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八十一章 深蒂固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八十一章 根深蒂固
  第一百八十一章深蒂固

  曼腩山中上一片静寂,所有的强盗都望着我和野天森仓,让本来静寂的空气显得诡异,神秘,让让有一种沉闷的觉。

  瓯花蕾受不了这种气氛,翘着嘴道:“师傅,你们再干什么?怎么不说话,怎么怪怪的?”

  我微微一笑,好像诡异的气氛随着我的微笑无影无踪,让众人心里的力在这一瞬间随之消失,那种不安和沉闷,就在也随着微笑无形散发,新鲜的空气让每一个到舒服畅快,似乎从来没有发现空气有这么新鲜和可贵。

  野天森仓收敛全浓郁的杀气哈哈大笑道:“阁下确实是我野天森仓最佩服的人,以百人的实力不但闯上了曼腩山,最后一招震惊整个曼腩山,面对这样的人,我无话可说,阁下请,你是我们曼腩山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客人,现在我们到天道会客厅谈,相信我们会谈的很愉快。”说着向后退了一步,让开天道大门,其他人也随着后退。

  我笑道:“没想到杀神也这么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随即对边的龙三低声道:“将整个曼腩山控制起来,任何人不可以出去,如果强行出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龙三道:“是!”随即带走了十八龙凤里面的十四人,留下龙二等四人。

  野天森仓对龙卫悄然离开很是不解,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总算理解我在山下说过的话,当时我说也许有人比虎巨空的手更也说不准,他以为我是在故作姿态,通过天龙佣兵团以百人的实力闯上曼腩山,我最后的一招惊天动地,他清楚的知道,我想做什么,他没有能力阻止,现在最好不要再问,那是自找麻烦。

  天道的会客室内,在大大小小几十个强盗头子,望着我和兵元龙,刚才走进会客室内,我带来的人只有我和兵元龙参加与强盗头子的会谈,其他人都留在外面,被天道安排到休息室等待着我,当然,龙二凤二是特殊,他们神冰冷的站在我后。

  等我们小来以后,作为主人的野天森仓望着我道:“现在,是阁下说出你的理由的时候,据我们的赌约,你有权利提出你的要求,而我们一方,会据具体情况做出选择。”

  我笑道:“我的份相信大家已经有所猜测,我们现在是对事不对人,事实上,我们是专程为你们而来。”说着我望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

  其实我不这么说大家也知道,如果不是专程为了他们,我就不会大张旗鼓的才策划这一番轰轰烈烈的举动,也不会和大家在一起。

  建炳漭嵡道:“这个我们已经知道,像阁下这样的人找上我们这些十恶不赦的强盗,令我们有些惊讶,现在大家都想知道阁下找我们的原因。”

  我略一沉思道:“首先我要说清楚的是,我找你们没有恶意,也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你们自己,这一点在开始之前要让你们明了。”

  众强盗头子纷纷头接耳,似乎对我的话到很不解,我为了他们?这从何说起,他们不是很好的在曼腩山中生存吗?

  楼猿,野天森仓,建炳漭嵡三人对望一眼,楼猿笑道:“我们对阁下的这句话很兴趣,还请阁下说清楚一点,让我等明白阁下所指。”

  我笑道:“事实上这个话题我们在山下已经讨论过,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是迫不及待走上这条路,在世人而言,将你们看成十恶不赦的败类,在我而言,并不是这样,你们其中不乏有些败类,但大部分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想说的是,你们就这样甘心情愿在曼腩山度过一生吗?”我说着望了所有人一眼,他们脸上出现无奈和悲伤,我接着道:“我找你们来,希望你们走出曼腩山,不再是强盗的份。”

  众人哗然,吃惊的望着我,走出曼腩山他们还能去哪里?

  野天森仓神凝重,缓缓道:“阁下的话很引人,可以说,离开曼腩山过正常人的生活,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但是残酷的现实让我们不得已窝在曼腩山中,走出曼腩山我们就相当于离开水的鱼,失去生存的环境而死,这是大家都无可奈何的事情。”

  加库点头道:“是啊,没有人愿意在曼腩山窝着,曼腩山虽然能让我等暂时避免了现实的力,但是,毕竟不是我等长久生存之地,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是无奈走上了这一步啊。”

  建炳漭嵡道:“阁下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想必一定想到了这个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阁下想怎么安排我们?”

  我点头道:“我确实有安排你们的地方,这一点不成什么问题,我需要你们能服从我的安排,也就是说,离开曼腩山,你们不再是强盗,必须以新的面目出现,然后由我安排你们做一些事情,这一点不知道你们怎么想?”

  野天森仓哈哈大笑道:“我们是不是服从您的事情暂时不谈,阁下想过没有,单我天道就有十万人,加上其它帮派体系,估计又二十万人,年轻力壮的只有一半人不到,其它一半人都需要我们来养活,阁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兵元龙接口道:“不愧是天道的老大,名不虚传,出发点不是为了自己考虑,而是为了那些小孩和老人,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一点早就是小公子的考虑中,当然,以小公子的能力不需要考虑这些,自然有人会处理好,但为了让大家甘心,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担心的这一点不是问题,请大家放心。”

  建炳漭嵡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敢怀疑你们有这个能力,但是,你们想过没有,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奴隶,一旦出去,我们将面对是整个社会,大家也不想再经历一次痛苦的折磨,你们对这事又怎么说?”

  我和兵元龙打量着所有的强盗头子,他们中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脸上都有奴隶标记,连建炳漭嵡和楼猿也不例外,野天森仓的额头用一个美的玉龙挡住着,估计也是为了掩饰额头上的奴隶标记,我和兵元龙对望了一眼,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兵元龙笑道:“我知道奴隶标记是大家的心病,也是大家不肯走出曼腩山的原因,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个奴隶标记在你们来说,是无法驱除的刻痕,但对小公子来说,本就不是问题,在你们之前,小公子已经成功的为一些脸上有奴隶标记的人消除,他们现在和正常人一样生活着,而且,经过小公子消除以后,本像是没有刻过奴隶标记一样,所以,这一点同样不成问题,这下大家应该放心了吧。”

  众人再次哗然,纷纷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连野天森仓,建炳漭嵡,楼猿这样稳重之人也忍不住站了起来,惊讶的望着我。

  野天森仓全一震,杀气在整个房间弥漫,眼睛内寒光死,冷冷的盯着我道:“阁下,这个玩笑并不好开,你要知道,多少年来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虽然大家一直在这方面努力,你今天突然告诉我,你能够做到,不要说我,任何一个人都会有我一样的想法。”

  我等惊骇中的众强盗下来冷静以后才靠口道:“站在你们的立场这么想无可置疑,如果是我,也会这么想,但是,我确实没有必要欺骗大家,我是有这个能力,在你们看来不可能的问题在我眼中不值一提,我这里再说一句,我现在是和你们商量,你们是不是愿意接受我的建议,跟着我走出曼腩山,其它的一切都好谈,我会给你们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给你们一个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空间。”

  对于震惊中的人而言,一下子让他们接受长期以来不可能的事情确实有些难,一波一波的冲击让他们无所适从,还是野天森仓,楼猿,建炳漭嵡三人比较有控制力,首先恢复冷静。

  野天森仓盯着我道:“阁下,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从你们今天出现在曼腩山下就表现出非凡的实力,也可以说,你们的能力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凭着百人的实力冲上了几万人防守的曼腩山,成功的走进这里,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接受,因为超出了我们接受的能力范围,让我们静一静,在头脑中理出个头绪。”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给他们时间思考,让他们从纷至沓来的各种念头中理出一个头绪,人总是要有一个适应过程,我希望他们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接受事实,从幻觉中走出来面对现实,然后做出决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很长时间大家都低头沉思,也没有互相意见,或者说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事实上不管他们以前做强盗的时候如何,这个时候大家都一样,从来没有听说过奴隶标记可以去掉,询问对方也得不到任何结论。

  我缓缓开口对野天森仓道:“我之所以今天能与你们在一起,是因为有人介绍说野天森仓是一个不错的人,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人才一直是我最大的需求,因此,我没有欺骗你们的必要,一旦你们决定下来,将你们转移到一个地方之后,开始为了驱除脸上的标记,当然,你们如果不同意,你们脸上的标记我同样会驱除,只是不能在我安排的地方,只能在曼腩山。”

  野天森仓缓缓抬起头道:“那我能不能问一声,是谁介绍你来找我?”

  我笑道:“当然可以,是昷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他对你特别赞赏,提到你的时候对你的能力直言不讳,我相信他的看人眼光不会让我失望,事实上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推荐没有错,你确实是我需要的人才。”

  野天森仓惊呼道:“是他…唉,好多年都没有见过他了,他现在还好吗?”

  看样子两人之间不但认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昷帕当时没有告诉我他认识野天森仓,我还以为他们两个不认识,这么说来,昷帕是过于谨慎才没有在我面前提起,好个昷帕,这事也瞒我,我是那种会因为他们认识而另有其它想法的人吗,不过,以昷帕的个,他这么做可以理解,他不希望我因为他们之间认识,而影响我的判断能力。

  我暗笑昷帕过于谨慎从事,对野天森仓道:“你放心,他现在很好,他脸上的标记是我亲手消除,如果有机会,你们会是很好的同事,将来是一起战斗的战友。”

  野天森仓点点头,望着我道:“对于你说的各种情况我们到很震惊,如果说完全接受那也是假话,事实上如何,只有亲眼见到了才能让人相信,现在我们不谈这些,我想知道,如果我们都跟着你,你让我们做什么,将我们这几十万人安排到哪里?”

  我点头道:“我们谈了很久,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过,有了前面的谈,对于这个接下来谈话提供了一定的重要选择。”我望着野天森仓道:“我知道你同情奴隶,而且,你天道主要的人都是奴隶,他们在你的保护下过着舒适的生活,可是天下的奴隶市场到处都是,而你的能力只能管理馒腩山这一地方,我希望你能将天下所有的奴隶全部管理起来,让他们都过上舒适正常人的生活。”

  众人惊讶的望着,他们以为我看上了曼腩山的上的十万兵力,想获得这十万兵力达到目的,在纷的佺郦星球上占有一席之地,可是,我的要求大出他们的意料。

  我暗暗一笑,事实上我也不极想获得这十万的兵力,而且志在必得,只是,与他们的理解质有些不同罢了,归到底,目的都一样,我需要他们心甘情愿,而不是在我的强迫下同意。

  而众人不因为我表现出的超人实力马上相信我的话,相反,他们眼中出怀疑,不难想象,奴隶的存在不是那一个国家,而是整个佺郦星球,也不是那一个时代,而是世世代代,他们因为亲经历过为奴隶的痛苦,内心极为讨厌自己是奴隶,也恨死了哪些让他们成为奴隶的人和贵族,像野天森仓这样能够在曼腩山解放奴隶,已经是很了不起,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解放所有的奴隶,天道有十万人的兵力,能够利用曼腩山的地势让成猛,达龙两国无可奈何,但他就不敢攻击附近的城镇,他们的兵力不足,更不要说是一个国家了,当然,整个佺郦星球上的奴隶那更不可能了,想也没有想过。

  现在我提到管理天下的奴隶,他们明白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与天下所有的国家和贵族对抗,就他们曼腩山这点兵力,攻击一座城镇也难,即使攻下一座成城镇又能怎么样,难道那些贵族会无动于衷的看着奴隶占领城市,眼睁睁的望着他们,当然不可能,会群起而攻之,这是所有贵族的事情,不是那一个国家的事情。

  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野天森仓道:“如果说我平生受到最大的刺,莫过于今天,阁下,我不得不说,你让我刮目相看,但是,天下的奴隶是那么好管理的吗,你也太看得起我野天森仓了,就凭借我曼腩山中的这点微薄兵力,还没开始就被瓦解,哈哈…”他的笑声中带着自嘲,也有无奈。

  其他强盗头子一个个出苦笑,是无奈的苦笑,他们何尝不想自由,在内心世界,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需要自由。

  野天森仓收敛笑容以后,向众人望了一眼,所有人起离开桌子向我跪了下来,野天森仓道:“参见圣者,圣者金安。”

  我笑道:“你们还是忍不住提前要这样做,其实,我很想在咱们谈妥之后再介绍自己,大家起来吧,我们继续谈论刚才的事情。”

  但是,所有的强盗头自子并没有起来,野天森仓道:“圣者,我们也是不得已,本想在你老人家将事情提出来以后,可是,你老人家提出的问题我野天森仓就是拼了命也做不到,只好提前带着所有的曼腩山各个帮派体系的头子向您问好,虽然这是迟来的问候,但也代表我们大家的心意。”

  建炳漭翁接口道:“圣者在山下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以及对我们这些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强盗只是教训而没有下杀手时,大家内心已经有所疑,但是不敢肯定,我们这些人不值得圣者来争取,后来圣者凭借着天龙佣兵团的百人力量突破曼腩山群盗的封锁成功的出现在天道大门时,我们就肯定了圣者的份,我们虽然是强盗,但对外面各个国家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圣者从琉渊城出发,所经过的地方都引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们所有的强盗头子到兴奋莫名,圣者到了曼腩山下有意不提到自己的份,但是,圣者边有天龙佣兵团,有两个小孩子,以及一个绝红粉,这些事情为大家津津乐道,我们再笨也想到是圣者您老人家来了,内心的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他有些动的说不下去了,他将我是圣者的原因分析着,也因为他们的份,我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震惊,他说了这么多,是想说,只有我没有把他们以十恶不赦的败类来看待。

  楼猿接口道:“由于大家明白圣者的意图,希望我们不要因为你的份有任何勉强,想让我们在没有任何力的情况做出选择,因此,大家也尊从圣者的意愿,想知道圣者说什么,但是,圣者刚才提出的问题已经不是我等的能力能够做到,所以,我们不得已现在向圣者年老人家问好,想不到圣者能这么看得起我们,而我们却不能帮助圣者你老人家分忧解难,让你老人家失望了。”

  我右手一伸,发出一道柔和的暗劲,将他们缓缓的从地上托起来,众人到一强大的力量出现在他们上,不由自主的站了,看到我虚空上抬的手,知道是我的杰作,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圣者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我道:“你们下来吧,我既然想让你们管理天下的奴隶市场,自然提供相关的渠道给你们,不是让你们赤手空拳打天下,这一点你们多虑了。”

  野天森仓等人在疑惑不解中了下来,野天森仓道:“圣者…”

  我抬手阻止道:“以后你们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要再称呼为圣者,其实在千年之前为你们解决困难的圣者并不是我,另有其人,我和他有一点点的关系,我只是在偶然的一个机会里拿着他的东西来到这里,也被人发现是圣物,为了让这个星球长远得到保护,我将圣物给另外一人,必要的时候他会出面解决这个星球有可能遇到的灾难,大家以后不要搞错了。”

  众人一惊,难道汇间城传说圣者有可能是假的,这是真实的吗,可是又有人说圣者是真的,中门就承认圣者的份,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出他们脸上的疑惑,笑道:“汇间城的传说不是没有据,你们想,我如果是圣者,那给某些人带来很大的利益,而一到目的不达,圣者是假的反而对某些人有利,我想,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经历过政治风云,不难理解其中的厉害,但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圣者无所谓,圣者是神,能力超人,但这些年来并没有给大家带来什么好处,并没有解决你们的切利益,一切需要靠自己,你们懂吗?”

  野天森仓哈哈笑道:“既然圣者…不,王公子这么说,我等只好接受了,王公子说的不错,圣者是因为千年赶走了天威狂神才被我们后人尊敬,但是,千年以来,人们受着贵族的剥削,制,受尽了各种各样的疾苦,尊敬的圣者并没有出来为我们解决问题,这些对我们眼前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至于王公子是不是圣者已经不重要了,王公子,你刚才说,你提供管理渠道,我们想知道王公子提供了什么样的渠道?”

  我望了兵元龙一眼,兵元龙对着大家道:“我想,你们以为是小公子以武力征服各国,所以觉得我们的实力不足,这些我承认,我们的实力现在不是很强大,即使很强大,也不可能以武力征服,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奴隶制度化在这个星球上深蒂固,我们必须从底上击破他们一直以来的观念,这样一来,我们才有机会解放天下的奴隶,所以,小公子的意思是,我们通过一定的手段,将天下的奴隶市场控制在我们自己手中,逐渐形成一定的管理模式,断绝某些人利用奴隶发财的机会,到时机一成,将所有的奴隶时常解散,完成了我们的目标。”

  野天森仓道:“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但是,我们还是没有从底上将奴隶解放出来,我们自己管理奴隶市场是比那些贵族好一些,可是…天下的奴隶市场何其多,我们怎么能抓在手里呢,这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兵元龙哈哈笑道:“野天森仓一直以来有疾恶如仇,杀神的威望让世人骇然,但是,你几天怎么了,这不像传说中的你,做事畏首畏尾。”

  野天森仓苦笑道:“兵团长说的不错,十年前你的大名我就听说过,你也是我佩服中的一个人,但是,如果我面对你,也许,会起我的斗志,在你面前我是杀神,可是,我现在面对是王公子,不谈你们能轻而易举的击败天道四天煞和我这个当家的,王公子弟在大门外的一手彻底击破了我的信心,在王公子面前,我觉得自己很渺小,不要说杀气,能够这样在一起对话已经不错了。”

  兵元龙看了我一眼,内心有些苦笑,这位老大也够厉害的,最后一手击败了所有强盗头子的信心,让这些目中无人的强盗在他面前提不起信心,现在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呢,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对野天森仓道:“小公子的能力我们就不错谈了,对于小公子…我的看法是,大家将他当作神也好,当作魔也不错,但不要拿小公子能力与你们自己比,那确实是没法比的,只能摧毁自己的自信心,所以,我建议大家不要再将自己放在小公子的水平上比较,那样也许比较好些。”

  野天森仓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兵团长,你确实明,是啊,我怎么拿自己的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想跟王公子比较,那真是没法比,一言提醒梦中人,哈哈,兵团长形容的不错,王公子是神是魔,我们这些普通人那能比,哈哈…”在大笑声中,杀神的气势表无异。

  兵元龙暗笑,笑道:“这才是大家心目中的杀神应有的气势,小公子的能力如何,不是我能形容的,大家以后会慢慢了解,现在我们还是谈正事要紧,杀神森仓,还有在座的各位,大家既然知道王公子,应该知道王公子的事迹,那么大家一定知道各国建立的商业联盟和各国的**被人控制的事情,不错,我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是小公子所为,小公子并没有向各国以武力去征服,而是通过其它途径控制了**,一旦强用武力,那受到伤害的是平民百姓,万不得已小公子是不愿意走这一步。”

  蒋炳漭翁点头道:“各国商业联盟的成立,以及**被人控制,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王公子真明,在短短的时间内做到了,而且干脆利落,这一招确实明,可谓兵不刃血,不知道王公子想如何控制奴隶市场?”

  兵元龙望了我一眼道:“小公子,这件事情还是你来说比较好一点。”

  我点点头望着大家道:“事实上在我们从琉渊城出发以前,已经开始在想方设法将琉渊城的奴隶市场控制在手中,我极为需要这方面的管理人员,昷帕就推荐了野天森仓先生,我的想法是,先从琉渊城开始控制奴隶市场,然后慢慢向周围发展,一直到将所有的奴隶市场控制在手中,当然,大家也知道,奴隶市场都是一些有背景的贵族在后面支持着,就像**一样,但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使用一些手段,斩断奴隶的来源是最大的问题,必要的时候,可以让这些贩卖奴隶的人消失,除了我们以外,任何人不得经营奴隶生意,我想,那个时候,是我们解放所有奴隶的时候。”

  建炳漭嵡不愧是一个军师,已经从我的话中听出味道来,他拍手道:“王公子确实明,一旦将奴隶市场控制在我们手中,斩断所有的奴隶来源,也不让其他人经营,如果我没有猜测错,我们所经验的奴隶经过王公子的手,消除奴隶标记以后,他们不再是奴隶,这虽然是一个指标不治本的做法,确实却是可行的。”

  加库有些不解道:“王公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将整个佺郦星球统一,改变这个星球的不合理制度,虽然说牺牲很多人,但可以一劳永逸,以王公子的实力应该做到的。”

  我望了兵元龙一眼,希望这个问题由他来回答,但是兵元龙装作没看见,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当然,这也是他不解的地方,在他想来,干脆推翻这个不合理的社会,然后由我做这个星球上的主人,那个时候,没有奴隶,没有贵族,那有多好,可惜,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我志不在此,只想在这里的工作走上轨道时,将以后的任务给他们,我自己一走了之,他本就不希望我走,故意将这个难题给我来回答。

  我望了一眼大家道:“我前面说过,千百年以来形成的观念深蒂固,很多人内心都承认贵族的地位,奴隶的存在,我们应该看到,天下人为了爬上贵族的地位,付出了很多,甚至于不择手段,这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我们能够逐渐改变大家的观念,逐渐改变这个社会,那么一切水到渠成,社会发展是必然的规律,但是,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去有意识的引导,还有,大家不要再将自己的仇恨建立个人之上,从社会大局出发,那么我们会想的更过更远,不是更有意义吗,另外我要说明的是,这个社会属于你们,需要你们自己去管理,我,只不过是一个穿针引线的人,佺郦星球上的人过的如何,要看你们这些主人管理的如何,一旦战事接连不断,那受苦的谁呢,还是佺郦星球上你们自己的同胞,难道你们希望自己的同胞倒在你们的手中吗?”

  我的一席话说的众人惊讶不已,听我的意思,我自己不会参与其中,这些事情需要他们自己亲自去做,同时,他们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我是哪里人?好像我不是佺郦星球上人似的?

  建炳漭嵡道:“王公子,听你的话,你好像…”

  我知道他要问什么,阻止他笑道:“这些问题不是最重要的,现在,要说的你们,我知道你们这些对于自己的国家没有多大的敬仰,这对于以后的工作很有好处,我希望你们站在最处看着整个佺郦星球,将整个佺郦星球上的人看作自己的亲人,这么一来你会发现,个人的仇恨不算什么,才能把自己当作这个星球真正的主人。”

  野天森仓点头道:“王公子,在你面前我确实到自己的渺小,也到自己的不足,以前,我将仇恨建立在那些贵族上,认为这一切都是贵族造成的,但是,经过你这么一说,让我意识到,真正的原因是社会,只要这个社会改变了,一切才能好起来。”

  我笑道:“野天森仓,你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我的几句话就让你明白了,很好,现在我想知道,你决定如何?”

  野天森仓点头道:“王公子,我现在终于知道王城的主人是谁,为什么王城突然间出现在各国眼前,没有奴隶制度,没有贵族,男平等,大大的威胁到贵族的利益,但是没有人敢发动攻击,那是因为王城的主人是王公子,王城是大家向往的地方,现在我知道是王城是王公子在后面支持,那就不以为怪,我决定,接受王公子的邀请,为天下的奴隶做出努力,让所有的奴隶都过上好子,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其他人一惊,不由自主的望着我,原来王城是我的地方,难怪与众不同,没有贵族,没有奴隶,男平等,人只有有才华,完全可以居要职管理男人。

  我站起来拍掌笑道:“好,野天森仓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有你的加入,我相信是天下奴隶走出苦难之不远了,但有一点杀神说错了,王城是我在后面支持没错,但我不是主人,兵团长,这个主人是谁,由你来告诉大家。”

  众人包括野天森仓疑惑不解,王城的主人不是我是谁,谁有能力成为王城的主人?他们将目光移动到兵元龙上,等待答案揭晓。

  兵元龙笑道:“小公子在前面说过了,我们才是这个星球上真正的主人,同样的道理,王城的主人也是我们,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它是大家的,那里没有贵族,没有奴隶,男平等,只要你有能力,就得到重用,哪怕是王城的管理者也行,大家既然接受小公子的邀请,那就要抛弃以前的旧观念,不要以为小公子是王城建立者,就说小公子是王城的主人,它永远属于我们大家。”

  经过兵元龙的解说,大家总算明白我为什么说自己不是王城的主人,但是,要让他们一下改变以前的观念,那是不可能的,在他们心里,既然王城出此我手,那么我应该是王城的主人,怎么反而是他们?

  不过,不管王城的主人是我还是大家,他们都很兴奋,如果他们能够在王城立足,那还怕什么,在王城,没有一个贵族敢欺负人,更没有奴隶的说法,他们去了王城,只要不违反王城的规定,没有人藐视他们。

  加库笑道:“王公子,原来王城是您老人家建立的,那个地方可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好地方,大家私下里谈过,天下只有曼腩山和王城两个地方我们这些人才能立足,我很希望去王城,想过着没有迫和歧视的生活。”

  我摇头道:“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想法,那就太让我失望了,不错,王城是没有贵族和迫,但是,王城从何而来,是大家辛辛苦苦建立的,为了建设王城,我们有一批同胞已经投入了自己的心血,大家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希望天下所有的地方和王城一样,有一个健全制度,让大家生活好一些,为了这个目标,希望大家都齐心协力去做,而不是等着别人努力以前你去享受,这不是我想要的,也说明你没有把自己当作这个星球上的主人,我希望大家能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如果仅仅是为了你们去王城生活,我就没有必要和大家在这里讨论,直接将你们接过去就是了。”

  加库一怔,其他人也不由自主的一怔,因为大家刚才想法和加库一样,只不过是由加库说了出来而已。

  我望着面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群盗头子笑道:“刚才野天森仓答应了,我现在想知道在座各位的意见,还有谁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当然,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中。”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