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八十五章 秦城风雨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八十五章 秦城风雨
  第一百八十五章秦城风雨

  通往秦城的大道,奔驰着一行人,他们都着马,最前面的是一个面目娇美的小孩,一的白长裙,风飘扬,只是她现在翘着嘴脸的不兴,有些赌气的放马狂奔,任而为。

  在小后紧跟的是两个穿护甲的年轻人,一个上穿着黑护甲,一个上穿的是白护甲,两人无可奈何的望着前面的任,不敢让前面的少一个人狂奔。

  第四匹马上是一个很秀气,穿着浅红裙子的小孩子,她的脸上布着笑容,对于前面狂奔的三人好像不以为意,很理解的样子,和第四个少并行的是一个老头,看起来神很好,微闭的眼睛内不经意间透出一丝刺眼的光芒。

  最后是的四匹马上是四个材魁梧,穿黑劲装的大汉,他们的脸上有些兴奋,与前面的几人的不兴,无奈,截然不同,一个个神抖擞,似乎前面有让他们兴的事情发生,等待着他们。

  最前面狂奔的少好像不耐的样子,突然一勒马僵绳,赌气道:“真是气死人了,停…”

  后面的一黑一白两个穿护甲的年轻人无奈的勒住马,看着前面少气呼呼的样子,两人对望了一眼,没敢多言,紧接着后面的几个也跟了上来,勒住马望着前面的少

  前面的孩望着大家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一个人说话,是不是要我拿出法宝你们才肯说话?”

  两个年轻人一听慌了,穿黑护甲的一个道:“小蕾蕾,你就饶了我吧,刚才不是跑的好好的吗,你又怎么了?”

  原来这一行人就是瓯花蕾等人,穿黑护甲的是合夜,白的当然是合天了,穿浅红裙子的是樱樱姑,老头是呐洛,四个大汉是纳梅公主的护卫。

  这次出来,在桑珂倩的强烈抗议下,瓯花蕾带着了呐洛和四个大汉,呐洛无可奈何的跟着一帮小孩子跑了出来,冲当小姐边的家人,四个大汉到是很愿意,想试一试两个月的所学,他们对我的绝技有信心。

  瓯花蕾从马上跳了下来,走向路旁的一颗树下,在树下道:“跑的好好的?你说的好听,天气这么热,你想让我被晒死啊,可怜我的皮肤这么白,什么时候被这么晒过。”

  其他人也下马在瓯花蕾了下来,樱樱姑笑道:“小蕾蕾,这次你可以自告奋勇的要出来,你这么任,就不怕耽误了你师傅的事情?”

  瓯花蕾赌气道:“我才不怕呢,他自己待在曼腩山上不出来,偏偏让我出来,还不让寒儿和火儿跟着我,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想去了。”

  合夜慌忙道:“不想去?这可不成,我们现在是去干大事,而且是我们的第一件事情,如果我们现在返回去,那会被山上的人笑死,一点面子都没有,小蕾蕾,出发的时候王公子还问过你要不要去,桑小姐也一再劝说你不要去,你一定要出来,现在走了一半的路程,这样回去,怕是不好吧…”

  樱樱也劝说道:“对啊,这次可是你要出来的,也是一件大事,纳梅公主的事情能不能完成,就要看你的了,你不会让纳梅公主失望吧?”

  瓯花蕾气道:“我才不管这么多,我是想出来,现在我又想回去了,都是师傅骗我,说什么很好玩,本就不是,我回去要和他没完,哼。”呐洛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这些小辈闹脾气,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丝毫的不妥,反正他这次出来是老家人的份,没有发言的余地,也懒得多说话。

  合天比较机灵,知道瓯花蕾现在正在气头上,话少说一点为妙,像合夜,紧张的安慰劝说着瓯花蕾,瓯花蕾不骂他骂谁,这正是他的聪明处,很知趣的闭口不言。

  四个大汉当然不会自己找骂挨,他们原来是纳梅公主的护卫,这次能跟着出来已经不错了,以他们现在的份,没有说话的机会。

  合夜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小蕾蕾,你想想,这次王公子可是足了你的所有要求,你才甘心情愿的出来,你看我们的上穿的,还有你的法宝和我们的兵器,都是王公子在你的要求下做的…”

  不等合夜说完,瓯花蕾气道:“这有什么,当师傅的做这些小事也是应该的,他现在求我们办事,给些东西也是应该的,不就是几件服吗,有什么了不起。”

  合天内心道,在你看来当然是很应该,但我们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几件服和兵器,出此你师傅的手那就不一样了,不过也气怪,我怎么看不出这服和兵器有什么特殊?以他那样的人,不会是随便给我们一件服和兵器骗人吧?

  在瓯花蕾说完以后,呐洛忍不住赞叹道:“你们这帮小子真是…唉,叫我怎么说你们,你们以为这服和兵器很普通是吗,真是不识货的小孩子,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如果有识货的人,那是无价之宝,这么好的东西真被你们费了。”

  瓯花蕾等人眼睛一亮,瓯花蕾喜道:“你是说这些都是好东西,我怎么看不出来,好像没什么的吗?”

  呐洛有种被瓯花蕾打败的觉,无奈道:“看来你真的对你师傅知道的很少,你师傅在修真界有很大的威望,的吓人,就以佺郦星球来说吧,还有哪一个人的过他,中门在人们眼中是至无上的神,但在你师傅面前还不是低声下气,就我这个王爷来说吧,还不是跟着你师傅跑来跑去,他在其他星球上同样是这样,你们说…”

  呐洛的话还没有说完,被瓯花蕾打断了,惊讶道:“你说其他星球,难道…除了佺郦以外还有星球…上面也有人是不是…”

  呐洛摇头道:“你们知道什么,这个世界大的很,佺郦星球只是一个小小的星球,人也不多,条件差的很。”

  几个年轻人怪叫连天,惊讶不已,他们从来不知道除了佺郦以外还有其他星球,从来不知道佺郦很小,条件很一般,还以为佺郦星球是最大的,口中的这个世界就是佺郦,无边无际的。

  合天眼睛滴溜溜的一转问道:“老爷子,你是说王公子他们都不是这里的人是吗?”

  呐洛点头道:“不错,王公子确实不是佺郦星球上的人,如果他是,这个世界早就改变了,不会这么让人看了生气,不但他不是这里的人,连他边的那些人也一样不是,这下你们明白了吧。”

  合夜皱着眉头道:“可是,兵团长他们十年前就在这里,怎么可能是…”

  呐洛摇头道:“你们也不想一想,大家都知道王公子在突然间出现在琉渊城以后才收下兵元龙,不是很清楚吗。”

  合天想了一下道:“老爷子,那你…”呐洛有些神往道:“我也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这里,当然,以我的能力自己一个人不可能从其它星球跑到这里,几百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呐洛的话让几个小子一愣一愣的,内心的惊讶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连瓯花蕾也忘记了刚才赌气的事情。

  合夜自言自语道:“那…你们不就是神仙吗,传说中的神仙能飞来飞去,变化无穷,神通广大…”

  合天不像合夜一样那么白痴,他问道:“老爷子,以你的能力不能自己跑来,那…王公子他…”

  呐洛笑道:“你们几个小子真是,王公子是什么人,他是九天血魔神,他当然可以,他边的那些人也可以,不要小看他边的那些护卫,他们的手修为比我都出不止一筹,虽然他们是王公子的护卫,但是,如果让他们自己出去闯,他们一个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还有那位桑小姐,她的修为只是比王公子差一点儿而已,这些人中,除了王公子,她的修为最厉害。”

  樱樱姑惊讶道:“这真一点都看不出来,桑小姐看起来很温柔,不像是一个手的样子,我还以为她仅仅是懂一点点,没想到她这么厉害。”

  瓯花蕾奇怪的没有说话,脸上若有所思,半晌后问道:“我师傅是不是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以后要离开?”

  呐洛话说到这里,就干脆说开了,点头道:“他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是肯定的,你师傅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上好像有很多的秘密,来这里也仅仅是他的一个目标,我想,等他完成佺郦星球上各国的统一以后会离开,你们那天不是听到曼腩山中的群盗谈论着一个话题吗,说佺郦星球是大家的,每一个人都是主人,一般人听了以后只限于表面的想象,但是,你师傅这么说,就是为自己离开做好了准备。”

  瓯花蕾道:“那我师傅以后还会不会回来?”她想起在屯城刚拜师的时候我就说过,以后有可能不会再来这里,有可能很久之后才来,当时她一心一意想离开那个沉闷的家,没有想那么多,也不明白我什么意思,现在她明白了,但还是抱着复杂的心情向呐洛探问。

  呐洛摇头道:“这不好说,不过我想他以后肯定与佺郦星球离不了联系,如果佺郦星球上有什么事情我解决不了,他一定会出现,以他的能力,随时可以出现在这里,这不是一件难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瓯花蕾内心大喜,如果是这样她还担心什么,师傅有这个能力,那她想回来看看不是很容易吗?现在她不关心能不能回来,而是对佺郦以外的世界充了好奇心,神往道:“那…其他星球上是不是很好玩很大…有很多少星球?我师傅是不是都像在佺郦星球上一样威风凛凛?”

  合天几人与瓯花蕾相处了一段时间,对她的个比较了解,知道这位小姐又在打着主意,想到外面去玩,那才是她最兴趣的。

  呐洛哈哈一笑:“小蕾蕾,你还是忘记不了玩,我去过的星球不多,但是,那些星球都比佺郦星球上要好,人要多,关于星球有多少,我还真不知道,总之很多就是了,我想,也许你师傅有能力知道,至于你师傅是不是在这些星球上很威风,我想是的,据我从攀江那里知道的消息,你师傅几年前在一个叫凼腊星球上出现,一场打斗下来,九天血魔神的威望升到最点,很多的门派都称呼他为前辈师祖,这里面是什么原因,我到现在也想不清楚,你师傅又不想谈这些,只好等着你这个弟子去问了。”

  瓯花蕾听的眉开眼笑,这样的话她以前听过很多,但都是一知半解,现在却清楚知道我的份有多,有多威风,不过,对于呐洛说我不想谈自己的事情很赞同,不道:“师傅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不跟我们讲,瞒着我们不说,真气人。”

  呐洛笑道:“确实是这样,不过,有些事情不是他不讲,而是讲了也没用,就像你们现在上穿的服,他给你们讲了有什么用,你们又不懂,到现在还将这些服当作普通服,既然你们不懂,还不如不讲,很多事情都涉及到修炼方面,你这个做弟子的又不喜修炼,他怎么给你讲,是我,我也不会讲,因为是白讲。”

  合夜忙问道:“老爷子,你是说我们的服价值连城,是无价之宝,我们怎么看不出来,你给我们说说,宝贵在哪里?”

  呐洛望了一眼几人道:“修真者对炼器很讲究,修为愈的人,炼制出的东西威力愈大,当然,也与个人掌握的炼器技术有关,而且,手炼制出来的东西都带着一定的威力,一般人控制不了,也使用不了,但是,如果稍微有能力的人能得到一件手炼制的法宝,那他的能力就可以凭空提几倍,所以,修真者对于法宝的追求就像世俗中追求名利一样。”

  合夜急道:“老爷子,你还没有告诉我们服有什么好处?”

  呐洛摇头道:“你们几个小子,就知道关心自己的服,不想听我给你们讲一些修真者基本的知识,难怪王公子不勉强你们,他早就看出你们几个的个,好了,那我就给你们说说这几件服的好处,王公子是将修炼者使用的战甲以特殊的方式炼制出来给你们,一般来说,这些战甲有隐形的功能,但你们几个修为很底,小蕾蕾又不懂,王公子只好改变方式,将战甲以普通的形式炼制出来给你们,这些服刀抢不入,可以防火防寒,是真正的宝,你们说有什么好处。”

  这让瓯花蕾几个兴奋极了,有这么好的服,那他们以后还怕什么,不怕刀剑,不怕水火,那他们可以为所为,谁能耐奈何他们?

  瓯花蕾顺手拔出合夜的剑,顺手向合夜的口扎去,在合夜的大叫声中,瓯花蕾得意的笑道:“还真能防刀剑。”

  合夜见自己没死,立即是上的服的原因,醒悟自己的服是一件宝本不怕刀剑,喜道:“这次真捡到宝了。”

  瓯花蕾突然间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道:“不是说只有修炼者可以穿吗,怎么我们也可以穿,师傅是不是先前在骗人?”

  呐洛赞叹道:“这就是你师傅的明之处,他将这些战甲炼制成功以后,知道你们没有能力炼化,干脆在战甲上下了禁制,把战甲的威力封了起来,等到你们以后有能力的时候再自己炼化,那时候你们上的战甲才能完全发挥威力。”

  几人听到战甲被封住威力,不由得一怔,封住威力还能刀剑不入,那有能力解除禁制以后不是更有威力?

  瓯花蕾先是兴,接着翘起了嘴,她不喜修炼,以后也没能力解除禁制,那就是说永远都不能发挥战甲的威力?

  合天合夜两人脸的笑容,现在才知道跟着瓯花蕾的好处,如果没有瓯花蕾,他们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宝贝,就像纳梅公主的四个护卫他们就没有,只有瓯花蕾,樱樱,他们两个有。

  合天伸手间的剑道:“老爷子,那我们的兵器是不是都是宝贝?”

  呐洛点头道:“不错,和你们的服一样是难得的东西,如果解开禁制,在手手中,它可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在被禁制的情况下,它不是普通兵器能比拟的,锋利无比,你们的这些东西最好不要随时炫耀,如果被人知道是好东西,会有人不惜一些代价夺取。”

  合夜几人刚听的兴奋不已,瓯花蕾拿出一个类似于地球上的警的东西,朝着合天上点去,合天立即哇哇大叫倒在地上,连呐洛也惊讶的望着瓯花蕾手中的东西。

  瓯花蕾娇笑道:“哇,这么厉害,连战甲也不行,以后你们两个给我听着,如果敢对我不好,我就用这个电敲你们,嘻嘻。”

  合天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上无力的颤抖着,望着呐洛苦笑道:“老爷子,你不是说我们的战甲很厉害吗,怎么挡不住小蕾蕾手中的东西?”

  呐洛摇头道:“太难理解了,应该是可以挡住的,但确实是没挡住,王公子果然明,到现在我想不出其中的原因,他是据小蕾蕾不懂任何防技术,专门给小蕾蕾炼制的,好像不是法宝,但又带着说不清的法宝特有的气息,佩服。”

  瓯花蕾可不管那么多,特别兴,如果不是怕像合天一样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她早就在自己上试一试。

  樱樱笑道:“小蕾蕾,现在我们是不是继续出发去秦城逛逛,完成你师傅给的任务。”她内心也很兴,没想到这次出来不但学到了别人梦寐以求的修炼功法,还得到了一件战甲和兵器,她自小跟在爷爷边,在佣兵工会内见多识广,不像瓯花蕾,生活在贵族家庭,什么也不懂,她知道现在得到的这些东西的有多宝贵,决心以后跟着我,不想再回佣兵工会,佺郦以外的星球在深深的引着她。

  瓯花蕾现在当然同意,而且兴趣十足,迫不及待道:“去,怎么不去,马上走。”说着从地上跳了来,众人也跟着起,在笑声中着马扬长而去。

  秦城是达龙的边界城市,是达龙国唯一的一个要害之处,历代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对于秦城的建设很重视,将重要的兵力布置在秦城,秦城现在单单兵力就达到三十万,人口达到一百万,是达龙国比较大的城市。

  虽然历代统治者很重视秦城的建设,但由于年代久远,加上近年来曼腩山被强盗占据,秦城很少发生战事,尚林白也为了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大力发展自己的势力,对于这些建设不怎么重视,现在的秦城看起来破旧不堪,城门口的秦城两个大字看起来有些模糊,岗哨上的士兵也懒散的站的站,,聊天的聊天,本就没有一个站岗的样子。

  一个二十多岁,服很破旧的士兵对另一年轻的一点的士兵道:“小眼,你到城门口站岗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小眼果然名副其实,眼睛很小,一脸的黑点子,懒散的挪动了一比较胖的子道:“三个月零十天,这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一天躺在这里难受,那有在城里面站岗查哨的舒服,还能赚到外快,这个鬼地方,真***烦,我说老偶,你在这里有好几年了,你就不烦?”

  老偶苦笑道:“他的,我烦又能怎么样,你知道我没有关系,只能呆在这个地方,那像你,你姐夫是城卫队的大队长,安排你在这里呆上半年以后另有安排,小眼,怎么说咱们兄弟一场,你***以后可要拉老哥我一把。”

  另一个脸胡子,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的大汉,向口中灌了一口,然后宽厚的嘴皮子一翻骂道:“你们两个兔崽子少做白梦,一个城卫队的大队长算个,我他的,呸,我在这个门口站了十年,还在这里窝着,大队长我也认识几个,但我还不是在这里他的灌着黄汤打发子,我告诉你们,秦城的情况很复杂,咱们城卫队的头子驾般也不算什么,比起城防军的团长蓝霍炎,他连一只狗都不如,一个城卫队的大队长能有什么用。”

  老偶和小眼不说话了,他们都知道这是事实,秦城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想想也是,连城卫队的队长驾般也不行,一个大队长算什么。

  小眼有些气妥道:“越尔队长,这么说我没有机会离开城门口,我姐夫不是说了吗,他让我先在这里呆上半年,然后他想办法调动我?”

  越尔呸了一声道:“别做梦了,在秦城,我们城卫军地位最底,团长蓝霍炎都活的很窝囊,我们又能怎么样,你们应该知道,秦城最威风的是驻扎在城内莱秧军团长掌握的莱威军团,你看看他们,那一个眼睛不长在头顶上,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我们的团长在莱秧面前连个也不敢放,大气不敢一声,不要说莱威军团,连城主博尔塔手下的两万近卫军驾般团长也不敢动,近卫军可以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你什么时候听到蓝霍炎团长啃过一声,所以说啊,我们城卫军在秦城最没地位,子过的最惨,你们两个还是给我好好呆着,起码我们比那些平民百姓要好的多,这年头,平民百姓的子最难过,我们能混一口烦就不错了。”

  老偶和小眼无奈的摇头,小眼呸了一口,狠狠道:“他们吃,我们连汤没的喝,真***不公平。”

  老偶自嘲道:“小眼,你还想喝汤,算了吧,秦城的那些贵族都没汤喝,我们又算那颗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混子吧,你看越尔团长,在城门口当了十多年的小队长,每天拿着小葫芦,一边聊天一边灌上几口,子多惬意。”

  小眼有些羡慕的望了越尔一眼道:“明天,对,就是明天,我也要给自己准备一个酒葫芦,学着队长过子,等着在城门口老死吧…呃,有马队过来,不会是有人来攻城吧,我的妈呀,千万不要在我当差的时间攻城,我还没活够。”

  老偶不以为然道:“你小子别做梦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连鬼也见不到一个,怎么会有人攻城,越尔队长灌了这么多还没醉,你小子看的人就醉了。”

  越尔哈哈笑道:“就是,我在这里守了十多年,还没见过有人来攻城,不然的话,莱威军团的那些人能在我们头上?放心吧,要攻击我们的只有成猛国,可是,有曼腩山上的杀神野天森仓挡住,他们不敢来,野天森仓也怕莱威军团的人,所以嘛,我们是安全的,你想让人攻城也不可能。”

  老偶笑道:“队长说的是,所以莱威军团的人平时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他们心里很清楚,来这里当的和平安全兵,不会有战事。”

  小眼依然望着远方,他眼睛小,却是很看得很清楚,马队越来越近,他终于肯定是有人来了,指着前方道:“你们看,真的有人来了,是马队,不会是真的攻城吧?”

  老偶笑道:“怎么可能,你小子少大惊小怪的…哎,真的有人过来,队长,不会是真的…”

  越尔将酒葫芦挂在间,望着前方道:“真的是马队,怎么会有人来呢,这个方向是通往成猛国的,有曼喃山夹在中间,很久没有人走了,附近的平民百姓也不走这一条路,再说,大家的子很苦,连饭吃不,马匹早就被城主和莱秧拉去宰着吃了,他们那有心思在这里马,也没有马匹给他们,说不准真的有事发生。”说着拿出一个木哨,吱吱吹了两声,通知所有的士兵进城,将城门关起来,他以为自己这一生也不会吹这个口哨,想不到今天用上了。

  这哨声是有警的关门的意思,这些事情虽然从来没有遇到过,但这些士兵也知道响两声的意思,在一愣之后急忙进城关门,在城头上,老偶道:“队长,我们要不要通知大队长,或者是团长,如果真的有人攻击,我们这几个人就是失职?”

  小眼道:“我看要,一旦攻击,我们就死定了。”

  越尔想了一下道:“暂时不要,虚报军情同样要受到处罚,在没有肯定是什么人到来之前最好不要,再说,对方只是一个马队,不是大批军队,就凭一个马队想攻击秦城,那是不可能的。”

  老偶点了点头道:“奇怪,自从杀神占据馒腩山以后,这条路上再也没有走过人,难道这些人馒腩山中的强盗…也不对呀,他们没这个胆量,真想不通。”

  转瞬间瓯花蕾等人奔驰到秦城城门口,看到紧张的城卫军,还有破破烂烂的城门,瓯花蕾翘着嘴道:“不会吧,秦城就这么烂,这怎么和师傅他们说的不一样,里面肯定不好玩。”

  樱樱姑提醒道:“小蕾蕾,我们现在可不是来玩,要做大事的,好不好玩不要紧,只要我们将你师傅给的任务完成,就是大功一件。”

  合夜看着紧闭的城门,皱着眉头道:“大白天的关着城门干什么,我们怎么进去?”

  合天道:“估计是看到我们老远马跑来,以为是…强盗,所以关门戒备,你们看城头上的士兵,一个个紧张的样子,合夜,你来喊吧,让他们打开城门,要有气势,让他们以为我们是贵族。”

  合夜白了一眼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叫,干吗让我来叫,要叫你叫吧。”

  瓯花蕾瞪了两人一眼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连叫门也要争论半天,一人一句,现在给我叫。”

  合夜合天两人无奈的对望了一眼,都等着对方先叫,结果又让瓯花蕾不的骂道:“你们两个胆小鬼又怎么了,合夜先叫。”

  合天得意的一笑,合夜瞪了一合天,内心骂道,每次都是我吃亏,都是让这个合天大占便宜,他的,呸。心里这么骂着,抬头望着城上边喊道:“上边的人听着…”喊到这里看着合天,等合天接上后面的话。

  合天狠的咬牙切齿,这也算一句话,无奈望着城门上边道:“我们家小姐要进城…”然后停了下来,等着合夜接上。

  “如果耽误了我们小姐的兴致…”

  “你们一个个休想逃过处罚…”

  “还不马上打开城门…”

  “接我们小姐进去…”

  城上的老偶道:“原来是贵族小姐来秦城玩,我们还刚才那么紧张,只要不是强盗之类的就好,队长,你看要不要…”

  越尔摇头道:“等等,先不忙,这条路上怎么会有贵族小姐出现,杀神会放过她?有些不合情理,还是问清楚,老偶,你来问。”

  老偶点头道:“好吧。”接着大声向城下的瓯花蕾等人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城下的瓯花蕾气道:“连进城也这么麻烦,你们连个给我喊,按照我师傅说的,不要自作主张。”

  “我们小姐来自成猛国…”

  “…的小蕾蕾小姐…”

  老偶问道:“成猛国?你们敢经过曼腩山?我看你们是曼腩山的细,还不从实招来?”

  “大胆,你敢怀疑我们小蕾蕾小姐…”

  “曼腩山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小姐刚从曼腩山上游了一趟,鬼影子也见不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有什么好玩…”

  越尔一愣道:“曼腩山没人,怎么可能,杀神在曼腩山占据了十多年,怎么会离开?”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城下的人都听到了。

  “我们小姐听说曼喃山有强盗,想来看看强盗的样子,哈哈…”“杀神可能是听到我们小姐要来曼腩山,闻风而逃,真没意思…”

  “鬼的杀神,胡说八道,一个人都没见到…”

  “一点都不给我们小姐面子,杀神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骗人的…”

  瓯花蕾气道:“我师傅是这么代的吗,叫你们两个不要自作主张,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改变师傅的话,是不是想让我拿出电教训你们两个?”

  合夜忙道:“我们两个是现场发挥,为了提小蕾蕾你的知名度,这可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小蕾蕾的大名每一个人都知道,那多威风。”

  合天笑道:“是啊,我们是第一次出来,要先有知名度,后面的事情就好办,这是为了我们方便行事。”

  瓯花蕾眨着眼睛怀疑道:“真的是这样,你们两个没有骗我?”

  合夜两人指天发誓是真的,都是为了瓯花蕾好,瓯花蕾这才放过他们,不过,她觉得这么喊也没什么不好。

  城头上越尔正在左右为难,开城门吧,怕有诈,不开吧,也说不过去,正在这个时候,后响一个凌厉的声音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关起城门在这里聊天,不要命了。”

  越尔回头一看是个三角眼的青年人,带着几十个护卫出现在他们后,慌忙跪倒在地上道:“参见博尔大公子。”其他城卫兵也跟着跪在地上,口中喊叫着问好。

  这人是城主博尔塔的大儿子博尔有伟,可能是他老爹博尔塔希望他年轻有为,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嘲笑的是,博尔有伟不但没有年轻有为,反而是一个脓包,除了吃喝玩乐,整天无所事事,带着一帮近护卫串大街走小巷,整天瞄着那些年轻漂亮的孩子,见到意的就抢,或者到神场所抱着妞取乐,可谓好事不干,坏事做绝,是秦城的一害。

  博尔有伟傲慢的看着城卫兵道:“有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们敢隐瞒,我将你们一个个丢下城头去。”

  城卫兵跪在地上冷汗直,这个博尔有伟说出来就敢丢,他借着老子是城主,无法无天,死在他手中的人不在少数。

  越尔恐慌道:“大公子,是这样,城下来了一个叫小蕾蕾的贵族小姐,说要进城,我怕他们是杀神的细,正在盘问他们,如果…”

  博尔有伟一听小姐眼睛一亮,顾不得听越尔说下去,急忙向前几步往城下看去,果然有两个小妞,虽然看不清楚,但这个鬼大概看出是两个不错的小妞,凭着对,他知道有两个漂亮小妞自己送到他门上来了。

  博尔有伟就像猫见到老鼠一样,急不可耐道:“快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快,混蛋,还不给我快些。”

  越尔恐慌道:“是,我马上下令打开城门。”说着起后的士兵道:“大公子下令打开城门,立刻打开。”

  其他士兵知道大公子得罪不得,不敢怠慢,很配合默契的准备打开城门,老偶对着越尔小声道:“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份,我们这么打开…会不会出现意外,如果有事,我们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老偶的话虽然说的声音很小,但博尔有伟听到,吼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违抗我的命令,给我丢下去。”

  博尔有伟后走出两个大汉一把抓住老偶就往下丢,越尔连忙拦住,对博尔有伟道:“大公子,他也是不懂事,求你放过他,他是无心的…”

  博尔有伟森森的狰狞笑着道:“如果你敢阻拦,连你也丢下去,你想死就自己往下跳,免得我多费手脚,丢下去。”他最后的三个字是对两个抓住老偶的大汉下命令。

  两大汉将老偶举起来,狞笑着丢了下去,老偶的惨叫声在越尔等人耳中盘旋着,眼睁睁的看着老偶坠落下去…

  城下瓯花蕾等人正等的不耐烦,城头上刚刚还在问话,现在又哑口无声,将城下的他们晾到一边,瓯花蕾瞪着合夜两人道:“你们还不给我继续喊,难道要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两个一点用都没有,如果是龙叔叔他们,早就办好了。”

  合天内心不服道:“他们是可以办好,但他们都有一般人没有的能力,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当然办不成,我也想马上办成,谁不想?”

  合夜安慰道:“小蕾蕾,我们等一下,要说的话都说了,他们肯定是在商量要不要开城门,你想啊,这条路上好多年没有人敢走,我们神奇般的出现,他们怀疑也很正常,我们等一下吧。”

  瓯花蕾翘着嘴道:“等?等到什么时候?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如果他们再不打开城门,你们两个就给我砸开,反正我是要进去。”

  樱樱连忙劝说道:“小蕾蕾,这可不行,如果你这样做了,就等于造反,他们会当作细对待我们,我们几个人挡不住他们,现在还是忍忍。”她还真怕瓯花蕾这么做,合天合也两个惟恐天下不,真的敢砸,那就不妙。

  就在这时,城头上有人向下看,接着看到上面有人将另一个人丢了下来,惨叫声很恐怖。

  瓯花蕾吃惊道:“太凶残了,连活人也敢丢下来,快救人…”她虽然贪玩,但那是小孩子心,看到真有这么凶残的事情,有些吃惊。

  救人两个字是她无意识中喊出来的,可是立即想起他们都没有能力救人,除非是我这个当师傅的,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掉在地上,碰的一声,瓯花蕾等人估计人都死了,也没有在过去看看。

  瓯花蕾扳着脸,望着城头上的人道:“哼,这么残暴的人,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但他们忘记了呐洛也是一个手,紧急状态也没想起来,本来吗,呐洛一直没有出头面,大家想不起他也很正常,这时候他正在悄悄的收回右手,当瓯花蕾喊叫救人时,他就发出暗劲将老偶托住,当老偶落在地上时,他发出暗劲震动地面,听起来很响亮,事实上上老偶没事,但为了不引起轰动,他顺便将老偶也震晕过去。

  合夜突然望着城门道:“城在打开,哈哈,他们怕了蕾蕾,我们这就进去。”

  瓯花蕾喜道:“开了就好,不然的话,哼,你们两个就辛苦了,准备砸毁城门吧。”说着当先向城门弛去,其他人紧跟着跑了进去。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