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道盗团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道盗团
  第一百七十八章天道盗团

  在四狗子暗叫自己的小命快完了的时候,合夜趁机又踢了他一脚道:“你还不回答小蕾蕾的话,东看西看什么,不要妄想有人来救你,你这一生完了,只好跟着小蕾蕾,现在小蕾蕾问一句你答一句,是不是要我再踢你一脚?”终于有一个可以欺负的人,合夜可不想放过。

  四狗子内心叫苦连天,今天碰到的是什么人啊?不但一个人将一百人打的躺在地上叫苦不迭,而且,其他人好像没有看到这回事的样子,比我们强盗还要强盗,可怜啊,聪明的四狗子已经知道,他的命运今后离不开眼前的这个装小大人的孩子,只有将这个孩子哄兴,自己的子才好过一些。

  四狗子定了定神道:“报告小姐,我就是四狗子,胆量小,体不好,什么也不懂,笨的要死…”

  瓯花蕾眼睛一转笑道:“你还谦虚的嘛,我看你不但胆量大,体好,人聪明,是一个又又喜耍滑头的小子,好了,你也不用再自我批评了,以后你就跟着,做我的护卫,强盗有什么好当的,没有给我当护卫的轻松舒服。”

  四狗子眼睛转个不停,内心在想,这些人都很厉害,跟着他们原本也很不错,反正自己一个人,走到哪里也是走,跟着谁也是跟,不过,等一下山中的其他强盗就要出来,尤其是天道,自己现在跟着他们那不是找死吗,这种傻事我四狗子可不干,想到这里四狗子装出一副很兴的样子道:“能成为你这么漂亮动人的小姐的护卫,那是我四狗子的荣幸,但是,我是一个强盗,站在强盗的立场,我现在不应该背叛他们,不如等一下,等到你们与其它强盗打完道以后再说,小姐,你看怎么样?”

  瓯花蕾那能不知道四狗子动着什么心眼,嘻嘻笑道:“你少在这里给我危言耸听,你以为你还有回去的机会,死了这个心吧,不就是天道,有什么怕的,你还是安心做我的护卫吧,如果我们输了,你就是强盗中的叛徒,你自认倒霉吧。”

  四狗子苦着脸想,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了一个极为明的小魔,看来我以后的子会很难过的,不过,听她的意思,没有将天道放在眼里,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自己跟着她也没什么不好。

  樱樱姑笑道:“小蕾蕾,这个四狗子很有意思,你看他现在的那个脸,装的还像的,如果你能将合夜再收做自己的护卫,这两个人就是宝一对,你以后有的好玩。”

  瓯花蕾眼睛一亮,在合夜上瞟来瞟去,接着一拍手道:“我怎么没想到,樱樱,谢谢你的这个建议,我正看合夜有些不顺眼,一点男子汉的气概也没有,恩,做我的护卫以后,我要好好训练他,让合夜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就这么定了。”

  樱樱的一句笑话决定了合夜的命运,他内心苦到家了,跟着瓯花蕾那有好子过,苦着脸道:“你不是有四狗子了吗,怎么还需要一个,我看我就免了,免得你看见我生气。”

  瓯花蕾笑道:“合夜,你是跑不了的,还是乖乖的做我的护卫吧,做我的护卫有什么不好,有我师傅在后面罩着,你怕什么?”

  合夜一想,对呀,自己看来无法避免做瓯花蕾护卫的命运,既然如此,自己就认了,而且,为瓯花蕾的护卫,为了瓯花蕾的安全,王公子一定会传授一些深的功法给我,那我岂不是赚到了,为了自己的将来,只好暂时委曲求全,想到这里,内心一安,畅快多了,笑道:“能成为小蕾蕾小姐的护卫,是我合夜的荣幸,我决定哪怕牺牲自己的命也要维护小蕾蕾小姐的安全。”

  瓯花蕾眉开眼笑的望着四狗子道:“四狗子,你怎么说?”

  四狗子苦笑道:“我还能怎么样,只好服从小姐的命令了,不过,我建议小姐还是考虑考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像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人打你的注意,扰你,为你的护卫,要有很手,像我这样…自难保,会耽误小姐的大事。”

  瓯花蕾笑道:“这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我自有办法,这么说你们都同意了,那太好了,我终于也有护卫了,而且一下子有两个。”她需要护卫只是好玩,本不是为了保护她,在我边她放心的很,本就没想过有人会威胁到她,可怜四狗子不明白还在那里磨嘴皮子,苦口婆心的劝说。

  瓯花蕾意的在合夜和四狗子两人脸上看着,接着道:“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很不好,一个叫合夜,一个叫四狗子,不伦不类的,像师傅的龙凤三十六卫,听起来多威风,而且他们统一叫龙卫凤卫,我看你们也需要改一个比较威风的名称。”

  合夜忙道:“我看不用了,我的名字是父母所取,现在不想改了,小蕾蕾小姐,我看四狗子的名字很不好听,不如给他换一个算了。”

  四狗子没有说话,他对改一个名字没有任何意见,四狗子还是小时候因为是孤儿没有名字,别人叫出来的,改换一个也不错。

  瓯花蕾笑道:“那好吧,就改换一个,不过,四狗子的就不用了,很有意思,合夜,我看你的不好,叫三狗子,或者二狗子也行,嘻嘻,蛮有意思的。”

  合夜苦着脸道:“这不好吧,三狗子四狗子的,听起来也不威风,别人听到了,心里还会想,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姐边怎么不是三狗子就是四狗子的,那时候小蕾蕾小姐脸上也无光,还是不要的好,我这也是为小蕾蕾考虑。”

  樱樱也笑道:“小蕾蕾,我也觉得三狗子四狗子的不怎么好,合夜的就不要改了,给四狗子还一个就可以了。”

  瓯花蕾想了一下道:“那好吧,合夜的就不用改换了,四狗子确实不好听,就换成…合天,对,就叫合天,两人合起来就是白天黑夜,就这么定了。”

  合夜只要自己的名字没有改换,至于四狗子改换什么对他来说都一样,而四狗子内心有些动,从小到大别人叫四狗子,那是骂他,谁叫他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呢,现在瓯花蕾出于好玩给他一个名字,他有新生的觉,而且合天这个名称他很意,很难得的对着瓯花蕾一弓道:“谢谢小姐赐名,我以后就是合天。”

  合夜趁机道:“小蕾蕾小姐,你看我们两个的能力都不是很好,这样怎么保护你,你作为主人是不是想办法提我们两个的修为,那样才有能力保护你?”

  瓯花蕾点头道:“是呀,我的护卫能力不行我也没有面子,不过,这个也不难办,让我师傅教你们一点就是了。”

  合天也就是四狗子不清楚瓯花蕾口中的师傅是谁,所以,对这件事情也没什么觉,很不在意,合夜却大喜,他等待我亲自指点的机会已经很久了,有我亲自指点,那他有一步登天的觉,要成为手是马上的事情,他看见合天傻傻的站着没动,一拉合天对着瓯花蕾道:“那太好了,有王公子的指点,我有信心在短期内修为大增,有实力维护小蕾蕾小姐。”

  瓯花蕾对这些不以为意,对我笑道:“师傅,我终于有了两个护卫,合夜合天,嘻嘻,他们两个你就指点一下,不要让他们两个丢你的脸就可以了。”

  自虎巨空将花木派的上百人放倒在地上以后,我们一边等着其他人出面,一边看着瓯花蕾几个年轻人在笑闹,瓯花蕾收下合夜四狗子,并为四狗子更名为合天的经过我们都看在眼里,也觉得几个年轻人很有意思,合夜个人目的和合天的内心,自然逃不过我们几个人的眼睛,只有瓯花蕾在得意自己收了两个护卫,没有将这些注意到。

  我也乐意合天加入我们一行,在合天上我看到了很大的发展潜力,只要有机会,他完全可以闯出一番事业,对于瓯花蕾的要求我也同意,笑道:“好的,我有时间会给他们两个教些防的东西,让他们两个保护你,不过你这个主人是不是也应该学一点,老是要别人保护也不好。”

  瓯花蕾还处在新收下两个护卫的兴奋中,本没有将我的话当回事,对于自己有没有能力本就不在意。

  合夜却大喜,对着我道:“谢谢王公子,如果能得到你的指点那太好了,呵呵,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我微微一笑,事实上合夜不这么做,有机会我也会亲自指点,只是我现在愈来愈忙,很少有时间想这些事情,不然的话,以我的个,不会携技自珍。

  合天在瓯花蕾叫我师傅的时候,内心很吃惊,看起来我只是比瓯花蕾大几岁,怎么是瓯花蕾的师傅,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合夜欣喜若狂的向我表达自己的喜悦,合天更不解,不过,以他的聪明已经猜测到我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对于瓯花蕾的胡闹没有人出面干涉,都笑着望向我,那意思很明显,所有人都看着我的表态,我不在意,其他人更不在意,而且瓯花蕾很得意有这个师傅的样子,合夜更不会欣喜若狂,似乎捡到宝一样。

  聪明的合天向我一礼道:“谢谢小公子。”

  我看他现在这么乖巧,想起他刚才那副明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不要拘谨,在这里大家都是平等的,小蕾蕾也是在跟你开玩笑,以后叫她蕾蕾就可以了,她的年龄并不比你们大,大家当作好朋友,相互帮助,这就行了。”

  瓯花蕾听到我说她是在胡闹,有些不兴,这是打击她的积极,破坏她的兴致,不过,对不要称呼她小姐,直呼小蕾蕾颇为赞成,笑道:“叫我小蕾蕾小姐,我听的很别扭,你们叫我蕾蕾就可以了,合夜你给我记住,什么大姐小姐的,都是你搞出来的花样。”

  合夜忙不迭的点头,他也不想称呼小蕾蕾为小姐,只是为了得到我的指点,希望能从瓯花蕾上打开缺口,现在他的目的达到,怎么能不同意?

  “好大的胆子,敢将我花木派的人、放倒在地,我加库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脸怒火的带着五百人跑到我们前,将我们围了起来,惊愕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花木派中的上百人,望着我们道“你们谁是主事人,给我站出来。”

  合天往后退着,他对加库可是很怕的,以前,加库是他最想结的人,在他心目中,能结上加库,子就过的很威风,现在迫背叛花木派,他生怕被加库看见。

  他想躲避,偏偏被其中一个强盗看见,在加库耳边说了几句,加库眼睛内寒光在合天的脸上道:“好你四狗子,你敢背叛我,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吗?”

  合天内心叫苦连天,脸上苦笑道:“这个…加库老大,你看…我也是不得已,你看地上的人就知道了,我也想逃…这个,这件事情我以后向你报告好不好,现在还是处理眼前的事情要紧,加库老大,你说是不是?”他企图转移加库的注意力,不愧是一个小有聪明的人,在紧张中也不忘记将加库一军。

  加库果然上当,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刚想说话,瓯花蕾跳了出来,合天现在是她的护卫,她有责任维护手下的人,现在加库骂合天,等于是不给她面子,气呼呼道:“喂,你这个大惺惺,你在叫嚣什么,告诉你,四狗子现在叫合天,是我的护卫,你骂他就是骂我,合天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要骂我自己来骂,还轮不到你。”

  加库一怔,被一个小姑当面骂还是第一次,但加库后有人就不愿意了,指着瓯花蕾骂道:“你敢骂加库老大,小**,你找死…”

  啪!啪!啪!啪!凤二影如闪电,迅速在这个出言不逊的脸上正反四个嘴,打的这个强盗几乎口牙齿断裂,血横飞。

  落地后凤二以极为寒冷的声音道:“如果那一个嘴不干净,我下一次要让他将嘴留在这里,这一次仅仅是一个警告。”

  这一掌也打醒了所有的强盗,着口水的样子不见了,每一个人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嘴,连加库也倒了一口冷气,刚才凤二的影以他的眼光无法捕捉,太骇人听闻了。

  瓯花蕾拍掌笑道:“凤阿姨,打的好,对这些没有教养的鬼要狠狠的打,我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对孩子随便辱。”

  加库黑着一张脸,他长相本来就很黑,胡子嘴,所以被瓯花蕾叫大惺惺,当着自己的面被人打了手下,这以前叫他怎么统治花木派,凭借着人多势众,他大吼道:“孩子们,给我上,给这些不开眼的人一个教训。”

  不等他们动,虎巨空一把提起合夜丢进群盗中,哈哈大笑道:“现在是你小子锻炼胆量的时候,如果你敢逃跑我打断你的退。”说着自己也带十多个天龙佣兵攻进群盗中。

  合夜手舞足蹈的被虎巨空丢进群盗中,口里大喊道:“虎爷,我没有得罪你啊,你怎么害我,我要死了,小蕾蕾,你一定要救我啊…”不等他说完,他周围的群盗兵器往他上招呼,迫的合夜一振手中的剑,躲闪着,在群盗中蹿,到也没有让群盗的兵器上

  瓯花蕾见合夜狼狈不堪的样子,笑道:“这是给你锻炼的机会,不要指望别人来救你,只有靠你自己,嘻嘻,你好好锻炼一下吧。”

  合夜开始忙的躲避着,逐渐稳住下来,没有开始那么狼狈不堪,也就没有刚才那么害怕,手中的剑专门往对方的兵器上削,只要被削上就成为两截,内心大喜,专心致志的专门找对方的兵器削着,口里喊道:“我削,我削,看你们还有没有兵器往我上招呼,这把剑还真不错…”可是对方人太多,他削了一会到手臂发麻,全是汗,只好又闪避起来。

  瓯花蕾看的极为意,对合天道:“你也是我的护卫,也应该上去锻炼一下才好,快去吧。”

  合天一缩脖子,他怎么敢去,这些人本来就比他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凭借着脑袋灵活和一张嘴混着,除了跑的快,实力上不怎么行,现在上去那是找死,而且,他还担心花木派输了,天道出面,那个时候这边的人会不会输掉,如果输掉他还好回到花木派去,现在如果上去,那等于断绝了他的后路,这种傻事他不干,忙道:“小蕾蕾,我刚加入,什么东西也没学到,现在上去你就失望一个未来有力的护卫,为了将来,我现在多看看,多学习一点,上去就免了。”

  瓯花蕾眼睛一转笑道:“师傅说你这个人有点小聪明,自以为是,还真是这样,不敢上去也能找这么多的借口,你就放心,你想死也死不了,如果你死了我再找一个,这个世界人多的是,缺少你一个合天也不打紧。”

  合天苦笑着偷偷摸摸的看了我一眼,他内心在想,我怎么知道他喜小聪明,大家以前没有见过吧,啊…正在疑惑不解的合天被呼巨空空一把提起丢在合夜边笑道:“你小子也想偷懒,想的美,小蕾蕾说让你上,你还在那里拖拉,也不像一个男子汉,喂,我说小蕾蕾,你怎么找的护卫都这么脓包,没一个有男子汉的气概,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瓯花蕾望着合天不敌群盗,凭借跑的快狼狈跳蹿的样子,笑道:“我会慢慢培养他们的男子汉气概,不过,你看,他们两个蛮好玩的吗,嘻嘻。”

  合夜本来一个人就到很吃力,现在加上一个合天,更吃力,大吼道:“合天,你不要往我边靠好不好,你往那边躲避,少来我这边。”

  合天一边往合夜边靠,一边苦笑道:“你以为我愿意啊,我也是不得已,这些人厉害的紧,不往你边躲避,我会被他们砍成丝,看在我们两个都是护卫的份上,你就多关照一下。”

  合夜气道:“我关照你?那我自己呢,我自己都自难保,那能兼顾到你,你想让我被看砍成丝啊,我说,你是不是得罪他们了,他们怎么对你这么凶?看来你的人缘一直很不好,他们一心一意想让你死。”

  合天内心苦笑,这些人当然恨他,他原本就人这些人中的一员,现在站在对敌的立场,把他当作叛徒,那能不凶,内心很失望,这么一来他的后路就被断了,不管天道能不能赢,他都不能回花木派,天道输了还好说,自己的命就保住了,可以跟随着小蕾蕾离开,但他确实没有这个信心,据他所知,天道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会失败吗,他也希望天道失败,可是,那可能吗?

  群盗砍不上合天,纷纷大吼,一个大汉骂道:“四狗子,你他的敢背叛花木派,你好大的胆子,真是一个白眼狼,看见漂亮一点孩子就连魂魄都飞了,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他***,今天不将你砍成丝,决不罢休,你给我站住,你还敢躲避…”

  合天苦笑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是冤枉的,我的能力你们也知道,怎么人人家的对手,再说,我不躲避你们行吗,站着必定会被你们砍死,我能不跑吗?”

  群盗和合天没有理由可讲,纷纷喊叫着砍死合天,丢下合夜,专攻击合天,合天苦笑着往合夜的边靠去,这个时候只有合夜能保护他。

  这边天龙用兵团的人神抖擞,在群盗在如鱼得水的攻击着,群盗的兵器只要碰着天龙佣兵手中的兵器,就飞了出去,而且叫苦连天,捂住手掌喊痛,虎巨空遇到加库打的很兴,加库的能力要出其他群盗很多,虽然不是虎巨空的对手,但还能让虎巨空意,刀砍下去有反震力,乐的虎巨空哈哈大笑。

  但加库却没有那么兴,他现在手臂酸痛的难受,手中的刀像千斤重,每一次接下来虎巨空的一击就多一份痛处,似乎整个上都酸痛,但又不能不封住虎巨空砍下来的大刀,心里纳闷,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手,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哈哈哈哈…”正在加库苦不堪言时,三牙帮的人马赶到了,帮主三牙纕头大马,一浅黑劲装,前绣着三颗大大的牙齿,脸横,魁伟的材,三角眼,薄薄的嘴上留着两撇八子胡,迅速带着上千人将我们及花木派的全部包围起来,三牙纕哈哈笑道:“加库,想不到你花木派做生意做到我三牙派的地盘上来了,我不知道花木派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胆量,连天道也不放在眼里,加库,难道你吃了豹子胆不成。”

  在三牙帮出现的同时,虎巨空等人已经自动停止站在一旁,不过,花木派的五百人多人已经有两百人倒在地上,和前面倒下的一百人没有多大的区别,好在伤势不重,休息几天又是生龙活虎的。

  合夜合天疲力竭的回到瓯花蕾前,瓯花蕾赞赏的看了他们一眼,笑道:“白天黑夜,你们觉怎么样,还不错吧,现在你们先休息一下,以后这种机会多的是,我一定将你们两个培养成真正的男子汉,嘻嘻。”

  合夜合天哭笑不得,再有这么几次不死也层皮,合天终于知道瓯花蕾的厉害了,难怪合夜那么怕她,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两人都没敢接口。

  加库面对三牙纕的冷嘲热讽,冷冷的哼了一声,内心在大骂自己的手下,怎么跑到三牙帮的地盘上来做生意,就不会等着到羊走到自己的地盘上?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即使跑到自己的地盘上,也没有能力搞定。

  三牙纕还要对加库冷嘲热讽几句,接着看到桑珂倩凤卫等孩子,眼睛一亮顾不得再理会加库,的笑道:“我说加库怎么不怕天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些美都是难得一见的天人,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将天道放在眼里,哈哈…美人儿,跟爷我回去吧,我会让你们活,体会人生的美丽…”

  “三牙帮果然厉害,能够遇到这么大羊,嘿嘿…”一个三十多岁,穿蓝袍,一脸的凶狠相的男子带着上千人赶到了,打量了一眼我们,接着嘿嘿笑道“三牙老大,俗话说,见者有份,见面分一半,这也是道上的规律,你不反对我四龙帮分一杯吧。”

  三牙纕内心暗忖,这个难的家伙怎么来了,他来事情就不好说,自己一个人没法独占鳌头,看来今天想自己一个人吃下去也难,冷声道:“哈哈…难道四龙帮就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需要天道亲自出面告诉四龙帮知道,大伉帮主,这个需要我告诉你吗?”

  “噢,今天很热闹啊,难得,难得。”又是一个帮派赶到了,这是一个五十多的人,看起来温文尔雅,手中还摇着一把扇子,带着的人不多,大概有两百人,他是建成帮的帮主楼猿,他来以后并没有赶到前面,而是在较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接着道:“你们玩你们的,不要管我,我纯粹是看热闹,不会加入你们的争夺战,也不要将我算上,我看完热闹以后就走,哈哈…”现场愈来愈热闹了,加库几人看着悠闲的楼猿,心里在想,这个人也赶来了,想必其他帮派体系也随后就到,建成帮很少出来抢劫,自食其力,帮内人数最少,不到一千人,如果说曼腩山还有正派帮派的话,那就轮到建成帮了,他们不像其他帮派一样抢劫妇,也不会轻易伤害其他人,说他们是强盗也不完全对,只能说在曼腩山中隐居,或者说是躲避着外面的什么人。

  果然不出所料,没有过多久,陆续其它帮派体系也赶到,将这个地方围的水不通,显得很拥挤,只有天道到现在还没有面,其他帮派体系基本上都到齐了。

  兵元龙等人没有任何害怕,他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心上,虎巨空还在那里得意的摩拳擦掌,人愈多愈好,这样才能让他打个过瘾,我好像是一个局外人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变化,等着兵元龙天佣佣兵团的人处理。

  只有瓯花蕾几个年轻人有些担心,合夜脸几乎青了,不敢大气,合天脸苍白,内心叫苦不迭,暗叫自己命该死在这里,像这样曼腩山所有的帮派体系出现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也不打紧,可是,这边的人一输他就惨了,花木派保证不放过自己,现在就是想逃也不可能了,他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寒儿和火儿一眼,这两个小孩子真怪,在这种情况下还在那里嬉笑,本没发现局势的紧张,心想,我如果和他们一样就好了,无忧无虑的。

  瓯花蕾紧张的跑到我边,现在她也不指望合夜合天,也忘记了有这两个护卫,紧靠着我道:“师傅,现在怎么办,人这么多,我们能逃出去吗?”

  我微笑道:“我们为什么要逃,你不是喜热闹吗,现在够热闹的,你看这么多的强盗,你以前没有见过吧,今天你见到了。”

  瓯花蕾还是有些害怕看了周围一眼道:“师傅,强盗太多了吧,这么多人,杀也杀不完,我看你用法宝将我们送出去,那样我们就没事的。”

  我旁的呐洛哈哈笑:“你让老弟逃跑?哈哈…我没有听错吧,就眼前这些人你让老弟逃跑,你也太看得起他们了,九天血魔神如果怕这些不值一提的场面,那就是天大的奇闻,小姑,看来你还是对自己的师傅不了解,如果你的是我的弟子,那太让我失望了。”说着摇了摇头,一副很气妥的样子。

  瓯花蕾眼睛一亮,接着喜道:“你是说…我师傅本不怕是不是,是真的吗?”

  呐洛摇头道:“九天血魔神会怕他们?你真是在开玩笑,不需要老弟亲自动手,他的那些护卫就可以将这些人轻而易举的打发,你说,你师傅会怕吗?”

  瓯花蕾脸上的神立即好多了,既然我不怕,有能力对付这些人,她怕什么,笑道:“那就太好了,我也不怕,嘻嘻。”

  合夜听的大是放心,只要这样就好,他多少跟了我几天,对修真者的事情有些了解,更相信我的能力,合天却半信半疑的偷看着我,内心在衡量着呐洛刚才的话有几份的可信,不会是在吹牛吧?

  呐洛的说话的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帮派体系都听到了,虽然对我们现在还能镇静自若到惊讶,却不知道九天血魔神是老几,更不相信在群盗的包围下,我们能安然无事。

  三牙醠知道今天自己一个人想独霸羊是不可能了,再看我们的态度,内心略一活动,对加库等人道:“那好,我只要中间的那一个美,其他的情况你们看着办,不过,毕竟在我的地盘上,应该由我先来动手。”

  其他帮派体系没有意见,那个美虽然是最好的,但其他的也不差,现在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三牙纕能得手,再争取不迟,如果三牙纕碰到硬点子,那还是早走为妙。

  三牙纕见其他帮派体系不反对,内心得意的哈哈大笑着,对着桑珂倩笑道:“美人儿,你是我的了,以后你跟着我,我让你体验人生的乐趣,大爷我的上功夫一,保证你以后舍不得离开我,哈哈…”说着咪咪的靠向桑珂倩,想将桑珂倩拥抱到怀里。

  兵元龙对虎巨空一打手势,虎巨空大喜,兵元龙暗示他可以下杀手,乐的虎巨空一蹦而起,落在三牙纕前,咧着嘴看着的三牙纕,三牙纕不得已停止前进,一震手中的大刀吼道:“闪开,不然爷砍了你。”

  虎巨空也够干脆的,笑道:“是吗,那你去死吧。”说着手中的刀拦横斩,闪电般向三牙纕斩去。

  三牙纕没有想到虎巨空招呼不打一个就动手,手中的大刀由下向上,由里向外封了出去,他本就没有将虎巨空看在眼里,以为自己的这一封万无一失。

  仓!三牙纕手中的刀断为两截,接着啊的一声惨叫,三牙纕被虎巨空砍为两截,上半倒在地上,眼睛内还惊愕不已,嘴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

  虎巨空笑道:“不要惊讶,你死的不冤枉,跟着小公子边这么久了,如果连你一个强盗头子也打不过,那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如果你不是很坏,也许会受些伤,但不会死,可惜,你该死,这些年来,你也不知道摧残了多少无辜的妇,杀死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的时候,你应该很快意吧,今天也是你的报应,你就不要再张着两只眼吓人了,哈哈…”在虎巨空的笑声中三牙纕结束了一生的残暴,闭上了不甘心的眼睛。

  群盗哗然,三牙纕一个招面之下被斩为两截,让他们惊骇不已,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三牙纕所领导的三牙帮虽然算不上很大,但在个人实力上,三牙纕并不比其他帮派体系的人差多少,他们自问也不比三牙纕出多少。

  虎巨空见其他帮派的人往后退,哈哈笑道:“一群脓包蛋,真没种,死了一个人就这么害怕,像你们这么没胆,还做强盗,我看你们自己将头撞在地上的石头上死了算了,免得丢人显眼,还有没有人敢出来和我老虎斗一斗?”说完以后眼睛扫着各个帮派,被虎巨空看到的人慌忙低下头,生怕被虎巨空看见,刚才虎巨空一刀劈了三牙纕的情景还在他们的脑袋里闪动着,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他们想起来就怕,那还敢上。

  虎巨空等了半天没人上来,怒吼道:“他的,你们都是死人啊,连撞死的勇气都没有?都一群孬种,没有一个是男子汉…”

  虎巨空的这句话骂的太恶毒了,起一大部分人的怒火,这些人虽然都是做强盗的,大部分都是不要命的角,生平很有少有个怕字,在虎句空的刺下,加库等几个帮主相视一眼,加库对后的人一挥手道:“上,全部上,我就不相信凭借着我们所有的帮派实力解决不了上百个人,现在,不是为了抢劫,而是为了争一口气。”说着当先带着花木派的扑向兵元龙等人。

  其他帮派也不例外,在花木派动了的同时向我们围攻,远处观看的楼猿摇头道:“这么多人围攻一百人,有几个能使得上力,还不是自己在打自己,能打上对方才怪,就这一点就已经输了,不愧是做强盗的,除了有些死力气,没脑子…”

  龙凤立即警戒在我们周围,兵元龙等人布成冰火大阵在外围,怒吼的群盗一哄而上,但是无法突破兵元龙等人布下防御圈。

  兵元龙吼道:“冰火齐发。”

  靠近兵元龙等人的群盗像钻进冰窟火炉般,急忙往后退,但是,后面的群盗继续向前围攻,他们退不下去,内心叫苦连天,承受着冰的寒冷和火的灼热。

  啪!啪!…密集的火焰爆炸声在上空响起,紧接着上万人着黑劲装,在一个神冷酷的年轻人带领下出现在山林中,看着七八糟的场面一皱眉头吼道:“你们在干什么?”

  我边紧张不安的合天苦笑道:“天道的人到了,这下惨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