”

  城防大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他恭声道:“我一定不让陛下失望。”内心大骂不已,那些民还好说,但是,那些贵族我一个城防大人能得罪的起吗,任何一个站出来都可以要我的命,我有几条命让他们宰?

  禾折卢望着城防大人的苦脸,暗骂是一个窝囊废,很不兴道:“城防大人,你也不要太担心,如果谁在这段时间内在汇间城捣,你就给我先斩后奏,不论他是谁一视同仁。”接着将带着冰冷光芒的眼睛望向所有大臣,脸煞气道:“话说到这里,我要提醒各位大人,最好代你们的家里人和那些奴才,不要出来在外面惹事生非,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在圣者在汇间城的其间内做出不利于大局的事,哼,不但惹事的人严惩不怠,相关的人一律严惩,你们为主人不要再在面前出现,等着上法场吧。”

  禾折卢的气势磅礴,让每一个大臣意识到,禾折卢在这件事情上动了真,一个个脸上出现了惊骇,他们家里的人和奴才那一个不是仗着他们的势力为非作歹,欺民的事情最普通不过了。

  城防大人这次放下了心,有禾折卢这句话,他就没有命之忧,不怕自己掉脑袋。

  禾折卢看着众人的脸,这次意的点了点头,收敛了摄人的气势,微笑道:“大家还有什么建议不妨提出来?”打一子给一个甜头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原则,也是控制这帮贵族的官员的有效策略,刚才他一副马上要杀人的样子,现在却笑的很开心,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宰相沛悾蚂道:“陛下,在最快的时间内,其它国家的使者将会来汇间城见圣者,我们为东道主和主人,应该有思想准备,提前做出安排。”

  禾折卢陛下道:“宰相大人的这个意见提的好,这件事情就给你来负责,我相信宰相大人一定安排的十分完美,让其它国家的使者受到成猛国的优越,认为圣者在汇间城是最佳的选择。”

  胖的饵括猛点头道:“陛下明,要留住圣者长住汇间城,又让各国没有话可说,这是上策,对我们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禾折卢陛下笑的很开心道:“饵括大人,这还需要你的大力支持,希望你的支持让我们在留住圣者的把握上多一份胜算。”

  胖的饵括笑的很开心,两只眼睛快闭了一起,连声道:“一定,一定。”

  禾折卢道:“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说着望向众官员。

  众官员没有开口,那就是说没有其它要说的,禾折卢眼睛内闪过一丝寒芒,瞬间即逝,内心大骂道:“说了半天废话都没说到正点子上,这些人故意在我面前装傻,没有一个人体谅我的心情,你们以为不说我就放过了,哼。”禾折卢神一正道:“圣者出现在汇间城是我们的荣幸,但是,圣者在屯城的遭遇大家都听说了吧,我在这里就不再多说,老西林已经死在儿子手里,我们无法向他讨还公道,但是,他的几个儿子还活着,尤其是西林崴现在接管了屯城的一切,他有理由承担老西林做下的事,圣者可以不理会这些人的可恶,但是我们也要眼睁睁的看着吗?”

  的龙火军团长亥妄道:“陛下,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圣者来到汇间城,虽然不想提起在屯城的事情,但我们要给各国一个代,应该指责地越国对圣者的无礼态度。”

  善于察言观的宰相沛悾蚂点头道:“我们不但要谴责地越,而且利用各国来汇间城的机会,将各国联合起来向地越发出质问。”

  禾折卢大帝拍手道:“你们不愧是我的臣,有着超人一等的智慧,既然你们的意见统一,我当然支持,这件事情…我看由亥妄团长处理比较好,亥妄军团长,这件重任就给你了,千万不要让圣者失望啊。”

  亥妄惊喜道:“我决不让圣者失望,完成陛下给我的任务。”

  禾折卢达到目的,带着脸笑容,兴的哈哈大笑,笑声在众官员耳边刺耳的响着。

  在我来汇间城的第二天,禾折卢大帝向世人宣布了圣者出现在汇间城的消息,并同时向各国发出谴责地越过对圣者不敬的消息。

  花兰酒店的后院内,瓯花蕾兴的笑道:“师傅,禾折卢大帝真好,他终于为你出了一口,我就讨厌那个西林崴,明明可以放我们走,却故意在那里不放拖延,最后将我们赶出屯城,想起来我就气。”

  我心里叹息,你那里知道禾折卢的用意,他如果真的为了圣者讨还公道,应该来问问我,不会急于将消息发了出去,他是在为自己考虑,兵不刃血的收服地越。

  兵元龙道:“小公子,禾折卢的这一手真明,不愧是一国的帝王,我们如何应付比较好?”

  我望向度飞,这个智慧愈来愈成的人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想听他的意见,略一思忖道:“我认为,我们静观其变,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去表演,成猛一个小国,能搅拌起多大的浑水?他想让成猛成为强国之列,没有一定的实力,只用一些取巧的办法是不能成功的,而且,我们也不可能长期待在汇间城,当我们离开以后,他的一番打算就成为空话。”

  虎巨空道:“我反对,我认为,我们应该站出来…”

  兵元龙阻止虎巨空说下去,笑道:“你就不要图一时之快了,我们应该考虑我们自己的事,他们这么做,在一定程度上也给我们提供了机会。”

  我点头道:“你们说的都不错,我心里也是这么个想法,静观其变,你们不要忘记了,地越,成猛都是弹丸小国,几个势力强大的大国都没有出面,他们才能左右整个局面,禾折卢搅拌不起多大的浑水,卷不起多大的风,就让他们去跳吧,我们还是将心思放在自己的事情上。”

  兵元龙等人点头,他们明白我的意思,壮大自己的势力才是当务之急,而海凌几个大国才是最重要的。

  瓯花蕾惊讶道:“师傅,你们是说…禾折卢是为了利用你才大张旗鼓的向地越发出谴责?”

  我笑道:“是啊,你以为他真的是为了我们,他才不会做这种傻事。”

  龙五走进来道:“小公子,攀江带着两个师门长辈在外面求见。”

  我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估计应该是中门的创始人,说道:“请他们进来吧。”接着又对兵远龙等人道“你们几个回避一下,估计他们有重要的事情找我,不想让你们听到。”

  兵元龙站起来道:“那好吧,我们走了。”说完后和度飞几人走了出去。

  片刻后攀江带着两个男子走了进来,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样子,脸白尽,带着和蔼的微笑,穿紫袍,间佩带着一把银剑,头顶用一个蓝的玉簪别着,全透出一摄人的气势。

  另一人材魁梧,年龄看起来在四十岁的样子,两只虎目炯炯有神,有些大的鼻子微内勾,嘴上留着两撇胡子,一的黑袍,与他的魁伟材极为相配。

  攀江指着穿紫袍的男子介绍道:“圣者,这位是本门的创始人,菩拉师祖。”接着指着黑袍男子道“这位是现任掌门,郎闶掌门。”

  我站起来笑道:“很兴见到你们,本来我想在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亲自到中门走一趟,没想到隔了一天你们就赶到,请,我们下慢慢谈。”

  他们并没有立即下,菩拉道:“攀江昨天告诉了我圣者在汇间城出现的消息,我内心很兴奋,寻找圣者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消息,但是,经攀江的描述,我有些怀疑圣者是不是本人,又有些怀疑圣者是不是修为大增,改变形象,不过,现在看来,是攀江的错,不过,除了我,没有人知道圣者他老人家的形象,这也可以理解,还请王公子请出圣物,让我参拜一下,等于向他老人家参拜。”

  攀江和郎闶两人脸上出惊讶,他们以为我就是圣者,结果却不是。

  我笑道:“这没问题。”说着将手指上的戒指拿下来放在桌子上。

  菩拉望了一眼后,立即大礼参拜,后的攀江和郎闶随着跪到,参拜圣物戒指,几人起以后菩拉将戒指到我手中。

  菩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起,他沉思了一下道:“想不到经历了一千年以后还能见到他老人家的东西,千年啊,对与一个修真者来说不算很长,但也够让人惦记的,当年他老人家走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他老人还好吗?”

  我笑道:“他?能不好吗,和老朋友在一起下棋聊天要都舒服就有多舒服。”

  菩拉道:“知道他老人家安好我就放心了,其实,以他老人家的修为,我是多虑了。”

  我内心不以为然,如果不是我在凼腊星球上救他出来,现在还不是被关着,但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给菩拉知道,过去的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笑道:“他的修为是不错,对了,你是他的弟子还是…”

  “不是…”菩拉摇头道:“当年他老人家看我机灵,让我跟着他边几天,等将天威狂神关起来以后,他留下了一本修炼的书,让我自己去摸索,顺便监督天威狂风神,我的资质有限,没能被他老人家收为弟子,但在我内心里,将他老人家当作自己的师傅。”

  我忍不住道:“这个老家伙一点都不负责,留下一本书就拍拍走人,还让人家看着天威狂神,他这是极端的不负责任…”

  菩拉连忙摇头道:“不是这样,他老人家不是这种人,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所以一直没有回来。”

  我道:“你也不要给他讲好话了,草堂逸士这个老家伙,我对他的了解虽然不多,但经过这几件事情就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菩拉惊讶道:“原来他老人家的叫草堂逸士,公子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我还能说什么,连自己是谁也没有告诉菩拉,就将人家放在枫宜山上千年,摇头道:“也不是很久,他给我这个戒指的时候说,在佺郦星球上遇到难以处理的事情拿出来亮亮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本就没提到天威狂神这回事,我还以为他真有这个好心。”

  菩拉却喜道:“这么说他老人家也估计到天威狂神有一天会出来,所以将这件事情给了王公子来处理,他老人家真是深谋远虑啊。”

  深谋远虑个,我差一点儿就骂了出来,他一直在外逍遥本就没想到过佺郦星球上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为了找银老了解三魔五邪的情况,告诉他们我到了佺郦星球,他那能想到天威狂神的事情。

  我想了一下道:“天威狂神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你能不能估计到?”

  菩拉神凝重道:“他的修为本来就,当年圣者他来人家与天威狂神斗了很久才将他到枫宜山提前布置好的禁制内,这些年天威狂神的修为大大的提,将禁制几乎要被破解冲出来,现在他的修为我估计快要接近天仙阶。”

  接近天仙阶?我心里冷了一口气,这样境界的手岂能是我对付的,我原来跨入了地仙阶段,后来修炼天修神功,不但上的修真者所独有的气息也隐藏了起来,一般人还以为我是一个普通人,连原来的境界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了,也好像隐藏了起来,修炼天修神功以后,我只有觉到修为大增,到底到了那个境界,连我自己也无法知道,但我估计还没有达到天仙的境界,要达到天仙的境界,我还要好好修炼个百年千年的。

  我继续问道:“关着天威狂神的禁制是怎么回事,是那一种禁制,草堂逸士留给你的书里面有没有提到?”

  菩拉摇头道:“没有提到,书里面只是修炼上的内容,关于禁制方面的一字没提,经过我这些年的观察,他老人的禁制是以特殊的法决和阵法相结合一起的,我也就了悟了这么多。”

  我心里在想,连菩拉都能了解一些禁制的诀窍,天威狂神能冲出来也不难理解,他的修为本就不差,再经过千年的修炼领悟,掌握的更多,看来距离冲出禁制的时间也不远了,难怪菩拉这么急迫的想找到草堂逸士。

  我沉思了一会道:“这么说来时间还紧迫的。”

  菩拉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天威狂神被关进去以后,一直想着破解之法,那时候我刚刚开始修炼,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一直到我修为有所提,才发现了天威狂神的企图,但也不以为意,在我内心以为他不可能冲破圣者他老人家布下的禁制,我对他老人家有信心,但是,百年前,我发现天威狂神对禁制有很深的研究,内部的一部分禁制已经让他给破坏掉,我这才紧张起来,以我的能力不足以制止天威狂神,所以,我打发弟子在各地行走,希望找到圣者他老人家,只有他老人家有办法制止天威狂神,找了近百年的时间,一直没有找到,我内心很着急,想不到王公子出现了,手上还有圣者他老人的圣物。”

  你能找到草堂逸士才怪,他本就不在佺郦星球上,你怎么找到?我道:“你一直在佺郦星球上寻找,没有想过到其它星球上去寻找吗?”

  菩拉叹了口气道:“怎么没想过呢,我是不能离开枫宜山,怕天威狂神出来无人制止,我虽然不能制止他,但也能应付一阵子,其他人就不用说了,不王公子,我得到他老人的书自己摸索修炼,成就有限,门中弟子更差,有能力跨越星球的弟子没有几个,再说,他老人家当时没有留下姓名,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找起,只能凭着他老人的戒指寻找,在佺郦星球上也许还能凭借着这一点寻找,出了佺郦星球,那相当于大海捞针。”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他说的话,这个不负责任的草堂逸士本就懒得收菩拉为弟子,可能是内心过意不去,留下一本书让菩拉自己去修炼,菩拉能有现在的修为,创建了中门,也算了不起。

  菩拉接着道:“不过他老人家走的时候也留下了一句话,他说将来有人戴着他的这枚红戒指出现在佺郦星球上,我有什么困难找戴着红戒指的人,可以帮助我解决问题,现在王公子戴着圣物,那就是相当于圣者他老人家亲临。”

  我内心有些疑惑,草堂逸士知道天威能冲破他布下的禁制,但还是无忧无虑的在其它星球上逍遥,留给菩拉的话是随便说说,还是肯定千年后有人会戴着他的戒指出现在佺郦星球上?如果是后者,那就是说草堂逸士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真有这个能力吗,如果是真的,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一直不急于解决天威狂神的问题,想到这里,我不由在脑袋里划下了一个问号!

  我想了一下摇头道:“你还是不要将所有的希望放在我上,我的修为不比你出多少,能不能对付得了天威狂神还不一定,那个老家伙没有给你留下有关禁制的任何线索,我能不能在他布下的禁制基础上让天威狂神继续关着还难说定,而且,我认为关着也不是一回事,总有一天他会冲出来。”

  菩拉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是,除了圣者他老人家,没有人能够让制止天威狂神,要让天威狂神永远被关着,我真不敢想象有这样厉害的禁制。”

  瓯花蕾听着我们谈论,半天不上嘴,这时道:“谁说没有,我师傅就有,我相信我师傅有。”

  以菩拉郎闶的修为,一眼就看出瓯花蕾没有任何修为,他们也看不出我的修为,给他们的觉是,我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不过,圣者能将圣物给我,那说明我有一定的实力,因此,他们不因为觉不到我上的修炼者气息而小觑,也不知道瓯花蕾只是出于对我的崇拜,认我天下没有难倒我的事情,以为瓯花蕾讲的是实话,几人脸上都出了喜悦。

  郎闶喜道:“既然圣者的圣物在王公子上,相信他老人家不会看错人,不知道王公子什么时候到枫宜山?”他是第一次见到我说话,而且想让我立刻起

  我道:“我暂时还不能去,这里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完了以后我会赶到枫宜山找你们。”

  郎钪掌门有些失望道:“那…不知道王公子还需要多少时间?如果你的事情可以让别人去做的话,就给我们。”

  我摇头道:“这件事情你们做不了,需要我亲自去做,你们放心,也要不了多少时间,还有,我做的这件事情与各个国家有关系,你们回去以后将所有中门弟子召回中门,不要让他们在各个国家兴风作,这很不好。”

  菩拉道:“这个没问题,以前我是为了找到圣者他老人家不得已为之,现在圣物出现,他们没有必要继续在各地行走。”

  郎闶迟疑了一下道:“按理说他们是应该召回,但是,以前有飞鹰山庄的弟子在佺郦星球上行走,后来全部莫名其妙消失不见,我们不知道飞鹰山庄的弟子在搞什么,如果将人全部召回,有意外的变化,中门会一无所知,这对中门有极大的影响,还有,我们发现还有一个叫桃花门的弟子也在各个国家**,虽然她们目前没有什么异动,我们也不能不防。”

  我道:“飞鹰山庄的弟子以后不会在这个星球出现,你们也不用再担心,郎闶掌门也不用在担忧飞鹰山庄继续威胁中门加入他们。”

  菩拉几人神一愣,接着惊喜的望着我。

  攀江喜道:“圣…王公子,这么说飞鹰山庄在这个星球上消失,是王公子将他们赶走了,不过,据我们所知,飞鹰山庄在各个星球有极大的势力,轻易没有人敢得罪他们,王公子,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带了更多的手?”

  我道:“飞鹰山庄的弟子消失在这个星球上,与我有一定的关系,他们暂时不会再来这个星球,以后就难说了,不过,他们来也不会和你们为难,也不是原来在这个星球的上的飞鹰弟子,他们会来找我,在和我没有解决双方之间的过节之前,你们不会有任何事情。”

  菩拉几人心里明白,一定是我让这些飞鹰弟子消失,内心在佩服的同时有些不解,我是怎么让飞鹰弟子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这让他们对我有了极大的信心,我有这样的能力,对付天威狂神多出了几分把握。

  菩拉道:“既然王公子这么说,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看出他们不放心,当年草堂逸士将天威狂神关了起来,他们相信天威狂神再也没有出头面的一天,结果呢,现在还不是为这件事情在担忧,而且,我清楚的告诉他们,暂时不会,那就是说以后会,他们能不担心吗。

  我接着道:“至于桃花门你们也放心,她们暂时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又是‘暂时’,郎闶几人不知道我的‘暂时’从那里而来,听到这两个字有些头痛,不过‘暂时’不会有问题也好,起码他们好好利用‘暂时’的时间提中门弟子的修为,应付‘暂时’以后的变化。

  郎闶想到这里,慷慨道:“我听王公子,立即召回中门所有的弟子,不过,为了方便联络,让攀江跟着王公子边,王公子你看如何?”

  我点头道:“好吧,就让他跟着我边也好。”

  菩拉道:“那我们就在枫宜山等待王公子,现在我们先回去,不打扰王公子的宝贵时间。”说完后和郎闶告辞而去。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