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博尔城主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博尔城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博尔城主

  城门里面,博尔有伟像发情的野兽一样盯着瓯花蕾,阻止了前进的道路,瓯花蕾翘着嘴,不兴的看着博尔有伟。

  博尔有伟看着瓯花蕾可给的小脸,着口水啧啧赞道:“好可的小妞,好辣,够劲,我喜,哈哈…”合天合夜看着博尔有伟的可恶嘴脸,知道他的有受了,这位小姑望不得别人找她的麻烦,正巧有人找上门来,那不是找打是干什么,他们两个知道自己有差事可做,摩拳擦掌的,他们也不怕,有瓯花蕾在前面挡着,有我这个手在后面支持,他们两个怕什么,出了麻烦自然有我来出面,轮不到他们这种小角,没什么可怕的。

  樱樱姑看着博尔有伟的样子,忙对瓯花蕾道:“这个人好可恶,小蕾蕾,你要小心,估计他就是将那个士兵丢下城的人,这种人一定不能放过。”

  瓯花蕾听的点头,笑道:“你放心,我最讨厌这种人,他惨了,我才不管他是谁,就是城主的儿子我也敢动,嘻嘻,你等着看吧。”

  合天合夜两人听的大乐,有瓯花蕾一个已经够了,现在加上个樱樱姑,瓯花蕾不大闹一场才怪,还真看不出平时言谈比较少的樱樱姑有疾恶如仇的一面,有格。

  三角眼的博尔有伟看到瓯花蕾和樱樱姑两人有说有笑,以为对他动心了,得意洋洋的介绍道:“两位可的小姑,让我介绍我一自己,本人就是秦城城主的大公子博尔有伟,意思是年轻有为,如果两位姑能和我做个朋友,知道我是多么的有伟,现在我想请两位姑到我的府上玩玩,不知道两位姑有没有兴趣?”

  瓯花蕾听到这个恶心的胖子是秦城三霸中的老大,不由出笑脸得意的望了樱樱等人一眼道:“这么巧啊,师傅真厉害,她怎么知道我们一进城就能遇到三霸中的人,嘻嘻,当时我还不相信呢。”

  呐洛闭着眼睛在马上打盹,听到瓯花蕾的话,不由摇头在内心道:“不是你师傅厉害,是知道你的个不甘寂寞,一到秦城必定大闹一场,秦城三霸当然会知道,他们知道以后当然想办法要找上你,就这么简单。”

  樱樱笑道:“现在这个胖子在邀请我们去他的府中,我们去还是不去,要不跑到他家里去大闹一场,那有很有意思。”

  瓯花蕾喜道:“我怎么没有想到,我去给他闹个底朝天,嘻嘻。”接着又摇头道:“不过,我看到这个胖子就讨厌,先打了再说,谁叫他现在站在我面前,不打一顿不好玩,不是有三霸吗,打了他还有其他两个,再看情况吧。”

  博尔有伟见他介绍完以后瓯花蕾等人没反应,内心有火,在秦城,只要他亮出是城主的儿子,没有人不害怕或者说拍几句马来奉承他,但为了能将瓯花蕾和樱樱骗上门,忍住火气道:“两位姑决定了没有,如果决定了,我们现在就走。”

  瓯花蕾一扳脸气呼呼道:“那里来的一条狗在挡道,没事就滚开,白天黑夜,你们两个听着,如果再不闪开,你们就给我丢出去。”她不但没将博尔有伟放在眼里,还望不得对方阻拦,学着我让护卫将人丢出去,那才威风。

  合夜合天两个惟恐天下不的活宝,一膛,向前跨了一步,饶有兴趣的盯着博尔有伟,等着瓯花蕾下令将人丢出去。

  博尔有伟没想到在秦城有人骂他是狗,到很新奇,再看到合天合夜两人单薄的材,哈哈笑道:“想和玩这一套,哈哈…好,我就和你们玩玩,在秦城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放肆,上,将这两个小子给我拿下。”

  博尔有伟后站出两个大汉威风凛凛走了过来,本就没有把合天两人放在眼里,伸手就抓,想将两人拿下。

  合天合、夜两人相视一笑,不等两个大汉抓到他们的肩膀上,抬手变拳一个下勾拳勾在两个大汉的下,接着抬膝顶两大汉的下,两大汉抱着下部跳了起来,惨叫声在城门口扬起,骇人听闻。

  瓯花蕾忍不住笑道:“你们两个真缺德,不过,嘻嘻,打的好,你们两记住,等一下趁机将这个讨厌的猪一并处理,最好打的让他在上躺半年,缺胳膊断腿什么的不要紧,对了,你们两个是跟着我第一出来,不要丢了我的脸,不然的话我跟你们两个没完。”

  合天合夜两人刚才轻而易举的令两个大汉惨叫不已,两人现在听到瓯花蕾让他们放开手脚,连博尔一并收拾,笑的很开心。

  合夜得意忘形道:“小蕾蕾,你不看我们两个是什么人?是你小蕾蕾的护卫啊,怎么能丢你的脸,放心,等一下你不喊叫意,我们两个不停手,怎么样?”

  瓯花蕾眼睛一转道:“好,就这样,等你一你们两个给狠狠的打,最好都打的爬在地上。”

  合天点子比较多,笑道:“小蕾蕾,最好连他们的服都剥光,让他们在大街上**着体跑,那更有意思。”

  不等瓯花蕾赞同,樱樱反对道:“不可以,你们无所谓,我们是士,怎么可以?你少出馊主意。”

  瓯花蕾也道:“这个不好,你们将他们打的爬下就可以,其他的就算了。”

  人还没打,好像很有把握自己一方面肯定会赢的样子,瓯花蕾几个笑嘻嘻的商量着如何让博尔有伟等人丢丑,没将对方放在眼里。

  博尔有伟见自己的两个手下被两个小子三下两下就打的无还手之力,内心也吃惊不小,他虽然不学无术,但这些护卫都不错,有不错的手,单凭材就能吓倒对方,没想到一直人见人怕的护卫今天吃瘪了,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他现在人多势众,而且是在秦城内,他又怕谁,盯着合夜两人笑道:“好啊,我小看你们两个了,全部给我上,我就不相信拿不下你们两小子,我要剥了你们两个小子的皮。”

  一群大汉像狼一样的扑了过来,合夜两人钻进一群大汉中,在下,咽喉,肚子等要害部位不是手打就是脚踢,打的一群大汉惨叫连连。

  在混中,博尔有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到在地上,脸上,上都伤疤,连服什么时候被撕破的不成样子,几乎是**,再加上合夜两人有意将这群大汉引着往博尔有伟上踩,博尔有伟开始吼叫的很厉害,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那是合天有意的,很简单,在咽喉上轻轻点了两指头,脆弱的部位怎么能受得了,没死就好,不过他的一条腿是断了,也不知道是喝合天两人还是那群大汉无意中踩的。

  周围的城卫兵看得瞠目结舌,在秦城那个敢动博尔有伟的人,更不用说博尔有伟了,他们内心很解气,但因为事情发生在城门口,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阻止又不敢,何况事情发生的突然,谁也来不及阻止,在事情没有发生前,谁敢阻拦博尔有伟的事情?

  还算是越尔比较冷静,他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他们的能力能够阻止,派人向大队长报告,当然,大队长也做不了主,但越尔知道大队长会报告给城卫队的队长驾般,有队长出面就好,他们就没有责任,不过,也难说,他希望博尔有卫不要太惨,虽然说他恨不得博尔有伟当场死掉,但那会连累很多城卫军。

  小眼有些兴奋的对越尔道:“队长,刚才这个猪将老偶丢下城,现在马上被人打的很惨,看样子快要死了,死了最好,以后秦城就少了一霸,看到他耀武扬威的样子我就气。”

  越尔内心也认可这种说法,但还是警告道:“小眼,说话小心一点,难道老偶的教训还不够,希望眼前的事情闹的不要太大,如果太大,你知道后果吗,我们城卫军都会掉脑袋,唉,我在这里城门口呆了十年,原来以为永远会这样平淡无奇,但还是出事了…”

  小眼打了一寒颤,他知道越尔不会故意吓唬他,如果真的出了事,他的脑袋一定会掉,内心里连忙祈祷,希望不要自己掉脑袋。

  他们的声音虽然很底,但呐洛听了个一清二楚,本来他不想管这些小事,但想到瓯花蕾的胡闹会让这些可怜的城卫兵掉脑袋,对瓯花蕾道:“小蕾蕾,可以了,不要为难城卫兵,事情发生在这里,他们有责任。”

  瓯花蕾看了一脸可怜兮兮的那些城卫兵,对合夜连人喊道:“好了,我们走吧,这里没有我们的事。”说完后带着一行人扬长而去。

  留下惨叫不停的博尔有伟和他的护卫,越尔谢天谢地,对呐洛不尽,忙派人将博尔有伟和那些护卫送回去治疗。

  城卫队的头子驾般片刻后赶到,见城门后一片空荡荡的,不由一怔,越尔也不敢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驾般,驾般立即让人将丢下城的老偶抬进来,但让大家奇怪的是老偶居然没死,虽然让大家奇怪不已,但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驾般知道抓不住瓯花蕾等人,他会很惨,城卫队有一大批人要倒霉,当务之急是找到呕花蕾等人的下落,急急忙忙的向城内追去。

  秦城三霸中的老二博尔有志是一个材瘦,一脸沉,做事不留余地的狠毒之人,这个家伙有很深的心计,比他大哥博尔有伟更坏,心狠手辣,他老爹希望他有志气,他确实做到了,他的志气很,等闲孩子还看不上眼,他看中的都是那些年轻漂亮的,他不像博尔有伟一样公然抢人,而是将看中的人偷偷的抢了回来,孩子的家人本就不会想到他们的儿已经进入狼口。

  博尔有志帮他老爹经营着奴隶市场,他的奴隶市场很红火,生意很好,那些奴隶都是他派人从各地抢来的,做的无本生意,为他老爹赚了不少的黑心钱,深得博尔塔之心,博尔塔对这个心狠手辣的儿子极为赞赏,很器重,干脆放手将几家奴隶拍卖场给他这个年轻有志气的儿子经营,几年下来,博尔有志将几家奴隶拍卖场打理的红红火火,大把的金币进了他老爹的口袋,当然他自己的口袋也不比他老爹少。

  今天他正带着一帮朋友在秦城最大的酒楼,也是他经营的奔月酒楼谈天说地,享受着美酒佳人,快活写意,突然间眼睛一亮,看到瓯花蕾等人马跑到酒楼前,他在二楼打量着瓯花蕾和樱樱,不由连连点头,殴花蕾的娇蛮和樱樱的清纯让他心大动,忍不住对他边的几位朋友道:“有两个不错的皱鹰飞进来了,你们看,在秦城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奇怪,看他们马到秦城,装扮和带着护卫家人的样子,应该是贵族,但我在我的记忆中找不出他们的资料,你们认识吗?”

  其他几人摇头,其中一个道:“没见过也不认识,不过,二公子,不管她们是什么份,既然跑到秦城,那应该服从秦城的规律,你说是不是?”

  心狠手辣的博尔有志摇头道:“看来她们很不简单,先要摸清底细再下手,现在我们下去看看。”说着带着几人走下楼,望着大摇大摆走进来的瓯花蕾和樱樱道:“两位小姐光临奔月酒楼。”

  瓯花蕾将博尔有伟教训了一顿,正在得意中,一到城中她到很失望,城中破破烂烂,连个干净一点的休息地方也找不到,正巧看到这家叫奔月的酒楼,奔月酒楼就像在鹤立群,很显眼,外面看清楚很干净,她立刻带着一帮人奔了过来,还没等小二将马皮接过去就被人打扰,看到博尔有志的那副沉脸,她就到不舒服,第一面印象就不好,没好气道:“你是谁,没事一边待着去。”说完后将马匹给小二,也不理会博尔有志,带着人进入大停,找了一个地方了下来。

  博尔有志吃了一个闭门羹,沉的脸上出狞笑,内心火气很大,但他没有像博尔有为那样将事情放在脸上,嘿嘿一笑,跟了进去,等瓯花蕾等人下以后,自我介绍道:“我是这家奔月酒楼的老板。”

  瓯花蕾一听就有火,刚要骂人,博尔有志边的一个朋友介绍道:“博尔老板也就是城主的二公子,博尔有志,在秦城博尔二公子是能说上话的人。”

  瓯花蕾一喜,刚刚打了老大,老二就跳了出来,嘻嘻笑道:“原来是二公子,我们在奔月酒楼用饭又不是不给钱,你跟着我干什么?”

  博尔有志老脸一红,被一个小姑当着大家的面嘲笑还是第一次,内心冷很一声,表面上很和蔼道:“因为我看到两位姑马入城,应该是外地来的吧,秦城应该是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的,既然来到我奔月酒楼,我做为老板应该关心两位姑,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另外我想和两小姐给朋友,不知道两位姑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从哪里来?”

  瓯花蕾眼睛连转,接着笑道:“那真是谢谢二公子了,我想吃龙你们这里有没有?”

  博尔有志没想到瓯花蕾这么难对付,部优一怔,没等他说话,瓯花蕾大眼睛一转道:“你对我这么关心,是不是内心打着什么坏注意,我看你这个人表面上一副森狰狞,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不上你的当。”

  樱樱忍不住一笑,合天合夜站在瓯花蕾后充当护卫的份,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不能笑,但看他们的脸上就知道憋的难受。

  博尔有志脸上一冷,他后的朋友也变了,公然敢笑博尔有志的人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而且是当着大众的面,有人忍不住想怒骂瓯花蕾。

  但灵的瓯花蕾早就料到他们会这样,所以不等博尔有志和他的朋友出口,嘻嘻笑道:“我是开个玩笑,博尔二公子不会生气吧,对了,你刚才说和我个朋友是不是真的?”

  博尔有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像你这样灵的孩子,我很喜…”刚说到这里,突然脑袋里一阵子清醒,哪骂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被一个小孩子耍的团团转,连说话也没有分寸,自己什么时候这样狼狈过?

  瓯花蕾好像没有听到博尔有志不安好心的话,笑道:“那就好,能上二公子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兴,秦城我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的,以后请二公子多指教。”

  博尔有志冷静了下来,知道瓯花蕾本就没有将他这个博尔二公子放在眼里,一笑道:“那当然,不知道两位姑如何称呼,从什么地方来?”

  合夜有机会显示他护卫的作用了,内心大喜,口厉声吼道:“大胆,敢打听我家小姐的芳名,你不要命了?”

  博尔有志一愣,难道面前的这两位姑来历很大?但他还没有从合夜的吼叫中反应过来,瓯花蕾挥了一下手阻止合夜骂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对博尔二公子吼叫,放肆。”接着笑嘻嘻对博尔有志道:“下人不懂事,博尔有志,你就不要放在心上,我叫小蕾蕾,这位是樱樱,我们从成猛国来,很远的,嘻嘻,二公子想知道我们的底细,你现在意了吗,如果哪里不清楚,你就问,我把你当朋友,不瞒你的。”

  博尔有志的一笑,他将瓯花蕾憋着笑故意骂护卫,又不客气的称呼自己的姓名,毫不留情的指出他是在打听底细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内心冷笑道:“想和我玩这些,那好,我就和你玩玩,我就不相信凭借着我博尔有志的能力,无法将你一个小丫头抱上,嘿嘿,等我玩过以后,你等着进奴隶拍卖场吧,那时候有你哭的。”

  不过,瓯花蕾后面的话让博尔有志很吃惊,也让周围的人很吃惊,博尔有志道:“小蕾蕾姑,你说你们是从成猛国来,这要经过曼腩山…”

  合夜看了一眼合天,合天一点头,猛地吼道:“好你个博尔有志,敢对我家小姐直呼其名?敢怀疑我家小姐的话?你想死。”说着要拔间的兵器。

  博尔有志再也忍耐不了,狂笑道:“哈哈…好大的胆子,一个护卫也敢对我博尔有志吼叫,小蕾蕾姑,如果你再不教训他们,我就要出手了。”

  瓯花蕾嘻嘻笑道:“博尔二公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博尔有志忍受着怒火道:“你说。”

  瓯花蕾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朋友帮助我吗,怎么和我的一个护卫过不去,博尔二公子应该不是那种和下人计较的人吧。”

  博尔有志有一种被打败的觉,冷静下来哼了一声道:“说的也是,既然是朋友,你看这里不是我们谈话的地方,也不能让朋友住在酒楼里,这样吧,不如到我的府上,你看如何?”

  瓯花蕾喜道:“真的,那就谢谢博尔二公子了,我们马上就走,这个地方太杂了,我一下子也受不了。”说着就起往外走,樱樱几个饶有兴趣的跟着。

  博尔有志一怔,没想到瓯花蕾自己一说就去,而且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一笑道:“够干脆,这就走。”说着也跟着往外走,脸上出得意的笑容。

  瓯花蕾刚走到酒楼门口,又停下来道:“对了,我在进城时碰到一个叫博尔有伟的,他是你大哥吧?”

  博尔有志一愣道:“对啊,怎么了?”心里奇怪,以大哥的个,怎么能会放开这么漂亮的孩子?

  瓯花蕾笑道:“他欺负人,我不小心得罪了他,等一下他找我的麻烦,你会不会帮助我?”

  博尔有志一心一意想将瓯花蕾带到自己府上达到目的,那里将博尔有伟的事情放在心上,点头道:“那当然,你现在是我的朋友,又是我的客人,我没理由不帮你。”

  瓯花蕾拍手道:“那太好了,你这个朋友真的不错,对了,他可能受了一点小伤,找我的时候火气很大,你一定要帮我,嘻嘻。”说着往外走,转眼间就走出了酒楼。

  博尔有志跟着后面,内心很疑惑,以博尔有伟边的护卫怎么能受伤,但不管了,先将人带进府中再说,反正他将博尔有卫这个大哥也没放在眼里。

  酒楼内很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对灵可的瓯花蕾到好奇,但见瓯花蕾在博尔有志三言两语下跟着走了,不由摇头叹气,一个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又要进入狼口了。

  城主府在秦城的最中央,占地面积很大,博尔塔为了让三个儿子能独立,显示他博尔塔的势力,将正面作为自己法令施号的地方,将东南西三面的小院分别让儿子居住,说是小院其实大的惊人,小是针对北面博尔塔所居住的地方而言,而这三座小院与大院相连,中间通着。

  瓯花蕾一走进南院,就兴大跳,立即带着合天合夜在南院内蹿来蹿去,最后看中南院中一座三层小楼,这座楼不但有独立的后院,里面假山花园,布置的美轮美奂,是一座府中府,很适合瓯花蕾的要求,她立即眉开眼笑,要求博尔有志将这小院归她住。

  这座小院是博尔有志的藏珍楼,里面放着他这些年所有的经营收获,大量的金币,漂亮的小姐等等,也是博尔有志生活起居的地方,瓯花蕾的这个要求超出他的算计,但心计深沉的他,想也不想答应了瓯花蕾,不久以后,连瓯花蕾都他的,自己心的小楼暂时给瓯花蕾,以后还不是他自己的。

  瓯花蕾欣喜若狂的跑进了小楼,让四个大汉守住大门,所有的人一律挡住在外面,博尔有志被挡住在外面气的脸和黑,的笑着,想拿他的东西,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瓯花蕾可不管这些,带着合天合夜,樱樱,呐洛一层一层的察看,将博尔有志的那些守卫一个个赶了出去,什么服被子统统从窗口丢了出去,然后将所有的孩子集合在二楼的大厅,大概有五十多人。

  瓯花蕾很意的看着这些孩子惊慌失措的样子,然后笑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人,我就是你们的小姐,没有我的同意,你们不得出入这座小楼,你们没事干可以玩,总之就是不可以出去,还有,那就是不可以去三楼,以后再这里见到什么陌生人不得惊呼大叫,也不用再理会博尔有志那个鬼,嘻嘻,就这么多,你们现在可以去玩了。”说完后也不管这些孩子瞠目结舌的表情,带着几人上三楼找博尔有志的那些珍宝和金币。

  博尔有志虽然心计很深,将一些贵重物品藏的很隐蔽,不易找到,但有呐洛在,那些形同虚设,发出神识一找就到,让瓯花蕾喜了老半天,等所有的东西都看完后,她就失去了兴趣,留下四个大汉守着小楼,让呐洛在小楼内休息,自己和樱樱带着合天合夜兴致的走出南院到秦城大街少逛逛。

  博尔有志看着瓯花蕾理也不理他跑出南院,一笑,对后的护卫一挥手,护卫立即向小楼闯去,本没有将四个大汗放在眼里。

  这四人跟着瓯花蕾出来一直没有机会表现,现在见有人自己找上来,见状大喜,没等那些护卫走过来,四人手打脚踢,将几十个护卫全部螺在地上,然后冷冷的望着博尔有志。

  博尔有志内心倒了一口冷气,有些不妙的觉,他的东西和喜人都在这个小楼内,如果被瓯花蕾拿去,那他不是一无所有,但心计深沉的他没有继续让护卫往内闯,而是带着人走了。

  半个月以后,所有秦城的人都知道小蕾蕾的大名,都对这个小魔伸出了大拇指,对小蕾蕾这半个月所做的事情津津乐道。

  大家都知道小蕾蕾一进城就将博尔大公子一条腿打断,然后霸占了博尔二公子的心小院,连博尔二公子的所有金币人都霸占了,接着将找上门来看热闹的博尔三公子博尔有中打的躺在上到现在起不来,最后连找上门来算帐的博尔大公子的另一条腿也打断,博尔二公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整天呆在府中不出来,将所有的事情给小蕾蕾来打理。

  小蕾蕾将几家奴隶拍卖场全部控制在手中,接着全部的奴隶都不见了,只剩下个空荡荡的拍卖场,接着每天在街上招摇过市,看到那些贵族欺负平民百姓的就大打出手,让那些贵族的公子少爷怕定了这个小魔,这半个月内秦城最热闹,但也让平民百姓最开心,那些他们看也不敢看一眼的贵族被打,私下里他们拍手称快,秦城三霸现在窝在府中不出来,让秦城百姓有在世为人的觉,几乎将小蕾蕾当作救命神佛来敬。

  瓯花蕾将博尔城主府闹的天翻地覆,令博尔塔大为恼火,他知道大儿子和小儿子是废物,但二儿子极为明强干,怎么会放任一个小孩子胡闹,可是他派的人不等到达南院就被打了出来,不死就惨,半个月以来的他自以为傲的快攻组五十人成了三十人,还一个个上带着伤,损失惨重。

  这还不算,有更让博尔塔和秦城所有人吃惊的事情,瓯花蕾突然间将所有的奴隶拍卖场关闭,挂上了商业联盟的牌子,开门做起生意来了,先前瓯花蕾说自己是从成猛国而来大家还不相信,但确实看到一些商品来自成猛国,因为曼喃山不可能有这样的商品,杀神要做生意,他过不了成猛国这一关,有些胆大的人跑到曼腩山附近一看,果然山中没有强盗,这个消息震惊了所有的秦城人。

  这天,一脸黑的像熊猫一样的博尔有志,萎缩着神在南院小楼前吼道:“小蕾蕾,你给我出来…”

  小楼门口站着的两个大汉冷冷的望着博尔有志,如果博尔有志敢上前一步,他们两个就开始动手打人,这是瓯花蕾待过的,博尔有志以前不服气,被他们打过很多次。

  小楼第三层内,着我和兵元龙等人,在瓯花蕾拿下这座小楼的第五天,我们从曼腩山撤到这座小楼,之后一直待在这座小楼没有出去,没有人知道这座小楼多了我们这些人,还以为是瓯花蕾胡闹。

  这是我策略,虽然算不上怎么明,但很成功,想不惊动任何人出现在秦城,办法有很多,但我想锻炼一下瓯花蕾几个,也想利用瓯花蕾的好动,给秦城的人带来一些刺,瓯花蕾做的很成功。

  瓯花蕾正抱着火儿和桑珂倩聊天,听到博尔有志的吼叫,嘴一翘道:“这个鬼又在大吼大叫,真是气死人了,师傅,我要将他打的躺在上起不来,你又不让,你看,现在他又跑来打扰我,我会被他烦死。”

  我笑道:“不用了,就让他喊吧,如果让博尔有志倒下,我们的行动很不方便,起码现在秦城的城主还姓博尔,博尔有志在这中间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我们还要利用他做一些事情来稳定局势,你现在下去先应付一下。”

  瓯花蕾不兴的翘着嘴走了下去,望着博尔有志扳着脸道:“你这个鬼又跑来干什么,是不是又想尝尝我的法宝的厉害?”

  博尔有志狠狠的盯着瓯花蕾,听到法宝两个字,子不由自主往后一缩,脸变换不定,半晌后才道:“小蕾蕾,你是不是做的太绝了,你要这座小院我给你了,我大哥和三弟,以及城卫队来找你算帐我也给你挡住了,你要经营奴隶拍卖场我也给你,但是,你将这一切拿到手以后就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与任何人接触,这不太好吧,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才将你带进这里,你现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

  瓯花蕾翘着嘴道:“你这个鬼说的好听,谁叫你一开始打着坏主意,如果不是你打着坏主意,会将这个小楼给我那?又带着我代那些奴隶拍卖场的人以后听我的,说以后归我,这可是你自己自愿的,不然的话我有那么大的本事,你现在后悔了,晚了,你给我滚的愈远愈好,我看见你的样子就讨厌。”

  博尔有志内心那个苦啊,无法形容,他本来计算的好好,暂时足瓯花蕾的要求,等到将瓯花蕾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一切还不是没有变,可是他那里知道瓯花蕾得到这些以后,立即控制了他的自由,不让他走出南院,不让自己的人走出南院,这样一来瓯花蕾在外面做些什么他都不知道,更让他惊骇的是,他以前使用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在瓯花蕾上无效,有一次他来硬的,被瓯花蕾拿出一个像小的一样的东西点在上两天没能起,现在想起来心有余悸,而且每次找上瓯花蕾都要挨打,现在他那有以前的威风和博尔二公子的气势。

  瓯花蕾见博尔有志黑着脸很狼狈嘻嘻笑道:“噢,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你的那些奴隶拍卖场被我关了,换上了商业联盟的招牌,嘻嘻,也算是为你做了一件好事。”

  博尔有志一愣之后怒吼道:“什么?你…你敢…”

  瓯华蕾得意的一笑,对后的合天喝合夜两人道:“这个人很讨厌,我看见就生气,你们两个知道怎么做,嘻嘻,不死就行,我师傅现在还不想让他死。”

  合夜合天两人这段时间跟着瓯花蕾耀武扬威,那个得意劲就别提了,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威风过,像这种整人的手段他们两个最拿手,跟着瓯华蕾不拿手也不行。

  两人听到瓯花蕾的话,出怪异的笑容,博尔有志看到这种笑容心里一凉,刚转过想跑就被合夜伸手从后面抓住举了起来。

  合天嘿嘿一笑,突然从地上跳起来,一脚踢向博尔有志,博尔有志在惨叫声中向外飞了出去。

  碰的一声,博尔有志落地,然后被那些惊骇不已的护卫抬着跑了,这些护卫被瓯花蕾整惨了,没有往的那种嚣张,在瓯花蕾面前连大气也不敢一下。

  合夜合天两人一拍手,对望一眼,在得意的笑声中向楼中走去。

  得意洋洋的瓯花蕾见到我以后,又翘着嘴道:“师傅,下次这个鬼再来找我,我就要让他躺在上起不来。”

  我笑道:“有刚才的教训,他短时间想来也难,你还要怎么教训他。”

  瓯花蕾道:“反正我不管,只要我见到他就打,除非他不来烦我。”

  桑珂倩笑道:“小蕾蕾,你就忍耐几天好了,要不了几天你就见不到他,现在为了大局着想,你就忍耐,要不他下次来让合天两人直接赶走好了,你不用出面。”

  瓯花蕾抱起两小向外走了出去,口里不道:“老是让我等,我已经等了十天了,还不是老样子,我还是去研究我的花草,不管你们的事,反正下次见到他我就不客气。”

  望着瓯花蕾消失的背影,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兵元龙笑道:“小公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行动了,现在我们已经在秦城站稳脚跟,对秦城的情况基本掌握,再等下去也没多大的收获?”

  虎巨空大桑门一张道:“等什么等,没什么好等的,只要将博尔塔控制,秦城我们就掌握了一半,掌握一半是一半,他***,这种等待的子真不好过,我都忍受不了拉。”

  度飞想了一下道:“虎巨空说的也是,先掌握一半的势力再说,莱秧那边现在因为曼腩山野天森仓的离开,也紧张了,两国之间失去的平衡点,都怕对方攻击,这几天我们得到的消息说,莱秧在调兵遣将很忙的,估计也在加强防卫,这正是我们行动的好机会。”

  我点头道:“原则上是这样,可以行动,但是,在没有掌握莱秧以前,我们还是不能公然出面,表面上一切还是由博尔塔处理。”

  纳梅公主问道:“王公子,你是不是像控制博尔有志一样控制博尔塔?同样的办法用过两次,会引起大家的怀疑,如果在大局还没有掌握之前被人发现,我们会处于被动局面。”

  度飞笑道:“我想…小公子还是想让小蕾蕾出面,现在秦城的人都知道小蕾蕾掌管着秦城三霸,她的威望现在很,深得人心,如果她在博尔塔边胡闹,大家会自然的接受。”

  我笑道:“不错,暂时还是由小蕾蕾出面比较好,她在秦城这段时间搞的风风火火,有板有眼的,没有被她最合适的人。”

  众人莞尔一笑,瓯花蕾确实是一个适合的人选,想要将事情闹大,找她准没错。

  夜深人静,城主府中的一个华丽房间内,面森的博尔塔正在房间走来走去,想着心事,这段时间他的三个儿子都被瓯花蕾控制,他的人也被卷入里面,局势好像是失去了控制,这是多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就搞不明白,一个小孩子那有这么大的力量,这其中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他不愧是一城的城主,想到了关键问题所在。

  开始他以为只是自己的儿子胡闹,他对三个儿子很清楚,都见不得漂亮的孩子,瓯花蕾敢将大儿子和三儿子打伤也让他有些惊讶,毕竟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其中有明强干,心狠手辣的二儿子在中间,他也可以接受和理解,毕竟二儿子的能力不是大儿子和三儿子所能比拟。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随着二儿子将奴隶拍卖场给瓯花蕾,二儿子也失去了作用,他派出快攻组也损兵折将。

  想到这里他一发恨,自言自语道:“要果断采取行动,要将这个丫头拿下,哪怕是牺牲三个儿子…再这样下去,秦城就成了这个丫头的手中物…我要让这丫头消失…”

  我带着瓯花蕾,兵元龙,合天合夜悄然出现在博尔塔的房间内,瓯花蕾不兴的对着博尔塔道:“你要让谁消失?”

  博尔塔惊讶的看着我们道:“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敢深夜闯进城主府,来人,有刺客…”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